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维护神家利益与维护个人利益的区别

相关神话语:

神对人类最大的托付就是神家最大的利益,这个利益是什么?就是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在人类中间得以通行,得以通行当然就包括方方面面了。那都包括什么?包括教会得以建立、得以成形,教会各级带领工人的产生,能够让教会各项涉及到神新工作、神福音广传的工作得以畅通,不受到阻碍。这就涉及到教会了,这是教会的利益。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神、神家、教会的利益里最重要的东西。神的工作得以扩展,神的经营计划得以畅通,神的心意、神的旨意在人中间得以畅通,神的话在人中间能更广泛地扩展、传播、传扬,让更多的人来到神面前,这是神作这一切工作的宗旨,也是核心。所以说,凡是涉及到神家的利益、教会的利益,那就肯定涉及到神的旨意,涉及到神的经营计划。具体来说,就是涉及到神每一个时代、每一个阶段的工作是不是得以畅通,是不是得以扩展,是不是在人类中间顺利地进展、顺利地开展、顺利地进行着。如果这一切都正常地进展着,那神家、教会的利益就得到了保障,神的荣耀、神的见证就得到了保障。如果在神家、在教会当中神的工作受到了阻碍,不能得以畅通无阻,神的心意、神要作的工作受到了拦阻,那神家、教会的利益肯定是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这是连带的。也就是说,当神家、教会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或拦阻的时候,那么神的经营计划肯定是受到了极大的阻挠,神的利益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谈真理是什么》

人的利益是什么?是邪恶的、属撒但的,是与真理相违背的,是打岔、搅扰、破坏神家工作的。而神的利益是最正义的事业,所以说,神维护他的利益这是正当的,是在维护一项正义的事业,这不是神自私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这是正义的、正当的,对神所拯救的人类是有不可估量的益处的。只有神维护了神的利益,人类才能从中得到拯救,才能从中获利,最终成为真正的受造之物,活在神所制定的这一切的规律法则当中,活在神所给人造好的万物当中,人类才能得到幸福,得到真正的美好的生活。神作的这一切怎么样?是不是正义的事业?太正义了。神的这些工作、经营,还有神拯救人类这些范畴里的各项工作,包括具体到教会当中的每一项工作,比如说传福音、拍电影、做视频、翻译神话,还有正常的教会生活秩序,这些都得得到保障。还有一项,可能在每一个人心里不觉得它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所有尽本分的弟兄姊妹的生活、吃穿住行得到保障,这是最基本的。虽然这似乎是与神的工作关系不大的一项工作,但是也很重要。吃穿住行,这是神给人的正常人性里该具备的,这是最正当的肉体需求,这个需求神不会剥夺,而是要维护。神要维护的东西你总拆台、总打岔、总搅扰,你总鄙视,总有观念、想法,那言外之意是什么?你想与神对着干,你没把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利益看为重要。你总想拆台,总想搞破坏,总想从中取利,总想从中作梗、做坏事,那神会不会对你发怒?换句话说神能不能饶了你啊?(不能。)所以说,你做一些与神家工作利益相冲突的事,甚至是抵触、拆毁、破坏的事,神会对你发怒的,你这是恶行,这个时候注定你触犯的是神的性情。如果有些人因为素质差不能胜任工作,无意当中做了一些小小的坏事,神也可能根据性质的轻重适当处理,但是你如果有意为了个人的利益搞嫉妒纷争,明知故犯,做一些打岔、搅扰、破坏神工作的事,那你会触犯神的性情,神会饶了你吗?神作的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工作,他的全部心血就在这里,你如果跟神对着干,故意损害神家利益,故意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来追求你个人的利益,追求你个人的名望、地位,不惜毁坏神家的工作,不惜让神家的工作受到阻挠、破坏,甚至让神家的物质、钱财受到了极大的亏损,你们说这样的人应不应该饶恕?(不应该。)你们都说不能饶恕了,那神对这类人有没有怒火?肯定是有的。神作了这么大的工作,他的心血代价全部为此而付出,他把这一项最正义的事业看得这么重,他的心血代价全部在这些人身上,他的所有期望也在这些人身上,他六千年经营计划最终要得到的成果、要得的荣耀全部要在这些人身上实现,如果有人站出来跟神唱对台戏,对抗、搅扰、破坏这个事的结果,神会不会饶了他?这是不是会触犯神的性情?(是。)就是这么回事。