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败坏人类主要充满哪些撒但败坏性情?

相关神话语:

历经几千年的败坏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挡神的恶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历史都记载在了“史记”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为人自己也述说不完,因为人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诱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见了神背叛神,看不见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见了神的咒诅、看见了神的烈怒之后还在背叛着神。因此我说,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兽,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装出一副可怜相,我都不会向人发出怜悯之心,因为人根本不懂得黑与白的区别,人都不懂得真理与非真理的区别,人的理智如此麻木还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还想作王掌权,这样的理智给谁去作王?这样的人性怎么能登宝座?实在是不知羞耻!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劝你们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个镜子照照自己的丑相,你是作王的料吗?你长了得福的五官了吗?性情一点不变化、一点真理都行不出来还想着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人败坏性情的流露的根源无非就是人麻木的良心、人恶毒的本性与人不健全的理智,若是人的良心与人的理智能恢复正常,在神面前就能成为合用的人了。只是因着人的良心一直处在麻木之中,人的理智从未健全而且越来越麻木,因此,人悖逆神的行为越来越多,甚至将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又将神末世道成的肉身弃绝在家门之外,将神的肉身定为罪,又将神的肉身看为卑贱。人若能有一点人性就不能这么残酷地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有一点理智也不能这样狠毒地对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真有一点良心也不能如此这样地“感谢”道成肉身的神。人活在神道成肉身的时代却不能感谢神赐给其这样好的机会,反而咒骂神的来到,或是对神道成肉身的事实一点不理会,似乎表示反对,似乎表示厌烦。不管人如何对待神的到来,总之,神一直在不厌其烦地作着他的工作,尽管人对他一点不欢迎,尽管人对他一味地提出要求。人的性情已恶毒到极处,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极处,人的良心已经全部被那恶者践踏,早已不是原来的良心了。人不仅不能感谢道成肉身的神赐给人类如此多的生命、如此多的恩典,反而因着神赐给人的真理而对神产生厌憎,因着人对真理并不感兴趣,所以人对神也产生了厌憎之感。人不仅不能为道成肉身的神舍命,反而从他身上“挤油水”,向神索取高于人自己给神几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还不以为然,还认为自己为神花费得太多,而神赐给他的太少。有的人给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两碗牛奶的金币,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过这几倍的住宿费,就你们这样的人性、就你们这样的良心还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狂妄是人败坏性情的病根,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挡神。这个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无人,最严重的就是目中无神。别看人外表信神跟随神,人并不把神当神对待,总觉得自己有真理、自己伟大,这是狂妄性情的实质、根源,是从撒但来的。所以,狂妄的问题必须得解决。目中无人那是小事,关键是人的狂妄性情让人不顺服神,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总要与神争权力控制人,这样的人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么爱神、顺服神了。狂妄自大的人,尤其狂妄得失去理智的人,信神不能顺服神,还高举见证自己,这是最抵挡神的人。

——摘自神的交通

