首页各类书籍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41 在末后的日子神选民应该怎样为神站住见证

41 在末后的日子神选民应该怎样为神站住见证

神的作工结束的时候要发生哪些事,有必要交通一下。

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是真心实意地恨恶吗?为什么我多次这样问你们呢?为什么我一再重复这样的问话呢?大红龙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到底如何了?真的除掉了吗?真的不当作‘父亲’一样看待了吗?所有的人都当从我的问话之中看出我的心意,不是为了激起民愤,不是为了让人反抗,不是为了让人‘自找出路’,而是让所有的人都从它的捆绑之中释放出来。但谁也不要着急,我话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将全地之气消除干净,将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动工,我要在大红龙居住之处着手我刑罚的起步工作。足见我的刑罚已向全宇倒下,大红龙以及各种污鬼必不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脱,因我在鉴察全地。当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时,即审判时代结束之时,我正式刑罚大红龙,我民必看见我对其公义的刑罚,必因我的公义而赞不绝口,必因我的公义而永远颂扬我的圣名,从而正式尽你们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赞美我,直到永远!

当审判时代达到顶峰之时,我并不仓促结束我的工作,而是结合刑罚时代的‘证据’让所有的子民都看见,以便达到更好的果效。所谓的‘证据’是我刑罚大红龙的手段,让子民都亲眼看见,从而更加认识我的性情。当子民享受我时,是大红龙‘受刑罚’之时,让其民众起来反叛它,这是我的计划,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

这一段话我们都经历过来了。这段话是神开始作末世工作的时候说的,到现在有多少年了?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我们一直在经历大红龙的追捕、迫害,遭到大红龙残酷地打压、限制。可以说,我们自从跟随全能神以来,就一直伴随着大红龙的追捕、迫害。经历到现在,多数人对大红龙真看透了,尤其是那些经历大红龙抓捕、酷刑而深受其害的人,对大红龙的邪恶本性和魔鬼真相看得清清楚楚,的确从心里恨起来了。这一个“恨起来”就产生了“彻底背叛大红龙、真心跟随神、追求真理达到被神得着”这样一个心志,这个心志就建立起来了。当人有这心志的时候,就是彻底背叛大红龙、追求真理、弃暗投明达到被神得着的时候,就开始进入信神正轨了。在大红龙国家信神进入正轨就是这样的标准。现在我们经历过来了,都看见大红龙真是神的冤家对头,实在抵挡神、与神针锋相对,大红龙的本性实质真是撒但的实质。这东西不务正业,可以放下国家一切的正常工作来全力抵挡神、追捕神选民,专门与神对着干,搅扰神的作工,可见撒但来在地上,它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挡神的工作,都是败坏人类的工作,这是撒但的本性实质决定的。现在凡是明白真理的神选民都看清楚了这个事实。

当审判时代达到顶峰之时,我并不仓促结束我的工作”这句话就是指现在说的,现在审判时代已经达到顶峰了。“达到顶峰”是什么意思?就是所有的神选民都认识自己了,都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实质,都认识自己的败坏不堪、丑陋没有人性,都认识自己丝毫没有真理,都开始懊悔,都愿意追求真理达到蒙神拯救,这足以说明审判时代达到高峰了。在这种背景之下,神说:“我并不仓促结束我的工作,而是结合刑罚时代的‘证据’让所有的子民都看见,以便达到更好的果效。所谓的‘证据’是我刑罚大红龙的手段……”从神话中我们看见当神作工结束的时候,神还要调动大红龙效最后一步力,这“力”就是指大红龙最后的疯狂反扑与神较量说的,也是神刑罚大红龙的证据。神说“让子民都亲眼看见,从而更加认识我的性情”,这里提到更加认识神的性情,就为了达到这个好的果效。所以说,神最后利用大红龙效一步力,即大红龙的疯狂反扑与神最后的较量。这个“最后的较量”现在开始了!大红龙疯狂已极,开始调动所有的力量来抓捕神选民。有不少地方已经开始暗中抓捕了,听说还要把以前抓过的人重新抓到监里,还要重新审问,还要继续折磨。现在,大红龙大有把全能神教会神选民一网打尽的意思,这是大红龙与神敌对、疯狂抵挡神的最后的证据,所以现在神就着手作这工作。大红龙开始出手了,下一步神选民要面临全面的被抓捕、迫害,这也是神对所有信全能神之人的一次大检阅,最后达到各从其类。凡是有见证的、没见证的,有真理的、没真理的,到底是恨大红龙的、背叛大红龙的,还是属于大红龙撒但魔鬼的、背叛神的,这次全要显明。所以神说:“这是我的计划,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这是神的计划,就是在神工作结束的时候,神开始扬场了。扬场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风!若没有风,籽粒和糠皮没法分开。那这个“风”是啥?就是撒但的势力、大红龙的势力,大红龙的疯狂反扑。现在大红龙是内外交困、焦头烂额,但是它还要放下一切来作抵挡神的工作,这是不是撒但本性啊?国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它不顾国家的安危,不管人民的死活,竟调动一切力量来与全能神作对,这就显明了大红龙的邪恶本性。

在大红龙疯狂反扑的这个节骨眼上,为什么神说“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呢?这让我们想起了一段神话,全能神说:“神要借着一部分邪灵的作工来成全一部分人,让这些人来彻底识透恶魔的行为,让所有的人都真正认识其‘祖先’,这样人才能与其彻底决裂,不仅让其弃绝其子孙,更要让其弃绝其祖先。这是神要彻底打败大红龙的原意所在,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大红龙的本来面目,将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来面目,这样作才是神要达到的,是神在地上作这么多工的最终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这叫调动万有为神效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一篇说话的揭示》)这段话清楚地说明“神要借着一部分邪灵的作工来成全一部分人”,这个“邪灵的作工”主要就是指大红龙,另外还有教会中的敌基督、邪灵。这里提到“让这些人来彻底识透恶魔的行为”,这“恶魔的行为”就指大红龙说的,当然也包括敌基督了。神的这句话就说明,到末世神工作结束的时候,大红龙还得效这一步力,给神选民来一次全面大显明。

现在有很多人说了:“我们都已经恨大红龙了,为什么还要允许大红龙对人再做一次彻底的显明呢?”这话成立不成立?你敢说所有的人都真正恨恶大红龙、背叛大红龙了吗?凭想象说话不行,得根据事实说话,因为神作事最讲实际,神要用事实来显明,用实际来证实,这是神的公义性情。所以,这次大红龙疯狂、全面地围剿神选民,神选民如果真正站住见证了,那才是真正蒙神拯救完全属神的人;如果站不住见证,神就把他淘汰了,让他归其自己的祖先。所以,这末后的大显明太重要了!末后的大显明就是扬场的时刻到了,神开始全面扬场,籽粒收进仓里,糠皮被风吹散。

