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有敌基督实质和有敌基督性情的区别是什么?

相关神话语:

敌基督的实质与敌基督的性情哪个是死病?人具备敌基督的实质这是最危险的。什么是敌基督的实质?为什么叫敌基督的实质?就是这类人根本就不追求真理,他们天生就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是撒但的化身,生下来就是魔鬼,没人性,就是唯物论,是标准的不信派,只追求地位,他们这类人是厌烦真理的。厌烦真理是什么意思?就是他不认为神是真理,不承认神是造物的主这一事实,更不承认神主宰万物、主宰一切的这一事实。所以,就是给他追求真理的机会,他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因为他不能追求真理,因为他永远是真理的仇敌,是神的仇敌,所以他永远不可能得着真理。永远不可能得着真理这是不是死病?这就是死病。而所有有敌基督性情的人,他们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的性情有相同的地方,有一样的表现、一样的流露,甚至他们表现的方式、流露的方式、思维的模式都是一样的,甚至他们对神的观念想象都是一样的,但是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不管他们能不能接受真理,能不能承认神是造物的主这一事实,他只要不追求真理,那这个敌基督性情就成了死病,就因为这一条他们的结局将与有敌基督实质的人是一样的。但是,好在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中,有的人具备人性、理智、良心、廉耻,喜爱正面事物,具备蒙神拯救的条件,他们因着能追求真理而达到性情变化,达到脱去败坏性情,脱去敌基督性情,那这个敌基督性情对于这类人来说就不是死病了,还有救。说有敌基督的性情是死病,是看哪种情况,有一个前提,就是这些人虽然承认神的存在,相信神的主宰,相信、承认神口里所说的一切的话,也能尽本分,但就是有一样——从来不实行真理,不追求真理,那这个敌基督性情就是他致命的一项了,能要他的命。而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就不分什么情况了,这类人不可能喜爱真理,永远也得不着真理。就是说,有敌基督实质的这类人是永远不可能追求真理的,而具备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可以划分为两类,一类追求真理,能蒙拯救,一类丝毫不追求真理,不能蒙拯救。不能蒙拯救的有可能作为效力者剩存下来,也有可能是其他的结果。

为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不能蒙拯救?就是因为这类人不承认真理,也不承认神就是真理。就是这类人不承认有正面事物,不喜爱正面事物,他就喜爱邪恶事物,喜爱反面事物,他是一切邪恶、反面事物的化身,也是一切反面事物、邪恶事物的发表者,所以他们厌烦真理、仇视真理、恨恶真理。他们有这样的实质能追求真理吗?(不能。)所以,让这类人追求真理那是不可能的事。而有敌基督性情的这类人,有一部分人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愿意为实行真理、追求真理付出一切,神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实行,神走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神让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他们走的道路完全是按着神所要求的道路走,按着神所指示的方向、目标去追求。而另外一部分人除了不追求真理之外,还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可想而知,这类人的结局是什么?不但没有得着真理,还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这类人太可惜了!神给了他们机会,也同样供应他们真理、生命,但是他们没有珍惜,没走上被成全的路。不是神偏待人不给他们机会,是他们没珍惜,没按神的要求去做,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所以敌基督的性情就成了他们致命的东西,让他们丧命了。他们以为明白了一些道理,有了一些外表的作法、好的行为,对于敌基督的性情神就不追究了,就可以掩盖了,从而他们就可以理所应当地不用实行真理,可以为所欲为,按着自己的理解、按着自己的方式、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最终,无论神怎么给机会,他们还是一意孤行,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成了神的仇敌。他们能成为神的仇敌,不是一开始神就定义他们是这样的人,神一开始没给他们下定义,因为在神眼中这类人不是神的仇敌,不是有敌基督实质的一类人,而只是有撒但败坏性情的一类人,但是无论神怎么作,他们没走上蒙拯救的道路,而是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最终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这是不是很可惜?这太可惜了,这类人很可怜。可怜在哪儿?明白点字句道理就以为是明白真理了,有点好行为、付点代价就以为是实行真理了;有点才干,有点素质、恩赐,会讲点道理、属灵的字句,在神家担点担子,尽点特殊的本分,就以为是有生命了;能受点苦、付点代价,他们就误认为自己能顺服神,能为神舍弃一切了。他们用外表的好行为,用他们的恩赐,还有他们所装备的字句道理来代替实行真理,这是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的致命处,让他们误认为自己已经走上了蒙拯救的道路,误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身量、有了生命。不管怎么说,这类人如果最终不能蒙拯救也怨不得谁,是他们自己不往真理上注重,不往真理上追求,甘愿走上敌基督的道路。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二》

