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实行真理的操练 2 如果你得知我从来就不赏识你,那你能不能留下来为我效力一生?

2 如果你得知我从来就不赏识你,那你能不能留下来为我效力一生?

相关神话如下:

“你们最好还是在认识自己的真理上下点功夫,为什么神并不赏识你们?为什么你们的性情让他厌憎?为什么你们的言谈让他恨恶?你们有点忠心就自夸,有点贡献就要报酬,有点顺服就看不上别人,作点小工作就目中无神。你们接待神要钱、要物、要表扬,捐献两个铜板就心疼,献上十个铜板就要祝福,就要与众不同。你们这样的人性简直是不堪言语,难以入耳。你们的言行有什么可夸的?尽本分的、不尽本分的,带领的、跟随的,接待神的、不接待神的,捐献的、不捐献的,传道的、得道的,等等所有的人都在自夸,你们不觉着可笑吗?明明知道自己信神却不能与神相合,明明知道自己一无是处却仍然自己夸耀自己,你们不觉着你们的理智已达到了难以自制的地步了吗?这样的理智怎么配与神接触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为神受苦的记录,有没有对神绝对的顺服。若你没有这些,那在你身上还有悖逆、欺骗、贪心、埋怨,因为你的心并不诚实,所以你从来就得不着神的赏识,从来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若你说你自己很诚实,但你从来就干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来,从来就不会说一句实话,那你还等着神来赏赐你吗?你还希望神把你当作眼中的瞳人吗?这不是太离谱的想法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你们本是从淤泥中分解出来的,不管怎样是属于在残渣余孽中挑选出来的,原本是属污秽的,是被神厌憎的,只因原本属它,曾被它践踏、玷污,因此说是从淤泥中分解出来的,并不是圣洁的,而是撒但早已愚弄过的非人之物,这是对你们的最合适的评价。要知道你们本是积水污泥中的杂质,并非淤泥中美不胜收的鱼虾之类,因在你们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供享受之物。说穿了,你们本是最低贱的下层社会中的猪狗不如的兽类,说实话,就这样的称呼对你们来说并不过分,不是言过其实,而是把问题早已简单化,这样的说法可说是对你们的尊称,就你们做‘人’的见识、言谈、举止,以及所有的生活与你们在这淤泥中的地位,就足可证明你们的身份‘与众不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原有的身份与人的身价到底如何》

“你们当晓得你们的‘作为’,当看见你们的出生并非‘豪门富贵之子’,而仅是一贫如洗的撒但的子孙,也并非人类中的创始人,无有人权,无有自由,人类中的福分、天国的福气本是与你们无关无份的,只因你们是人类中最下层的‘人’,而且我也从未想到过你们的前途,所以,今天能有信心成全你们本是我计划当中的一项,但是是破天荒的工作,因你们的地位太低下,本没有人类中的份,这不正是人的福气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的实质与人的身份》

“因我与你并不是同类之物,你别忘了你是被我咒诅,又经我教导蒙我拯救的受造之物,没有什么可供我留恋的东西。我无论在什么时候作工都不受人、事、物左右,我对人类的态度与看法可说是始终如一的,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你本是我经营中的附属物,并不是你比他物有什么特长。我奉劝你,无论何时你都当记住,你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虽与我同生活,但你该知你的身份,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纵使我不指责你、对付你,而且与你笑脸相对,但也不能充分证明你与我是同类,你,应当知道自己是‘追求’真理的,本不是真理!任何时候你都得随着我说的而变化,你逃脱不了,我劝你还是在这大好的时光里、在这难得的机会来到之时学点什么,别来糊弄我,我不需你用你那谄言来骗我,你寻求我并不都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

