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你能不能做我忠实的跟随者,宁可一无所获也要为我受苦一生呢?

相关神话语:

多数人的信神都是为了以后的归宿或是暂时的享受。对于不经任何对付的人来说,信神就是为了进天堂,就是为了得赏赐,并不是为了被成全或是为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就是说,多数信神的人并不是为了履行自己的职责或是来完成自己的本分,很少有人信神是为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也没有人认为人既活着就当爱神,因为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本是人的天职。这样,不同的人的追求目标虽然各有不同,但其追求的目的与存心都是相仿的,而且对于多数追求的人来说,他们崇拜的对象也都是大致相同的。历时几千年来,多少信徒死去,又有多少信徒死而复生,追求神的人也不止是一个两个,更不止是一千两千,然而他们这些人的追求多数都是为了个人的前途,或是为了以后的美好盼望,为基督尽忠的人却寥寥无几,不少虔诚的信徒仍是死于自己的网罗之中,得胜的人更是微不足道。至于人失败的原因或是得胜的秘诀至今人仍是不明不白,那些“痴情”追求基督的人仍是不醒悟,他们不晓得这些奥秘的根源究竟是如何,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尽管他们的追求呕心沥血,但他们所走的路却是前人所走过的失败的路,并不是前人所走过的成功的路,这样,无论他们如何追求,他们所走出来的路不都是通向黑暗的吗?他们所得的不都是苦果吗?那些模仿以往成功之人的人到最终是福是祸都很难预测,更何况那些踩着失败之人的脚印追求的人呢?不更是失败有余吗?他们所走的路又有何价值呢?不都是空跑一趟吗?不管人的追求是失败或是成功,总之都是有原因的,并不是随便追求就能决定得失的。

人信神最基本的就是人的心能诚实,而且能完全地奉献,能真实地顺服。人最难做到的就是以一生来换取真实的信,从而获得全部的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那些失败之人所未能达到的,更是那些不能找着基督的人所未能达到的。正因为人都不“善于”为神完全奉献自己,正因为人不愿为造物的主尽本分,正因为人看见真理却避开走自己的路,正因为人总是沿着失败之人所走的路而追求,正因为人总是悖逆天,因而,人总是失败,总是陷入撒但的诡计之中,陷入自己的网罗之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信神就得顺服神、经历神的作工,神作那么多工作,对于人可以说都是成全,也可以说都是熬炼,更可以说都是刑罚,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都不符合人的观念,人所享受到的都是神严厉的话语。神来了,人就得享受神的威严、神的烈怒,但神的话不管多么严厉,总之神来了就是为了拯救人、成全人。作为受造之物应该尽上该尽的本分,在熬炼之中站住神的见证,在每一次试炼之中持守住人该有的见证,为神作响亮的见证,这就是得胜者。不管神怎么熬炼,你信心百倍,对神不失去信心,人该做的你也做到了,神要求人的就是这些,让人的心能够完全归向他,心里每时每刻都向着他,这就是得胜者。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神祝福你的时候你追求得挺好,神不祝福你就退去了,这是贞洁吗?既然定准这是一条真道,就得走到底,持守对神的忠心,既然看见神来在地上亲自来成全你,你就应把一颗心完全给神,不管神怎么作,或许到最后给你一个不好的结局,但你还能跟从他,这就持守住在神面前的贞洁了。所说的圣洁灵体、贞洁童女献给神,就是在神面前持守一颗真心,人的真心就是贞洁,能对神真心的就是持守住贞洁了。这就是你该实行的。该祷告的时候你就祷告,该聚会交通的时候你就聚会交通,该唱诗的时候你就唱诗,该背叛肉体的时候你就背叛肉体,尽本分时不应付糊弄,临到试炼时站立得住,这就是对神忠心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

