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实行真理的操练2 必须进入做诚实人的实际

2 必须进入做诚实人的实际

相关神话如下:

“你们都应当知道神喜欢的是诚实的人。神有信实的实质,所以他说话向来都是可信赖的,他作事更是让人无可挑剔、无可疑义的。所以他喜欢对他绝对诚实的人。所谓诚实就是能把心交给神,凡事都不对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开,不隐瞒事实,不做欺上瞒下的人,不做仅仅是讨好神的事。总之,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不欺骗神,不欺骗人。不过,我所说的很简单,但对你们来说却是难上加难。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最终,我要从你们嘴里挤出这样的词来‘神是信实的神’,接着你们捶胸哭丧着‘人心太诡诈’。那时的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不会仍像现在这样得意忘形吧!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高深莫测’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规规矩矩,特别‘老实’,而在灵的面前却是张牙舞爪,这样的人你们会把他列在诚实的人的队伍中吗?若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很擅长‘交际’的人,那我说你定规是一个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若你很喜欢寻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个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愿意做一个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没有索取,只有贡献,那我说你是一个忠心的圣徒,因为你不求报酬,只做诚实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费你的全人,若你能为神牺牲性命而站住见证,若你是一个诚实得只知道满足神不知道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么的人,那我说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润的人、在国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为神受苦的记录,有没有对神绝对的顺服。若你没有这些,那在你身上还有悖逆、欺骗、贪心、埋怨,因为你的心并不诚实,所以你从来就得不着神的赏识,从来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若你说你自己很诚实,但你从来就干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来,从来就不会说一句实话,那你还等着神来赏赐你吗?你还希望神把你当作眼中的瞳人吗?这不是太离谱的想法吗?你在凡事上都欺骗神,那神家还会容纳你这样的手脚不干净的人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做一个老老实实的人,不要耍滑头,不要做诡诈人(这是我又一次要求你们做诚实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给人带入地狱》

“有正常人的言谈举止就是说话有伦次,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符合事实恰如其分,不搞欺骗,不说谎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提高素质是为了能蒙神拯救》

“人信神最基本的就是人的心能诚实,而且能完全地奉献,能真实地顺服。人最难做到的就是以一生来换取真实的信,从而获得全部的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要做诚实人,要为除掉诡诈的心而祷告神,借着祷告随时洁净自己,借着祷告被神的灵感动,你的性情随之就逐步变化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于祷告的实行》

“神对人要求的最低标准就是人能向他敞开心,人若将真心交给神向神说真心话,那神就愿意在人身上作工,神要的不是人弯曲的心而是单纯诚实的心。人对他不说真心话他就不感动人的心,也不在人身上作工,所以祷告最关键的就是能向神说真心话,将自己的缺欠或悖逆的性情向神诉说,向神完全敞开自己,这样神才能对你的祷告感兴趣,否则神会向你掩面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于祷告的实行》

“见证神主要多谈些神怎么审判、怎么刑罚人,用哪些试炼来熬炼人变化人性情,你们受多少苦,流露多少悖逆败坏,做了多少抵挡神的事,最后达到怎么被征服,该怎么还报神,把这方面的语言说得实实在在点,通俗点,别说空洞理论,说点实在话,说点心里话,就这么经历就行了,别预备高深的空洞的理论来炫耀自己,那显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讲点实际的现实的经历中的实情话、心里话对人最有益处,让人看着也最合适。”

摘自《座谈纪要·人起码该具备的理智》

“你们操没操练过做诚实人呢?操练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情形?有人说:‘每天晚上把自己一天当中说的废话、谎话、不沾边的话、编造的话都记下来,之后省察、解剖,就发现这些话都是有存心的,都是在一种有动机的背景之下说出的谎话,都是不合真理的。虽然知道不合真理,可是下一次身不由己地又会说谎、又会编、又会伪装,有时候当时不知道自己在伪装、在编谎,过后才知道,有时候是自己当时就知道,但是一下子背叛不了自己。’对!有时候你们自己当时是感觉不出来,是觉得自己的理由特别充分,也是觉得这么做很正当。如果在一个背景下,或者在一个什么环境下,你觉得你那么做很智慧或者是很有理由,理由很充分,做出来之后自己还觉得满有道理,也没有懊悔的意思,但到晚上省察的时候,或者有一天得着开启、得着责备的时候,你就觉得当时说那话的理由也不是理由了,就应该改变这种方式。那这时候应该怎么实行呢?好比说你对谁做了这个事,你是在欺骗他,或者是说的话里头有掺杂,或者有自己的存心,那你就找到他去解剖,你说:‘我当时跟你说的话是带着我个人存心的,你如果能接受我的道歉,请你原谅我……’就这样解剖、亮相。解剖、亮相的时候也得需要勇气呀!你看人背后跟神祷告、背后跟神认错也好,或者是悔改也好,或者是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也好,他怎么说都可以,因为人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着哇,就像跟空气说话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或者当时是怎么说的,什么个存心,怎么样的诡诈,都能说出来;但如果让你跟人去亮相,你可能就没有这个勇气了,你也没有这个心志,因为你拉不下那个脸,你剥不下那个面子,所以这就很难实行了。你看让你这么大体地说,说‘有时候我说话或者办事有存心,办事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有诡诈、有掺杂、有谎言,也有欺骗,还有自己的目的’,你也能说,但临到一个事,让你自己解剖自己,把自己的这个事从开始到末尾是怎么发生的,自己说哪些话是欺骗,是出于什么样的存心,心里头是怎么想的,怎么恶毒、怎么阴险,让你揭露,你就不一定有勇气了,你就不愿揭露那么细、说那么具体,有的人干脆就一笔带过:哎,就是那么回事了,反正人挺诡诈的、人挺阴险的、人挺不可信赖的。这就是人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的诡诈阴险不能正确面对,总是处在逃避的状态里头、处在逃避的情形里头,总是原谅自己,不能在这事上受苦或者是付代价。所以好多人喊了好多年,说‘我这人挺诡诈,我这人挺阴险,做事常常有欺骗,对待人一点都不实在’,老说这话,但是这话喊了好多年,到现在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诡诈人。因为你从来就听不到他对自己办事或说话的时候所流露的诡诈、阴险过后有懊悔或者是有解剖。咱们不能确定人家在神面前没有认罪、没有悔改,但是在人面前,他从来就没有说在欺骗完你或者是跟你玩完诡诈、玩完手腕之后跟你道个歉,或者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说说自己在这事上是怎么认识的。他不这样做就证实了一个事情,他在这事上从来就不背叛自己,只是喊喊口号、讲讲道理而已。他这喊口号、讲道理也可能是讲时髦,也可能是赶时兴,也可能是环境迫使迫不得已这么喊喊口号、讲讲道理,这种喊口号、讲道理永远不能变化人。神让人实行的每一样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价,都需要人在现实生活当中实实际际地去做、去实行、去经历,不是让人喊口号、挂在嘴皮上成天说自己是诡诈人,成天说自己是撒谎的人、会玩手腕的人、事事都有存心的人,但是临到每一个事还是原来自己那套手段,还是自己原来那套方式,他对待人的方式也没有变,做事的方式也没有变,手段也没有变。你说这样的人能变吗?他不可能变,永远不可能变!那有人问了:‘除了在神面前认错以外,是不是还得在弟兄姊妹面前也亮相?’当然得在弟兄姊妹面前亮相了。你不在弟兄姊妹面前亮相怎么能证实你承认自己是真实的诡诈人呢?你不亮相、不解剖怎么能证明你真有认识、真有悔改呢?你也不亮相、他也不亮相,都捂着,自己心里头都有一套算盘,都有自己的一个私人的空间在里头维护着,那还谈什么真实的经历呀,哪有真实的经历大家互相交流,没有。所谓的分享经历、交通经历,分享那就是把你个人心里头所思所想的、你的情形、你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还有你自己里头的败坏性情都说出来,让大家分辨,让大家接受正面的,也认识那个反面的东西,这才是分享,这样才是真正的交通。不是说你在神话上有什么看见,或者是你在哪段诗歌上有一点看见,你随便交通交通就完事了,跟个人的实际生活根本就没有关系,大家都是谈道理上的认识,都是谈理论上的认识,实际经历的认识一点儿都没有,谁都避开不谈,避开个人的生活,避开教会弟兄姊妹生活的那个范围,避开个人的内心世界,这样人与人之间哪有真正的沟通?哪有真实的信赖?……如果在教会里头弟兄姊妹之间没有这个,那就永远不可能有弟兄姊妹之间的和睦相处,这就是做诚实人必须有的一条。那有些人说了:‘哎呀,做诚实人这么难哪,我心里咋想的都得跟别人说呀,只交通正面的不就完事了嘛,自己那个黑暗面或者是败坏那一面就不用跟别人说了行不行啊?’你不说,你不解剖自己,你永远不会认识自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别人也不可能信任你,这是事实。你想让别人对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个诚实人。诚实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来,让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实的那一面,不要伪装,不要包着裹着,这样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当成一个诚实人。这是做诚实人的最基本的东西,是前提。你老伪装,老装自己圣洁,老装自己高尚,老装自己伟大,老装自己人格高,让别人看不着你的败坏,让别人看不着你的缺欠,给别人一个假相让别人认为你很正直、很伟大、很能舍己、很公正、不自私,你这样是诚实吗?不要伪装自己,不要包装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给别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给别人看了,就是自己心里所想的、所要做的,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亮给别人看,这是不是就诚实了?你能亮给人看,神也看着你,神就说:‘你都能亮给人看,那你在我面前肯定也是诚实的。’你仅仅是背后亮给神看,而当人的面你老装伟大、装高尚,或者装大公无私,那神会怎么看呢?神会怎么说呢?神会说:‘你是地地道道的诡诈人,是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小人,你不是一个诚实人。’神会这么定罪你。要做诚实人那就是无论在神面前所做的还是在人面前所做的,都能把心敞开亮相。这个容不容易做到?这个得需要一段时间,得需要心里头有争战,需要我们不断地操练,一点儿一点儿地心就敞开了,能亮相了。

……‘若你……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这是一个实行法,这里头有一个实行的路,‘那神说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就是神给人一条路,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你不这样实行的话,仅仅是喊口号、喊道理,那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这就跟蒙拯救联系上了。蒙拯救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是不是?你看神在别处提到这话了吗?很少提很难蒙拯救的事,但是谈诚实人的时候神就说到了,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那你就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