“你们应清楚,你们只是在我所征服中的一个外邦中的受造之物,原本没什么地位,又没一点使用价值,没有一点用处,只因我从粪堆中提拔那蛆虫,来作为我征服全地的标本,作为我征服全地的唯一的‘参考资料’,这样,你们才有幸接触我,与我相聚在此时。我是因着你们的地位低下才拣选你们作了我征服工作的标本、模型,我才作工说话在你们中间,与你们生活寄居在一起。要知道,我是因着我的经营,又因着我极度地厌憎这些粪堆中的蛆虫才在你们中间说话的,以至于大发烈怒。我作工在你们中间并不相同于耶和华作工在以色列,更不同于耶稣作工在犹太。我是以极大的忍耐来说话作工,带着怒气又带着审判来征服这些败类,并不像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中他的众百姓。他在以色列作工是赐食物、活水,满有怜悯、满有慈爱地供应着他的众百姓。今天作工只是在被咒诅的并非选民的邦族中,没有丰富的食物,也没有滋补干渴的活水,更没有应有尽有的物质供应,只不过是供应那应有尽有的审判、咒诅与刑罚。这些生在粪堆中的蛆虫根本不配得到我赐给以色列的满山的牛羊与万贯家产,还有遍地最美丽的儿女。当代的以色列把我滋补的牛羊与金银之物都献在祭坛上,超过了律法下耶和华所要求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赐给他们更多,超过了律法下的以色列所得的百倍。我滋补给以色列的超过了亚伯拉罕所得的,也超过了以撒所得的,我必使以色列家族生养众多,我也必使以色列中我的百姓遍及全地。我祝福、看顾的仍是我以色列中的选民,就是那向我奉献所有的从我所得一切的众百姓。因他们顾念我,便将初生的牛羊献在我圣洁的祭坛上,将所有的一切都献在我的面前,以至于将初生的长子也献上期盼我的重归。你们如何?击打我的怒气,向我索取,偷窃那些为我献供品之人的祭物,也不知是得罪我,因此你们得着的尽是黑暗中的哀哭与惩罚。你们多次触及我的怒气,我将我的焚烧之火降下,以至于有许多人‘惨遭不幸’,幸福的家园变成了荒凉的坟茔。我对这些‘蛆虫’只是怒气不止,并没有祝福的意思,只是为了我的工作而破例高抬了你们,忍受了极大的屈辱作工在你们中间,若不是为了我父的旨意,我怎能与这些在粪堆里滚来滚去的蛆虫同住一个家中呢?我对你们的任何一个作法与说话都感觉极度地厌憎,好歹因着我对你们的‘污秽’与‘悖逆’有点‘兴趣’,成了我说话的‘集大成’,否则我绝对不会这么久呆在你们中间的。所以,你们应知道我对你们的态度只是‘同情’与‘可怜’,并没有一点爱,对你们只是忍耐,因我只是为了我的工作,而你们只是因着我选用了‘污秽’与‘悖逆’作‘原材料’才看见了我的作为,否则,我绝对不会向这些蛆虫显明我的作为的,我只是牵强附会地作在了你们身上,并不是犹如我在以色列的作工那样的甘心与愿意,只是带着怒气勉强在你们中间说话。若不是为了我的更大的工作,我的眼中怎能容纳这样的蛆虫存留?若不是为了我的名的缘故,我早已升到至高处将这些蛆虫与粪堆一同烧干净尽!若不是为着我的荣耀,我怎能容让这些恶鬼在我眼前公开摇头晃脑来抵挡我?若不是为了让我的工作顺利开展,毫无一点拦阻,我怎能容让这些蛆虫一样的人任意虐待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就中国这些人的事奉,根本就拿不到神面前,简直是一塌糊涂,今天享受这么多恩典纯属神高抬!你们什么时候寻求过神的作工?什么时候为神献过命?什么时候甘心把家庭、父母、儿女都撇弃?没有人付过多大代价!不是圣灵把你带出来有几个能豁出来的?都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才跟随至今,你们的忠心在哪?你们的顺服在哪?按着你们所做所行的早该将你们毁灭,将你们都一网打尽,你们还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么大的福分,根本就不配!你们有谁是自己闯出一条路来的?有谁是自己找着真道的?都是好吃懒做、贪享安逸的贱货!你们以为了不起了?有什么可夸的?不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就你们的本性、你们的出生地点就是最高级了吗?不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你们不也是地地道道的摩押的子孙吗?事实的真相还能改变吗?今天揭露你们的本性是委屈事实的真相了吗?看看你们的奴隶性,看看你们的生活,看看你们的人格,你们不知道你们是最低贱的下等人类吗?还有什么可夸的?看看你们所处的社会地位,你们不是社会中最下层的人吗?