现在多数人信神还没进入正轨,没有明白真理,所以还觉着心里空虚,活着感觉痛苦,尽本分也没有力量,人信神心中没有异象就是这样。人没得着真理,还没认识神,所以里面还没多大享受。尤其你们都遭受逼迫有家难归,经历苦难也有想死的念头,不愿活着,这是肉体的软弱。有些人还认为:人信神里面该有享受呀,恩典时代圣灵还赐给人平安喜乐,现在平安喜乐太少了,不像恩典时代那样有享受了,现在信神太苦恼了。你只知道肉体享受比什么都好,你不知道神今天作的是什么,神为了变化人的性情就得让你们的肉体受苦,虽然肉体受苦,但是有神的话,有神的祝福,你想死也死不了,没认识神、没得着真理你能甘心吗?现在主要是人还没得着真理,没有生命,正在追求蒙拯救的过程中,所以这段时间还得受些苦。现在普天下的人都受试炼,神还在受苦,你们不受苦行吗?没有大灾难的熬炼,人就不可能有真实的信心,也不会得着真理生命,没有试炼熬炼不行。彼得最后(在五十三岁以后)受了七年试炼,那七年经历数百次试炼,得几天一个试炼哪,经历各种各样的试炼才得着生命了,性情有变化了。所以说,真正得着真理对神有认识的时候就觉着得为神活着,不为神活那太遗憾了,将悔恨终生,就得懊悔死。现在还不能死,还得攥紧拳头好好活下去,得为神活一回,人里面有真理就有这个心志了,就再也不想死了,当死亡威胁你时,你会说:“神哪,我不愿意死,我还没认识你呢!我还没还报你的爱呢!我得好好认识你以后再死。”现在你们到这个地步了吗?还不行吧?有的人临到家庭的痛苦,有的人受婚姻的痛苦,有的人遭受逼迫连个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到哪儿都是别人的家,心里就觉着痛苦。现在你们所临到的痛苦不正是神所受的痛苦吗?你们是在与神一同受苦,也是神陪伴人受苦。你们今天都在基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有份,最后才得荣耀呢!这种苦受得有意义。你没有心志不行,你得认识今天受苦的意义是什么,今天为什么受这么多苦,你得寻求真理,达到明白神的心意,你就有受苦的心志了。你不明白神的心意,光琢磨受苦,越琢磨越难受,那就麻烦了,开始受死的折磨了。你若明白真理你会说:“我现在还没得着真理呢,我得为神好好花费,我得把神见证好,我得还报神爱,以后怎么死都行了,那时我算活得满足了。现在别人谁死我也不死,还得顽强地活着。”所以说,现在这些事都得看透,从这些事当中都得明白真理。人有真理就有力量,有了真理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有了真理就有心志了,没有真理就是豆腐渣,有了真理就刚强壮胆,受多少苦也不觉得苦了。你们受这苦算什么,神道成肉身还在受苦难呢!你们是被撒但败坏有了背叛神本性的人,都不知不觉做了许多悖逆神、抵挡神的事,该受审判,该受刑罚。人治病怕苦还不行呢,你们有败坏,要想性情变化、要想得生命不受点苦行吗?你们的苦是该受的,必须得受,这不是无辜的,更不是强加的。你们现在所受的苦无非就苦在四处奔波,工作有点劳苦;有时候发现自己的败坏总也变不了心里难受,为自己的败坏本性受点熬炼;有时在神话上总也不能明白或者看神话有点扎心难受,在神话上受点熬炼之苦;或者工作作不好总是失误,自己责备自己,恨自己不争气作不了工作,尽在这些事上受苦;有时候看别人有长进,看自己长进得太慢,领受神话也太慢,亮光太少,为这些事也受些苦;有时候是受点环境的威胁,心里总是担惊受怕,坐卧不安,活在恐惧之中,受了些苦。除了这些苦以外还有什么苦?也没让你们干什么重体力活,也没有上司、老板打骂你们,也没有谁把你们当奴才使唤,这些苦都没有吧?其实那些苦都不算什么苦,你们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们必须得明白你们撇弃家庭为神花费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为了追求真理、追求生命,同时也是为了尽上本分还报神爱,这完全是正义的,是正面事物,是天经地义的,那就永远不会后悔,家里无论怎么样都可以放下。这个意义你如果清楚就没有后悔,也不消极,如果不是为神花费出来的那就没什么意义了,应赶紧回去。这事看透之后问题就解决了,用不着挂虑了,一切都在神手中。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现在多数人认识不到,认为受苦没有价值,世界也弃绝,家里也不平安,神还不喜悦,前途暗淡,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还不是真实爱神,这样的人是狗熊一个,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神巴不得人能爱他,但人越爱他受的苦越大,越爱他受的试炼越大。你爱他就有各种各样的苦都临到你,你不爱他就可能一切顺利,周围环境也平息了。你一爱神,总觉着周围有许多环境胜不过去,而且因着自己身量太小而受熬炼,还不能满足神,总觉着神的心意太高,人够不上,因着这些事受熬炼,因着自己里面有许多软弱、有许多地方不能满足神的心意里面受熬炼,但你们都得看清,借着熬炼才能得洁净。所以,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当撒但试探临到时你就说:“我的心已属于神了,神已把我得着了,我不能满足你,我得好好满足神。”你越满足神,神越祝福你,你爱神的劲就越大,也有信心了,也有心志了,也觉得爱神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了。可以说,一爱神就没有忧伤了,虽然有时肉体软弱,有许多实际难处,在这时真实地依靠神,灵里得安慰,灵里觉得踏实、有依靠,这样有许多环境就能胜过去,你就不会因着所受的苦而埋怨神,愿意唱诗,也愿意跳舞,也愿意祷告,也愿意聚会、交通,愿意思念神,觉得神给安排的周围的人、事、物都合适。如果你不爱神了,你就会看见什么也不如你意,看什么也不顺眼,灵里不得释放、受压,对神总有埋怨之心,总觉着自己受的苦太多、太委屈。你若不是为了喜乐而追求,乃是为了能满足神,不受撒但的控告,这样追求爱神的劲就大了。神所说的人都能实行,所做所行都能满足神,这就叫有实际了。追求满足神就是以爱神的心去实行神的话,无论到什么时候,别人没劲了,你里面还照样有一颗爱神的心,在深处渴慕神,在深处想念神,这就是实际身量。你到底有多大身量,就看你爱神的心有多大,看你在试炼临到时能否站立得住,有环境临到时你是否软弱,弟兄姊妹对你弃绝了,你还能不能站住立场,事实临到时就看出你爱神的心到底如何。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

