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的区别

相关神话语:

什么是正面事物?凡直接来自神的都是正面事物,但人的性情都是经撒但加工的,不能代表神。只有道成肉身的神他的爱、受苦心志、公义、顺服、卑微隐藏都是直接代表神的,这是因为他来的时候没带罪性,是直接来自神,没经过撒但的加工,而耶稣只是一个罪身的形像,并不代表罪,因此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以至于在钉十字架成就工作以前(包括钉十字架之时)都是直接代表神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

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实质是善的,他是一切美与善的发表,也是所有爱的发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会作出悖逆父神的事来,哪怕是献身他都心甘情愿,没有一点选择。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弯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东西都来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丑与恶的源头,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样的属性是因为人经过撒但的败坏与加工,基督是未经撒但败坏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属性而没有撒但的属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神的性情是万物生灵的主宰所具备的,是造物的主所具备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贵,代表权势,代表高尚,代表伟大,更代表至高无上。他的性情是权柄的象征,是一切正义的象征,是一切美与善的象征,更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也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触犯(也是不容触犯)的象征。他的性情是最高权力的象征,任何一个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搅扰他的工作与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无非就是高于动物的一点点象征,人本身没有权柄,没有自主,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摆布的实质。神的“喜”是因为有正义的存在与诞生,是因着有光明的存在与诞生,是因为黑暗与邪恶的毁灭;他的“喜”是因着他为人类带来了光明,是因为他给人类带来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义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征,更是吉祥的象征。神的“怒”是因为非正义事物的存在与搅扰在侵害着他的人类,是因为邪恶与黑暗的存在,是因为有驱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为有抵触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复存在的象征,更是他本圣洁的象征。他的“哀”是因为他所期盼的人类落入黑暗之中,是因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达到他的心意,是因为他所爱的人类并不能尽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为了无辜的人类哀愁,是为了诚实而愚昧的人哀愁,是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见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征,是他怜悯的象征,是美的象征,是仁慈的象征。他的“乐”当然是为打败仇敌与获得人的诚心而乐,更是驱逐与消灭一切敌势力而有的,也是因着人类得着美好安宁的生活而有的;他的“乐”并不是人一样的喜悦,而是比喜悦更高的获得美果的滋味;他的“乐”是人类从此不受苦难的象征,是人类进入光明世界的象征。而人类的喜怒哀乐则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的,不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光明,不是为了美的事物,更不是为了上天的恩赐。人类的喜怒哀乐是自私的,是在黑暗的世界中所有的,不是为了神的旨意,更不是为了神的计划,所以人与神永远也不能划为一谈。神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尊贵的,人永远是低贱的,永远是一文钱不值的。因为神永远都在为人类奉献与付出,而人永远都在为自己索取与努力;神永远都在为人类的生存而操劳,而人永远都不为正义与光明而献出什么,即使人有暂时的努力也是不堪一击的,因为人的努力永远都是为自己,不是为别人;人永远都是自私的,神永远都是无私的;神是一切正义与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丑陋与邪恶的接替者与发表者;神永远都不会改变他正义与美丽的实质,而人随时随地都可能背叛正义,远离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神说的话语在表面上来看无论是浅显还是深奥,都是人生命进入必备的真理,是人的心灵与肉体得以存活下去的活水泉源,他供应人活着的所需,供应人日常做人的法则与信条,供应人蒙拯救所必经的道路、目标与方向,供应人在神面前作为受造之物所该具备的一切真理,供应人如何顺服神、如何敬拜神的所有真理,他是人存活下去的保障,是人日用的饮食,也是人得以刚强、得以站立的坚固后盾。他饱含受造人类活出正常人性的真理实际,饱含人类脱离败坏、走出撒但网罗的真理,饱含造物主对受造人类的谆谆教导、劝勉、鼓励与安慰,他是引导开启人明白一切正面事物的指路明灯,是人得以活出与拥有一切正义与美善事物的保障,是衡量一切人、事、物的准则,也是带领人蒙拯救、走向光明路的航标。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

撒但欺世盗名,常常把自己树立为正义的先锋、正义的榜样,它打着维护正义的旗号残害人,吞吃人的灵魂,用各种手段麻痹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为了让人认同它的恶行,随从它的恶行,与它一同对抗神的权柄、对抗神的主宰。而当人识破了它的阴谋诡计,识破它的丑恶嘴脸,不想被它继续糟蹋,不想被它继续愚弄,不想继续为它卖命,不想与它一同被惩罚、被毁灭的时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萨嘴脸,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恶、狠毒、丑陋的凶残本相,恨不得将所有不顺从它、反抗它邪恶势力的人都消灭掉。此时的撒但再也装不出一副让人可信赖的正人君子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隐藏在那张假羊皮下丑陋的恶魔本相。撒但的阴谋一旦败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兽性大发,它残害人、吞吃人的欲望便变本加厉,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向往自由、向往光明、挣脱撒但牢笼的心愿而对人产生了强烈的报复。它的暴跳如雷是为了维护它的邪恶,也是它凶残本性的真实流露。

