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实行真理的操练 3 对假带领假工人讲字句道理没有真理实际的分辨

3 对假带领假工人讲字句道理没有真理实际的分辨

相关神话如下:

“你能谈出多如海沙的认识,但其中不包含有一点实际的路,这不是糊弄人吗?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都是坑人的作法!理论越高越无实际就越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之中,理论越高越让你悖逆神抵挡神。别把最高理论看作宝贝,这东西是祸害,没有用处!或许有的人能谈出最高的理论,但在其中却没有一点实际,因为他本人并未经历,所以没有实行的路,这样的人不能把人带入正轨,都得把人带入歧途,这不是坑人的事吗?最起码你得会解决眼前的难处让人达到进入,这才算你有奉献,你才有资格为神作工。不要总讲不现实的大话,用许多不合适的作法来束缚别人,让别人服你,这样做没有果效,只能把人越带越糊涂,带来带去带出许多规条让人厌憎你,这都是人的不足之处,实在叫人难堪。”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多讲点实际》

“只讲字句道理,没有实际,没有实行的路,只能维持一段时间,给初信的人讲还勉强,但过一段时间初信的人有实际经历了,你就供应不了了,这能合神用吗?你没有新的开启就不能作工。没有新开启的人都是不会经历的人,这样的人总也没有新的认识,总也没有新的经历。在供应生命这事上总也不能尽上自己的功用,总也不能合神使用,这样的人就是废物,是饭桶。其实,这样的人在工作中根本尽不上功用,都是没用的废物,不仅不能尽上自己的功用,反而为教会增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我请这些老先生赶紧退出教会,免得让别人再看见你。”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你们的认识只能供应人一段时间,时间长了,你老讲那些东西,有的人就会分辨出来,说你太肤浅没有深的东西,你没办法只好讲道理迷惑人了,总是这样,下面的人都按着你的方式、按着你的步骤、按着你那个模式去信神,去经历,实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后你讲来讲去都以你为标杆,你带领人讲道理,下边人也跟着学道理,走来走去人的歪歪道出来了,底下人都跟你走……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这类人就属于保罗一类的。为啥这样说呢?保罗写的书信将近两千年了,贯穿整个恩典时代,人都是吃喝他这些话,都以他的话为准则,什么受苦、攻克己身、最后公义的冠冕……人都是按他说的那些话、那些道理信神。”

摘自《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有些人作工讲道,在外表看他也讲神话,但全是神话的字面的意思,一点实质性的东西也没说出来,他讲道像讲语文教科书似的,整理得一条一条的,一个方面一个方面的,讲完了大家还捧场说:哎呀,这人有实际,这道讲得好,讲得细致。他讲完还告诉别人整理出来发给众人,他这么搞就成了迷惑人的,尽讲些谬论,外表上好像都是神话所说的,好像挺合乎真理,细分辨里面尽是字句道理,尽是谬理,还有些人的想象、人的观念,还有定规神的地方,这么讲道不正是打岔神的作工吗?这还是抵挡神的事奉。”

摘自《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你们那样搞‘归纳真理’,就不是让人从真理当中得着生命,得着性情变化,而是让人从这些真理里面掌握一些知识,掌握一些道理,好像人明白了神作工的宗旨,其实人只掌握了一些道理字句,对这里的内涵之意人不明白,就如上神学、念圣经一样。你总整这些书,或那些材料,之后在这方面道理具备了,那方面知识也有了,说道理都顶呱呱的,说完之后怎么样?人都不会经历,人对神的作工没有认识,对自己也没有认识,最终人所得的那些东西都成公式、规条了。……你觉着那些话一条一条地提问,然后回答,什么提纲、总结,你觉着那么做底下是好明白了,除了好记之外而且这些问题一目了然,你认为这样做挺好,但他明白的不是真正的内涵的意思,跟实际对不上号,只是字句道理。所以说你做的这些事还不如不做呢!你这么做是在带领人明白知识、掌握知识,你把人带入了道理里,带入了宗教里,让人都在宗教道理里跟随神、信神,这不是保罗一样的人吗?……最终把人都带得不会经历真理,不会经历神的话,只会装备道理,只会谈论道理,不认识神,嘴里说的都是好听的道理,都是对的道理,却都没有实际,无路可行。这样的带领真是坑人不浅!”

摘自《座谈纪要·没有真理容易触犯神》

“一个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带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让人真理进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异,不限在规条之中,让人都得释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渐长大,真理逐步进深;一个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远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带到规条中,他要求人做的并不是因人而异,不是按着人的实际需要作工,这样的作工规条太多,道理太多,并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中去,也不能把人带到生命长进的正常实行中,只能让人去守一些没价值的规条,这样的带领就把人带偏了。他是什么样他就把你带成什么样,他能把你带到他的所有所是里面。跟随的人分辨带领的人是否合格,关键看其所带领的路到底如何,看其作工的果效如何,跟随的人所得着的是不是合乎真理的原则,是否有适合人变化的实行的路。你应对各种人的各种作工都有分辨,不应做糊涂跟随的人,这是关乎到人进入的事。你若不会分辨哪些人的带领有路,哪些人的带领没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这些都是与你个人生命有直接关系的事。不经成全的人作的工作天然太多,人意掺杂太多,他的所是就是天然,就是他先天所有的,并不是经对付以后所有的生命,也不是变化以后的实际,这样的人怎么能扶持那些追求生命的人呢?人原有的生命是人先天的聪明或才干,这些聪明或才干与神对人的准确要求相差好远。人若不经过成全,人的败坏性情不经对付修理,那人发表出来的与真理就相差好多,掺有人的想象与人片面的经历等等这些渺茫的东西,而且无论怎么做人都感觉没有总的目标,没有适合所有人进入的真理,对人的要求多数都是强人所难、赶鸭子上架,这就是人意的作工。人的败坏性情、人的思维、人的观念遍及人的全身各部分,人天生就没有实行真理的本能,而且也没有直接明白真理的本能,加上人的败坏性情,这样的一个天然的人来作工不都是打岔吗?而经过成全的人对人该明白的真理有了经历,对人的败坏性情有了认识,所作工作中渺茫不实际的东西逐渐减少,也就是他所发表出来的真理精确度高了,而且也现实了。人的大脑思维特别拦阻圣灵工作,人有丰富的想象,也有合理的逻辑,还有处事的老经验,这些若不经修理、矫正,都是作工中的拦阻。所以说人的作工不能达到最准确的程度,尤其是那些不经成全的人的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在人头脑里的作工人太容易达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师与首领,他们是靠恩赐与职称作工,长久跟随他们的人也都会被他们的恩赐所传染,而且被他们的一些所是熏陶。他们注重人的恩赐,注重人的才干与知识,他们也注重一些超然的东西与许多高深不现实的道理(当然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达不到的),他们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而是注重培训人的讲道与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识与丰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如何与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对人的实质他们丝毫不过问,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与不正常情形。他们不回击人的观念也不揭示人的观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败坏之处,跟随他们的人多数都是在天生的恩赐中事奉,发表出来的是知识与宗教的渺茫真理,与现实脱节,根本不能让人得着生命。他们作工的实质其实就是培养人才,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培养成一个神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之后再去作工去带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若你们看了许多神的话,对神的许多话只是在字句上明白,并不在实际经历中去体验神的话,你就不会认识神的话,神的话对你就不是生命而是死的字句。若你只守死的字句,你就摸不着神话的实质,就不知神的心意是什么。若你在实际经历当中去经历了,那时神话中的灵意才向你打开,只有在经历中才能摸着许多真理的灵意,只有在经历中才能打开神话的奥秘。若你不去实行神话,无论神的话说得多明白,拿到你的手里就成了空的字句道理了,成了你的宗教规条,这不正是法利赛人做的吗?你们若实行经历神的话,神的话对你们就是实际,若不追求实行,神的话对你就如三层天上的传说一样。”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明白真理就当去实行》