你们狂妄自大的本性驱使你们背叛自己的良心,驱使你们悖逆、抵挡基督,驱使你们露出你们那丑恶的嘴脸,将你们的存心、观念、奢侈的欲望、贪婪的双眼都暴露在光中。而你们却口口声声喊着要一生热衷于基督的工作,口口声声说着而且是重复着基督早已说过的真理。这些就是你们的“信”,这些就是你们的“毫无掺杂的信”。我对人历来要求都很严格,若是你的忠心里有存心、有条件,那我宁可不要你的所谓的忠心,因为我厌憎人用存心来欺骗我,用条件来勒索我,我只希望人能对我忠心无二,做任何事只是为了一个“信”字,都是为了验证一个“信”字。我讨厌你们用花言巧语来博得我的欢欣,因为我对你们向来都是以诚相待,所以我也希望你们能用真正的信来待我。提到“信”有许多人或许会想:跟随神就是因为有“信”,否则就不会受这样的苦了。那我问你:你相信神的存在却为什么总是不敬畏神呢?你相信神的存在却为什么丝毫没有惧怕神的心呢?你承认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却为什么对其采取藐视的态度?为什么对其指手画脚?为什么公开论断他?为什么总是窥探他的行踪?为什么不顺服他的安排?为什么做事不以他的言语为准则?为什么勒索、偷取他的祭物?为什么你站在基督的地位上讲话?为什么评价他作工说话的对错?为什么敢背后亵渎他?等等这些就是你们的“信”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有许多人跟随神只关心自己怎样才能得福,怎样才能躲避灾难,一提到神的作工、神的经营他们就默不作声,丝毫不感兴趣,他们认为了解这些枯燥的问题并不能使自己的生命长大,也不能获得什么益处,所以他们即使是听了有关神经营的信息也只是稀里糊涂地对待,却并不当作宝贝来接受,更不当作生命中的一部分来领受。这些人跟随神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个目标——得福,除此之外与他们的目标根本不相干的事他们都懒得去搭理。他们认为信神能得福这是最正当的目的,也是他们信神的价值所在,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那就什么都不能打动他们的心。这是更多的当前信神之人的现状。他们的目的、存心听起来很正当,因为他们在信神的同时也在花费,在奉献,在尽本分,他们在付出青春年华,也在撇家舍业,甚至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们为了最终的目的改变自己的爱好,改变自己的人生观,甚至改变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们却不能改变自己信神的目的。他们都是在为经营自己的理想而跑路,不管道路有多远,也不管途中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们都坚韧不拔、视死如归。是什么力量能使得他们如此这样地不断付出呢?是他们的良心吗?是他们伟大、高尚的人格吗?是他们与邪恶势力抗衡到底的决心吗?是他们为神作见证而不求报酬的信心吗?是他们为了成就神旨意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忠心吗?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个人奢求的奉献精神呢?对于一个从来就不知道神经营工作的人能付出如此多的心血代价,这简直是天大的神迹!我们姑且不论这样的人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是他们的行为很值得我们去解剖。一个从来就不了解神的人能为神付出如此多的代价,这里除了与人息息相关的利益之外,还能有其他的理由吗?话说到此,我们发现一个人都从未发现的问题: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谁能扭转这样的趋势呢?又有几个人能真正了解这种关系的危急呢?我相信,当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气氛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人与神的关系竟是如此的尴尬,如此的不堪入目。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是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就你们现在的思想、现在的观点不也都是如此吗?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既然没有真实的信,那就更谈不上更真的爱了。你对神尚且还能怀疑,还能随意猜测,那你无疑就是最诡诈的人了。你猜测神能不能也像人一样罪不可赦,也像人一样小肚鸡肠,也像人一样没有公平合理,也像人一样没有正义感,也像人一样手段毒辣、阴险狡诈,也像人一样喜欢邪恶与黑暗,等等这些猜疑,人能有这些想法不都是人对神没有一点认识的原因吗?这样的信简直就是在作孽!甚至更有的人认为我喜欢的人无非就是那些会讨好、会奉承的人,不会这些的人在神家也是吃不开的,站不住的。这就是你们多年来的认识吗?就是你们的收获吗?