你们以为是我说错了吗?亚伯拉罕献以撒,你们献过什么?约伯献所有,你们献过什么?多少人为寻求真道而献身,抛头颅,洒热血,你们付过这代价吗?你们与这些人相比根本就没资格享受这么大的恩典,今天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就委屈你们了?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没有什么可夸的,这么大的救恩、这么大的恩典白白地赐给你们,你们什么都没献上,而是白白享受恩典,你们就不觉得惭愧吗?这真道是你们自己亲自寻求得来的吗?不都是圣灵迫使你们接受的吗?原来你们根本没有寻求的心,更没有寻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都是坐享其成,不费吹灰之力就得着了这些真理,还有什么资格发怨言?你以为你自己是身价最高的吗?与那些献一生、洒热血的人比一比,你们还有什么怨言可发?现在将你们灭了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你们除了顺服、跟随,其余就没有你们的选择,你们不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在我多年的作工中人得着了许多,舍弃了许多,但我仍说人并不是真实地信我,因为人仅仅口里承认我是神,却不赞成我口中的真理,更不实行我对人要求的真理。也就是说,人只承认有神,却不承认有真理;人只承认有神,却不承认有生命;人只承认神的名,却不承认神的实质。我因着人的热心对人厌憎,因为人只是用好听的话语来欺骗我,却并无一人来用真心敬拜我。你们的言语中带着毒蛇的诱惑;你们的言语又甚是狂妄,简直是天使长的‘发表’;你们的行为更是破烂不堪;你们的奢侈欲望、你们贪婪的存心更是不堪入耳。你们都成了我家中的蛀虫,都成了我厌弃的对象。因为你们都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而是喜欢得福的人,是喜欢上天堂的人,是喜欢看到基督在地掌权盛况的人。你们可曾想到就你们这样败坏至极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神的人怎么能配跟从神呢?怎么能上天堂呢?怎么配看见空前盛况的美景呢?你们的口中满了欺骗我的言语,满了污秽的言语,满了背叛我的言语,满了狂妄的言语,从来没有诚恳的言语向我诉说,没有圣洁的言语,没有经历我话顺服我的言语,你们的信到底如何呢?你们的心里满了欲望、钱财,物质充满你们的头脑。你们天天都在计算如何从我获得什么,天天都在计算从我得到的钱财、物质有多少,天天都在等待会有更多的祝福降在你们身上,让你们享受更多更高的可享受之物。你们每时每刻想的不是我,不是从我而来的真理,而是你们的丈夫(妻子)、儿女,你们的吃穿,想的是你们将如何能享受得更好,享受得更高,你们将自己的肚腹装得满满的还不是一具死尸吗?将你们的外表装饰得特别华丽那你们不仍然是没有生机的行尸走肉吗?你们都为自己的肚腹操劳得头发斑白,却没有一个人为我的工作献上一根毫毛。你们为肉体为儿女奔波劳碌,绞尽脑汁,却没有一个人为我的心意着急担心,你们还想从我得着什么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们只想着得到什么福气,只想着得到什么赏赐,可是你们从来没有想过究竟怎么做能与我相合,怎么做不与我为敌。我对你们的失望太大了,因为我赐给你们的太多了,但我从你们得到的太少了。你们的欺骗、你们的狂妄、你们的贪心、你们的奢侈欲望、你们的背叛、你们的不服哪一样能逃出我的眼睛呢?你们应付我,你们糊弄我,你们羞辱我,你们欺哄我,你们敲诈我、勒索我的祭物,这些恶行怎能逃出我的惩罚呢?这些恶行都是你们与我为敌的证据,都是你们与我不相合的证据。你们各自都以为你们与我相合得太多了,那这些真凭实据又与谁对号呢?你们自以为对我一片赤诚,自以为对我一片忠心,你们都自以为特别善良,特别富有同情心,你们自以为对我的奉献太多了,你们自以为你们为我做得足够多了。但你们是否对照过你们各自的行为,我说你们的狂妄足够多,你们的贪心足够大,你们的应付足够多,你们糊弄我的技巧足够高明,你们的卑鄙存心、卑鄙手段足够多,而你们的忠心太少,你们的真心太小,你们的良心更是没有,你们的心地又太恶毒,对任何一个人都不放过,甚至对我也不例外。你们为了儿女、为了丈夫、为了保全自己将我置之门外,你们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家庭,在乎的是你们的儿女、你们的地位、你们的前途、你们的享受。