“人要不追求真理,永远也不会明白真理的,字句道理你说一万遍也是字句道理,有些人只会说:‘基督是真理、道路、生命。’你这话说一万遍也没用,你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你能说出经历的认识吗?你进入真理道路生命的实际了吗?神的话是让你们经历认识的,光会说字句没有用。你在神的话上明白了、进入了,你就能认识自己,你不明白神的话也不能认识自己。有真理才会分辨,没有真理不会分辨;有真理才能看透事,没有真理看不透事;有真理才能认识自己,没有真理认识不了自己;有真理才能有性情变化,没有真理性情不能变化;有真理了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没有真理事奉不到神心意上;有真理了能敬拜神,没有真理敬拜也是搞宗教仪式。这一切都得靠着从神话得着真理。有人会问:从神话里得真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常讲道理也不能得着真理,你光交通些字面的东西有啥用?你得摸着神话里的含义,摸着神说话的根源以及要达到的果效是什么,神话中有真理,话中有含义,话里面有亮光,话里有许多的东西,不是你把字面一说就完事了。简单举个例子,神说:‘你们要做诚实人,不要做诡诈人。’这话里到底是啥意思?有人说:‘那不就是让做诚实人,不让做诡诈人吗?’若有人问:‘还有啥?’他还会说:‘就是做诚实人,不做诡诈人嘛!’若再问:‘还有啥?’他只会说:‘就这两件事了!’‘到底怎么做诚实人?诚实人是啥人呢?主要表现在哪?’他会说:‘诚实人就是说话诚实,不掺假不撒谎。’‘诡诈人是啥?’‘诡诈人就是说话拐弯抹角,说话不拐弯抹角能说实话不掺水分就是诚实人。’你再问他就只能谈出这点东西,人的思维太简单了。……你若真正弄明白神话到底是啥意思不是简单的事,你别以为:我在字面上都会解释,别人听了都说好,都竖大拇指,我这算明白神话了。那也不等于明白神话,若在神话里得着一些亮光,在神话里面再摸着神说话的真正含义,能谈出神话的意义是啥,最终达到的果效是啥,这些都透亮了,这才是对神话有些明白了。所以说,明白神话相当不简单,不是从字面把神话解释个天花乱坠就算是明白神话了,字面再解释也是人的想象、人的思维,没有用!解释神话得怎么解释?明白神话得怎么明白?明白神话关键是在神话里明白神话,神每说一句话他保证不是只说一句笼统的话就完事了,里边都有具体内容,这具体内容保证在神话里还有揭示,也可能是用其他方式说到的,神发表真理的方式人测不透,神话里特别深奥,用人的思维方式不好测透。每一方面的真理只要人下功夫都能找出完整的意思,剩下的细节就是在经历中靠圣灵再开启你明白具体的情形,就完全补足了。一方面是从神话里明白神话,从神话里找具体内容,一方面是借着经历神话得圣灵的开启明白神话的含义,真正明白神话主要从这两方面来达到果效。你如果从字面解释或者从你的思维想象里解释,即使你解释得天花乱坠也不是真正明白,弄不好还会断章取义谬解了神话,那更麻烦了,是不是?所以说,得着真理主要是从认识神话上蒙圣灵开启得着的,不是从字面上明白明白、解释解释就算得着真理了,如果从字面解释还用圣灵开启干什么,只具备一定文化水平就可以了,那没文化的人还麻烦了呢!神的作工不是人的头脑能测透的,主要还是靠圣灵开启对神话才有真实的认识,这是得着真理的过程。”

摘自《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性情变化从哪着手,你们知不知道?就是从认识自己本性开始,这最关键。那怎么认识呀?‘找!’找完之后怎么对号呀?……这得有路途!有路途你才会经历,没有路途那你光喊口号:咱都得认识本性呀,咱本性不好哇!认识本性就能性情变化了。喊完之后一阵风过去了,谁也没有认识,这叫尽讲道理没有路途,你这样作工不就坏事了吗?这样作工作能达到什么果效呢?像你们平时一般都是这么喊口号:认识本性啊,咱都得爱神哪!咱都得顺服神哪!在神面前都得顺服、都得仆倒哇!都敬拜神哪!谁不爱神都不行。讲这些道理没用,解决不了问题……”

摘自《座谈纪要·对性情变化该有的认识》

“现在讲字句道理的人太多,真正有我实际的太少,听了他们的交通,倒使人迷惑、麻木,不知往前去行,即使听了,也不过是多明白点字句道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二十六篇说话》

“人越在观念中认识神,越会讲字句道理,越让人‘佩服’;人越讲字句道理,因而离神越远,越不认识人的本质,越悖逆神,离神的要求越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六篇说话的揭示》

“有些人装备一些真理只为了应急,为了舍己帮助别人,而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难处,我们称这种人为‘大公无私的人’。他只把别人当作真理的傀儡,把自己当作真理的主人,教育别人好好守住真理,不要消极,而自己却旁观待之,这是什么人?装备点真理的字句去教训别人,而自己却在坐以待毙,何等可怜!既然他的字句能帮助别人,却为什么不能帮助自己呢?这样的人我们应称他为没有实际的假冒为善的人。他把真理的字句供应给别人,让别人实行,而自己却丝毫不实行,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卑鄙!明明是自己没法做到的却硬压制他人让其实行,这是何等残忍的手段,他不是用实际来帮助人,不是用慈母的心怀来供应人,简直就是来迷惑人、败坏人,这样以此类推下去,一个传一个,人不都成了只会字句而不实行真理的人了吗?”

摘自《座谈纪要·喜爱真理的人就有路可行》

“作工应以交通真理、供应生命为主,你瞎对付瞎教训能让人明白真理吗?这种作工时间长了人家认识你的本相了都该弃绝你了,这能把人带到神面前吗?你这是作工作吗?你这样作工作啥工作都让你搞砸了,人家都躲着你还搞啥工作呀?以前有些带领的就是这样,他不会作正面的实际的工作,工作安排下来他也不给好好落实,具体工作一点没有作,除了到处交通字句道理就是瞎对付人修理人,结果人都怕他躲着他,他把工作搞散摊子了,还说刚摸着头绪,结果他也被淘汰回家了。”

摘自《座谈纪要·供应真理才是带领人》

“为什么人看了神的话实行不出来呢?还不都是抓不住关键的东西吗?还不都是对生命糊弄的人吗?抓不住关键的东西,一点实行的路都没有,就是因为结合不了自己的情形,掌握不了自己的情形。有些人说:我也结合自己的情形了,我认识我自己是败坏、素质差,但就是不能满足神的心意。你这是只看见点外皮,该怎么放下肉体享受,该怎么放下自是,该怎么变化自己,这些该怎么进入,该怎么提高你的素质,在哪方面开始入手,这都属于实际的东西。你只抓一些外皮的东西,你只认识自己确实很败坏,见着弟兄姊妹就谈你的败坏,好像是认识到了,又好像是对生命很有负担,其实你没变化,这就证明你没找着实行的路。若你是带教会的,点教会中弟兄姊妹的情形,你会说:‘你们这地方就是落后,你们这些人就是悖逆!’到底哪方面悖逆、哪方面落后,你把表现,就是人的悖逆情形、悖逆行为说出来,让他们心服口服,会讲事实举例子说明问题,而且你还能说出究竟如何脱离这悖逆行为,把实行的路指出来,这才有说服力!你只说:你们这地方我就不愿意来,你们这地方的人最落后,太悖逆。这样说人听完都没路,你怎么带领人呢?你得把实际情形、实际表现说出来,这才是有路可行的人,才是有实际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七)》