走敌基督道路的人与敌基督的情形是一样的,但是他们有一个区别。走敌基督道路的人有希望、有机会能悔改,这就能摆脱敌基督的性情,而敌基督不接受真理,你怎么说要赤露敞开、坦诚,别在里面琢磨、加工,有话直说,他怎么琢磨都觉得吃亏,怎么琢磨都觉得行不通、那么做傻,累死他也行不出来,这就是敌基督,这就是区别。不管怎么交通真理,对于敌基督这一类人,他只是承认自己做的事不合真理,是有敌基督性情,但是他承认也没用,接受也没用,他不实行真理,所以他就变不了,神不拯救。那些有敌基督性情的人呢,有一部分人听完这话心里记下来了,感到扎心了,“原来这是敌基督性情,这是走敌基督道路,这事这么严重啊!我有这样的情形、表现,我有这方面实质,我就是这类人啊!”他就琢磨怎么能变化,怎么能脱去,怎么能与敌基督性情没有关系、没有任何瓜葛,怎么能不走敌基督道路。在工作当中、生活当中,在个人的进入当中,在对待人事物的态度上,对待神托付的事上,他就考虑这么做是不是敌基督,流露敌基督性情的时候就恨,流露完之后也懊悔,这一有恨、一有懊悔,给人的生命进入带来什么益处了?就是在一两年之内,无论是作工作还是个人进入,他在逐渐地摆脱,在挣扎,在与敌基督性情争战。有时候身不由己,还想为地位做事、说话,说完之后就恨自己,又临到这类事还说,说完之后又后悔,就总反复。这个反复证明什么?证明人在进入。如果没有反复,没有进入也没有退步,这就没有生命。有反复证明人里面的生命是活着的,他有生命,有根基了。有的人什么感觉也没有,没有任何争战,不疼不痒,一交通这方面,也承认自己有敌基督性情,走敌基督道路,说得挺好,可一涉及到进入,他里面没有争战。你问他与敌基督性情作过争战吗?为保全自己地位说话的时候,里面有责备吗?说完之后后悔吗?意识到了再说话时有收敛吗?这些情形存不存在?喊口号的人说“不知道,反正这些事都有”,统统都说有,可承认完之后细节的进入没有,细节的实情就没有了。真有进入的人他就难受,“知道有敌基督性情,怎么就脱不去呢?难哪,不好变啊!”他能说不好变这就证明什么?他里面有进入、在争战,这个情形在不断地变化,这样一点一点地越来越好,最后就胜过去了。不容易啊!这就跟抢救一个快死的人似的,什么办法都用了,如果是能活过来的人,他的身体有一些生命迹象在不断地发生,而那些彻底死了的人呢,无论你怎么做他也没反应,这就彻底死了,没知觉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九》