你们什么时候说话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寒冷的天气你们想到的是儿女、是丈夫、是妻子、是父母,炎热的天气你们想到的也不是我。尽本分的时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么事是为了我?你何尝想到过我?你何尝不惜一切为了我、为了我的工作?你与我相合的证据在哪里?你为我忠心的实际在哪里?你顺服我的实际在哪里?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里?你们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骗我,你们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盖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实质,你们这样的与我为敌,将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若是有良心的人,看见自己地位低更得感谢神了,双手捧着神的话,捧着神赐给他的恩典,甚至痛哭流泪地说:‘我们地位低下,在世上没得着什么,没人看得起我们这低贱的人,家庭环境逼迫,丈夫弃绝,妻子辱骂,孩子也瞧不起,到年老儿媳妇还虐待,我们实在是没少受苦,今天得享神的大爱真是太幸福了!不是神的拯救我们怎么能看透人间的苦难呢?不仍旧在这罪中堕落吗?这不是神对我们的高抬吗?我一个最低下的人,神把我抬到这么高,我即使灭亡也该报答神的爱。神能看得起咱们,对咱们这地位低下的人面对面地说话,即使刑罚我又有何言语呢?刑罚不也是神的高抬吗?即使刑罚我也能看见他的大能,我不能没良心,得报答他的爱,不能这么悖逆神。他面对面与我说话,手把手地教我,口对口地喂我,与我同生活、同受苦。’神跟人地位不一样,身份不一样,跟人受的苦一样,吃的穿的跟人一样,只不过人们都尊敬他,就有这点区别,其余的享受不都一样吗?那你们还有何资格讲这讲那呢?神都受这么大苦,作这么大工作,就你们这些蚂蚁、臭虫不如的人今天得着了这么大高抬,若不能还报神爱,那你良心何在呢?有的人说了心里话:‘我每次想离开神时,眼里满了眼泪,良心受控告,我对不起神,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这么对他。假如我死了,让他工作得着荣耀,我就心满意足了,否则我即使活着也不平安。’你们听听这话,这才是受造之物该尽到的本分。人如果在里面总有这个异象存在,里面便透亮、踏实了,对这些事能定准了,你会说:‘神他不是害我,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不是故意侮辱我,虽然话说得是严厉一点,是很扎心,但他都是为了我,虽然话语说得那么严厉,但神仍是在拯救我,仍然在体贴着我的软弱,他没用事实来惩罚我,我相信神是拯救。’你若真有这个异象,你就不至于跑了,你会想到你的良心过不去,你的良心受谴责,不该这么对待神,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么多恩典,听了那么多话,能白听吗?谁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绝神,你得维护神,你得见证神,别人毁谤神,你不能毁谤神。神对你再不好,你也得对得起他,你应该还报他的爱,你得有良心,因神是无辜的。他从天来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间,已是受了极大屈辱了,他是圣洁的,没有一点污秽,来在污秽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们身上,还是为了你们,你若昧着良心去对待他,还不如早点死了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人没把神当神待,神可是把人当人待了,是不是这样?神说你畜生,根本就没把你当畜生对待,如果把你当畜生对待还供应你真理干什么?拯救你干什么?有些人还委屈得不得了,说:‘神说我是贱货,我没脸活了。’其实人都不明白神的心意,可以说,神作工的智慧、良苦用心也可能你经历一辈子也不会体尝太深,不管你体尝是深还是浅,只要你最终明白了,知道这么点意思就完事了,神还是让人明白真理、注重性情变化,在对神的忠心上、顺服上及心里对神的爱这些方面逐步进深就行了。”