“那些专讲道理的人,也就是那些没有真理、没有实际的人,他们所讲的也可说成是他们的所是,因为他们的道理也是他们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是他们的大脑深思熟虑而后才得出的结果,只不过是道理、是人想象出来的罢了!各种人的经历代表各种人里面所有的东西,凡是没有属灵经历的人都谈不出对真理的认识,也谈不出对各种属灵事物的正确认识。人发表的是什么,那人里面的所是就是什么,这是肯定的。人若想对属灵的事物有认识,对真理有认识,那就得需要人的实际经历了。你对于人性生活常识都谈不透,更何况对属灵的事物呢?能带领众教会的,能供应人生命的,能做众人的使徒的,都得有实际的经历,都得有对属灵事物的正确认识,对真理有正确的领受与经历,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工人或做使徒来带领众教会,否则就只能作为最小的人跟随,不能做带领的,更不能做供应人生命的使徒,因为使徒的功用并不是跑路,也不是打仗,而是作生命服事的工作,作带领人性情变化的工作,是接受托付肩负重任的人所尽的功用,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担当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参考人的交通:

“人不具备真理就没有实际,只有具备真理了才会有实际,有实际那才是真实的见证。有许多人信神也能为神撇弃、为神花费,满有热心,甚至劳苦多年也没有怨言,但是他尽本分还能应付糊弄,事奉神还净干打岔搅扰的事,净伤神的心,你们说他这样的信里有没有实际呀?……我们看见有一些曾经在神家里做过带领、工人的人,他们信神多年,有的甚至信了十年八年,为神撇家舍业四处奔走,也受了不少苦,但是他们只会讲字句道理,没有一点儿真理,作工净是打岔搅扰,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没有什么真实的供应。这样的人到底有没有实际呀?这样的人没有实际。因为什么说他们没有实际?因为他们没有具备真理,光会讲字句道理,所以说这样的人没有实际。不是人外面能受苦那就是有实际,也不是人有热心能为神撇弃那就是有实际,最关键得看人是不是真正具备真理了,也就是对神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对神有没有真实的满足,对神有没有真实的信心。如果人所做的能够合乎真理、合神心意,完全是按着神的要求去办事,去尽本分,这样的人就有实际了。有实际的人,他所做的一切对神选民肯定有益处,所以说,凡是有真理的人,他所做的对神选民就会有真实的供应、真实的带领,对神选民存在的各种问题就能用真理给予真实地解决、实际地供应。凡是有实际的人,他给神选民带来的都是益处,都是供应,都是满足,这才是真正受神选民欢迎的人。有些人作工净打岔神的作工,对弟兄姊妹没有正面的供应,反而还能讲一些谬论,给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带来了打岔搅扰,有的人甚至处处辖制弟兄姊妹;有的人在安置各级带领中,净安插合自己意愿的、对自己溜须拍马的,净安插那些外表上会讲字句道理的、能说会道的、有热心的,有的人甚至把诡诈人给安置成了带领,把那些有邪灵作工的也给安置成了工人、讲道的。这些人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打岔搅扰神的作工啊?那他们信神有没有实际呀?没有实际。你看他没有实际,他每天忙得还挺厉害,每天起早贪黑的说是为神花费,他为神家的工作甚至废寝忘食,天天不辞劳苦,有些人见了还深受感动,说:‘看人家全人全心都献给神了,天天在为神花费,天天在为神忙碌,这可真是体贴神心意的人啊。’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却没有什么益处,他讲了十天的道,没解决多少神选民生命进入的问题,还安插了两个错误的工人、错误的带领。你们说他给神选民带来的是什么?是大的灾难哪!他把那么多神选民交给了七种人去带领,交给了诡诈人去带领,交给了一个有邪灵作工的人去带领,这不是断送神选民嘛!你说他这么忙碌,成天废寝忘食地为神花费,他做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实际呀?不是实际。……衡量一个人有没有实际,不是看人流汗多少,也不是看人受苦多少,更不是看人为神花费撇弃了几年,关键就是看他解决了多少神选民存在的实际问题,他把神选民到底带进信神的正轨没有,他所做的到底给神选民的生命进入带来什么麻烦、后患没有,这是最关键的。所以说,人不具备真理就没有实际,人没有真理,他所做的一切可以说都无价值。有的人神家让他做带领,他给神家选人时,尽选那七种人,什么老好人、诡诈人、会讲字句道理的人、热心作工的人、撇下一切的人、能说会道的人。他把这些人都安排成神家各级带领了,你们看这个人是不是也没少忙活啊?都安排完了之后,过了几年怎么样?他所安排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具备真理的,没有一个是真正追求真理的,没有一个是能够被神成全的。你们说他所做的给神选民带来什么贡献没有啊?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属撒但的人都给安插成带领了,你说这些人一上台,一有权,那神选民不就遭殃了嘛,这不等于把神选民交给撒但了嘛。”

摘自《讲道交通(四)·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必须进入神话的十项实际》

“道理是人能达到的,不用经历就可以达到,一听心里就能明白,口就能说出来,这就是道理;真理不是听完了就能明白的,那是靠经历出来的,靠寻求得着的,靠圣灵开启光照达到的。如果你听完了就能总结出一套理论,那肯定是道理。比如说我跟你们交通,我讲完了,让你谈谈你的收获,你也能总结出几句话来,那你总结的那几句话是道理呀,还是经历呀?是道理。在我这儿我谈的是实际经历,为啥到你那儿就变成道理了?因为你们是总结出来的,是用思维、头脑总结出来的,所以就是道理。如果你再加以经历一段时间,得出真实的认识,你再说出来那就是经历的语言了,就是对真理的认识了;如果对真理的认识达到一定深度,达到明白真理的实质了,那就是明白真理了。……有经历的人能印证他说的是实际,是对真理的认识,他的确明白真理了,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明白真理的人。用经历的语言把自己所实行的神话、对真理的认识能谈出来,对人有造就、有帮助、有开启,能带领人进入真实的经历,这样的人才是明白真理的人。……讲道理就是对每一个事都说不透,光说个笼统的话、道理的话就过去了。比如说讲爱神,讲道理的人怎么讲?他说:‘你看,神作工给我们那么多的爱、那么大的拯救,我们为什么不能爱神哪?我们如果有良心理智的话,就应该爱神。’这不是道理吗?他就没讲出来神给我们哪些爱,能让我们经历看得见的爱是什么,然后人为什么不能爱神,挖挖根源,败坏人类败坏到什么地步,心里注重的是啥,想的是啥,人因为什么不能爱神,爱神是一种什么情形,是怎样产生的,这些事他说不透,光是讲一些道理,结果什么果效也没有。讲道理的人什么事也说不透,什么事说几句话就过去了,尽讲外面的话,说完了之后啥果效没有,人听多了就厌烦,是不是啊?讲道理能不能解决问题呀?不能解决问题。……道理就是没有经历的话,不实际,不现实,这都属于道理、口号、空洞的话,是在唱高调、欺骗人、瞎鼓动……”

