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对神与神的作工存有哪些观念?

相关神话语:

人都想看见耶稣的真面目,都愿与耶稣同在一起,我想没有一个弟兄或姊妹会说他不愿见到耶稣,不愿与耶稣在一起。在你们未见到耶稣之前,也就是你们未见到道成肉身的神之前,你们会有很多想法,例如耶稣的长相如何,他的说话如何,他的生活方式如何,等等,但当你们真见到他的时候,你们的想法就会急剧地变化,这是为什么?你们想知道吗?人的思维固然不可忽视,但基督的实质则更不容人改变。你们把基督当作神仙,把基督当作圣人,却没有一个人把基督看作一个有神性实质的正常人,因此,许多日思夜想盼望见到神的人竟然与神为敌、与神不合,这岂不是人的错误吗?到现在你们仍然认为你们的信心与忠心足够配见基督的面,我劝你们还是多装备些实际的东西吧!因为在以前、现在、以后有许多与基督接触的人都失败了,都扮演了法利赛人的角色,你们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你们观念中都有一位高大的值得人仰慕的神。但事实却并未如人的愿,基督不仅不高大而且特别矮小,不仅是人而且是一个普通的人,不仅不能上天而且在地上也不是来去自如。就这样,人便把其当作一个普通的人一样对待,与其相处随随便便,与其说话信口雌黄,在此同时仍旧等待着“真正的基督”的到来。你们把已经到来的基督当作普通的人,把他的话当作普通人的说话对待,因此你们并未从基督得着什么,而是将自己的丑相完全暴露在光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多年的作工你们也见识了许多真理,但被我听到耳中的都是什么,你们知道吗?肯接受真理的人在你们中间有几个呢?你们都认为自己肯为真理付代价,但真正因为真理而受苦的有几个呢?你们的心中所存的尽都是不义,所以你们认为无论是谁都是一样的诡诈、一样的弯曲,甚至认为就连神道成的肉身也会像正常的人一样没有善良的心、没有仁慈的爱,更甚至你们认为高尚的品德,怜悯、仁慈的本性只有天上的神才有,而且你们还认为这样的圣人是不存在的,世间只有黑暗与邪恶掌权,神只是人美好向往的寄托,是人编造出来的传说人物。在你们的心目中,天上的神很正直,很公义,而且很伟大,值得人敬拜、仰望,而地上的这位神仅仅是天上之神的替身与工具,这位神不能与天上的神画等号,更不能与天上的神相提并论。提到神的伟大与尊贵那就都是天上之神的荣耀,提到人的本性与败坏,那这位地上的神也有份。天上的神永远是高大的,地上的神永远都是渺小的、软弱无能的;天上的神没有情感只有公义,地上的神只有私心没有一点公平合理;天上的神没有一丝的弯曲,永远是信实的,地上的神永远都有不诚实的一面;天上的神对人疼爱至极,地上的神对人照顾不周,甚至置之不理。这些错谬的认识是你们心中存留已久的,也是你们以后也能持续下去的错误认识。你们将自己放在不义之人的位置上来看待基督所作的每一件事,将自己放在恶人的角度上来评价基督的一切工作与其身份实质。你们犯了很大的错误,也做了前人所未做到的事情,那就是你们从来都是只事奉天上的那一位头戴冠冕的高大的神,从来都不会“侍候”这样一位渺小的令你们根本看不见的神,这不是你们的罪行吗?不是你们触犯神性情的典型范例吗?你们很崇拜天上的神,很崇尚高大的形象,很敬佩谈吐不凡的人,很愿意听命于给你满手钱财的神,很想念处处都能如你意的神,你唯独不崇拜的就是这样一位并不高大的神,唯独讨厌的就是与这样一位人都不能高看的神打交道,唯独不愿意为这样一位从来分文不给你的神而效劳,唯独不能使你相思的就是这样一位并不可爱的神。这样的神不能使你大开眼界,不能使你如获至宝,更不能使你如愿以偿,那你为什么跟随他呢?这样的问题你想过吗?你所做的不仅是得罪了这位基督,更重要的是得罪了天上的神,我想,这不是你们信神的目的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有人说:“基督说我不好我接受不了,如果天上的神说我哪儿不好,那我就能接受。因为神道成肉身有正常人性,他的判断常常会有失误,而且他自己作很多事都不能达到百分之百准确,那他评价一个人、定罪一个人,或者处理、安排一个人会不会有误差,这就得画一个问号。所以,基督——地上的神说我什么我不怕,因为他定不了我的罪,他也定不了我的结局。”这样的人有没有?肯定有!我要是对付他的时候,他会说“天上的神是公义的!”我要是处理他的时候,他说“反正我信的是神,不是人!”他用这些话来应对你。这是什么话?否认神,否认基督,意思就是你说了不算,天上的神说了才算。在他的观念当中,在他对神的认识当中,他永远不知道道成肉身的基督与天上的神,就是这个肉身与天上的灵之间是什么关系。在他心目当中,地上这个小小的人永远就是人,他发表再多的真理、讲再多的道也是人,他即便把一部分人作成了,使人达到蒙拯救了,他还在地上,他还是人,他超越不了天上的神,所以信神就得信天上的神,只有信天上的神那才是真实的信神。他自己怎么想就怎么信,高兴怎么信就怎么信,他想象神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他对道成肉身的基督也是凭想象,“地上这位神如果对我好点儿,让我顺心,我就尊重你、爱你,你如果对我一般,看我不顺眼,对我态度不好,总对付修理我,那你就不是我的神,我还选择信天上的神”。