关于末后神作工要显明的事实咱们再看段神话:“我曾说过,‘在末世要有兽出来逼迫我民,那些怕死的便被印上印记被兽掳去,那些看见我的便被兽杀死’,在这其中的‘兽’无疑是指迷惑人的撒但说的,也就是说,在我回锡安时要有大批的效力者退去,即被兽掳去,这些物都归在无底深坑接受我永远的刑罚。‘那些看见我的’指的是被我征服之后的忠心的效力者,之所以说是‘看见我的’指的是被我征服之后说的。‘被兽杀死’是指被我征服之后的撒但不敢起来抵挡我,也就是说,撒但不敢在这些效力者身上作工了,所以这些人的灵魂得救了,这是针对能为我忠心说的,是说忠心的效力者能蒙我的恩典,蒙我的祝福,所以说灵魂得救了(不是指升到三层天上,这只是人的观念)。而那些恶仆又被撒但捆绑,也就被扔在无底深坑了,这是我对他们的惩罚,是他们的报应,是罪有应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一百二十篇说话》)“被兽掳去”这个“兽”是指谁说的?百分之百就是指大红龙。现在这个兽已经出来了,开始逼迫神选民了。也就是说,末后这个兽又出来了,这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逼迫。以前都听说过,也有看见的,但这回可能要亲眼看见,还要亲身体尝。以前有很多人都说:“我知道大红龙逼迫神,我知道大红龙迫害神选民。”你经历了吗?你没经历。你所说的“知道”那叫“风闻”,风闻大红龙在中国大陆逼迫神,风闻大红龙在中国大陆专门抓信神的、迫害神选民,有不少信神的人都经受到它的抓捕、酷刑折磨,但你没亲身经历,那叫“风闻”。现在该亲身经历了。光风闻大红龙逼迫神、迫害神选民,并且也有两分恨了,算不算真实恨恶大红龙?不算。因为这个事没临到你身上,你那个恨总感觉不太真实,这就不算。你没有经历它的迫害、折磨,能看透它的本性实质吗?光风闻能不能认识其本性实质?没法认识。风闻那是半信半疑,或者百分之五十相信,百分之七十相信,最好的百分之九十九相信。但是那一分不相信是因为啥?没亲身经历。当别人受大红龙酷刑的时候你看见了,也听说了,但是没受酷刑对大红龙的恨就不一样。你没受大红龙的酷刑,你能看透大红龙怎么邪恶吗?它的本性实质到底是啥?你没受酷刑,你怎么说恨也不太真实。你看有一些人经历大红龙洗脑的时候,一听大红龙说出的话就恶心哪!奇臭无比,让人肉麻!越听越恶心,听得恶心大劲儿了就要吐!这个滋味不在现场的人体验不到。大红龙给人洗脑念的那些话、讲的那些理论,听了直恶心肉麻,感到荒唐!是极其荒唐谬妄!听它们抵挡神的话、亵渎神的话,就感觉真是魔鬼撒但、污鬼邪灵,一点都不假!所以你不经历大红龙洗脑,不经历大红龙迫害,你对大红龙的邪恶本性怎么说也是道理,也是空话,不实际。有经历的人就不一样了,那是亲眼看见、亲身体验的,早已刻在心里了,刻骨铭心,那是在心灵深处打下烙印了,是永远忘记不了。因着他对大红龙认识了,也看透了,就能从内心说出:“这帮邪恶的东西,这帮污鬼邪灵太邪恶了!太污秽了!太恶毒了!”并且从心里恨恶它,从心里背叛它。

下面再交通一段神话:“以往说这些人是大红龙的子孙,实际上说得明白点,这些人就是大红龙的化身。当神将这些人逼到绝路上,将其宰杀之时,那么无疑大红龙的灵在这些人身上再无机会作工了,这样人走到绝路上来也就是大红龙以死告终,可以说是以死来报效神的‘大恩’,这是神在大红龙国家作工的目的。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虽然在‘肉体’的定义中说肉体受撒但的败坏,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来,不受撒但的驱使,这样,谁也难不倒人的,就在此时,肉体发挥其另一个功用,开始正式受神的灵支配,这都是必要过程,必须得这样一步一步地来,否则,神无法在顽固的肉体中作工,这是神的智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三十六篇说话的揭示》)这段话又说明了什么?对败坏至深的撒但种类,神只能这样作工才能达到拯救人的目的。你们说人得了癌症,按理说是不是必死无疑?那对于必死无疑的人来说,神拯救的方式是什么?就是上手术台开刀动手术,没有别的办法。开刀动手术经历的是啥?是死的痛苦。所以,在经历大红龙迫害的时候得经历死一样的痛苦,是九死一生。我们都看见被大红龙抓去的人受酷刑的时候,那是经历九死一生啊,好几个土匪围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使劲地打,用脚一个劲地踢,用拳头一个劲地砸,用各种刑具来折磨人,那真是九死一生啊!有的拿电棍一个劲地戳,拿铁棍子一个劲地抡,拿鞋底、皮带一个劲地抽,那是不是九死一生?是九死一生。受这九死一生的痛苦折磨能显明啥?人对神到底是不是真心。你是真心信神的吗?你为神能把性命交出来吗?如果你为神真能舍掉性命,那才能得着生命;如果舍不掉性命的就被淘汰了,就被显明了。是不是这么回事?最后当人把命交给神的时候,向神起誓:“神哪!我宁可死也不背叛你!我宁可死也不屈服于撒但!我宁可死也要信你,我不能离开你!”在这个时候就看见神又作了另外的一种工作:人直接受神的灵支配了,神让人享受到灵得释放的欢喜、快乐,人的痛苦就立刻解决了,就感觉到有神同在了,感觉好像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一样,感觉不到痛苦了。经历神作工达到这种果效这叫什么?这是蒙拯救的人。经历完神这样的作工,对神的作工就有认识了。他会说:“我真明白神怎么拯救人了,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实际了!太真实了!的确能羞辱撒但哪!”神的话在这里提到:“就在此时,肉体发挥其另一个功用,开始正式受神的灵支配,这都是必要过程,必须得这样一步一步地来,否则,神无法在顽固的肉体中作工,这是神的智慧。”从这里我们看见了神作工的方式,也是神拯救人的方式,真是太奇妙了!太智慧了!太实际了!那你们说人不受大红龙的逼迫、迫害,一直躲藏,能不能达到这样的果效呢?真达不到,他经历不到圣灵这样的作工。所以我就说这些受过酷刑站立住的人,这个经历太宝贵了!他能豁出死来,甚至都死过,他也不离开神。神的作工在人身上达到极限了,就在那个时候他享受到了神的同在,享受到了受神灵的支配,感觉活在另外一个境地,不感觉痛苦了,感觉灵好像真得释放了,超脱撒但了,在监狱里也不觉得苦了。人经历到这个地步,经历到神这样的作工果效,就跟神的这句话完全兑现了,这些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那这些人到底有多少啊?是一少部分。还有一部分人在经历酷刑的时候受不了苦,就背叛神了,否认神了,他就被撒但掳去了。那些背叛神的犹大就属于被撒但掳去了,被兽掳去了,这些人就被淘汰了。

现在看见蒙拯救是简单的事吗?神作工最后显明各类人的结局,这里有一些艰苦的过程,那可不是说一句话就完事,得用事实说话。咋显明呢?你被大红龙掳去了,这就显明了;你没被大红龙掳去,站住见证了,这也显明了。这得经过那道关,那道关你不走、不通过不行,不是在教会生活里看看这些故事、听完这些故事就算经历完了,这道关得实际经历,不实际经历不行,那是九死一生的经历。这一次大红龙疯狂反扑迫害神选民又开始了,有不少人还要被抓,被抓完之后看看有多少人能站住见证。神把这些人都交给大红龙,之后看看谁站住见证了,站住见证的这些归给神;没站住见证成犹大的、出卖的、否认神的,这些人属于被兽掳去,归给兽、归给撒但了,神不要了。这样一来,我们就要看见一个事实:有大批的人被兽掳去,大批的人退去。这在人看是不忍心的事:“那么多人以前信神信得多好啊!多热心哪!撇下一切为神花费,现在怎么突然一日之间都被撒但掳去了呢?都成了背叛神的人了呢?”人是不是想不通?想不通也没办法,这是事实。谁能挽回事实?这类事见得多了。以前大红龙是小打小闹,今天抓一个,明天抓两个,以后要大批大批地抓,这个苦受吧!抓一个、抓两个的,一个站住了,两个成犹大了。两个退去了,大伙说:“这不算啥,我们教会还有好几十人呢!”等有一天好几十人都被抓了,多数都退去了,都否认神了,那个时候你就觉得心酸,觉得不忍心,觉得难过、痛苦:“怎么都退去了呢?”那个时候人的心是不是都挺痛苦?外表上看,好像撒但把神“打败”了,把人都给掳去了,其实神早就预定好了,就这么安排的,并不是神起初没说。现在是不是把这些话都说清了?