你口口声声说跟随神、追求蒙拯救、接受神的鉴察、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更接受神的带领,但是你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却在搅扰、破坏、打岔着神家的每一项重要工作,让神家的利益、教会的利益因为你的搅扰、打岔、破坏,更因为你的疏失或者玩忽职守,或者因为你的一己私欲,为了追求你自己的利益,而让神家的方方面面受到亏损,甚至受到严重的搅扰、破坏,那在你的生命簿上神应该怎么权衡你最终的结局,怎么给你定性?公正地说,应该是罚还是赏?(罚。)应该罚,这叫罪有应得。你们现在明白什么了?人的利益是什么?都是试探,都是虚假,都是撒但试探人的诱饵,追求利益就是在助长撒但作恶,就是在对抗神。撒但说“让神的作工受到拦阻,兴起各种环境让人受到各种试探、各种破坏、各种搅扰”,你跟随神也这么做,也起来有意地破坏、搅扰,神怎么说你都不寻求原则,也不寻求真理,更不听从神的话,不顺服神对你的要求,而是一意孤行、为所欲为,结果把神家的工作搅扰了,让神家的利益受到亏损了,严重影响神家工作、教会工作的进度,这个罪恶大不大?太大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谈真理是什么》

神的利益是最正义的事业,应该这么看待。神要维护他的利益绝对不是自私,也不是光为了维护神的尊严、神的荣耀,而是要维护他作工的进度、成果,维护一项正义的事业,这是最正义、最正当的作为。受造人类不应该对神的这一作为有任何的观念,更不应该有任何的指责与论断。那能不能说神的利益高于一切?(能。)说这话是不是自私?(不是自私。)人明白这方面真理了,在这个基础上这句话是成立的,并不是有意偏袒,这个不带偏颇,是正当的。“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这是敌基督的实质,他们对利益的态度、作法就是这个性质,从不考虑神家利益。“从不”是什么意思?就是压根儿就不想,也没有这个概念,他光想他自己的利益,就是这个意思。这严重到什么程度了?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个人的利益,他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能代替神的利益。无论他的利益多么邪恶、多么不正当、多么反面,他都要争取,不惜牺牲任何人,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夺得自己的利益,争取自己的利益,这是什么行为?敌基督的行为,撒但就这么做。撒但统治这个人类,统治一个国家、一个种族,不惜牺牲多少人命换取它统治的稳固。它的利益是什么?权势与统治的地位。那它怎么获得统治的地位,怎么稳固这个统治呢?不惜一切代价,就是不管它这个作法、手段在外界来看是正当的还是不正当的,它都无所谓,屠杀、镇压,软招硬招、威逼利诱都用上,不惜牺牲多少人的生命,换取它地位的稳固,换取它手中的权力,这是撒但的行为。敌基督也是这样做的。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谈真理是什么》

敌基督的实质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专权,大权独揽,谁说的都不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任何人的说法、作法,任何人的见识、观点、长处,在他眼里都不如他,都没有资格参与他要做的事,也都没有资格被他咨询、给他提出意见,就是这样的性情。这是不是敌基督的一方面特征?有些人说这是不是人格低下啊?用人格来说就有点太浅了,这哪是人格低下啊,这就是性情、本性,本性太凶恶。为什么说是本性太凶恶呢?他把神家的工作、教会的利益据为己有,当作私有财产,所以他作神家工作的时候考虑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只是自己的地位、脸面。他排斥所有在他眼中对他的地位、声望能构成威胁的人,打压、孤立这些人,甚至有一些在教会当中可用的、适合尽一些特殊本分的人,他也排斥、打压。他丝毫不考虑神家工作,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只要对他的地位构成威胁,对他不服、没把他看在眼里的,他就排斥,不让你靠近,不让你做他的配搭,不让你在他负责的工作范围里担任任何的重要角色,或者起到任何重要的作用,他就排斥这些人。这些人做任何的好事,对神家有利的事,他都不让显在弟兄姊妹面前,不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人无论立多大功,为神家做了多大的好事,他都掩盖、缩小,不让弟兄姊妹知道。另外,他在弟兄姊妹中间常常说这些人的毛病、败坏,说这些人狂妄、钻牛角尖、钻人钻事,好出卖神家利益,好胳膊肘往外拐,愚昧,等等,找各种毛病来排斥、打压这些人。