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25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

25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

山东省 林玲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因家里没权没势,我从小就被人看不起,经常受欺负。每当这时,我就感到特别委屈难受,从心里盼望着能有一位救世主来改变我的命运。结婚后,因着生活的不顺,孩子总生病,邻居传我信耶稣,当我得知主耶稣能拯救受苦受难的人脱离苦海时,我心里特别激动,感觉终于找到救世主了,从此,我便信了耶稣并大发热心,经常到各处聚会、听道。可后来,我发现教会越来越荒凉,嫉妒纷争、勾心斗角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跟社会上没有什么两样,这不禁令我大失所望,起初的信心也渐渐冷淡下来,不再去聚会了。

2000年,一姊妹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传给了我。当得知全能神就是再来的主耶稣时,我喜悦的心情无法表达,每天一有时间就捧着神的话如饥似渴地读,神那语重心长的话语温暖、抚慰着我,使我感受到了造物主对我的眷顾、怜爱与拯救,我干渴的心灵得到了滋补与供应。从此,我生活在全能神教会这个大家庭里与弟兄姊妹一起聚会、尽本分。我们都在全能神话语的浇灌供应之下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活出人样,弟兄姊妹之间彼此相爱,互相帮助,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嫌贫爱富,更没有欺凌、压制。在全能神教会里,我找到了做人的尊严与人格,真实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快乐。然而,我却因信全能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与酷刑折磨,并被监禁一年之久。在黑暗魔窟中,是全能神的话语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一步步得胜撒但,超脱了死亡的辖制……

2009年8月24日夜间,我刚刚入睡,忽然被一阵急促猛烈的砸门声惊醒,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有七八个警察破门而入。他们一进屋就大声吼道:“不许动!快起来跟我们走!”我还没来得及穿上鞋,就被一个人“啪、啪”拍了几张照片。接着,警察到处乱翻,就连一个小纸条也不放过。不一会儿,整个家就像被土匪“大扫荡”了一般狼藉遍地,无处下脚。随后,三个恶警强行把我架到外面的面包车上。

恶警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后,就让我面壁站着。一个恶警厉声审问我:“老实交代你信全能神的情况!你在里面到底是干什么的?你们的头儿是谁?他在哪里?都给我讲清楚!”我毫不畏惧地说:“我啥都不知道!”他们立刻恼羞成怒,一边骂一边用脚踹我,还恶狠狠地威胁道:“若是说出一个就放了你,不说就打死你!”说着就把我使劲摁在一张大铁椅子上,横上一根大铁棍,锁上锁。看到恶警们这样兴师动众地抓捕我,又一个个凶神恶煞、虎视眈眈地瞪着我,对待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就像对待重刑犯一样,我不禁有些惊慌、胆怯:他们到底要怎么折磨我呢?若是对我严刑拷打,我该怎么办?要不就说出一个?这样就不用受苦了……但转念又想:说一个也是犹大呀,那也是背叛神啊……我心里激烈地争战着。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要做大家喜欢的事,做对大家有益处的事,做对自己的归宿有益处的事,否则,灾难之中受痛苦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的话使我猛然醒悟过来,我不禁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而感到后怕: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临到撒但的逼迫,我不想着怎样依靠神来胜过这些恶魔,反而轻信魔鬼的鬼话,这不正中了撒但的诡计了吗?如果我出卖了弟兄姊妹成了可耻的犹大,那岂不是触犯神的性情而自取灭亡吗?于是我立定心志:无论撒但怎么猖狂,我绝不能做出卖真理背叛神的事,绝不当犹大!可面对这伙穷凶极恶的恶警,我还是有些害怕,不禁在心里切切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身量实在太小,面对撒但邪恶势力的围攻,我有些胆怯,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保守我不向撒但魔鬼低头,坚决为你站住见证!这时,神的话在我耳边萦绕:“你可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是啊,今天临到我的这一切都有神宝座前的许可,我虽身陷魔窟,面对的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恶魔野兽,但我并不是孤军作战,有全能神与我同在,作我的依靠和坚强的盾牌,我还怕什么?顿时,我不再胆怯害怕,里面有了一股与撒但争战到底的力量,立定心志宁死也要为神站住见证!

