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如果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没能得到,那你能不能继续做我的跟随者呢?

相关神话语:

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是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就你们现在的思想、现在的观点不也都是如此吗?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是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你的追求目标若不是为了寻求真理,那你不如趁此机会回到世界中大干一番,你这样虚度光阴太不值得,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美好的世界中什么东西不能让你享受?金钱、美女、地位、虚荣、家庭、儿女等等这一切世界中的产物不都是你最好的可享之物吗?你何必在此绕来绕去寻找可安乐的地方呢?人子都没有枕头之地,你怎么会有安乐之所呢?他怎么能给你创造美好的安乐的地方呢?可能吗?今天你从我得着的除了审判便是真理的教训,你不可能从我得着安逸,也不可能从我得着你所日思夜想的安乐窝的,我不会赐给你世界的荣华富贵的。你若真心追求,我愿将所有的生命之道都赐给你,让你如鱼得水,你若不是真心追求,我要将所有的都夺回来,我不愿将我口中的言语赐给那贪享安逸的猪狗之类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你盼望信神没有一点难处,没有一点患难,没有一点痛苦,你总追求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钱不值,而把个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这人太没价值!你像猪那样生活,你跟猪狗之类有什么区别?不追求真理而喜爱肉体的人,不都是畜生吗?没灵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吗?在你们中间说了多少话?在你们中间作的工作还少吗?在你们中间供应你们的有多少?那你为什么没得着呢?你还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还不是因为你太宝爱肉体吗?还不是因为你的想法太奢侈吗?还不都是因为你太愚蠢了吗?你得不着这福气还能怪神没拯救你吗?你就追求信神以后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个好工作,儿子找个好对象,姑娘嫁个好人家,你的牛马能够好好给你耕地,一年风调雨顺,你就追求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让你家出事,刮风别刮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脸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庄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怀抱”里,生活在安乐窝里面。就你这样的孬种,一味追求肉体,你说你还有没有心、有没有灵?你不属于畜生吗?将真道白白地赐给你,你不追求,你还是不是一个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赐给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类吗?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洁净,不懂得什么叫人生,天天吃饱喝足就睡大觉,真道赐给你你却没得着,两手空空,这种猪一样的生活,你还愿意继续下去吗?这样的人活着有何意义?生活卑鄙、下贱,活在污秽、淫乱之中,没有一点追求的目标,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贱的一生吗?还有何脸面去见神?这样经历下去,还不是一无所获吗?真道是赐给你了,到最终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个人的追求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在人的生命经历当中,人常常这样想:我为神撇家舍业,神给了我什么?我得数算一下,检查检查,在这段时间我得着什么祝福没有?我这段时间花费不小,跑了很多路也受了很多苦,神对我这段时间的表现有没有什么应许啊?神是不是纪念我的善行了呢?我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呢?能不能得着福呢?……每一个人心里都时时地、常常地这么盘算,带着存心,带着野心,也带着交易向神索取。就是说人的心在不断地试探神,不断地算计神,也不断地与神“据理力争”自己的结局,向神讨要口供,看看神到底能不能给人想要的东西。在人那儿,在追求神的同时却并没有把神当神待,始终是在跟神搞着交易,不断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紧逼,得寸进尺。在人与神搞交易的同时,又与神争辩,甚至有些人临到试炼或者临到环境,常常软弱,消极怠工,对神满了埋怨。从人开始信神人就把神当成了聚宝盆、万用箱,而人把自己当成了神最大的债主,从神手里索要祝福、应许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与职责,而神保守人、看顾人、供应人是神应尽的责任,这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于“信神”这两个字最基本的领会,也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从人的本性实质到人主观上的追求,没有一样东西是与“敬畏神”有关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与“敬拜神”扯上关系,就是说,人从来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这样的情形来说,人的实质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实质是什么呢?那就是人心地恶毒、阴险诡诈、不喜爱公平公义、不喜欢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贪婪;人的心对神极其封闭,根本就不交给神,神从来看不见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神无论花多大代价、作多少工作、给人多少供应,人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人的心始终不交给神,就想自己管着,自己说了算,言外之意就是人不想走“敬畏神,远离恶事”的道,不想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也不想把神当神来敬拜。这是现在人的情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人对神有要求这是一个最难办的事,神所作的没合你的意思,没按你的意思去作,你就容易反抗,这就说明人的本性是抵挡神的,这个问题必须借着追求真理来认识、解决。没有真理的人对神的要求就多,真正明白真理的人对神就没有要求了,只觉得自己满足神太少,顺服神太少。人对神总有要求反映出了人的败坏本性,你如果不把这个事当作严重的问题来对待,当作一个要紧的事来对待,那你信神的道路就有隐患,就有危险。一般的事你能胜过去,但可能涉及你命运、前途归宿的时候,你就胜不过去了,到那时候你如果还没有真理恐怕要老病重犯,你就是灭亡的对象。很多人就这样一直跟着,跟随期间一直表现不错,这不决定以后,因为你的致命处、人本性流露的东西、能抵挡神的东西你始终不知道,还没酿成祸你就没认识,也可能走到路终工作结束的时候,你会做出抵挡神最严重的事、亵渎神最厉害的事。彼得在最后最危险的时候曾逃跑过,当时他不明白神的心意,打算留下来作教会工作,后来耶稣就向他显现,说“难道还让我为你第二次钉十字架吗?”他就赶紧顺服了。他那时如果有自己的要求,说“我现在还不想死,我害怕痛。你不是为我们钉了十字架吗?为什么还让我钉?我不钉行不行?”他如果有这样的要求,以前那段路就白走了。但是彼得这个人始终是顺服神的人,是寻求神心意的人,最终他明白神的心意就完全顺服了。如果彼得不寻求神的心意,按自己的意思做,那就走错路了。人没有直接明白神心意的器官,但是明白真理以后如果再不顺服,那就是人的背叛了。这就是说,人对神总有要求涉及到人的本性,这个问题也涉及几方面的真理。