摘自《神的交通讲道·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

“你们愿意做诚实人,现在听了这些交通之后自己有没有什么打算哪?先从哪些方面做起呢?有人说:‘先注意不说谎话。’对。不说谎话这个也不容易。但有一部分谎话是有存心的,你就把有存心的那一部分谎话先不说,这个是不是容易达到?好比说,这一部分话你觉得有存心,你觉得带掺杂,觉得这部分话是谎话,那你就先不说这部分谎话,把这部分谎话拿到神面前去祷告、去亮相,这个先这么实行着,等实行一段时间你就向神祷告,说如果你再说谎话,让神管教你、责备你,慢慢再能拿到弟兄姊妹面前去解剖……这样,一点儿一点儿地谎话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今天说十句,明天也可能就说九句,后天再说的时候就八句,以后再说三句两句,实话越来越多,做诚实人越来越靠近神的心意、靠近神的要求标准,这样多好啊!得有个目标,得有个路途。首先不说谎话。另外,你带存心的那一部分谎话的存心你也得解剖,说为什么你有这样的存心,这样的存心是什么样的实质,这个慢慢地也得解剖。你这么实行下去肯定能有果效。等有一天你说:‘哎呀,做诚实人容易呀,做诡诈人太累了!我可不愿意再做诡诈人了,诡诈人太累了,心里头太忙,脑子里头也太复杂,大脑里头老得寻思、老得琢磨“这话怎么说?这话怎么能骗过别人、能蒙混过关?”老得这么琢磨,老得这么掂量着,说轻了也不行,说重了也不行,自己心里头承受不了这个压力,不愿意再这样活着,这样活着太累。’这个时候你做真正诚实人就有希望了,就证明你往诚实人这方面开始迈进了,这是一个突破,是不是?当然开始的时候,也可能有些人说完诚实话就觉得:‘哎呀,今天亮完相脸上就挂不住、脸发烧哇,脸感觉害臊哇!’见了别人的时候你就觉得:‘哎呀,你看我上次对他做那个事、背后说那个话,自己欺骗人的那个谎话让人家知道了,这下完了,人都知道我这人也不怎么样啊,以前还认为自己不错,在别人面前的印象也不错,如今这么一亮相让大家看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这怎么办呢?’这怎么办?这还得拿到神面前祷告,你祷告说:‘神哪,我愿意做诚实人,我现在在实行做诚实人,求你让我能够进入更深,让我放掉自己的脸面,让我不被这些诡诈的事、诡诈的存心辖制住、捆绑住,我愿意活在光中,我不愿意活在撒但权下被撒但捆绑,不愿意被撒但败坏性情束缚着、控制着、捆绑着,甚至被撒但败坏性情残害着。’你这么一祷告,心里头就越来越亮堂,就觉得:‘哎,这么实行好,我今天实行真理了,好!我觉得我活着今天才做一回真正的人。’这是不是神就开启你了?神在你心里头动工,给你感动,让你感觉到做个真正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实行真理就得这么实行!”

摘自《神的交通讲道·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

“你们现在对自己的一些难处都知道了,哪些败坏的东西平时还容易出来,还容易干哪些事,这些都知道了,但最难的一个就是把握不住自己,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能干出事来,能干出哪些严重的事,或许自己以前认为干不出来的,一个时候或在一个环境中又出来了,还真干出来了,说出那种话了。这些出乎预料的事,人自己掌握不住,这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现在的人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没看透,对自己实质的几大方面不算太了解,认识得不够深,所以实行起真理来就很费劲了。比如有的人挺诡诈,说话不诚实,办事不诚实,但你问他有哪方面最大的毛病,他自己怎么说呢?他说:‘我这个人有点诡诈。’他光说有点诡诈,他并没有说自己的本性就是诡诈,也并没有说他就是个诡诈的人,他对自己的本性看得不是那么深,不像别人看得那么严重、那么透彻。在别人来看这人太诡诈了、太弯曲了,每一句话里都带着欺骗,说话办事从来就不诚实,而他自己就看不了这么深了,即使有点认识也只是表面上的认识。所以说话办事的时候,他总是流露出一些本性的东西,而他却意识不到,他自己认为他这样做就挺实在了,就已经按着真理做了,其实在旁观者来看,他这个人还是挺弯曲诡诈,办事说话还是那么不诚实。这就是说,人对自己本性的认识与神对人本性的揭示总是相差好远,这不是神揭示的错误,而是人对自己本性认识得不够深度。人对自己的认识不是从根源上、从实质上认识,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尔能说出点认识自己的话来也不太深刻,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既能做出这类事,或有某方面的流露,那就属于这类人、这类本性。神所揭示的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实质,而人认识到的是人的作法或说法上的错误或毛病,所以人实行起真理来就相当吃力了。人认为自己的错误只是一时的表现,是不小心流露出来的,并不是本性的流露。人有这样的认识就不能实行真理,因为人不能以真理为真理,不渴慕真理,所以实行真理时就浮皮潦草地守守规条罢了。人自己看自己的本性不是太坏,还不能达到灭亡或受惩罚的程度,他认为偶尔撒一个谎这不算啥,比以前还是好多了,其实按标准来说还是差不少,因为人只有了一些在外表来看与真理不违背的作法,其实人并没有实行真理。”

摘自《座谈纪要·认识本性与实行真理》

“你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一个存心、一个反应,都能拿到神的面前。就是你平时的灵生活,祷告、亲近神、吃喝神话、与弟兄姊妹交通、过教会生活,以至于你的配搭事奉都能拿到神的面前接受鉴察,这样实行才利于自己的生命长大。接受神的鉴察的过程也是人被洁净的过程,你越能接受神的鉴察,你越得着洁净,越能符合神的心意,你就不至于放荡,你的心能活在神面前;越接受神的鉴察,撒但越蒙羞,越能背叛肉体。所以说接受神的鉴察,这是人该实行的一条路。无论做什么事,就是你与弟兄姊妹交通时也能拿到神的面前寻求神的鉴察,你能存心顺服神自己,这样做你的实行就准确多了。你的所作所为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鉴察,你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成全合他心意的人》

“不管当面背后所做的都能够拿到神面前,你做诚实人,凡事实行真理,就是被成全的人。那些当面做一套、在背后另搞一套的诡诈人,都是不愿被成全的人,都是沉沦之子、灭亡之子,是属于撒但的,不是属于神的,神拣选的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你所作所为不能拿到神面前,不能让神的灵鉴察,说明你这个人有问题……”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只要你能够吃喝神的话,所做的一切事能拿到神面前,做什么事都光明正大,不做见不得人的事,不做对人生命有害的事,活在光中,不叫撒但利用,这就和神的关系摆正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与神的关系如何》

“你们应当心怀坦荡尽好各自的本分,而且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正如你们所说,到那日神是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为他受苦付代价的人的,这样的信念还是值得保留的,而且你们应该永不忘怀才对。这样我对你们才能作到放心,否则的话你们永远都是我放心不下的人,也是我永远讨厌的对象。你们若都能凭借着良心来为我付出一切,来为我的工作而竭尽全力,为我的福音工作献出毕生的精力,那我的心中不就常常为你们而欢欣跳跃了吗?这样我对你们不就完全放心了吗?……

……我不喜欢人奉承我,不喜欢人如何对我溜须或是怎样对我热心,我喜欢诚实的人来面对我的真理与我的期望,更喜欢人能对我的心体贴入微,甚至能做到为我付出一切,这样我的心才能得到安慰。……

……我只希望你们能在我最后的一步作工中表演得最出色,而且都全身心地投入,不要再三心二意,当然我也希望你们都能有好的归宿,不过我仍有我的要求,那就是你们能做出最好的选择来为我献上你们仅有的也是最后的忠心。……最后希望你们都应为自己的归宿好好地做一番努力,不过最好还是不要用欺骗的手段来做努力,那样我的心对你们仍会是失望的,这样的失望会是怎样的后果呢?那你们岂不是愚弄了自己吗?为归宿着想反倒是破坏了归宿的人那就是最不可挽救的人了,这样的人即使是落得气急败坏又会有谁来怜悯他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谈归宿》

参考人的交通:

“做诚实人主要是在以下四个方面必须有真实进入:

第一,必须首先在祷告上做诚实人,这是进入的门。在与神的交流中做诚实人比较容易些,因在真实信神的人心里都有对神的一点敬畏之心,多少能受点约束,说点真话还是能达到的,所以先在祷告中有突破进入容易收到果效。人都承认败坏人类谎言太多,甚至每句话里都掺水分,不能否认在与神的祷告交流中也满了谎言、诡诈。比如,人在祷告时常常说得好听却不实行,这是严重的欺骗神;人在祷告时常常奉献自己,其实还是任意妄为、自己当家作主,这是严重的欺骗神;人在祷告时常常说自己败坏、悖逆抵挡神、属撒但魔鬼,临到事实却死不认账,这是严重的欺骗神;人在祷告时满了赞美歌颂,临到试炼却满口怨言,甚至否认神、论断神、亵渎神,这是严重的欺骗神;人在祷告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说好听就怎么说,而在实行上只为自己打算心里就没有神了,这是严重的欺骗神。……人的诡诈欺骗性的祷告太多了!所以做诚实人先从祷告上做诚实人,这是最合适的。那么该怎样实行呢?首先向神祷告立誓:‘神啊,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成了与撒但魔鬼一样常常说谎的人,向你祷告也常常说假话欺骗你,今天我向你起誓,我若再说假话谎言欺骗你,愿你严厉管教、重重惩罚,我甘愿受任何惩罚,我立志重新做人,做合你心意的诚实人,能真实顺服你,敬拜你!’向神起完誓之后,就开始实行操练在祷告中说真实话、心里话,完全根据心灵里的需要向神祷告,啥时候感觉该向神有个祷告,完全是从心灵自发的,是心里的需要,这时才向神祷告,心里怎么想就怎么祷告,心里有什么‘要求’就祷告什么,这是顺其自然的祷告,像生活一样真实,没有人为的虚假伪装,完全是靠平时吃喝享受神话得来的。在这样的祷告中,因为人里面有需要,自然就能如实地祷告神,里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要向神单纯敞开就可以了,把心里想说的都向神诉说出来,如果没有话就不要瞎编话、凑话,向神祷告不是做文章。神听人的祷告不在乎人的话多话少,而在乎人的话是否诚实,是不是从心灵里发出来的;神垂听人的祷告,只在乎人祷告的话是否真实、没有虚假、没有掺杂,神最厌憎人的虚假、伪装、欺骗的祷告。……败坏人类的祷告多数都有欺骗神的性质,现把各类祷告解剖如下:有一种祷告是因临到难处该求神办事了,该用着神了,不求神不行了,便向神祷告许愿奉献自己,赞美的话说了一堆,事情过后,就像没事一样,这样的‘奉献’不就是明目张胆地欺骗吗?有一种祷告说话拐弯抹角,伪装自己、抬高自己,好像自己所做的都合神心意而求神祝福,这是欣赏自己想骗取神祝福的祷告;有一种祷告因尽本分不负责任挨了对付,向神诉说冤情,竭力狡辩、伪装,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好像自己没有一点过错,完全是在向神表白、诡辩、反抗;有一种祷告就是处处表白自己、显露自己,把自己所受的一切苦、为神家作的工作都向神诉说,好像自己功劳多大求神纪念,这种祷告好像是先给自己记功一样,怕神忘记而失去神的祝福;还有一种祷告,就是平时不实行真理,临到事也不寻求神心意,根本没有一点顺服,却总说空话赞美神,祷告一些死的字句,完全是假冒为善欺骗神的祷告。诸如此类的种种祷告,完全把人的诡诈欺骗给显露出来了,完全是欺骗神、愚弄神、抵挡神的祷告,根本就没有把神当神对待,从人的祷告中就能看见人的诡诈、欺骗的本性。人到底是诡诈人还是诚实人,从人对神的祷告的话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诚实人的祷告完全合乎正常人的理智,说话诚实无伪,说的是真话实话,是完全合乎事实真相的;诚实人的祷告是体贴神心意的、顺服神的祷告,肯定也是蒙神悦纳的祷告。而诡诈人的祷告都是玩弄神、欺骗神的祷告,都是抵挡神、悖逆神的祷告,都是与神搞交易的祷告,所以,诡诈人无论怎样祷告神都是神所厌憎的,是绝对不会蒙神悦纳的。做诚实人必须先从祷告做起,这是做诚实人进入的门。只有能在神面前做诚实人了,才能成为合神心意的人。如果在神面前,即在与神的祷告中不是做诚实的人,那就不可能变成真正的诚实人了,所以先从祷告中做诚实人很重要。

