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为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不能蒙拯救?

相关神话语:

有的人有一些敌基督的表现,有一些敌基督性情的流露,但是同时他也接受真理、承认真理,也喜爱真理,这是可拯救的对象。有一些人不管他外表怎么样,他的本性实质仇视真理、厌恶真理,你一讲真理、一讲道他心里就厌烦、抵触,就犯困、睡觉,觉得没意思,即便他明白了也不感兴趣,或者外表看着挺认真,但是他用另外一种态度,或用一种知识、理论来衡量,这样不管他看了多少神话、听了多少道,最终他里面追求地位、追求世界、与神敌对、仇视真理的态度不会有丝毫的转变,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所以,你说他的作法是笼络人心,他高举见证自己是与神争夺地位,是迷惑人,是撒但、敌基督的作法,他接不接受这种定罪啊?他不接受,他认为,“我这么做是正当的,我就这么做,不管你怎么定罪,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放弃这个追求、这个愿望还有这种作法。”这就定性了,这是敌基督。你怎么说也扭转不了他的观点,还有他的存心、意图和他的野心、欲望,这就是典型的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不管环境怎样变,不管周围的人事物怎样变,不管时代怎样变,也不管神显了什么神迹奇事,神给了他多少恩典,甚至给了他什么惩罚,他的意图是永远不会变的,他行事为人、做事的方式是永远不会变的,他仇视真理的态度永远都不会变。别人指出他这样做是高举见证自己、迷惑人,他会改换一种说话方式,让人挑不出问题,谁也分辨不出来,他采用一种更狡猾的方式继续从事自己的经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是敌基督的表现,也是敌基督的实质使然。就是神说要惩罚他,说他的结局到了,他是可咒可诅的,这能不能改变他的实质?能不能改变他对真理的态度?能不能改变他对地位、名利的喜爱?改变不了。把被撒但败坏的人改变成有正常人性、能敬拜神的人,这是神作的工作,这个能达到。把魔鬼,把外表披着人皮但实质属撒但的、在撒但阵营里敬拜撒但敌视神的这样的人变成正常的人,有没有可能?没有这个可能,神不作这样的工作,神拯救的人类不包括这样的人。那这样的人在神那儿怎么定规?他是属撒但的,不是神拣选、拯救的对象,神不要这样的人。他无论在神家呆多久,受了多少苦或者做了什么,他的意图是不会变的,他不会放弃他的野心与欲望,更不会放弃他与神争夺人、与神争夺地位的这种存心与欲望,这样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敌基督。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二》

敌基督的实质与敌基督的性情哪个是死病?人具备敌基督的实质这是最危险的。什么是敌基督的实质?为什么叫敌基督的实质?就是这类人根本就不追求真理,他们天生就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是撒但的化身,生下来就是魔鬼,没人性,就是唯物论,是标准的不信派,只追求地位,他们这类人是厌烦真理的。厌烦真理是什么意思?就是他不认为神是真理,不承认神是造物的主这一事实,更不承认神主宰万物、主宰一切的这一事实。所以,就是给他追求真理的机会,他能不能追求真理?(不能。)因为他不能追求真理,因为他永远是真理的仇敌,是神的仇敌,所以他永远不可能得着真理。永远不可能得着真理这是不是死病?这就是死病。……

为什么有敌基督实质的人不能蒙拯救?就是因为这类人不承认真理,也不承认神就是真理。就是这类人不承认有正面事物,不喜爱正面事物,他就喜爱邪恶事物,喜爱反面事物,他是一切邪恶、反面事物的化身,也是一切反面事物、邪恶事物的发表者,所以他们厌烦真理、仇视真理、恨恶真理。他们有这样的实质能追求真理吗?(不能。)所以,让这类人追求真理那是不可能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二》