当一切就绪之时,便是我回锡安之日,这一日必在万民中被纪念。我回锡安时,地上的万物都静默,地上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当我回到锡安时,一切又都恢复原样。那时我就开始作我在锡安的工作了,我要罚恶赏善,我要施行我的公义,我要展开我的审判,我要用话语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体尝我的刑罚人的手,必要让所有的人看见我的全荣,看见我的全智,看见我的全备,无人敢起来论断,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让每个人都看见我的全尊,都体尝我的全胜,因在我一切都显现。从此足见我的大能,足见我的权柄,无人敢触犯,无人敢拦阻,在我一切都公开了,谁敢遮盖?我定规饶不了他!这样的贱货必受我的重刑,这样的败类必从我眼中清除,我要用铁杖辖管他,我要用我的权柄对他审判,毫不客气,不留一点情面,因我是没有情感,而且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这一点每个人都应有所认识、有所看见,免得到时‘无缘无故’地被我击杀、被我毁灭,因我的刑杖会击杀所有的触犯我的人,我不管他是知道我行政的,还是不知道我行政的,我不管那个,因我的本体不容任何人触犯。之所以说我是狮子就是这个原因,凡是让我碰着的,我就击杀了你,这就是为什么说现在说我是怜悯、慈爱的神是亵渎我的原因。我本不是羊,而是狮子,无人敢触犯,谁若触犯,我立即治死,不留一点情面!从此足见我的性情,所以在末了时代,要有大批人退去,在人是不忍心的事,但在我却是轻松加愉快,一点不难办,这是我的性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一百二十篇说话》)

再看《话在肉身显现·一百一十三篇说话》的第三段:“在众长子身上,我付出了一切代价,我花费了所有的心血(在人根本就不知道我所作的、所说的,以及我识透各种各样的邪灵,解除各种各样的效力者,都是为了众长子),但在众多的工作当中,我安排得有层有次,一点不盲目。在每天的说话当中,你们应看出我的作工方式、我的工作步骤;在每天的行事当中看见我的智慧、看见我处理事情的原则。我所说的撒但为了打岔我的经营,而差来了为我效力的,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麦子不是指众长子,而是指众长子以外的所有的众子、子民,所说的麦子总归是麦子,稗子总归是稗子,是指撒但一类的性质怎么也改变不了,所以总的来说,仍旧是撒但。麦子指的是众子、子民,是因这些人在创世以前我就加给他们我的素质,因为我说过人的本性并不改变,所以说麦子总归是麦子。那么众长子又指啥说的呢?众长子是从我来的,不是我造出来的,所以不能称为麦子(因为一说到麦子就联系到“种”这个字,所说的“种”就指“造”说的,所有的稗子是撒但混着撒进来的,是充当效力的),只能说众长子是我的本体的完满、全备的彰显,应使用金银宝石来代替,这就联系到我来了是如贼一样,我来是偷取金银宝石(因这些金银宝石本是属我的,我要重新拿回到我的家中),当众长子与我一同回到锡安时,这些金银宝石就被我偷取回来,在这其间,有撒但的拦阻、搅扰,我就拿着金银宝石与撒但展开了决战(这并不是讲故事,而都是灵界的事,所以在人来说一点不清楚,只能当故事听,但你们务要从我的话中看见我六千年经营计划所作的是什么,千万不要当笑话听,否则我的灵将从一切人身上离去)。在今天,这一场决战已完全结束,我就带着众长子(拿着属于我的金银宝石)一同归回我的锡安山。因着金银宝石的缺少而且宝贵,所以撒但想方设法地夺去,但我一再说,从我来的必重新回到我这里,其本意就是上述所说。我说的众长子是从我来的,是属我的,是向撒但的宣告,谁也理解不了,这都是在灵界的事。所以人都不明白我为啥一再强调众长子是属于我的,今天该明白了吧!我说我说话有目的、有智慧,你们只是从外面理解,没有一个人能从灵里看清这一点。

这两段神话读完了,我们从神话里该明白什么呢?扬场的时候主要就是各从其类,各从其类主要就是有生命、没生命的要区别出来,有生命的属于麦子,没生命的属于稗子。稗子和麦子怎么分别?借着扬场显明。现在开始扬场了,到底谁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了,这样的人在这场末后的大患难中就显明出来了。怎么显明?站住见证的就是得着真理有生命的人,就是麦子;站不住见证被淘汰的就是没有真理实际,属于糠皮,被风吹散了,这样的人就是稗子。现在神开始作这样的工作了!这个兽出来迫害神选民,这个事实看见了吧?大红龙大规模的迫害展开了,不是一个省,有好几个省已经开始了,都是在偷偷摸摸地进行,一点都没公开,而且还不是各省统一行动。

现在我们看见这场属灵争战的严峻性了吧?形势太严峻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以前神在聚会中讲撒但迫害约伯的事,那叫残酷,一日之间所有的财产,牛羊、骆驼、驴全部被掳走,就差命没给夺去,那真叫残酷!所以,你别小看大红龙的迫害,那是太残酷!这帮土匪流氓,它的实质都是邪灵、污鬼,那是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那是野兽!现在我们既然看见这个事实了,知道这是灵界争战的事实,是相当残酷的,那我们从中该学哪些功课呢?该装备哪些真理?这是最要紧的!功课你要不学好,真理不装备好,这个见证好不好作?这场战好不好打?不好打。有些人说:“我有智慧就妥了。”光有智慧行吗?光有智慧没用,最主要得具备什么真理?神作工实际,他把兽放出来显明你,就像但以理被扔在狮子窑里,在那个窑里是一群真狮子,那不是假的。真狮子跟你面对面站着的时候,你会有什么表现呢?那要没有神同在,人当时就吓瘫了,站都站立不住,谁也没法站立。那狮子有千斤之力,狮子的口一咬一合就有几百斤的力量,牛骨头都能折断,像人的胳膊、腿,狮子一咬“咔嚓”就断了,所以被狮子的口一咬那就完。狮子把牛咬死,就能把牛拖起来拽着就走了。你说狮子那么大力量,又那么凶狠,人见了狮子哪有不害怕的?但是但以理有神同在,他就不怕,狮子也不敢咬他,这是神的作为。所以,你装备好真理了,得着真理了,对神有真实的信心,能随时随地地依靠神,向神呼求,人就受神灵支配,就有圣灵作工了,那个时候就能站住;那要是没有圣灵作工,谁也站不住。所以,现在得把真理装备好最要紧。