其实在神家当中的很多人,有些人有一方面的特长,有些人就是稍微有点毛病但还能尽一些本分,这些人是适合尽本分的,合乎尽本分人员的原则,但是在敌基督来看,他认为什么呢?“我眼里可不揉沙子,你想在我的班子里担任角色,跟我争上下,那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你能耐比我大,口才比我好,文化比我高,人缘也比我好,我的风头要是被你抢去怎么办?让我跟你配搭,想都别想!”他考虑神家的利益吗?不考虑。他就考虑自己的地位保不保,所以他宁可损失神家的利益也不用这些人,这是排斥。另外,他培养那些没什么能耐的、窝囊的、好使唤的、听话的、愚昧的浑人,那些没见识、没主见、不明白真理的人,就专门培养这些人。外邦人有一句话,“宁给好汉牵马坠镫,不给赖汉当祖宗”,而敌基督恰恰相反,他专门给这些赖汉当祖宗,这是不是无能的表现?比如他说有个人不狂妄、能施舍,你问他这个人明白真理怎么样,他说“还行,有点素质”,其实这个人遇到点小事就躲,没什么信心。这些人当中,还有的不明白真理,有的不通灵,有的背后总发怨言,有的做事总出错,就是一帮浑人,他就给这些人当祖宗,就培养这些人。敌基督在神家担任“领导”的时候能培养这些人,神家工作不就耽误了吗?那些有点素质的,能明白点真理的,能追求真理、能实行点真理的人,能把神家的工作担起来的那些人,他就不看在眼里,因为什么呢?这些人不可能变成他的奴隶与跟班,不可能对他唯命是从,所以说他就培养一帮窝囊的,胆小的,浑的、傻的、笨的,没什么主见的,培养一帮这样的废物。这样做对神家的工作有利吗?没利。那他考不考虑这些?他考虑的是什么?“我跟哪些人在一起工作、配搭能顺心,能刷存在感,能显明我的价值,我就找什么样的人。”他那些跟班就是一帮不通灵的浑人,临到事谁也不寻求真理,谁也不明白真理,谁也不按真理原则办事,可是有一样他喜欢,就是这些人临到什么事都找他,都听他的。这就是他找配搭的原则。找一帮浑人、废物作工作,捧臭脚,最后神家的有些工作就耽误了,在利益上、工作进度上都受到影响,但是这些人什么知觉也没有,还说“那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大家都说不是自己的责任,那这个责任到底是谁的?出问题了谁都不担责任,这些人这些年听道都听哪儿去了?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不承认,这是什么东西?这个事实就证明他选的那些人都不行,不接受真理。敌基督这一类人,他们专门跟这些不接受真理、不喜爱真理的浑人、窝囊废、卑鄙小人打成一片,就笼络这些人,跟这些人配搭得特别和谐、亲密、顺畅,这是什么东西?这算不算敌基督团伙啊?你把他们的“祖宗”一撤,底下那帮孝子贤孙就不愿意了,论断说上面不公平,抱成一团替他打抱不平。敌基督这一类人就光是一些恶人吗?有些敌基督他也是窝囊废,也没什么大能耐,但是有一样,他特别喜爱地位。你别以为他没能耐、没文化就不喜欢地位了,那就错了,你没把敌基督的实质看透,只要是敌基督就喜欢地位。既然说敌基督不能与任何人配搭,那他怎么还培养一帮臭鱼烂虾,培养一帮捧臭脚的呢?他是要跟这些人配搭吗?如果他真能跟这些人配搭的话,那这句话就不成立了。不能与任何人配搭,这个“任何人”也包括他培养的这些人。那他培养这些人干什么?培养一帮好使唤、好摆弄的,没有主见、他说什么都听的人,然后与他共同维护他的地位。他要是靠自己势单力孤地维护地位也有点难、有点吃力,所以他就培养一帮这样的人,培养一帮所谓的他眼中的属灵人,又肯吃苦,又能维护“神家利益”,一个人能干多样活,什么事又都能咨询他、问他,他认为这就是与人配搭了。这是配搭吗?他是找一帮人来发号施令,来做好他自己的工作,来稳固他自己的地位,这不叫配搭,这叫搞个人的经营。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八》

如果敌基督身边有一个人有点素质,担任一项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很少出现差错,这个人也很追求,在弟兄姊妹中间有点小威望,就被选为组长,弟兄姊妹在言语之间常常流露出对这个人的欣赏与赞成,敌基督听到后心里就不爽了。他除了不爽之外,能不能就不做任何事呢?他能那么老实吗?(不能。)要是什么也不做,那就是普通的败坏人类,要是一做事这就是敌基督了。他心里先这么盘算:“这个人是我提拔上来的,素质不错,懂点业务,比我强,这对神家来说是有利,但对我没利呀,他是不是会爬到我头上啊?哪天他要是真取代我了,这不就麻烦了吗?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到有一天他翅膀硬了,我就不好处理他了,还是趁早下手,下手晚了就成他的手下败将了。”又琢磨琢磨,“怎么下手呢?从哪儿下手呢?得找个借口,找个机会。”你们说,人要是想整治哪个人,理由、借口是不是很容易找到?魔鬼的诡计当中有一条是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撒但的世界里就有这样的逻辑,就有这事,在神那儿没有这些。