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什么是诚实人?什么是诡诈人?诚实人与诡诈人有什么实质性区别?

相关神话语:

所谓诚实就是能把心交给神,凡事都不对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开,不隐瞒事实,不做欺上瞒下的人,不做仅仅是讨好神的事。总之,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不欺骗神,不欺骗人。不过,我所说的很简单,但对你们来说却是难上加难。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最终,我要从你们嘴里挤出这样的词来——“神是信实的神”,接着你们捶胸哭丧着:“人心太诡诈!”那时的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不会仍像现在这样得意忘形了吧!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高深莫测”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规规矩矩特别“老实”,而在灵的面前却是张牙舞爪,这样的人你们会把他列在诚实的人的队伍中吗?若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很擅长“交际”的人,那我说你定规是一个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若你很喜欢寻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个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愿意做一个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没有索取,只有贡献,那我说你是一个忠心的圣徒,因为你不求报酬,只做诚实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费你的全人,若你能为神牺牲性命而站住见证,若你是一个诚实得只知道满足神不知道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么的人,那我说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润的人,是在国度中永存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既然没有真实的信,那就更谈不上更真的爱了。你对神尚且还能怀疑,还能随意猜测,那你无疑就是最诡诈的人了。你猜测神能不能也像人一样罪不可赦,也像人一样小肚鸡肠,也像人一样没有公平合理,也像人一样没有正义感,也像人一样手段毒辣、阴险狡诈,也像人一样喜欢邪恶与黑暗,等等这些猜疑,人能有这些想法不都是人对神没有一点认识的原因吗?这样的信简直就是在作孽!甚至更有的人认为我喜欢的人无非就是那些会讨好、会奉承的人,不会这些的人在神家也是吃不开的,站不住的。这就是你们多年来的认识吗?就是你们的收获吗?你们对我的认识岂止这些误会,更多的是你们对神灵的亵渎,对上苍的诬蔑,所以我说你们这样的信只会使你们离我更远,只会使你们更加与我敌对。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诚实人的表现是什么?关键是在凡事上实行真理。你说你很诚实,但神所说的话你总放在脑后,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你说“虽然我素质很差,可我的心挺诚”,但临到一个本分,你怕受苦,怕尽不好要承担责任,你就推托,这是不是诚实人的表现?这很明显不是诚实人的表现。那诚实人应该怎么做呢?接受,顺服,然后尽自己所能地尽上自己的忠心,力求满足神的心意。这里有几方面表现,一方面就是用一颗诚实的心把本分接受过来,不想其他的,不三心二意,不为自己图谋,这是诚实的表现。另外一方面是尽力、尽心。你说“我就会这些,我就把这些都用上,都献给神”,这是不是诚实的表现?你有的、你会的你都献出来,这就是诚实的表现。你有的你不愿意献出来,你藏着掖着,你耍滑头,你推托,怕做不好承担后果就让别人做,这是诚实吗?这就不是。所以说,做诚实人不是光有一颗心就行了,临到事你不实行,这就不是诚实人。临到事得实行真理,得有实际的表现,这才是诚实人,这才是有一颗诚实的心的表现。有些人觉得做诚实人就是说实话、不说谎话就行了,是这么小的范围吗?肯定不是。你得把自己的心亮出来交给神,这是诚实人该有的态度。所以说,诚实的心太宝贵了,言外之意是什么呢?就是这颗心能支配你的行为,支配你的情形,这颗心太宝贵了。你有这样诚实的心,那你就应该活在这样的情形里,有这样的行为,有这样的付出。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

人对待本分、对待神必须得有一颗诚实的心,这是敬畏神的人。人有诚实的心对待神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是尽本分为神花费不问祸福,不讲条件,任神摆布,这是心灵诚实的人。那些总疑惑、总讲条件、总研究的,是不是心灵诚实的人?这样的人心里存着什么?存着诡诈、邪恶,他总研究。临到事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了,他就琢磨,“神对我作这个事,给我摆布这个环境,神是怎么想的?别人有没有临到这个事?经历完这个事后果是什么?”他就研究这些事,研究个人的得失、祸福。一研究这些还能不能实行真理了?能不能顺服神了?临到本分他先研究:“尽这个本分受不受苦呀?是不是得常常在外面?吃饭、休息能不能定时啊?接触的都是哪些人呢?”虽然表面上他接受了这个本分,但是他心里存着诡诈就总研究这些事。其实他研究的这些事都是涉及他自身利益的,他就不考虑神家的利益,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人若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就不容易实行真理,对神就没有真实的顺服。多数人研究到最后结果是什么?有些是悖逆神,就是带着消极情绪做着,边做边观察着。带着这样的情绪,这是什么性情?这是诡诈,邪恶。上升到邪恶了,这是跟神斗呢!人总研究,一心二用,这能不能尽好本分?他不是用心灵与诚实来敬拜神,没有诚实的心,他边尽着本分边观察着,总留一手,结果怎么样?神不在他身上作工,他怎么做也找不着原则,做事总出岔。为什么总出岔?有时候不是神显明,是他自己把自己断送了。他不为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着想,总为自己图谋,总为自己的脸面、地位打算,做着做着就偏了。为自己的利益、前途打算,跟为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着想,做的事结果一样不一样?肯定不一样。这一个事就显明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做事的实质变了,性质变了。如果只是有一点小损失,还有挽救的余地,还有机会。如果造成大的损失了,还有没有机会?如果这事严重,成打岔搅扰了,那就该撤换、淘汰了,有些人就是这么被淘汰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尽本分需不需要有诚实的态度?如果尽本分的时候有些事情你没做好,就应该亮相、解剖自己,然后寻求真理原则,争取下次能做好,不应付糊弄。如果你没凭着诚实的心去满足神,总想满足自己的肉体,或者总想满足自己的虚荣脸面,这样工作能作好吗?本分能尽好吗?肯定不能。诡诈人尽本分总应付糊弄,尽本分也尽不好,这样的人不容易蒙拯救。你们说,诡诈人在实行真理的时候耍不耍诡诈?实行真理的时候需要他付代价,需要他舍弃自己的利益,需要他向别人亮相,他就留一手,说话说一半留一半,总是让别人猜他是什么意思,让别人会意他是什么意思,总是留点儿余地,给自己留后手。别人一看他是诡诈人就不愿与他交往,办事总是防备他,他说话别人也信不过,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有多少水分。所以,他在别人心中也是常常失信于人,在别人心中的分量很低,甚至没有分量。你在人的心中都是这样的地位、这样的分量,在神面前神会怎么看你呢?神比人看得更准,更透彻,更实际。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凡是信神不追求真理的人没法脱离撒但权势,凡是做人不老实,人前做一套,人后做一套,外表谦卑、忍耐、有爱心,其实质却阴险、狡诈,对神没有一点忠心,这样的人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典型代表,是毒蛇的种类。信神总为自己图谋,自是、自高、显露自己、维护自己地位的人,是喜爱撒但、反对真理的人,是抵挡神的、完全属于撒但的人。不体贴神的负担,不专心事奉神,总为个人利益、为家庭利益着想,不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从来不凭神话活着的人是神话以外的人,这样的人不能得着神的称许。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

