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6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6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江西省 张韧

我名叫张韧,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从我懂事起,就看到父母为了挣钱天天起早贪黑地在地里辛苦劳作。他们虽然出了不少力,但一年下来却挣不了多少钱,因此我们家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清贫。当看到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不用怎么劳苦就生活得很好时,我就从心里羡慕他们,并立定心志:长大后我一定要闯出一番事业,或者捞个一官半职,脱去贫穷落后的面貌,让父母也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可我为了这个理想奋斗了多年也没能如愿,生活依然很清贫,我常常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忧愁叹息,渐渐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对人生灰心失望之时,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临到了我。从全能神的话中,我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受痛苦的根源,也明白了人该怎么活着才最有意义、最有价值。从此,迷茫无助的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从消沉颓废中走了出来,有了生机活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后来,为了让那些仍活在痛苦无助中的人也能得到这千载难逢的救恩,我各处奔走积极传扬神的末世救恩。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竟两次被中共政府抓捕,遭受了惨绝人寰的非人折磨……在黑暗的魔窟中,全能神一直与我同在,他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一次次得胜撒但的黑暗势力,使我爱神的心更坚强。

那是2003年6月的一天,我和两个弟兄去一个村庄传福音时被恶人举报了,五六名警察开着三辆警车闻讯赶来,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们戴上手铐,连推带踢地把我们推上警车押往公安局。在车上,我并没有感到多么害怕,总觉得传福音是为了让人蒙拯救,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只要到公安局说清楚了,警察就会放人的,可我哪里知道中共警察比那些地痞、恶霸还凶残。到公安局以后,警察不容分说就将我们分开单独审讯。我刚进审讯室,一个警察就冲我喝道:“共产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知道吗?”接着就质问我的个人信息。见我的回答不令他满意,一警察走到我身边“哼”了一声说:“你不老实,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说实话的。”随后手一挥又说:“搬几块砖来,给他上刑!”他话音刚落,就有两个警察走过来把我的一只手从肩膀上方沿着后背用力往下拉,另一只手由后背使劲向上拽,硬将两只手拉在一起反铐上。顿时,我的两只胳膊就像断了似的疼痛难忍,原本虚弱的我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磨?不一会儿就瘫倒在地。恶警见状,就拉着手铐猛劲往上提起,并往我的手和后背之间塞进了两块砖头。顿时,剧烈的疼痛就像万蚁噬骨一样直钻我心。极度痛苦中,我一个劲地向神呼求:“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虽然当时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仅三个来月,还没有装备多少神的话,明白的真理也很少,但随着我不断地呼求,神还是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里面有了一种坚定的信念:我得为神站住见证,绝不向撒但屈服!于是,我咬紧牙关始终不开口。恶警气急败坏,为了将我制服,又施出毒招:他们在地上放了两块砖,逼着我跪在上面,同时用力提我手上的铐子。我的手臂立时就像断了似的疼痛难忍,我硬撑着跪了几分钟后再次瘫倒在地,恶警们又猛提我手上的铐子,逼我继续跪着,就这样反复地折磨我。当时正值三伏天,我又痛又热,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往下滴,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差点昏死过去。这帮恶警却在一旁幸灾乐祸:“好受吗?再不说,整你的办法多的是!”他们见我不回答,又气急败坏地说:“不满意?再来!”……经受了两三个小时的折磨后,我已浑身疼痛无力,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甚至连大小便都失禁了。面对恶警的凶残折磨,我真恨自己之前太瞎眼无知,还天真地认为到了公安局就有了说理的地方,警察会主持公道把我释放的。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凶狠、残暴,没有丝毫证据就对我刑讯逼供,把我往死里整,真是恶毒至极!我躺在地上感到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想动都动不了。我不知道他们还要怎么折磨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痛苦无助的我只好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加给我力量,让我能支撑下去。随之,神怜悯了我,使我想起一句神的话:“现在是关键时刻,千万别灰心,千万别泄气,一切都要向前看,不走回头路……只要你有一口气也要坚持到底,这才是好样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篇说话》)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力量。对!既然我走的是一条光明、正义的路,就应该有信心走下去,哪怕最后只有一口气,我也要坚持到底!神的话语带着生命力,使我有了继续与恶魔抗衡的信心与勇气,身上的劲也慢慢恢复了一些。接下来,恶警继续逼问我,并不停地狠踩我的脚,把我的脚碾得血肉模糊,但我却没有了疼痛感,我知道这是神的奇妙作为,是神怜悯我、体恤我的软弱,减轻了我的痛苦。后来,恶警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我们扣押。当天晚上,恶警将我们分别铐在一个三四百斤重的大水泥墩上,一直铐到第二天晚上,他们又把我们押送到了当地看守所。

