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20 患难中神光引领

20 患难中神光引领

四川省 赵新

我从小生活在大山里,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有什么更高的盼望。结婚生子后,两个儿子懂事听话,丈夫也勤劳苦干,虽然我们家境不怎么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觉很幸福、美满。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场重病,因此我信了耶稣,从那之后我就常常读经,积极参加聚会,没想到我的病竟然慢慢地好了,从此我跟随耶稣的信心更大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1999年我却因信耶稣被警察抓去关了整整一天,并且被罚款二百四十元钱。这钱虽不多,但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贫困山区的农民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目啊!为了凑足钱,我把辛辛苦苦种的一亩地的花生全部卖掉才凑够罚款。更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中共政党给我定了“参加反革命组织”的罪名,还恐吓我们全家人,说只要我信神,以后儿子考上大学毕业都不给安排工作。就因这句话,丈夫、父母、亲人、朋友都开始攻击我、逼迫我,我成了家中的罪人,什么苦活、累活都让我去干,我也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到了2003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从神的说话中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我心里万分激动,觉得自己能在有生之年与神重逢,这的确是天大的福气。但从那以后,来自政府和家庭的逼迫却更大了。面对这种环境,我向神立下心志:就是再苦再难,我也要跟神走到底!后来,中共恶警到我家斥责我:“你知道吗?你信神是犯法的!是反对国家、反对政府!你要再信就要被判刑坐监!”丈夫听到这话后,对我的逼迫越来越大,经常打骂我,甚至还不让我回家。为此,我心里特别痛苦,心想:为什么丈夫不理解我呢?难道我就回不了家了吗?无奈,我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痛苦离开家尽本分,以躲避政府的逼迫抓捕。那时,我只是怨恨我的亲人不理解我,但对于造成亲人弃绝我的幕后黑手却不认识,直到亲身经历了一次牢狱生活,我才对中共政府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有了真实认识,认清了它才是破坏人幸福家庭、带给人重重灾难的万恶之根!

2012年12月16日,我和五个弟兄姊妹在传福音时,被突然驱车赶来的四个警察强行抓捕。到了派出所,恶警给我戴上手铐后大骂道:“我告诉你们,你们去偷去抢、去杀人放火、去卖淫,我们都不管,唯独信神就不行,你们这是与共产党作对,就该打!”说着就狠扇我耳光,并狠踹我。一阵暴打后,我觉得快撑不住了,就在心里一个劲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这些恶魔还要折磨我多久,我快支撑不住了,但我就是死也不做犹大,不背叛你,求你看顾保守我、带领我。祷告完,我在心里暗暗立定心志:就是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与撒但争战到底,站住见证满足神一次。过后,一恶警搜出我身上的二百三十元钱,狞笑着说:“这钱是赃物,该充公。”说着就把钱塞进自己的口袋据为己有。随后,恶警们开始审问我们:“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人?叫什么名字?是谁派你们到这里来的?”当得知我的姓名、地址后,他们很快就在电脑里把我全家的资料都查了出来。除了我的基本情况以外,对于他们所问的教会情况我一律拒绝回答。