你们对我的认识岂止这些误会,更多的是你们对神灵的亵渎,对上苍的诬蔑,所以我说你们这样的信只会使你们离我更远,只会使你们更加与我敌对。多年的作工你们也见识了许多真理,但被我听到耳中的都是什么,你们知道吗?肯接受真理的人在你们中间有几个呢?你们都认为自己肯为真理付代价,但真正因为真理而受苦的有几个呢?你们的心中所存的尽都是不义,所以你们认为无论是谁都是一样的诡诈、一样的弯曲,甚至认为就连神道成的肉身也会像正常的人一样没有善良的心、没有仁慈的爱,更甚至你们认为高尚的品德,怜悯、仁慈的本性只有天上的神才有,而且你们还认为这样的圣人是不存在的,世间只有黑暗与邪恶掌权,神只是人美好向往的寄托,是人编造出来的传说人物。在你们的心目中,天上的神很正直,很公义,而且很伟大,值得人敬拜、仰望,而地上的这位神仅仅是天上之神的替身与工具,这位神不能与天上的神画等号,更不能与天上的神相提并论。提到神的伟大与尊贵那就都是天上之神的荣耀,提到人的本性与败坏,那这位地上的神也有份。天上的神永远是高大的,地上的神永远都是渺小的、软弱无能的;天上的神没有情感只有公义,地上的神只有私心没有一点公平合理;天上的神没有一丝的弯曲,永远是信实的,地上的神永远都有不诚实的一面;天上的神对人疼爱至极,地上的神对人照顾不周,甚至置之不理。这些错谬的认识是你们心中存留已久的,也是你们以后也能持续下去的错误认识。你们将自己放在不义之人的位置上来看待基督所作的每一件事,将自己放在恶人的角度上来评价基督的一切工作与其身份实质。你们犯了很大的错误,也做了前人所未做到的事情,那就是你们从来都是只事奉天上的那一位头戴冠冕的高大的神,从来都不会“侍候”这样一位渺小的令你们根本看不见的神,这不是你们的罪行吗?不是你们触犯神性情的典型范例吗?你们很崇拜天上的神,很崇尚高大的形象,很敬佩谈吐不凡的人,很愿意听命于给你满手钱财的神,很想念处处都能如你意的神,你唯独不崇拜的就是这样一位并不高大的神,唯独讨厌的就是与这样一位人都不能高看的神打交道,唯独不愿意为这样一位从来分文不给你的神而效劳,唯独不能使你相思的就是这样一位并不可爱的神。这样的神不能使你大开眼界,不能使你如获至宝,更不能使你如愿以偿,那你为什么跟随他呢?这样的问题你想过吗?你所做的不仅是得罪了这位基督,更重要的是得罪了天上的神,我想,这不是你们信神的目的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最终,我要从你们嘴里挤出这样的词来——“神是信实的神”,接着你们捶胸哭丧着:“人心太诡诈!”那时的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不会仍像现在这样得意忘形了吧!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高深莫测”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规规矩矩特别“老实”,而在灵的面前却是张牙舞爪,这样的人你们会把他列在诚实的人的队伍中吗?若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很擅长“交际”的人,那我说你定规是一个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还有一种性情,跟谁也不说实话,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对是错,把自己都搞糊涂了,跟人说话的时候总琢磨,脑袋里总加工,说完这话有什么后果,先评估、预测:如果这样说会达到什么果效,如果那么说会达到什么果效,怎么能把他骗了,怎么能让他了解不到真相就怎么说。这是什么性情?这是诡诈。人有诡诈的性情容不容易变化?一涉及到性情就不容易变。有的人跟别人说了一个事露馅了,他就想:“让他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这不好,我得想方设法把那个事再圆过来,变个说法,不让他知道真相。”他这么想,这么打算,要做事的时候流露了一种性情,这就是诡诈,要做鬼事了。还没做事就流露诡诈了,这是一种性情。不在乎你说没说,不在乎你做没做,这种性情在里面随时随地支配你,让你玩手段,让你搞欺骗,让你玩弄人,让你掩盖真相,让你包装自己,这是诡诈。诡诈人还有哪些具体作法?比如说两人聊天,一个人说,“我这段时间经历了一些环境,觉得自己这些年信神真是白信了,做人失败呀!贫穷可怜哪!前一段时间自己表现不太好,我争取以后挽回。”他说完这话达到一个什么效果呢?对方一听,“这人悔改了,悔改得彻底、真实,不能怀疑。他变好了,都说做人失败了,都说这段时间临到事是神摆布了,都能顺服了。”人听完之后达到这样的果效了,他的目的是不是达到了?(是。)那他的真实情形真如他所说的一模一样吗?不见得。他所说的达到了这样的果效,但是他并不是这样做的。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他说这话的用意就是他说话的方式,就是他说话要达到的果效。说话总要达到果效,总有用意,总用一种方式或者一些用词来达到个人的目的、存心,这是一种什么性情?这就是诡诈,太阴险了!其实他根本就没认识到自己坏、自己贫穷可怜,他就套一些属灵的语言、属灵的话到你面前来讨好,来买好,让你对他有好的看法,好让你觉得他有认识了,有悔改了。达到这样的果效了,这是不是诡诈?