第二,做诚实人必须在说真话弃绝谎言上进入,这是最基本的日常操练。在每天的生活中,人都要说话,如果能保证口里没有一句谎言是相当不容易的。……现在该怎么解决谎言呢?就是必须在说话上严格把关,从操练说话根据事实开始,必须严格求真,每一句话都要根据事实发出,绝不能违背良心,良心必须发挥功能,从说每一句话开始审察,掺一点水分也不行,说得不对不行,说得不准确不行,说错了话必须重说,发现了问题还要及时声明:我的哪句话说错了,我现在纠正重说,应以现在说的为准,原先的话作废。对于说话就得这样严肃对待,应该重新开始学习说话,说话不求真是绝对不行的。开始实行时,应该祷告神:‘神啊!因我被撒但败坏太深,早已成了常常说谎话的人,是该受咒诅的,但你还是拯救我,允许我悔改,重新做人。今天,我向你起誓为证,誓死做诚实人,成为说真话无谎言的人。若我不努力,愿你多多管教我、惩罚我。’然后就开始操练说真话,就是无论在任何场合都必须说真话,也就是完全能够根据事实说话,根据自己所掌握所认识到的情形说话,对付每一句谎话、不真实的话、掺水分的话、不准确的话,凡说的不合事实的话都要严肃对待,最好公开声明,必须重说。不管话语对不对,只要是自己心里感觉是真话不是假话,这就是出于诚实了。至于话说得对与不对,乃是涉及到真理认识问题,是又一码事。在实行中对特殊情况需要讲智慧,这与操练做诚实人并不矛盾,特殊情况必须讲智慧方式与能够说真话这是两码事。当你对属撒但之人说话时,能够说真话而不说,这不是不诚实,但你必须清楚你说的话是在有意识地讲智慧还是在无意中撒谎,这是关键点,必须将出于本性而撒谎与有意识地讲智慧的话区分开来,绝不能将随意撒谎说成讲智慧来掩盖,否则,这又是耍诡诈了。所以达到无谎言也不是简单事,当操练说真话时要采取互相监督,起初几天,自己还要记录自己的话,做一个测试,看看自己一天能说多少假话、空话、掺水分的话、夸大的话、不着边的话、废话,比几岁孩童说话有何区别与差距。当你完全看见你说话的真实情形了,你就知道人的可怜相了,就不觉自己有多高大了。败坏人类只善于说谎话、空话、夸大的话,连说真话都达不到,就更谈不上说话诚实了,离说话有真理差得更远了,足以证明人败坏太深、缺少太多了。从人一天的话语中,除了谎言、废话以外,拣不出几句完全真实的话,更没有符合真理的话与有分量的话了。人如果不操练做诚实人,再不装备真理,人活着有何价值呢?哪有真正的人生可言?可见,操练做诚实人太有意义了,这是迈向人生的第一步。达到说话无谎言、说话真实无伪,这是做诚实人的第一步。达到说话无谎言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向神祷告无谎言,二是与人交谈无谎言,三是生活之中无谎言。这三方面都无谎言了,就是说话诚实的人了。达到说话无谎言没有两三年的操练是不能成功的。

第三,必须在尽本分上达到不应付糊弄欺骗神。败坏人类的主要表现就是常常说谎话欺骗神,在做事上应付糊弄欺骗神,一个是说话、一个是做事,同样都出于人的败坏本性。在说话上达到合格之后,在尽本分上再能做到实实在在听话顺服,凭神的话而行,没有一点应付糊弄与欺骗,这就是诚实人了。尽本分应付糊弄欺骗神也有几种表现:一、凡是尽本分为图省事,只走过程、不求果效就是应付糊弄神,这是欺骗神的表现;二、凡尽本分怕受苦、怕危险而采取简单容易的作法达不到果效就是应付糊弄神,这是欺骗神的表现;三、凡是尽本分对涉及真理的事、涉及得罪人的事,不按原则办事,不寻求用真理解决问题,而是讲道理敷衍了事,就是应付糊弄神,这是欺骗神的表现;四、凡是尽本分没有向神负责的心,心里没有忠于神的心,只是为人做的、给上面做的就是应付糊弄神,这是欺骗神的表现;五、凡是尽本分不实行真理而违背神话,不是按上面的要求做的都是应付糊弄神,都属于欺骗神的表现。以上就是尽本分应付糊弄神的五个方面的表现,只要用这五条衡量人尽本分如何,就可以知道人尽本分到底有没有应付糊弄欺骗神的行为。只有诚实人尽本分才没有应付糊弄,才能让神放心,所以对诚实人尽本分不需要修理对付。……要想达到不应付糊弄而满足神,就必须靠追求真理,靠接受神的审判刑罚,靠接受修理对付,只有这样才能更深地认识自己本性的实质,认识弯曲、诡诈、欺骗的实质,只有把人为什么能欺骗神这个问题弄清楚,才能知道人败坏到何种可怕的地步。人若是欺骗了自己的父母,人不会觉得这是什么严重的问题,若是人能常常地欺骗神、应付糊弄神,这就是很可怕的问题了,必须靠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来解决了。人对神都没有真心,还能对人有真心吗?对神都敢欺骗,对人还能没有欺骗吗?这足以说明人类已败坏到可怕的地步了!人类能够常常地欺骗神,怎么能对神有真实的顺服呢?怎么能做到忠于神呢?人类能欺骗神,证明人类已成为神的敌对势力,完全把神当成对立面了,能欺骗神的人是绝对没有敬畏神之心的,能欺骗神的人当然也是神的仇敌了,事实就是这样的可怕。如果神不是爱人、拯救人的话,人类早该被毁灭了。如今神作工拯救人,不做诚实人就不可挽救了。在尽本分上,若想达到不应付糊弄、不欺骗神,就必须解决做诚实人的问题。在尽本分中必须接受修理对付,必须接受神灵的鉴察,还要严格按照神的要求去实行,发现应付糊弄就祷告神,发现对神有欺骗就要承认过犯,不能掩盖,不能伪装,更不能歪曲事实嫁祸于别人,做事情就是要这样认真,严肃对待自己的一言一行,该一是一,该二是二,实事求是,不许掺杂一点虚假。如果发现过犯,除了向神祷告之外,还要向人公开承认,不要害羞而顾自己脸面,应勇敢地面对事实,这样实行很有意义,保证对自己有益处。第一,能给自己做诚实人增加信心;第二,能使你不怕羞辱,放弃虚荣与脸面;第三,能使你有勇气面对事实、尊重事实;第四,还能培养你做事求真的心志。这样操练一段时间,人尽本分就诚实多了,做事也实际多了,虚假少了,用不了几年就成了办事诚恳认真的人、做事负责任的诚实人了,这样的人尽本分、作工作就比较可靠了,神家使用这样的人才有把握,万无一失了。

第四,做诚实人必须将心真实交给神,这是成功做诚实人的最关键的进入。败坏人类都为自己图谋,完全是由本性决定的,没有把心交给神让神当家作主的。在人的心中认为,如果将心交给神那就吃大亏了,非得走向十字架不可,所以,人都为自己小心掌舵、当家作主,都觉得自己当家可靠,还是自己对自己最好,自己掌管自己最合适,结果信神多年毫无果效。实际证明,没有人凭自己就能走上信神正轨的,没有人凭自己就能脱去败坏的,没有人凭自己就能事奉到神心意上的。人所看见的乃是人凭自己只能偏离正道、走上歧途,甚至走上不归路。可见人凭自己只能失败。那些狂妄自大特别自是的人不都失败了吗?人不依靠神能蒙神拯救吗?到底什么是将心交给神呢?首先必须认识自己败坏太深,没有真理,掌管不了自己,更谈不上得胜撒但、超脱罪恶,凭自己只能偏离真道,背叛真神,走上歧途,因为人没有真理,怎么能实行出真理呢?没有道路怎么能走上正路呢?没有神话作生命怎么能有人的样式呢?所以,若想走上人生的光明路,必须把心交给神,接受神的带领与神的作工,彻底背叛撒但、背叛自己,选择神的心意与神的要求,顺服神话与神家的安排,只有这样才能走上信神的正轨,达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这就是将心交给神的意思。达到将心交给神也有几条实行法:第一,必须起誓将自己奉献给神,既然信神就应该让神作主,任神摆布安排,不管是生是死都交给神了,全人全心为神花费,神家怎么安排就怎样顺服,神怎么说就怎么行,绝对不再自己作主了,完全彻底地顺服神了。第二,将心交给神不单是把尽本分与事奉神的事都交给神掌管,像以后该走的道路、该追求的目标,还有婚姻、家庭的选择,以及生活的方式都由神来掌管,也就是把人生这些大事都交给神让神作主了,即使神许可也要按照神的心意与要求来选择,绝对不能随从世界潮流,也不能随从己意,而是以满足神、合神心意为主。第三,将心交给神就是在凡事上都要寻求神的心意,一切根据神的话,这是唯一的实行原则。这才是完全让神掌权、让神作主,也就是说,在凡事上都要按真理而行,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根据神的话对待,只有神的话是真理,只有神的话才可作人的生命,只有凡事凭神话实行,才能获得圣灵作工,达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若能按以上三条实行进入就是将心交给神了,只有将心交给神才是真实的奉献、彻底的奉献,这也是达到蒙神拯救被神成全的唯一途径,是信神最根本的实行法,也是获得圣灵作工的途径。……只有诚实人才肯将自己奉献给神,才能将心给神。做诚实人在人看是傻子、疯子,好像过于偏激,所以诡诈人就实行不出来,诡诈人自以为很聪明,其实是很愚蠢的,诚实人在人看是傻子,其实是最聪明的人。将心交给神的人都是最有智慧的人,是大智若愚的人;诡诈人是自以为有智慧却中了自己的诡计,将自己绊倒了。”

