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18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18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山东省 林樱

我叫林樱,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在没信全能神之前,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我总想凭着自己的能力打拼,但事与愿违,我却处处碰壁、受挫。饱尝了生活的艰辛,我感到身心疲惫、苦不堪言。就在我痛苦无助时,一个姊妹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给了我。当看到神的话说:“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全能神慈母般的话语给了我极大的抚慰,感到自己像一个流浪多年的孤儿回到了亲人的怀抱,不再孤独、无助。从此,我天天饥渴慕义地读神的话。借着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交通,我看到他们都是那么的和善、诚实,人与人之间没有嫉妒纷争、勾心斗角,无论谁有什么难处,都会真诚地交通真理帮助解决,没有交易,也没有索取,活出的都是神的爱,我在这里得到了从未有过的释放与快乐,我深感全能神教会是一片神圣的净土,认定全能神就是能拯救人脱离苦海的独一真神!正当我享受神爱之时,中共政府却对我施行非法的抓捕、迫害,打破了我喜乐美好的生活。

2003年8月12日深夜,我已经熟睡,突然被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惊醒,并听见有人大喊:“开门!开门!我们是公安局的!”还没等我穿上衣服,就听见“扑通、扑通”几声,屋门被猛地踹开,六个穷凶极恶的警察闯了进来。我惊慌地问:“你们有事吗?”一个领头的恶警呵斥道:“少装糊涂!”然后手一挥,吼道:“仔细搜!”几个警察像土匪一样开始到处翻箱倒柜。立时,锅碗瓢盆、衣服、被子、粮食……被扔得满地都是,屋内一片狼藉。抄完家后,恶警们连推带拽将我拉上警车,还掳走了我新买的价值二百四十元一台的CD机和八十元现金、一桶神话书籍。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幕只在电视中看到过的画面今天竟上演在了我身上,我心里特别惶恐害怕,心“怦怦”地跳个不停,就一个劲地祷告神,突然想起全能神的话说:“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切记!切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篇说话》)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使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认识到我信的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者,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撒但魔鬼都在神的脚下,只要我真实依靠神,撒但就不能把我怎么样。现在是撒但与神争战的关键时刻,是神需要我站住见证的时候,也是我经历神的话得真理的时候,我一定要站住立场,按神的话实行,绝不向撒但低头让步!

警车鸣笛呼啸着开进了派出所的大院。车刚停下,恶警就猛地将我从车上推了下来,我连跑几步,双手扑在墙上才停住,他们在后面哈哈大笑。随后,这伙恶警就把我推进了一间小屋,还没等我站稳,他们就围住我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说:“我叫你不干正事!……”一个恶警又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拽起来,朝着我的脸狠狠地扇了两巴掌,打得我头晕目眩,嘴角鲜血直流。接着,一恶警拿一张硬纸板往我面前一摔,恶狠狠地说:“你知道这伙人的名吧!你的名叫什么?”当时,我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见我不回答,三个恶警窜上来对我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直打得我昏死过去,后来稍稍清醒一点,听到一个恶警说:“这些人好装死!”之后便扬长而去。

第二天一早,恶警们把我押到了公安局刑侦科的审讯室。一进屋,只见几个杀气腾腾的彪形大汉瞪着我,屋里摆满了各种刑具,眼前的景象使我的心立刻悬了起来,好像自己一下子掉进了魔窟一般。顿时,我毛骨悚然,恐惧不安再次向我袭来:昨天,他们还没正式审讯就那么折磨我,看来今天我是难逃一劫了,他们若用酷刑折磨我,我能胜过去吗?我在心里迫切地祷告:神啊,我现在很害怕,很担心自己经不住这些魔鬼的折磨失去见证,求你保守我的心,我宁可被打死,也绝不背叛神!随后,一句神的话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七十五篇说话》)神的话就是权柄,就是力量,使我里面顿时刚强起来:有神与我同在,我什么也不怕,其实他们再耍威风也只不过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在神那里早已失败了。这时,一恶警大吼道:“快说!你是什么身份?你的头儿是谁?”因有神的话作我的依靠,我毫不畏惧地说:“我是基督徒!”他急切地追问:“基督在哪里?”“在我心里!”一听这话,他就像被激怒了的野兽一样咆哮着:“给我把这个臭娘们架起来!脚尖着地,让她尝尝厉害!”随即,两个恶警扑了过来,把我的两只胳膊猛地往后一拧、往上一抬架了起来。顿时,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我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看到自己趴在了地上,鼻子也流出了血。很显然,在我昏迷后,这伙恶警直接把我扔在了地上。见我醒过来,他们把我拖进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小黑屋。屋里阴冷潮湿,又臊又臭,简直令人窒息。一个恶警一边关门一边阴阳怪气地说:“这是关押待决犯人的特殊监室,你还是好好想想吧!”我瘫坐在冰凉的地面上,浑身的疼痛使我禁不住一阵软弱伤感:我信全能神到底有什么错?竟把我当死刑犯一样对待?真是天理难容!痛苦中,一首神话诗歌回荡在我的耳畔:“在你们身上作的工、所赐的福无人能夺去,加在你们身上的一切谁也夺不去……因此你们更要为神献上自己全人,更要对神忠心,为神高抬再加一把劲,预备好身量来接受神的托付。站住神所给的地位,追求做子民,接受国度的操练,被神得着最终成为神荣耀的见证,你有这样的心志最终必能被神得着,成为神荣耀见证。你应明白最关键的托付就是被神得着,成为他荣耀的见证,这是神的心意。”(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不能辜负神心意》)我唱着唱着,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感觉神仿佛就站在我的身边,如同慈母一样在安慰我、鼓励我,生怕我软弱跌倒失去信心,还苦口婆心地嘱咐我,让我知道这苦难的环境是国度的操练,是为承受神永远的祝福而有的得胜撒但的证据,这是神赐给我的最宝贵的生命财富,是为进入国度而铸造的美好见证。我激动得泪流满面:“全能神哪,我一定牢记你的嘱托,接受此次的操练,好好与你配合,为你作荣耀的见证被你得着,绝不做软骨头让撒但耻笑!”