为什么说敌基督根本就不能达到变化呢?他明白真理却不实行,听了也不实行。他明白也可能是当道理明白、接受的,但是就他能明白的那点儿道理、规条,他能不能行出来?一点儿也行不出来,就是累死他他也不可能行出来。所以说,在他那儿进入这一关永远是空白的。敌基督再说做诚实人,他费多大的劲儿也说不出一句诚实话,再说体贴神心意,他也不会放下自私卑鄙的存心。他做事就是一个自私的观点,看见什么东西好,对他有利,就说“给我,这是我的!”怎么说对自己的地位有利那就怎么说,怎么做对自己有利那就怎么做,这就是敌基督的实质。一时心血来潮,感觉明白点儿真理了,来股热心,喊几句口号,“我得实行、变化,满足神!”到真该实行的时候却不实行。不管神怎么说,讲多少真理,讲多少实情,有多少实例,都感动不了他,都动摇不了他的野心。这就是敌基督的特征、信号。就是他一丁点儿都不进入,他说得多好听也是说给别人听的,说得多好听也只是一种官话,在他那儿也是一种理论。事实上在这一类人的心里,他们对真理是怎么定位的?之前说过,敌基督的本性实质是仇恨真理,他认为他的邪恶,他的自私卑鄙,他的狂妄,他的凶恶,他霸占地位、霸占钱财,控制人,这是最高真理、最高哲学,什么都没有这个高。能控制人,有了地位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什么目的都可以达到了,这就是他的最高目标。

敌基督仇视真理,让一个仇视真理的人去实行真理,可不可能?就像让天生吃肉的动物去吃草,这不是难为它吗?你看有时狼也跟羊一起吃草,但它是真吃吗?它是装样子,在等机会吃羊呢,它的本性不还是没变吗?无论你跟它说什么好话让它别吃羊了,都不能打动它。同样,让敌基督实行真理就等于让狼放弃吃羊的权利,这不可能,达不到,这是本性,变不了。如果有的人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敌基督,但是一听说实行真理我就恨、就火”,这是不是敌基督?(是。)人说:“临到什么事你得顺服,你得寻求真理。”他说:“顺服什么!你别说话!”这是脾气不好吗?这是什么性情?(仇恨真理。)连说都不让说,你一说他就爆发了,要显形了。一说寻求真理、顺服神,他不爱听,不爱听到什么程度?一听着这话就要炸锅,就不讲什么文雅了,也不怕露馅了,就恨到这个程度。那他能实行真理吗?不能。真理是给那些有败坏性情但具备一些正常人性,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的人预备的,是让这些人实行的,至于那些有敌基督实质,极度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的邪恶之徒,他是不可能实行真理的。你别以为他可能是不明白,听多了就明白了,这是不可能的。他只要是这个实质,他就不会变,谁也不可能改变他。就像天使长背叛神之后,你们有没有听过神说把天使长变变,把它折服了,让它听神的,以后就别跟神对着干了?(没有。)那神是怎么作的?神就把它打到半空中,然后让它做它该做的事,让它效力,等它效完力之后,神的经营计划一完成,把它灭了就完事了。神跟它说一句多余的话吗?(不说。)为什么不说?就两个字——没用,说一句都多余。神看透了,它的本性变不了,就是这么回事。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九》