这个敌基督就琢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就给你扣一个罪名,找机会打掉你的嚣张气焰,让弟兄姊妹不高看你,下次不选你做组长,这样对我不就没有威胁了吗?铲除一个后患,铲除一个对手,我心里不就踏实了吗?”他心里都翻腾成这样了,那以敌基督的本性,他能不能把这个想法埋在心里一辈子都不做事呢?绝对不能。他不会光是想一想这事,就埋在心里只让它在萌芽状态就完事了,他肯定得想办法做事,这就是敌基督的凶恶之处。他不但那么想而且要想得周到,绞尽脑汁地想,不顾一切地想,不考虑神家利益,更不考虑神的工作,也不考虑真理原则,他只考虑怎么做对自己更有利。他越考虑越觉得应该这么做,越考虑越成熟,在脑子里过了很多遍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的“对手”出了一个小错,他认为这下机会可来了,“正好今天大家都在,那就把这事揪出来解剖解剖吧,因为什么出的这个错啊?谁的责任最大啊?”其实他心里知道,就是想往那人身上赖。他揪着这个事就开始小题大做了,“这是不是有忠心啊?这个人该不该对付?这个人明不明白真理?弟兄姊妹是不是该弃绝呀?这是不是假基督?这是不是想迷惑人啊?”一顿劈头盖脸的“揍”,尽给那个人扣大帽子。弟兄姊妹一听,“这是怎么回事?有点不对劲呀,这说的也不切合实际呀。这个小毛病告诉他一声让他纠正就行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另外,这个事大家都有责任,为什么偏偏冲他一个人去呢?”人说话、做事隐藏得再深,有一些有头脑的人,或者有分辨、明白点真理的人一听就知道了,“这是敌基督在耍威风,在找这个人撒气呀。这哪是对工作负责任?这哪是对付修理人啊?这分明是找机会打击报复。那个人犯的错在谁那儿看都不算什么,敌基督能这么小题大做,这纯属就是报私仇。这是出于人意、出于撒但,不是出于神的,更不是出于对工作、本分负责任的态度,他不是这个存心。”敌基督暴露得太明显,有些人看出来了,那敌基督能不能感觉到?(能。)敌基督的狡猾之处就在这儿,他最善于维护地位,也最善于狡辩,最善于收买人心,更善于“洞察”人心。他认为,“别看你们明白真理,我能看透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说这几句话就把有些人显明了,谁不服气我都看出来了。”但这话他说不说?他不说,他得用点好听的言论、说法来让大家服气,说他对付得有道理。他用什么言辞?“我对付他也不是出于个人的私心,其实我们俩没什么私仇,就是因为我一看出这么大的事,神家利益不是受亏损了吗?神家利益受亏损的事我能放过吗?要是放过去我不就是没尽到责任吗?我这么对付也不是冲哪个人去的。如果我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弟兄姊妹可以指责、批评,以后如果我有什么事做得不对,你们合起伙来对付我,或者下次选举的时候我弃权。”有的人一听,心里犯浑了,“看来我是误解他了,人家选举的时候都能弃权,这不是为了争地位,这就是本着对神家工作负责任的态度,对付得好,对付得对。”敌基督又把有些人迷惑了。敌基督狡不狡猾?他为了自己的名誉与地位可谓是绞尽脑汁,不择手段,挖空心思。外邦人有一个手段叫“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敌基督会不会这个手段?打击完你觉得伤着你了,再说点好听的话哄哄你、劝劝你,让你觉得他多么有包容忍耐、有爱心,最后还得赞成他,“你看看人家作工作有的放矢,收放自如,人家这个手法高啊,一看就是有领袖才能,咱们都自愧不如。”这是不是敌基督的伎俩?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一》

有些人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他们能付代价,多数时候也能按原则办事,他们的主观意愿是想走追求真理的道路,上面安排什么、教会安排什么都能顺服,都能按时完成任务,他们在神家也不作打岔搅扰的工作,他们所作的工作、所担任的本分也能为弟兄姊妹带来很多的福利与好处。在外表看,他虽然没作恶,不打岔,不搅扰,不像是恶人,但有一点是普通人做不到的,也是普通人不做的,就是这一类人喜欢培植势力,搞独立王国。只要交代他一项工作,他一旦担当这项工作的负责人,他就能搞独立王国,就能不自觉地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培植自己的势力,培植自己的人脉。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每一个人都对他心服口服加眼服,对他所做的,对他付的代价、所说的话都啧啧称赞,佩服有加。