摘自《座谈纪要·只有做诚实人才是真实的悔改》

“我们再交通如何做诚实人。做诚实人的意思就是,说话没有谎言、没有欺骗、没有诡诈,对人能够诚实,对神有理智、单纯敞开。但是要做到这几条就特别不容易。做诚实人起码说话没有谎言,这是第一步该做到的。第二步就是没有欺骗、没有应付糊弄、没有诡诈。那有人说:说话要是没有谎言,那不就是没有欺骗、没有诡诈吗?也不是这样。你说话没有谎言,有时候做事也能糊弄、也能欺骗,有时候心灵深处还有诡计、阴谋,这也能欺骗。所以说,没有谎言这是第一步,第二步达到没有欺骗、没有诡诈、没有应付糊弄。如果达到这两条标准,做诚实人基本就达到要求了。但是这两条标准不是一年、半年就能达到的。比如说不说谎话,这个一般的人就达不到,没有两年、三年的功夫,人的谎话都解决不了。有些人操练过不说谎话,怎么操练也不行,他说:‘这谎话呀解决不了,对有一些事可以说真话,但是多数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得不说谎话,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得不说谎话。’所以说,要解决谎话那也是难上加难。做诚实人说话不能凭自己的喜好,不能凭自己的存心说话,要根据事实说话,要实事求是地说话,要说公平的话,要说真实的话,这样才是实行做诚实人,对做诚实人才有真实经历,这样实行才行;如果不这么实行,你做诚实人就没有经历、没有进入、没有实际。做诚实人说话得有几条实行原则:第一,说话要说真实的话;第二,对人评价要说公平的话;第三,一切都要根据事实真相说话;第四,不能凭情感说话;第五,不能为自己的存心目的说话;第六,不能受肉体支配说话。如果大红龙抓住你了,你肉体一胆怯、一害怕,投降了,那不就麻烦了嘛。所以说你要做诚实人,说话就得有这么多原则,这么多原则你到实行的时候都得用上啊!实行一个真理,你以为那么简单哪,就一个做诚实人,这里边的原则就多了。就一个说话就得有五六条原则;再一个做事、尽本分,那还得有几条原则。你尽本分应付糊弄,那诚实吗?尽本分老有欺骗,那诚实吗?尽本分老有存心目的,那诚实吗?有很多时候你一看利益来了,那说话就受利益驱使,为得到利益说话,你看看,这又不诚实了。所以就一个做诚实人,如果你真明白了,真有经历了,就得有这么多实行原则。你有这么多实行原则,临到事了按原则这么一实行,你这个人行了,做事有原则。”

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从根源上解决说谎话的问题》

“做诚实人不应该只注重说话准确的问题,最主要应该解决人里面说谎话的根源问题、解决说话的存心问题,这是最根本的。说谎话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人有背叛神的本性,他就要说谎话,就能说谎话,人有各种败坏的存心目的,他就能说谎话、能耍诡诈。所以,如果人不注重里面的本性根源问题,光注重说话准确,光注重用力克制不说谎话,或者是守规条说准确的话,这不能解决谎言,这样实行达不到果效,必须得认识人说话的存心问题,认识人说话为什么要说谎话这个根本问题,这样才能进入做诚实人的实行。”

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从根源上解决说谎话的问题》

“起初人都把做诚实人看得太简单了,以为做诚实人那是容易的事,不就是不说谎嘛,只要我不说谎、不搞欺骗不就行了。结果实行了一段时间后,人发现问题了,发现自己说谎太多了,口里的谎话太多,只有少部分的话不是谎话,但里面还掺有水分、带有情感,这个时候人才发现做诚实人也不容易呀。我们败坏人类的谎话太多了,人想不说谎都控制不住,满口都是谎话,只有少部分的话不是谎话,但也是掺水分的话,也是出于情感说的,没有一句公平合理的话、准确的话。这个时候我们看见什么问题了?人被撒但败坏得的确太深了,连谎话都解决不了,满口的谎话想改变都改变不了,谎话太多了。你看人吃饭的时候吃的一点不差就是饭,凡是好饭都能吃到口里去,说出来的话却都是谎话,一点不真实。你说我们吃的那个饭多真实,那我们说话为什么不能说点真实话呢?吃人饭不说人话,那是什么东西呀?就从这个事上就看见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了,一点不差。人做诚实人就解决一个不说谎的问题都不行,都达不到,这不是人被撒但败坏太深了嘛,想不说谎都做不到,想不欺骗神那更不容易了。你看不说谎,这就是说个话,就是嘴巴动一动的事,嘴巴动一动人都不能达到,那如果要达到在尽本分中做事不欺骗神,心里不欺骗神,那容易吗?那做事比说话可费劲多了,是不是?人做事要没有诚心,那做事也做不好,都得应付糊弄,人在说话上想不说谎都做不到,难怪人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多数人甘心愿意尽本分,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没有向神索取的意思,但就是尽本分应付糊弄解决不了,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清楚了这是本性实质有问题。你心里如果没有诚实,你怎么能说出诚实话呢?你心里有欺骗你怎么能不应付糊弄呢?这是心有问题,话是从心里发出的,心里有啥那嘴就说出啥,那你心里如果说有诚实的话,你的嘴还能说错了吗?你说那话在心里是诚实的到嘴里就变假了,是这么回事吗?不是。那是啥问题呀?是舌头的问题,还是牙齿的问题?到底是哪儿的问题?是心有问题。心里有诡诈所以你才能说出诡诈的话来,心里有欺骗你才能说出假话来,嘴巴是受心的驱使,是受心的支配,这是一点不差的。那吃饭的时候人为什么能吃点真饭呢,他怎么不吃假饭呢?你看哪一个人吃屎吃粪,没有这样的人,人知道饭好吃,他就吃饭,那是嘴巴选择的吗?那不是嘴巴选择的,嘴巴不会选,那是心选择的,心里说这个饭好吃咱吃这个,那嘴就吃这个,是不是这么回事?人的口是受心的支配,所以,说谎话也是从心里发出来的,你别埋怨口,不是你的口不听使唤,打两个嘴巴,不是这么回事。有时候人说话结巴了,或者说话说错了个字,这是口齿有问题,但是说谎话绝对是心里有问题。说谎话不容易解决,这是什么问题?这是涉及到本性实质的问题,人的本性里就有诡诈这个东西,本性里有诡诈他就能欺骗,他就能编造谎言,说各种的谎话。人一天能说很多谎话,同样说一件事,跟三个人说就能说出三种话来,是不是这样?你们说人的嘴多巧,见一个人说一种话,见一个人变一个话,还不带重复的,这实在是个问题。借着经历做诚实人,我们发现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了,真是满口谎话,满了欺骗。你们说这样一个败坏人类有正常人性吗?没有正常人性。那有没有人的样式啊?没有人的样式。那穿着衣服在那儿走路的那是啥呀?是衣冠禽兽。这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认识,我们说自己‘我就是衣冠禽兽,在神面前的的确确没有人的样式,没有良心理智’,这是我们通过明白真理对自己的败坏真相有了认识,给自己这么个评价,我们不是说别人,我们是说自己,是不是?我们信神是追求蒙拯救,我们对自己是什么情形得知道,这叫自知之明。当我们认识到自己的本性实质里有诡诈、有欺骗以后,我们开始痛恨撒但、厌憎自己,看见自己被撒但败坏得的确太深了,没有人的样式,这个时候我们心里就产生了真实的懊悔,愿意重新做人,这是因着明白真理达到的果效。”

摘自《讲道交通(三)·生命性情变化的四步曲》

“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们主要是解决谎言、解决诡诈、解决存心。好比说,你与弟兄姊妹交通的时候,你有啥存心?有时候你一看,这个弟兄或姊妹挺追求、挺单纯,就给他多讲点、多交通交通;你一看这个弟兄或姊妹挺诡诈,心眼儿不怎么好,就给他交通点儿眼目前的,不多跟他交通,因他挺诡诈、不好。你有这个存心就不对,这也是掺杂,是不是?你如果这么想:‘他渴慕、他需要的,他只要有要求我就给他交通。’这也不对,这么划分也不对劲儿。对那些不追求真理的,我们不能勉强人,这个原则是对的,但是对寻求真理的,不管他人怎么样,我们都应该一视同仁、公平相待,这是做诚实人的原则。再好比说,有一些做带领的人,他要寻求真理,要跟你交通,那你就得多给他交通点儿,因为他是带领,要是一般弟兄姊妹,你就不能有意识地像跟带领那样交通太多,当然了,也根据环境。一般的人往往都随从个人喜好,我喜欢这个人那我就跟他多交通,我不喜欢这个人我就跟他少交通,这对人不算真诚,应该一视同仁。什么情况不用多交通呢?第一个,他不往真理上谈,他不往真理上用劲儿,他喜欢谈外面事,这你就没必要硬跟他交通了;另外一个,他听不懂真理、不通灵,你跟他说了半天,他听着没反应,他喜欢谈外面的事,谈外面的事挺精明,一谈就明白,一谈生命灵里的事,他好像听另一种语言似的,这种情况,你多交通也没有什么益处,是不是,因为他听不懂、过而不留。所以跟人交通的时候应该讲原则,对人要公平,他只要有渴慕的心,就应该交通,这是做诚实人在交通真理这方面的操练实行,就这么个原则,对人要公平,要一视同仁。如果凭情感,那就不合适。凭情感,就是这个人我对他看法好,我就跟他交通,那个人我对他看法不好,我就不跟他交通,这么行不合适、不合真理。你得根据他喜欢追求真理这个心、这个程度来给他交通,他比较渴慕,那你不给他交通就不好,他不渴慕你勉强他也不好,这个就需要按原则对待,不能凭情感,这是做诚实人的操练。另外,对外邦人,也操练说诚实话,但是有关神家工作的事不能说,这也是有原则的。跟外邦人处事,也讲诚实人的原则,也讲做诚实人,这是一样的,但是得加点智慧,有些事不能让外邦人知道,神家工作的事不能让外邦人知道,另外对不熟悉的外邦人,我们不要把自己的身份、地址透漏给他,这些事得有智慧。”