进了看守所,我犹如掉进了阴间地狱。狱警们逼着我串彩灯泡,刚开始让我每天串六千个,后来天天增加数量,最后加到了一万两千个。因着天天超负荷地工作,我手指都磨破了,可我还是无法完成任务,被逼无奈,我只得昼夜不停地串,有时实在吃不消想打个盹,可一旦被他们看到就要遭到毒打。狱警还公开教唆狱霸们说:“这些犯人做不完、做不好,你们就给他们打两支‘青霉素’。”所谓的“青霉素”就是用膝盖猛撞犯人的裆部,趁对方痛得弯腰时又用胳膊肘狠狠地砸其脊背,再用脚跟跺对方的脚面。这种狠毒的手段有时能使人当场昏厥,甚至落下终身残疾。在这魔鬼监狱里,我天天干着繁重的苦力活,还要遭受着毒打,而且一日三餐吃的连猪狗吃的都不如:吃的菜是没有油盐的萝卜叶、空心菜(里面还时常夹杂着烂叶、烂根、沙子和泥土),另加一杯淘米水和三两饭,我整天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地响。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唯一的依靠就是全能神,每当遭毒打时我就迫切地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胜过撒但的试探。被摧残折磨了二十多天后,我的身体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四肢无力,腿不能站立,手也无力伸张了。然而,丧心病狂的狱警不但对我不闻不问,还把家人送给我的几百元钱也侵吞了。后来,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我软弱到一个地步,心里不由得发起了怨言:在这个国家信神为什么要受这样的苦呢?我传福音还不是为拯救人吗?我也没做坏事呀……我越想越难受、委屈,只有不停地祷告神,求神怜悯、拯救我。痛苦无助中,神带领我想起了一首神话诗歌:“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以往,你们都听过这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才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之地受它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它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话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份。”(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在你们身上付出了所有的代价》)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与鼓励,也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着我们是在无神论的国家中信神,所以注定要受到撒但恶魔的逼迫、迫害,但这苦受得有价值、有意义,是神许可的。借着这样的逼迫患难临到,神把真理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有资格、有能力承受神的应许。这“苦”是神的祝福,是神打败撒但的见证,也是我被神得着的有力证据。今天,我因着跟随神而经受恶魔如此的迫害,这是我的偏得,我应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我又想起神在恩典时代说过的话:“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10)这时,我更加有了信心与力量:无论撒但魔鬼怎么折磨我,我都坚决不向它屈服,誓死站住见证满足神!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除去了我里面的凄凉无助,减轻了我饱受摧残的肉体痛苦,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灵里也越发刚强有力量。

后来,中共政府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判了我一年劳教。当恶警把我押送到劳教所时,劳教所的管教见我骨瘦如柴,已没有一点人形,怕出人命不敢接收,恶警只好又把我带回看守所。那时我已经被恶警折磨得无法进食了,他们不但不给我医治,反而还说我是装的。他们看我吃不下东西,就叫人撬开我的嘴硬往里灌,见我咽不下去就打我,我就像玩偶一样被他们灌了又打,打了又灌,这样灌了三次,他们见实在灌不进去,不得已才把我带到医院。经检查后发现,我的血管已经硬化,血都成了黑色浆糊状,已无法流通。医生说:“这人若再继续关押将必死无疑。”可狠毒的恶警还是不放过我。后来,我气若游丝,犯人们都说我已经没救了、死定了。此时,我心里极其痛苦,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又刚刚盼到神的再来,还没有享受多少美好时光,更没有看到神的得荣之日,就要被中共政府折磨而死,我实在不甘心。我恨透了这群丧尽天良的恶鬼警察,更痛恨中共政府这个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恶政党,是它剥夺了我跟随真神的自由,是它要把我置于死地不让我敬拜真神,这罪恶滔天的撒但恶魔的确就是与神势不两立的仇敌,更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今天我即使被它折磨至死,也绝不向它屈服妥协!悲愤中,我想起了神的话说:“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揣摩着神的话,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狠毒、残忍,认识到此时我面临的正是一场生与死、正与邪的争战。中共政府如此残害我,目的就是想逼我弃绝神、背叛神,而神提醒我、鼓励我要刚强站立,超脱死亡的辖制为神作得胜的见证,我不能消极退缩,要好好与神配合,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像彼得一样顺服至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为神作出刚强响亮的见证,安慰神心。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掌管,虽然撒但能残害、杀戮我的肉体,但它丝毫拦阻不了我信神追求真理的心。今天,我不管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只愿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神任神摆布,即使我被残害至死也要不屈服撒但!当我豁出性命立志为神作见证时,神给我开辟了出路,兴起那些犯人给我喂饭。这时,我心中激动不已,深知神就在我身边,时时与我同在,他一直看顾保守着我,体恤着我的软弱,精心为我安排着一切。在黑暗魔窟中,虽然我的肉体倍受摧残,但内心却不觉得多么痛苦难受了。后来,恶警们又把我关押了十五天,见我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有死的可能,他们才不得不将我释放。在我被关押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原本体重一百多斤的我被折磨得只剩下了五六十斤的骨头架子,已是命在旦夕。即便如此,这伙恶魔还要对我罚款一万元。最后,他们见我的家人实在交不出这笔钱,就强行索要了六百元伙食费,之后才把我释放。