这是一种性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当人感觉到自己在神面前狂妄、诡诈、隐蔽自己的时候,在心灵深处有没有一点意识?(有。)有这个意识的时候,人是怎么对待的?他克制吗?收敛吗?自己对付、改变吗?(没有。)那这是一种什么性情?这是刚硬。不管你在人面前怎么表现、流露,还是与什么人接触,表现出这样一种态度,这种性情就是刚硬。因为人不是活在真空里,不管你是在人前还是人后,人都是活在神面前的,每一个人都在神的鉴察之下,如果人常常任性、放荡,不受约束,有了这些心思,有了这些败坏流露,即使自己感觉到了也不回头,认识到的时候也不悔改,不敞开交通,也不寻求真理去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刚硬。从表面上来看,“刚”就是一种很硬、很顽固的东西,“硬”就是人很难碰它,人碰它的时候会感觉疼痛。一般的人都不愿意接触刚硬的东西,都会感觉不舒服,人都喜欢柔软的东西,柔软的东西从质感上让人感觉是舒服的,给人带来的是享受,刚硬正好跟这相反。刚硬是人的一种性情,让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愚顽、固执。就是临到事,他虽然有一种感觉,有一种意识,或者隐隐地感觉这种态度不太好,但是受他的性情指使,“就是发现了又能怎样?我就这样!”这是什么态度?不以为然,不觉得这是悖逆神,是出于撒但的,是撒但性情的流露,神怎么看、神怎么厌憎,他感觉不到,意识不到,这就是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刚硬,这个性情好不好?这是撒但性情,不容易接受真理,更不容易悔改。凡属撒但的性情都是反面事物,都是神恨恶的,没有好东西。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刚硬”简单说就是有老主意,谁说也不听,若认准一门,十头老牛都拉不回来,不管对错,一定要那么做,有死不悔改的意思。有一句话“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我知道对,我也不那么做!你说:“吃糖不好,吃糖多了蛀牙。”“我偏吃!我就吃!”这是一种性情——刚硬。那你们都在什么情况下流露刚硬的性情?刚硬的时候多不多?(多。)太多了!这个东西既然是你的生命,那它就伴随你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刻。人因着刚硬不能来到神面前,因着刚硬不能达到接受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你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你这方面的性情能不能达到变化?很难。那你们刚硬这方面的性情变化到什么程度了?以前刚硬到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现在能有一点变化了,就是人的心临到这个事的时候,稍微有那么些许的良心知觉,说“这事我得多少实行点儿真理,神既然揭露这方面性情,我听到了,也认识到了,那我得变化,临到十次事我得能行出一次真理来”,这就叫有所变化。三五年之后,你变得更多了,刚硬的性情流露得比之前还要少,这是不是变化?这就是变化。人说吃糖不好,吃糖蛀牙,你不再说“我偏吃,我就吃”这话了,那个性情没有了,那个野蛮、任性劲儿没有了,这叫变化。那变化到什么程度一点没有了呢?这得慢慢来。性情变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比刮骨疗毒还痛苦,还难受。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厌烦真理这方面的性情主要表现在哪儿?这方面性情表现的主要焦点是什么?(不接受修理对付。)不接受修理对付是这个性情表现出来的其中一种情形。临到对付的时候,“不想听!不想听!”或者是“怎么不对付别人,偏偏对付我呢?”厌烦真理就是凡是与正面事物,与真理、神的要求、神的心意有关的,他都不感兴趣,有时候是反感,有时候根本就是带搭不理,有时候态度很轻慢。他有一种很轻慢的态度,漫不经心的态度,不当作一回事,敷衍,应付,或者是用一种根本不负责任的态度来应对。厌烦真理主要表现的不光是听见真理就反感,它也包括不愿实行真理,到实行真理时就退缩了,就跟他无关了;聚会交通真理时他表现特别积极,就喜爱讲道理,高谈阔论来笼络人,能够使自己脸上有光、让人高看时,他就能滔滔不绝,一直谈起来没完。有些人起早贪黑地读神话,听诗歌,祷告,心一时一刻也不离开神,那就能代表他没有厌烦真理的性情吗?(不能。)那什么时候能让人看到他有这方面的性情呢?(真正实行真理的时候就逃避了,临到对付修理的时候不愿意接受。)难道他认为是他接受不了,或者是他没听明白,不懂这方面真理,他才不接受的吗?(不是。)他的性情就是这样,明明知道是对的,是正面事物,是真理,是神话,能让人变化,能让人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但他就是不实行,也不接受,这叫厌烦真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不负责任是什么性情?就是狡猾。