第三天上午,几个恶警又把我带进审讯室,一个恶警官用警棍敲打着我的头,皮笑肉不笑地说:“想好了吗?”并拿着一张教会人员名单让我指认。我默默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撒但又来试探我,企图让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我绝不苟且偷生当犹大,只求你保守我的心,勒住我的舌头,若我做了背叛你的事,求你咒诅我!立时,我心里产生了一股力量,坚定地说:“我不认识!”这恶警暴跳如雷,飞起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怒吼道:“来人!伺候这个臭娘们!”话音刚落,两个恶警窜上来,一人拉着我一条腿,用穿着皮鞋的脚朝我膝盖上猛跺,一边跺一边恶狠狠地说:“叫你不认识!叫你不认识……”剧烈的疼痛使我再次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他们用凉水泼醒。看着这帮恶警狰狞的嘴脸,一股仇恨的怒火涌上心头,我大声质问他们:“我信全能神有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折磨我?”一个恶警抡起拳头朝我的胸部“咚”地就是一拳,大声吼道:“叫你不认罪!邪教分子!”打得我好长时间没喘过气来。紧接着,一恶警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到铁椅子上,并将我铐在上面动弹不得,然后找了块脏兮兮的破布蒙住我的眼睛。他们一会儿拽着我的双耳使劲往上提,一会儿用脚使劲在我的脚上踩碾,钻心般的疼痛使我发出一阵阵惨叫。看着我痛不欲生的样子,这帮恶警猖狂大笑,这笑声犹如从地狱里传来一般,让人听着毛骨悚然,心里发瘆。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我着实看清了这些被中共政府鼓吹的“人民警察”都是一些豺狼猛兽,都是一些专门残害人的恶鬼!以往,我还总认为警察是“伸张正义、除暴安良”的英雄,有危险、有困难就得找警察,尽管信神以来一直遭受他们的逼迫、追捕,但我心里并没有把他们视为魔鬼撒但。今天,是全能神亲自将事实真相显明给我看,我才彻底看清了他们凶狠残暴的撒但恶魔相。我在心里默默地感谢全能神,使我终于睁开了灵眼,明辨了是非,觉得自己能受这样的苦,值!否则,我永远不会从撒但恶魔的谎言欺骗中挣脱出来蒙神拯救。

过了一阵子,那恶警官喝问:“还嘴硬吗?说不说?”“打死我也不说!”我坚定地说。恶警官气得声音都变了:“你不配合,老子给你玩点新鲜的!我就不信制不服你!”两个恶警上来按着我的头拔我的眉毛,边拔边嬉笑着说:“都给你拔光,涂上石灰,让你去当白眉大侠……你的神在哪儿?他怎么不来救你呀?你求我,我就放了你,嘿嘿……”我怒不可遏,大喊:“你们这些魔鬼!”一恶警狠狠扇了我两耳光,打得我一阵眩晕。耻辱与疼痛让我悲恨交加,我咬紧牙关不再吭声,羞辱的泪水夺眶而出,真是恨透了这些亵渎上天、丧尽天良的畜生。痛苦中,我想起了当初主耶稣为救赎我们忍受兵丁的羞辱、耻笑、鞭打,被钉十字架的那一幕,想起了神的叮咛与嘱托:“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我的心得到极大的安慰,认识到自己今天所受的羞辱与痛苦都是蒙神纪念的,这是为得真理而受的苦,这苦是荣耀的见证,也是生命的祝福。我既然是信全能神的人,就得有信心、有勇气来接受神的祝福,就得有骨气作神得胜的见证。这时,蒙在我眼上的破布自动滑落下来,我仇恨地瞪着那流氓警官,他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说:“好了、好了,放开她……”并换了副嘴脸说:“你只要说了,我现在就放你出去。”我鄙视地瞅着他说:“休想!”他气急败坏,指着我大骂:“臭娘们,真是不可救药!我有的是办法,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刑具硬!拖走!”两个恶警又把我拖回了黑屋。