怎么才能装备好真理呢?这就需要认识神的作工太实际了!神非要把你交给撒但来显明你到底有没有生命,有没有真理,能不能站立得住,这是事实。有的人没被交给撒但,但被大红龙追捕,追捕了一年、两年、三年追瘫了,就投降了,有的人就不信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样的人有没有真理?受了几年苦就瘫倒了,不信了,说明他没有真理。有的人受了几年苦,他说啥?“这何苦呢!人家不信神活得多安逸,咱就为了信神还受这么大苦,不值得!我不信了!”就这样退去了。这人是不是被显明了?是被显明了,被风吹散了,吹跑了,没能站住。大红龙还没把他抓住,就吓跑了,就被显明了,这样的人是窝囊废。有的人被大红龙抓了七八次,他也没倒下去,出来一次还信,出来一次还信,最后又被抓住了,警察问:“你是不是还信呢?”“还信!”“你就拿钱吧,不判你了!给两千块钱你就走。”不判了,判也没用,判完了出来之后还信,就是要信到底,有一口气也要信。这说明什么?有真实的信心。有的人被抓住了,人家问:“还信呢?”“还信。”“不怕判刑?”“不怕。你要想让我不信就一个办法,你把我枪毙了,枪毙了我,我就没法信了,你要不把我枪毙我还信。”撒但一看没办法。这样的人怎么样?有没有见证?他能把命豁出来。人一豁出命来,他啥也不怕了,什么也辖制不了他,什么也捆绑不了他,什么也吓不倒他,拖不垮他,他能豁出命来,撒但拿他没办法。所以说,最后这一次的大试炼,你要不把命交出来,恐怕不好站立。你先琢磨把命交出来,把命交出来不是祷告祷告、交托交托就完事了,不是光嘴说说,就是在酷刑临到的时候你就得豁出死,等死,视死如归,那就对了。撒但给你多少酷刑,你该怎么祷告?你祷告:“神哪,我的命交给你了,撒但不管咋做,我的命交给你了!让我死,没说的。死也顺服,死我也感谢神。”这就是把命交给神了。不是你背后祷告交给神,光祷告没用,关键在临到酷刑的时候你能不能交给神?能不能视死如归?能不能等死?你要能等死、视死如归,这就是真交给神了。如果酷刑临到的时候,你还琢磨:哎?怎么能活着出去呢?怎么能活命呢?怎么能不死呢?活着第一啊!逃命最关键哪!一有这个思想怎么样?他把命交出来了吗?他是要命不要神!这就背叛神了。凡是在酷刑临到的时候要命不要神,这就背叛神了!这就肯定是撒但的俘虏,肯定被兽掳去。要神不要命,就站住了,就得着生命了,那兽就没办法了。兽最怕这样的“亡命徒”,“要神不要命”这可厉害,它拿你也没办法了。这就证明你得胜了,得胜了撒但权势!得胜撒但权势是用什么换来的?是用命换来的。所以,这就应验了在恩典时代神早就说过的话:“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灵魂)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这句话应验了!那是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来的时候,先把这话说明白了,什么叫得生命,什么叫丧生命。那个时候就说清楚了。到现在怎么样?末世作工结束的时候,这句话开始应验,开始成全!这是神选民当学的功课,是必须装备的真理,必须学的功课。神选民必须看清楚,如果不这样装备真理,以后临到试炼的时候,恐怕站立不住。装备一些关键真理、最要害的真理,把生死看透,把得生命的秘诀看透。看透了,你准备好到需要你付出的时候、需要你付代价的时候就能不退缩,能坦然面对,这是最要紧的。

刚才读了这几段神话,当兽出来逼迫神选民的时候,这是神作的最后一步工作。最后的一步工作就是扬场、显明人的工作,在扬场显明人的时候,把神选民显明差不多了,它就该乱了。乱了以后,就是神回锡安的时候,神离地的时候。现在是不是神的工作结束了?作到这步该结束了吧!那是怎么结束的?是扬场,是借着兽出来逼迫神选民,借着末后的试炼来显明人达到各从其类。各从其类就是把有生命的、没生命的,稗子、麦子区别开来。区别开来以后,工作就结束了。结束的时候正好也内乱了;内乱的时候大红龙也效完力了;大红龙效完力的时候神也离地;神一离地,一回锡安,马上毁灭中国。你们看看这个过程,再回想神作工一步一步到今天,末后结束这个步骤,怎么样?是不是合情合理?现在是不是看清楚了,神作工实际不实际?神作工太实际了!神太公义了!人不要把神作工想象得那么简单。神打败撒但是借着什么?是借着作成一班人。这一班人被神作成得胜者,有得胜的见证,借着这个见证打败撒但。所以当内乱的时候,也就是当大红龙垮台的时候,有许多人将站出来为神作得胜的见证,这些人就是被神成全的人。那些没有见证的就被淘汰了,就该哀哭切齿了。这个见证好不好作?咱们再看一段神话,《话在肉身显现·一百二十篇说话》倒数第二段:“我回锡安之后,地上仍旧赞美不息,那些忠心的效力者仍旧等着为我效力,但他们的功用已尽完,只好是思念我在地的情景。那时我开始降灾于那些受祸的,但人人都相信我是公义的神,我绝对不会惩罚那些忠心的效力者的,我只让他们蒙我的恩典。因我说过我是惩罚一切的作恶的人,那些行善的我让其接受我赐的物质的享受,这才显明我是公义、信实的神自己。我回到锡安之后,我就开始转向世界各国,我要拯救以色列民,我要刑罚埃及民,这是我的下一步工作。那时作工不同于现在,不是在肉身作工,而是完全超脱肉体,既说必成,说立便立。只要我口中说出话来,事实马上应验,这就是话与实并行的真意,因我的话语本身便是权柄。”读完这一段神话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神要离地回锡安了?有点恋恋不舍,是吧!这兽一出来,就意味着神作工结束了,神要开始显明人了;然后兽迫害完了,人显明完了;大红龙的国家就开始内乱,内乱的时候神离地;神一离地,回头就毁灭中国,降灾给大红龙,彻底毁灭它。神末世作工从开始到结束,就是这么个步骤。现在这一步一步的都看清楚了吧。现在神的工作结束了,这是事实。神工作结束了以后就开始内乱,借着大红龙最后垂死挣扎作一步逼迫、迫害的工作来显明人,显明了之后就开始内乱,内乱完了神就回锡安,回锡安之后神就作下步工作。下步工作该作什么了?神说:“我回到锡安之后,我就开始转向世界各国,我要拯救以色列民,我要刑罚埃及民,这是我的下一步工作。那时作工不同于现在,不是在肉身作工,而是完全超脱肉体,既说必成,说立便立。只要我口中说出话来,事实马上应验,这就是话与实并行的真意,因我的话语本身便是权柄。”现在神的工作结束了,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吧!以前光说工作结束了,那怎么结束呢?这样就完了?现在看清楚啥了?结束的时候怎么结束的?用大红龙来显明人!大红龙的残酷迫害把一切人都显明,使人都各从其类来结束神的工作。在结束的时候,有一少部分人站住见证了,有不少人退去了,“在人是不忍心的事”这个事就发生了。那结束的时候在人看是什么情形?全能神教会怎么了?从外界来看:大红龙把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多数人都抓了,全能神教会好像没有了,“消失”了,被“取缔”了,外表上看好像大红龙得胜了,其实大红龙失败了。就这么一显明,大红龙效这个力是成全了神的旨意,把不属神的那一部分人给显明、淘汰了,把神要的这些精品、这些被神成全的人给分出来了。大红龙做的外表是逼迫、迫害,实际上达到的果效是把这两种人——属神的、不属神的给分开了,给显明了。那从达到这个果效的意义上来说,大红龙所做的是不是为神效力了?所以,大红龙是效力者,那是名副其实。大红龙最后效这个力完全达到神作工的果效了,让人看见神在中国的确作成了一班得胜者,这是事实。另外,混在教会里的那些瞎起哄的、不信派、不喜爱真理的人,借着大红龙的逼迫、迫害一扫而光,都给清除了,都给显明了,都被淘汰了。如果不明白真理的人一看:大红龙做那事不好,把那么多人都给逼退了,这是好事吗?让那么多人受苦,家破人亡,这也不是好事。现在一看怎么样?真为神的旨意效了一步力,真是神调动的。大红龙能在这种内外交困、焦头烂额的百忙之中还能抽出空来为神效效力,可谓大红龙为神效力也是“忠心耿耿”。那现在当我们读到神回锡安的事时有什么感慨?神隐秘降临在中国作了二十四年工作,神回锡安了,末世作工作完了!作成了一班得胜者!在这批得胜者中间,有一些就是神的长子,有一些是神的众子,有一些是神的子民,还有一些是忠心效力者,这些都有,作成了一班得胜者。所以,神的末世作工以得荣之势告终,这是事实,是神选民都看得见的事实。

