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32 神的爱浩瀚无比

32 神的爱浩瀚无比

山东省 李晴

我是一个在世上饱受苦难的人。结婚没几年丈夫就去世了,从此,家庭的重担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带着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受尽人的冷眼与欺凌,软弱无助的我天天以泪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难了……就在我悲观、绝望之时,一个姊妹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了我。当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我心里倍觉温暖,神慈母般的呼唤使我感到自己终于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从此,我天天读神的话,从中知道了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神主宰着每一个人的命运,全能神就是人类唯一的依靠与拯救。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积极参加聚会,在全能神的教会里,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单纯敞开,和他们在一起感觉很踏实,心里特别得释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从未有过的幸福与快乐,因此,我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与希望。为还报神的爱,我开始在教会中尽本分。可是没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许人信真神、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惨无人道的抓捕、迫害。

2009年腊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里洗衣服。突然五六个便衣警察冲进我家院子,其中一个吼叫着:“我们是刑警队的,是专门打击信全能神的!”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就像土匪强盗一样开始各处乱翻,将屋里屋外都翻了个遍,把翻出来的信神书籍和一台DVD机、两台CD机全部没收。接着,将我押上警车带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以往弟兄姊妹说的被恶警抓捕后受酷刑的情景,心里特别害怕,心就像提到嗓子眼一样。情急之下,我迫切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此时我很软弱,一想到受酷刑我就害怕,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除去我的惧怕。”祷告后,我想起了两段神的话:“那些执政掌权的从外表看是凶相,但你们不要害怕,那是因为你们信心小,只要你们信心上去,一切都将不在话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七十五篇说话》)“在我所有的计划之中,大红龙作了我的衬托物,成了我的‘仇敌’,但又是我的‘佣人’,因此,我始终不放松对它的‘要求’。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九篇说话》)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我害怕撒但的酷刑是我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撒但就是神作工中的衬托物,它再凶残也在神的手中,而且,撒但越凶残越是需要我凭着信心为神作见证的时候。在这关键时刻,我绝不能被撒但的淫威吓倒,我要靠着神加给我的信心与力量战胜撒但。想到这,我心里不那么害怕了。