经受了几次的严刑拷打,我已是伤痕累累,瘫软无力,尤其是胳膊和腿都肿痛得不敢动,我无力地蜷缩在那里就像一只随时待宰的小羊羔,一想起那些恶警手拿刑具的凶相和狞笑,心就禁不住揪了起来,特别是一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我的心更是“怦怦”地跳个不停。此时,恐惧害怕包围了我,使我感到很无助、凄凉,我哭了,哭得很伤心,我向神诉说:“全能神啊!我现在很害怕,也很软弱,有些不知所措,求你救救我,我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就在我软弱消沉的时候,神的话在里面鼓励我、安慰我:“茫茫世界,有谁亲自接受我的检阅?……我为什么多次提起约伯?多次提起彼得?我对你们的希望你们可曾摸着?这个应多多揣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八篇说话》)神的话使我里面有了信心和力量。是啊!天地万物之间,有谁能像我们这班人一样在撒但恶魔的巢穴里亲自接受神的检验?有谁能蒙神高抬有幸经历群魔围攻的火的考验?而今天我这个软弱无能之辈却偏得神如此的厚爱,被神选中,被神命定,这是我今生的福气,也是我永远的荣幸,我不能逃避,也不能推脱,我得像约伯、像彼得一样在撒但面前有尊严地刚强站立,能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神、见证神,不能再让神伤心失望。此时,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和自豪,觉得自己今生能有幸经历这样的磨难、考验,实在太不平凡、太有价值了!

第四天,恶警官又拿着教会人员名单,指着我说:“把你认识的都说出来,你的头儿到底是谁?说出来放你走,不说你就死在这里!”我说:“打死我也不知道!”他气得揪着我的头发恐吓道:“你再不说,我会慢慢地折磨死你!”我喘息着说:“你死了心吧!”“快来人,将她双手倒背吊起来,整死她!”他吼叫着。两个爪牙将我双手倒背,用绳子绑好吊了起来,只让我脚尖着地。他们对我威逼利诱:“你何必在这里死撑呢?我劝你还是识时务点,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说了算,你如果说了,我们立时就放你出去,还可以给你安排工作,否则我通知学校开除你儿子的学籍……”听着他的鬼话,我心里悲愤不已,这中共政府为了断送我们蒙拯救的机会,为了拆毁神的工作,简直手段用尽、坏事做绝!我不由得想起全能神说:“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结合神的话,对照事实,我彻底看清了中共政府的丑恶嘴脸,看见了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滔天罪行,它就是那仇恨神与神势不两立的仇敌,也是与我不共戴天的死敌,我绝不会向它言败!于是,我使上全身的力量回绝说:“我明告诉你,信全能神的人是不会向你屈服的!”“这个臭婆娘无药可救了,今天你就是不说,我们也照样判你的刑,你就等死吧!”他们气得摔门而去。我被那伙恶警吊在那里,慢慢地昏迷了过去,这样吊了整整一天一夜。等他们把我放下来时,只觉得有人过来摸我的鼻子,见我还有气息,就把我扔在了地上。朦胧中,我听见他们说:“我算是没招了,没想到这土老娘们儿这么硬,比共产党还共产党,信全能神的这些人真不一般!”听见这些话,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禁不住向神发出内心的感谢与赞美。