接下来,恶警开始对我刑讯逼供。第一天上午,他们先把我的双手反背铐上,其中一个恶警在我的背后使劲拽手铐,手铐的锯齿直往肉里扎,不一会儿,我的手腕就被扎破,鲜血顺着两手流了下来,使我感到钻心般的疼痛。之后,他们把我铐到暖气管子上,怕我逃跑就把我的手铐得很紧,手腕被磨得鲜血不停地流。恶警们一次次逼问我,妄想让我说出教会的情况,因我每次都说不知道,他们便火冒三丈,气急败坏。一个恶警窜上前狠狠地扇我耳光,立时,我的两眼直冒金星,差点晕过去,满口的牙齿也松动了,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恶警见我流泪却不说话,恨得咬牙切齿,发疯似的揪着我前额的一缕头发在手上绕了几圈,然后使劲往墙上撞我的后脑骨。猛烈的撞击使我头晕目眩,脑袋“嗡嗡”直响。这恶警还不解恨,又连扇我几个耳光,怒吼道:“我让你哭!让你不说!”说着,又咬牙切齿地用穿着皮鞋的脚在我脚上狠劲踩碾。经过恶魔一阵疯狂的毒打、折磨,我浑身疼痛、瘫软,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就像要断气似的。恶警们见状叫骂着甩门而去。到了下午,他们又以同样的手段对我进行毒打,逼我说出教会的情况……几轮下来,我被折磨得头晕恶心,全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样,我觉得自己好像随时就要死去。可这伙恶警仍不放松对我的逼问,又灭绝人性地用打火机烧我的脚,将我的脚烧得“嗞嗞”作响,立时烧出了几个大泡,痛得我眼泪止不住地流。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看着这伙恶警就像恶魔下界一般个个横眉怒目,恨不得要将我碎尸万段,我心里不禁又软弱起来:全能神啊,这样的折磨何时是个头啊?我实在撑不了了……就在我软弱到一个地步几近崩溃的时候,全能神的话在我耳边回响:“……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再次给了我莫大的信心与力量,使我认识到,神许可这样的环境临到我,就是为了让我在苦难中为神作得胜撒但的见证,借此成全我对神的信心、爱心以及对神的忠心与顺服,使我有资格承受神以后的应许、祝福,今天受这苦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可我把肉体的利益看得比得真理、得生命都重要,肉体受点苦就叫苦连天,我真是太无知可怜了,至今都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自己跟随神到底要得什么。想到这里,我为自己的悖逆感到懊悔、自责,愿意向神悔改,不管恶警们再怎么残害、折磨我,我也绝不再体贴肉体,只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忍受一切痛苦为神站住见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神表忠心、表爱心,即使豁出性命也绝不当犹大背叛神!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不向撒但屈服、让步!此时,我不由得想起一首经历诗歌:“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歌声在我耳边回荡,使我的心中有了无穷的力量:作为一个信神的人,我就应该有骨气、有毅力,牢记神的嘱托,一定要为神站住见证羞辱撒但!到了晚上,这伙恶魔喝令我坐在地上伸直腿,然后把我反铐着的手使劲吊了起来,我的胳膊与已受伤的手腕立时异常疼痛。丧心病狂的恶警们又打开风扇用强风不停地往我身上吹,冻得我浑身直发抖,上下牙齿不停地“打架”。当时我正值生理期,这帮恶魔不让我换纸,让我在裤子里“解决”。就这样,这伙恶魔还不罢休,又拿来一根软树枝朝我全身各处狠狠地乱抽,每抽一下我的身上就留下一道血印,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滚躲闪。恶警们见我躲避,就抽得更猛、更狠,边抽边恶狠狠地说:“看你说不说!今天非把你打成残废不可!”恶警的残忍与狠毒令人发指,但他们此次的审讯并无结果。