你的存心目的都是为了我吗?你的言语举动都是活在我面前吗?你的心思意念我都鉴察。你里面没有责备吗?你拿出一副假脸给人看,还坦然自若装出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给人看,这是为自己掩护,想把你的恶掩护起来,甚至想方设法推到别人身上,你的心何等诡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

有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打着为教会的招牌,其实是为自己得利,这样的人存心不对,弯曲诡诈,他做的多数事都是为了追求个人利益,这样的人不会追求爱神,他的心还属于撒但,他的心不能归向神,神也就没法得着这样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真实的爱是自发的》

你们说,跟诡诈人生活在一起累不累?(累。)那他自己累不累呢?他也累。因为做诡诈人跟做诚实人不一样,诚实人简单,思想不那么复杂,若是诡诈人说话就总得绕弯,什么话也不直接说,诡诈人他自己也觉得累,总玩诡诈、总圆谎话就是累呀!总动脑子、动心思,疏忽一点就露馅。有的人甚至玩诡诈到什么程度?与每一个人都斗,斗得神经衰弱,晚上都睡不着觉。可见这种人诡诈到什么程度了!做诚实人活着不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怎么想的就怎么流露,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事事处处都寻求神的意思,按神的意思去做,只不过有愚昧的地方需要以后有智慧,需要不断地长进。但诡诈人不是这样,他凭着撒但的哲学、凭着他诡诈的本性实质活着,他处处都得小心,怕被别人抓住把柄,处处都得用他的方式、用他诡诈弯曲的手腕来遮掩自己真实的那一面,生怕什么时候就露馅了。一旦露馅了他还得去圆,圆的时候他就不那么容易把这个事挽回、圆好,一旦圆不好他就上火,怕别人看漏,一旦被别人看漏,他就觉得在人面前没面子,还得想方设法把话再圆回来。这样一来二去,他是不是就觉得累?他的大脑总得琢磨,要是不琢磨他那些话从哪儿来的?你要是诚实人,没有什么存心,没有什么居心,什么事你做了就是做了,也不用担心露不露馅,你还能累吗?诡诈人说话、做事总是别有居心,一旦露了馅他就想方设法把这事再挽回来,然后再给你一个假象,让你误会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他就觉得特别累。你跟他相处就觉得他那么做特别愚蠢,说的那些话也多余,有些事其实没必要解释,你都没当回事,他还一个劲儿地解释,一个劲儿地挽回,让你听了都厌烦,他自己也觉得要是不跟你解释这些事他也就不那么累了。他的大脑总得琢磨怎么能够让你不误解他,怎么能够让你听了他说的话、看了他做的事,能达到他存心里的那个目的,所以他这么琢磨那么琢磨,晚上睡不着觉也琢磨,白天吃不下饭也琢磨,或者跟人商量什么事的时候也探讨这个事,总是给你一些假象,让你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好人,或者让你觉得他不是那个意思。诡诈人就是这样。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

人本性里的东西不是一时软弱才流露出来的,乃是一贯的表现,他无论怎么做都带着那个腥味,怎么做都带着他本性的东西,即使有时外表没有明显流露,但里面也有那些掺杂。像诡诈人一时说点实在话,其实话里还有话,还是掺杂诡诈。诡诈的人跟任何人都玩诡诈,跟他的亲人也玩诡诈,甚至跟孩子都玩诡诈,你再对他实实在在的,他也和你玩诡诈。这就是他本性的真面目,他就是这个本性,这不容易变化,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的。诚实人有时也会说一句弯曲诡诈的话,但是他平时比较诚实,办事比较实在,与人交往也不占人便宜,与人说话也没有存心要试探人的话,能敞开心跟人交通,人都说他比较诚实,他有时说点诡诈的话那就是败坏性情的流露,这不代表他的本性,因为他不属于诡诈人。所以说,对于人的本性必须得认识,什么是本性的东西,什么是败坏性情,这得分清楚。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上一篇: 1 神为什么要求人做诚实人?做诚实人的意义是什么?

下一篇: 3 做诚实人该具备哪些原则?为什么诚实人要讲智慧?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