摘自《讲道交通(三)·问题解答》

“我们还可以考察这样一个事实:一个人信神多年,他会讲很多道理,但是他如果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没有真实的认识,你在他身上绝对看不见有生命性情的变化,这是肯定的……如果有人说他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但他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却认识不透,或者对自己的各方面败坏看不清楚,这就足以证明他不明白真理,这是绝对的。……比如说,有些做带领、工人的人事奉神,事奉了几年之后怎么样?不会见证神,只会见证自己、只会显露自己、只会树立自己,让自己在神选民心里有地位。他作工多年没把基督见证出来,没让基督在神选民心中有地位,却把他自己在神选民心中树立起来了,让所有神选民都感觉到他能带领我们、他能供应我们、他能把我们带进国度里去。你看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敌基督的事奉。属于敌基督的人,他事奉的特征就是:不见证基督只见证自己,不高举基督只显露自己,不让基督在神选民心里有地位,只让自己在神选民心中有地位。这就叫敌基督,一点儿都不差。”

摘自《讲道交通(一)·怎样认识自己》

“追求真理的人读神话能结合自己的败坏情形,交通神话不单谈对神话的认识,还能谈对自己的认识,无论自己流露什么败坏都能敞开亮相,使弟兄姊妹得着真实的造就,同时自己的败坏也能得着解决,这也是带领人进入神话的最好的方式。狂妄自大的人做不到这一点,弯曲诡诈的人也做不到这一点,只有诚实单纯敞开的人才能谈认识自己。这是分辨人是否接受真理、是否进入实际的重要一环,这个实行法最显明人。对自己没有真实认识的人,肯定是没有实际的人。若做带领工人的很少谈认识自己,很少单纯敞开交通对自己败坏与过犯的认识,这就足以证明他是狂妄自大的人、弯曲诡诈的人、假冒为善的人,肯定是没有实际的人。凡空谈字句道理没有实际的人不配做神家的带领,对这样的带领工人应该撤换。”

摘自《汇编·事奉神必须学会分辨各类人》

“如果一个真理你只讲几句话就没有了,那你明白的肯定是道理,是字面的东西。你如果对真理真有经历的话,那真理能是几句话就说清楚的吗?你得能说很多话,能说出一些认识,就这你都不敢说把这个真理说透了,你对一方面真理如果真有经历认识,那能说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有时候能讲上一天,那才叫真正有经历、有认识。如果让你交通一个真理,两分钟你就交通完了,若让你再多说两分钟,你就没话了,你们说这是明白真理吗?这就不是明白真理。比如让你谈对神的认识,你能交通出多少话来?能谈上几个小时?你要能谈上十个小时就行了,就说明你对神真有认识了,谈五个小时也行。谈实行真理呢,你能谈多长时间?哪一句神话要谈的话都能谈上几个小时,那里面的事多了,不是那么简单。谈进入信神的正轨呢,你说得说多少话才能说明白吧。还有,谈什么叫信神,你们能谈一些吧,能不能谈上两个钟头啊?若能谈出来亮光、认识,谈一个钟头那东西也不少啊。谈谈什么是蒙拯救,这方面的认识也不少吧。你看看,什么是信神,什么是蒙拯救,什么是顺服神,这些都是一句话,交通这些都是交通真理呀。顺服神是不是真理呀?敬拜神是不是真理呀?‘神是公义’是不是真理?一切正面事物都是真理。哪一项真理你如果真有经历都能谈上几个小时,起码能谈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吧,多了两三个小时,要细说呢,那就更多了。你如果真能谈出这么多的认识,这才叫对真理有认识。如果你对真理没有认识,几句话就说完了,那算什么认识啊?算什么明白真理呀?你们说让宗教牧师谈谈真理,他们能不能谈出来?不能。宗教牧师怎么讲道,知不知道?在圣经里找同一个名词,那叫串珠,好比谈信神,他们就把圣经里所有有关信神的字眼从各个书里都找到一块儿,然后在这个书上这么解释,在那个书上那么解释,统统解释完了,讲道完毕,这就是牧师讲道。有的牧师多少也讲点经历,但是讲得太浅,深处的东西没有,丝毫讲不透实质。所以说,牧师的讲道基本上可以定性为全是字句道理,没有什么实际,有点实际也太浅,够不上真理的实质。达到明白真理、进入真理不是简单的事啊,现在你们知道什么叫明白真理、什么叫进入真理了吧。如果人把神的话拿出来从字面上解释解释,那算明白真理吗?不算,那叫讲字句道理。如果他以为他明白真理了,那就是欺骗自己、欺骗别人。如果他总到外面给人讲字句道理,那叫啥?那就是迷惑人的,那就是宗教骗子。你交通不出真理,你不能把人带到正路上,不能把人带进神话里,那就是骗子,那就是迷惑人的,一点不差。凡是没有圣灵作工的人讲道、作工都属于迷惑人的,都属于抵挡神的,这样说对不对呀?这是不是论断哪?这不是论断,这是实事求是,这是准确的说法,这是用真理、用神话来解释事实真相,来说明问题。”

摘自《讲道交通(三)·神是怎么拯救败坏人类的》

“交通神的话应该把神放在神话里边,你交通神话的时候你得见证神,神为什么这么说,神这么说要达到什么果效,神的心意是什么,代表神的什么性情,你都得说清楚,这样你交通神话就有果效。你交通神话的时候,本身就是在见证基督,就是在高举基督,就是在让人认识基督的所有所是,这才是真正地见证神,这才是真实地交通神话。如果光讲些字句道理,从来就不见证基督的所是,交通神话的时候不涉及神的所是,交通神话的时候不涉及神的性情,交通神话的时候不涉及神自己,那这样的交通神话就没有果效,就是在见证自己、显露自己。你交通神话没涉及到神的所是,不涉及神,不讲神的心意、神的性情、神对人的要求,你这不是空讲神话嘛。你交通神话把神隔离开来,好像是你在交通你自己的话一样,这叫空讲神话。这样交通神的话是挺卑鄙的,让人看见好像你多明白神话,你多会讲神话,不知不觉高举你自己了。你交通神话的时候,就见证基督的所是,见证基督就是神,让人在明白神话的时候,对基督就有了真实的顺服、真实的敬畏、真实的敬拜。这样,你越交通神的话,人对基督越有认识,你越交通神的话,人对基督越有顺服,这样交通神话才是真正地见证基督、高举基督,才是真正地作工事奉神。交通神话实质就是在见证神,就是在见证神的作工、见证神的所有所是、见证神在神话中所发表的性情,如果你在神话中交通不出神的所有所是,交通不出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交通不出神话所代表的神的性情,这几样果效如果达不到的话,这样的交通神话就没有意义,这样的交通神话就没有果效,这就不是在交通神话了,可以说是空讲神话,空讲字句道理。交通神话必须得结合神的心意来交通,必须得结合神的所有所是来交通,必须得结合神的性情来交通,能达到让人从神的话中认识到神的所有所是,让人从神的话中认识到神的性情,让人从神的话中能摸着神的心意、摸着神对人的要求。能达到这样的果效才是真实地交通神话,能作这样的工作,能达到这样的作工果效的人,才是真实事奉神的人,因为每一句神的话都代表神的所有所是,都代表神的性情,每一句神的话里面都有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这是所有信神的人都承认的。我们都清楚,神的话代表神的所有所是,神所发表的一切话语都是神的所有所是,都是神的性情,都是神的作工,所以每一句神的话都不是空洞的,决不仅仅是字面的道理的意思。”