遭受了中共政府这次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我如同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我能活着出来完全是神的看顾保守,是神对我极大的拯救。思念着神的爱,我的心倍受感动,更加觉得神话语的宝贵。于是,我每天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并常常向神祷告,逐渐地,我对神末世作的拯救人的工作越来越有认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神的眷顾下,我的身体渐渐康复了。随后,我又开始传福音见证神的末世作工。可撒但一天不垮台,它就不会停止对神工作的搅扰、破坏。后来,我再次遭到了中共警方的疯狂抓捕。

2004年11月的一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我和几个弟兄姊妹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秘密跟踪了。晚上八点,我们正在聚会,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和叫喊声:“开门!开门!我们是公安局的!再不开门就撬门啦!……”我们几个人来不及多想,慌忙把播放器、书籍资料藏了起来。不一会儿,五六个警察破门而入,像土匪强盗似的闯了进来。其中一个恶警怒吼着:“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到墙边去!”紧接着,几个恶警冲进各个房间将整个家翻了个遍,搜走四台便携式VCD播放器和一些信神书籍。随后,他们强行把我们押上警车送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去年惨遭恶警酷刑折磨的一幕幕,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不知这次恶警又会怎么折磨我。我怕自己承受不住恶警的酷刑而做出背叛神的事,便在心里切切地祷告神,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在聚会中交通的神的话:“我对弟兄姊妹都满怀希望,相信你们不灰心、不失望,不管神怎么作,你们都如一盆火,不冷淡而是能忍耐到底,直到神的作工完全显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八)》)“让我们都在神面前发誓:共同努力!忠心到底!永不分离,永远在一起!我愿弟兄姊妹都能这样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使我们的心不变、志不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五)》)神的话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想想神从天来到地上历尽千辛万苦作工拯救人,他希望人在任何苦难环境中都能对他忠心到底、不离不弃。而我作为一个蒙神拣选享受神话语供应的人,理应把自己的全人为神摆上,不管临到多大痛苦折磨都要满怀信心,对神心不变、志不移,为神作响亮的见证,绝不能向撒但屈服让步,更不能苟且偷生背叛神。神是我的依靠,更是我的坚强后盾,只要我真实与神配合,神必会带领我战胜撒但。于是,我默默向神立心志:神啊!这次我豁出去了,一定要为你站住见证,无论受什么样的苦我都要持守真道,绝不向撒但屈服!……在神话语的激励下,我信心百倍,有了豁出一切为神作见证的信心与决心。

