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人不顺服神的根源是什么?是受哪些撒但性情的捆绑辖制?

相关神话语:

人抵挡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着人被撒但败坏了,因着撒但的败坏,人的良心麻木,道德败坏,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后。未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是顺服神的,本是听见神话就顺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当人经撒但败坏之后,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坏了,这样人对神的顺服、对神的爱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变成了畜生一样的性情,对神的悖逆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但人还不知道也不认识,只是在一味地抵挡、一味地悖逆。人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见识、良心的发表,因着人的理智、见识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极处,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不能改变人的理智、见识就谈不上性情变化,也谈不上合神心意。人的理智不健全就不能事奉神,理智不健全就不能合神使用。正常的理智是指对神有顺服、有忠心,对神有渴慕,对神能绝对,对神有良心,是指对神一心一意而不故意抵挡。不正常的理智就不是这样了,人经撒但败坏之后就对神产生观念,对神无忠心、不渴慕,更谈不上良心,故意抵挡神、论断神而且还背后谩骂神,明知是神还背后论断,根本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只是一味地向神索取、向神要求。这样的理智不正常的人还不能认识自己的卑鄙行为,还不能懊悔自己的悖逆行为。若能认识自己的人还是理智稍稍恢复一点的人,越是悖逆神但还不能认识自己的人越是理智不健全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若你不能接受从神来的新亮光,对神今天所作的看不透也不寻求,或疑惑,或论断,或研究分析,这都不是存心顺服神的人。当现时的亮光出来,但你仍宝贝昨天的亮光而抵挡新的作工,这样的人纯粹是谬种,属于故意抵挡神的人。顺服神关键一点就是能领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够接受实行,这才是真实的顺服。人若没有渴慕神这样的心志,就不能达到存心顺服神,只能是因满足现状而抵挡神。人不能顺服神是因着人被原有的东西占有,这些东西在人里面形成了种种观念与人对神的种种想象,这些都成了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所以说人信的是人自己的观念,是人自己的想象标准。你按着你心中想象的神来衡量今天实际作工的神,那么你的信是来自于撒但的,这是带着个人喜好来信神,神不要这样的信。凡是这样信神的人,不管资格有多高、花费有多大,即使是花费毕生的精力为神作工,以至于殉道,但神对这样信神的人不称许,只是给人一点恩典让人暂时享受。这样的人谈不到实行真理,圣灵在这样的人身上不作工,神要把这样的人一个一个地淘汰。不管是年老的、年轻的,凡是信神不顺服神的,存心不正的,都属于抵挡打岔的人,这样的人无疑都是被淘汰的对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信神就当顺服神》

衡量人能不能顺服神,关键看人对神有没有奢侈欲望,有没有别样的存心,如果人对神总有要求,就证明人对神没有顺服。无论临到什么事,如果你不会从神领受,不会寻求真理,总讲自己的理,总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甚至还能怀疑神,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是最狂妄的人,最悖逆神的人。对神总有要求的人不可能真实顺服神,你有要求就证明你是在跟神搞交易,你是在选择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这就是背叛,没有顺服。你对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对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资格对他提出要求,无论是无理的还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实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顺服,别无选择。现在的人不单是有选择,还能要求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他选择自己的意思还让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并不要求自己去按神的意思做,所以说,人里面没有真正的信,没有信里包含的实质。你什么时候对神的要求少了,那你真实信的成分就多了,你顺服的成分也就多了,而且你的理智也比较正常了。往往越能讲理而且理由越多的人越不好办,他不但要求多,还得寸进尺,这方面满足他了他还有那方面的要求,哪方面都得满足他,不满足他他就发怨言,就破罐子破摔,过后感觉亏欠又懊悔,又痛哭,又想死,这有什么用?这能解决问题吗?所以说,在没发生事之前,你就得解剖自己的本性,本性里都有哪些东西,你这个人喜好什么,你的要求要达到什么。有的人感觉自己有点素质、有点恩赐,总想做带领,出人头地,就要求神使用他,如果不用他,他就说:“神你怎么没看中我呢?你大用我,我保证能为你花费。”这样的存心对吗?为神花费这是好事,但是他愿意为神花费这是其次,他心里喜欢的是地位,注重的是地位。你要是真能顺服,无论神是用你或者不用你,你都能一心一意地跟随神,无论有没有地位都能为神花费,这才算有理智,才算顺服神的人。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狂妄是人败坏性情的病根,人越狂妄就越容易抵挡神。这个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无人,最严重的就是目中无神。别看人外表信神跟随神,人并不把神当神对待,总觉得自己有真理、自己伟大,这是狂妄性情的实质、根源,是从撒但来的。所以,狂妄的问题必须得解决。目中无人那是小事,关键是人的狂妄性情让人不顺服神,不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总要与神争权力控制人,这样的人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么爱神、顺服神了。狂妄自大的人,尤其狂妄得失去理智的人,信神不能顺服神,还高举见证自己,这是最抵挡神的人。人要想达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决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决得越彻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的心才能顺服神,才能得着真理达到认识神。