对于敌基督来说,如果他的名誉与地位受到了打击或者亏损,那比要他的命还严重。他无论怎么听道,无论怎么读神话,都不会为自己从来不实行真理、走敌基督道路或者有敌基督的本性实质而难过、懊悔,而是常常为自己如何得着地位、如何有更高的名望而绞尽脑汁。可以说,这一类人所做的一切都只做在人前,而不是做在神前。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这类人太喜爱地位,把地位当成生命,把地位当成人生的目标与方向,也因为太喜爱地位,他们从来不相信真理的存在。言外之意就是这一类人因着有这样的实质、本性,在他们心里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所以他无论怎样盘算,无论怎样以假象欺骗人、欺骗神,在他内心深处没有任何的责备,没有任何的知觉,更没有任何的不安。所以说,他们始终如一地、肆无忌惮地在追求地位与名誉的同时,也在否认着神所作的一切。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在他内心深处潜意识里有一个这样的认识,他认为:“人的地位、人的一切得靠人自己争,只有在人中间站稳脚跟,有了绝对的权势、地位之后,人活着才有价值,活得才像个人,反之,如果像神话中所说的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做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那样的人活得太窝囊,那哪是人呢?人的幸福、人的地位要靠自己去争取,而不是靠别人施舍,要以积极、主动的态度去争、去抢,而不是被动地等待。如果什么事都顺服,都按神的话去做,按真理原则去做,都去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原则,那人活得是不是太窝囊了?”在他们心中是这么盘算的。当然,敌基督就是这样的实质,让他揣摩神的话,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达到能够顺服神,达到能够按真理原则办事,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跟随者,最终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他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敌基督的实质,无论他走到天涯海角,他的认识、他所追求的东西是不会放下的,所以,你想改变他的观点是不可能的。有的人说有些敌基督的这个观点是能改变的,那能改变的是哪类人?是有敌基督性情的正常的败坏人类,这样的人能改变。通过追求真理,通过接受修理对付,通过经历神所摆设的环境,最后达到放下这些,能够按神话行,能够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追求地位,不追求名誉,顺服在神面前,这是对于能够追求真理的人说的。而敌基督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就因为他不能追求真理,所以他永远不可能放下与他这一生息息相关的这个东西。在他的追求当中,在他的认识当中,他认为有地位了那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有地位了就得着一切了,有地位了人就活得有人样了。他把地位看成什么?看成是真理,看成是正常人追求的最高目标。这不就麻烦了吗?他认为什么追求真理、追求做顺服神的人、追求做诚实人,那些都是通向最高地位的一个过程,仅仅是一个过程,并不是做人的目标。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一》

普通人也有邪恶性情,有邪恶性情的流露,但是有一点他与敌基督是不一样的,就是在他信神、尽本分的过程当中,这些能逐渐减少,能变化,他心里还是渴慕真理、喜爱真理的,只是他能行出来的有限,但毕竟能行出一部分,而敌基督是丝毫不喜爱真理,也从来不实行真理。你们就根据我这句话观察,无论是教会带领工人还是普通弟兄姊妹,在他能明白的真理范围之内,你看他能不能行出来。好比说,他明白一个真理原则,到实行的时候他一点儿也不实行,自己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就完了,这就是邪恶。有些人不太明白真理,但是他心里想寻求到底怎么做合神心意、怎么做合乎真理,他内心深处、他的愿望是不想违背真理,但就是因为不明白,有时候就做愚昧事、错事,甚至做打岔的事,那这个性质是什么?是因为愚昧造成的,不是不实行。这在神那儿就定性为愚昧、素质差,因为不明白真理,所以常常打岔这就得限制,多交通真理,这种人就有待管教。但敌基督的性质可不是这么轻微了,他们是有意地、故意地作恶,明白真理也不实行,谁说都不听,听了也不接受,即便是表面接受了,内心深处也抵触,做事的时候就按自己的意愿去做,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无论当着人的面他活得多像个人样,背后一做事的时候鬼性就出来了,这就是敌基督。有些人有地位被定性为敌基督了,有些人没地位,有没有敌基督的苗头?有他们一有地位就是敌基督,百分之百。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五》

