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15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15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浙江省 裘真

我从小就跟着母亲信耶稣,在跟随主耶稣的日子里,我常常被主的爱感动,觉得主耶稣是那样的爱我们,为救赎我们钉在十字架上,流尽最后一滴血……那时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爱,互相扶持,可是,我们在享受主爱的同时却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压制。警察把我们的家庭教会定为“非法聚会”,并常常突袭我们的聚会点,勒令我们必须经政府批准领取相关的执照方可聚会,否则就要被抓去罚款、判刑。有一次,我妈和五六个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审问了一天,最后,警察经调查确认他们都是普通信徒才将他们释放。从那以后,为了避开政府的突袭,我们只好悄悄地聚会,即使这样,我们的信心并没有减弱。可到了后来,我发现聚会越来越没有享受了,讲道人和信徒都拉帮结伙、勾心斗角,许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贪恋世界、钱财,只顾着挣钱却不愿聚会,即使来聚会听道的几个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会一天天荒凉,信徒一个个失散流离,我心里很难过但又无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个亲戚向我传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听后激动万分,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与主重逢而泪流满面。从此,我如饥似渴地天天读神的话,从中明白了许多真理和奥秘,干渴的心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浇灌与供应。而且,我从神的话中也知道了教会荒凉的原因,看到神的话说:“神在别处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寻找真道。就如约瑟一样,人人都到他那儿去拿可吃的东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为了逃脱饥饿之灾,人都被迫寻求真道。整个宗教界都出现严重饥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干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会投靠他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千年国度已来到》)原来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时代的教会里作工了,我们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会有圣灵的带领和丰富的生命供应,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没有了圣灵的作工,自然信心、爱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恶也无知觉。就像律法时代后期,主耶稣开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圣殿失去了圣灵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买卖场所。知道了这些从未耳闻的真理、奥秘,享受着圣灵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与主相逢的幸福快乐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学唱诗歌、跳舞赞美神,还经常聚会交通神的话,灵里新鲜活泼,仿佛看到了国度实现人人欢欣喜悦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们信心百倍地跟随神走人生正道时,中共政府却对我们展开了残酷的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和几个姊妹正在聚会,期间,我和一姊妹出门办事,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的姊妹说:“凭什么抓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便衣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说:“跟我去趟派出所!”随即将我押上了警车。警车开到了派出所,一下车,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聚会的六个姊妹都被抓了进来。随后,恶警命令我们脱光衣服逐个搜身。他们从我身上搜出两个传呼机后,便认定我是教会带领,把我列为重点审讯对象进行审讯。恶警喝问道:“你什么时候信的?谁传给你的?你都见过哪些人?你在教会里是什么职务?”面对警察咄咄逼人的审问,我心里很紧张,不知怎么应对,只好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不背叛神。祷告后,我慢慢镇定下来,并选择了沉默。警察见状,就气急败坏地朝我头部猛打了一拳,立时,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接着,他们带来一个姊妹让我们相互指认,见我们不听从他们,恶警气得暴跳如雷,命令我脱掉棉鞋,光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又让我背贴墙壁站立,站的姿势稍不正就狠踢我。当时已是深秋,气温骤降,还下着小雨,我冻得全身发抖,上下牙齿不住地“打架”,恶警在一旁走来走去,拍着桌子威胁说:“我们早就跟踪你了,今天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你不说就冻死你!饿死你!打死你!看你能撑到几时!”听到这话,我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神啊,我不愿做犹大背叛你,愿你保守我,加给我与撒但争战的勇气和信心,使我能站住见证。”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说:“他的性情是权柄的象征,是一切正义的象征,是一切美与善的象征,更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也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触犯(也是不容触犯)的象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是啊,神有权柄、有能力,他的性情是任何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的,中共爪牙再凶残也在神手中掌握,只要我依靠神与神配合,就一定能胜过去。有了神话语的明确指引,我顿时有了信心与勇气,身体也不觉得有多冷了。站了三个多小时后,恶警将我押上警车,把我带到了看守所。