一到派出所,恶警们就跑到火炉旁烤火,他们一个个横眉怒目,厉声逼问我:“快说!你叫什么名字?传了多少人?跟谁联系?头儿是谁?”见我不说话,一个恶警兽性大发,冲到我面前恶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不停地往墙上用力撞,撞得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接着,他又举起拳头朝着我的脸、头猛打,边打边吼骂着:“他妈的,你是头儿,是不是?说!不说老子今天就把你吊到楼顶上冻死你!”恶警们毒打了我足有半个多小时,我被打得眼冒金星,鼻子也流血不止。他们见问不出什么结果,就把我们押往公安局。在路上,我想起刚才恶警对我的疯狂暴打,心中不禁一阵害怕:刚进派出所他们就这么狠下毒手,若到了公安局,那里的恶警还不知会用什么酷刑折磨我呢?我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也许不能活着出去了……想着想着,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与伤感。在痛苦无助中,我突然想起了去年被恶警折磨得濒临死亡而神让我奇迹般地活过来的经历,心里一下子亮堂起来:我的生死不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吗?若没有神的许可,撒但再怎么想把我置于死地也不会得逞,以往我已看到过神的奇妙作为,今天怎么就忘记了呢?对神怎么就没有一点信呢?此时,我看到自己的身量还是太幼小,临到涉及到死的试炼时还不能站在神一边,不禁想起神的话说:“活在心思里是上撒但的当,死路绝方。现在非常简单,用心仰望我立时灵里刚强,有实行的路,每走一步我都带领,我的话会随时随地向你显明。无论何时何地,有多大环境,只要你心仰望我,我必会让你看清,我心必显明于你,往前奔跑不会失迷。”(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三篇说话》)神的话就是指路明灯,使我的心思越加清明。我认识到现在神要借着这样的苦难环境洁净我、成全我,让我在危难之际放弃自己的观念想象单单依靠神、凭神的话而行,这正是神带领我经历神作工的关键时刻,我绝不能退缩,要将自己的生死完全交在神的手里,依靠神与撒但争战到底,绝不能错过这次被神成全的机会。

到了公安局,警察就把我们几个人分开单独审讯,继续逼我交代信神的事,见我一直不说话,一个恶警气得暴跳如雷:“你竟敢跟我们玩沉默,老子没那个耐性!”说着双手抓住我的衣领,像扔沙包一样将我重重地摔在地上。随即,其他恶警一拥而上在我身上乱踹乱跺,疼得我在地上滚来滚去,后又踩着我的头使劲来回碾搓……本来去年经受了酷刑折磨,我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今天又遭到如此的毒打,我顿时觉得头晕恶心,浑身奇痛无比,蜷缩成一团。接着,恶警又强行脱掉我的鞋、袜,硬逼着我站在地板上,冻得我牙齿不由得“咯吱咯吱”地响,双脚也已冻得麻木没有了知觉,我感到自己的身子已经支撑不住,随时都要瘫倒在地。面对恶警的酷刑折磨,我不由得怒火中烧、义愤填膺,我恨恶这些穷凶极恶的魔鬼爪牙,痛恨邪恶反动的中共政府,它对抗上天与神为敌,为逼我背叛神、弃绝神而对我进行摧残折磨,非要将我置于死地。面对撒但的凶狠、残暴,我更加思念神的爱。想想神为了拯救人类,为了我们以后的生存,忍受极大的屈辱痛苦亲临人间来作工,他曾为我们舍命,如今又苦口婆心地发表话语,带领我们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数算着神为拯救人类所付的心血代价,我感受到只有神最爱我,只有神最珍惜我的生命,撒但只能残害我,吞吃、杀戮我。此时,我心里更加生发了对神的依恋、爱慕之情,禁不住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如此的引领我、拯救我,今天不管撒但怎么折磨我,我一定要好好与你配合,誓死不向它屈服让步!在神爱的激励下,我的肉体虽被折磨得软弱无力,但心里却刚强有力量,始终没向恶警屈服。他们一直折磨我到凌晨一点,见实在问不出什么结果,只好把我押送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恶警们又唆使牢霸想方设法地整治我。当时我已被折磨得伤痕累累,浑身瘫软,一进监室就一头栽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牢霸见状二话不说就把我提起来,挥拳猛打我的头,打得我头昏脑胀,重重地瘫倒在地。之后,犯人们都过来捉弄我,逼着我一只手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捂着耳朵,像圆规似的在地上转圈。见我没转几圈就晕倒了,他们又对我一顿拳脚相加,其中一个犯人还朝着我的腹部狠狠捣了一拳,当场把我打昏过去。此后,犯人受狱警的指使,天天变着法子折磨我、虐待我,还让我每天包揽洗碗、刷厕所等脏活累活,甚至他们还逼我在雪天里洗冷水澡。而且每次洗澡他们都强制我先用肥皂擦遍全身,然后让冷水从头慢慢流遍全身,洗了将近半个小时,冻得我全身发紫,直打哆嗦。面对这灭绝人性的折磨与摧残,我一直不停地祷告神,唯恐离开神我会彻底成为撒但的掳物。借着祷告,神的话一直在里面引领我:“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使我里面心思清明,我知道在撒但围攻之时正是需要我对神有忠心、有爱心的时候,是神成全我、得着我的时候,虽然这苦难的环境给我的肉体带来的是痛苦、是煎熬,但背后却隐藏着神极大的爱与祝福,这祝福就是神赐给人的永生之道。因此,在经受苦难时,我一次次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耐到底,接受神末世亲自的成全与洁净,在黑暗魔窟中靠着神的引领为神作见证,追求被神成全为得胜者,在神话语的引导带领下,我心里刚强有力量,即使肉体软弱痛苦,但也有信心忍受一切来与撒但展开生死战,誓死为神作见证。

