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果你真是一个效力者,那你能不能为我忠心效力,不掺有一点糊弄与消极成分?

相关神话语:

有些人说了:“一说到‘效力者’我就抵触,我没别的态度,让我当效力者我就不愿意、就不高兴,如果说我不是效力者,说我是子民,哪怕是最小的都行,只要不说我是效力者就行。我这辈子没别的追求,也没别的理想,我就盼着把效力者这个称呼摆脱了就行,我的要求不高。”这样的人怎么样?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态度?(不是。)这是什么态度?是不是消极的态度啊?(是。)对待效力者这个称呼你不需要努力地去摆脱它,因为这个称呼是根据人生命长进的程度来说的,并不是你的意愿能决定的,它不取决于人的意愿,而是取决于一个人所走的道路与他的性情是否达到变化。你的目标如果只是追求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那你总也摆脱不了,我告诉你实话,你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你如果注重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这个称呼慢慢地就没了。所以从这两点上来看,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强加给人的?(不是。)绝对不是!它不是神强加给人的一个称号,不是一个代名词,不是一个称呼,也不是一个代号,它是根据人生命长进过程当中生命长进的程度而言的。你的生命长进到哪儿,你的情形变化到哪儿,你身上效力者的成分也就减到哪儿。到有一天你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的时候,那这个称呼你就是愿意当也不是了,这就是根据人的追求,根据人对待真理的态度,也根据人所走的道路。还有的人说:“我想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我不想当效力者,但是我不明白真理,我也不愿意追求真理,那怎么办呢?”有没有办法?神说的话永远都不能废去,万物都要废去,神的话一句都不能废去,神定规各类人的结局是根据神的话,没有折中的办法。你能追求真理能走上来,这是庆幸的事;你不愿意追求,你也走不上来,这是可悲的事:就这两条路,没有中间路可选。神的话是评判万物的准则,是定规万物的准则,是真理,永远不会废去。这个世界,这个人类,万物都要改变、都要废去的时候,神的话永远都在那儿明明白白地摆着,都要应验,人类的结局、万物的结局都要因着神的定规而被定规,而被显明,没有一个人能改变,在这事上没得商量。所以,在这事上人要是抱侥幸心理那是个大傻瓜,在这事上没有人能有第二条路可选。因为什么?因为神没给人第二条路。这就是神的性情,这是神的公义。你以为在外邦世界呢,看人有软弱,根据人的情况能稍微变动变动,把标准降低一些,省得多数人够不上、达不到,在神那儿没有这一条。你记住,没有这一条!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敌基督这一类人,他们最宝爱的是高的地位、高的名望,绝对的权力,对于一些比较平民化、比较草根的称呼,比较下层、低下一点的称呼,比较让人受屈辱的称呼,他们在心里都产生严重的抵触与歧视,尤其是对于效力者这一称呼。无论神对待效力者这一群人有怎样的宽容、忍耐,无论神对效力者有怎样的解释与说法,总之,敌基督还是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个称呼。他认为这个称呼太下贱,如果他是效力者,那他就没脸见人了,没脸见亲戚朋友,也没脸见弟兄姊妹了。因为什么?因为他觉得一旦顶上这样的称呼,他的人格,他的脸面、名望都受到了挑战,都被贬低了,身价一落千丈,整个人活得就没意思了。所以,敌基督对于效力者这一称呼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如果对他说:“你来到神家为神的工作效力,行不行?”他说:“不行,为谁也不行。”“那你愿意做什么啊?”“效力者这称呼太低贱了,反正我不愿意做效力者,你让我做效力者那是侮辱我,我来信神不是让你侮辱的,我信神是来得福的,要不然我撇家舍业、放弃世界的前途干什么?我不是来做效力者的,我不是来为你效劳、为你服务的。如果让我做效力者,那我还不如不信呢。”敌基督是不是这样的态度?甚至还有的敌基督说:“如果让我在神家中做效力者,那我信神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义?”所以,当他们在神家从事一项工作、接受一项托付或者任务的时候,他要先弄清楚,“担任这项工作之后,我是做组长、做带领还是做小兵为其他人服务、效劳啊?”在没弄清楚之前他先做着,做的期间察言观色,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各方打听消息,想得知自己到底是在这儿暂时效力的还是能长期工作的,是被培养的对象还是临时抓来补空缺的。如果是临时被抓来补空缺的,是为他人的功劳、为他人的地位权力服务的,那他绝对不干。他不管神家是否需要,不管他所尽的这个本分、从事的这项工作在神家多么重要,他不管这些,一旦得知自己在此是效力的,没有话语权,更没有决策权的时候,他就能应付糊弄,就能玩忽职守、任意妄为,更能独断专行,更甚至随时就能撂挑子,随时就能甩手走人,把神家的工作、把自己的本分当儿戏。……他们虽然没有有意去摆脱效力者这样的称呼,但是从他们的性情实质上来看,他们一直在摆脱这样的称呼,一直在为摆脱这样的称呼而奋斗,努力,挣扎。如果说在敌基督从事一项工作的时候,让他有出头露面、出风头的机会,让他能说了算,能作决策,当带领,有地位、有权势、有名望,手下还有被领导者,那他就太乐意了。如果有一天有人说,“你做很多事没有按原则去办,很多是出于人意的,你这种行为纯属是效力,不是在尽本分”,他能不能接受?(不能。)第一,他要为此表白、辩解、申诉;第二,对于说他是“效力”这两个字,他会马上心生厌烦、抵触,绝对不能接受,说“我付了那么大代价,我受了那么多的苦,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废寝忘食的,我居然是在效力?有这样效力的吗?我付了那么大的代价,换来的却是效力这样的称呼、这样的定义,那我还有什么指望?我信神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动力?这样的神不信也罢!”他就没劲了。被对付之后,他除了不能接受,反倒产生了抵触、厌烦的情绪,更产生了误解,以后再作工作、再尽本分态度就变了,“我再怎么做也是个效力者,我还不如作工作的时候留个后手,给自己留个后路,不要全力以赴。都说神公义,我怎么就看不见呢?神公义在哪儿?我怎么做都是效力者,那我以后信神就换一种信法,既然是效力者了,那就效力呗,看谁怕谁。