有这种态度的人可以说不占少数,包括你们在内,因为我已经接触到一些这样的人了,没事的时候对我挺好,端茶倒水地伺候,一旦把他处理了,他就跟你反目了。那他对神好的时候,他真认定是神、是基督吗?不是,他看准的是神的身份、地位,他的一举一动除了恭维神的地位、身份之外,没有别的。在他心中,无论什么时候,他所信的看不见的天上的神才是真正的神,这位在地上的神无论能发表多少真理,对人有多大造就、益处,只要是活在正常人性里,是肉身,不管他怎样对神恭维、伺候、尊敬,其实他心里还是认为天上的神才是真正的神。这个观点怎么样?可以说这个观点在很多人内心深处都有,在人的潜意识里隐藏得很深。他在接受基督的供应,接受基督所讲的道、所说的话的同时,也在研究基督、质疑基督、观察基督,同时,他也在盼望着天上那位公义的神来对他的所做所行作出评判。为什么要天上的神作出评判呢?就是他想根据自己的观念想象,任意地让天上的神,也就是他想象当中的神按着他的喜好去对待他,而地上的这位神不会这样,地上的神只会讲真理,讲神的话,讲怎么用原则对待人、处理人。他认为,“天上的神对人的爱是无私的,是没有条件、没有任何局限的,而地上的这位神,你说一句话或者做一点事一旦让他知道了,他在讲道当中就把你当成教材开始解剖了,所以人得小心点,得躲着点,有什么事不能让他知道”。你们说,不让我知道的这些事我能不能解剖?我不用解剖你做的事,我就解剖你的性情,解剖你的情形,我不用非得借着这些事才能讲真理,才能讲道,才能达到让人明白真理。在有些不信派的眼中,这个肉身、这位神只要是眼睛没看见的事都不知道,即使涉及真理的他也不知道,就是人受败坏实质支配所做出的那些事他不知道,那人的败坏实质他就不了解,他们观念当中是这样认为的。他永远都是用一种研究、质疑甚至是不相信的态度来对待基督,同时也是用衡量一个正常人的标准,用正常人能了解到、能够得上的来衡量基督。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一》

多数人信神把神当成空气,似有似无。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你们每临到事的时候,你们总不知道神的心意。为什么不知道呢?不是现在不知道,而是从始到终都不知道神对这个事的态度是什么。你看不透、不知道神的态度,那你揣摩过吗?你寻求过吗?你交通过吗?没有!这就证实了一个事实:你信的神与真正的神没关系;你信神只揣摩自己的意思,只揣摩带领的意思,揣摩神话表面的道理的意思,根本没有真正地去了解、去寻求神的心意。是不是这样?这个事的实质很可怕!这么多年我看到很多人信神,他把神信成什么?一部分人把神信成空气,这部分人对于有没有神这样的问题没有答案,因为他感觉不到也意识不到神的存在与否,更谈不上清楚的看见与认识,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神是不存在的。一部分人把神信成人,就是他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神都作不到,他认为自己怎么想神就应该怎么想,他对神的定义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一个人”。还有一部分人把神信成木偶,这一部分人认为神没有喜怒哀乐,神就是一尊泥像,临到什么事没有态度、没有观点、没有想法,任人摆布,人想怎么信就怎么信,让他高大他就高大,让他渺小他就渺小。当人犯罪需要神怜悯、需要神宽容、需要神爱的时候,神就应该施怜悯。这一部分人在思想头脑里想象出一个“神”来,让这个“神”能够供应他的需要与满足他所有的欲望,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他做什么事,他都以这样的想象来对待神、来信神。甚至还有的人在触怒了神的性情之后还认为神能拯救他,因为他认为神的爱是无限无量的,神的性情是公义的,不管人怎么触犯神,神都不记念;因为人的过失、人的过犯、人的悖逆是一时的性情流露,神会给人机会,并且宽容、忍耐人,神会依然如故地爱着人,所以说人蒙拯救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其实不管人是哪种信法,只要不是追求真理,在神那儿对人都是持否定的态度。因为你在信神期间,你把神话语的那本书也可能当成了至宝,天天读、天天看,但是把真正的神却置在一边,把神当成空气,把神当成一个人,有的人根本就是把神当成木偶。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在我眼睛里看到的你们,无论临到事还是遇到什么环境,你潜意识里存在的东西、里面生出来的东西从来都是与神的话无关、与追求真理无关。你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的观点是什么,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观点强加在神的头上,当成神的观点,而且以这个观点为准则持守不放,这样久而久之你就离神越来越远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在六千年经营计划未结束以先,也就是在未显明各类人的结局以先,神来在地上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都是为了将爱他的人彻底作成,归服在他的权下。