进看守所的第二天下午,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恶警提审我,他们用我家乡的口音叫我的名字,跟我套近乎,男的自称是公安局宗教科科长,并对我说:“派出所的人已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其实你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是特地来接你回家的,你到当地把事情说清楚就没事了。”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听他这么说,心里便存着一丝侥幸:还是我们当地的人好,说不定审不出什么结果就会放了我。谁知在押我回老家的途中,恶警凶相毕露,逼我交出家里的钥匙。我知道他们是要去我家搜查,想到家里有很多神话书籍和教会弟兄姊妹的名单,我就迫切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愿你保守家里的神话书籍不落入撒但的手中……”我拒不交出钥匙,恶警就把车开到我家楼下,把我锁在车内,他们直接冲上楼。我坐在车里,一个劲地祷告神,感觉分分秒秒都是煎熬。过了很长时间,恶警下来了,气呼呼地说:“你怎么那么傻?家里一本书都没有,还那么卖力地帮他们干。”听了这话,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从心里感谢神的保守。事后得知,恶警在我家竟没搜到神话书籍,只是掳走了我的四千多元现金、一部手机以及我和家人的所有照片。刚好那天我妹妹在我家,待恶警一走,她就赶紧把我家里的所有神话书籍和信神资料转给了教会,第二天恶警再去搜查时仍是空手而归。

傍晚,恶警将我带到本地派出所,就之前的问题反复审问我。见我一直不说话,恶警就叫了一个三自教堂的牧师来劝我说:“你们不到三自教堂来信就是假道。”我不搭理她,只是在心中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后来,她越说越离谱,开始大肆毁谤亵渎神,我气愤不已,反驳她说:“牧师,你随意定罪全能神是假的,但圣经启示录上不是明明记载着‘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吗?你乱定罪,就不怕得罪圣灵吗?主耶稣曾说‘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太12:32),你就不怕吗?”牧师一听无话可说,只好没趣地走了。我在心里感谢神带领我战胜了这一关。恶警见这一招不见效,又让我写字,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用心,便默默地祷告神,神开启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我就以不会写字为由拒绝了。后来,我从两个恶警的谈话中得知他们让我写字是为了核对我的笔迹,来证实从聚会家搜到的那些笔记本是不是我的,想以此来定我的罪。这让我看到这伙警察都是中共培养的走狗、爪牙,实质都是一些仇恨真理、迫害信神之人的魔鬼邪灵!为了迫害信神的人,他们费尽心机、耍尽手段,实在太阴险狡诈、可恶可恨了!看清了恶警逼迫神的丑恶嘴脸后,我暗立心志:绝不向撒但屈膝低头!

审讯一直持续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宗教科科长从我身上得不到一点信息,突然像发疯的野兽怒吼道:“妈的,本来老子十一点就下班了,你害得老子在这里陪你到现在,不给你吃点苦头,你就不知天高地厚!”说着把我的右手拉到桌上用力按住,拿起一根直径约五六厘米的粗棍,使劲往我的手腕处打,第一棍打下来,我手腕的大静脉就鼓了起来,带动周围的肌肉也都肿了起来,我疼得大叫,本能地想把手抽回,但被他死死地按住。他边打边吼:“叫你不写!叫你不说!打得你永远写不了!”他足足打了五六分钟才停手。此时,我的手已肿得像馒头,趁他松手我赶紧把手抽回来放在身后,可这恶警又绕到我身后抓住我的手悬空乱打,边打边说:“就是这双手替你们的神做事的吧?我把它打断、打残,看你还怎么去做事,看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还要不要你!”听到这话,我恨死了这帮恶警,他们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只许人做中共的奴隶为中共卖命,就不许人信神敬拜造物的主,现在为了逼我背叛神,竟不惜动用酷刑来折磨我,这真是一伙披着人皮的野兽、恶魔!太邪恶反动了!恶警接连暴打了我三次,我的两只手臂被打成了紫黑色,手腕与手背肿得像要炸开一样疼痛难忍。就在我极度痛苦之时,一首神话诗歌在我耳边响起:“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再艰难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这才叫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噢……爱神、满足神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爱神、满足神最有意义。”(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得着神的审判刑罚是神的恩待》)神的话感动着我的心:是啊,神为了拯救我们一直日夜操劳,看顾陪伴着我们走到今天,给了我不尽的爱与怜悯,如今在撒但威逼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之际,神多么期望我能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我怎能让神失望伤心呢?想到这,我忍住眼泪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胆怯懦弱,今天中共政府对我迫害摧残并不是针对我的肉体,乃是因着它仇恨神的缘故,我要坚决站在神一边羞辱撒但。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哼唱着这首诗歌,灵里逐渐刚强起来。恶警毒打我之后,整夜不让我合眼,只要见我稍一眯眼就冲我大吼或狠踢我,但在神爱的感动下,我没有向他们屈服。