敌基督就是因着前途命运来跟随神,他们抱着得福的欲望,带着他们的野心来到神家,读神的话,接受神的话,传讲神的话,也因着前途命运在神家中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他们观望了多少年之后,当希望破灭的时候,他们也因着前途命运、因着得福的欲望与存心无法实现而离开教会,离开神家。这类人的结局是什么?被淘汰。那他是怎么被淘汰的?是从他来到神家的时候神就定规不拯救他,还是他自己本身有什么问题?(自己本身的问题。)敌基督来到神家的时候,就像稗子混进麦子里一样,是混进来的。有些人说,那神不知道吗?神知道,神鉴察这一切,这一类人是变不了的,就是把神的这些话都给他,神揭示的奥秘、人的归宿,揭示人的各种败坏性情,等等神所说的话都不背着他们,一视同仁,也让他看、让他听,但是他最终肯定得不着,因为他是敌基督,因为他是魔鬼撒但。撒但在神身边那么多年都没变化,敌基督不也一样吗?你就是让他天天读他也得不着,因为他是敌基督,因为他有敌基督的实质。要让敌基督放弃自己的利益,放弃他的前途命运,那是不可能的事。他要看到眼前的利益,也要看到以后永远的利益,要是有一样利益他达不成、满足不了的话,他说翻脸就翻脸,说走就能走。敌基督这类人在神话的字里行间听神话的语气、音调,揣测神话的意思,揣测神的用意,来衡量他们所要得着的、所关心的种种利益,他们用这种态度对待神话能明白真理吗?(不能。)所以无论怎么说,这一类人与神、与神的话是对立的,是死对头。有些人说:“这个人前段时间挺好的,这段时间怎么这样了呢?交通完神话都说明白了,都答应好好尽本分了,怎么就变不了呢?”我告诉你实话,他不是现在变不了,他以后也变不了,为什么呢?他就没打算变。你看狼吃不着羊的时候,它偶尔饿急了也能吃两口草、喝点水来充饥,但那是它的本性变了吗?(不是。)所以说,敌基督不作恶,一时有点好的表现,不代表他变化了,不代表他接受真理了,一旦临到严厉的修理对付触及到他的权力地位了,他看见自己没希望了,肯定被淘汰了,马上就消极了,撒手不干了,马上就暴露出原有的本相了。这种人谁能改变他们?神都不打算拯救他们,只是用事实显明淘汰他们,所以这些撒但的差役是每一个人分辨的对象,也是该弃绝的对象。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四》

有些人以往流露点敌基督的性情,任意妄为、独断专行,但是通过对付修理,通过弟兄姊妹的交通,通过被调整、撤换,摔了几次大跟头之后,消极一段时间,琢磨琢磨,“不管怎么样,还得尽好本分要紧。虽然我走的是敌基督道路,但也没被定性为敌基督,还得好好信、好好追求啊,追求真理这条路没错。”他一点点地扭转了,之后有悔改了,有好的表现了,尽本分寻求真理原则,与人相处也寻求真理原则,方方面面都能往好的方向去进入,这不就变了吗?这就从走敌基督道路扭转为走实行真理、追求真理的道路了,这就有希望、有机会,能回转。这样的人你能因为他曾经有点敌基督的表现,或者是走敌基督道路就定性为敌基督吗?那就不能了。敌基督不悔改,他没有廉耻,另外性情凶恶、邪恶,还极度厌烦真理。极度厌烦真理这就决定什么了?他绝对不会悔改。极度厌烦真理还能实行真理、还能悔改吗?那就不可能了。能悔改的人有一样是肯定的,就是他曾经做过一些错事,但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能接受神所说的真理,能够竭力地配合,把神的话当成自己的座右铭,把神的话变成自己生活当中的实际,他是接受真理的,他内心深处不是厌烦真理的。这是不是区别?而敌基督呢,谁说他也不听,他不相信真理是真理,他不承认神的话是真理。他这个本性是什么?是极度地厌烦真理,谁交通出真理他就极度地反感,谁若说出错误谬妄的话与邪恶的论调,他就特别高兴,愿意接受。你越讲真理他越厌烦,越不愿意听,你一说谁作的工作多谁的功劳大,谁得赏赐,他就来劲儿了,开始显摆了,有他展现的空间了,能体现出他的价值他就美了。这是不是厌烦真理?说神不喜欢那些像保罗一样的人,厌烦走敌基督道路的人,厌烦那些成天说“主啊,主啊,我不是为你作了好多工吗?”的这一类人,厌烦那些成天跟神求赏赐、求冠冕的人,这些话是不是真理?那他听了是什么滋味?他阿们这些话吗?不阿们,他第一个反应是什么?就是不愿意听这话,意思是“你说这话怎么那么肯定呢?你说了算啊?我才不相信这话呢,我就这么做,我就像保罗似的,就跟神要冠冕,我就能得福,我就有好的归宿”。这不是跟神顶吗?顶的意思是什么?不接受这是真理,不接受这是事实,“你说话怎么就对呢?你凭什么对啊?我那才对呢,我追求冠冕,我追求恩赐,那是本事,你有那本事吗?我就追求作工,作多了有资本、有功劳,我就能进天国,我得赏赐,你说的那是什么啊?”你跟他说真理他听不进去,他厌烦,这就是敌基督的内心,他们对待真理的态度就是这样。这是不是有区别?(是。)那你们听了真理什么感觉?觉得自己还缺少很多,不明白真理,以后还得往真理实际上够,自己还差得很远,每当拿神话对照自己,才感觉到缺少太多,还不通灵,还有应付糊弄,不追求真理,还有邪恶,就消极了。敌基督人家总不消极,总那么有劲,这是怎么回事啊?找不到答案,总是不反省认识自己,还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不是敌基督就行了,总是狂妄自是的人就是这样。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八》