神无论怎么拯救人,都是借着让人脱离撒但的旧性,即让人追求生命来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该具备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爱,但神的爱就不能是刑罚、审判与咒诅,拯救务必得有怜悯、慈爱,更得有安慰之语,有神所赐的无穷的祝福。人都认为,神拯救人是借着神给人的祝福、给人的恩典来感动人,让人的心都给神,从而将人拯救出来,即感动人就是拯救人,这样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赐给人百倍,人才能归服在神的名下,从而为神争气、增光,这都不是神对全人类的心意。神来在地上作工作一点不假就是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否则他决不会亲自来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尽他的怜悯慈爱,以至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撒但来换取全人类,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们是末了各从其类的时候,拯救你们的方式不是怜悯慈爱,而是以刑罚、审判来更彻底地拯救人类。所以,你们接受的尽是刑罚、审判与无情的击打,但你们该知道,在这无情的击打里并没有一丝的惩罚,无论话语怎么严厉,临到你们的只是几句在你们来看没有一点人情味道的话语,无论我的怒气有多大,临到你们的仍是教训之语,并无一点意思要伤害你们,也并无意思要将你们治于死地,这不都是事实吗?你们知道,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不管现在是要各从其类,还是要显明各类人,所有的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那些真心爱神的人。公义的审判是为了洁净人,无情的熬炼是为了洁净人,严厉之语或责打都是为了洁净,都是为了拯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你们心里还有哪些观念存在,能支配你们的行为?当发生一件让你很不如意的事,这些观念自然就会冒出来,让你对神埋怨,与神计较、较量,使你与神的关系很快发生转变,你从一开始觉得自己很爱神,对神很忠心,想把一生献给神,一下子变成了不想对神忠心,不想尽本分,而且后悔自己信神,后悔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甚至埋怨神拣选了你。有哪些观念能使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当神摆设一个环境试炼我,感觉自己可能没有结局的时候,就会对神产生观念,觉得我信神只要不弃绝神,神就不能离弃我。)这是一种观念。这种观念你们是不是常常有?你们对神离弃这个事怎么理解?认为神离弃就是神不要了,不拯救了,这也是一种观念。那这种观念是怎么来的?是凭想象还是有根据的?你怎么知道神不给你结局了呢?神亲口对你说了吗?人这么想是人自己定规的,是吧?现在知道这是观念了,关键的问题是怎么解决这种观念。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既然知道它是观念,那就得放下,然后寻求真理,看看神的要求是什么。如果自己的观念与神的要求相抵触的时候,你能意识到但还能持守自己的观念,这样的人就没有生命进入,身量差太多了。另外,人对自己的归宿、结局,对本分的调整、撤换都特别敏感,有的人对这些事常常有一种错误的判断,认为一旦被撤换没地位了或者神说不喜欢、不要了人就完了,他就这么定规,就觉得信神没意思了,结局定规了,神不要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一听还觉得挺有理智,挺要脸面,其实这是一种什么想法?这是对神的悖逆,是自暴自弃。他自暴自弃的实质是什么?就是看不透神怎么对待人。人自暴自弃神知不知道?那神怎么对待这样的人?有人说:“神在人身上付出了很多心血代价,在每一个人身上都作了很多工作,下了很多功夫,神拣选、拯救一个人不容易,如果这个人自暴自弃神太伤心了,神就天天盼着他能够振作起来。”外表上是有这么一层意思,但事实上这也是人的一种观念。神对这样的人有一种态度,就是你自暴自弃不想往前走了,神说你不走就不走吧,神不强人所难。你如果说“我还愿意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尽我所能地按着神的要求去实行,去满足神的心意,自己有多大能量就发挥多大能量,有多大本事就使多大本事,我不能放弃神对人的要求”,神说你愿意这样活着那你就继续跟随,但是你得按着神的要求做,神的要求标准、原则没有变。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只有人会放弃自己,神是永远不会放弃人的,哪一个人最终能蒙拯救,最终能看见神,与神建立了正常的关系,能来到神面前了,都不是经历一次失败、经历一次对付修理或者一次审判刑罚就能达到的。彼得被成全经历了数百次的熬炼,就是效力到最终能剩存下来的那些人,哪一个也不是只经历十次八次的试炼熬炼就能走到路终的,这是不是神的爱?这就是神对人的态度。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一》