第二天,宗教科科长又来审问我,见我仍是不说,他拿起棍子朝我的大腿狠抽过来,几棍子下来,我的整条腿就肿胀了起来,感觉连穿着的裤子都紧绷了。另一恶警在旁边嘲讽道:“你信的神这么好,我们折磨你他怎么不来帮你呢?……”并说了许多毁谤亵渎神的话。我又痛又气,在心里回应道:你们这群魔鬼,神会照着你们的言行来报应的!现在正是神捕捉你们作恶事实的时候。我想到神的话说:“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了神急切的心意与殷切的呼唤,明白了撒但是注定被神摧毁灭亡的对象,现在神暂且许可它苦害我,只是借此让我看透它的实质,从而产生真实的爱与憎,达到能彻底背叛它、将心归向神,所以我应为神作见证羞辱撒但。明白了神的心意,我里面有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产生了誓死忠于神、背叛老撒但的心志。虽然接连遭受酷刑折磨,我浑身无力,双腿疼痛难忍(过后发现双腿乌黑发紫,至今右腿一块肌肉萎缩),但靠着神加给的力量,我仍是什么也没说,最后那科长只好气急败坏地走了。

第三天,恶警对我又是一顿逼问、毒打,直到骂够了、打累了才停下来。后来,一女警过来装作关心地说:“以前有一个信全能神的人被抓进来后什么都不说,结果被判了十年。你什么都不说,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十年的光阴白白耗在这里,等你出去你们的神都不要你了,你后悔都来不及……”她还说了许多诱劝我的话,但我一直默默地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中撒但的诡计。祷告中,一首神话诗歌在我脑海里闪现:“我追求神、跟从神是我自己愿意的,现在神要撇弃我,我还要跟着他,不管神要不要我,我还要追求爱神,到最后非得着神不可,把毕生精力献给神。愿神旨意得着成就,愿我的心能献给神,不管神咋作,一生跟从他,得不着神决不罢休。”(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得不着神决不罢休》)是啊,今天我信神、跟随神是我自己愿意的,不管神要不要我,我都要跟从神!神的话使我心明眼亮,意识到撒但千方百计地挑拨我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是想让我消极、否认神,最后背叛神做犹大。此时,我只有持守对神的信心与忠心才能打败撒但,成为得胜撒但的证据。无论我坐监与否或是结局如何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神怎么安排摆布我的人生,我没有选择,我深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我。虽然因着坐监我将会失去肉体的享受,但我得到的是心灵的无愧,况且为神坐监本来就是我的荣幸,相反,我若是因贪图肉体安逸而背叛神,那将失去人格和尊严,我的良心将永受煎熬。于是,我在心里暗暗立志:即使把牢底坐穿,我也要忠心到底,把最真实的爱献给神,让撒但彻底蒙羞失败!恶警软硬兼施,对我刑讯折磨了三天三夜,但他们从我口里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无奈,只好将遍体鳞伤的我关进看守所,并阴毒地说:“让你恢复恢复再审讯!”

五天后,恶警又来提审我,这次他们对我实施了“车轮战”,命令我坐在冰冷的铁椅上,将我的右手反铐在上面,胸前用铁棍拦住,两只脚悬空垂着,使我整个身子一动都不能动,没一会儿工夫,我的手脚就麻木了。恶警冲我说:“只要被铐在这把椅子上的人没有一个不老实交代的,你一天不说铐两天,两天不说铐三天!……我对你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把你们的教会带领告诉我就行了。”感谢神加给我力量,我始终持守一个念头:绝不出卖!他们反复审讯我,什么也不给我吃,连水也不给我喝,还不许我上厕所。到了晚上,他们为了不让我睡觉,就将我单手铐在铁椅上,迫令我站在铁椅边接受审问。我又累又饿,全身麻木,根本无法站立,只能往铁椅上靠,可我刚靠近铁椅或稍有睡意,他们就用长竹筷在我眼前乱晃乱打,整夜不让我闭一下眼。就这样两天下来,我虚弱得全身瘫软。我不知他们还要折磨我多久,很怕自己撑不下去背叛神做犹大,便不断地向神呼求:“神啊!我肉体太软弱,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不做犹大。”就在我急切呼求神时,恶警拿出一本神话书读道:“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我心头一亮,这不是神给我指出路了吗?看到神实在对我满了期待与牵挂,为了保守我站立住,竟能在这魔窟中借着恶警的口给我念神的话,并且明确地告诉我神喜欢并祝福那些在患难中对他忠心的人,厌憎、弃绝背叛他的小人,而我面对神的爱与怜悯又怎能辜负神的心呢?恶警读完便问我:“你们的神就是让你这样行的?就是让你啥都不说?”我没回答他,没想到恶警以为我没听到,又读了好几遍,问了我好几次。我看到神太智慧全能了,恶警越读,神话语的字字句句越印在我心里,随之我的信心也更加坚定:无论恶魔再怎么逼供,我都不做犹大!