你们说神选民要站住见证得明白哪些真理?明白哪些真理最关键?现在暴风雨来了,这个兽已经出来了,开始行动了,神选民明白哪些真理才能为神作美好响亮的见证?首先得解决怎么对待死的问题。怎么对待死,这是不是很重要?必须得以必死的信心来面对大红龙的迫害。你如果老想:“我必须得活着,活着高过一切。”那你就会被兽掳去。所以,现在大红龙把你扣住了,第一个它就要要你的命,它用你的命来逼退你,让你否认神;用性命来威胁你,让你否认神、背叛神,你怎么办?如果你承认神、顺服神,那你就必须得把命交出来。是不是这么一场交易?在大红龙那儿就这么交易。这个事你要看不透,那你就彻底完了。所以,先解决对待死的问题。你对待死的看法要准确了,领受纯正了,能豁出命来,就能顺服至死。你能顺服至死,就能站立得住;你不能顺服至死,还惜命,还想活着,那你就有危险,就不容易站立得住,所以这个顺服至死才能成为见证。要顺服至死毫无疑问的,就是把命拿出来,豁出性命来,宁可死也要信到底,这就站住了。这个真理必须得装备好,这个真理最重要。你一进监狱,人家问你:“想好没有?”“想好了。”“说!”“我得凭智慧,不该说的不说,我什么也不说。”这样想行不行?这是不是想好了?这没想好!啥也不知道那不算完,人家要折磨你的性命。想好了是啥?“我豁出死来了,死我也信。”你要说这句话就证明想好了,准备好了。一坐监那一刻,你说:“好了,把命交出来了,这次就是以必死的信心来面对!”这就行了,有希望了。先把死的事看透。你们说看透死的事容不容易?看透死的事怎么看?如果说你豁出死了,但是心里还舍不得死,你看这里就矛盾了。另外,你又生出一些事:死了能不能得救?死了能不能进国度呢?其实死了也比活着当犹大强,死了起码还能灵魂得救,你要不想死背叛神成犹大,灵魂都不得救,全灭!这下懂了吧!死了比活着还强,你得这么看。要把这个事看透了,那你就想明白了,对真理透亮了。这是不是关键?关键在这。把生死的事看透了,当犹大活着也受惩罚,不如死了好。就是顺服至死,真死了,也比活着当犹大好,起码灵魂还得救,死了不羞辱神,死了比活着当犹大好一万倍。你这么看,就把这个事看透了,就能正确对待死的问题了,在死的事上你得释放了。你们说生死是不是在神那儿决定?一切都在神手里,你怕啥呢?在神手里死了也能复活;如果在神手里真灭亡了,万劫不复了,那谁也救不了你了,神都不救。

另外一个,你得对神的作工认识透。你的信心如果达不到顺服至死,这不是蒙拯救的人。神就是用死来检验每一个人,你没有这个信心站立不住。到时候有些愚昧人容易受什么辖制?“我死了以后我丈夫咋办呢?”这话说得好不好?不好在啥地方?她丈夫成她的神了,她把丈夫看成神了,这还了得!丈夫就是个魔鬼,那算啥呀?临死了还挂念丈夫,不考虑神的名,不考虑神的荣耀,光考虑她丈夫,这是不是魔鬼呀?还有的人说:“我要死了我孩子咋办?”这话说得咋样?这就没见证了,这样的人心里没有神的地位。她咋没说:“我死了以后神的名能不能得荣耀,神的旨意能不能通行呢?”她不说这个,她说她丈夫谁管,孩子谁管,这样的人没有真理,失去见证了。还有的人说:“我死了以后神得荣耀我看不见了,国度扩展的空前盛况我看不见了。”这话说得怎么样?也不对!看那些能解决你的得救问题吗?那是神的事,让你看见你就能看见,不让你看见你就看不见,现在是显明人的时候,你考虑那些没必要。你现在是作见证的时候,你考虑那些有什么用?即使看见,你也不明白。老受这些事辖制该不该解决呀?有人说:“我要死了以后,我的财产归谁啊?我还没写遗嘱呢!”这话说得怎么样?还有的人说:“我那块儿还有房产呢,房产的钱归谁呢?我银行里还存多少钱呢!”这些事用考虑吗?都没有用,死了啥都没有了,那些东西本身就是虚空。啥也不用考虑,心里只有啥?站住见证,把性命交给神,顺服至死任神摆布没有怨言,临到死还要赞美神,这是最重要的。装备真理就装备到这个程度,你就成功了;若装备不到这个程度,没有这样的认识,没有这样的信心,恐怕试炼来了就危险,不容易站立得住。