你们说,有没有人对权力没有一丁点儿欲望?有没有人不喜爱权力?有没有人不喜欢地位之福?(没有。)没有一个人能达到,这是什么原因?就是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性的东西,都喜欢地位,喜欢权力,喜欢地位之福,这是人的共性。那为什么有的人就称为敌基督,有的人仅仅是走敌基督道路但不能称为敌基督,有什么区别?先说说这两者在人性上有什么区别?敌基督是什么样的人性?有这些流露的普通人具备什么东西是敌基督没有的?(敌基督没有正常人性和良心理智,走敌基督道路的人有正常的良心理智,他走错路之后,借着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和神的刑罚审判会有悔改的表现。)悔改表现这是一个区别点。那敌基督知道悔改吗?敌基督死不悔改,就是撞了南墙他也不悔改,永远不悔改,不认错。这两者在人性上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你们知不知道?就是一般不信神的好人跟恶人有一个区别点,他们在良心理智、人性方面表现流露出来的常见的东西是什么?好比说,一个恶人做了一件坏事被大家知道以后揭露出真相了,这个人听后,“哼,大家都知道又能怎么样?我偏这么做,我就这么做,我再给你解释解释,制造点假象迷惑你。多少人指责我、背后骂我我也不在乎,我照样活着,我就凭着一张厚脸皮,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你说得对有什么用啊?我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他做了多大的恶事、多见不得人的事都不知道羞耻,不知道害臊。普通人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能装好人,一旦有人发现他做坏事了,他就觉得没脸见人了,甚至都不想活了,就恨自己,“我当时怎么能做那个事呢?我怎么那么不要脸,怎么那么不知羞耻呢?”他就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说这辈子再也不做那个事了。他们有这样不同的表现是人性里的什么东西决定的?廉耻,就是一个知道害臊,一个不知道害臊。有的人做了坏事不管别人怎么揭露,他都脸不红心不跳,在公共场合还义正辞严地把反面的都说成正面的,把不好的都说成好的,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人有没有廉耻?(没有。)他是这样的态度,那他以后做事能受被人揭露这事的影响吗?不会,他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另外那类人就觉得没脸见人了,以后再也不做这事了,他的人性里知道廉耻。知道廉耻这是不是做人的最低标准?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人还能称得上是人吗?就称不上了。一个连廉耻都没有的人,他的神经、思维正不正常?肯定不正常,那就更谈不上什么喜不喜爱正面事物了。这两者之间最基本的区别是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别人揭露他与神争夺地位,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错,过后不但不吸取教训向神回转,反而一有机会选上带领工人还要继续跟神争夺地位,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死不认罪。这样死不认罪的人有没有理性啊?(没有。)没有理性的人有没有廉耻啊?他没有。有正常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一听别人说他这是跟神争夺地位,就觉得:“这事可太严重了!我是跟随神的人,我怎么能跟神争夺地位呢?跟神争夺地位这太无耻了!这得多麻木、多愚蠢、多没理智才能做出这事啊!我怎么能做出这事呢?”他为自己所做的感到羞愧,感到耻辱,再临到这类事他的羞耻感会约束他的行为。虽然人的本性实质都是撒但的本性实质,但是有的人因为具备了这样的廉耻,他的行为会受约束,随着人明白真理逐渐进深,随着人对神的认识、对神的了解、对真理的顺服程度越来越深,这个廉耻感就不再是一个最低底线了,他会越来越受真理的约束,受敬畏神之心的约束,他会越做越好。而敌基督这类人绝对不会追求真理,他没有正常人性的理智,他不知道什么是追求真理,也达不到喜爱真理,他怎么会追求真理呢?追求真理是正常人性的需要,饥渴慕义的人才会喜爱真理、追求真理,没有正常人性的人是不会追求真理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一》