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从根源上解决说谎话的问题》

“你对做诚实人那个实质如果真明白了,你再看看诡诈人说谎话卑鄙在什么地方,邪恶到什么地步,说谎话、耍诡诈代表什么,说谎话、耍诡诈的特征是什么,它能给人类带来什么危害,能给自己带来多大危害,神为什么恨恶魔鬼撒但。把这些事的实质都得看透。看透了以后,你里面就恨恶谎言了,恨恶这个背叛神的本性了,你里面就喜爱正面事物、喜爱说真话、喜爱做诚实人。你认识到这个地步,才能真正背叛谎言、放弃谎言、弃绝谎言,你真能对说谎话的本性实质有真实认识,达到恨恶的时候,再让你说谎话就不容易了。现在人没把说谎话的危害,卑鄙、邪恶的实质看透,所以里面还不是太恨恶,光是愿意放弃它,不愿意再说谎话而已,这个恨恶还没达到程度。就像有的人就喜欢交流氓朋友,越是会耍流氓手段、耍流氓举动的人他越喜欢,他越看得上眼,越喜欢跟这样的人接近、来往,他没把流氓的邪恶本性、实质、卑鄙到什么程度看透,所以他心里对流氓就没有厌憎,他父母光说:‘以后别交坏朋友、别交流氓朋友啊!’他‘嗯’一声答应完了,但是他做不到,因为啥?因为他心里对这些事没有恨恶,对这样的人不恨恶,他能弃绝吗?所以他不可能弃绝,即使嘴上说弃绝、心里也愿意弃绝,但是也不容易弃绝,因为心里还有喜欢的成分,还没有真实的恨恶。所以对谎话就得把这个邪恶程度看透了,把它邪恶的本质、实质看透,达到真实的恨恶就妥了。这就是:无论哪方面的败坏,如果真正需要得洁净的话,我们首先得进入真理;进入真理以后,对这个反面事物的实质真正看透了、达到恨恶了,那个时候你才能真正得洁净。这是实行的路。弃绝谎言做诚实人必须得这样实行。先追求明白真理,对这个正面事物的实际认识透,把神为啥喜爱诚实人认识透,认识透之后这才算对做诚实人的真理真正明白了;真正明白真理了,你再对邪恶的事物再解剖,再把它的实质看透,再把它的卑鄙、邪恶程度看透,你才能真正恨恶邪恶的事物,才能真正弃绝邪恶的事物。这样,人才算真正得着洁净了。就这么实行。”

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从根源上解决说谎话的问题》

“尤其是做诚实人,你就先经历吧,跟人接触说话的时候,你看看你说的话是不是诚实人说的话,如果你一开口又说谎了,一开口又掺水分了,一开口又有存心了,这就证明你里面败坏成分挺多呀。人什么事都受存心的支配,这就得真实经历了,那你怎么能摆脱个人的存心呢?怎么能做诚实人呢?这得祷告神,在经历做诚实人当中你说不定得祷告多少次,几十次,几百次,不知不觉你就有进入了。什么叫进入?跟人交通的时候你说你自己心里的认识,跟人说话的时候你说真实的话,无论接触哪个弟兄姊妹或和家里人说话,你都说诚实话,都说真实的话,这样操练一段时间,你就觉得很轻松、很容易,特别容易,不难了,这就是真实的进入,这说明你在做诚实人上已经有一些进入了,已经达到一些果效了,你能说诚实话,能做诚实人了。突然有一天你又说谎了,是特别的事,不说不行,没办法,为了利益还得说谎,这还得拿到神面前祷告认识,先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解剖:‘为什么我在这事上又说谎了?为什么我能欺骗人?这个事是什么背景?我因为什么说谎?’解剖之后拿到神面前祷告让神开启光照,从而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明白神要求人做诚实人的意义,然后确定以后再临到这类事怎么实行。这样一次一次地经历神话、实行神话,经历圣灵的开启光照,最后明白做诚实人实行的路,明白做诚实人的标准,有了真实进入,这不就是进入神话的经历吗?做诚实人已经有了一些果效,在一般情况下能做诚实人了,能活出诚实人的样式了,特别的情况有时候还掺点儿诡诈、谎言,那就再来对付特别情况。一点儿点儿来,到有一天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使你说诡诈的话、欺骗人的话,这不就做成诚实人了嘛,不就完全进入了嘛。这就是败坏解决了,在做诚实人这个事上撒但的毒素已经解决了。就一个做诚实人,没有两三年的经历就不行啊。再一个,就是跟弟兄姊妹相处。是弟兄姊妹咱们就得当神家里的人对待,得有包容、得有忍耐、得有爱心,不能搞欺骗,不能搞歧视,得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如果有一个弟兄或姊妹对你说了诡诈的话,对你实行欺骗,你就恨他,那这个事你该怎么对待?把这事拿到神面前向神祷告,你怎么对待他合神心意,怎么对待他合乎真理,那你就怎么对待,如果你心里头不愿意,有记恨、有仇视,就再到神面前好好祷告寻求:为什么我不能用真理来对待他,不能行出真理来?在神面前好好对付自己的败坏,或许圣灵开启你,让你明白一个真理,最后你对他放下成见了、放下记恨了,这不就能正确对待了嘛。个人的生命进入就是这么实行的。”

摘自《讲道交通(二)·事奉神的人必须具备的条件及如何事奉合神心意》

“人里边有一些隐藏的东西,在人面前你发现不了,但在神面前你就能发现,有细微的掺杂也能发现,有细微的谎话也能发现。尤其在祷告的时候,有细微的诡辩也能发现,在祷告的时候,神鉴察人心肺腑,你自己能感觉你跟神祷告的话,哪些话有掺杂,哪些话有水分,哪些话属于伪装,哪些话不真实,有细微的区别你都能发现出来,这也是圣灵特别的开启光照。所以说在祷告的时候,操练做诚实人、省察自己那是进步最快、发现问题最多。因为你在人面前说话的时候,他问你啥你说啥,很简单,容易做,做完了之后,自己有多少掺杂不知道,或者你认为这话百分之九十五真实就完事了,不求真;但你在神面前跟神祷告的时候,有一点儿掺杂也不行,有一点儿水分也不行,全让你看清楚。所以说,在祷告神的时候,省察自己里面到底有多少诡诈、有多少欺骗、有多少谎言、有多少掺杂,那是最容易发现的,因为那个时候多数都有圣灵开启光照,都有圣灵作工,都有圣灵鉴察,所以人容易发现自己里面所有的不诚实的成分。这是做诚实人的经历进入。”

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从根源上解决说谎话的问题》

“在做诚实人的实行中也有三条原则:一、要做老老实实的人;二、不要耍滑头;三、不要做诡诈人。这三条做到了就是诚实人了。做老老实实的人就是规规矩矩、实实在在的,说话要老实,办事也要老实,该一是一,该二是二。不要耍滑头就是不投机取巧,不搞欺骗,不弄虚作假,别油头滑脑、油嘴滑舌。耍滑头主要指做事好应付糊弄,欺骗神也欺骗人,做事一点不规矩,这样的人做事不老实,小心眼儿特别多,还想不出力,还想讨个好,尽干面子活,一点忠心没有。好耍滑头与人本性也有关,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人才耍滑头,这种人追求真理也不会认真下功夫,尽本分更是应付糊弄,这种人往往不自爱不自尊,人格低下,不能托付大事,他办点事人要留心,防止欺骗耽误工作。好耍滑头的人说话掺水分做事也掺假,干啥都应付糊弄,好耍滑头是非常危险的,若不变化非被淘汰不可。第三,不要做诡诈人,这也是对人的警告,真要做诡诈人结局就要完蛋,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如果说耍滑头的人能变化,还能蒙拯救,要是成为诡诈人就不可救药了。人要想蒙拯救千万不要做诡诈人,诡诈人就是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居心叵测、心地恶毒,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嘴里说得好听,背后却在捣鬼。诡诈人不能接受真理,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自己邪恶也怀疑别人邪恶,他自己不接受真理也不相信别人会实行真理。对神尚且能怀疑猜测,怎么能有真实的信靠顺服呢?这无疑是诡诈到极点,已无法挽救了。诡诈人信神永远不会放弃得福存心;诡诈人尽本分永远都是应付糊弄,欺骗神也欺骗人;诡诈人做事都是有存心目的,一旦蒙羞失败,立刻恼羞成怒恩将仇报;诡诈人与人交往都有存心用意,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诡诈人说话总带试探性的,不论与人交往多久谁也摸不着他的心;诡诈人办事不择手段,不达到个人野心目的不罢休;诡诈人信神出力尽本分全是搞交易,吃亏的买卖永远不干;诡诈人就是魔鬼,是魔王的子孙,若没有真理谁也斗不过诡诈人;诡诈人不可救药,是受神咒诅的,神警告我们不要做诡诈人的意义就在于此。追求真理的人该做诚实人,最主要的就是做老老实实的人,做事光明正大,有真理有人性,这就是做诚实人。诚实人让人信得过,诚实人尽本分没有应付糊弄,一心为神家着想,神怎么说都听话顺服,让神满意放心;诚实人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能满足神就行;诚实人爱神是真心的,永不后悔;诚实人才是真心信神的人,必蒙神拯救。”

摘自《座谈纪要·怎样解决过犯》

“如果你真愿意做忠心的效力者来满足神,那你这个人真诚实了,在做诚实人上你就有实际了……‘忠心的效力者’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不配做神的子民,我效力都不配,这是神高抬,所以我以为神效力、能效好力为幸运、为荣耀,这样的人是诚实人,进入实际了……你把心放在效力上,在效力这上面你寻求满足神、寻求能做忠心的效力者,能做诚实人,这是生命的真实进入。等你心里的境界达到了,做忠心的效力者那特别甘心情愿,心里完全满意,有享受,对别人尽本分、做子民、作长子,你还不嫉妒,就以满足神为快乐,这是不是生命性情变化的表现哪?所以追求生命性情变化,这里面功课太深了,这不是简单事,做诚实人的功课也太深了、太实际了。”