摘自《讲道交通(二)·怎样分辨假基督、敌基督的迷惑》

“人能交通出真理当然必须得有生命的经历、有圣灵的开启光照,这样,他才能谈出对真理的真实认识。若人只能谈出字句道理,对人是没有丝毫作用的,字句道理用不着生命经历就可以得着,只要人有点文化,能读出神话字面的意思,就完全可以归纳出来,虽然这些字句道理讲出来外表上也很动听,却丝毫打动不了人的心,人听完以后还是没有路,因为字句道理不能打开人心灵的眼睛。人不管会讲多少字句道理,总感觉心灵还是空虚的,因为字句道理不是来源于生命经历,所以,它也丝毫不能给人带来生命性情的变化。能交通真理的人则大不相同,如果一个人的交通真能打动人的心,使人大开眼界,如同打开了心灵的窗户,那么,这个人必有特殊的生命经历,他肯定曾有过比较大的苦难经历,有过圣灵的特别作工,不然他绝不会说出一般人所说不出来的话。能交通真理的人,他能帮助人改变错误的信神方式,能纠正人经历上的偏差,能解决人生命进入上的各种难处,绝对能扶起软弱的人,能带领人进入信神的正轨,能把人带进神话的实际中去。能交通真理的人他给人带来的益处太多,如果一处教会中有一个能交通真理的人,那这一处教会里凡是追求真理的人都能进入神话实际,都是有希望达到蒙神拯救的。能交通出真理的人在神家大有用处,也是神家不可缺少的。在神家中,只有能交通真理的人才能完成神的托付,作好神家的中心工作……”

摘自《教会工作原则手册·选拔、使用、培养教会各级带领与工人方面的原则》

“一种是纸上谈兵的事奉,竭力地装备字句道理,像教授语文课程那样讲道,自以为讲得很具体有细节,结果讲了几年人一点真理没有,在认识神、性情变化上看不见一点果效,这是最迷惑人的一种作法。这种事奉法大有人在,几乎凡是没有实际经历的人他的事奉法都是如此,他们夸夸其谈道理连篇,可是让他们讲出真理实质性的东西再结合一下现实就闭口无言了,所以讲到最终还是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人听了他的道当时好像挺好过后没路,还是实行不出真理,性情上也看不出变化。就像人吃了很多垃圾食物,当时充饱肚子过后没得着啥营养,虚空一场,这种事奉法太坑人,他们的讲道全是纸上谈兵,绝对会葬送全军的。还有一种是应付糊弄的事奉,上面让他讲啥他到下面就讲啥,学个乱七八糟人听不明白,然后就抱怨自己就这个身量,素质太差没办法,他不考察实情,对真理也不求真,只是一味地工作,也不看果效如何,讲什么问题就是几句话,什么也说不透。这一类人好像不懂什么叫进入实际,也不明白怎样作工有果效,可能还是素质不佳造成的,天生就是个迷糊,不是个精明人,与天生性格有关,这类的事奉当然也不合格,恐怕不能持久,维持现状都达不到。还有一种叫做外表作法的事奉,光做外面的事,注重唱歌、跳舞,聚会搞花样,空喊道理口号,再加点瞎对付修理人显显威风,外面搞得也挺红火,还忙忙碌碌的,更是没有一点实际,谈不出一点对神的认识,交通不透一点真理,没有一点生命供应,解决不了一点实际问题。我问他:‘你的狂妄性情还有流露吗?’他说:‘谁若不服我,我就生气对付他修理他。’我说:‘亮相没有?’他就不吭声了。这样的人事奉更不合格,真叫人恶心肉麻,都是凭己意的事奉,因为他们都是偏离真道、违背神意的事奉……”

摘自《座谈纪要·事奉的真意与工人的本分》

“有的人会说两句空话,会说点儿道理,没有真实变化光是道理这很好分辨,你看他行事为人,你看他处世的原则,一看就能看出来,你看他是不是还为自己图谋,你看他还有没有诡诈,你看他所实行的到底是不是真理。他实行的如果都是真理,他的看事观点肯定变化了;他如果实行的不是真理,哪儿也不符合真理,他说他看事观点转变了,那就是假的。所以这个好分辨。”

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达到生命性情的变化》

“人有没有真理,有没有实际,从几方面看哪?……第一条,他是不是活在宗教观念之中。活在宗教观念之中的人,他的实行都是守规条,都是守他的哲学——不犯什么大罪,不离开神的名,祷告神,他就守住这个规条,他认为只要守住这些宗教规条,凭自己的观念活着就能蒙拯救,这样的人绝对不是明白真理的人,没有丝毫的实际。第二条,他里面是不是充满了撒但的哲学,是不是把撒但哲学当作真理、生命来对待。如果他名义上信神,也读神的话,但是心里供奉的却是撒但,他凭撒但的哲学活着、处事,这样的人是不是属撒但的?他是属撒但的。那他归向神了吗?他是嘴巴归向神了,心却没有归向神,因为他的心还崇拜撒但哲学,还凭撒但的那些谬论活着,这样的人没有实际。有一些信神的人就是这样,你跟他交通真理的时候,他好像都能接受,都很赞成,但是临到事的时候,他里面还是撒但哲学掌权,谁也搬不动他,跟人相处时也是撒但哲学掌权,就不知道实行神的话,就不知道神的话是真理。这样的人进入神话了吗?他没有进入神话,那就是没有实际。还有的人做带领多年,字句道理讲得特好,大家都佩服,但是他对神却没有真实的顺服,临到修理对付了不能接受,临到点灾难、病痛就发怨言埋怨神,临到点不如意的事心里也能消极远离神。这样的人对神有顺服吗?他对神都没有顺服,他的实际在哪呢?肯定地说,凡是对神没有真实顺服的人,他什么实际也没有。如果人能对神有真实的顺服,不是说百分之百的顺服,就是十件事里有七件事、八件事都能顺服神,这样的人就是对神有顺服;不管他对神有多少顺服,这是真实的实际,这才是实际。你看有一些老年姊妹没文化,讲道理她不会,但是家里临到灾难了,她临到病痛了,临到撒但的搅扰、逼迫了,这时她知道站到神一边,她知道顺服神,她知道背叛撒但,一点儿情感没有,这才是实际,这比那些会讲字句道理的人要好一百倍。这个能分辨吧。为什么说这样的人有实际呢?因为他有见证,他有真实顺服神的见证,这样的人就是真有实际。有的人能撇下家庭,撇下一切跟随神,但都是为地位作工,为虚荣作工,为得福作工,对神没有真实的顺服,如果有人修理对付他,他就不接受,就发怨言。你们说他有实际吗?他外表也撇弃了很多呀,做带领也受了不少苦啊,那他为什么对神没有顺服呢?有人说:‘虽然他对神没有顺服,那他的撇弃是不是实际呀?作工受苦是不是实际呀?’不是。为什么说不是实际呀?他的外表作法里有掺杂,他有自己的存心目的,他不是为了神,所以说他所做的不是实际。这么解释就对了。有的人就不会分辨,净从人的外表行为、外面表现上来评论人,净给人瞎戴高帽,说:‘哎呀,这个人真爱神哪,那个人对神真有忠心哪,真有顺服呀。’这不是瞎说话吗?你知道啥叫爱神?啥叫对神忠心?啥叫真实的顺服?对这些真理你都不透亮,你就随便给人戴桂冠?不明白真理别乱说话!你不明白真理你能看透啥呀?你会分辨啥呀?人外面的表现跟人内心里的实质有多大距离,你知道吗?人有多大伪装,你能看透吗?瞎给人戴高帽,瞎评论人,这样的人都是没有真理、自作聪明、狂妄自是的人。没有真理的人会不会分辨人哪?没有真理的人只会看人的外面表现。好比说有的人撇家舍业了,你问他:‘这人表现怎么样?’他说:‘他撇家舍业我看见了。’你看看,这样的人他就不会分辨人。如果有的人说:‘那个人撇家舍业完全是为了地位,他不是真实的爱神。’哎,这个人有分辨。有的人说:‘那个人受苦受累挺多,但是他不是真实地顺服神,他是为地位作工。’这是有分辨的话。有的人一祷告就哭,有些人看透这个人的内心了,就说:‘他老哭是因他觉得自己委屈,他觉得自己对神挺忠心,但是神还让他得病,他那是委屈的哭,并不是懊悔自己、痛恨自己的哭。’你看看,对于不同的哭法都有分辨了,所以有分辨的人说话就不一样。那些没有分辨的人呢,他就会根据外面表现来评论,傻瓜能看见的他也能看见,傻瓜怎么说他也怎么说。现在你们有没有分辨哪?是不是还没有分辨,只会看外面表现?那从外面表现怎么分辨是不是实际呀?有些有实际的人外面表现也跟那些没实际的人外面表现差不多,那你不能说凡是撇家舍业的都没实际,都不是顺服神,有的人撇弃是顺服神,有的人花费也是顺服神。那你怎么分辨呢?这就不好分辨了吧,你得看他的内心,看他的存心、动机。有人说:‘他的存心、动机他也没跟我说,我怎么看哪?’你这么看,他外面的好作法咱先不评论,你先看看他是不是顺服神的人,有没有顺服神的见证,有没有实行经历神话的见证,他是不是敬畏神的人,这几条你考查透了不就妥了嘛。另外,你看他内心的看事观点,他的看事观点代表他有没有真理、有没有实际。你看有的人在教会里说一样话,表达一种观点,回到家里了,同样谈论这个事他又表达一种观点。你说哪个观点是他真实的想法?在家里的那种观点是他真实的想法,是吧。那这个人的看事观点到底转变了没有?肯定没有。那他在教会里那样说是怎么回事呀?那是伪装、假冒,回到家里跟妻子、跟丈夫说的那才是心里话。有的人给人讲道的时候说‘我们得撇下一切呀,这个世界太黑暗了,我们不能追求世界,我们应该追求真理’,回到家里以后怎么样?他就告诉自己的孩子:‘好好考大学啊,信神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考大学要紧,考上大学才有前途。’你看看,你们说这个人交通的话对不对呀?他交通的话是道理,是假冒,他回家对他儿子说的那是心里话。人这么会伪装,一个口能说两种话,这样的人有没有实际会分辨了吧。”