你懂得什么叫跟随神吗?你没有异象,你走的是什么路?在今天的作工中,你没有异象就根本不能被作成。你信的是谁?你为什么信他?你为什么跟随他?你是信着玩的吗?你是拿自己的性命当玩物吗?今天的神就是最大的异象,你认识了多少?你看见了多少?看见今天的神你信神的根基是否牢固了?你认为就这样糊涂跟着就可得着救恩吗?你以为浑水就可摸鱼吗?是那么简单吗?对今天的神所说的话你的观念放下多少?对今天的神你有异象吗?对今天的神你的认识何在?你总认为跟随即可得着,看见了即可得着,没有人能将你甩掉。你别以为跟随神就那么容易,关键你得认识他,你得知道他的工作,而且还得有为他受苦的心志,有为他舍命的心志,有被他成全的心志,这是你该有的异象。你总想着享受恩典不行,你别以为神就是让人享受的,就是赐给人恩典的,你想错了!若不能舍命跟随的,若不能舍弃一切身外之物跟随的,断不能跟随到底!你得有异象作根基,万一有一天你受祸了,你该怎么办呢?你还能跟着吗?不要轻易说你是否能跟随到底,你还是先睁开眼睛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别看你们现在都如殿里的柱子,到那时你们这许多柱子都会被虫蛀的,以至于殿也倒塌了,因你们现在缺的异象太多了,你们所注重的仅是你们个人的小天地,并不知该如何追求才是最稳当、最合适的。对今天作工的异象你们不搭理,这些你们都不挂在心上,你们考虑到有一天你们的神会将你们放在一个你们最陌生的地方吗?你们能想到我将你们的全部都夺走的一天,你们将会如何吗?今天的劲头还会照旧吗?你们的信心还会重现吗?你们跟随神得认识“神”这个最大的异象,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你们也别以为你们与世人分别为圣就是神家里的人。今天是神自己作工在受造之物中间,是神来在人间作他自己的工作,不是来搞运动,你们几乎没有几个能认识到今天作工的是天上的神道成了肉身在作工,今天的作工并不是要让你们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才,而是要让你们对人生的意义、人类的归宿有所认识,让你对神、对他的全部都有认识。你该知道你是造物主手中的一个受造之物,你该明白什么,你该做什么,你该如何跟随神,这不都是你要明白的真理吗?不都是你当看见的异象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作工你们得认识,不要糊涂跟随!》