在几天的刑讯逼供中,国保大队的一个恶魔一直在充当“好人”,妄图用软招逼我出卖教会。他外表对我和颜悦色,给我倒水,又给我拿苹果吃,还假装温柔地说:“看你年纪轻轻的受这苦,怪可怜的,赶紧说了你就没事了,就可以回家了,你丈夫孩子都盼你早点回家呢!”因此,我还以为这人不错呢,没想到他比其他恶警更阴险、狠毒,见我始终不说,他就凶相毕露,完全暴露出了其狰狞的本来面目,开始了对我更凶残、更狠毒的折磨。他把我带到警务大厅,让我坐在一个角落里足足冻了我两个小时,之后又来喊我,因嫌我答应的声音太低,他就强迫我伸直腿,用脚狠狠地踩在我的膝盖上,又用力往上提我铐在背后的手,只听见我的腰“咔嚓”一声,钻心的疼痛使我本能地“啊”了一声发出惨叫,随即,我的腰失去了知觉……没想到我的惨叫声激怒了这个恶魔,他气急败坏地对其手下的爪牙喊道:“拿抹布来把她的嘴塞上,让她再叫!”他们将一块又脏又臭的抹布塞到我的嘴里,我恶心得直想呕吐,他却冲我大吼:“用牙咬住!不许掉了抹布!”边说边把抹布继续往我嘴里使劲塞。面对这豺狼野兽,此时我心里只有切齿的痛恨,而且已恨得没有了眼泪。接着,这个恶魔继续审讯我,见我仍不开口,就又用力压住我的腿,再次反提我的手,疼得我浑身直冒汗,禁不住又是一声惨叫。他见我还是什么也不说,就命令手下的爪牙:“把她带回去!”两个恶警把我从地上拎起,此时我的腰已直不起来了,只能弓着身子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挪移。在极度的疼痛中,软弱、绝望、无助再次向我袭来,我不知自己还能撑多久,便一次次在心里向神祷告,呼求全能神保守我宁死也不背叛神。接下来,我看到全能神在处处体谅我的软弱,一直在暗中怜悯保守着我。恶警们再次对我审讯时,威胁说:“再不说就带你到另一个地方让你坐电椅子,那电椅子一通电,你就会晕过去,不死也得变成残废!”说完,就把我带到电椅子旁。可就在他们把我的手脚绑好准备用电椅子折磨我时,电椅子竟突然坏了,通不了电!此时,我深感全能神时时与我同在,我虽身处魔窟,但神并没有离开我左右,他只容许我经受苦难,却不容许撒但恶魔伤及我的性命。感谢全能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躲过了一劫!我更加坚定了信心,甘愿受尽一切苦来为神站住见证。这伙丧心病狂的恶警对我刑讯逼供了五天六夜,既不让我吃饭、喝水,也不让我睡觉,这让我真实看清了中共政府就是一伙流氓黑社会集团,人落在它的手里就是落在了残暴的恶魔手里,若没有全能神的看顾保守,谁也无法挣脱恶魔的手。这伙恶警虽然几天几夜不让我吃饭、喝水,也不让我睡觉,同时还对我施以种种酷刑,但我竟然一点也不渴、不饿、不困,我深知这是全能神巨大的生命力量在支撑着我这个血肉之躯,在供应着我的生命,使我能够顽强地活到现在。正如全能神的话说:“神用他的生命来供应着所有有生命与没有生命的东西,以他的大能与权柄将这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这个事实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也难以理解的,而这些人难以理解的事实正是神生命力量的体现与证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后来,恶警们见对我用硬的不行便又施行软招。国保大队的队长亲自出马来审我,他假惺惺地轻轻给我打开手铐,让我坐下,口气“温和”地说:“你看你多傻,你在那里面也没当大官,人家把你出卖了,你还替别人扛着,值不值啊?再说,你信全能神,以后你的儿子考学、当兵、考公务员都得受限制,你看你丈夫也不管你了,找他都找不到,说不定他早在外面有人了,把你给撇了……其实我们都已掌握了你的情况,你就是不说我们也照样能定你的罪,因为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们说了算,拘留你几天也是我们说了算,就算把你打死也是白死,还是早点说了吧!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就算你什么也不说,我们照样定你的罪、判你刑。”听了他这一番“循循善诱”的话,我心里七上八下,异常痛苦,不知该怎么做了,就赶紧在心中呼求:全能神哪!你知道我身量太小,缺少太多,临到这样的环境我不知该怎么经历、怎么面对,求你带领我。这时,神的话又在里面引导我:“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三篇说话》)“……还要为我的缘故不向一切黑暗势力屈服,凭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让撒但的阴谋得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篇说话》)神的话使我里面亮堂起来,有了实行的路。对!这是撒但用攻心术来诱导我、蒙蔽我,我应识破它的诡计,用智慧打败撒但,绝不上它的当,万事万物都是在神的手中掌握,我就是把牢底坐穿也不能屈服于撒但而背叛神!此时,我心思清明了许多,面对恶魔的甜言蜜语、挑拨和诱劝,我一直安静在神面前祷告神、依靠神。之后,我愤恨地对他说:“我要告你们!你们不但对我刑讯逼供,还对我妄加定罪!”他“嘿嘿”一阵奸笑,说:“反正我又没打你,你去告吧,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不会为你说话的。”他的鬼话更激起了我对中共这个邪恶政党的刻骨仇恨,这老恶魔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随后,他又拿出一大堆弟兄姊妹的身份证来让我辨认,问我有没有认识的人,妄想让我出卖。我冷冷地说:“一个也没有!”他一听,脸都气青了,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就气呼呼地走了。到了下午,恶警们就将我押往看守所,并恶狠狠地恐吓我:“到了看守所,让你蹲在水边剥蒜,几天下来就让你的手都烂掉!”他们边说边洋洋得意地奸笑着,从那狰狞的笑中我看到了撒但恶魔的阴险、凶残与毒辣!