既然我怎么做都不得称赞、不被认可,那好,我就换个活法,换个作法,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有想法也不说,谁愿意说谁说,谁对付我我外表也答应着,神家什么工作出错了我看见了也不说,谁做事不明白原则,我明白也不告诉他,我就看他笑话,就让他出错,让他跟我一样也挨对付,挨完对付之后让他跟我一样也尝尝被定义为效力者的滋味,让每一个人都当当效力者,尝尝当效力者的滋味到底好不好受。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给你们难堪,也不让你们好过。”只是对付修理、管教管教就让他产生这么一大堆情绪、抵触,这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不是。)效力怎么了?为神效力不好吗?为神效力有损你的尊严了?神不配你为他效力吗?那你配让神为你做什么?为什么对这个字眼那么地敏感,那么地抵触呢?造物主都能屈身成为一个人,生活在人中间,服务于每一个败坏的人类,抵挡他、弃绝他的人类,那人为什么就不能反过来为神的经营计划效点力呢?这有什么错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有什么不可启齿的呢?与神的卑微隐藏相比,人类永远是卑鄙的、丑陋的,是不是这样?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是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就你们现在的思想、现在的观点不也都是如此吗?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现在这样地审判你们,到最终你们会认识到什么程度呢?你们会说虽然你们的地位不高,但你们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们出生低贱,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赐给的。今天能够亲自接受神的训练,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这更是神的高抬,你们能亲自接受神的洁净、焚烧,这是神极大的爱。历世历代没一个人能接受神的洁净、焚烧,没一个人能接受神话语的成全,现在神跟你们面对面地说话,洁净你们,揭示你们里面的悖逆,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么呢?不管是大卫的子孙还是摩押的后代,总之,人都是受造之物,没什么可夸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你们应该这样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你命定我生在这个国家,命定我生在这个邦族,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时候你就不注重什么地位了,这时人就解脱出来了,这样你才能放心大胆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辖制。人从那里解脱出来,就没有任何顾虑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效力”这个词听起来不是很文雅,也不是很符合每个人的意愿,但是应看效力的对象是谁。对于神的效力者,这一部分人他们的存在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意义,他们扮演的角色也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因为是神选定的。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么?就是为神的选民效力,主要是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选民。这些人无论是出力,还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担任一些职务,神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什么?有没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神要求人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来源是什么,神因为什么选你,你也得对神有忠心,对神所托付你的、你担任的工作、尽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话,达到神的满意,能换来什么样的结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来。剩存下来的效力者,这算不算福气呀?剩存下来意味着什么呢?这个福气意味着什么呢?在地位上看似与神的选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实上,效力者与神的选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样的?最起码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样的,这你们不否认吧!神的说话、神的恩典、神的供应、神的祝福,哪一个人没享受到?丰丰富富,哪一个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份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儿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员,只不过他担任的角色是效力者。作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效力者与神的选民有差别吗?事实上是没差别。在名称上有差别,在实质上有差别,担任的角色上有差别,但是神并没有偏待这一部分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在世之人,有谁不是活在我的恩典之中呢?若我不给人以物质的祝福,有谁能是在世上得以富足的呢?难道让你们得着子民的地位就是祝福吗?若不是子民而是效力者,你们不也在我的祝福之中生存吗?无一人能摸着我说话的根源。人,对我所给的称呼并不宝爱,多少人因着“效力者”而生发埋怨之心,多少人因着“子民”而生发爱我之心,谁也不要糊弄我,我眼鉴察一切!你们之中有谁甘愿接受、完全顺服呢?若不是国度礼炮的响起,你们真能“顺服”到底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篇》