到了派出所,两个恶警二话没说就给我戴上了手铐,连踢带推把我押到二楼,并恶狠狠地说:“像你这样的就得享受‘高级待遇’!”我心里明白,他们所说的“高级待遇”就是指酷刑。这时,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一时一刻都不敢离开神,生怕失去神的看顾保守而被撒但恶魔掳去。我一进审讯室,一个恶警就逼我跪下,见我不跪,他猛地一脚踹在我的腿弯处,我身不由己地“扑通”跪在了地上。接着,他们围上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直打得我头晕目眩、口鼻流血。他们仍不罢休,又喝令我坐在地上,同时在我面前放上一把椅子,恶警猛烈地打我的后背,每打一下,我的头和脸就会重重地撞在椅子上,脑袋被撞得“嗡嗡”作响,疼痛难忍。一个恶警阴笑着说:“有人早把你出卖了,再不说就打死你!”说着,就朝我的前胸猛劲捣了一拳,疼得我好大一会儿没喘上气来。另一恶警接着吼叫道:“你真以为你是刘胡兰呀?早晚打得让你说实话!”这伙恶魔变着法地折磨我,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住手。我刚想松口气,又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恶警用软招来诱骗我:“现在有人供出你是教会带领、是个头儿,你认为不说就不能定你的罪了?我们跟踪你很长时间了,是有证据才抓你的,快说!”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惊:难道这是真的吗?若真有人当犹大出卖了我,那我的底细他们不都掌握了吗?不说能行吗?我该怎么办啊?危急之中,全能神的话引导了我:“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么多恩典,听了那么多话,能白听吗?谁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绝神,你得维护神,你得见证神,别人毁谤神,你不能毁谤神。神对你再不好,你也得对得起他,你应该还报他的爱,你得有良心,因神是无辜的。他从天来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间,已是受了极大屈辱了,他是圣洁的,没有一点污秽,来在污秽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们身上,还是为了你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神的话句句敲打着我麻木的心,使我的良心倍受谴责。想想跟随全能神这几年来,我享受了神不尽的爱与温暖,得着了神丰富的生命供应,明白了历代以来无人能明白的真理,知道了人生存的意义与价值,脱离了以往痛苦、凄凉、无助的黑暗生活。神给我这么大的爱与恩典,我怎么就忘记了呢?怎么一听说有人背叛了神,自己就不知所措甚至也想背叛神呢?想到这,我已泪流满面,恨恶自己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想想一个人对我有恩,我尚且想方设法报答人家,而神给了我这么多恩典、祝福,赐给了我这么大的救恩,我却良心麻木,不但不懂得还报,反而在危难之时还想背叛神,我这不是太伤神的心吗?此时,我为自己刚才的犹豫痛苦万分。若真有人背叛了神,那这正是神最痛苦、最伤心的时候,在此时我应该以自己的忠心来安慰神,可自私卑鄙的我不但没有站在神的一边,反而为了苟且偷生也想离神而去,我简直丧失了良心理智,所思所想尽为自己,太伤神心、太令神厌憎了!自责、懊悔中,我默默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太没良心、没有人性,还给你的总是伤与痛,而你给我的都是怜悯与爱。神啊,感谢你让我知道了该怎样做,现在我愿用实际行动来满足你一次,不管撒但怎么折磨我,我宁死也要为你站住见证,绝不背叛你!恶警看着我泪流满面的样子,以为我动摇了,就走到我跟前“温和”地说:“快说吧,说了就放你回家。”我瞪了他一眼,气愤地说:“想让我背叛神,没门!”他一听,气得暴跳如雷,一边疯狂地扇我的脸,一边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脸不要脸!你以为我们是白吃饭的?若不老实交代,就让你坐五年大牢!也不让你的孩子上学……”接着,他们又逼我坐在地上把腿伸直,两个恶警一人踩在我的一条腿上,另一个恶警则用膝盖顶住我的后背,双手掐紧我的双臂使劲往后扳。顿时,我的胳膊就像断了似的疼痛难忍,头不由得猛地往前一探,正碰到办公桌上,立刻就鼓起了一个大包。当时正是严冬时节,寒风刺骨,滴水成冰,而我却被这伙恶警折磨得浑身出汗,衣服都湿透了。他们见我仍不屈服,又强行扒掉我的棉袄,让我穿着单衣仰面躺在冰凉的地上,继续逼问我,见我仍不回答他们的提问,就对我又一阵乱踢。这伙恶警一直把我折磨到傍晚,一个个都累得够呛,但仍是一无所获。他们去吃晚饭时,又威胁我:“今天晚上再不说,就把你铐在老虎凳上冻成冰块,冻死你!”说完就气急败坏地走了。此时,我心里一阵害怕:这伙恶魔不知还要用什么手段折磨我?也不知我还能不能坚持住?尤其一想到恶警们那狰狞的面孔和折磨我时的情景,我心里更感到痛苦无助,很怕自己受不了酷刑折磨而背叛神,就一个劲地向神祷告。就在这时,神的话提醒了我:“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神的话使我心思清明起来,知道自己受了撒但的愚弄,对神失去了信心,也认识到在这苦难的环境中,我并不是孤军作战,而是有全能神作我坚强的后盾。于是,我心里又刚强起来,不再那么胆怯、害怕了。而且,我还认识到自己对神的信太少,实在太需要经历这样的环境来磨练造就,否则永远不会对神产生真实的信心。这时,我想起当初以色列民出埃及时被埃及兵追杀到红海边没有了退路,他们听从神的话,凭信心过红海,没想到红海变成了干地,使他们平安脱险,躲过了埃及兵丁的追杀。我今天只要有信心依靠神也一定能打败撒但!于是,我在心里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愿靠着你与撒但争战,绝不再被恶魔的淫威吓倒!我要为你站住见证。在这危难之际,全能神不仅作了我强有力的后盾,同时,还怜悯、体恤着我的软弱。那天晚上,恶警并没来审讯我,我平安地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几个杀气腾腾的恶警来了,他们恐吓我:“你再不招,有你好受的!我们让你尝尝死的滋味!今天全能的神也救不了你,你是刘胡兰也没用!不说,你就别想活着出去……”随后,他们就逼我脱下棉袄躺在冰冷的地上对我进行审讯。看着他们一个个透着邪气的目光,我只有拼命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站住见证。