敌基督与能蒙拯救的对象有什么区别?让他尽本分他就要自己说了算,让他尽本分他就要得势、得利,就要为所欲为,他说了不算就不想尽本分了。他打岔搅扰之后被神家隔离、清除或者撤换,当再次让他尽本分的时候,敌基督会怎么说?他有没有悔改?他不但没有悔改,还说:“看我好欺负、好利用啊?用着的时候把我拽过来,用不着就一脚把我踹开了。”这是什么歪话?什么叫踹开了?你不作恶神家能处理你吗?你按原则尽本分神家能随意处理你吗?他因为打岔搅扰、作恶给神家带来亏损了,神家处理他,他不但不接受,不认识、反省、悔改,反而还充满了怨恨,觉得自己不吃香、不得势了,被欺负、被虐待了。再次给他尽本分的机会时,他不但不从心里感激,珍惜这次机会,反而还反咬一口说神家是利用他。对于神家对待他的这个态度,对神所作的,这一切他都不从神领受,反倒认为是人欺负他,把他踹了,是人虐待他了,心里充满抱怨,不想再尽本分了。他不想再尽本分的理由是什么?他说不想被利用了,这话歪不歪?他认为每一个尽本分的人都是被神利用了,被神家利用了,这话得多歪呀!这有没有一句是合乎真理的话,是合乎人性、合乎理性的话?(没有。)所以说敌基督不接受真理,他心里满了血气,满了凶恶,满了抱怨,也满了交易,更满了个人的欲望,这些东西充满了他的内心。对于神家对他的任何一种处理,对待神给他摆设的任何环境,他都不会从神领受,只能用血气来对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用撒但的方式、撒但的逻辑对待这一切,所以他们到最终也得不着真理,只能被淘汰。就一个被撤换、本分的调换,甚至被隔离、被清除,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反应。真正喜爱真理的人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喜爱真理的、敌基督一伙的人,他们心里不但不从神领受,还充满了仇恨。仇恨会产生什么?产生报怨、诋毁、论断、定罪,产生对神的弃绝、对神的亵渎。这就是他们的结局的来源,就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就一个能明白真理、从神领受、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敌基督就做不到,所以他们的结局就注定了,在今生是被神家清除的,来世就不用说了。这些事你们能不能看透?在你们身边发现这样的人,能不能根据我所说的这些对号入座?敌基督最突出的表现是什么?不相信真理,不接受真理,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任何事都不能从神领受,还有一条,就是他们无论做了什么错事都不认错,不悔改。这就注定这些人是属撒但的,是灭亡的对象。

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在尽本分的人群当中,这些你们都要对号入座,当然我所说的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流露、作法与你们也有关系,但是你们与敌基督不同的地方在哪儿?你们临到事能不能从神领受?(能。)临到事能从神领受,这个最难得。你们走错路、做错事,做了愚昧的事,有了过犯能不能回转?能不能悔改?(能。)能悔改、能回转这是最珍贵的,最难得的。而敌基督恰恰不具备这一条,只有蒙神拯救的人才具备。具备哪几条最重要?第一条,相信神是真理,这是最基本的。你们能不能达到?(能。)这个最基本的敌基督就不具备。第二条,接受神的话是真理,这也算是最基本的。第三条,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对敌基督来说是绝对达不到的,但是对你们来说就开始有难度了。第四条,凡事都能从神领受,不争辩、不辩解表白,不抱屈、不讲理。这条对你们来说是不是也有难度?(是。)对敌基督来说是绝对做不到的。第五条,有悖逆、有过犯后能够悔改。这条有难度了,是吧?这对你们来说仅仅是有难度,就是人能通过一段时间的反省、寻求,难过、消极、软弱之后,一点点就有认识了。当然这得需要时间,可能是一两年,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从心里彻底认识、服气了,才能有真实的悔改。虽然这不容易,但是对于追求真理的人来说,对于能蒙神拯救的人来说,最终还是能看到悔改表现的。而敌基督却不具备这一条。你看哪个敌基督做完坏事过了三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你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不翻旧账的?他说的还是自己的那些理,他还是不认识、不接受,更甚至根本就没有懊悔,这就是敌基督与普通败坏人类的区别。敌基督为什么不能懊悔?根源在哪儿?他不相信神是真理,从而导致他不能接受真理,这就完了,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决定的。你们一听解剖敌基督的各种表现,觉得“完了,我不也是敌基督吗?”这不是没分辨了吗?你有敌基督的这些性情,但是你还有与敌基督不同的正面的东西,这些正面的东西就能使你脱去敌基督的这些性情,就能让你的败坏性情得洁净达到蒙拯救。这是不是有希望?这就有希望!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五》

上一篇: 2 敌基督的特征与主要表现有哪些?

下一篇: 4 为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不能蒙拯救?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