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果你真是一個效力者,那你能不能為我忠心效力,不摻有一點糊弄與消極成分?

相關神話語:

有些人説了:「一説到『效力者』我就抵觸,我没别的態度,讓我當效力者我就不願意、就不高興,如果説我不是效力者,説我是子民,哪怕是最小的都行,只要不説我是效力者就行。我這輩子没别的追求,也没别的理想,我就盼着把效力者這個稱呼擺脱了就行,我的要求不高。」這樣的人怎麽樣?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態度?(不是。)這是什麽態度?是不是消極的態度啊?(是。)對待效力者這個稱呼你不需要努力地去擺脱它,因為這個稱呼是根據人生命長進的程度來説的,并不是你的意願能决定的,它不取决于人的意願,而是取决于一個人所走的道路與他的性情是否達到變化。你的目標如果只是追求擺脱效力者這個稱呼,那你總也擺脱不了,我告訴你實話,你一輩子都擺脱不了。你如果注重追求真理,能達到性情變化,這個稱呼慢慢地就没了。所以從這兩點上來看,效力者這個稱呼是不是神强加給人的?(不是。)絶對不是!它不是神强加給人的一個稱號,不是一個代名詞,不是一個稱呼,也不是一個代號,它是根據人生命長進過程當中生命長進的程度而言的。你的生命長進到哪兒,你的情形變化到哪兒,你身上效力者的成分也就减到哪兒。到有一天你能達到順服神、敬畏神的時候,那這個稱呼你就是願意當也不是了,這就是根據人的追求,根據人對待真理的態度,也根據人所走的道路。還有的人説:「我想擺脱效力者這個稱呼,我不想當效力者,但是我不明白真理,我也不願意追求真理,那怎麽辦呢?」有没有辦法?神説的話永遠都不能廢去,萬物都要廢去,神的話一句都不能廢去,神定規各類人的結局是根據神的話,没有折中的辦法。你能追求真理能走上來,這是慶幸的事;你不願意追求,你也走不上來,這是可悲的事:就這兩條路,没有中間路可選。神的話是評判萬物的準則,是定規萬物的準則,是真理,永遠不會廢去。這個世界,這個人類,萬物都要改變、都要廢去的時候,神的話永遠都在那兒明明白白地擺着,都要應驗,人類的結局、萬物的結局都要因着神的定規而被定規,而被顯明,没有一個人能改變,在這事上没得商量。所以,在這事上人要是抱僥幸心理那是個大傻瓜,在這事上没有人能有第二條路可選。因為什麽?因為神没給人第二條路。這就是神的性情,這是神的公義。你以為在外邦世界呢,看人有軟弱,根據人的情况能稍微變動變動,把標準降低一些,省得多數人够不上、達不到,在神那兒没有這一條。你記住,没有這一條!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七》