恶警使了一个花招,他们在街上找了十几个不信神的人,对他们说我是传邪教的,让他们来指证我。那些人纷纷耻笑我、诽谤我,污辱我,我心里很委屈,不知怎么经历这个环境,就只有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呼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这时,一段神话诗歌在我心里浮现:“肉身的神经受各种人的讥笑、辱骂、论断、定罪,恶魔的追捕,宗教界的弃绝与敌对,心灵的创伤谁也弥补不了!他是以极大的忍耐拯救败坏的人类,他是带着伤痕爱人,这是最痛苦的工作。人类的凶恶抵挡、定罪毁谤、诬陷逼迫,还有追捕与杀戮,使神的肉身冒着极大的危险作这工作,这些痛苦谁理解他,又能给他安慰呢?”(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带着伤痕爱人》)以往对于神为拯救人类受痛苦的事,我只是表面上明白,今天在这实际的环境里才稍稍体会到神受的痛苦太大了!公义圣洁的神道成肉身与我们这些污秽、败坏的人生活在一起,他是在忍受着各种人的讥笑辱骂、定罪毁谤、追捕杀戮的情况下来拯救我们,就连我们信神的人还常常不理解神,甚至误解神、埋怨神,这种种的打击都使神的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可是神还是带着伤痕爱人,神的性情太伟大、太尊贵了!以前看到圣经上说:“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17:24-25)今天才看见这话确实在应验!想到这里,我心里很难受,为自己以往不体贴神的心意而懊悔……没等我回过神来,恶警把一个写着“邪教”的牌子挂在我的脖子上,给我照相;接着又命令我蹲下用手指着福音资料照几张相,我的腿疼痛难忍,根本难以下蹲。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心里一惊:肯定是弟兄姊妹打来的,千万不能连累了他们。我随即就抓起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机被摔烂了。我的举动立时激怒了那些恶警,他们像发了疯似的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提起来,狠狠地扇了我几个耳光。顿时,我的脸像火烤一样痛,耳朵嗡鸣一阵就听不见了。接着,他们又使劲地踢我的腿。恶警还不解恨,又把我拖进一个黑屋子里,让我背靠墙站着,朝我的脸上狠扇耳光,之后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此时,我强忍住泪水,默默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相信这一切都有你的美意,你作的都好,不管你怎么摆布我都愿顺服,这苦是我该受的,愿你的旨意成就!没想到这一祷告,我的耳朵突然又听见了。只听见一恶警说:“这个女人太顽固了,一滴眼泪都没掉,也没叫一声,还是没有把她整疼,把电棍拿来,看她叫不叫!”另一恶警拿电棍朝我的大腿上猛击。顿时,剧烈的疼痛锥心刻骨,疼得我一下子摔倒在地,头撞在了墙上,血立即从头上流了出来。这帮恶警指着我吼叫:“别装了,站起来!给你三分钟,如果不站起来,老子还要打,你想装死!”但无论恶警怎么喊叫,我真的动不了了,最后恶警又朝我狠踢了一阵才罢休。

面对恶警惨无人道的折磨,我实在撑不住了,便迫切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快要撑不住了,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在极度痛苦时,一首神话诗歌在我耳边响起:“你信神就得将心交在神面前,你将你的心献上摆在神面前,那你在熬炼中定能不否认神……到有一天神的试炼突然临到你的时候,你不仅能站在神一边,且能为神作出见证,那时你就如约伯,又如彼得。你为神作了见证就是真实爱神的人,你就是甘心舍命的人,是神的见证人。经历熬炼的爱才坚强不脆弱,无论神什么时候、如何试炼你,你都能将自己的生命置于身外,能甘心为神舍掉一切、为神忍受一切,那你的爱就纯洁了,信也有实际了,那时你才是一个真正神所爱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被神成全的人被神成全的人。”(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信神就得将心交在神面前》)神的开启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又向神祷告:“神啊,我相信今天临到的一切都有你的许可,我现在才看清了中共体制下的执法机构就是暴力机构,我愿把心交给你,摆在你的面前,神啊,我知道只有经历这样的试炼熬炼才能使我爱你的心更加坚强,如果今天撒但要置我于死地,我也绝无怨言,能为你作见证,这是我一个受造之物的荣幸,以前我没尽好本分,对你亏欠太多,今天有机会能为你死也是最有意义的,我愿顺服。”祷告后,我的心里很受感动,觉得自己能因着跟随神受这苦,这都是太有意义的,就是死了也值得。神的话给了我无穷的信心和力量。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一个女警过来把我扶了起来,假惺惺地说:“看你这把年纪了,孩子都上大学了,你受这苦值不值啊?你说了马上就可以出去。你看你穿得就像个穷要饭的,你图个啥呀?”她见我没反应,又继续说道:“你是当妈的呀,你得为你的儿子考虑一下,这件事要牵连你家几代人的,你的父母、丈夫、儿子、孙子,以后别说什么当兵、提干、公务员了,就是当保安也没人用的,你想让你儿子长大后卖苦力,跟你一样去打零工过穷日子吗?”就在撒但施行诡计时,神的话在我里面闪现:“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么说就怎么成,人,谁能改变我的心志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一篇说话》)神的话使我识破了撒但的诡计,知道他们是在用孩子的前途来要挟我,但我知道人的命运不在自己的手中,也不在他们的手中,而是在神的手中掌管,我心里丝毫不受他们的辖制,神话的引领让我真实地感受到神与我同在,神在保守着我,我信靠神的心更加坚定了。于是我把头扭向一边不吭声,女警骂了我几句,悻悻地走了。