他们见我一直不说,便恼羞成怒,其中一恶警用记事夹狠劲打我的头顶,打得我头昏脑胀。他边打边骂着脏话,还恐吓道:“今天叫她尝尝上断头台的滋味,她孩子在哪里上学?通知校长把他带过来,叫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之后,他们针对搜出的东西审问我,因对我的回答不满,又用文件夹对准我的嘴一阵猛打,打得我嘴角裂口流血,并在我身体各处一顿乱打,直到打累了才停下。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恶警见我没招供,四五个人一起上来把我的手铐打开反铐在后背,让我坐在一个大案台前,脸与台沿并齐,双腿伸直,不直就用脚踩着,摁着肩头,长时间往上提胳膊、手铐,让我按着他们规定的姿式一动不能动,只要一动,往前正好碰脸,往左右或往后动都有重刑。他们的这一卑鄙手段让我痛不欲生,惨叫声不断,他们见我快死了,才慢慢放下我,让我躺在地上。过了一会儿,这伙灭绝人性的恶魔继续折磨、摧残我。四五个恶警用脚踩着我的双腿和双臂,使我动弹不了,又捏住我的鼻子、双颊不停地往我嘴里灌凉水,我被憋得拼命挣扎,他们仍不松手。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水呛醒,一阵猛烈地咳嗽,口、鼻、耳朵都往外流水,胸部剧烈疼痛,只觉得天昏地暗,眼珠都要鼓出来似的。我被水呛得只有呼气不能吸气,眼睛发直,感觉马上就要死了一样……就在这命悬一线时,突然又一阵猛烈的咳嗽、抽搐,又吐出一些水,之后就不那么难受了。这时,一个恶警又拽着我的头发让我坐起来,还拉着我的手铐乱晃,并命令一个爪牙去拿电棍来电我。没想到,那个爪牙一会儿就回来了,他说:“只找到四根电棍,两根坏了,两根没电了……”这个恶魔听了气急败坏地大吼:“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拿辣椒水来!”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胜过恶魔的各种酷刑。就在这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个恶警竟然说:“那东西太厉害,已经把她折腾得够呛了,别再用了。”这个恶魔听后只好作罢。此时,我真实感到神在主宰一切、掌管一切,是神保守我逃过一劫。但这几个恶魔仍不放过我,又将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踩着我的双腿,使劲往上提拉手铐,我只觉双臂像断了一样疼,不停地发出惨叫声。我在心里不住地呼求全能神,不觉脱口喊出“全……”我马上缓和口气说:“全说了……”这伙恶魔以为我真要全说了,便停下手,冲着我大吼:“我们都是专业办案人员,你休想骗我们,今天你不老实交代,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给你点时间好好考虑考虑!”面对恶魔的折磨与威胁,我心里非常痛苦:我不想死在这里,更不想背叛神、出卖教会,我该怎么办?要不说出一个弟兄姊妹,但我马上意识到不能说,说了就是背叛神,就是犹大。痛苦中,我向神祷告:“神啊,我该怎么办?求你开启带领我,加给我力量吧。”祷告后,神的话向我显现:“教会是我的心脏……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一篇说话》)是啊,教会是神的心脏,我若出卖了弟兄姊妹就等于搅乱了教会,那是最让神伤心痛苦的事,我绝不能做拆毁教会的事。神从天来到地上作工拯救我们,撒但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神所拣选的这班人,妄想把这些人一网打尽拆毁神的教会,我若出卖弟兄姊妹,不正好让撒但的阴谋得逞了吗?神这么美善,在人身上所作的都是爱,我不能伤神的心,今天我不能为神做什么,我只求站住见证还报神的爱,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后,我向神祷告:“神啊!我不知道他们还要怎样折磨我,你知道我身量太小,常常胆怯害怕,但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愿在你面前立下心志,豁出性命也要站住见证……”这时,一个恶魔怒吼道:“想好了没有?再不老实交代,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里!全能的神也救不了你!”我紧闭双眼抱着死也要站住见证的心志一言不发,恶魔气得咬牙切齿,冲上来又用之前的踩踏、毒打等方式不停地凌辱折磨我。他们乱打我的头,我被打得头昏脑胀、眼前发黑,头像裂开了一样。慢慢地,我感觉眼珠不能动了,感觉不到疼了,也听不清声音了,只感觉他们的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但是我心里非常清醒,不住地默念一句话:我不当犹大,死都不当犹大……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了过来,看到自己浑身是水,四五个恶警正围蹲在我的身边,好像是在看我是活着还是死了。看着这伙禽兽不如的恶警,我心里愤恨不已:什么“爱民如子”的“人民警察”?什么“伸张正义、惩恶扬善”的执法官?都是一伙地狱里的恶鬼、魔兽!此时,我想起《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中说:“……大红龙抵挡神、攻击神,那是最恶毒、最疯狂的,大红龙残害神的选民,那是最凶恶、最厉害的,这是事实。大红龙逼迫神的选民、迫害神的选民,它的目的是什么?它就是想取缔神的末世作工,想取缔神的再来,这是大红龙的恶毒之处,也是撒但的诡计。”对照眼前的事实,我彻底看清了中共政府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那从起初就与神敌对的恶者,因为只有撒但魔鬼才仇恨真理、害怕真光,驱逐真神的到来,才能如此灭绝人性地残害、折磨跟随神走人生正道的人。今天,神道成肉身来到它的巢穴作工,使我这被它蒙蔽至深的人知道它就是残害人、吞吃人的撒但恶魔,知道了在它的黑暗统治之外还有光明存在,还有一位日夜看顾供应着我们的真神。是全能神的到来给我带来了真理,带来了光明,使我终于看清了这天天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政府的恶魔嘴脸,产生了对它的痛恨,也认识到了人追求真理的意义与价值。我越揣摩越透亮,感觉里面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我面对恶警们的酷刑折磨也不觉得那么痛了,我深知,这是神保守我胜过了这一轮的刑讯逼供。