摘自《座谈纪要·你认识神对人类的爱吗》

“很多人信神并不注重生命性情的变化,而是注重关心神对他是什么态度,他在神心中能不能占有一席之地,总猜测他在神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神心里有没有他的地位,很多人都有这些东西,如果见了神的面,老观察神对他说话是高兴还是生气。还有的人总向人打听:‘我的难处神提没提过?神对我到底怎么样?是否关心我呀?’还有更厉害的人好像发现了新问题:‘哎呀,神刚才看了我一眼不是好眼,我也不知咋的了。’人都特别注重这些。有人说:‘咱信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她不搭理咱们,咱们不就完了吗?’言外之意就是:咱在神心里没位置还信啥呀?咱别信了!这是不是没有理智?你知不知道人为什么要信神?人总要在神心里面找个地方呆着,人总也不琢磨自己心里有没有神的地位,自己对神怎么样,人多狂妄自大呀!这是人最没理智的地方。甚至有的人没理智到一个地步,听到神打听别人的事,没打听他,没提他的名,或者是关心别人没关心他,或者照顾别人没照顾他,他就不满意了,说:‘我信不上来了,这样的神不公义,连公平合理都没有。’开始发怨言了,这就是人的理智有问题,神经有病了。平时还说:顺服神安排、顺服神的摆布,不管神对待我怎么样我都没有怨言,神对付我也行、修理我也行、审判我也行。可是到了事实临到的时候就不行了,人有这个理智吗?人把自己都看得特别高,把自己看得都特别重要,别说修理对付,就是一个眼色看着不对劲人就感觉没有希望了,‘完了!别信了!神都不搭理咱了,咱没希望了。’再不就是说哪句话语气重点儿扎心了,又灰心失望了,‘神这次对我说话那语气都不是好语气呀!话里带着话,话里带着刺,话里带着别的意思,我信神感觉没有意思,神不搭理了,那就没法信了。’以前有的人认为:你看人家对神定得多么真,你看人家把神看得多么重要,神的一个眼色不对人家都省察,神到底是什么意思,人家对神特别忠心,人家把神看得特别重要,这可真把地上的神看成天上的神了,神的一个眼色看得都特别重要。是这么回事吗?有些人真糊涂,什么事也看不透,人的身量太小,真是丑态百出。人的理智太差,对神的要求太多,而且太过格,没有一点理智。人总要神这样作那样作,人对神不能完全顺服,不能敬拜,反而按着自己的喜好提出一些无理要求,要求神就应该度量大,什么事都看着不生气,什么时候看着你都是面带微笑,什么时候看着你都得供应交通,无论什么时候神都得说话,还得一味地忍耐不生气,还得有好脸向着人。人的要求太多,人的事太多,对这些事你们都省察省察,人的理智是不是太差?不但不能完全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接受从神来的一切,而且反过来对神提出一些额外要求。人有这样的要求怎么能对神忠心呢?怎么能顺服神的安排呢?有这样的要求怎么能够爱神呢?人都要求神应该怎么爱他,应该怎么宽容他,怎么看顾保守他,怎么关心照顾他,没有要求自己怎么爱神,怎么想着神,怎么体贴神、满足神,怎么心里有神地位,该怎样敬拜神,人心里有这些东西吗?这些都是人该达到的,为什么人不往上用心呢?有些人也能发一时热心,但不是长久的,遇到一点挫折就能导致灰心失望发怨言。人的难处太多了,追求真理、追求爱神满足神的人太少了,人根本就没有理智,地位没站对,另外把自己看得特别贵重。有些人还说:‘神把我们看成他眼中的瞳人,神救赎人类不惜把自己独生子钉在十字架上,咱们多值钱哪,是神重价买回来的,咱们在神心中都占着一个位置,那神心大呀,这么多他的儿女、他的子民在他心里都占着一分子,咱们这人也不简单。’人自己还感觉自己挺高、挺伟大的。其实原来有些做带领的人就是这样,提上来以后他有地位了,就觉着:‘神看得起我,让我做带领,我会好好为神跑路作工,神把我看在眼里了。’自己美得不得了,结果一段时间做了些坏事本相显明了,被打发回家了,又垂头丧气了,‘哎呀,神给撤掉了,咱这人也完了,赶紧回家吧。’再揭露对付他的丑相就更消极了,信不上来了,最后琢磨琢磨:‘世上谁亲?除了爹妈谁也不亲,神所作的也不近人意呀,一点情面没有,说神体谅人软弱,为什么有点过犯就撤掉了?’结果心灰意冷想不信了。人对自己要求不高,对别人要求可高了,对他还得忍耐还得包容,还得有爱护,还得有供应,还得面带微笑,还得忍让,还得迁就,多方面的照顾,不能有一点严厉的,不能有一点刺激的,不能有一点他看为不好的,人的理智太差了!人应该站什么地位,人应该做什么,应该达到什么,应该存什么样的观点,应该站在什么地位上事奉神,应该把自己放在一个什么位置上才合适,这些事人都不清楚。有点地位的人就把自己看得挺高,没有地位的人也把自己看得挺高,人总也不认识自己,什么时候能达到无论对你们怎么说话、怎么严厉、怎么不搭理,你都能跟着信,都没有怨言,还照样尽本分,那你这人就成熟老练了,真有点身量了,有点正常人的理智了,不对神要求什么了,再没有奢侈欲望了,再不按着自己的喜好去要求别人、去要求神了,这才是有点人的模样了。……有些人就是这样,心里老装这些东西,神对谁好或者是不好,或者给谁脸色看,如果发现对他不高兴了,或者听见说他什么话,他就放不下了,你怎么跟他解释也不行,多长时间都扭转不过来,他就把自己定规了,抓住一句话就定规对他是什么态度,你怎么说让他正常追求,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感觉不是对他说的,是糊弄他。可见,人对神的公义性情丝毫不认识,根本不了解人有变化过程,神对人的态度也会有变化的,你对神的态度不变他对你能变吗?人变了神对你就变了,你不变他也不变。对神所恨恶的所喜欢的,他的喜怒哀乐,有些人到现在也摸不清楚、摸不透。……你们都是带着一些消极的东西、带着一些情形作工,好像戴罪立功似的,都不是心甘情愿的,也没有达到:神无论怎么对待我,我闭着两眼,我只管作,只管按着神的心意去作,只管按着神的要求去作。能达到这个吗?人没有这个理智!……用人不用人或者对你什么态度,这个并不重要,关键在乎人主观努力,能不能变化,你选择什么道路,这是最关键的。对你态度再好你没有变化也不行,对你态度再好你临到事就跌倒了也没有用,这不还是关键在乎人走的路吗?”