天渐渐黑了,他们见从我和姊妹身上得不到什么东西,只好把我和姊妹送往县拘留所,可拘留所的警察说我们这个案子很重,得送往市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已是凌晨一点多钟了,只见眼前是一排排铁棍做的大门,是那样的阴森恐怖。进去的第一道关口是把衣裤全部脱光搜身,再把衣服上的扣子、拉链全部剪掉,穿上被剪烂的衣服我感觉自己就像个乞丐。第二道关口是检查身体,他们见我腿上被恶警殴打的伤,走路都艰难,却睁着眼睛编谎说:“这很正常,没什么大问题。”监规上明明说检查出有病就给拿药,可实际上他们根本不管人死活,还挖苦我说:“你们这些信全能神的人有神在保护,就忍着点吧。”我被送到监室里,一个囚犯从被子里伸出头来朝我大叫:“把衣服全脱光!”我恳求不要让我脱内衣,这个囚犯阴笑道:“到这里来就要懂规矩。”于是囚犯们都从被子里伸出头来发出各种怪叫声。二十多平米的牢房关押着十八个犯人,都是贩毒、杀人、贪污、盗窃的犯人。这里面的“老大”牢头的工作就是每天用各种办法来整治人,以折磨人为乐。早上,监室里的“老二”就教我规矩,要求我每天必须擦两遍地,还不停地给我找活干,并且做产品数量还不能少,甚至还得加快速度,不然就得受处罚。狱警也如野兽一样常常无缘无故地整治人。一个狱警还扬言说:“老子说了算,我不怕你们去告,有本事去告,老子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这伙恶警简直无法无天、猖狂至极。在这里面“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狱警送上钱,犯人就可以逍遥“法”外。有一个贪污巨款的官太太经常给狱警钱,还天天给“老大”买小炒吃,她就可以成天什么事都不干,自己的碗让别人洗,被子要别人叠。但就是在这地狱里生活,我也感谢神,因为在这里还有两个信全能神的姊妹,我们如同亲人。在这些日子里,我们三个姊妹一有机会就在一起交通,时时依靠神,求神加给我们信心和力量,大家互相扶持帮助,共同渡过难关。

在这里,我又被恶警提审了四次,其中一次来提审我的人自我介绍说是市公安局和国安队的。我心想:市公安局的人肯定比小派出所的有素质、有教养,他们应该公正执法。但事实却回击了我的想象。那个市公安局的一进屋就横躺在椅子上,把两只脚翘在桌子上,整个身子得意地一抖一抖,他用鄙视的目光扫了我一眼,之后站起来走到我身边,随后点燃一支烟猛吸了一口,把烟雾吐在我脸上。看着他这副样子,我觉得太可笑了,就默默祷告神:全能神啊,愿你加给我智慧打败撒但,使我既能荣耀你,又能见证你。此时,国安队的爪牙说:“你的情况我们已掌握了,只要你与我们配合,就马上放你出去……”我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他们以为我妥协了,就说:“你愿意配合了?”我说:“我该说的早就说完了。”恶警立时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你这个女人给你脸不要脸,今天你不说,老子有时间陪你,我要把你儿子从学校找来,让他念不成书……”接着他们拿出我的手机威胁道:“你手机卡上的这些号码都是谁的,你今天不说清楚,就判你坐七八年牢,让犯人天天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不管他怎样逼问,我始终没搭理,此时我也不觉得害怕,因为神话在里面开启我:“因为你若蒙拯救能剩存下来不受这些苦不行,这也是命定好的,所以这苦能临到你这是个福气。……这里面的意义太深了、太大了……”(摘自《座谈纪要·失去圣灵作工的人最危险》)这次提审花了两个半小时,但没有结果,他们临走时还对我恐吓了一番。