你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走上了人生的正道,以后不管神怎么发落你都任神摆布,没有任何怨言和选择,对神没有什么要求了,这样你这个人就有价值了。现在没经历患难你什么都能顺服,说神带领的一切都好,一切任神摆布,不管神是刑罚还是咒诅都愿意满足神。虽然这么说,但你现在说的不一定是代表你的身量,你现在所愿意的不能证明你能够跟随到底,有大的患难临到时,或经历什么迫害,或经历什么逼迫,或更大的试炼,你就不能说出这话来了。那时你若能有这样的认识,而且站立住了,这才是你的身量。当初彼得怎么样?他说:“主,我要为你舍命,你说让我死我就死!”当时他也这么祷告,并且还说:“别人不爱你,但我得爱你爱到底,不论什么时候我都跟随你。”当时他是这么说,但试炼一临到他就不行了,就哭鼻子了。彼得三次不认主你们知道吧!很多人在试炼临到时都要哭鼻子,都要表现出人的脆弱来。你当不了自己的家,在这事上你不能掌握你自己,或许今天你特别好,那是因为环境合适,若明天环境突变,你就会表现出你的懦弱无能,也表现出你的卑鄙、龌龊,你的“大丈夫气概”早就付诸东流,有时甚至你会撂挑子,甩手不干,这说明你当时所认识到的不是你的实际身量。必须得根据实际的身量来看一个人是不是真实爱神,到底能不能任神摆布,能不能做到凡是神所要求的都尽上全力达到,哪怕把命舍出来也要对神忠心,也要把最好的一份献给神。

你得记住现在说过这话:以后要经历更大的患难,经历更大的痛苦!要想被成全不是简单容易的事,至少你得具备约伯的信心,甚至得具备高于约伯的信心。你要知道以后的试炼要高于约伯的试炼,而且还要经历长时间的刑罚,这是简单的事吗?你素质提不高,领受能力差,明白得太少,到那时不但没有一点见证,反而成了撒但的笑料、玩物。现在异象若持守不住,那你就一点根基都没有,以后你就报废了!哪步路都不好走,你不要轻看这事,现在你好好掂量掂量,先做个准备,到底怎么走好最末了的一段路。这是以后的必经之路,人人都得这么走,别把现在这些认识当作耳旁风,你别以为我跟你说的话都是白费口舌,到有一天你都得用上,话不能白说。现在是装备的时候,是为以后铺路的时候,你当预备你以后当走的路,你当为你以后怎样能站立住而着急上火,为你今后的路应好好预备,不要好吃懒做!你要尽你所能地抓紧一切时间把你所需要的东西都得到,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让你明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怎样走末了一段路》

不管神怎么要求,只要能尽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后为神尽忠,只要能看见神在宝座之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哪怕在此之时正是你的死期,你也应在合目之时发出笑声、露出笑脸的。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为神尽自己最后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为神倒钉十字架,但你应在最后满足神,为神耗尽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为神做什么呢?所以你应提前将自己摆上任神摆布,只要神高兴、乐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资格发怨言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