摘自《座谈纪要·对神总有要求的人最无理智》

“彼得……就是我说我已丢弃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实行原则来实际地爱我。当我告诉他,他爱我,我也不称许,我要把他最后扔在撒但手里,但在这种不临及其肉身而是话语的试炼之中,他仍向我祷告:神哪!天地万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对我施怜悯之时,我心以你的怜悯而大大欢喜,你要对我实行审判时,我虽不配,但我更觉得你的作为是何其的深奥,因你满有权柄、满有智慧,我虽肉体受苦,但灵里得安慰。我怎能不为你的智慧、作为而发出赞美呢?即使让我在认识你之后而死去,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呢?全能者啊!难道你真的不愿让我看见你吗?难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审判吗?莫非我身上有你不愿意看见的东西吗?在这种试炼之中,彼得虽不能准确地摸着我的心意,但足以见得,他以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审判,使人看见我的威严、烈怒)而骄傲、自豪,并不因着受试炼而苦闷。”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六篇说话》

“人的一生都在神的手中,若不因着在神面前的心志,谁还愿意白白地活在这虚空的人世之中呢?何苦来呢?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若不为神做点什么那不就白活一场吗?若你做的即使在神看不值得一提,那你在死之时不也会露出欣慰的笑容的吗?你应追求从积极方面进取,而不在消极方面退后,这不是更好的实行吗?若单是为了满足神,那就不会消极或是退后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三十九篇说话的揭示》