人对神作工的观念是怎么产生的?有些是来自于之前人对信仰的理解,有些是来自于人对神作工的想象。比如,人一开始把神的审判工作想象成在半空中有一个白色的大宝座,神坐在宝座上审判万民,现在来看都知道这个想象不现实,是不可能的事。不管怎么样,总之人对神的作工、神的经营,还有神对待人的方式有诸多想象,这些想象更多的是来源于人的喜好。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人不想受苦,总想轻而易举地达到信神成功,接受神的作工,享受神的恩典,承受神的祝福,然后还能进天国,这多美呀!坐着花轿进天国,这是败坏人类对神的作工最常见、最奢侈的想法。另外,当神的作工临到人的时候,人更多的是不能理解,不知道这里面的真理是什么,不知道神作这工作的目的是什么,神为什么用这种方式对待人。比如说神的爱,我之前是用“浩瀚”“硕大无比”这两个词来形容,但我相信你们可能从来没有理解到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我用这两个词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引起每一个人的注意,然后让你们去琢磨。这两个词在外表看似乎很空洞,但是肯定有一定的意义,可人怎么琢磨就只能认识到,“浩瀚,就是像天空一样宽广,就是神的胸怀宽广,神爱人无限量啊!”神的爱不是人的思维能想象到的那种爱,这种爱人想象不出来,不能用文化知识去解释这个词,而是要用另外一种方式去体会、去体验,最后让你实实在在地感觉到神的爱与世人所说的爱不同,真正的神的爱是与众不同的,是与整个人类所理解的爱不同的。那神的这个爱到底是什么?首先不能凭人的观念想象对待。比如说母爱,母亲对儿女的爱是无条件的,特别呵护,特别温暖,那现在你们所感受到的神对人的爱有没有母爱那一层感觉、那一层意思?(有。)这就麻烦了,就不对了。你得把神的爱从父母的爱,丈夫、妻子、儿女的爱,亲人的爱,还有朋友的关心里都区别出来,再重新认识神的爱。神的爱到底是什么?神的爱里没有情感,没有血缘这一层关系的影响,仅仅是爱。那对于神的爱人应该怎么理解?为什么讲到神的爱了呢?就是神的爱会在神的作工当中体现出来,让人承认,让人接受,同时让人体会,最后让人认识到这就是神的爱,让人承认这并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神的一种行为,而是真理。你当成真理去接受,你就能从中认识神的这方面实质,你要是当成一种行为,你就不容易认识到。什么叫行为呢?就像做母亲的,付出她的青春、她的心血代价把儿女养大,儿女要什么就给什么,不管儿女做的对不对,走什么样的道路,她就是无私地给予,从来不给儿女任何走正确路途方面的教育、帮助或者引导,只是一味地呵护、爱护与保护,以至于到最终儿女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这就是母爱或者是任何一种从人来的出于血气、情感、肉体关系的爱。而神的爱与这些恰恰相反,神要是爱一个人,他的表现方式就是经常责打管教你、修理对付你,虽然你觉得日子过得不舒坦,是在责打、管教中度过的,但当你经历过来,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学了很多东西,对待人有分辨、有智慧了,也明白了一些真理。如果神的爱像你想象的母爱、父爱一样,那么无微不至地呵护,一味地纵容,你能得着这些东西吗?得不着。所以说,对神的爱在神的作工当中所表现出来的,人得用真理的眼光去对待,得在这里面寻求真理,如果不寻求真理,一个败坏的人怎么能凭空理解到神的爱是什么,神在人身上所作工作的目的是什么,他的良苦用心何在,这些人永远不会理解。这是关于神作工方面的其中一项,就是人最容易误解、最不容易领会也不能体会到的神的一方面实质,是让人能够深切地或者能设身处地、实实际际地接触到的。一般说到爱就是人喜欢什么给什么,人喜欢甜的就不给苦的,即便有时候给苦的也是为了治病,总之就是带着人的私心,带着人的情感、血气,都是有一方面的存心目的。而神在人身上无论怎么作,即便你会误解他,甚至在心里埋怨他,神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在你身上作工,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用这样的方式唤醒你也好,或者是让你有一天能明白神的心意也好,但当神看到那个结果时,神其实什么也没得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的一切都是从神来的,神不需要得什么,神就需要在神作工期间人好好按着神的要求跟随、进入,最终能活出真理实际,活得有人样了,不再被撒但迷惑、引诱、试探,能背叛撒但,达到顺服神、敬拜神了,神得着你这个人了,神的大功就告成了。这就是神的爱,神的作工。你们所理解到的神的爱浩瀚、硕大无比有没有这一层意思?(没有。)你们理解不到这儿。甚至一个人把神的心伤透的时候,在人看神不可能拯救的情况下,当他反省、悔悟,当他放下手中的恶接受神的拯救时,神的态度是什么?神照样接纳他,只要人能走正道,神不计较,这就是神的爱。这里要扭转人的什么观念呢?就是对神爱的方式人应该从各种观念中走出来。走出来容易,改变不容易,要是你实际临到一个事,让你放下自己的观念,接受神这种方式的爱,那就不容易了。这就需要人在临到的事上寻求真理,实际地经历、体会神的爱。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一》