撒但所作处处流露它的邪恶本性,从它开始迷惑人跟从它到它利用人与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认清、弃绝之后,撒但对人产生的报复,等等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种种恶行,无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恶实质,无一不证实了撒但与正面事物无关的事实,无一不证实了撒但是一切邪恶事物的源头。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维护它的邪恶,都是在维持它恶行的继续,都是与正义的正面的事物相违背的,都是毁坏人类正常的生存法则与规律的,都是与神敌对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毁灭的。虽然撒但也有怒火,但它的怒火是它邪恶本性的发泄方式。撒但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原因就是:它不可告人的阴谋被揭穿,它的诡计难以得逞,它取代神、充当神的野心与欲望受到了冲击、受到了拦阻,它掌控全人类的目的从此化为泡影,永远都不能实现。是神一次又一次烈怒的降下制止了撒但阴谋的得逞,中断了撒但邪恶的滋生与泛滥,因此撒但对神的烈怒既恨又怕。神每次烈怒的临及不但揭穿了撒但的丑恶本相,也让撒但的邪恶欲望都暴露在光中,同时,撒但对人类所爆发怒火的原因也暴露无遗。撒但怒火的爆发是它邪恶本性的真实流露,是它阴谋的暴露,当然,撒但每一次的被激怒都预示着邪恶事物的被毁,预示着正面事物将得以保护、得以继续,也预示着神烈怒的不可触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属魔鬼的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他的人生观、他的座右铭主要就是撒但那些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都是世界上的那些魔王、伟人、哲学家说的一些话成为人的生命了。尤其是被中国人捧为“圣人”的孔子的话,多数都成为人的生命了,还有佛教、道教的名言,著名人物口里常说的那些经典的话,都是撒但哲学、撒但本性的概括,也是撒但本性的最好说明、注释。这些灌输到人类心灵里的毒素都是从撒但来的,没有一点是从神来的,这些鬼话也正是和神话相敌对的,完全可以看出,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是从神来的,所有毒害人的反面事物都是从撒但来的。所以说,从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就可以看见他的本性是什么以及他是属谁的。撒但败坏人是借着国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伟人的教育熏陶达到的,他们的那些鬼话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撒但的名言,已渗透到所有人的里面,成为人的生命了,还有一些处世哲学的话也是这样。撒但是借着各国什么美好的传统文化来教育人,使人类陷入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后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挡神被神毁灭。人在社会上奔走了几十年,若问他:“你在世界上活这么大岁数,获得这么大的成就,主要是靠什么名言?”“最关键一条,当官不打送礼的,不溜须拍马一事无成。”这话是不是代表他的本性?为了当官不择手段成了他的本性,当官是他的生命。人的生活、行事为人还有许多撒但毒素在里面,几乎没有丝毫真理,比如人的处世哲学、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铭,都充满了大红龙的毒素,都是从撒但来的,所以,人的骨子里、血液里流的全是撒但的东西。那些当官的、掌权的、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秘诀,那个秘诀不正代表他的本性吗?他们能在世界上做大事,背后的阴谋诡计谁也看不漏,证明他们的本性太阴险恶毒。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着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见人的本性都是败坏的、邪恶的、反动的,都被撒但的哲学充满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挡神,与神为敌。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古文化知识将人从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给了魔王及魔王的子孙,“四书五经”将人的思想观念又带入了另一个悖逆的时代,使人更加崇拜“书经”的编者,从而对神的观念又加重一层。不知不觉,魔王将人心中的神无情地赶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据了人的心灵,从此人便有了丑恶的灵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脸,对神的仇恨已是满了胸腔,魔王的恶毒一天天在人里面蔓延,将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点自由,无法摆脱魔王的纠缠,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归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灵里早就种下“无神论”的瘤种,教育人“学科学、学技术,实现四个现代化,世上根本没有神”这些谬理,而且还口口声声喊着“靠我们辛勤的劳动来缔造美丽的家园”,让所有的人都从小做起,准备报效祖国,无意之中将人带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劳(指神手托着整个人类的功劳)毫不迟疑地安在自己头上,但从来不觉着有羞耻之感,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将神的百姓抢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样“蹦”在桌子顶上,让人把它当作“神”来敬拜,这等亡命之徒!嘴里喊着“世上根本没有神,风是自然规律的变化,雨是雾气遇冷凝结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变迁而造成的地带的震动,干旱是太阳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气干燥,是自然现象,哪有神的作为?”等等这些骇人听闻的丑闻,更有人喊着说“人是古代类人猿进化而来的,现在的世界是大约亿万年前的原始社会更替而来的,国家的兴盛败亡是人民的双手决定的”等等这类不可启齿的说法,背后又让人将自己挂在墙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时自己却把自己当作神,“毫不客气”地将神推出地界,自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让人恨之入骨,似乎神与它是冤家对头,似乎神与它势不两立,企图将神赶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这等魔王!怎能容让它的存在?将神的工作搅扰得破烂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罢甘休,似乎要与神作对到底,不是鱼死便是网破,故意与神作对,步步紧逼,丑恶的嘴脸早已暴露无遗,已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仍不放松对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将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头之恨。我们怎能容让它,这神的仇敌!将其灭绝、斩草除根才了结此生的愿望,怎能让其再猖狂下去呢?将人都败坏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为何不将我们的全人献上来摧毁焚烧它,解除后顾之忧,让神的工作早日达到空前盛况?这帮狐群狗党来在人间骚扰得鸡犬不宁,将人都带到了悬崖前,暗想将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后便侵吞人的尸骨,妄想打破神的计划,与神较量,孤注一掷,谈何容易!十字架终究是为罪恶滔天的魔王预备的,神不属于十字架,已将十字架丢给了魔鬼,神早已得胜了,不再为人类的罪而忧伤了,他要拯救全人类。