参考人的交通:

“第二条,神说:‘如果你得知我从来就不赏识你,那你能不能留下来为我效力一生?’这一条有难度了吧。人都喜欢啥呢?‘你越赏识我,我越愿意为你效力,你不赏识我,我就没心思给你效力了,我就不想为你效力了。’你看看,人效力得有效力的动力。败坏人类无论做什么都有条件,信神如果为神效力,他也有条件:‘我效力你得赏识我,你得高看我,你得祝福我。如果你不赏识我、不称许我,一点儿祝福没有,那我就不给你效力了。’败坏人类是不是这种性情啊?是这种性情。但是神说:‘如果你得知我从来就不赏识你,那你能不能留下来为我效力一生?’你们说,神对我们这些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类有赏识吗?没有赏识。这点如果你真清楚了,还愿不愿意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啊?有人说愿意,嘴说愿意心里有劲儿吗?现在说得挺好,等以后看你效力怎么样;以后如果消极了、灰心了,想回家,这就证明人里面有问题了,是背叛神的本性。是不是?说‘神不赏识,我就不效力了,我还效什么力呀’,这是不是背叛神哪?败坏人类做啥都有交易呀。如果给人家做点儿活,心里就琢磨:‘我给你干活,你给我什么好处呢?你给我什么好吃的呢?你给我多少工钱呢?’就在那儿老琢磨这个。如果到了吃饭的时候一看这个饭不怎么样,‘好,你不给我好吃的,我也不给你干了’;如果发工钱的时候发的工钱太少,‘好,给的钱少,我也不给你做了’。人里面跟神如果真有交易的话,你们说这是什么性情啊?是撒但性情。那你们看看自己有没有那种性情啊?发现了以后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想没想‘我这个人真这么坏吗?我这个人真这么糟糕吗?我觉得我不错呀,我不至于坏到这个程度吧!’人肯定这么想。人总是看到自己的好处,看见自己善良的一面,把自己那个撒但本性遮盖得严严实实,一点儿看不见才好呢,人会伪装,善于伪装。现在这第二条要求到底该怎么进入?如果我们得知神从来就不赏识我们,这个应该正确对待。神不赏识,说明我们不配得神的赏识,我们没有被赏识的价值,所以神不赏识。神所作的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如果真值得神赏识,神能不赏识嘛,神肯定会赏识。如果我们没有值得赏识的地方,那神当然就不赏识了。现在我们已经看见,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了,的的确确没有值得神赏识的地方,可以说,无论哪方面,所有的都是败坏流露,没有一点儿值得神赏识的。比如说,论忠心方面,有值得神赏识的地方吗?论顺服方面,有值得神赏识的地方吗?论见证,也没有,论我们的素质,论我们的人格,论我们的心地,论我们的性情,没有一方面值得神赏识。如果我们没有值得神赏识的地方,那我们为神效力还要求神赏识我们吗?应该有这个要求吗?我们为神效力,这已经是神破例高抬了。按着我们的性情、败坏程度,我们效力都效不好,都没有忠心,效力都满足不了神的心意,那就更不值得神赏识了。如果真认为我们效力都不配让神赏识,也没有值得神赏识的地方,我们就会甘愿为神效力,如果神从来就不赏识我们,那我们也会以能够为神效力而得欣慰,如果我们心里真这样想,还能不能为神效力一生啊?这就容易多了。因为我们有自知之明了,我们知道自己败坏太深,没有一方面值得神赏识,所以我们为神效力就不要求神赏识了;就是神从来也不赏识,那我们也知道、我们也承认。这样,我们就能甘愿为神效力一生,神的这条要求也就容易达到了。如果你里面觉得自己很好,觉得自己哪方面都能满足神,你觉得你很值得神赏识,无论为神效点儿什么力,心里都要求神‘你得赏识我呀,我这么值得你赏识,你如果不赏识我,那我可不能为你效力呀’,如果你有这种思想、这种心态,这说明什么呀?说明你的本性还是撒但本性,说明你还是属撒但的,说明你还是撒但的性情。如果你有这个想法、有这种思想,觉得自己很好,值得神赏识,这就足以证明你是属撒但的,你太高傲了、太狂妄了、太没有理智了、太不认识自己了。这样一个败坏至深满了撒但性情的人,就不配活在神面前,就不配为神效力。所以说,如果人没有理智的话,为神效力还求神赏识,这样的人在神面前站立不住啊,在各种试炼中非倒下不可。现在我们还有没有这条要求啊?无论做点儿啥老求神赏识、求神高看、求神夸奖、求神祝福,还有没有这样的心理呀?如果有,人就很危险哪。如果有这种败坏的性情,有这种奢侈欲望,那这一条标准你就达不到。这是第二条。”