你们现在得解剖什么是对神作工的观念,都有哪些,主要总结你对神的作工,对神的主宰安排,对神的作工方式有各种想象、各种抵触、各种要求的,这些东西能拦阻你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能让你误解、抵触神在你身上所作的这一切。这样的观念很严重,值得解剖。比如,有些人说“神都说不喜欢我了,那可能就是不拯救我了”,这是不是观念?这种观念得解决,因为这一类观念会拦阻你前行的脚步,会导致你停滞不前,自暴自弃,甚至还会让你弃绝神。有的教会出现敌基督、恶人的搅扰,把有些人迷惑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神的爱呢,还是神在捉弄人、显明人呢?看不透吧?神利用万事万物来效力,来成全、拯救他要拯救的人,真正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最终得着的就是真理,而有些不寻求真理的人就埋怨,“神这样的作工方式也不合适啊,让我遭多大罪啊!我差点就跟敌基督跑了。如果真是神作的,怎么还能让人跟敌基督跑呢?”你没跑证明神对你是拯救,跑了的人就是被显明出来淘汰的。那这些敌基督、恶人在教会里搅扰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这一显明,你长分辨了,随后他也被清理出去了,你的身量也长了,以后再碰着这类人,还没等他显形你就弃绝他了,这是好事。神作工的各种方式不同寻常,超乎常人的想象,为什么用这两个词定义神的作工呢?就是败坏人类不懂这些事,对真理,对神的作工方式,对神与撒但争战时的智慧,这些都不懂,整个人类在这方面是空白的。那人怎么还有想法呢?就是人学点知识,或者人有自己的喜好,就产生了想法。造物主这样作事,对现在这个人类来说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就是面对整个人类这样公开作事,公开他的经营计划,并且实施、落实在这个人类中间,这是头一回。人类对神的意念、对神的实质、对神作工的方式这个领域的认知本身就是空白的,是陌生的,所以对这一方面人类有观念这很正常。但正常不等于合理,不管怎么正常,该解决也得解决,因为不管怎么正常与造物主也是相违背的,不是相合的。最终,人类应该做的是什么?就是接受、顺服,从中得着变化、得着真理,满足造物主的要求。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一》

有些人认为只要是好的、正面的、积极的愿望造物主就应该给成就,不应该剥夺人向往美好生活的权利,这是一种观念。但造物主是按着人的愿望,按着人的盼望、想象成就的吗?不是。那造物主是怎么作的呢?神不管你是谁,你怎么规划,你想象得多完美、多体面,与你的现实生活多相符,神都一律不看,也不搭理这事,而是按着神命定好的方式、规律去成就,去摆布,去安排,这是神的公义性情。有些人认为,“我一生当中经历了无数苦难,我是不是就有资格过上好日子?来到造物主面前的时候,我是不是就有资本能够对美好生活、美好的归宿有要求、有向往?”这是不是人的观念?人的这些观念,人产生的这些想法对神来说是什么?它是一种无理要求。这些无理要求是怎么产生的?(人不认识神的权柄。)人不认识神的权柄这是一个客观原因,主观原因是人有悖逆性情。造物主给人安排的一生是苦难的还是幸福的、无忧无虑的?(苦难的。)大多数人的一生是苦难的,坎坷太多,痛苦太多。那造物主安排这些的目的、意义是什么?一方面是让人体验、认识神的主宰、神的安排、神的权柄,另一方面,主要是让人经历人这一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从中认识到人的命运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着,不是哪个人能决定的,也不是随着人主观意愿的改变而改变。造物主无论作什么,给人安排了怎样的一生,怎样的命运,他是让人反思人生,反思人的命运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思这一切的同时让人来到神面前。当神发表真理告诉人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让人能够来到神面前,接受神所说的话,经历神所说的话,明白神所说的这一切话与现实生活当中人所经历的一切事情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让人印证这些真理的实际性、准确性、真实性,然后得着这些真理,承认人类是在造物主的手中掌管着,人类的命运是神主宰、安排的。当人明白了这一切之后,人就不会对自己的人生有任何不切合实际的规划,就不会有违背造物主意愿、违背造物主命定安排的一些规划,而是对自己的一生该怎样活着、该走怎样的道路,越来越有准确的判断、认识或者是领悟、规划。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二》