最后,恶警们见审不出任何结果,就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我关押进看守所。在这里,中共政府把犯人都当成干活的机器,强迫犯人从早到晚不停地干活。我每天休息不足五个小时,整天累得筋疲力尽,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即使这样,狱警也不让我吃饱饭,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菜里没有一滴油。在被关押期间,恶警曾几次提审我。在最后一次提审时,他们说要判我两年劳教,我理直气壮地质问恶警:“不是信仰自由吗?为什么判我两年劳教,我还有病,要是死在里边了,家里的孩子、老人怎么办?他们无人照顾也会饿死。”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恶警厉声说:“因你触犯的是法律,证据确凿!”我反驳道:“我信神是好事,不杀人放火,不干坏事,追求做好人,你们为什么不让信?”他们见我反驳,恼羞成怒,一恶警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一拳将我打倒,逼我躺在地上,其中一个摁着我的双肩,一个摁着我的双腿,另一恶警则穿着皮鞋在我的脸上使劲踩,并无耻地说:“今天正好赶集,扒光你的衣服到集市上游街!”说着又使劲踩搓我的下身和胸部,还把一只脚踩在我的胸口,另一只脚猛地抬起来,反复做着这样的动作,还不时地踩碾我的大腿。我的裤子被搓破了,裤裆也被搓裂了,我羞辱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感到自己就要崩溃了:神啊,我实在受不了恶魔这样的羞辱,这样活着太痛苦了,求你快让我死了吧。就在我痛苦得难以自抑时,我想起了神的话:“现在该是我们报答神的爱的时候了,虽然我们因着走信神之路经受的讥笑、毁谤以及逼迫不少,但我认为这是有意义的事,是荣耀,不是羞辱,而且不管怎么样我们享受的福气还是不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二)》)接着,我又想起主耶稣说的话:“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5:10-12)神的话扭转了我错谬的观点。我认识到今天所受的这些痛苦、屈辱都是最有价值、有意义的,这是因着信神走人生正道而受的苦,是为得真理、得生命而受的苦,这苦不是羞辱,而是神的祝福,我应该感到高兴、自豪才是。只因我太悖逆、心地太刚硬,总把自己的得失、荣辱看得太重,一旦受点委屈就叫苦连天,就想以死来对抗神,所以丝毫看不到神的爱、神的祝福,这怎能不让神伤心呢?懊悔自责中,我思想这些天来所经历的,慢慢明白了:经历这样的逼迫患难是神对我更深的爱与拯救,神要借着这样的环境除去我的脆弱,把真实的信心与爱心作到我里面,使我在逆境中学会顺服,灵里刚强,能经得住风浪,达到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百折不挠与神同心合意,最终承受神的祝福、应许。面对神的爱,再看看自己的悖逆,我来在神面前深深地忏悔:全能神啊,我太瞎眼无知,不认识你的爱与祝福,总认为肉体受苦不是好事,现在我已认识到今天所临到的一切都是你的祝福,虽然这祝福不合人的观念,在外表看我的肉体受到了羞辱、痛苦,但实际上这都是你赐给我的最宝贵的生命财富,是得胜撒但的证据,更是你对我最真最实的爱。神啊,我真恨自己太谬妄,不能纯正地领受你作在我身上的工作,总是误解你、埋怨你,给你带来太大的伤痛。此时此刻,面对你的爱与拯救我无以还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心交给你,凭着爱你的心来顺服这个环境,忍受一切痛苦、屈辱为你站住见证。

当我做好了坐监的准备,立定心志满足神时,神的爱超过我的所求所想,神为我开辟了出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我被拘留第十三天时,神兴起我姐夫为营救我请客送礼花了三千元,又向警方交了五千元,给我办理了取保候审,监外执行。回家后,我看到双腿上的肉被恶警踩得都成了死肉,又硬又黑,三个多月才褪去。恶警的折磨还使我的脑部与心脏严重受损,至今还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这若不是神的保守,我也许早就瘫痪在床了,今天我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全是神的大爱与保守。

经历了这次逼迫患难,我真实看透了中共政府抵挡神的恶魔实质,看清了它就是那与神不共戴天的仇敌、恶者,对它产生了深恶痛绝的恨。同时,我对神的爱比以往也有了更深的认识,明白了凡是神作在人身上的工作,对人都是拯救,都是爱,不但恩典祝福是神的爱,痛苦患难更是神的爱。而且,我也真实体验到,我能在群魔残酷折磨、凌辱时依然站立,能从魔窟中走出来,这都是全能神的话语加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更是全能神的爱激励着我,使我一步步得胜撒但走出了魔窟。感谢神对我的爱与拯救,我愿把荣耀颂赞归给全能神!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