现在你该看清,彼得所走的路到底是什么,你如果对彼得所走的路看清楚了,你对现在所作的工作就定准了,你就不至于发怨言或消极了,或盼望什么了。你应该体验到彼得当时的心情:他达到悲痛欲绝,不求什么前途了,也不求什么得福了,不追求世界名利、福乐、荣华富贵,只追求活出一个最有意义的人生,就是报答神爱,把自己最宝贵最宝贵的献给神也就心满意足了。他时常祷告耶稣说:“主耶稣基督,我曾经爱过你,但我没有真心爱你,我虽然嘴上说信你,但我却没有真心爱过你,我只是仰望过你,只是崇拜过你,只是想念过你,并没有爱过你,并没有真实信过你。”他总祷告立心志,总受耶稣那些话的激励,以这为动力。后来经历一段时间,耶稣试炼他,更激起了他渴慕耶稣的心,他说:“主耶稣基督啊!我多么想念你,我渴望见到你。我所缺少的太多太多,没法弥补你的爱,我求你快把我取走,什么时候才是你需要我的时候?什么时候才是你取走我的时刻?什么时候再能见到你的面呢?我不愿再活在肉体当中,不愿再败坏下去,也不愿再悖逆下去,我愿意把自己的所有都完全献给你,早日地献给你,不愿再惹你伤心。”他当时也这么祷告,但他不明白耶稣当时要成全他什么。他受试炼极度痛苦时,耶稣又向他显现,说:“彼得,我要成全你成为一粒果子,是我成全之后的结晶,我要享受。你真能为我作见证吗?我要求你做到的你做到了吗?我所说的话你活出了吗?你曾经爱过我,虽然你爱我,但你活出我了吗?你为我做过什么?你认识到自己不配接受我的爱,但你为我做过什么?”彼得看见自己还没为耶稣做过什么,又想起以前向神的起誓愿意为神舍命,他就没怨言了,以后再祷告就比这强多了。他又祷告说:“主耶稣基督啊!我曾经离开过你,你也曾经离开过我,我们曾经有分别的时候,也有相聚的时候,但是你爱我胜过一切,我多次悖逆你,多次惹你伤心,这些我怎能忘记?你在我身上作的工作,你托付我的,我时时挂在心上,从来没有忘记,你在我身上作的工作,我已经尽我所能了。我能做什么你知道,能尽什么功用你更知道,我愿任你摆布,我愿意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你。我能为你做什么只有你知道,虽然撒但这样愚弄我,我也悖逆过你,但我相信你不因那些而记念我的过犯,相信你不按着那些来对待我。我愿意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你,我不求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希望和打算,我只求能按着你的意思去做,照着你的旨意去做,我愿喝你的苦杯,任你摆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

不知多少次我试炼他,当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来,但就在这数百次试炼当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对我失望,就是我说我已丢弃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的实行原则来实际地爱我。当我告诉他,他爱我我也不称许,我要把他最后扔在撒但手里,但在这种不临及其肉身而是话语的试炼之中,他仍向我祷告:“神哪!天地万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对我施怜悯之时,我心以你的怜悯而大大欢喜,你要对我实行审判时,我虽不配,但我更觉得你的作为是何其的深奥,因你满有权柄、满有智慧,我虽肉体受苦,但灵里得安慰。我怎能不为你的智慧、作为而发出赞美呢?即使让我在认识你之后而死去,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呢?全能者啊!难道你真的不愿让我看见你吗?难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审判吗?莫非我身上有你不愿意看见的东西吗?”在这种试炼之中,彼得虽不能准确地摸着我的心意,但足以见得,他以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审判,使人看见我的威严、烈怒)而骄傲、自豪,并不因着受试炼而苦闷。因着他在我面前的忠心,因着我对他的祝福而给几千年来的人作了标杆、作了模型。这不正是你们该效法的吗?在此你们应多多揣摩,为什么我用那么大篇幅来叙说彼得的事迹,这个应作为你们的行事原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六篇》

现在你该知道怎样被征服,被征服之后人的表现是什么,你说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顺服至死?不管有没有前途你都能跟随到底,不管环境怎么样你能对神不失去信心,最后得达到约伯的见证——顺服至死,达到彼得的见证——爱神至极,达到这两方面见证。一方面像约伯,他物质东西没了,肉体的病痛临到他,但是约伯不弃绝耶和华的名,这是他的见证。彼得能够爱神至死,到死的时候还爱神,上十字架还爱神,不想自己的前途,也不追求自己美好的盼望、奢侈的想法,只追求爱神、顺服神的一切安排,你得达到这个标准才算是见证,才是被征服以后被成全的人。现在人如果真认识自己的实质,认识自己的地位,还追求什么前途、盼望?不管神是否成全我,我得跟随神,神现在作的一切都好,都是为了我,为了让我们的性情能够变化,脱离撒但的权势,使我们生在污秽之地却能够脱离污秽,摆脱污秽,摆脱撒但的权势,能够从撒但的权势下出来:这是你该认识的。当然对你是这样要求的,在神那儿只不过是征服,使人里面有顺服的心志,能够一切任神摆布,这就成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上一篇: 9 你能不能把我与人在一起时的说话与作工都宝爱呢?

下一篇: 11 你能为我而不去考虑、打算、筹备自己以后的生存道路吗?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