我在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后,警方声称只要我交两万元钱就可以回家,我说没有,他们就讨价还价说交一万元也行,我说一分也没有。他们立时恼羞成怒,恶狠狠地说:“没钱就劳教你!你出来后就没有家了,你丈夫也不会再要你了!”我坚定地说:“随便,无所谓!”就这样,他们给我随意扣上“扰乱社会治安、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将我判了一年劳教。由此,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就是草菅人命、与神为敌的撒但恶魔!在这个恶魔掌权、视神如仇敌的人间地狱里,掌权者就是天、就是法!人生活在它的权下根本没有一点人权自由,更谈不上有信仰自由了!这时,我不禁想起全能神说:“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此时,我悲愤交加,看到中共政府真是阴险狡诈、欺世盗名,它外表上打着“信仰自由、维护公民合法权益”的招牌,背后却肆无忌惮地搅扰、破坏神的作工,对信全能神的人想抓就抓,想打就打,想罚就罚,想杀就杀,不择手段地逼着人弃绝神、背叛神而屈服于它的黑暗统治。人是神造的,人信神敬拜神乃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而中共政府却如此地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竭力驱逐真神的到来,惨无人道地迫害信全能神之人,威胁利诱、陷害逼供、酷刑折磨,它的滔天罪行实在令人发指、憎恨!它的卑鄙邪恶使我对它仇恨已极,更加坚定了誓死与它决裂而坚决跟随全能神走人生正道的信心与决心。

2010年8月,我刑满释放了。回到家后,我才知道,在我服刑期间,丈夫也被警方盯梢了一年。在这一年里,每到傍晚,常有便衣警察到我家屋后听动静、打探监视,致使我丈夫有家难归,无处安身,只能白天在外干活,晚上蜷缩在家附近的柴草堆里过夜,被这伙恶魔爪牙搅得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我被释放后,那些政府的爪牙还在村里散布谣言,煽动全村的人弃绝我,并让妇女主任监视我,还让我写保证书,不许我出本市,限制我的一切人身自由。

我在家待了一个月后,再次被三四个警察强行带到国保大队审讯室。他们把我锁在铁椅子上,逼我交代有关信全能神的问题。当时,我家里人去找他们要人,他们蛮横地说:“要想放人,必须交两万元罚款,或者让她交代信全能神的事,否则就劳教她五年!”因我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无奈,家人只好回去了。我深知这伙恶魔是想借着再次抓捕逼我背叛神,便在心里一直迫切地向神祷告呼求:全能神啊,今天撒但又要施诡计,妄图逼我背叛你,我绝不上他们的当,就是他们再劳教我几年,我也要站住见证满足你。当我立定心志受再多的苦也要站住见证的时候,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恶警们在审讯一无所获的情况下,竟然于当天傍晚将我释放回家了。感谢全能神给我开辟了出路,又一次救我脱离了撒但的魔爪。

在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中,我根本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出来,若没有全能神话语的引导带领,没有全能神的保守看顾与神加给我的无穷力量,我这柔弱的生命随时都会被这伙毫无人性的恶魔杀戮、吞噬,就不会在撒但面前站立住。这让我真实体会到了全能神话语的权柄与威力,感受到全能神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体尝到了神对我最真最实的爱与无私的生命供应!是全能神带领我一次次胜过撒但的试探,超脱死亡的辖制,一步步走出了人间地狱。我深深地感受到,只有全能神最爱人,全能神就是我唯一的依靠与拯救,我要誓死背叛撒但、弃绝撒但,好好追求真理,永远跟随全能神走人生的光明正道!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