人的处世哲学里最突出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狡猾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得罪,谁也别伤着,这样就能保护自己,就能保住饭碗了,就能在人群里站稳脚跟了。在外邦世界当中人这么做,现在在神家有些人怎么还这么做呢?看到损害神家利益的事也不说,意思是“谁愿意说谁说,反正我不说,我不得罪人,我也不当出头鸟”,这就是不负责任、狡猾,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他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名誉、人格、尊严,能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能舍身取义、两肋插刀,能不惜一切代价,但是需要维护神家利益,维护真理、维护正义的时候,这些都没了,就不实行真理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种性情,就是厌烦真理。怎么说是厌烦真理呢?就是一说这个事涉及到正面事物的实际,人就逃避、躲开,虽然里面感觉有点责备也不在乎,就想压制自己,心里还说“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傻”,或者认为这事不算什么,过后再说吧。一到维护正义、维护正面事物的时候就逃避,就不负责任,就睁一眼闭一眼,不求真了。这就是不喜爱正面事物,厌烦真理。那临到这事该怎么实行?有什么原则?要是这个事涉及到神家的利益,涉及到见证神了,就得像对待自己的利益一样求真,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这是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负责任的态度。你们如果没有这个态度,光是应付了事,“是我本分范围里的事情我做,我本分范围以外的我不管,要是问到我了,我心情好就答对答对你,心情不好我就不答对你,这就是我的态度”,这是一种性情。只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只维护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东西,这是维护正义事业吗?是维护正面事物吗?这种小私心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你们多数人常常都是这么表现的,一临到涉及神家利益的事就说“没看到,不知道,没听说”,就用这些话来搪塞,不管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总之这里有一个性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人有凶恶性情,总想控制人。什么叫控制人?光是不让你说某句话吗?光是不让你按着哪种方式思想吗?肯定不是,不是一句话、一个眼神的问题,是他这种性情凶恶。从“凶恶”这两个字来看,这种性情流露出来人能做哪些事?首先是想摆布一个人。什么叫摆布?他给你制定一个规矩,你就得守着,你不守他就发火,他想摆布你,让你往东你就得往东,让你往西你就得往西,他有这种欲望,然后就这么做,这就叫摆布。他想掌控一个人的命运,掌控、控制一个人的生活、心思、行为、喜好,让这个人的心思、意念、喜好、愿望都按照他说的来,按着他的意思来,不按神说的来,这叫摆布。比如你胃口不好,不喜欢吃油腻的,吃了容易拉肚子,他说:“油多有营养,你得吃啊,不吃不行,你不吃就没劲,就会瘦。”紧接着,他端来一碗油让你喝。你说:“我喝不下,求你别让我喝了,或者喝一半行不行?明天再喝行不行?”“不行,就这么喝,我说了算,必须喝!我就这么喝,你也这么喝。”你不喝他就强行给你灌下去了,不管你喝完以后有什么结果。你感觉怎么样?感觉被摆布、被愚弄、被控制了,是吧?这是不是撒但的行为?撒但就这么愚弄人,就这么掌控人,所以在人身上表现出来的撒但性情就是总想控制、摆布别人。不管在人身上能不能达到控制、摆布的目的,这种性情人都有,这就是凶恶。为什么叫凶恶呢?这方面性情有哪些实质性的流露?这里带不带有强行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听不听,不管你是什么感觉,你有没有享受,是否理解,他就强行要求你听他的,按他说的做,没得商量,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不给你自由,这就叫“凶”。“恶”指什么?他通过强行地灌输、压制的手段达到控制你、让你听他摆布的效果,他就心满意足了,这就叫“恶”。他不让你有自由意志,不让你学会揣摩,什么事都顺其自然,明白真理,生命一点一点自然长大,他不让你这样,他要控制你。他不让你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不把你往神面前带,而是带到他面前,让你听他的,他就是真理,他说什么都对,他是万物的中心,你就得听他的,不要分析对错。强行地、带有强暴性质地摆布、控制人的行为与人的心思,这种性情就叫凶恶。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你们见过的凶恶性情还有哪些表现?