第三天,恶警又故意提着我楼上楼下来回审讯消耗我的体力,我被他们折腾得浑身无力,两腿瘫软,上楼梯时抬腿都非常艰难,但因着神的话加给的信心与力量,我依然不松口。恶警审讯到晚上仍是一无所获,便恐吓我说:“你不说我们照样判你刑,整死你!”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害怕:他们还会怎么折磨我呢?我已力气耗尽,快撑不下去了……我向神呼求说:“神啊!求你帮助我,我真怕自己撑不住了,求你保守带领我,使我知道该怎么与你配合。”祷告后,我里面就有力量,不再觉得那么痛苦。就这样,在我最痛苦艰难的时候,是祷告给了我力量与信心,使我挺了过来。

第四天凌晨,恶警见连续三天审讯毫无成果,就气冲冲地解开我的手铐,将我一把推倒在地,命令我跪在地上不准起来。我便顺势跪在地上向神默祷:神啊!我知道这几天的刑讯逼供是你保守我胜过来的,面对你的爱与怜悯,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感谢你。神啊,虽然我不知道接下来恶警还会怎样折磨我,但不管怎样我绝不背叛你、绝不出卖弟兄姊妹,也求你继续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能站立得住。随着祷告,我心里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是在神爱的看顾之中,不管魔鬼怎么折磨我,神必会带领我胜过去的。过了好一会儿,恶警可能猜到我是在祷告神,便气急败坏地对我大吼大骂,又将一叠报纸卷成筒狠狠地朝我的太阳穴砸过来,我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昏了过去。他们用冷水将我泼醒,我迷迷糊糊中听到恶警威吓道:“若再不交代,就把你打死或打成终身残废!反正打死也没人知道,你那些弟兄姊妹也不敢到这里来。”还听到一恶警说:“算了,这样打会出人命的,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问不出什么了。”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松了口气,知道是神担谅我的软弱,再次为我开辟了出路。恶警仍不甘心就这么失败,又把我不信神的妹妹和儿子带来劝我。妹妹看着我被打得发黑的眼角和黑紫肿胀的双手,不但没按恶警的意思劝我,反而流着泪对我说:“姐,我相信你不会做什么坏事,你要坚强。”恶警见状,便转身对我儿子说:“你好好劝劝你妈,让她配合我们的工作,她就可以早点回家照顾你。”儿子看看我,没搭理他们,临走时突然对我说:“妈,你不要担心我,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看到儿子这么懂事、明理,我感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使劲地点头,流着泪目送他离去。这让我再次体会到神对我的爱与眷顾,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我最牵挂的就是儿子,唯恐我不在身边,他不懂得生活,更怕他年纪小,这次来见我会被恶警教唆洗脑而仇恨我信神,没想到他丝毫没受恶警谗言蛊惑,反而还安慰我,看到神真是太全能了!人的心与灵的确都在神的摆布之中,正如神的话说:“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等我妹妹和儿子走后,恶警又恐吓我说:“你再不说,信不信我们再折磨你几天几夜?即使你不说,我们照样可以判你三至五年……”领略了神的许多作为后,我对神充满了信心,便斩钉截铁地说:“大不了我死在你们手里!你们只能折磨我的肉体,但动摇不了我的心,即使我的肉体死了,我的灵魂也在神的手中。”见状,恶警只好结束审讯,把我押回了牢房。看着撒但彻底失败的狼狈相,我心里无比舒畅,真实认识到唯有神是全能的主宰,人的生死都掌握在神的手中,虽然我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肉体饱受摧残,但神的爱却一直伴随着我,神的话语时时加给我信心与力量,使我顽强地战胜了撒但的“车轮式”逼供。这让我切实体会到了神的生命力太超凡、伟大,神加给人的力量是无穷的,是不受肉体辖制的。