他把自己所经营的范围当成是神家里的一个小家,这听起来似乎没有大的问题,但是问题来了,外表看他能付代价,能吃苦,也能负责任,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出卖神家利益,为了维护他的人脉,为了维护他在此山头、此王国的绝对的地位、尊严与权势,他谁也不得罪,谁都不伤着,哪怕是有人损害神家的利益,哪怕是有人出卖神家的利益,哪怕是有人搅扰、破坏神家的工作,他都不闻不问、置之不理,还能纵容,只要对他的地位没有威胁,只要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为他效劳就行,这就是他的最高标准。无论这人做什么,他都看不见,他也不管,也不对付,也不指责,更不处理,这是一类危险分子。这类人一般人很难分辨,他没有地位的时候也可能你什么也看不出来,但是他一旦有地位了,他的本性实质就暴露无遗了。暴露出什么了?他所付的代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维护神家利益,不是真实尽上自己的本分,他做这一切不是做给神看,而是做给人看,他要吸引人的目光、吸引人的眼球、吸引人的注意力,更想迷惑人的心,让人高看,让人佩服,让人称赞。所以,他不在乎神怎么看,神怎么对待他,如果神说他只是效力的,他也无所谓,只要人能对他五体投地、俯首称臣即可。这一类人是危险分子,他们与神、与神家不是一条心,与真正追求真理的神选民的心不一样,他在为自己培植势力,也是在为撒但培植势力。从他的种种表现上来看,他所尽的本分,他所做的每一样事,都是在极力地表现自己、讨好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有些人在神家尽本分胡作非为,敌基督能不能看明白?他太能看明白了,那他处不处理啊?他不处理,他想借着这个事收买人,“我没处理你,这是我对你的好处,是我对你的贿赂,你得感恩我,你得感谢我,我看到了都没汇报,我也没处理你,给你网开一面,你以后是不是得对我感恩戴德啊?”那个人就得感激他,把他当恩人,两个人臭味相投了。在他掌权期间,他能收买这样的人,干坏事的、损害神家利益的、背后论断神的、背后拆台的这些人,他就维护着这样一帮人。这是不是一种控制?其实他们内心深处都知道,“你不维护神家利益,他们也不维护神家利益,咱们都不是维护神家利益的人”,他们一对眼,那就是狼狈为奸,一看彼此心照不宣,“咱们彼此彼此,你不考虑神家利益,你糊弄神,我也糊弄神,你不追求真理,我也不追求真理。”他就把这些人收买了。他不惜神家利益受损失,以神家利益为代价,让这些人胡作非为,在神家混饭吃,就好像是他养活着这些人,这些人无形中就感谢他。到神家一处理这些人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想?“哎呀,他已经被撤了,他要是没被撤的话,我还能呆着,没人能处理我”,这些人还得想他呢。所以敌基督做事,你看他乐呵呵的,是个笑面虎,他不露声色,除了踢飞脚、瞎玄、炫耀说点话之外,轻易不说自己是什么观点。好比说,上面问他教会中有没有打岔搅扰的,有没有胡作非为的,有没有敌基督迷惑人,他就说:“那我打听打听,我给你查查啊。”这不是他分内的工作吗?他就这个口气,就这么一应付,把你应对过去了,过后没信儿了,他才不查呢,他才不得罪那些人呢。你再问他的时候,他就说:“查了,没有啊。”真没有吗?他就是最大的敌基督,最大的搅扰教会工作、危害神家利益的罪魁祸首。他就是,他还查什么呀?有他在这儿,下面的人干什么坏事都没人去查,他就都给挡了。言外之意,在这种情况下,他手下的那些人与神之间是不是就被他隔开了?那这些人听谁的?不就听他的了吗?他就成地头蛇了,成山大王,成土皇帝了,就把那些人控制了。这是什么方式?欺上瞒下。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八》

有的人尽本分当面答应得挺好,过后却不办实事,他心里觉得,“如果按原则办事太麻烦,人还累,消耗时间,得多说不少话,为了省事我得这么办,大家不同意也得听我的,我说了算!”这是什么态度?奸猾。当时答应的时候貌似诚恳、忠实、老实、敬虔,而且能够接受别人的意见,也能接受真理,办事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为什么变了呢?他的态度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呢?是什么促使的?肉体太受苦了,太麻烦了,不愿意了,不甘心了,当时发的誓或者跟人定好的无所谓了,是不是按真理原则办事无所谓了,满足自己的肉体最要紧,这成第一位的了,神的托付放最后了,不当回事了。这是不是负责任的人?是不是有诚信的人?是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还有的人办事,当面说保证能办好,让你放一百个心,办事的几条原则也记住了,一去办事就出现问题了。出什么问题了?“这事要是这么办,自己得吃点亏,脸面得受点损失,会让人瞧不起,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尊严得受到挑战,甚至要想办好这事得费很大力气,花很多心思,说不定几天几夜吃不好睡不好。使使劲吧,这次得卖点力气,咬咬牙一挺就过来了。