敌基督与能蒙拯救的对象有什么区别?让他尽本分他就要自己说了算,让他尽本分他就要得势、得利,就要为所欲为,他说了不算就不想尽本分了。他打岔搅扰之后被神家隔离、清除或者撤换,当再次让他尽本分的时候,敌基督会怎么说?他有没有悔改?他不但没有悔改,还说:“看我好欺负、好利用啊?用着的时候把我拽过来,用不着就一脚把我踹开了。”这是什么歪话?什么叫踹开了?你不作恶神家能处理你吗?你按原则尽本分神家能随意处理你吗?他因为打岔搅扰、作恶给神家带来亏损了,神家处理他,他不但不接受,不认识、反省、悔改,反而还充满了怨恨,觉得自己不吃香、不得势了,被欺负、被虐待了。再次给他尽本分的机会时,他不但不从心里感激,珍惜这次机会,反而还反咬一口说神家是利用他。对于神家对待他的这个态度,对神所作的,这一切他都不从神领受,反倒认为是人欺负他,把他踹了,是人虐待他了,心里充满抱怨,不想再尽本分了。他不想再尽本分的理由是什么?他说不想被利用了,这话歪不歪?他认为每一个尽本分的人都是被神利用了,被神家利用了,这话得多歪呀!这有没有一句是合乎真理的话,是合乎人性、合乎理性的话?(没有。)所以说敌基督不接受真理,他心里满了血气,满了凶恶,满了抱怨,也满了交易,更满了个人的欲望,这些东西充满了他的内心。对于神家对他的任何一种处理,对待神给他摆设的任何环境,他都不会从神领受,只能用血气来对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用撒但的方式、撒但的逻辑对待这一切,所以他们到最终也得不着真理,只能被淘汰。就一个被撤换、本分的调换,甚至被隔离、被清除,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反应。真正喜爱真理的人痛恨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喜爱真理的、敌基督一伙的人,他们心里不但不从神领受,还充满了仇恨。仇恨会产生什么?产生报怨、诋毁、论断、定罪,产生对神的弃绝、对神的亵渎。这就是他们的结局的来源,就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就一个能明白真理、从神领受、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敌基督就做不到,所以他们的结局就注定了,在今生是被神家清除的,来世就不用说了。这些事你们能不能看透?在你们身边发现这样的人,能不能根据我所说的这些对号入座?敌基督最突出的表现是什么?不相信真理,不接受真理,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任何事都不能从神领受,还有一条,就是他们无论做了什么错事都不认错,不悔改。这就注定这些人是属撒但的,是灭亡的对象。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五》

上一篇: 3 有敌基督实质和有敌基督性情的区别是什么?

下一篇: 5 受敌基督迷惑控制的后果是什么?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