神给人造了自由意志,人有大脑,有思想,有心思,人经过撒但败坏之后,在这个世界上耳濡目染,父母的教育,家庭的熏陶,还有社会的教育,在人的思想里面会产生很多东西,这些东西由人的心而生,都是自然生发出来的。人里面自然生发的这些东西是怎么形成的?首先他得具备思考问题的能力,他能产生出这些东西得有这个基础,然后通过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等大环境的熏陶,自己再有败坏性情、野心欲望的鼓动,这个思想慢慢就成形了。对于这种成形的思想或者想法,不管是切合实际的还是空洞的,在神那儿神是怎么对待的?神定不定罪?神不定罪,神也不取消他这种想法。人就有观念了,人想象神用无形的大手轻轻一抹,人的思想就变了,这个观念是不是渺茫、超然、空洞的?这就是人对神作工的一种观念。虽然人嘴上没说,但是人的内心深处对神的作工、对神的作工方式常常会有一些幻想。人想象造物主轻轻来到人身边,然后大手一挥、仙气一吹或者意念一想,人里面那些反面的东西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像一股大风刮走一片云一样无声无息的。对人的这些思想,人心思里所产生的这些东西,神是怎么对待的?神不是用超然的、空洞的方式去解决,而是给人摆设环境。摆设什么样的环境呢?这也不是空洞的事,神不是作一个超然的事,把这一切的规律都打破,而是摆设一个环境迫使他明白这个事,让他一个劲儿地反思,神再借着各种人事物去开导他,他心里就明白了。神是按着他的命运,在他的命运当中加几个小插曲,让他明白这些事。那这里面人的观念是什么?超然、空洞、渺茫、不切合实际的,就是脱离现实的。好比说人饿了想吃饭,有的人说,“要真是神作的,神吹口气我就饱了,之后还能一两年不用吃饭,那该多好啊”,这是不是不现实?如果你跟神说你饿了,神会怎么说?神会告诉你去找食物,去吃饭。如果你说没有饭,也不会做饭,那神会怎么作?神会告诉你去学做饭。这就是神作工实际的一面。什么时候你们遇到看不透的事不再去空洞地祷告,或者是理直气壮地对神渺茫地依靠,不再把希望寄托在这些上面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该做什么,你的本分是什么,你的责任、义务是什么。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二》

神面对面地与人说话,告诉人该做的是什么,不该做的是什么,人应当走怎样的道路,人应当怎样顺服神,各项工作人该进入的原则是什么,这些神都明确地告诉人了,而人还常常在等待,在期盼着神能在神话以外额外地告诉人神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希望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希望奇迹出现,这是不是人的观念?事实上神是怎么作的?当神用明确的语言告诉人应该怎么做,人应该如何生活、如何顺服神、如何经历每一样事的时候,人如果还是不明白,神除了摆设一些环境,或者给人一些特殊的开启,或者让人经历一些特殊的事之外,神就不再作什么了,神能作的、神该作的、神愿意作的到此为止了。有些人说:“神不是愿意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吗?如果神用这种方式作的话,那有几个人能得救呢?”那神会反过来问人一句,“能有几个人听我话而遵行我道的呢?”有几个算几个,这就是神的观点,这也是神作工的方式,他就作到这儿为止。在这个事上人的观念是什么?“神怜惜这个人类,神牵挂这个人类,神要负责到底呀,人跟随到底就必然得救。”神把这一切的真理都告诉给你了,最后你还说不明白神的心意,还说不知道怎么实行,这是大逆不道的话,这样的人类神就该放弃。如果用人数多、势力大、各人种的广泛来形容或者来说明神得荣耀的真实性,这绝对是人的观念。在圣经当中,无论是新约还是旧约,得救的、被成全的人一共有几个?就是最终能够敬畏神远离恶的人都有谁?(约伯,彼得。)只有他们两个人。敬畏神远离恶,在神那儿达到的标准其实就是认识神了,认识造物主了。像亚伯拉罕、挪亚在神眼中也算是义人,但是跟约伯、彼得比起来还是差一层。当然,神那个时候作的工作并没有那么多,没有像现在这样供应人类,明确的话语说了这么多,或者作了这么大规模的拯救工作,虽然得着的人少,但是也不算什么坏事。那从这个事上看到造物主的哪方面性情呢?神也希望得着的人多,但是如果事实上不能得着这些人,这个人类在神的拯救工作期间不能被神得着,那神宁可放弃、不要,这就是造物主的观点。人在这方面对神有什么要求或者观念呢?“你既然拯救我,你就要负责到底,你既然应许我福气,你就应该给我,让我得着”,人里面有很多“必须”,很多要求,这是其中的一种观念。还有人说:“神作这么大工作,六千年经营计划,最后只得两个人,这太可惜了,这不是白作了吗?”人认为不应该是这样的,但在神那儿即使得两个人也高兴。其实神的目的不是只为得这两个人,乃是为得更多的人,如果人不明白,都误解神、抵挡神,那神宁可不要,这就是他的性情。有些人说:“那不行啊,那样撒但不就笑话了吗?”撒但笑话它不还是神的手下败将吗?