按真理原则办事,自己的脸面、名誉先不管,先维护神家的利益。”两天过去了,照镜子一看,“我怎么这么憔悴呢?这两天把我累得都瘦了。不行,不能这么做了,这么做不是吃亏吗?我得找一个捷径,还能把事办成,我还不受苦,最后还能糊弄过去,蒙混过关。”之后他再做事也不努力了,也不争取神家的利益不受损失了,“顺其自然吧,我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就行了”。态度是不是变了?有没有忠心了?没忠心了,还能尽心吗?还能尽力吗?爱自己的心出来了,自己的利益要受到威胁了,他就不干了,真理再对也没有自己的肉体不受苦要紧,什么也不能大于自己的利益,一旦有一个事能损失自己的利益,这个事就应该放弃,这是他做人的最高准则。这是不是负责任的态度?这是不是要走歪道了?是不是要干坏事了?在人看,这人没日没夜地把工作作完了,做得挺好,在神那儿怎么看?神纪不纪念人这样的行为啊?神鉴察不鉴察人这样的心思意念?(鉴察。)神鉴察到什么了?神鉴察到了人讨价还价,鉴察到人心诡诈、邪恶,做事贪图肉体利益,不喜爱真理,厌烦真理。那人自己能不能感觉到这些?(感觉不到。)为什么感觉不到?人里面赖以生存的东西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人的实质就是撒但的实质,人靠这些东西活着,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尊严、肉体利益已经成性了,所以让人实行真理,按神的要求办事,维护神家的利益,按真理原则办事,让人顺服神,绝对地听神的话,按神的意思做,按真理要求标准做,在人那儿就很吃力,很费劲。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人对待本分、对待神必须得有一颗诚实的心,这是敬畏神的人。人有诚实的心对待神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是尽本分为神花费不问祸福,不讲条件,任神摆布,这是心灵诚实的人。那些总疑惑、总讲条件、总研究的,是不是心灵诚实的人?这样的人心里存着什么?存着诡诈、邪恶,他总研究。临到事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了,他就琢磨,“神对我作这个事,给我摆布这个环境,神是怎么想的?别人有没有临到这个事?经历完这个事后果是什么?”他就研究这些事,研究个人的得失、祸福。一研究这些还能不能实行真理了?能不能顺服神了?临到本分他先研究:“尽这个本分受不受苦呀?是不是得常常在外面?吃饭、休息能不能定时啊?接触的都是哪些人呢?”虽然表面上他接受了这个本分,但是他心里存着诡诈就总研究这些事。其实他研究的这些事都是涉及他自身利益的,他就不考虑神家的利益,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人若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就不容易实行真理,对神就没有真实的顺服。多数人研究到最后结果是什么?有些是悖逆神,就是带着消极情绪做着,边做边观察着。带着这样的情绪,这是什么性情?这是诡诈,邪恶。上升到邪恶了,这是跟神斗呢!人总研究,一心二用,这能不能尽好本分?他不是用心灵与诚实来敬拜神,没有诚实的心,他边尽着本分边观察着,总留一手,结果怎么样?神不在他身上作工,他怎么做也找不着原则,做事总出岔。为什么总出岔?有时候不是神显明,是他自己把自己断送了。他不为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着想,总为自己图谋,总为自己的脸面、地位打算,做着做着就偏了。为自己的利益、前途打算,跟为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着想,做的事结果一样不一样?肯定不一样。这一个事就显明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做事的实质变了,性质变了。如果只是有一点小损失,还有挽救的余地,还有机会。如果造成大的损失了,还有没有机会?如果这事严重,成打岔搅扰了,那就该撤换、淘汰了,有些人就是这么被淘汰的。你们找没找着根源?根源就是人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被这个冲昏了头脑,没有一丁点儿真理作基础,没有一丁点儿顺服神的态度。那怎么顺服呢?这里有实行的路。有些人临到事先想,“这个事我这么做的话神家利益受亏损,要是那么做神家利益不受亏损,但是我脸上没光,我还得多受苦,得多查资料,得跟别人多商量”,他琢磨来琢磨去,“神家利益受点亏损不算啥,就那么做,我说了算,不用跟大家商量”。他觉得这样能显出他的地位、身价,让人看着他做事果断、干练,不是优柔寡断,最后事做完了,他成打岔搅扰、拆毁神家工作的了,被显明淘汰了,就这么个结果。