摘自《讲道交通(五)·与神相交必须解决的五个问题》

“活在神面前,爱神所爱、恨神所恨,这是做诚实人实行的原则、为人处事的原则。神所恨恶的那我们也恨,神所爱的我们也爱,你如果不能爱神所爱、恨神所恨,你是诚实人吗?你是诡诈人,因为你跟神背道而驰啊,你站在撒但一边讨好撒但,你把撒但看得跟神一样,当神对待,你把神看得很渺小,认为神还不如撒但,所以你是抵挡神的,你在神面前不诚实,挺诡诈,搞两面手法,阳奉阴违,这是背叛神又欺骗神的人。人在神面前做诚实人,那得听神的话,以神的话为真理、为行事原则、为生存根基,把撒但的话踩在脚底下,永远地弃绝,以神的心为心,永远地站在神一边,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如果人凭撒但的哲学、凭撒但的谬论来对待人、对待事,这人是欺骗神的、是抵挡神的,他在神面前不是诚实人。所以做诚实人,他就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他在每件事上都与神站在一边,与神有真实的相交,把自己的心交给神,神怎么喜悦就怎么做,神喜欢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这样的人就是诚实人。做诚实人最关键的、最根本的就是与神有真实的相交,在神面前能达到凡事让神满意,跟神一条心,这样,你与神相交,让神满意,你就是真正的诚实人。如果你在什么事上跟神发生矛盾、发生争执了,你能违背神意,凭自己的意思行,这个时候你就是欺骗神的人,你就是吃神家的饭、享受神的恩典跑外道的人,你就是背叛神的人。所以在神面前先达到和神有正常相交、和神的关系正常,再凭神的话去行事,你在神面前做诚实人就成功了。”

摘自《讲道交通(五)·做诚实人实行原则与做诚实人的意义》

“对于神的说话人都应老老实实地接受照办,不管理解还是不理解,人都应接受顺服,这是诚实人的态度。对理解的能执行,对不理解的就放在一边等候处理,这是撒但的性情,是弯曲诡诈人的态度。对待神的说话不管人是否明白都应顺服实行,而且在实行中、经历中得开启蒙光照,寻求明白神话,这是正确的实行之路。”

摘自《座谈纪要·要忠于神的说话,不要忠于任何人》

“真正有真理的人对待自己不明白的事,他的态度是什么?他的态度就是实实在在、实事求是,‘我不明白那就是我不明白,我没有真理,我的观念不是真理,所以我没有论断,我不明白我寻求真理’,这就是实事求是,这是老实人、诚实人。”

摘自《讲道交通(一)·该怎样追求真理》

“善于寻求交通真理就是对不明白、不透亮的事多寻求交通,凡是上面所吩咐的都不敢随意改动,不敢加添己意、变换作法,绝对不搞新花样,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诚实人。你改头换面搞自己的一套,这不是老实人的作法,这是显露自己,是卑鄙可耻的作法!这类人的本性不好变化,不受长期的修理对付很难走上事奉的正轨,这类人也最容易走上敌基督、搞独立王国的道路。在凡事上善于寻求真理之外,还要不搞新花样,不显露自己,规规矩矩按照上面安排办事,这是诚实人的办事原则……”

摘自《座谈纪要·善于交通寻求真理的人才是好的带领》

“下面我们再来交通做诚实人的十个方面的实行与进入。做诚实人第一方面该实行进入的,就是在神面前必须具备良心与理智,心尊神为大,能还报神爱,这是第一方面必须实行进入的。人在神面前如果没有良心、没有理智,他能不能活在神面前?不能活在神面前。那活在神面前借着什么呀?有一颗真心、一颗诚实的心,另外呢,还得具备理智。那什么叫理智?知道人是什么、人该站的地位、人该怎么对待神,这是人该具备的理智。人有良心,又有理智,才能真实地活在神面前。……人的心能尊神为大,他就有敬畏神的心,在与神相交当中就能顺服神,心里就愿意满足神,愿意还报神爱。他如果心不尊神为大呢,他心里没有神的地位,他有敬畏神的心吗?肯定没有。他心里没有敬畏神的心,他能还报神爱吗?也不能,因为神就不在他心里头,人心里没有神,那就一切都完,啥也没有。……

做诚实人必须进入的第二方面,就是在神面前必须实行单纯敞开,将心交给神,绝不能有谎言、欺骗。这第二条最关键的就是把心交给神。……有很多人不愿意将心交给神,在神面前老有保留,无论在什么事上怎么祷告神,老有保留,老保留自己的意见、保留自己的选择,还有自己的存心目的,不能拿到神面前,这样的人毫无疑问地就是不能与神同心合意,而是背道而驰啊。跟神不能同心合意,不能将心交给神,他所说的话是知心话吗?他祷告的是心里话吗?都是谎言、欺骗,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一条如果做不到的话,绝对不是诚实人。人到底是不是诚实人,就按这条标准一衡量就妥了,一衡量自己心服口服,都得服气。……

做诚实人第三方面必须实行进入的,就是在神面前许诺、起誓必须得守住,说到做到,尽本分不能应付糊弄。这一条也很关键。以往我们在神面前许诺、起誓多不多?‘多。’做到了吗?‘没有。’没守住,这是什么问题呀?说话不算话,没信用,这是第一,第二呢,尽说假话欺骗、糊弄神,犯了这两条错误。人在神面前许诺、起誓都不少,但是都没有守住,人说话不算数,尽本分还应付糊弄,这真是败坏人类呀,所说所做流露的全是败坏性情。这第三条如果做不到,是不是诚实人?绝对不是,尽说假话欺骗神,许诺说了不算数,起誓说了也不管用,这不尽说假话骗神嘛,不尽说空话糊弄神嘛,这样的人不老实,太不诚实了!诚实人说话出自内心哪,说完话之后他负责任,他能守住,起码能做到一多半,这是诚实人。……

做诚实人第四方面的实行进入,就是凡是交托给神的事必须讲信用,让神作主,不许阳奉阴违、口是心非。你交托给神的事就得讲信用,按照神的心意来完成,你不能嘴上说交托给神了,心里头呢,阳奉阴违、口是心非,违背神的心意另搞一套,那是背叛神的表现。你交托给神的事必须让神作主,这是诚实人,如果这一条你做不到,那就不是诚实人,因为你交托给神的事你如果不能按照神的要求去完成,不能按照神的要求、根据神的话来做,那你就是欺骗神的,你就是另搞一套背叛神的人。……凡是交托给神的事必须讲信用,那哪些事是交托给神的事?你将自己的前途命运交托给神,交托完了你再追求世界去,这是不是阳奉阴违、另搞一套啊?你把你自己交托给神了,让神使用,让神来带领,然后你又自己另搞一套,不尽本分,不事奉神,这是不是阳奉阴违呀?是不是逆天而行啊?这是倒行逆施,跟撒但所行的一样。你把自己交托给神了,那就得跟随神走,由不得你自己,你别追求世界,你别再随从撒但,别再为自己前途命运这么劳苦、那么付代价,脑袋削个尖追求名誉、地位。有的人把儿女交托给神了,过后呢,不愿意让他好好信神、追求真理,让他考大学,追求世界的前途、名利,这是交托给神吗?嘴上说交托给神,背后又另搞一套,这是搞欺骗。所以,这第四条人如果做不到,就是凡是交托给神的事不能讲信用,还是自己作主,另搞一套,这样的人不是诚实人。……

做诚实人第五方面的实行,就是必须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给神来管理,让神管理,让神作主,不许违背神的心意另搞一套。把自己的一切交托给神,自己的一切都包括什么?自己的人、自己的工作与前途、以后的时间、人该做什么、该走哪条路,把自己的一切都交托给神,就是把这些事交托给神。一般有这样的要求的人,那都是特别追求真理的人哪,追求被成全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多数人不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托给神。有的人信信神,去走歪道了,找好工作去了,学习哪方面知识去了,追求挣什么样的钱,享受什么样的生活。你看看,走自己的道路去了,跑世界上去了,这不是背叛神吗?有的人愿意将自己奉献给神,终生为神花费,但是呢,遇到点挫折,受了点修理对付,消极了,不愿意为神花费了,觉得为神花费太别扭,不如意,不能随从己愿,自己不喜欢就认为这个路不对,不该走。那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是不是诚实人哪?你既然向神许下诺言,将自己一切都交托给神,那就应该守住,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受什么样的痛苦,那也要守住,为神花费,就像有些人说的:‘就是死也死在神家里头。’这样的人说话算数,是不是?你遇到点挫折那是因为什么呀?你遇到修理对付那因为什么?因为你走得不正、行得不正,那是怨自己,另外呢,因为你走得不正、行得不正,遭到修理对付,这是神的爱临到,你为什么看不见呢?你想把自己交托给神,然后呢,又想随从自己的心愿、随从自己的喜好来事奉神、来为神花费,这行得通吗?你那一套不行,不合神用啊,你所做所说不合神心意,那神就要修理你、对付你,就要审判你、刑罚你,这是神的公义性情所决定的。人走得不正、行得不正,临到修理对付、审判刑罚,这得怎样对待呀?‘应该感谢神。’你得看见神的爱、看见神的拯救,你如果看不见神的爱,老认为是人跟你过不去、人找你的别扭,说明你对神没有认识,你不通灵,看事情你是唯物论观点,你看不见灵界是怎么回事,看不见神的手在作什么,你不通灵啊。为神花费的过程也是接受神拯救、成全的过程,所以在神家里,凡是真心为神花费的,不管他尽哪方面本分,都得经过修理对付、审判刑罚,这是绝对的。……