摘自《讲道交通(四)·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必须进入神话的十项实际》

“现在咱们再交通几种没有实际的真实情形。第一种,有一种人信神多年,做过带领,做过工人,善于讲道,所讲所做的多数人都挺佩服。这代不代表人有实际呀?这样的人不一定有实际。人有没有实际,不是根据人做带领多少年,也不是根据人为神撇下一切花费多少,而是根据人对神到底有没有真实的顺服,有没有真实的爱,有没有真实的敬畏,有没有真实的信。第二种,有的人信神多年,素质很好,能讲解神话,交通真理特别敏感,有领受能力。这代不代表人有实际呀?这也不代表人有实际。可有的人就崇拜这样的人,说:‘那个人素质好啊,领受真理快啊,上面交通完了,他马上就能把话学出来,对人的情形就会分辨,无论谁有什么难处,只要他给交通一会儿,难处就会得到缓解,甚至得到解决。’这代不代表人有实际呀?这样的人也不一定有实际,有实际关键得看他对神有没有真实的认识。我常说这样一句话,我说:‘这个人做带领多年,还有实际工作能力,但是他见证神多少啊?他对神有多少认识?他是怎么见证神、高举神的?’有人就反映说,听他讲道很少高举神、见证神。你们说这样的人有没有实际?没有实际。人很少高举神、见证神,这说明啥呀?说明他啥道理都明白,就是对神没有真实认识。除了不见证神、高举神以外,啥话都会说,那证明他什么道理都明白,但是一提到见证神、高举神他就没话了,证明他对神没有认识。你们说最关键、最根本的真理是什么?就是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哎,他正好缺少这个,他把那些不关键的、无关紧要的字句道理全弄明白了,而对最关键的真理——认识神却一点儿不明白。这样的人是聪明哪,还是愚蠢哪?这样的人愚蠢,这叫‘舍本求末’,失去根本了。人信神不追求认识神,明白其他的字句道理有啥用啊?……如果你讲道能见证神、高举神,达到的果效是让人对神有认识,然后借着追求真理走上正道。这样的人有没有实际呀?这样的人就有实际了,人就会说:‘这个人作工作能常常高举神、见证神,他无论解决弟兄姊妹的什么问题都不离开见证神、高举神,这个人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因着他的见证神、高举神,使我们对神也产生了认识,所以我们一天天被带进信神的正轨。’这是第三种情形,光会讲道却很少见证神、高举神,这样的人也没有实际。第四种,有一些人吃喝了几年神的话,对自己有了一些认识,在交通真理的时候都离不了认识自己,总是向人承认自己的败坏,说自己是魔鬼,自己是抵挡神的,但是对神却没有真实的认识,也看不见他对神有真实的顺服。这样的人有没有实际呀?这样的人没有实际。有人说:‘认识自己认识透了那不也是实际吗?’可关键是他没有认识透啊,他那是人云亦云,是走形式。‘人云亦云’知道啥意思吗?大家都在谈认识自己,他不谈脸面上不好看,所以他也走走形式,学说点认识自己的话。就像宗教里的人到一块儿就感谢主,什么事都先感谢主,初信的人一听人家都感谢主,也跟着说感谢主,都感谢主。但他是从心里感谢主吗?不一定,这叫‘人云亦云,鹦鹉学舌’。所以,有没有实际不在乎你外表怎么说,得看你对神有没有真实的认识,有没有真实的顺服,这是最关键的。第五种,有一些人受苦很多,他的人性比较成熟老练,不做那些人看为恶的事,在教会里面有好名声。这样的人有没有实际呀?这样的人也不一定有实际。因为什么?人到五六十岁的时候,或者人受过很多的挫折后都能变得成熟,这是自然规律,所以说,人性成熟这不代表生命性情变化,也不代表人有实际。有的人坐了几年监狱出来以后,别人一看,‘哎呀,他脸面上苍老了许多,看起来成熟了,长大了。’这是生命性情变化了吗?不一定,人性成熟不代表生命性情的变化。有的人为神撇下一切作工多年,讲的道也多了,服事弟兄姊妹作教会工作也多了,人性也特别好,也成熟老练,但是对神却没有真实的顺服,临到修理对付嘴上不发怨言,心里埋怨神,心里抵触。这样的人有实际吗?也没有实际。有些人就不会看,他看见这个人人性成熟老练了,受苦多了,说话比较实在了,就认为他的生命性情变化了。生命性情变化从哪方面看知不知道?一方面,是从看事观点上看。你看他怎么看事,对世界、对败坏人类、对各种各样的事他怎么看,如果他的看事观点跟外邦人差不多,那他就是没有真理、没有实际。另外,你看他对神有没有真实的顺服,尤其是在各种试炼中,看他是不是能顺服神。有的人在神家的安排上还有一些顺服,安排他尽什么本分他就尽什么本分,安排他作什么工作他就作什么工作,但是这不代表人对神有真实的顺服。最能代表人真实顺服神的是什么?是人在各种试炼中的表现。比如说:他被大红龙抓住了,你看他怎么表现;临到试炼了,你看他怎么表现;临到灾难家里的亲人死了,你看他怎么表现;他临到病痛的折磨了,你看他怎么表现。在这些事上你看他对神有没有真实的顺服,结论就得出来了。”