他要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按真理原则办事,那就是另一个结果了。临到事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几个人在一起交通、商量,圣灵一作工,大家心里亮堂,发现了按人想象做的偏差、漏洞,找到了更好的路,避免了神家利益受亏损。虽然是大家在一起交通、商量,没有显出他个人的身份、地位、独立、能干,但是神家利益没受亏损,结果就不一样。那他还能被撤换吗?(不能。)这就蒙神纪念。临到事人能按照真理原则实行,神在背后把关。人要是总为自己的利益图谋、打算、计划,不考虑神家利益,不考虑神的心意,没有一丁点儿顺服神摆布安排的意思,连这个意愿都没有,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就得摔跟头,这就被显明了。这是不是活该?这样的人值得同情吗?(不值得。)为个人利益打算最后都是这样的结果。有些人说:“我也常常为个人利益打算,我怎么没那样的结果呢?”你那些是小事,神不跟你计较。神不跟你计较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坏事。)为什么是坏事呢?你的生命不长,你进入不了真理实际。你不实行真理,进入不了真理实际,最明显的一个结果是什么?就是你这个人信神好几年生命总也不长进,三年前你谈什么东西认识到哪儿,今天还这个样,谈的还是那点字句道理,这就完了。身量不长,对自己的认识不长,对神的信心不长,生命性情没有丝毫变化,如果对神的误解还增加了,这就危险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做带领的有决策权,弟兄姊妹有知情权,但是最后作决断的应该是做带领的人。你如果连决断都作不了,你就不适合做带领,即使做了带领也达不到合格地尽本分。不管你听见多少人谈论一件事,争论了半天也没个结果,最后看谁的声音大、谁厉害就听谁的,这行不行?这叫什么带领?浑人一个。你说“我怕做敌基督,我可不想走敌基督道路,那我就等大家都发表意见之后,我再归拢归拢,找一个适中的、大家都通得过的、都抓不住把柄挑不出毛病的建议”,这行不行?这是没有忠心,不负责任,应付糊弄,为了避开自己是敌基督的嫌疑,连忠心也没了,连自己该尽的本分也没尽到。你除了不走敌基督的道路之外,你还得尽到忠心,还得尽到你的本分,别忘了你的本分是什么。你的本分不是做事诡异、独断专行,强制人顺服,而是尽到忠心,做事有原则,做每件事得达到果效,有效率,怎么做对神家有利就怎么做。好比说办一件事需要花很多钱,但是做完之后效果怎么样还不清楚,如果办不好那神家可能得亏损不少钱,临到这个事你们怎么处理?一方面可以寻求上面,另外,你别懒惰,多查查资料,在具体的细节上多做功课,或许就能找着相对合适的解决办法。有的人应付糊弄,做事没有透明度,他汇报工作时说一半藏一半,怕说多了给自己找麻烦,又让他查更多的资料,他干脆就不让人知道实情细节,直接把事情做了,然后让神家付钱,结果买的东西不实用,还花钱挺多,这是不是犹大的行为啊?专门出卖神家利益,一临到事胳膊肘就往外拐,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一丁点儿忠心都没有,就以出卖神家利益为乐,这就是犹大的行为。有一些本分涉及特殊的业务,还有些陌生的领域,就不能怕麻烦,得多查查相关的资料,从得到一个最基本的信息开始,你就对这种业务或者是这种领域开始有一个最基本的了解了,然后逐步地了解更多,这方面业务范围内的东西,不管是数据也好,或者是专业方面的各种说法也好,你就基本熟悉了。达到这个程度之后,对你达到忠心尽本分、有果效地尽本分是不是更有益处啊?那之前你做的这些预备工作、这些功课是什么?这不是跑外道,这是为达到尽本分有果效而做的,这是忠心尽本分的表现、细节。那些不信派他们尽本分的态度是什么呢?拿着神家的钱打水漂玩,神家作什么工作损失了多少钱他听完没有知觉,神家做什么事怎么省钱他没有概念,想都没想过。那神家对他来说是什么概念?跟他无关,就像外邦人的公司一样,你给我一天的工资我就给你打一天工,具体怎么做更好,怎么做能尽力、尽心、有忠心,这些都不关他的事,这就叫不信派。你们有没有这些表现?如果有,那你们也是不信派。有的人看到神家的利益受到亏损或者哪方面出现一点漏洞,他心里难受、自责,就恨自己,觉着都是因为自己一时失误,一时没忠心、懒惰、贪享肉体安逸,结果出了这么大的漏洞,造成这么大的亏损。有这样懊悔之心的人还有点人性,要是连懊悔的心都没有,那就连人情味都没有了,猪狗不如。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四》