我在公安局的黑屋里被关押了八天,中共政府绞尽脑汁、用尽手段也没有从我嘴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最后,这伙恶警只好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在这期间,他们趁我家人来看我之机,向我丈夫敲诈了三千元钱。我原以为在看守所里能好点,可是我想错了,在中国这个视神如仇敌的国家中,每一个角落都是黑暗的,都充满了暴力、残害与杀戮,这里根本不容许真理的存在,更没有信全能神之人的立足之地,我身置其中犹如走出虎穴又入狼窝。一进看守所,恶警们命令犯人脱掉我的衣服并扔进了垃圾箱,又喝令我换上一身又脏又臭的单囚服。严冬腊月,寒气刺骨,不一会儿,我就冻得瑟瑟发抖。因一直没得到我的口供,那恶警官不甘心失败,就继续提审我,逼我承认是邪教分子,企图设罪害人。我愤恨地说:“我信的是人人都当敬拜的真神!”他气得大吼:“给我好好收拾她!叫她再嘴硬!”随即冲过来三个恶警,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旧伤未愈新伤又增,我被打得死去活来,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恶警头目蹲下身子点着我的头威吓道:“你不承认就别想活着出去!竟敢和我示威,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一个恶警上来又狠踹了我两脚,随后两个爪牙把我拖到院子里绑在一根电线杆上。我被绑在那里整整一天,滴水未沾,加上浑身是伤,连饿带痛我再次昏死了过去。恶警们怕弄出人命来,就又把我扔进了牢房。就在我生命垂危、极度软弱之时,两个被关押在这里的信全能神的姊妹赶紧过来,敞开衣服把我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我取暖。我们虽素不相识,但神的爱却把我们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我隐隐约约地听到姊妹们的哭泣声,还听到犯人们议论说:“这帮警察太狠了!信全能神的人真有爱心,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家人呢,原来都不认识。”还听到两个姊妹在说:“人是神造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后来,我开始发高烧,病得很厉害,就像要死了似的,恶警们根本不闻不问,两个姊妹花高价从他们手里给我买来一些衣服、药品,精心地为我疗伤,照顾我的起居。在她们的悉心照料下,我的病情慢慢地好转了。我知道这是神的爱,虽然神许可患难临到我,但神一直在体察着我的软弱和痛苦,在暗中为我安排一切,摆布两个姊妹来照顾我、安慰我。在那期间,虽然姊妹们也常常经受恶警们的酷刑折磨,被打得鼻青脸肿,但她们一直精心地照顾着我。我们彼此之间都相互鼓励、相互安慰,都为了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心愿默默地为对方祈祷,为在这魔鬼巢穴中作神得胜的见证而忍受着一切。恶警们看见我们的举动觉得不可思议,说:“你看信全能神的人多团结,还花钱帮助不认识的人。”这些恶警心里黑暗,充满了邪恶与凶杀,他们永远也不会理解这是为什么,也永远不配得到这其中的答案!

在看守所里,犹如进入了人间地狱,人在里面过的就是非人的生活,每天吃不饱饭,还得干苦力活,从早上七点一直干到晚上十点才回牢房,整天累得瘫软无力。但因着与两个姊妹经常交通神的话,所以虽然肉体感觉很苦很累,但心里感觉踏实亮堂。期间,我常常想起神话诗歌:“我能得着刑罚、审判,都是偏得,是神对人的恩待。凭人什么都不配得,只配得咒诅,能活到现在已是神对我们最大的恩典。……该为神奉献,牺牲自己,把所有都献给神,不该保留一点,因我本是神所造的,又是经撒但败坏的人,而今天又蒙了神的拯救,现在我才知道不是我的本性好,噢……是神的怜悯慈爱临到了我临到了我。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再艰难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噢……爱神、满足神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爱神、满足神最有意义。”(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得着神的审判刑罚是神的恩待》)每当唱起这首诗歌,就有种极大的力量在支撑着我,使我里面的疲倦、压抑、痛苦不知不觉消失了。认识到今天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能受这苦,这是神对我最大的恩待,最大的祝福,就是受苦再大也要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追求爱神、满足神。在神爱的激励下,我在看守所度过了难熬的二十天。在那黑暗魔窟里,是全能神的生命之光驱散了魔窟中的黑暗,使我仍能赞美神,享受神话的生命供应,这是神对我极大的爱与拯救。就在我被释放时,恶警还恬不知耻地威胁我:“回家不许说在这里受的苦!”看到恶警人面兽心、敢做不敢当的丑恶面目,更激起了我背叛撒但跟随神、见证神的信心与心志,立志要与神配合广传福音,让更多的生活在撒但恶魔权下的灵胞们都能就光而来,能享受到造物主赐给人类的爱与拯救。

在这次中共政府残酷迫害中,是全能神一步步引领我胜过了恶魔的围攻,从撒但的魔窟中走了出来。这让我切实认识到,撒但无论多么凶残、嚣张,它永远都是神的手下败将,而唯有全能神是最高的权柄,能作人坚强的后盾,能带领人战胜撒但、战胜死亡,使人顽强地活在神的光明中。正如全能神说:“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闪烁耀眼的光辉,天地巨变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变,万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为神是万物生存的起源,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今后,我愿坚定不移地追随全能神,竭力追求真理,得着神赐给人的永远的生命。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