神还是得着人类了,从人类中间得着了一些能够背叛撒但、不受撒但控制的人,神得着真正的受造之物了。那没被神得着的那些人就被撒但掳去了吗?你们现在没被成全,你们跟不跟撒但走?(不跟。)没被神得着的人都不跟撒但走,这就是神的荣耀。有些人说,“神不要我我也不跟撒但走,就算撒但给我福气我也不要”,这不是神得荣耀了吗?人在神得着人的数量上或者规模上有观念,认为神不应该就得那几个人。人能产生这种观念,一方面是人对神,对造物主的心思测不透,神要的是什么样的人看不透,人跟神之间总是有距离的;另一方面,人心里有这种观念是对自己命运前途的一种自我安慰、自我解脱。人认为,“神得那点儿人太少了,如果把我们都得着了,那神多荣耀啊!如果神一个人都没丢弃,每一个人都被神征服了,而且每一个人最后都被神成全了,神拣选人这话没落空,神的经营工作没落空,撒但不就更蒙羞了,神不就得着更大的荣耀了吗?这是打败撒但的有力证据呀,这是三全其美的事。”人会算账吧?他能说这话,一方面是对造物主不认识,另一方面他有自己的私心,他是为自己的前途担忧,把自己的前途与造物主的荣耀挂上钩,这样心里就踏实了。人有私心,这个私心里带不带有悖逆?带不带有对神的要求?这里有一种对神无声的反抗,说“你既然拣选了我们,你既然带领了我们,你在我们身上下了那么多的功夫,把你的生命、把你的全部赐给我们,把你的话语、把你的真理赐给我们,而且让我们跟随你这么多年,最后你要是得不着我们你多亏呀”,以这个借口来要挟神,让神必须得着他。这里有人的要求,也有人的想象观念,就是神作这么大工作必须得得着多少人。这个“必须”来自什么?来自人的观念想象、人的无理要求、人的虚荣心,也有人的刚硬、凶恶的性情在里面掺杂着。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二》

人信神之后,对神都存在一种敬仰、仰望的渺茫的想象,认为神全能,无所不能,神既然在这个败坏人类中间拣选了一班人,那他必定作成这一班人,所以我们得福是肯定的,也是必然的。这种“必然”是否带有一种侥幸心理?人不追求真理,不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还想得到神的称许,这是人最不该有的态度。别抱侥幸心理,侥幸是大敌。什么样的心态是侥幸?人有哪些情形、哪些想法,还有哪些思想观念、态度、观点说明人的行为、人内心深处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你知道了你才能改变,你如果不知道这些东西在你身上还存在,你怎么改变?怎么解决它?那哪些是侥幸?“我信神了,我也撇家舍业了,不管怎么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只要跟到底可能就是得胜者中的一分子,是蒙拯救的一分子,得福的一分子,神国度中的一分子”,这是一种侥幸。每一个人心里是不是都有?撇下一切来到神家全职尽本分的人,大多数都带有一种这样的心理。这种侥幸是不是一种观念?(是。)为什么说这是一种观念呢?就是你没明白、没了解到造物主到底对这个事是什么意思、什么态度的时候,你就主观地往好了想,主观地去追求,就这么去做,这就是一种观念。这种观念对造物主来说是不是一种要挟?是不是一种无理的要求?意思是:“我既然跟随你了,我既然撇下一切来到你家中全职尽本分了,应该算是顺服造物主安排的人吧,那我是不是就能有前途了?我的前途应该不是渺茫的,而是能看得见的。”这是一种侥幸。这种侥幸怎么解决?一方面得认识神的性情。现在这么一说人基本就了解了,“原来神是这么想的,神是这样的观点、这样的态度,那我们应该怎么做?”人应该放下侥幸。放下侥幸是说一句“我放下了,不那么想了,我认认真真对待本分,负责任,多下功夫”就完事了吗?不是那么简单,人产生侥幸的时候会有一些思想,也会有一些作法,更会有一些性情流露出来。这个应该是能解决的。有些人说,“明白神的心意、神的态度了,不就不存侥幸了吗?”这是什么话?这是不通灵的话,空话。那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你就得琢磨,“神要是剥夺我一切的时候,我该怎么对待?我为神献出的这些、付出的这些是甘心的还是有交易的?如果有交易这不好,我就得祷告,改变它。”另外,在自己的实行当中,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有哪些真理原则不明白,有哪些事是违背神要求、违背神心意的,走怎样的道路是不正确的道路,是受祸的道路,走怎样的道路是能够蒙神称许的道路,这些是应该明白的。关于侥幸这方面,还有哪些?有的人得过一场重病,神救了他,他的病好了,他就觉得,“你们信神都是奔得福去的,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神的大爱带过来的,神给了我一些特殊的环境、特殊的经历让我相信神,所以神爱我比爱你们多,最终我剩存下来的几率就比你们大”,他觉得他与神的关系与众不同,他与神有一种特殊的关系,不同于常人。因为这种特殊的经历,让他觉得自己的身份不一般,不寻常,然后他就抱有一种必胜的把握,定规自己肯定与其他人不一样,肯定能剩存下来,这也是一种侥幸。还有的人担当一项重要本分,有了一个高的地位,比别人受苦多点,比别人临到的修理对付多点,比别人忙碌点,比别人说的话多点,他就觉着“这是被神重用,被神家重用了,被弟兄姊妹看中了,这是多么荣幸的事啊,这是不是就比别人能够优先得福啊?”这也是一种侥幸、一种观念。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 二》