我被监禁了二十多天后,突然患了重感冒,感到四肢酸软,浑身无力,头脑昏沉。随着病情的加重以及犯人们无休止的毒打折磨,我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心里特别软弱、消沉,心想:这天天受折磨摧残的日子何时是头呀?看来这次要被判刑了,活着出去的希望不大了……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像一下子跌进了万丈深渊,陷入绝望痛苦中无力自拔。危难之际,一首神话诗歌在我耳边回荡:“神要的不是你的嘴里能有多少动人的话语,能有多少扣人心弦的故事,而是要求你能为神作那美好的见证,要求你一切深入实际。……不要再为前途着想,要像你们立的心志一样‘一切任神摆布’。所有在神家中站立的人应都尽上自己的所能,为神在地的最后一部分工作献上你最好的一份,你真愿意这样实行吗?”(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你真能任神摆布吗》)神的话句句敲打着我的心,使我蒙羞加惭愧。想想我平时多少次痛哭流涕,立志凡事为神尽忠心,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可如今当神真正需要我以实际代价来满足神时,我却贪生怕死,顾念肉体的前途命运,一点儿也不理会神的心意,只想尽快摆脱苦境逃到安全之地,真是太卑贱、不值钱,对神的信太小,欺骗太大,不能对神有真实的奉献,更没有一点真实的顺服。此时我明白了,在神末世的作工中,神要的是人真实的爱与忠心,这是神对人最后的要求与嘱托。我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把全人交在神的手中,因为我的生命是神给的,我的生死都由神说了算,既然我选择了神,就该为神献上任神摆布,不管忍受什么痛苦屈辱,我都理当用实际行动来为神尽忠心,不该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该有的理智。想想今天我还能有这口气活着,这都是神的保守和看顾,是神生命的供应,否则,我岂不早就被魔鬼残害致死了吗?当初经历那么大的痛苦患难,神都带领我胜过来了,如今我有何理由再对神失去信心呢?怎能再消极软弱、退缩逃避呢?想到这,我默默地向神忏悔认罪:全能神啊,我太自私、太贪婪,只愿享受你的爱与祝福,却不甘心为你真心奉献,一旦受点苦就想挣脱、逃避,我实在伤透了你的心。神啊,我不愿再继续消沉下去,只愿顺服你的摆布安排接受你的带领,即使坐穿牢底也要为你站住见证,哪怕被折磨至死也要为你尽忠!祷告后,我的心倍受感动,虽然病痛依旧,但内心却有了不满足神誓不罢休的信心和决心。当我坚定信心宁死为神作见证时,神又亲自为我开辟了出路。一天早晨,我从床上下来,双脚没有了一点知觉,根本无法站立,更不能走路了。一开始,恶警们还不相信,认为我是装的,并逼着我站起来,但我无论怎么努力也站不起来了。第二天,狱警来给我检查,看到我的双脚冰凉,没有一点血液流通的迹象,确信我是真的瘫痪了,随后便通知我的家人将我领回家。回到家的当天,我的脚竟奇迹般地恢复了知觉,完全能够行走了!我深知这都是全能神体恤我的软弱,亲自为我开辟了出路,使我在被中共政府非法拘禁一个月后顺利地逃出了撒但的魔窟。

经历了中共政府的两次抓捕与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虽然我的肉体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险些丧命,但这两次不平凡的经历却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坚实根基。在痛苦患难中,全能神给了我最实际的真理浇灌与生命供应,不仅让我彻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恶魔嘴脸,认识了它疯狂抵挡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领略了神话语的威力与权柄。我能两次从中共魔爪中死里逃生,这全是神爱的眷顾与怜悯,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体现与证实。我深深地感受到:无论何时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与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么危险患难,我都要坚定不移地追随全能神,积极传扬神的话、见证神的名,以自己真实的奉献来还报神的爱。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