现在神的作工真的结束了,马上临到的就是大试炼来显明人了,就是兽出来迫害神选民了,然后看见的事实就是神回锡安,这是眼前看见的。神作工怎么结束现在清楚了吧。以前我们说神作工结束了,但结束前是啥情形,地上什么情形,谁也不知道,这回看见了。神作工结束就是最后用撒但效一步力,兽出来迫害神选民,使人各从其类,最后多数人退去,少数人站住见证,外表看教会荒凉了,人也冷清了。冷清以后还有一个场面,就是啥呢?念念以下这段神话:“各国的局势相当混乱,因为神的刑杖开始在地上发挥功能了,从地上之态可看见神的工作,所说的‘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这是刑杖在地作的起步工作,因此导致‘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这是整个在地之家的状态,当然不可能是全部,这只是大体状况。另一方面是指所有的在此流中的人在以后的经历中所处的光景,预示在经受话语的刑罚、在外邦人经受灾难之后,地上之人不再有亲属相联,都是秦国之人,都是在神国中尽忠的。所以说,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以在地之人都要‘妻离子散、四分五裂’,这是神作的在人身上的最后的工作。因着神要在全宇之下普及这个工作,所以神趁机将‘情感’这两个字给人‘阐明’,从而让人看见神的心意,是来打破所有人的家庭的,说明神是用刑罚来解决全人类的一切‘家庭纠纷’的,若不这样作,神在地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无法收尾。就最后一部分说话将人类的最软弱之处给人点透,人都是活在‘情’之中的,所以神并不避开任何一个人而将全人类中所有的人心中隐藏的秘密给人揭穿,为什么难以脱去情感呢?难道是高过良心标准了吗?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吗?情感能帮助人渡过难关吗?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敌,难道神的话没明说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八篇说话的揭示》)这段话说的是什么?灾难是不是降临了?各国的局势都相当混乱,不是光中国,中国只是严重,以后各国都得混乱,因为神的刑杖开始在地上发挥功能了。“神的刑杖”指啥说的?指刑罚全人类的话语,是刑杖的权柄开始发挥功能了。以后各国的灾都大,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都崩塌,这是刑杖在地作的起步工作,因此导致地上之家都破裂。“都破裂”指啥说的?下面说了“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母子关系最密切,母子重逢没有了,都要分别。“分别”到什么程度?也可能是光肉体分别,也可能是死一个剩一个,永远都没有重逢之日了。“‘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这是整个在地之家的状态,当然不可能是全部,这只是大体状况。”人的情感在哪些地方表现最多?是不是家庭?人的情感最重的地方是在家庭上。家庭的关系一个是夫妻关系,还有母子关系、父女关系,就这几个关系把人辖制住了。最后你如果能把这几个关系都给它断了,临到什么事都不离开神,都能跟随神、事奉神,都照样信神跟随神,照样尽本分,那你就是蒙拯救的人。这个情感好不好脱啊?不好脱。“咔嚓”一下子,你最爱的人死了,你脱不脱?能不能倒下?不能倒下。你怎么祷告?你得哭多少鼻子、流多少眼泪呀?这就显明人了。有的人在最亲爱的人没死之前,他能说:“他死了,我一祷告,一天就过了,顶多流两滴眼泪,三滴都不再流。”结果亲人真的死了怎么样呢?流两天泪还没流完呢!这不是人说的那么简单。如果说你的亲人真死了,你因此而跌倒,这就被淘汰了。这是什么问题?这说明你属情感不属神。情感是神的仇敌,你不爱神,你爱你的亲人过于爱神了,你不配做神的门徒。对亲人的死应该抱什么态度?那就是死一个埋一个,死两个埋一对,就完事了。你的任务就是:“你死了,我给你埋上;我死了,你给我埋上。”这就是亲人的关系、亲人的使命。亲人之间没有别的关系,就是互相埋。这么理解好不好?主耶稣对亲人怎么说的?主耶稣说:我没有亲人,谁是我的弟兄?谁是我的姐妹?只有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是我的父母、弟兄姐妹。到时候你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行了。等你信神明白真理到一个程度,你就觉得:“只有神、只有遵行神旨意的人才是我最亲的亲人,除了这些我没有亲人,跟谁也不亲。”外邦人说你六亲不认,你说:“不对,我是八亲不认,六亲还少点。”你们能不能做到?有些人不容易做到。他还说:“六亲不认,八亲不认,这是正常人性吗?”这就是正常人性:高举神,尊神为大,没有亲人,没有情感,只有真理原则。这不是正常人性啥是正常人性?活在情里就对了?活在情里那就不对了,那就是肉体;活在真理原则里面,那是秦国之人,到时候这些被成全的得胜者都属于秦国之人。“秦国之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说“属神之人”,怎么说“秦国之人”呢?念念这段神话:“那么‘秦国’又指什么说的?这里按神的本意并不是在地撒但败坏之国,而是从神来的所有的‘天使’的集合,所说‘坚强不动摇’是指天使冲破了一切撒但的势力,因而在全宇之下建立了‘秦国’,所以‘秦国’的本意是在地的天使的所有集合,这里是指‘在地’的。因此,以后的在地之国称为‘秦国’,并不称为‘国度’。‘国度’在地并无实际意义,实质是‘秦国’,所以联系秦国的意义才知‘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的真实意义。从此看见以后在地的所有人的等次,‘秦国’之人都是作王之人,管辖在地所有受刑之后的‘列民’,地之上都因着‘秦国’之人的管理而正常地运转,这只是大体轮廓。所有的人都在神的国度之中存留,即指在秦国之中存留,在地的人能与天使互通语言。所以,天与地相联,就是说,所有在地之人都如天使在天一样地顺服神、爱神。那时,神公开向所有的在地之人显现,人的肉眼就可看到神本来的面目,而且是随时向人显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九篇说话的揭示》)“秦国”是怎么回事听清楚了。以后在地的国叫什么名啊?是叫“基督的国”吗?实际上就叫“秦国”。“秦国”就是属神的国,就是基督的国,这名就叫“秦国”。“秦国”是由哪些人组成的?所有的天使的集合。根据这句话解释,被神成全的这些人就是这些天使的灵,天使的灵投胎转世的人被神成全了,这些人以后在地上作王掌权。属于“秦国之人”都是作王的人。所以,为什么神用这么重的试炼、刑罚来成全人?最后我们明白了:神不是成全一般的神子民,是成全作王之人,怪不得神用这么重的试炼来熬炼人、成全人呢!原来成全的是作王的人。神作的工是不是最有意义?以前说“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秦国”是怎么回事呢?谁也不知道,现在看明白了。那现在让人脱去情感有什么意义?被成全的人以后在地上作王有情感行不行?以后尽的功用中不允许掺有“情感”二字,要求得很严格。所以神作工都有实际意义。人别有观念、别有想象,别老用人的观念衡量神的作工,那就错了。神怎么作都有分寸,都有意义,不明白不能乱说,你一乱说,等过十年、二十年你明白以后就后悔了,你论断了神的作工。

再读一段神话:“虽然现在国度建造正式开始了,但国度礼炮仍未正式响起,现在只是预言。当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国成为基督的国,那时也正是‘七雷巨响’之时,现在正向那一步迈进,正向那一天‘进攻’,这是神的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实现。但神口所说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见世上的国已是空中楼阁摇摇欲坠,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红龙就在神的话中倒下了。为了神计划的圆满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间开始尽自己的所能来满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亲自在交战之地与仇敌作战。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子民越成熟证明大红龙越垮台,这是让人明显能看出来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敌灭亡的预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篇说话的揭示》)从这段话里又看清楚一个事实:“但神口所说的都是神已作成的”。就这句话,你要看清楚就妥了,那你就有信心。有人说:“神口所说的话有些没应验,没应验算不算神作成的呢?”有些神话应验了,但有些神话还没有应验,那应验的是作成的,没应验的是不是神已经作成的?从神所成就的一切事实上看,都有几种成就法?神话中有些地方说,神说话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有的地方说,神用话语创造天地万物,说完了事就应验了;还有的地方说,神用意念指挥万有,神那么一想,事就成了;还有些事神得亲手去作。实际上,整个宇宙世界发展的顺序就是根据神的话、神的意念向前发展,不是大自然产生的,是根据神的话与神的意念向前发展的,是根据神的话、神的意念来运行的,这是宇宙万有的规律。这个事实你看见就妥了。有些时候神是先说话后成就,有一些很简单的事是意念一想,事就这么运行了,就这么往前发展。用意念指挥,用说话指挥,用说话安排命定,这都是神的全能。所以说,在神那看神所说的一切的话都已经作成了,那么,给人看的这一面,那就是给你来个重演一遍,重给你放放电影,就这个意思。其实在灵界神都作完了,都成全完了。在灵界都已成既定事实了,在人这儿就给人放个电影看看。举个例子,就像拍片,拍片要把客观事物的发展都照完了,你们说拍片拍没拍成?拍成了。你看见了吗?还没放你怎么说成了呢?其实神的话一说完,就等于片拍完了。到时候人怎么能看见这部分呢?就是给你回放一遍,就这么个过程。因为神就是这样创造天地万物的,就是这样用意念指挥万有运行的。所以在神那儿看,百分之百都已经成就的事,但是在人这儿,因人是属物质世界的东西,长的两只眼睛只能看见物质世界近处的东西,所以这个事实,再给你放一遍,你再一看,就知道成全了。但是你那儿就太慢了,其实在灵界早成了。那你们说神的话还有没有不应验的呢?神太全能了!神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没有不应验的话。神说一句话“要有光”,光就出现了;神说要有水,水就出现了。那光多大?太阳、月亮多大?那就是一个星球,神一说就有了!要说人世间这点事、意念指挥的事不更有了吗?那么大的事神说一句话就成了,你说神全能到什么程度吧!你怎么形容?在人看,用手做都做不成,在神那儿一句话就成了,还有啥不能成就的呢?那地球多大?神说一句话就出来了。地球上人的事就是蚂蚁之间的事、灰尘之间的事,这是不是等于一个星球上的微生物的事?在意念指挥下就成了,一句话星球都造出来了,微生物的事还不好管理吗?让它咋做就咋做。所以,神的全能你得能看透。他能用话语创造一切,用意念指挥一切,使万物按照他的意念运行。在神那儿就没有难成的事!所以,人对神的话到底怎么应验,神口中的话到底是不是已经作成的,对这事得看透。这事一看透,你对神的全能、智慧就有认识了,那么你对神的信心就有了,就真实了。你对神一有真实的信心,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你为神把命舍了,那你就得着了。有人说:“命舍了,死了还能活呀?”你对神有信心死了也是好的,怎么都行,相信一切都是神安排就妥了!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没错!永远不会错!