不负责任是什么性情?就是狡猾。人的处世哲学里最突出的一条就是狡猾,人认为不狡猾容易得罪人,不狡猾不能保护自己,非得足够狡猾,谁也别得罪,谁也别伤着,这样就能保护自己,就能保住饭碗了,就能在人群里站稳脚跟了。在外邦世界当中人这么做,现在在神家有些人怎么还这么做呢?看到损害神家利益的事也不说,意思是“谁愿意说谁说,反正我不说,我不得罪人,我也不当出头鸟”,这就是不负责任、狡猾,这样的人不值得信任。他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名誉、人格、尊严,能拾金不昧、助人为乐,能舍身取义、两肋插刀,能不惜一切代价,但是需要维护神家利益,维护真理、维护正义的时候,这些都没了,就不实行真理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一种性情,就是厌烦真理。怎么说是厌烦真理呢?就是一说这个事涉及到正面事物的实际,人就逃避、躲开,虽然里面感觉有点责备也不在乎,就想压制自己,心里还说“我才不那么做呢,那么做傻”,或者认为这事不算什么,过后再说吧。一到维护正义、维护正面事物的时候就逃避,就不负责任,就睁一眼闭一眼,不求真了。这就是不喜爱正面事物,厌烦真理。那临到这事该怎么实行?有什么原则?要是这个事涉及到神家的利益,涉及到见证神了,就得像对待自己的利益一样求真,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这是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负责任的态度。你们如果没有这个态度,光是应付了事,“是我本分范围里的事情我做,我本分范围以外的我不管,要是问到我了,我心情好就答对答对你,心情不好我就不答对你,这就是我的态度”,这是一种性情。只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脸面,只维护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东西,这是维护正义事业吗?是维护正面事物吗?这种小私心就是厌烦真理的性情。你们多数人常常都是这么表现的,一临到涉及神家利益的事就说“没看到,不知道,没听说”,就用这些话来搪塞,不管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总之这里有一个性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性情是性情变化的基础》

真理在你身上成为生命的时候,如果谁亵渎神,谁对神没有敬畏,谁尽本分应付糊弄,谁打岔搅扰神家工作,这些事让你看见,你就能按照真理原则对待,该分辨就分辨,该揭露就揭露。你如果没有真理作生命,仍是活在撒但性情里,临到恶人、魔鬼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事你就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置之不理,没有任何良心责备,甚至你还觉得谁搅扰神家工作与你无关。无论神家利益、神的工作受多大亏损,你的良心都没有责备,这就是凭撒但性情活着的人,撒但控制你了,让你这个人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吃着神的,喝着神的,享受着从神来的一切,但是神家工作受任何的亏损你都觉得与你无关,甚至在看到的时候你能胳膊肘往外拐,你不向着神,不维护神的工作,不维护神家利益,这是不是撒但在你身上掌权呢?这样的人活得像不像人?这分明就是鬼,这哪是人哪!但是,当真理在你心里掌权成为你生命的时候,你看到任何消极、反面、邪恶的事情出现,你心里的反应是完全不一样的。首先你心里有责备,不平安,然后马上就感觉“我不能坐视不理,我得起来说话,我得起来负责任”,你就能站出来制止、揭露这样的恶行,争取让神家利益受到保护,让神的工作不受到搅扰。你不但有这个勇气,有这个决心,你也能看透这个事,而且能为神的工作、为神家的利益尽上你该尽的那一份责任,这样你的本分就尽到了。这个本分是怎么尽到的?就是借着真理在你身上起到作用成为你的生命达到的。这样做完之后,你不求神给不给你赏赐,神看没看见你这么做,神悦不悦纳,你就认为这是自己该尽的责任,这样你的活出是不是有良心、有理智、有人性、有人格、有尊严?你所做所行的就是神所说的敬畏神远离恶,你行出这句话的实质了,也活出这句话的实际了。真理在人身上成为人生命的时候,人就能活出这些实际。但你要是还没有进入这个实际,当你流露诡诈、欺骗、伪装,或者看到恶人做事、邪恶势力搅扰打岔神工作的时候,你就能不痛不痒,没有任何知觉,甚至这些事就发生在你眼皮底下你还能笑得出来,还能心安理得地吃、睡,没有任何责备。这两种活出你们选择哪种?哪种活出是有真正的人样,是活出正面事物实际的,哪种活出是邪恶的,是鬼性,这就不言而喻了。人没有真理作为实际、没有真理作为生命的时候,人的活出就这么可怜、可悲,人自己不当家,因为里面没有真理作生命,想怎么做也不由自己,过后就是心里有点难过也很快就过去了,丝毫没有悔过。就这么大区别。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

上一篇: 11 尽本分与效力的区别

下一篇: 13 彼得的路与保罗的路的区别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