敵基督這一類人,他們最寶愛的是高的地位、高的名望,絶對的權力,對于一些比較平民化、比較草根的稱呼,比較下層、低下一點的稱呼,比較讓人受屈辱的稱呼,他們在心裏都産生嚴重的抵觸與歧視,尤其是對于效力者這一稱呼。無論神對待效力者這一群人有怎樣的寬容、忍耐,無論神對效力者有怎樣的解釋與説法,總之,敵基督還是打心眼裏瞧不上這個稱呼。他認為這個稱呼太下賤,如果他是效力者,那他就没臉見人了,没臉見親戚朋友,也没臉見弟兄姊妹了。因為什麽?因為他覺得一旦頂上這樣的稱呼,他的人格,他的臉面、名望都受到了挑戰,都被貶低了,身價一落千丈,整個人活得就没意思了。所以,敵基督對于效力者這一稱呼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的。如果對他説:「你來到神家為神的工作效力,行不行?」他説:「不行,為誰也不行。」「那你願意做什麽啊?」「效力者這稱呼太低賤了,反正我不願意做效力者,你讓我做效力者那是侮辱我,我來信神不是讓你侮辱的,我信神是來得福的,要不然我撇家捨業、放弃世界的前途幹什麽?我不是來做效力者的,我不是來為你效勞、為你服務的。如果讓我做效力者,那我還不如不信呢。」敵基督是不是這樣的態度?甚至還有的敵基督説:「如果讓我在神家中做效力者,那我信神還有什麽意思?還有什麽意義?」所以,當他們在神家從事一項工作、接受一項托付或者任務的時候,他要先弄清楚,「擔任這項工作之後,我是做組長、做帶領還是做小兵為其他人服務、效勞啊?」在没弄清楚之前他先做着,做的期間察言觀色,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從各方打聽消息,想得知自己到底是在這兒暫時效力的還是能長期工作的,是被培養的對象還是臨時抓來補空缺的。如果是臨時被抓來補空缺的,是為他人的功勞、為他人的地位權力服務的,那他絶對不幹。他不管神家是否需要,不管他所盡的這個本分、從事的這項工作在神家多麽重要,他不管這些,一旦得知自己在此是效力的,没有話語權,更没有决策權的時候,他就能應付糊弄,就能玩忽職守、任意妄為,更能獨斷專行,更甚至隨時就能撂挑子,隨時就能甩手走人,把神家的工作、把自己的本分當兒戲。……他們雖然没有有意去擺脱效力者這樣的稱呼,但是從他們的性情實質上來看,他們一直在擺脱這樣的稱呼,一直在為擺脱這樣的稱呼而奮鬥,努力,挣扎。如果説在敵基督從事一項工作的時候,讓他有出頭露面、出風頭的機會,讓他能説了算,能作决策,當帶領,有地位、有權勢、有名望,手下還有被領導者,那他就太樂意了。如果有一天有人説,「你做很多事没有按原則去辦,很多是出于人意的,你這種行為純屬是效力,不是在盡本分」,他能不能接受?(不能。)第一,他要為此表白、辯解、申訴;第二,對于説他是「效力」這兩個字,他會馬上心生厭煩、抵觸,絶對不能接受,説「我付了那麽大代價,我受了那麽多的苦,起早貪黑、没日没夜、廢寢忘食的,我居然是在效力?有這樣效力的嗎?我付了那麽大的代價,换來的却是效力這樣的稱呼、這樣的定義,那我還有什麽指望?我信神還有什麽意義?還有什麽動力?這樣的神不信也罷!」他就没勁了。被對付之後,他除了不能接受,反倒産生了抵觸、厭煩的情緒,更産生了誤解,以後再作工作、再盡本分態度就變了,「我再怎麽做也是個效力者,我還不如作工作的時候留個後手,給自己留個後路,不要全力以赴。都説神公義,我怎麽就看不見呢?神公義在哪兒?我怎麽做都是效力者,那我以後信神就换一種信法,既然是效力者了,那就效力唄,看誰怕誰。既然我怎麽做都不得稱贊、不被認可,那好,我就换個活法,换個作法,你讓我幹什麽我就幹什麽,我有想法也不説,誰願意説誰説,誰對付我我外表也答應着,神家什麽工作出錯了我看見了也不説,誰做事不明白原則,我明白也不告訴他,我就看他笑話,就讓他出錯,讓他跟我一樣也挨對付,挨完對付之後讓他跟我一樣也嘗嘗被定義為效力者的滋味,讓每一個人都當當效力者,嘗嘗當效力者的滋味到底好不好受。你們不讓我好過,我也給你們難堪,也不讓你們好過。」只是對付修理、管教管教就讓他産生這麽一大堆情緒、抵觸,這是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不是。)效力怎麽了?為神效力不好嗎?為神效力有損你的尊嚴了?神不配你為他效力嗎?那你配讓神為你做什麽?為什麽對這個字眼那麽地敏感,那麽地抵觸呢?造物主都能屈身成為一個人,生活在人中間,服務于每一個敗壞的人類,抵擋他、弃絶他的人類,那人為什麽就不能反過來為神的經營計劃效點力呢?這有什麽錯啊?有什麽見不得人的?有什麽不可啓齒的呢?與神的卑微隱藏相比,人類永遠是卑鄙的、醜陋的,是不是這樣?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七》