你们说在神那儿能不能叫死人复活呢?能!要是死了一天能不能复活?要是死了十天能不能复活?要是死了几千年能不能复活?这些事看透就妥了。有人说拉撒路死了四天都臭了,还能不能活呀?已经臭了,一活了他也不臭了。在神那儿就没有难成的事。所以,你把一切都献给神,把命交给神,这就是信心。你别求别的,啥都顺服神,没错!你别跟神说:“神哪!我把命献给你,我若死了你好让我活。”你要这么祷告可就麻烦了。人没有信心,什么也不敢舍,就是舍的时候还得有个协议书:“我给你舍,你得给我补偿回来,你要不给我补偿,我不舍。”有没有跟神这么搞交易的?我们看见,约伯那些财产一下子被强盗抢跑了,抢跑了按人说就没了。这些东西没了,除非以后从头做、从头来,再做五六十年生意,再经营五六十年,才能恢复这么多。但是神一祝福约伯,就达到原来的两倍!以前七千,现在让它变成一万四!你看神一祝福那就快,就不是正常的发展规律,有时候就是一二得二、二二得四、四四一十六!就这么成倍地翻番!这一成倍翻番,人就不好算了。咱们举个例子,主耶稣行的神迹——五饼二鱼使五千人吃饱,就五个饼、两条鱼,主耶稣掰开祝谢之后,大伙就分着吃。分着吃,那是什么过程?一开始五个饼一分,给五个人,掰开是成十块儿,十块儿分给十个人,两条鱼掰开成四块鱼,四块鱼分给四个人,也就是一共十四个人吃就没了。但是事实上,五千人吃完了,还剩下十二篮子。这个账咋算啊?把数学家难倒了,因这没法算。神一祝福,奇迹就发生了!大伙你传我、我传你,怎么越传越多呢?在我手里好比说有两条鱼、两个饼,我把俩饼俩鱼分给别人了,但我手里又多了,变四个饼四条鱼了,他手得两个饼两条鱼,往别人手里一分,他手里也多了,结果越分越多,越分越多,五千人吃饱了,最后还剩十二篮子。像饥荒年头,有的弟兄姊妹家就剩半袋面,来弟兄姊妹了,接待的就祷告神,求神一祝福怎么样?这面是干吃不完,油也是干用不完。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奇妙的事,干吃不完、干用不完,这就是神的祝福。这些神迹奇事就多了,就不用说了。如果没有神祝福的人家会怎么样?挣两个钱就有人长病,挣两个钱家里就有花钱的地方,老有漏洞、老有窟窿要堵,这钱总不够花;有神祝福的人挣两个钱老也不愿意花,月月老有存钱、老有剩钱,谁也不长病,老感觉没花钱的地方,感觉吃得好、穿得好,都不错。这就是不一样。是不是这么回事?有的人家里钱是不少,但窟窿多,老有病,老有钱花,老有灾难,老得去堵,堵来堵去越堵漏洞越多,结果日子过到最后还欠债。有的人却老也不长病,吃啥啥饱,吃啥就老也吃不完,买一袋面吃一两个月吃不完,买点菜好几天吃不完,老是剩,最后日子过得挺满足。你看看这就不一样。这些事都能看见神作为的奇妙。人蒙神祝福就不一样,有神同在就不一样,就有力量,心灵就得释放,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做事就有原则,里面没有一点黑暗;人没有圣灵作工,里面全是黑暗,临到点事就发蒙,总也找不到路途,祷告也摸不到神,一点路途没有,人在事中迷,一点办法没有,没有圣灵作工就是这样。所以说,人有信心是怎么经历出来的?有圣灵的成全,追求真理看神话达到明白真理的,越听越明白,越听越透亮,这是怎么回事?因有圣灵开启光照。而那些怎么听都糊涂,越听越糊涂,越听越发蒙的人是怎么回事?没有圣灵作工的成全,人就寸步难行。

以前有不少人说:信神就看第一部分“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那话里啥奥秘都说了,别的不用看。关于生命进入的第三部分神话不用看,光看第一部分就妥了,奥秘都明白了就得着了。现在一看,这种说法怎么样?你光看第一部分神话却不追求真理,不看第三部分的神话,最后你啥也得不着。现在我们经历完了神的说话作工,接受完了神的审判刑罚,最后当神的作工结束的时候,我们再回到神的第一部分说话一看,神起初说的那些话现在全应验了,现在一看全明白了。所以有些神话不用你研究,研究它没用,你就好好经历吧,只管追求真理,到有一天圣灵一开启,啥都明白了。现在你看看刚才读这几段话,神回锡安的事,还有那兽出来的事,这些话是不是都应验了?神作工结束时的情景,大批的人退去,在人看是不忍心的事,但这些事以后就发生了,有很多人就挠头:神辛辛苦苦经营这么多年,得了这么多人,怎么一下子退去那么多呢?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撒但也太残酷了,神是不是全能呢?人就在那瞎琢磨、瞎论断了,凭观念瞎说话。这是神安排好的,人不明白真理是不是尽胡说八道啊?人看见那么多人退去,他就在那儿哭:神啊,你怎么不作工呢?你看人都让撒但掳去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吧,教会荒凉了。这是不是胡说八道呀?这是神经病!瞎磨叨!这些都是神预定好的,你应该赞美神。你看约伯,那么多牛羊、骆驼、驴被掳去了,约伯是不是说:“神啊,你给我的那些财产都让撒但掳去了,你看没看见哪?你瞅瞅啊,我难过死了。”约伯知道是出于神的,所以约伯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他知道是神许可的,他不说糊涂话。只有傻瓜才在那里哭:神啊,你看没看见?你睁开眼睛看看吧,我所得的、你所祝福的都让撒但给掳去了,你再给我夺回来吧,你把他们毁灭击杀了吧。约伯不作这个糊涂祷告。在人看是不忍心的事,你们以后都会看见教会荒凉,到时有些人就不理解了:原来教会五六十人,很兴旺,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快乐无比,赞美神多好!现在怎么剩不几个了?还都如此软弱,这咋整呢?这些事都是神安排好的,你应该明白神的心意,这都是神的作工步骤,慢慢你就看清楚了,不明白不要瞎说话,听明白了吧。这个事马上就要发生了。在这个事没发生的二十多年前就预定好了,话早就说出来了,神在二十多年前没说的时候,在几千年前就预定好了。神的作工的确结束了,这一场大试炼兽出来,使人各从其类,神的工作就结束了,接着就内乱,神回锡安。在结束的时候,地上的情景在人看、在外表看是荒凉,但是没过几天,有一些真心要神的、有圣灵作工的、有真理的人又聚在一起赞美神,又开始思念神在地的情形了。在效力者试炼的时候,大伙在地上欢送神回锡安,就唱赞美诗,都赞美神,激动得直流泪。那个时候就是一个演习,就是话语临到,其实是指现在说的,那些话现在才开始应验。你们说经历神作工是不是最幸运的事?太幸运了!这二十多年活得太有意义了!终生难忘!我从神作工开始已经信耶稣信了八年,转入这道流,到这道流里是带领,一直经历走到今天,所以前后这些步骤、每一幕都清清楚楚。神作工太有意义!我得着不少。有的人信一两年经历太少了,没办法,光听说就行了,信过十来年的还挺好,这些话都明白了。