做诚实人必须进入的第六方面,就是为神花费必须不讲条件,没有交易,甘愿为神付出。这一条如果做到了,人在神面前才是具备了真正的良心和理智;这一条做不到呢,那就证明他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满足神、通行神旨意,而是有条件、有交易、有目的的。人为神花费如果有交易,有个人存心目的在里面,那这样的人是诚实人吗?不是诚实人,他是欺骗神的人,他是抵挡神的人。保罗为神的花费——传福音、见证神,有没有交易?有没有条件?他的条件是什么?我如果把这个本分尽完了,我守住这个道了,你必须得把公义冠冕赐给我,你不赐给我不行。你看看,他是这个条件,他有存心目的。另外,他为耶稣作见证,他接受这个托付是在什么条件下、什么背景下才接受的?他以前为什么不见证耶稣呢?还抵挡耶稣、追捕耶稣,那后来他为耶稣作见证是真心的吗?不是,他是不得已,那是因为耶稣在他去大马色的路上,从天上向他显现,他看见耶稣是主、是基督了,然后耶稣对他提出要求,让他奉差遣传福音,他才不得不起来见证神,那是看见神的显现了才接受、才答应为神花费,没有看见的时候呢,他是抵挡耶稣的,是跟耶稣对立的。看见了才信、才接受,说明什么?说明人是不得已,他不是凭着信心,不是真心。所以现在人为神花费,不讲条件,没有交易,甘愿为神付出,这是真实有良心、有理智的人;如果不具备这一条,他就不是诚实人,他是欺骗神的,是与神搞交易的,是有自己存心目的的,是背叛神的人。这一条容不容易做到啊?如果真是诚实人就能做到,诡诈人就做不到,诡诈人一看:‘不讲条件、没有交易,这不干吃亏吗?这不行,万一我付出代价太多了,一无所得怎么办哪?没保障啊。’所以他得留一手,为自己留一手、留后路,有退路,有回旋余地,这是撒但的诡计。人里面有撒但的诡计,他来为神花费,那结局就是这个人就成了撒但试探神而被神淘汰,人里面一有撒但的诡计来对待神,那这个人就要完蛋了,就要被神定罪、被神淘汰了。所以,为神花费不讲条件,没有交易,甘愿为神付出,这是做诚实人必须进入的,如果进入不了,那就不是诚实人,这是绝对的。

做诚实人必须实行进入的第七方面,无论临到灾难、祸福,结局如何,没有怨言,决不后悔。诚实人做事、为神花费,不讲结局、不讲代价,毫无条件,即使什么也得不着,就是死了也没有怨言,这是诚实人。人交朋友都愿意交诚实人,因为什么?诚实人他对朋友那是讲良心的,诡诈人他不讲良心,诚实人为朋友能两肋插刀,所以人交朋友喜欢交诚实人。诚实人对待神他有忠心,无论结局怎么样,是祸是福,他没有怨言,决不后悔,所以神喜欢诚实人。人一开始事奉神的时候啊,把工作也辞了,事业也抛弃了,家庭也抛弃了,那个时候往往就想:‘哎呀,以后怎么样啊?结局怎么样呢?’都想这个。‘如果什么也得不着,会怎么样呢?’都为自己的以后身不由己地想、琢磨,有时候借着祷告就胜过去了,不想以后的事了,不管结局怎么样,就是甘愿为神付出啊,为神花费终生,死了算完事了。诚实人就简单,想一想:为神花费不管神怎么对待,如果得着福了呢,那是神恩待,得不着福呢,那是咱们自己做得不好,作恶太多,自作自受,神是公义的,不能埋怨神哪。这是诚实人的想法。那诡诈人怎么想啊?诡诈人无论做什么事他都有交易,以不吃亏为原则,以占便宜为原则,以得利为原则,所以为神花费他也讲不吃亏,也讲得利,这是诡诈人的行事原则。那这第七条如果人真具备了,真是‘为神花费,无论临到灾难祸福,不管结局如何,都没有怨言,决不后悔。’这是不是诚实人哪?这绝对是诚实人。如果做不到这一条呢,是不是诚实人哪?绝对不是。这么衡量人是不是诚实人准不准确?你看那诡诈人就不干吃亏的事,在节骨眼上那就是诚实人顶着风险上啊,那是不管老婆、孩子如何。你们现在为神花费能不能做到这一条?还做不到,那心里咋想的?想没想到以后结局如果啥也得不着,那不白花费了嘛,想没想到这一点哪?‘如果人家为神花费得福了,我没得着,那不亏大了嘛,还不如跟老婆、孩子好好过日子呢。’有没有这种思想啊?那这第七条如果说人能实行出来、能做到,那肯定就是诚实人了,这是绝对的,如果做不到,那绝对不是诚实人。事奉神老为自己想后路,如果说事奉神付点代价的时候,看自己老婆(丈夫)、孩子在家受苦,完了就消极了:‘你看看,我事奉神,我丈夫(妻子)、孩子还在家受苦呢,这谁管哪?’一临到这样的事又消极了,又埋怨神了:‘我为神,神不管我,你说咋办?我还能为神花费吗?’有这种想法的人是诚实人吗?他有没有真理呀?那你家都是你管的?不是神祝福的?你能管得了吗?你现在平安无事,是不是神保守啊?要没有神的恩典,你家里人说不定啥样了,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不好说,整个人类都让撒但给灭了,你们相不相信?‘相信!’那他咋看不见呢?为啥看不见呢?没有真理的人眼瞎呀,是不是这么回事?人没有真理,眼瞎,啥也看不见,神的恩典那么大也看不见,神对他的保守那么大也看不见,神对他的祝福那么大也看不见,神带领人类、供应人类、养活人类,他看不见,就好像是他自己做的,他保护的,他使这个家平安的,他挣来的,这不是瞎眼嘛!所以这一条,如果人做不到,绝对不是诚实人。人如果不好好追求真理,不能达到神的要求,完全奉献给神,为神花费,这一条没法做到啊,没法实行出来。这是第七条,在第七条上如果人实行不出来,那也不是诚实人,只有做到了才是诚实人。

做诚实人必须实行进入的第八方面,就是在任何事上敢于接受神的鉴察,在关键事上敢向神起誓,保证不变心,忠于神。这一条也挺关键哪。有的人做事不敢接受神的鉴察,不敢接受神的鉴察,是不是心里有鬼呀?心里有鬼,不敢暴露在光中,所以也不敢接受神的鉴察。诚实人做事就敢接受神的鉴察,在关键事上就敢向神起誓,能保证自己忠于神,不变心。能做到这一条的那就是诚实人,做不到的够不上诚实人,差太多。不能忠于神,临到大事老变心,老背叛神,这样的人绝对不是诚实人。

做诚实人必须实行进入的第九方面,就是能绝对相信神是真理、神是公义,不管自己明不明白、能不能看见,决不论断神、埋怨神。这一条也是做诚实人的标准。只有诚实人才能做到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相信神是真理、神是公义,绝对不会错的。在许多事上,即使自己看不见、不明白,那也相信神作的不会错,顺服神永远不会错,无论在什么事上自己怎么看不透,保证不论断、不埋怨神。……现在你们在看不透的事上还能不能论断神哪?比如临到一些不合人观念的事,你看见一个好人,‘喀嚓!’雷劈了,你说:‘神不公义。’这对吗?你看见一个人信神信得挺好,‘喀嚓!’得病死了,你说:‘神作得不对呀,没看顾好人哪。’这对吗?那在临到一些不合人观念的事上,你能不能真实相信神是真理,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真理、都是公义,这是个很显明人的问题。只有诚实人无论在什么样的事上,在多不合自己的观念的事上,都相信神不会错,神永远不会错,只不过是人太愚昧,什么也看不透,人不能直穿灵界,明白真理又太少,明白的真理只是海水中的一滴,对神的全能、神的智慧丝毫测不透,因为神太大了,人太渺小了,所以他还是敬畏神、顺服神,丝毫不论断神。这一条如果人做到了,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怎么不合人的观念,他都不论断神,还存着敬畏神的心顺服神,这是不是诚实人哪?这是诚实人。如果这一条做不到,临到点不合人观念的事,他就论断神、就埋怨神,这样的人是不是诚实人哪?这不是诚实人,这是诡诈人,是特别诡诈的人。诡诈人他就老怀疑神,怀疑神的能力,怀疑神的公义,怀疑神所作的到底还是不是真理,怀疑神的话还能不能成就、能不能应验,这诡诈人老是怀疑神。诚实人那是神怎么说就怎么相信,即使看不见神话怎么应验,也相信神的话都会成就,神说的话永远都不会错的,都是真理。为什么有很多人信神就能奉献一切为神花费?因为他是诚实人,他相信神。为什么有些人信神多年也不能奉献自己全人为神花费?因为什么?因为他怀疑神,他不相信神,所以他所做的事都留一手、留后路。太诡诈的人,人给他起个外号叫啥?叫‘留一手’、‘留后路’。这没错!你们在哪些事上都留一手啊?为自己留着后路了?反省反省啊。相信神是真理、神是公义,无论临到什么情况丝毫不怀疑神、丝毫不论断神,这样的人是不是诚实人哪?这条做到了那绝对是诚实人。如果不具备这一条,足以说明他是诡诈人,不是诚实人。……

做诚实人必须进入的第十方面,那就是在各种试炼中、灾难中,对神忠心,能顺服至死作好见证。这是最后一条标准。在各种各样的灾难、试炼中,都能至死忠心,不离开神,并且能顺服至死,作美好响亮的见证,这是诚实人。如果说临到各种试炼、灾难就埋怨神,就怀疑神,就能论断神、背叛神,那就不是诚实人了,绝对是诡诈人。所以,在各种试炼中、灾难中,谁是诚实人,谁对神有真实的信心,谁真实相信神是真理、是公义,就被显明了。诚实人能顺服至死,能至死忠心,能站住见证,这样的人就蒙神祝福了;诡诈人呢,在各种灾难、试炼中,开始发怨言埋怨神,消极,远离神,最后被显明淘汰,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齿,这是诡诈人的下场。有一些人被大红龙抓去了,抓去以后呢,肉体受不了苦,就彻底地否认神、背叛神,然后还为撒但效力——出卖弟兄姊妹,帮大红龙抓捕弟兄姊妹。这是不是被显明了?这就是被显明了,证明他们不是诚实人,是诡诈人。有一些人因着软弱也出卖一点,但是不为撒但效力,心里头还在祷告神、相信神,出卖一点那是因着生命太小,软弱,因他不为撒但效力,这就等于有了见证。那些为撒但效力,彻底出卖的,还帮助撒但做事的,那些人彻底淘汰了,完蛋了。所以在试炼中,人是不是得着真理了、是不是诚实人,就被显明出来了,那些在试炼中彻底背叛神的人、被撒但利用的人,就是显明出来的被淘汰的人,就是那些诡诈人,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以往有一些弟兄姊妹在监狱里因着软弱出卖了,后来良心受到责备,心里懊悔,痛哭流涕,在神面前起誓,求神再让他临到一次环境,以便有机会来作美好的见证满足神一次,就这样祷告神,最后还能照常追求真理、照常尽本分,还有圣灵作工。那这样的人他出卖是因为身量太小,他出卖了之后他心里懊悔,恨自己,甚至起誓让神惩罚他,让神把他灭了,愿神再给他一次试炼,好站立得住,还报神的爱,这样的人也是诚实人。那诡诈人为自己选择了错误的道路,贪图一时的肉体享受、安逸而背叛神,心里头不感觉怎么痛苦,就感觉这下子得不着福气了,很遗憾,很可惜,但是不为自己的恶行懊悔痛恨自己。这样的人是不是诡诈人哪?这是被显明出来的诡诈人。所以,人是不是诚实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借着各种试炼就完全显明出来了。”