衡量人能不能顺服神,关键看人对神有没有奢侈欲望,有没有别样的存心,如果人对神总有要求,就证明人对神没有顺服。无论临到什么事,如果你不会从神领受,不会寻求真理,总讲自己的理,总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甚至还能怀疑神,这就麻烦了,这样的人是最狂妄的人,最悖逆神的人。对神总有要求的人不可能真实顺服神,你有要求就证明你是在跟神搞交易,你是在选择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这就是背叛,没有顺服。你对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对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资格对他提出要求,无论是无理的还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实的信,信他就是神,那你只有敬拜,只有顺服,别无选择。现在的人不单是有选择,还能要求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他选择自己的意思还让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并不要求自己去按神的意思做,所以说,人里面没有真正的信,没有实质的信,永远达不到神的称许。你什么时候对神的要求少了,那你真实信的成分就多了,你顺服的成分也就多了,而且你的理智也比较正常了。往往越能讲理而且理由越多的人越不好办,他不但要求多,还得寸进尺,这方面满足他了他还有那方面的要求,哪方面都得满足他,不满足他他就发怨言,就破罐子破摔,过后感觉亏欠又懊悔,又痛哭,又想死,这有什么用?这能解决问题吗?所以说,在没发生事之前,你就得解剖自己的本性,本性里都有哪些东西,你这个人喜好什么,你的要求要达到什么。有的人感觉自己有点素质、有点恩赐,总想做带领,出人头地,就要求神使用他,如果不用他,他就说:“神你怎么没看中我呢?你大用我,我保证能为你花费。”这样的存心对吗?为神花费这是好事,但是他愿意为神花费这是其次,他心里喜欢的是地位,注重的是地位。你要是真能顺服,无论神是用你或者不用你,你都能一心一意地跟随神,无论有没有地位都能为神花费,这才算有理智,才算顺服神的人。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你若认为信神就是受苦,或为神做许多事,或肉体平安,或一切都顺利、一切都安逸,这都不是人信神该有的目的,你如果这样信,那你的观点就不正,你根本没法被成全。神的作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智慧、神的说话、神的奇妙难测,这都是人该认识的,借着你的认识除去你心中个人的要求、个人的盼望、个人的观念,除去这些才能具备神要求的条件,借着这个你才能有生命,才能满足神。信神就是为了满足神,活出神所要求的性情来,使他的作为、他的荣耀借着这班不配的人显明出来,这是你信神的正确观点,这也就是你追求的目标。信神的观点得摆正,追求得着神的话,吃喝神的话,能够活出真理,更能看见神的实际作为,能看见神在全宇的奇妙作为,也能看见神在肉身中作的实际的工作。借着人的实际经历,体尝到神在人身上到底是怎么作的,他在人身上的心意是什么,这都是为了脱去撒但败坏的性情。脱去了你里面的不洁不义,脱去了你不对的存心,对神产生了真实的信,有了真实的信才能真实地爱神。在相信神的基础上才能真实爱神,你如果不相信他能达到爱他吗?你既然信神就不能糊里糊涂。有的人信神一看得福他的劲就起来了,一看受熬炼他的劲就没有了,这是信神吗?信神最后得达到在神面前百依百顺,你信神如果对神还有要求,还有许多宗教观念放不下,个人的利益放不下,还追求肉体得福,让神拯救你的肉体,拯救你的灵魂,这都是观点不正的人的表现。信仰宗教的人虽然信神,但不追求性情变化,不追求认识神,只追求个人肉体利益。在你们中间许多人的信法就属于宗教信仰,根本不是真实的信神。人信神得具备为神受苦的心与舍己的心志,不具备这两条不算信神,也没法达到性情变化。真正追求真理的,追求认识神的,追求生命的,才是真正信神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你懂得什么叫跟随神吗?你没有异象,你走的是什么路?在今天的作工中,你没有异象就根本不能被作成。你信的是谁?你为什么信他?你为什么跟随他?你是信着玩的吗?你是拿自己的性命当玩物吗?今天的神就是最大的异象,你认识了多少?你看见了多少?看见今天的神你信神的根基是否牢固了?你认为就这样糊涂跟着就可得着救恩吗?你以为浑水就可摸鱼吗?是那么简单吗?对今天的神所说的话你的观念放下多少?对今天的神你有异象吗?对今天的神你的认识何在?你总认为跟随即可得着,看见了即可得着,没有人能将你甩掉。你别以为跟随神就那么容易,关键你得认识他,你得知道他的工作,而且还得有为他受苦的心志,有为他舍命的心志,有被他成全的心志,这是你该有的异象。你总想着享受恩典不行,你别以为神就是让人享受的,就是赐给人恩典的,你想错了!若不能舍命跟随的,若不能舍弃一切身外之物跟随的,断不能跟随到底!你得有异象作根基,万一有一天你受祸了,你该怎么办呢?你还能跟着吗?不要轻易说你是否能跟随到底,你还是先睁开眼睛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别看你们现在都如殿里的柱子,到那时你们这许多柱子都会被虫蛀的,以至于殿也倒塌了,因你们现在缺的异象太多了,你们所注重的仅是你们个人的小天地,并不知该如何追求才是最稳当、最合适的。对今天作工的异象你们不搭理,这些你们都不挂在心上,你们考虑到有一天你们的神会将你们放在一个你们最陌生的地方吗?你们能想到我将你们的全部都夺走的一天,你们将会如何吗?今天的劲头还会照旧吗?你们的信心还会重现吗?你们跟随神得认识“神”这个最大的异象,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你们也别以为你们与世人分别为圣就是神家里的人。今天是神自己作工在受造之物中间,是神来在人间作他自己的工作,不是来搞运动,你们几乎没有几个能认识到今天作工的是天上的神道成了肉身在作工,今天的作工并不是要让你们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才,而是要让你们对人生的意义、人类的归宿有所认识,让你对神、对他的全部都有认识。你该知道你是造物主手中的一个受造之物,你该明白什么,你该做什么,你该如何跟随神,这不都是你要明白的真理吗?不都是你当看见的异象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作工你们得认识,不要糊涂跟随!》