再读一段神话:“中国——最崇拜撒但的国家,因此遭我咒诅,也是逼迫我最厉害的国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八十六篇说话》)神为什么降临在中国作工?与这句话有没有关系?世界各国的人谁也不知道末世主耶稣再来降临在中国。一个西方的预言家说:“救世主要降临在中国。”他还预言:“人类的希望在东方。”“东方”就是指中国。神在中国的作工,给人类带来了蒙拯救的希望,就是这个意思。他还预言:“中国将要出现一个新的宗教,是最适合人类的类似基督教的宗教。”这个“新宗教”就是我们所信的道成肉身的神所发表的一切话语,以后下一个时代整个人类都要吃喝这些说话。所以二十一世纪,中国是世界的中心,就是指全能神的话语要在东方发出来,直照到西方,最终整个全宇都被照亮。今天《话在肉身显现》刚开始见证,以后整个人类都来就光,都要吃喝这些说话。下一个时代就要在这些神话的带领之下开始向前发展。当然,神还要说新的话语,千年国度时代是神用话语带领人类。所以现在神先把我们这一班人作成,作成以后,这一班人在下一个时代——国度时代开始在各地带领神选民,正式事奉神。为什么降生在中国?中国是大红龙盘卧之地。“大红龙盘卧之地”怎么解释?“大红龙盘卧之地”是不是指撒但盘卧之地?是撒但盘卧之地。所以这个地方就是撒但、各种邪灵聚集的中心,中国是它的中心、老巢。中国这三千多年一直争战不休、杀戮不止,这是不是中国的历史?为什么中国历史始终是战争不止、杀戮不止?就是因为它是撒但寄居之地,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是这些邪灵投胎把世态搅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这些恶魔在每一个朝代里都投胎,一投胎那就搅动战争,从中国的历史就看见这真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是撒但的寄居之地。所以说现在大红龙是世界邪恶的轴心,一点不为过!它抵挡神最厉害,丝毫正事不干,为了抵挡神能放下一切,能置国家安危不顾,人民死活不管,竭尽全力地跟神作对,这是不是恶魔?是不是撒但的化身?所以,中国就成了第一个被神毁灭的对象,这是罪有应得!这足以说明神是公义的。

我们接着交通下一段神话:“当一切就绪之时,便是我回锡安之日,这一日必在万民中被纪念。我回锡安时,地上的万物都静默,地上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当我回到锡安时,一切又都恢复原样。那时我就开始作我在锡安的工作了,我要罚恶赏善,我要施行我的公义,我要展开我的审判,我要用话语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体尝我的刑罚人的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一百二十篇说话》)那个时候,灾难就全倒下了,世界各国各方都临到灾难了,都受惩罚了。另外,那些所有论断神作工、抵挡神的各种污鬼邪灵都得受惩罚而死。现在你看宗教界论断神作工的,大红龙那些魔鬼、那些亲共分子,毁谤神作工的,最后都得受惩罚而死,不得好死,都是遭咒诅而死,死后万劫不复!遭报应了。在恩典时代神就说过那句话:“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句句供出来”,你看你说的“苹果多少钱一斤,猪肉多少钱一斤”没人搭理,但是你论断真神的话句句都得供出来,灵界都听着,都给你记录下来了。所以神说:“我要将全地之气消除干净,将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这里提到“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现在那些抵挡神的是不是妖魔?都是妖魔。凡在网上做视频论断神末世作工的都是妖魔,最后都得被消除,不留痕迹,看见了吧。今天我是给你念念神话,让你看看神说过这话,下一步就要让你看看这些话是怎么成就的,让你看看这些妖魔是怎么死的,怎么被折磨死的,你看看就知道了。有眼的都要亲眼看看,那时候你就该赞美神的公义了。到末世毁灭这一切恶人的工作有几种方式,有的是用各种天灾给毁了,这个方式就简单了,一般人想象的是这么简单,其实不是,那些妖魔被毁灭不是这么简单,记住了。那是一般的百姓不信神的,来个灾难就死了,妖魔就不这么简单了,妖魔得受惩罚,那个厉害。妖魔受惩罚是什么方式,咱们现在说不清,就是那个时候有不少天使、灵界的下到凡间作事,那个就厉害。所以,以后到末世灾难大的时候,什么奇怪事都有。现在有些事不能说,说不透,说不清楚,反正不那么简单。那些人被“消除不留痕迹”,这话就有内涵之意,等着看事实就妥了。到末世打败撒但,除掉一切撒但作为,除掉一切属撒但的,那时神原有的性情——威严、烈怒全部显露出来了。这跟挪亚时代用洪水灭世不一样,洪水灭世简单,下雨多少个昼夜,水积攒多了,积攒得像山那么高,就把所有活物都淹死了,那个简单。末世毁灭这个时代是用火毁灭,用火毁灭那就残酷多了,那在启示录里说那个景象:大山哪,倒在我们身上吧。为啥要倒在我们身上呢?因为不敢看见神的烈怒,那太可怕了!我就看见美国纽约麦哈顿两个大厦倒塌的时候,有那么多美国人看完了之后吓得赶紧跑,说话都变调了,哭着说:太可怕了!太恐怖了!就那么一个大楼往下一倒,就感到太恐怖了,到末世神毁灭那些魔鬼的时候,要比那个恐怖一百倍!我这么说是不是就明白了?

最后再看一段神话:“国度在人中间扩展,在人中间成形,在人中间站立起来,没有任何势力能将我的国度摧毁。在今天国度中的子民,你们有谁不是人中间的一个?有谁是人以外的情形呢?在我新的起点公布于众时,人的反应又会是如何呢?人间之状,你们曾亲眼目睹,难道还不打消在世长存的念头吗?我现在是行走在众子民之中,是生活在众子民之间,今天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国中存留;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向我献上的我给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九篇说话》)这是神的应许,也是神的祝福,神选民追求真理就可以按着神的应许去追求,神祝福什么样的人你就追求做什么样的人。你们看,在这些话中神最祝福的是什么样的人呢?“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就是肯定有福气,是蒙拯救了。“必在我国中存留”,这肯定是进国度了。下面还说“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这个认识神的人比能爱神、顺服神的人祝福是不是高了?“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对神追求,追求要得着神,要归向神,这样的人就得这个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另外,这后边还说了“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一说享受神话,对这样的人这个祝福大,“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一个是认识神的有福了,一个是享受神话的福最大。你们说,这些祝福里最蒙神祝福的是什么样的人?还是享受神话认识神的,被神成全的,这个祝福大。所以追求真理、追求认识神这最蒙神祝福,把这个事看透了。有很多人就满足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有的就满足于尽本分不应付糊弄,能有果效;有的就满足于不背叛神能站立得住;有的就满足于明白一点真理不作恶、不被淘汰,这些追求能不能得着更大的祝福呢?如果不是追求认识神,那就都差一点。追求认识神、注重享受神话的,那是得着的最多,在神的家中得的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在神的家中能作栋梁之柱,在神的家中能作王掌权。追求认识神的、能享受神话的,这是最有价值的。有真理才能得胜撒但,有真理才能作出美好的见证,这是必然的。

2014年7月3日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