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歧视性的称呼?是不是神有意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或用这个称呼来显明人、试炼人呢?(不是。)那神是不是想用这个称呼让人知道人到底是什么?神有没有一点这个意思?其实神没有这些意思。神没有意思要显明人,没有意思要贬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这个词来试炼人。唯一的一层意思就是,这个称呼是神根据人类的表现、实质,还有在神作工作这个阶段人类所充当的角色,人类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的,而产生的。从这一层意思上来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员都是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的,都曾经充当过这样的角色,能不能这么说?(能。)太能了!神不想用这个称呼来打击谁的积极性,也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试炼你的信心、你对神真实的信,更不是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你,让你老实点,让你听话点,让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更没有意思用效力者这个称呼剥夺人类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权利。这个称呼完完全全就是人类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人的情形、实质与人在神作工过程当中的一种状态所产生出来的。所以说,这个称呼与神的经营工作结束以后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分、什么地位,以及人的归宿如何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这个称呼的出处完全是来自于神经营计划、经营工作的需要,也是人类在神经营工作当中的一种状态。至于人类作为效力者为神家提供服务,像一部机器一样被使用,这个状态是持续到最终,还是在途中能有所改善,这就根据人的追求了。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那这个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彻底摆脱了。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变成什么了?是神真实的跟随者,是神的子民,国度的子民,就是神国中的民。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只满足于付代价、吃苦、出力,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性情丝毫没有变化,做什么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则去做,最终达不到顺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头上了,你就永远摆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这样一种情形,你的性情还是没有变化,那你就与神国中的民这个称呼无关无份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你若真有良心,你该有负担,该有责任心,说:“不管是征服还是成全,我都得把这步见证作好。”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被神彻底征服,最终能够满足神,以爱神的心来还报神的爱,把自己完全献上来还报神的爱,这是人的责任,是人该尽的本分,人应有这个负担,得把这个托付完成,这才是真正信神的人。现在你在教会里所做的,是不是尽到自己的责任了?这就根据你个人有没有负担和你自己的认识了。在经历这些作工中,人如果都被征服了,真有认识了,人就不管自己有没有前途命运都能顺服下来了,这样,神的大功就彻底告成了,因为在你们这些人身上只能达到这个程度,再往高要求也达不到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三》

现在要求你们做到的并非是额外的要求,而都是人的本分,是所有作为人的该做到的。若你们连你们的本分都尽不到或尽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吗?不是找死吗?还求什么后路与前途呢?神的工作是为了人类,人的配合是为了神的经营,神将他该作的都作了之后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实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应在神的工作之中尽上自己的全力,献上自己的忠心,不应观念重重、坐以待毙。神能为人献身,人为什么不能为神尽忠呢?神对人一心一意,为什么人不能有一点点配合呢?神为了人类作工,为什么人不能为了神的经营而尽点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们还视而不行、听而不动,这样的人不都是沉沦的对象吗?神为了人类已献出了全部,为什么人到了今天还不能老老实实地尽点人的本分呢?对神来说工作是第一,他的经营工作最重要,对人来说实行神的话、满足神的要求是第一,这些你们都应明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若你很愿意做一个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没有索取,只有贡献,那我说你是一个忠心的圣徒,因为你不求报酬,只做诚实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费你的全人,若你能为神牺牲性命而站住见证,若你是一个诚实得只知道满足神不知道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么的人,那我说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润的人,是在国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为神受苦的记录,有没有对神绝对的顺服,若你没有这些,那在你身上还有悖逆、欺骗、贪心、埋怨,因为你的心并不诚实,所以你从来就得不着神的赏识,从来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上一篇: 13 彼得的路与保罗的路的区别

下一篇: 2 如果你得知我从来就不赏识你,那你能不能留下来为我效力一生?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