心中有神的人无论神如何试炼都不改变对神的忠贞,心中无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对其肉体不利,他便改变了对神的看法,甚至离神而去,这都是在最终站立不住的人,都是专求得福根本无心去为神花费而贡献自己的人,这类小人在工作结束的时候都得被“驱逐”出去,对这些人根本不讲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结束之后就大功告成了,虽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洁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什么时候将人彻底洁净了,将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将那些心中无神的伪装分子都清除出去了,这才是工作的终结。在最终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满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类的人,不能满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这些人即便现在跟随着也并不证明这些人就是以后剩余下来的人。所说的“跟随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随”,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难之中站立住。现在许多人认为跟随是相当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结束的时候你就知道跟随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现在能接受征服之后仍能跟随就证明你是被成全的对象了,那些经不住试炼的、不能在患难之中得胜的在最终必不得站立,他们就是不能跟随到底的。真心跟随神的人都是能经得住工程的检验的,不真心跟随神的人则是经不住任何试炼的,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驱逐出去,得胜的在国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寻求神的人是借着工程的检验,也就是借着试炼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规,神不随便弃绝一个人,他作的一切都让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见的事、人不服气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还是假信都由事实来验证,这是人所不能定规的。“麦子不能成为稗子,稗子不能成为麦子”,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爱神的人最终都能在国度之中存留,神不会亏待任何一个真心爱他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上一篇: 6 如果你心里想象的与我所作的都不相合,那你该如何走以后的路呢?

下一篇: 8 如果你从来就不明白我作工的目的与我作工的意义,那你能不能做一个顺服的人,不随意论断、下结论呢?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