人都说神是公义的神,只要人跟随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义的,人跟随到底,他还能把人甩掉吗?我不偏待任何一个人,而且以公义的性情来审判所有的人,但我对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适条件的,我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人都得达到,我不看你资历多深、资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爱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无忧无虑地跟随,那时我会因着你的恶来击杀你、惩罚你,你还有何话可说?你还能说神不公义吗?今天我说的话你都遵守了,这样的人我称许。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为神跑路、花费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还说:“反正我相信神是公义的,我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我。”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有的人问:“我现在为你跑路,到最后你是不是能给我一点祝福?”那我问你:“我说的话你遵守了吗?”你说的公义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虑我是公义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随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说的“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是有内涵的,跟随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后寻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达到几条了?你就达到跟随到底,其余呢?你遵行我的话了吗?我提出五条要求你就达到了一条,其余四条你也没打算达到,你就找一条最简单轻省的路,存着侥幸的心理来追求,我的公义性情对你这样的人只是刑罚,是审判,是公义的报应,对一切作恶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随到底的也必然受惩罚,这才是神的公义。当这公义的性情发表出来惩罚人的时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随神时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时只是跟随着受了点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受刑罚吧!”但心里还想:“反正我跟随到底了,你让我受刑罚,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罚,受完这刑罚之后你还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义的,你不能这样一直对待我,我毕竟跟灭亡的不一样,灭亡的受重重的刑罚,我受轻一点的刑罚。”公义性情并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并不是对任何一个认罪认得好的人都从轻处理。公义就是圣洁,也是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凡是污秽的,没经过变化的,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公义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国度中的行政,这样的行政对任何一个没有真理、没经变化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没有挽救余地。因为在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罚恶赏善,是人类的归宿显明之时,是拯救工作结束之时,之后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报应每个作恶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上一篇: 1 什么是观念想象?观念想象产生的根源是什么?

下一篇: 3 观念想象如果不解决,会带来哪些危害后果?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