2013年1月6日,办案的人让我穿上囚服、戴上手铐、坐上囚车回到当地派出所。在那里我得知这群恶警已经找到我的儿子和公婆,还抄了家,并把我这几年的情况都打听了。当地派出所的一个警察说:“这个女人,我们抓她好几年了都没抓着,她丈夫死了也只回来住了一晚,害得我们在她家白守了好几天;她儿子做心脏手术我们去医院堵她也没堵到,她信神信得连家都不要了,这回得好好收拾收拾她……”听到这些话我在心里呐喊:我何尝不想回家呀,丈夫的去世让我悲痛欲绝,儿子做手术让我牵肠挂肚,我多么想留在儿子的身边啊,不是我不想他们啊,是中共政府一直在逼迫我,我没法回家啊!

车在开往我家的公路上飞驰,我在心里默默地哭泣,不住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几年没回家了,我就要见到我的家人了,我怕见到他们我会软弱,会中撒但的诡计,求你帮助我,使我在撒但面前能活出一个信神之人的尊严和骨气,不上他们的当,我只求能为你站住见证满足你。祷告完,我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也得释放了,我知道是神在加给我力量。快到我家时,恶警们有意把车停在公路上,让我穿着囚服、戴着手铐带他们往我家走,周围的邻居都站在远处看着我指手画脚,背后传来阵阵唾骂声、讥笑声……进了家门,我一眼就看到儿子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他听见我进来,头都没抬,我知道他心里恨我。公婆的头发已经花白,婆婆出来给恶警打了个招呼,啥都没说。恶警问了一句:“她是你儿媳妇吗?”婆婆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他们便开始威胁我公婆:“如果她不配合,我们只要给学校打个电话,她的儿子马上就读不成书,连你们老人的低保也要取消,一切优惠政策都取消。”经恶警一恐吓,二老的脸都变了色,说话都在发抖,他们赶紧承认这六七年我是在外边信神。恶警又冲着婆婆吼道:“党和人民这几年对你们这么关心,你说共产党好不好?”婆婆吓得赶忙说:“好。”“现在政策好不好?”“好、好。”“你们家出的这些灾祸,你儿子的死,是不是你儿媳妇造成的?她是不是你们家的‘灾星’?”婆婆低下头轻轻地点了一下。恶警见阴谋达到了,又把我拉到屋里,让我看墙上的大儿子的各种奖状,并故作姿态指着我骂道:“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没人性的人,这么好的儿子放着不管,跑去信神能得着什么?”看着儿子满墙的奖状,又想到丈夫突然出车祸去世,儿子因我信神,上学也受到了牵连而不认我,公婆也因我而受到恐吓、威胁,这个家已经是支离破碎了!但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是因我信神才有的吗?不就是中共的逼迫才导致灾祸接踵而至的吗?不就是他们造谣陷害才使我有家难归的吗?此时我心里对这些撒但魔鬼的恨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要爆发出来,我想大声喊出来:撒但魔鬼!我恨你!恨你恨到骨子血液里!这些年来不是你中共政府逼得我有家难归吗?难道我不想留在儿子身边给孩子母爱、给孩子温暖吗?难道我不想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吗?我想起了全能神的话:“……神会使跟随敬拜他的人类兴盛,会使抵挡弃绝他的人类衰退灭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人类要想有好的命运,一个国家要想有好的命运,那只有人类都俯伏敬拜神,都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认罪,否则人类的命运与归宿将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劫难。”(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想想我丈夫是怎么死的?他若不是听信了中共的谣言拦阻我尽本分、逼迫弟兄姊妹、疯狂抵挡亵渎神,他怎么会失去神的看顾保守呢?我丈夫还不是被他们这些撒但害死的吗?今天我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满身债务还不是你这个恶魔政党害的吗?如果不是你们用各种各样的花招、手段来迷惑我的家人,让他们抵挡神,他们会这么穷吗?会失去神的祝福吗?神明明告诉我们人类只有敬拜神才能得到神的祝福,今天你这个魔鬼撒但不敬拜神,还唆使我的家人抵挡神!更可恨的是摇身一变,又来扮演“正面人物”进行说教,把我家里种种不幸的根源嫁祸给神,还把责任推在我身上,你们真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你们这伙邪灵倒行逆施、贼喊捉贼,你们才是真正的灾星、祸星、扫把星!谁若听了你们的鬼话,谁就要倒霉,谁就要临到灾祸!你中共政府才是导致我家破人亡的真正罪魁!生活在这样的国家,人民会有什么幸福可言!恶警表演完后,朝我喊道:“走!”喝令我走出了这个家。感谢全能神对我的保守,使我识破了撒但的诡计,真正看清中共邪党的反动邪恶而站住了见证!