撒但从上到下、从头到尾一直在搅扰着神的工作,与神唱对台戏,什么“古老的文化遗产”、宝贵的“古文化知识”,什么“道家学说、儒家学说”,什么“孔夫子经传、封建礼仪”,将人都带入了地狱之中,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发达的工农商业却无影无踪,只是强调古代“猿猴”带来的封建礼仪来故意打岔、抵挡神的工作,拆毁神的工作,将人苦害至今,还想将其全部吞噬。封建礼教的传讲、古代文化知识的遗传早将人都传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没有几个人甘心乐意地接待神,没有几个兴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来,人都满脸杀气,遍地杀气腾腾,企图将神从陆地上赶走,手持刀剑,摆开阵势要将神“灭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七》

自从人类有了社会科学以来,科学与知识就占据了人类的心灵,进而科学与知识就成了统治人类的工具,使得人类没有足够的空间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条件去敬拜神,神在整个人类心中的地位越来越下滑。人类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随之而来,许多社会科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家兴起来发表他们的社会科学论、人类进化论等等这些与神创造人类的真理而相违背的论调来充实人类的头脑与心灵。这样,相信神创造万有的人越来越少,而相信进化论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记录与神在旧约时代的说话当作神话传说对待,神的尊严与神的伟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与神主宰万有的信条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类的存亡与国家民族的命运对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人类都活在吃喝玩乐的虚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动寻找神今天在哪里作工,神怎样主宰安排人类的归宿。这样,不知不觉中人类的文明越来越不能如人愿,甚至有好多人觉得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乐,就连以往很文明的国家中的人也会这样抱怨。因为没有神的带领,哪怕统治者或社会学家都绞尽脑汁来维持人类的文明也是无济于事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填补人类心中的空虚,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会论调都不能使人摆脱空虚的困扰。科学、知识、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带给人的仅仅是暂时的安慰,人类有了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会的不公平,有了这些也不能拦阻人类探索的渴慕和欲望。因为人是神造的,人类无谓的牺牲与探索只能越来越多地带给人苦恼,使人惶恐不得终日,不知怎样面对人类的未来,不知怎样面对以后的道路,甚至人类恐惧科学、恐惧知识,更恐惧虚空的感觉。在这个世界中,无论你是在自由的国家还是在没有人权的国家,你丝毫不能摆脱人类的命运;无论你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你丝毫不能摆脱探索人类命运、奥秘与归宿的欲望,更不能摆脱莫名奇妙的虚空的感觉。这些人类共同的现象被社会学家称作为社会现象,但又没有一个伟人能出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人毕竟是人,神的地位与神的生命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取代的,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吃饱肚腹、人人平等与人人自由的公平社会,需要的是神的拯救与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人类只有得到了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与神的拯救,人类的需求、人类的探索欲望与人类的心灵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如果一个国家或民族的人类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顾,那么这个国家与民族将会走向没落、走向黑暗,结果是被神毁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撒但用社会潮流来败坏人。这个社会潮流包括很多项,有的人说:“那是不是关于时装、美容、美发、美食?”是不是关于这些?这些也是潮流的一部分,但是在这里我们不想说这些,我们只想说关于社会潮流所带给人的思想,带给人的处世方式,带给人的生存目标与人生观,这些是很重要的,这些能左右、影响人的心思。