摘自《讲道交通(五)·做诚实人必须实行进入的十个方面》

“我们在实行做诚实人上究竟存在多少问题需要解决呢?第一个问题,就是必须解决在神面前不能单纯敞开说心里话的问题。有人说:‘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个容易呀!’容易你咋达不到呢?你会说心里话吗?会说心里话你唱什么高调啊!讲什么道理!单纯敞开容易吗?你把你心里的存心拿出来,敞开,你到底啥存心,跟神说,你咋敞开不了呢?你跟人敞开不了,跟神还不能敞开呀?这也不容易!第二条,必须解决在神面前好许愿,说大话、空话的问题。好许愿,好许什么愿?‘神哪,这个问题你如果给我解决了,我愿意奉献给你,一生为你花费!’许完了做到了吗?许完了又跑世界里追求钱财去了,还说什么一生为神花费,尽点本分都费劲!这是不是许空愿哪?完了说大话:‘愿意一生事奉神,愿意高举神、见证神,让神得荣耀。’结果尽高举、见证自己、显露自己、不说实话。第三个问题,必须解决说话不实事求是,歪曲事实,凭情感说话,不能公平对待人的问题。现在我们看见有一些人说话老凭情感,老歪曲事实,就是不能实事求是,就是不能公平对待人。老凭情感说话,凭情感能公平对待人吗?凡是说话能歪曲事实,甚至颠倒黑白,能凭情感说话、凭自己的喜好说话,这样的人都不诚实;另外,凡是不能公平地处理事、不能公正地对待人的人,都不是诚实人。这个问题是不是需要解决?这对做诚实人来说也很关键哪!不管在多少人面前,不管对哪一个人说哪一件事,说话得公正,没有情感,一是一,二是二。那你说话能不能不凭情感哪?不管是你朋友,还是你什么人,你不凭情感,公平对待,这个实际能不能活出来呀?这一条直接涉及到做诚实人的问题了。第四条,必须解决尽本分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的问题。尽本分老欺骗神、应付神、糊弄神,这是不是不诚实啊?这个问题涉没涉及到做诚实人的问题呀?你尽本分是为还报神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什么还能欺骗神?这是涉及到人的本性的问题,人不讲良心、没有理智,他就能欺骗神、应付神、糊弄神;如果有良心、有理智呢,就不至于应付糊弄神、欺骗神。第五条,必须解决人认识自己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的问题。人有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他就身不由己地老做抵挡神的事,无论什么事,以满足肉体、满足自己为前提,丝毫不管神的心意如何。有的人尽本分凭自己喜好,满足肉体;有的人交通真理也凭自己喜好,满足自己的肉体;有的人讲道也凭自己喜好、也为了满足肉体,无论什么事,就是不管神的心意如何,不管神的心伤不伤痛。那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是不是诚实人哪?他是抵挡神的人。这个问题也是必须解决的。第六条,必须解决对神老有要求、老有奢侈欲望,心怀不满的问题。人在顺境的时候、自己什么难处没有的时候,一个劲儿地赞美神:‘哎呀,神好啊!神对我有恩哪!神爱我呀!’一旦有了什么难处,祷告神神没给解决,心怀不满了,对神有怨言了,对神有观念了,然后就消极,就撂挑子不尽本分。对神没有忠心,这是诚实人吗?这绝对不是诚实人。那这个问题应不应该解决?人无论有什么难处,可以交托给神,但是不管神怎么对待、解不解决,我们不能改变对神的忠心,更不能减少对神的信心,不能消极、背叛,不能发怨言,任何时候我们得忠于神。为什么要忠于神?因为神有权赏赐,神有权剥夺,神赏赐是祝福我们,剥夺还是祝福我们,为了试验我们的信心,看我们在神面前到底有没有良心理智。所以,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有什么难处,都应该寻求满足神,尽本分都应该达到忠心到底,这是诚实人。第七条,必须解决不明白神的要求也不摸神的心意,瞎胡做的问题。不明白神的要求,应该祷告、应该寻求、应该追求真理,不会摸神的心意,应该操练,但是你能不能摸神的心意、寻求神的心意,这是人的良心理智问题。人有良心理智,就应该学会摸神的心意,说:‘这个事我这么想,神怎么想呢?我这么做,神会怎么样呢?’你得祷告、琢磨,把这个事弄明白,心里有数,你就知道怎么做合适了。有一些人尽本分,就是不管神怎么要求,也不管神心意如何,不祷告、不寻求,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看怎么做好就怎么做,结果他的事奉都是违背神的心意。因为什么?他就是瞎胡做,任意妄为呀!有的人做带领、做工人,那就凭自己的喜好,他喜好这样做,他就一个劲儿这么做,天天这么做,满足自己的肉体、满足自己的欲望,他就兴奋、就激动,他不管神心意如何,也不考察神怎么要求人的。那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有良心、有理智吗?这样的人是不是诚实人哪?这样的人不是诚实人,这样的人不老实啊,处处满足自己,不寻求按照神的心意、按照神的要求去做。所以,做诚实人必须得解决这个问题。第八条,必须解决说话不合事实,老是凭想象、判断的问题。说话不根据事实,老是凭人的想象、判断来处理问题,这样的人容不容易打岔神的作工啊?如果处理哪个人的问题能处理好吗?绝对不能!因为他不根据事实,老是凭想象,凭他的思维、判断来处理问题。这样的人不根据神的话、不根据真理,老凭自己想象,不是诚实人。诚实人无论临到什么事得依靠神,无论临到什么事,相信神、相信神的话、相信真理,一切根据神的话;诚实人能背叛肉体,不凭自己,能否认自己,他能看透人的思维、想象、判断不是真理。有的人道理上好像也明白,如果你问他谁的话是真理呀?他说神的话是真理,你问他人的思维、想象、判断是不是真理呀?他说不是。道理都明白,明白为啥不根据神话处理问题?为啥还凭想象、凭自己的判断来处理问题?知道自己的想象肯定容易错误,知道自己的想象不一定合乎事实,知道自己的判断也不一定准确,容易偏差,那为什么还根据自己的想象、判断?为什么不作严格的调查、了解?这样的人不诚实,容易弄虚作假。第九条,必须解决看事观点谬妄、不合真理的问题。人的看事观点谬妄,不合真理,能不抵挡神吗?你的看事观点谬妄,你说话能诚实吗?做事能诚实吗?你看事观点谬妄,好凭想象、凭自己头脑知识,你的看事肯定容易出错、容易虚假、容易谬妄,所以你这样实行肯定不是诚实人。有很多人说:‘我不说谎话,我说真话。’那你那真话是根据啥说出来的?那要是根据你的看事谬妄的观点说出来的,那话是真话吗?符合事实吗?符合真理吗?就你的一个看事谬妄,你说出的话肯定是谬话、荒唐的话,按原则说都是谎话,你说话说得谬妄那就是谎话。你说:‘是真事啊!’真事也是谎话,因为你看事观点就谬妄。好比说你信神,这是不是正道啊?是正道吧。但大红龙咋说?它说你是信邪教。这是不是谎话?‘是谎话。’那这个谎话怎么造成的?看事观点谬妄。它没有真理,它凭它的谬妄、荒唐的哲学来衡量,结果呢,把真的说成假的,把假的说成真的。它看事观点谬妄,把事看歪了,它说出来的歪话是不是谎话呀?所以,看事观点谬妄也导致人说谎,导致人不能做诚实人。所以,人的看事观点如果不对、荒唐,他就能说谎话,他不会说真话,他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所以,达到做诚实人,说话合乎真理,说准确的话,必须得解决你的看事观点谬妄的问题。你信神你还按大红龙那观点看事,那不麻烦了嘛,那你说出来的话都是谎话、都是鬼话,你所做的都是抵挡神、背叛神的事,因为你的看事观点不对。人说你信神从监狱里出来了,还没否认神,站住了见证,但大红龙怎么说?说你坐监没改造好,还坚持邪教信仰。你看,这不是谬话吗?它是根据撒但的哲学看事,咱们是根据真理看事,所以跟它的观点不一样,看事的结论都不一样。所以,你要想做诚实人,达到说话准确、实际、合乎真理,必须得解决看事观点谬妄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了做诚实人的问题。第十条,必须解决只凭自己,为肉体活着,不把心交给神的问题。人不把心交给神,这样的人是接受神作工的人吗?能获得圣灵作工吗?人的心老琢磨为肉体、为生活,从来不吃喝神话、不揣摩神话,更不摸神的要求、不摸神的心意,那这个心是什么心哪?是黑心!不是一颗赤诚的心哪!这颗心只用在为肉体享受活着、为自己活着,不交给神,不接受神鉴察,不接受真理,这就是一颗黑心。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有没有良心理智?你看哪一个人,他的心从来也不祷告神,也不追求真理,更不好好吃喝神话、揣摩真理,就为肉体活着,成天思想肉体的事:‘怎么活得快乐呢?怎么活着肉体享受得好呢?为了肉体享受还得解决哪些问题呢?生活上还缺啥少啥呢?儿女以后怎么样呢?’那这颗心交给神了吗?这是一个没有良心理智的问题,他是一颗黑心,心不正。你如果真把心交给神了,会有哪些表现?怎么实行,知不知道?为肉体的一些事得放下,必须得放下,好比说,你想怎么享受,你想挣啥钱,穿什么样的衣服,戴什么东西,然后你就为这方面努力,你一为这方面一用心、一用力,就没有精力追求真理了,这样的人是把心交给神了吗?把心交给神就是我的心得用在追求真理上,让神把我拯救、把我作成、把我得着。另外,我这颗心得琢磨琢磨:‘怎么还报神爱呢?我得怎么尽好本分呢?’这是把心交给神了,他体贴神的心哪,这颗心是红心、赤诚的心。老为肉体,不体贴神心意,这是黑心。黑心肝的人哪有良心理智啊!没有良心理智那是诚实人吗?你为教会工作、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到底操多少心?花费多少心血?付什么代价了?对你以往注重的肉体那些事都放下啥了?放下一样了吗?哪样?能说清楚不?打算学啥,放弃没有?打算为肉体哪方面奋斗,放弃没有?你得有点实际表现,把心交给神那不是光说嘴啊,把心交给神那就是把你最主要的精力得献给神,来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本分,你有这方面的实际,证明你的心是赤诚的、是红色的,不是黑心肝。所以,做诚实人必须得把心交给神,能背叛肉体,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是很关键的,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是做诚实人必须具备的。”

摘自《讲道交通(五)·做诚实人的总结》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