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欲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裏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着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脱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却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是信神」。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着人的心靈,以至于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没有一點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點擺脱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説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就你們現在的思想、現在的觀點不也都是如此嗎?既信神就得得福,還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證地位比不信的人高,這樣的觀點在你們裏面不是存了一年兩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們的交易腦袋太發達。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着,而且天天在觀察着,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没有放下。現在這樣地審判你們,到最終你們會認識到什麽程度呢?你們會説雖然你們的地位不高,但你們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們出生低賤,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賜給的。今天能够親自接受神的訓練,接受神的刑罰、審判,這更是神的高抬,你們能親自接受神的潔净、焚燒,這是神極大的愛。歷世歷代没一個人能接受神的潔净、焚燒,没一個人能接受神話語的成全,現在神跟你們面對面地説話,潔净你們,揭示你們裏面的悖逆,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麽呢?不管是大衛的子孫還是摩押的後代,總之,人都是受造之物,没什麽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没有别的要求。你們應該這樣禱告説:「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麽選擇,没有什麽怨言,你命定我生在這個國家,命定我生在這個邦族,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麽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裏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裏任你擺布,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麽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脱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人從那裏解脱出來,就没有任何顧慮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麽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效力」這個詞聽起來不是很文雅,也不是很符合每個人的意願,但是應看效力的對象是誰。對于神的效力者,這一部分人他們的存在也有着一種特殊的意義,他們扮演的角色也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因為是神選定的。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麽?就是為神的選民效力,主要是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選民。這些人無論是出力,還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擔任一些職務,神對這些人的要求是什麽?有没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神要求人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來源是什麽,神因為什麽選你,你也得對神有忠心,對神所托付你的、你擔任的工作、盡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話,達到神的滿意,能换來什麽樣的結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來。剩存下來的效力者,這算不算福氣呀?剩存下來意味着什麽呢?這個福氣意味着什麽呢?在地位上看似與神的選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實上,效力者與神的選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樣的?最起碼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樣的,這你們不否認吧!神的説話、神的恩典、神的供應、神的祝福,哪一個人没享受到?豐豐富富,哪一個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份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兒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員,只不過他擔任的角色是效力者。作為受造之物中的一員,效力者與神的選民有差别嗎?事實上是没差别。在名稱上有差别,在實質上有差别,擔任的角色上有差别,但是神并没有偏待這一部分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

在世之人,有誰不是活在我的恩典之中呢?若我不給人以物質的祝福,有誰能是在世上得以富足的呢?難道讓你們得着子民的地位就是祝福嗎?若不是子民而是效力者,你們不也在我的祝福之中生存嗎?無一人能摸着我説話的根源。人,對我所給的稱呼并不寶愛,多少人因着「效力者」而生發埋怨之心,多少人因着「子民」而生發愛我之心,誰也不要糊弄我,我眼鑒察一切!你們之中有誰甘願接受、完全順服呢?若不是國度禮炮的響起,你們真能「順服」到底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篇》