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带着一种邪气,这个邪气让人不断地堕落,不断地失去良心、失去人性、失去理智,让人的道德越来越下降,让人的人格品质也越来越下降,甚至可以说,以至于到现在多数人没有人格,没有人性,也没有良心,更没有理智。那这些潮流是什么呢?这个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当一股潮流吹来的时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锋,开始做这样的事,开始接受这样的思想,开始接受这样的观点,但是多数的人呢,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不断地被这样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于人都不知不觉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样的潮流,以至于被这样的潮流所淹没,所控制。一次一次这样的潮流让本来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让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人,让本来就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毫无分辨的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些潮流,接受了来自撒但的生存观、价值观,接受了撒但告诉给人的怎么对待生活与撒但“赐”给人的生存方式,人没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没有意识去反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神发表真理是发表自己的性情、发表自己的实质,不是根据人类所总结的各样人所认为的正面事物、正面的说法而有的。神的话就是神的话,神的话就是真理,是人类应该赖以生存的法则与根基,而那些来源于人类的所谓的信条根本就是神定罪的,不是神认可的,更不是神说话的源头、根据。神通过他的话语发表他的性情,发表他的实质,因为神有神的实质,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所以神所发表出来的一切话都是真理。无论这个败坏人类对神的话怎么定位、怎么定义、怎么看待、怎么认识,神的话是真理这个事实是永不改变的。无论神的话说了多少,无论神的话被这个败坏、罪恶的人类怎么定罪,怎样弃绝,但是有一个事实是不能改变的,即便是这样,人类所推崇的所谓的文化、传统也不能因此变成正面事物、变成真理,这一点是不能变的。人类的传统文化、生存之道不会因为时间的改变、时间的久远变成真理,而神的话也不会因为人类的定罪、遗忘而变成人的话,这个实质永远都不会改变,真理永远是真理。这里存在一个什么事实呢?就是人类所总结出来的那些俗语,它的来源是撒但,是人类的想象、观念,甚至出自于人的血气,与正面事物根本没有一点儿关系,而神的话是神实质的发表,也是神身份的发表。因为什么神发表了这些话?为什么说这些话是真理?就是因为万物一切的法则、规律、根源、实质、真相、奥秘都是神在主宰着,都在神手中掌握,只有神知道它的本源、它的根源到底是什么,所以只有神的话对万物的定义是最准确的,只有神话中对人类的要求是人类的标准,是人类应该赖以生存的唯一的准则。而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些法则,一方面来源于违背神主宰万物的这一事实,另外,也违背神主宰万物的法则这一事实,它是从人的想象观念里来的,也是从撒但来的。撒但是什么样的角色?首先,撒但冒充真理,其次,它破坏、搅扰、糟蹋神创造万物的这一切规律与法则。所以说,从它来的东西跟它的实质那是太匹配了,充满了撒但的邪恶用心、引诱、伪装,还有撒但永远不变的野心。这些东西无论败坏的人类能否分辨,无论败坏的人类接受的程度如何,也无论败坏的人类对它景仰、崇拜、传讲的年代有多么久远,或者人数有多么的庞大,它也不会变成真理。因为它的实质、根源、源头是撒但,是与神敌对、与真理相敌对的撒但,所以,这些东西永远不会变成真理,它永远是反面事物。没有真理对照的时候,也可能它能冒充是善的,是正面的,但是当用真理来解剖、揭露它的时候,它不是无懈可击的,它是站不住脚的,它是很快被定罪、被揭露、被弃绝的东西。神所发表的真理恰恰符合神所造的人类正常人性的需要,而撒但所给人的恰恰违背人类正常人性的需要,它让一个正常的人变得不正常,变得偏激、狭隘、狂妄、愚蠢、邪恶、刚硬、凶恶,更甚至不可一世。严重到一定程度,人精神失常,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正常的人不做非得要做非正常人类,普通的人不做非得要做高级人类,扭曲了人的人性,扭曲了人的本能。真理是让人更能本能地按照正常人性的规律、法则还有神所制定的这一切规律来存活,而所谓的这些俗语、撒但的这些法则,恰恰是让人违背人的本能,让人逃脱神所命定、制定的这些法则,甚至让人脱离正常人性的轨道,去做一些偏激的、正常人性不该做也不该想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真理是什么》

上一篇: 1 真理与邪说谬论、撒但哲学的区别

下一篇: 3 有圣灵作工与没有圣灵作工的区别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