摘自《讲道交通(四)·进入实际的途径》

“真有真理的人,他的交通是实际的、真实的,越经历越有路,他的供应也是源源不断的,神选民需要什么他都能供应,神选民有什么难处他都能解决,让人都有路途,人只要常常接触或常常听他的交通,心里就有享受,光景会越来越好,不知不觉就会走入信神的正轨。如果人没有真理,他就交通不出真理与实际,更供应不了人的需要,他所讲的都是道理、字句与规条,让人越听越厌烦,感觉没有路,这样的人只能把人带入黑暗中,而与圣灵的作工脱节,陷入危险境地,这是有经历之人都能证实的。其实,多数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与教训。”

摘自《汇编·只有装备真理才能战胜撒但的试探与迷惑》

“得着真理的人做事有原则,不违背神的心意,所作所为都能被神认可;没有得着真理的人虽然能讲许多的字句道理,却没有真理在其中。……真理属于神话实质性的东西,代表神的心意;字句道理属于表面的东西,代表人的观念想象,与真理并不相合。属于真理实质性的东西特别实际,有原则性也特别有说服力,人一旦认识了实质性的东西,心里就完全亮堂得着释放了,不再受规条的捆绑;而字句道理是一个很空洞不实际的东西,全是规条框框,特别让人受辖制不得释放,另外,明白多少字句道理也不能给人带来生命性情的变化,对人根本没有多少益处,所以字句道理没法与真理相比。真理能作人生命,人一旦接受了就会带来性情的变化;字句道理明白多了只会给人带来狂妄、骄傲自大、没有理智。人有了真理作生命,实行出来的才有实际;字句道理再多还是没有实际,临到事还是不会实行。被神成全的人都是有真理的人;没经过神成全的人都是属字句道理的人。有真理的人合神使用,作工也有果效,真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会讲字句道理的人作工没有真实的果效,不能供应真实的经历与认识,更不能用真理解决问题,所以不能把人带到神面前。有真理的人不怕人求真,能解决人信神的所有实际问题;会讲字句道理的人就怕人求真,因为里面没有真东西,与现实的问题根本对不上号,不敢叫人提问题,当然更解决不了人的实际难处。有真理的人敢面对现实;讲字句道理的人就不敢面对现实,而是回避现实。这些就是分辨真理与字句道理的原则。”

摘自《座谈纪要·分辨真理实际与字句道理的原则》

“凡是没有真理的人,不是真实爱神、顺服神的人,因为他们不明白真理,只会讲字句道理,我就说这些人都是不通灵的人。有的人会说:‘他们信神这么多年,会讲那么多字句道理,不像不通灵的人啊,那讲道呱呱叫啊。’若是这样的话,那就更不通灵了。不知道顺服神,你说这样的人通不通灵?不会摸神的心意,这样的人通不通灵?不知道神所爱的是什么,这样的人通不通灵?不知道怎么做能满足神,这样的人通不通灵?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到底是顺服神还是抵挡神,这就更不通灵了。我说他们不通灵,有些人不服气,说:‘你要说初信的人不通灵我觉得还差不多,那人讲了这么多年的道,怎么能说他不通灵呢?’其实他真正就是个不通灵的人,一点儿都没错,你认为他通灵,是因为你对什么叫不通灵还不认识。你看有的人做带领多年,他所选用的人多数都是会讲字句道理、喜欢在外面热心、净在外面做事的人,都是在追求地位,都是在玩弄权术,都是在高举自己、显露自己,都是在树立自己让人捧、让人服。这样的人通灵吗?不通灵。这样的人到底是愚蠢哪,还是聪明啊?这样的人受那么多苦,作那么多工,他到底有没有实际呀?他没实际。他提拔的那些人,第一,是能说会道的,第二,是外面素质特别好,聪明伶俐的,第三,是会讲字句道理的。他选用的没有一个是真实追求真理的、能被神成全的人,你们说他的作工事奉到底是在抵挡神哪,还是在事奉神哪?他所作的尽是抵挡神、尽是搅扰神选民的工作,他是不是作恶的呢?他外表上还受了那么多苦,还撇下家庭,他信神多年没功劳有苦劳,怎么就成了作恶的呢?这公不公平啊?如果他真是作恶的,所做的不是合神心意的事奉,是抵挡神的事奉,那神家把他撤换了应不应该呀?神家如果找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培养他作工,培养两年、三年之后,他有实际经历了,进入真理了,以后对弟兄姊妹所做的处处都有帮助,处处都是益处,弟兄姊妹在他的带领下信了几年不知不觉进入实际了,这样比用那些作工多年会讲道的人合不合适?有的人作工多年,讲道讲得挺好,但是讲了十来年人都进入不了实际,这是坑人哪,还是成全人哪?这是坑人呀。举个例子,有人说‘这个老师教学教得好啊,教了一辈子’,结果他教的这一个班怎么样?没有一个能考上大学的。有一个刚毕业的老师,不知道教得好不好,是个生手,但是,他教的一个班有好几个人考上大学了。你说这两个人哪个有价值?刚毕业的这个有价值,是不是啊。所以,别迷信年纪大小、信神多少年,这些没用,得看果效,看他作工的实际果效,看弟兄姊妹得到的益处有多少,就这么衡量。弟兄姊妹如果在一个人的带领下都得释放自由了,都能正常交通真理,不知不觉都能获得圣灵作工,虽然他讲的道一般,但是有圣灵作工,教会生活好,这还愁不能进入实际吗?这只是时间的关系。如果一个人会作工、会讲道,外表素质挺好,但是作工多年弟兄姊妹老也不明白真理,进入不了实际,这是什么问题呀?这不跟宗教场所一样了嘛,宗教里的人在牧师的带领下、在牧师的教导下不就是这样嘛。那牧师多有学问哪,神学毕业,有证书,是牧师,名副其实,名正言顺,结果怎么样?人听他讲道多年没有一点儿实际,没有一点儿变化。这是什么问题呀?这不是受迷惑了嘛,这是上当受骗了。现在会分辨人有没有实际了吧。”

摘自《讲道交通(四)·进入实际的途径》

“下面咱们再讲讲进入实际有哪些表现,这方面挺关键哪!如果你信神几年这几方面实际表现没有,那就证明你没有进入神话的实际。第一条表现,就是你能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达到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有认识,这是进入神话实际的表现;第二条表现,就是因着你对人类败坏实质有认识,对撒但的丑相有认识,因此你能恨恶撒但,能恨恶大红龙,能彻底背叛大红龙,全心为神花费;第三条,就是能在神家里尽上自己该尽的本分,在尽本分上没有应付糊弄,能背叛肉体,能满足神的要求,这是第三条实际,这个也挺关键;第四条,在临到试炼、临到撒但试探的时候能站住见证满足神,这是一方面实际;第五条,在涉及真理原则的问题上,能坚持真理不放弃原则,这是第五条实际;第六条,当人明白一些真理以后,能有意识地实行真理,在临到的一切事上能寻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来实行,达到活出神的话,这是第六条实际;第七条实际,就是因着对神有真实的认识,能正常地敬拜神,并且在一切临到的事情上能赞美神的公义,能顺服神的安排,这是第七条实际。这七条实际不管你进入哪方面实际都证明你有实际了;如果你一条都没占上,一点儿也没有活出来,那你就一点儿实际都没有。”