厌烦真理往往隐藏着更严重的情形,有的人就诡诈、圆滑,有的人就阴险、恶毒。比如说人承认神主宰一切,但临到神剥夺他的时候,他的利益受到损失,他外表也不埋怨、不反抗,也不前行,也不配合,就是原地踏步,不接受,这是一种坐以待毙的态度,这是厌烦真理。还有一种,他对抗神的摆布安排,对抗神的剥夺。怎么对抗呢?(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或者是做一些拆毁的事、搞独立王国的事。)这是一种。有的教会带领被撤了之后,过教会生活的时候总打岔,总搅扰,新带领选上来之后说什么他认为都不对,还背后拆台,这叫什么?这叫凶恶。意思是:“我做不成带领,谁也别想在这儿站住脚,都得给我滚,我把你挤走了我照样做带领。”这就不是光厌烦真理了,这叫凶恶!争夺地位,争夺地盘,争夺个人利益、个人的名誉,为了报仇不择手段,极尽其能事,就是把自己的能耐都用上,想方设法达到自己的目的,挽回自己的名誉、脸面、地位,或者是达到自己报仇的意愿,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凶恶。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有些人外表装饰得是很好,姊妹打扮得像“一朵花”,弟兄打扮得像公子、像阔少爷,只注重外表的吃穿,而内里却一贫如洗,对神没有丝毫的认识,这有什么意义?还有些人穿得像个穷要饭的,真是东亚奴才相!你们真不明白我对你们的要求?你们都互相交通交通,你们到底得着什么了!信神这么多年,你们的收获就是如此这般,你们不觉得丢人吗?不觉得羞耻吗?在真道上追求多年,到如今仍是不如麻雀重的身量!看看你们中间的娇小姐,一个一个打扮得如花似玉,互相攀比,比什么?还不是比享受吗?还不是比索取吗?你们以为我是来招聘“模特儿”吗?好不知羞耻!你们的生命在哪儿?你们追求的还不都是你们那奢侈的欲望?你以为自己美得了不得,纵使你花枝招展,你还不是一个生在粪堆中滚来滚去的蛆虫吗?今天有幸享受这属天的福气,是对你破例的高抬,并不是看在你那“漂亮的脸蛋”上,你自己是什么出身还不清楚?提到生命你闭口无言,活像个木鸡,你还有脸穷打扮,还有心思搽脂抹粉!再看看你们中间的花花公子,简直是不成体统,整天到处游逛,显出满不在乎的神情,到哪儿都没有一点规矩,还有人样吗?你们中间的每一个人,无论男女整天注重的都是什么?你们是靠着谁吃饭的,你们知不知道?看看你身上的装束,看看你手中的收获,摸摸你那肚囊,你信神多年的心血代价换来的果实是什么?你还有心思游山玩水,还有心思装扮自己那发了臭的肉体,有何价值!让你做一个正常的人,你现在不仅不正常,反而反常了,就这样的人还有脸到我的跟前?就你这样的人性,卖弄自己的风姿,显露自己的肉体,总是活在肉体情欲里,你不是属污鬼邪灵的后裔吗?这样的污鬼我不会让其存留长久的!你也别以为你心中所想我不知道,你的情欲、你的肉体纵使不放纵出来,但你的心中思想的、你的眼睛所恋慕的我还不知道吗?你们这些娇小姐打扮得如花似玉不是为了卖弄自己的肉体吗?男人于你们有何益处呢?真能救你们脱离这苦海吗?你们这些花花公子们一个一个装饰得道貌岸然,不也是为了卖弄自己那几分“英姿”吗?你们又是为了谁呢?女人对你们又有何益处呢?不是你们犯罪的起源吗?你们所有这些男女邦族,我对你们说的话不少,但你们听从的却甚少,你们的耳朵发沉,眼睛昏花,心里刚硬以至于遍体满了情欲,陷在其中不得出来,谁还愿意接近你们这些污秽中翻滚的蛆虫呢?你们别忘了,你们仅是我从粪堆中提上来的,本没有正常的人性,而我对你们的要求就是你们原本没有的“正常人性”,不是让你们去卖弄情欲,也不是让你们尽情放纵你们那叫魔鬼训练了多少年的腐臭了的肉体。你们如此装饰自己,就不怕自己越陷越深吗?你们本来属罪,你们不知道吗?你们浑身上下满了情欲,你们不知道吗?以至于你们的情欲都从你们的衣服中渗透出来,显出了你们那丑陋不堪的污鬼之态,这些不是你们自己最清楚的吗?你们的心、你们的眼目、你们的双唇不都是经过污鬼玷污的吗?不都是污秽的吗?你以为自己只要不做出事来就是最圣洁的了?你以为穿着华丽就可掩盖你们那肮脏的灵魂?这是不可能的事!我劝你们还是讲点现实,别弄虚作假,别卖弄自己的风姿。你们互相卖弄情欲,而你们买来的都是永远的痛苦与无情的责打!你们何必挑眉弄眼、互相爱恋呢?这就是你们的正直吗?就是你们的刚正不阿吗?我厌憎你们中间那些搞污医邪术之类的人,厌憎你们中间那些爱慕自己肉体的少男少女们,你们最好还是忍着点,因为现在是要求你们有正常人性,不是允许你们卖弄自己的情欲,你们总是见缝插针,因你们的肉体太多了,情欲太大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七》