几天后,中共政府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了我三年劳教,随后将我押送到了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过着非人的生活,每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干活。因着我的手被毒打致残,开始的半年手背肌肉绷得紧紧的,连衣服都没力气洗。每逢阴雨天,手臂就因血脉不通酸痛发胀。即便这样,狱警还逼我每天完成超额的任务量,完不成就要加刑。而且,他们对信神的人严加监管,我们无论吃饭、洗澡、上厕所都有人监视……肉体的病痛、超负荷的工作以及精神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觉得三年的牢狱生活太长了,我再也无法继续待下去了,好几次都想一死了之。极度痛苦中,我向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的肉体太软弱,我现在感觉很苦,实在受不了了,甚至想死,求你开启带领我,加给我坚强的意志,使我能有信心继续走下去……”神恩待了我,使我想起了一首神话诗歌:“神这次道成肉身来作他未完成的工作,审判、结束这个时代,将人救出苦海,彻底来将人征服,变化人生命性情,为人类摆脱苦难漆黑如夜黑暗的势力,为人类的工作啊有多少不眠之夜啊,从至高处到最低处,生活在人间地狱,与人共度天涯啊,从不埋怨人间寒酸啊,从不对人苛求,而是忍受极大耻辱作着自己的工作。为了全人类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来在了地上,亲自进入虎穴中将人类救起。多少次面对星辰,多少次披星戴月,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忍受人的打击、‘破碎’。神来在污秽之地,默默无闻受人摧残……”(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实际神默默无闻拯救人》)揣摩着这些话,我的心被神的爱激励、感化。想想神为了拯救我们这班败坏至深的人类,从至高处降卑到最低处,冒着极大的危险来到中国这座鬼城中作工,受尽了屈辱痛苦、逼迫患难,但神一直无怨无悔地为人类默默付出着。神作这么多的工作只为得着一班能体贴他心意、面向正义不屈不挠的人,如今我临到这个环境也是神为了借此磨练我的意志,成全我对神的信心与顺服,是为了让我明白进入真理,若我连眼前这点牢狱之苦都受不了,岂不太辜负神的良苦用心了?再说,先前那么多的酷刑折磨都在神的带领下胜过来了,神早已让我领略了他的奇妙作为,现在我不更应坚固信心,继续为神作美好的见证吗?想到这,我又刚强起来,下定决心振作起来效法基督,即使再苦再难也要顽强地走下去。后来,每当我感觉劳教生活痛苦时,我就会唱起这首诗歌,每次神的话都会带给我无穷的信心与力量,激励我继续往前走。当时,劳教所里还关押着许多姊妹,我们靠着神加给的智慧,一有机会就互相传递写有神话语的纸条或交通几句话,彼此扶持、鼓励。虽然我们被囚禁在中共政府的魔窟里,被封锁在那与世隔绝的高墙之内,但我们却因此更加珍惜神的每一句话语,更加宝爱神赐给我们每一个人的开启,我们的心也因此贴得更近……

2005年10月29日,我终于刑满释放。然而出狱后的我并未重获自由,警方一直派人监视我的行踪,并命令我每月都要去派出所报到。我虽然在自己家里却仍像被囚禁在无形的监狱中,时刻都得防备中共的眼线出现,即使在家看神的话也极为小心谨慎,生怕警察突然闯入,而且,我也因此无法见弟兄姊妹、过教会生活,心里特别受煎熬,总觉得度日如年。后来,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离开教会、离开弟兄姊妹的生活,便到外地打工,借此联系上了教会,重新过上教会生活。

经历了中共政府的迫害,我彻底看清了它假冒为善、欺世盗名的邪恶本相,认定它正是一伙亵渎上苍、与神敌对的恶魔集团,的确是撒但的化身、恶魔的转世,心里对它恨之入骨,誓死与它不共戴天。而且在这次患难中,我也真实领略到了神的全能主宰与奇妙作为,经历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与威力,更切实感受到了神的爱与极大的拯救:在危难之际,是神一直陪伴在我左右,借着神的话语开启光照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胜过了一次次的酷刑折磨,度过了三年漫长黑暗的魔狱生活。面对神浩大的救恩,我感恩不尽,信心倍增,立定心志:以后不管经历多大风浪,我都要依靠神话语的引导带领,脱离一切黑暗权势,坚定不移地追随神走到路终!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