1月12日最后一次提审我,两个恶警再次逼我出卖弟兄姊妹,但不管他们怎么威胁、逼迫,我都说不知道,这两个恶警顿时大发雷霆,朝我脸上狠扇耳光,并发疯似的扯我的头发,把我一掌推过来又一掌推过去,还使劲地踢我的腿,然后又用铜烟袋猛敲我的头,嘴里还大骂:“你以为老子不敢打你,我打了你又怎么样?看你嘴有多硬!”感谢全能神的保守,虽然他们如此折磨我,但我只是感觉全身发麻,并没有感到很疼。两个恶警折磨我长达四个小时,直到累得筋疲力尽、满头大汗才停下来,他们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说:“好,你就等着坐一辈子牢,你就是死了也不会放你出去!”听了这话,我的心很淡然,因我已经铁了心,誓死也绝不向魔鬼屈服,我暗暗向神祷告:神啊,我愿把自己交给你,即使恶警把我关在监狱里一辈子,我也要跟随你走到底,就是把我放在地狱里我也赞美你!回到牢房,我一心就等着坐一辈子牢了!但我没想到的是,神给我开辟了出路,到了1月16日下午,恶警竟然把我无罪释放了。

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如同一场噩梦,让我不堪回首,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就我一个小学都没读完的、生活在大山里的普通妇女,竟因为信神被中共政府视为仇敌而非要把我置于死地,我曾在被审讯时质问他们:“我做错了什么?触犯了哪条法律?说了哪些反党、反人民的话?你们为什么要抓我?”那些警察无言以对,反而向我吼道:“你们可以去偷去抢、去杀人放火、去卖淫,我们都不管,你们信神就是与共产党作对,就该打!”这些专权霸道、颠倒黑白的话正是来自魔鬼的声音!人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经地义,恶魔反而厚颜无耻地说我们跟它作对,这就把恶魔的实质完全显明出来了!中共政府不但疯狂抵挡神的作工、抓捕信神之人,还制造谣言迷惑人,使听信它鬼话的人都因抵挡神活在了神的咒诅、惩罚中,但人都浑然不觉!可以说人的一切痛苦都是中共政府这个大灾星造成的!经历了恶魔的残害,我彻底看透了中共与神为敌、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也真实体会到神的爱,看到神的实质就是美丽、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候,神的话都在里面引导我、开启我,加给我力量,赐给我信心,使我灵里苏醒过来,真实感受到神的陪伴与引领而一次次渡过难关,站住见证,神的爱太大了!从今以后,我要献出我的所有来还报神的爱,为得着真理,更为活出有意义的一生。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