摘自《讲道交通(一)·怎样吃喝神话才能达到果效》

“那怎么分辨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呢?就是对神并不忠心的人。这个并不忠心,口头上也表示忠心,实际上并不忠心,尽本分、作工作一点儿忠心没有的,这就是假使徒、假工人、假信徒的表现。一点儿忠心没有,那这些人到底忠于什么?这些人忠于他们自己,忠于他们自己的地位,忠于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对神一点儿忠心没有。那他们作工、尽本分到底有哪些表现呢?就是他们常常见证自己,他们常常凭自己喜好说话,自己愿意说啥就说啥,自己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并不是为了满足神说话,并不是为了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作工、说话,完全是凭自己的喜好做事,对神一点儿忠心没有,对神家工作没有什么益处,只带来一些搅扰、破坏。这样的人被神定为假使徒、假工人。”

摘自《讲道交通(二)·神对各类人的结局是怎么安排的》

“凡是信神几年始终不能获得圣灵作工的人,都是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的人,这是确定无疑的。所以,凡是没有圣灵作工的假带领假工人肯定都是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的人。不追求真理的人肯定没有敬畏神之心,心里丝毫没有神的地位,更谈不上有顺服神之心了。所以信神几年始终不追求真理的都是没有良心理智的人,都是没有人性的人。因此可以说,凡是做过几年带领工人却始终没有圣灵作工的,肯定都是没有敬畏神之心,更没有顺服神之心的人,也绝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么一个不追求真理的人做了教会的带领工人会有哪些表现呢?神选民必须学会分辨假带领假工人,必须看清楚没有圣灵作工的假带领假工人主要有以下六方面表现:

1 作工中不会高举神、见证神,心里没有神的托付,更没有爱神之心,只为站地位作工,做事好显露自己,不会与人配搭,总想自己掌权说了算,好辖制人,让人惧怕不好接近。

2 在交通真理上没有新的亮光,谈不出对真理的真实认识,更不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与本性实质,只会谈一些字句道理或人云亦云的话。

3 不追求真理,也不接受修理对付,特别狂妄自是,没有一点顺服,还是原封未动的老撒但性情,做事不负责任,办事没有原则,跟外邦人一样,随从己意、任意妄为。

4 尽本分好守规条、不实行真理,满了应付糊弄,根本没有顺服神、满足神的心,更看不见对神的忠心,尽本分多数时候没有果效,只是走形式。

5 没有敬畏神之心,无论祷告、尽本分都没有敬虔,行为上特别放荡不受约束,随从外邦人的喜好,满了败坏性情,没有真正人的样式。

6 与人相处没有正常人际关系,接触人不愿意交通真理,不会扶持供应人,更不会用真理解决问题,丝毫不能带领人进入神话的实际,一点真理实际都没有。

凡是没有圣灵作工的人起码都有这六方面表现。凡是没有圣灵作工的人,肯定不明白真理,肯定没有实际,肯定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肯定对神没有真实的顺服,这是必然的。人没有圣灵的作工永远也不会明白真理,永远也不会进入实际,永远也不会认识神,永远也不会顺服神,这是绝对的。信神能达到蒙拯救,全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全是圣灵的成全。假带领假工人没有圣灵作工,自然就没有真理与实际……真正明白真理的人从其说话做事上就能看出来,你随便说一句不合真理的话,他立刻就能发觉到;你做事不合乎真理原则,他立刻就能看得出来,‘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点不差。”

摘自《汇编·如何分辨邪灵、假基督、敌基督的鬼话谬论》

“怎么分辨假牧人的事奉呢?这起码用几个标准来衡量。第一条就是事奉神的人他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是怎么经历、怎么认识的,这一方面他没有见证、没有经历,就可以确定他是假带领、假使徒、假工人。第二条,事奉的人如果从来不谈他对神的真实认识,从来不谈他是怎么顺服神的、他是怎么经历神作工的,从来不谈他对神有什么真实认识,那就足以证明这个人对神的作工肯定没有认识,他对神肯定没有真实的认识,他绝对不是顺服神的人。因为凡不是真实认识神的人,就绝对不是顺服神的人,绝对不是见证神的人,这是肯定的。第三条,如果事奉神的人从来不讲自己的实际经历进入,从来不讲自己怎么顺服神的审判刑罚、怎么认识神的审判刑罚,经历各种试炼怎么站住见证、怎么满足神的心意,那这个人肯定是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他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当然就讲不出这方面的经历见证,他讲不出来,他怎么能带领神选民进入神的作工呢?所以这样的人就是假牧人、假使徒、假工人。也可以说,如果一个事奉神的人从来不讲自己是怎么爱神、体贴神心意的,从来也不讲别人或者更好的人是怎么爱神、体贴神心意的,自己没有这方面的更深的经历见证,也不讲别人更深的经历见证来带领神选民进入真实的爱神、真实的顺服神,这样的人肯定不是真实爱神的人。他没有爱神的心,他是只见证自己,只显露自己,所以他走的是敌基督的道路。事奉神的人他不讲神,不讲神的心意,不讲神对人的要求,不讲人如何进入神的作工,他是在事奉神吗?那是事奉自己,那是事奉自己的地位、名誉,所以他是假使徒、假工人、假牧人……看一个人事奉神到底是真的、是假的,就应该这样分辨,这样一分辨保证准确,丝毫不会出差错。……如果他的作工、他的说话不能达到使人进入信神的正轨,不能达到使人认识神、顺服神这个果效,那就足以证明他的作工没有圣灵作工,他没有真实的进入,他没有实际,所以他谈不出来这些实际。……有很多人就不会看,总在外面衡量:‘这个人贪没贪神家钱财呀?这个人治不治人、整不整人哪?这个人对神选民有没有负担哪?作多少工作呀?’光这么衡量不够,光这么衡量太不够了。最主要是根据他作工的果效来衡量,他作工两年三年,看不见什么真正的果效,看不见进入真理的果效,看不见进入正轨的果效,看不见对神认识的果效,那就证明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这几个果效太关键了,就用他作工多年的果效来衡量他的事奉是否合神心意,这是最标准的。现在清楚了吧。看一个人的事奉是否合神的心意,就是这样衡量,就是这么分辨,很简单,很容易。不管对什么样事奉神的人,只要这么一分辨,马上就能显明,是不是?”

摘自《讲道交通(二)·事奉神的人必须具备的条件及如何事奉合神心意》

“人应该冷静一点,必须得明白:只有真理能拯救人、变化人,假爱心只能迷惑人、断送人,还是讲真理最实际,离开真理实际单讲爱心都是迷惑人的,得着真理的人才是真实爱神的人,有真理才有爱心,才有一切。真实爱神的人才配讲爱心,不能爱神的人肯定都是爱撒但的人,都是崇拜魔鬼的人。凡是不见证神而老讲爱心的人,都是迷惑人的人,都是假带领、假工人。只有凡事高举神、见证神的人才是真实爱神的人;对神的作工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观念也不论断的人,凡事能体贴神心意的人,才是真实爱神的人;凡事能真实顺服神、能满足神的人才是真实爱神的人。那些真实爱神的人,都是讲真理、讲实际的人;那些不讲真理实际、空讲爱心的人,都是迷惑人的人,都是假冒为善的人。人都应该认识到:只有真实爱神的人才有爱心。能爱人、爱撒但的‘爱心’不能拯救人,不能变化人,都属于假爱心、冒牌货。”

摘自《座谈纪要·从人对神的观念与论断来看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