——摘自神的交通

顺服这个功课最难学。合你观念的你接受、顺服,对你有利了你感觉不错,很合乎你的口味,顺服之后一顺百顺,心里踏实平安没有责备,而且快乐、高兴。不合你观念的要顺服起来就像咽沙子似的难以下咽,难受、扎心、痛苦,有理不能讲,心里憋屈,一肚子委屈没处诉说。“那怎么办哪?人家说得对啊,人家比我地位高,我不听能行吗?认命吧,下次得小心点,可别强出头了,强出头的鸟没好,谁往前谁挨对付,我可不往前了,爱怎样就怎样吧,我就做个最小的。这顺服不容易啊,难哪!我一颗火热的心被一盆凉水浇灭了,这不怨我,我起初也单纯,也敞开,结果总挨对付,我可不这么做人了,这么做人太累。以后我就往后退,跟谁也不说知心话,谁问也不说,就在心里憋着。”这态度怎么样?这就从一个极端又走入另一个极端了。让人学习顺服的功课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不管当时你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累,个人脸面、虚荣、名誉受了多少亏损,这些其实都是其次,最要紧的是扭转你的一种情形。什么情形呢?人在自己犯错或者不犯错的情形之下,通常都有一种刚硬、悖逆的情形在内心深处,而且有一种人的常理存在心里,就是“我做对了,我的存心是对的,你就不应该对付我,我就可以不顺服”。他就不说这事做得合不合乎真理,导致的后果是什么,他就认为“只要我的心是好的,我没有坏心眼,你就应该悦纳我”,这是不是人的理?这是人的理,这里面没有顺服。你把自己的理当成真理,而把真理当成额外的了,你认为合乎你的理才是真理,不合乎你的理就不是真理了,这是最谬妄的人,也是最狂妄自是的人。学习顺服的功课能解决人的什么情形呢?人如果能达到顺服,需不需要有一定的理性啊?比如在一件事上咱们不管做得对错,既然神不满意,咱就应该听神的,一切以神的话为准,这是不是理性?这是人该有的理智,是人首先应该具备的。别管咱们受了多少苦,咱的存心、目的是为了什么,当时的理是什么,既然神不满意,没有达到神的要求,神是真理,那咱们就得听神的,别跟神讲理,别辩解。你具备了这样的理性,你能顺服,就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没有悖逆,不抗拒神对你的要求,不分析神的要求是对还是错,这就解决了人的悖逆、刚硬、讲理的情形。这些情形人里面是不是都有?人常常出现这些情形,认为只要我这个合乎常理,你那个就不应该是对的,我就可以合情合理地不顺服你。这是人常有的情形,但是你如果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就能有效地解决一部分这样的情形。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上一篇: 2 什么是真实的顺服神?真实的顺服神有哪些表现?

下一篇: 4 怎样才能达到顺服神?顺服神应该具备哪些实行原则?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