在日常生活当中,你们能不能识破别人所流露出来的邪恶方面的性情、表现?诡诈一般人都能识破,但邪恶就不那么容易识破了。好比说,性情邪恶的人问你一句话,你就不知道他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还得往下听,他绕了一大圈又说了很多话之后,你才意识到他当初问你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是邪恶,这比诡诈更阴险,光凭一两句话识不破。也可能一个时期或者短时间内你看不透、识不破他为什么做那个事,为什么用那样的说法、那样的作法,等有一天彻底暴露了,他包不住了,怎么圆谎都没圆住,你才发现,这就不仅仅是诡诈了,这是邪恶。比如大红龙常常用一种对的论调、对的说法来迷惑人,打着正义的旗号排斥异己,达到让人认为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名正言顺、合理合法的,也是合乎人道的,这就是邪恶。你们做不做这类事啊?比如,有一个人跟你有点私人恩怨,你要是明着对付他或者整治他,做一些对他不利的事,大家看着不合适,你自己也觉得不太合情合理,怕大家不服,然后你就想办法找一个机会,借着一件事把他整治了,报了个人的私仇,这是不是邪恶?邪恶的人他的做事原则、方式基本上是很隐秘的,他的存心、动机、出发点特别隐秘,不可告人。你们身上如果有这些表现、流露的时候,你们会不会分辨,能不能意识到这是邪恶的性情?诡诈通常从外表就能看出来,说这个人说话太圆滑、太狡猾,这就是诡诈,而邪恶主要的特征是什么?就是说的话特别好听,外表看都对,挑不出毛病来,各方面看都挺好,但做事特别邪恶,很隐秘,人不容易分辨。他往往用一些对的话、好听的说辞,用合乎人情的一些道理、说法或者作法来掩人耳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就是用这些外表看似好的、对的、合乎人情的、合乎原则的作法去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邪恶。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三》

有一部分人不喜欢真理,更不喜欢审判,而是喜欢势力,喜欢钱财,这样的人称为势力派。他们专门找那些在世上有势力的派别,专门寻找从神学院出来的牧师、教师,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里说着为神花费的字句,眼睛却专注着大牧师、大教师,对基督则是不屑一顾。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名利、荣誉,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就能将这么多人征服,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能将人成全,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尘土粪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选民。他们认为若是这些人是神拯救的对象,那天地就颠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们认为若是神拣选这些人来成全,那么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们的观点中掺杂着不信的成分,岂止是不信,他们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禽兽。因为他们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势力,他们看重的是庞大的集团、派别,对于基督所带领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是那些与基督、与真理、与生命背道而驰的背叛者。

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爱基督的可爱、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欢那些与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荡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猎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愿意与基督同受苦难,而是愿意投入那些任意妄为的敌基督的怀中,尽管他们供应你的只是肉体,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你能跟随到今天完全是被迫无奈,在你的心中一个个高大的形象永远屹立着,你忘不掉他们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们那带有权势的言语、带有权势的双手,他们在你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远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远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为他太普通了,因为他的权势太小了,因为他太不高大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上一篇: 2 什么是真实认识自己?真实认识自己主要认识哪些方面?

下一篇: 4 真实认识自己是借着什么途径达到的?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