效力者這個稱呼是不是神給人類的一個歧視性的稱呼?是不是神有意用這個稱呼來貶低人或用這個稱呼來顯明人、試煉人呢?(不是。)那神是不是想用這個稱呼讓人知道人到底是什麽?神有没有一點這個意思?其實神没有這些意思。神没有意思要顯明人,没有意思要貶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這個詞來試煉人。唯一的一層意思就是,這個稱呼是神根據人類的表現、實質,還有在神作工作這個階段人類所充當的角色,人類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的,而産生的。從這一層意思上來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員都是為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的,都曾經充當過這樣的角色,能不能這麽説?(能。)太能了!神不想用這個稱呼來打擊誰的積極性,也不想用這個稱呼來試煉你的信心、你對神真實的信,更不是用這個稱呼來貶低你,讓你老實點,讓你聽話點,讓你知道自己是什麽身份、什麽地位,更没有意思用效力者這個稱呼剥奪人類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權利。這個稱呼完完全全就是人類在跟隨神的過程當中,人的情形、實質與人在神作工過程當中的一種狀態所産生出來的。所以説,這個稱呼與神的經營工作結束以後人是什麽身份、什麽名分、什麽地位,以及人的歸宿如何没有一丁點兒關係,這個稱呼的出處完全是來自于神經營計劃、經營工作的需要,也是人類在神經營工作當中的一種狀態。至于人類作為效力者為神家提供服務,像一部機器一樣被使用,這個狀態是持續到最終,還是在途中能有所改善,這就根據人的追求了。如果一個人追求真理,能達到性情變化,能達到順服神、敬畏神,那這個效力者的稱呼人就徹底擺脱了。擺脱了效力者的稱呼,人就變成什麽了?是神真實的跟隨者,是神的子民,國度的子民,就是神國中的民。如果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只滿足于付代價、吃苦、出力,却不追求真理,不實行真理,性情絲毫没有變化,做什麽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則去做,最終達不到順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這個稱呼、這個「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頭上了,你就永遠擺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結束的時候你還是這樣一種情形,你的性情還是没有變化,那你就與神國中的民這個稱呼無關無份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七》

你若真有良心,你該有負擔,該有責任心,説:「不管是征服還是成全,我都得把這步見證作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被神徹底征服,最終能够滿足神,以愛神的心來還報神的愛,把自己完全獻上來還報神的愛,這是人的責任,是人該盡的本分,人應有這個負擔,得把這個托付完成,這才是真正信神的人。現在你在教會裏所做的,是不是盡到自己的責任了?這就根據你個人有没有負擔和你自己的認識了。在經歷這些作工中,人如果都被征服了,真有認識了,人就不管自己有没有前途命運都能順服下來了,這樣,神的大功就徹底告成了,因為在你們這些人身上只能達到這個程度,再往高要求也達不到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三》

現在要求你們做到的并非是額外的要求,而都是人的本分,是所有作為人的該做到的。若你們連你們的本分都盡不到或盡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嗎?不是找死嗎?還求什麽後路與前途呢?神的工作是為了人類,人的配合是為了神的經營,神將他該作的都作了之後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實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應在神的工作之中盡上自己的全力,獻上自己的忠心,不應觀念重重、坐以待斃。神能為人獻身,人為什麽不能為神盡忠呢?神對人一心一意,為什麽人不能有一點點配合呢?神為了人類作工,為什麽人不能為了神的經營而盡點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們還視而不行、聽而不動,這樣的人不都是沉淪的對象嗎?神為了人類已獻出了全部,為什麽人到了今天還不能老老實實地盡點人的本分呢?對神來説工作是第一,他的經營工作最重要,對人來説實行神的話、滿足神的要求是第一,這些你們都應明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若你很願意做一個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無聞,勤勤懇懇,没有索取,只有貢獻,那我説你是一個忠心的聖徒,因為你不求報酬,只做誠實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費你的全人,若你能為神犧牲性命而站住見證,若你是一個誠實得只知道滿足神不知道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麽的人,那我説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潤的人,是在國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若你没有這些,那在你身上還有悖逆、欺騙、貪心、埋怨,因為你的心并不誠實,所以你從來就得不着神的賞識,從來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没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没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録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上一篇: 13 彼得的路與保羅的路的區别

下一篇: 2 如果你得知我從來就不賞識你,那你能不能留下來為我效力一生?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