摘自《讲道交通(二)·满足神的最后要求才能蒙拯救》

“人都有这种背叛成分,若得知神从来不赏识自己,就不愿再为神效力,人虽低贱卑鄙还想要个脸面风光,按人的本性做效力者都不配,但人的虚荣心太大,效力还想得着赏识,这的确是所有人的难处。要解决这个问题,先要认识神的性情,了解神赏识什么样的人,人该具备什么才能得着神的赏识,神最恨恶什么样的人。如果人有背叛该怎么解决呢?人如果追求性情变化,就是神惩罚我、厌憎我,我也甘愿为神效力终生,不背叛神,可能这就能获得神的赏识,因为神喜欢的是人的绝对顺服、任神摆布,对神没有任何索取,也没有一点要求。人为神效力要求神赏识,太不应该了,这也是人无理智的地方,更是人的背叛成分。”

摘自《座谈纪要·神对人的最后要求爱深情切》

“神以前早就说过:‘人都是脑后有反骨,说不定哪天就变了。’这真是实情,我们心服口服,哪一个人都有背叛的心,哪个人都有背叛神的危险,无一人例外。神给人九十九个好,人不知不觉,一旦神未满足人的存心目的,人立刻就恼,就能背叛神,人的本性就是背叛,真是恰如其分、千真万确,谁也否认不了。神的话都说到人骨子里去了,人都得心服口服,以后还要眼服,人没有几个好东西,不配得神赏识,若不是神的高抬连效力都不配。效力还得有效力的理智、效力的人格,有几个人能称得上是忠心的效力者的?神若真跟人求这个真,我们人都要蒙羞站立不住。”

摘自《座谈纪要·背叛是人抵挡神的根源》

“有的人性情挺恶毒,就不能顺服神。这里边有一个问题:如果神一直对你不赏识,还挺厌憎你,你还愿不愿意为神效力?这个问题好不好答复?那有人要问:‘你既然让我效力,我效完力能不能给我赏赐?能不能让我得福、蒙拯救进国度?’能提出这样问题的人,他是顺服神的人吗?他这是什么性质?这是与神搞交易。那现在神这么说了‘你效完力以后,我还把你打到无底深坑里去,你该不该继续为我效力?’,你答复吧,你还能不能退去呀?有人说:‘我效力效了十多年了,甚至把命都快搭上了,我到底能不能进国度?’神说‘你进不去国度,你效完力我还得把你扔到无底深坑,交给撒但’,你听完这样的话还愿不愿意效力了?这对人的信心是个挑战,因为人的顺服太有限了,人里面都有交易。假如有一些人他心里想:‘我现在这么信神,上面的带领、弟兄对我赏不赏识呢?对我啥印象呢?如果对我印象好,对我看法好,那我就好好追求;如果他们对我印象不好,看法不好,那我就放弃。’这种想法是什么性质?是不是背叛?这个背叛你心里有没有?如果有,这不就严重了吗?你有这个东西那你以后能站立得住吗?你如果不追求真理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就是个癌症、祸根,这就是你的致命处。有很多人里面有这些东西,就发现不了自己的致命处,那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生活在危险的边缘上?你们的顺服现在到什么程度了?有的人说:‘弟兄,你对我看法到底咋样啊?你对我如果挺赏识,看法挺好,那我就有信心追求;如果你说我这个人够呛,不能蒙拯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那我就放弃吧。’这个观点怎么样?这是背叛神的观点,背叛神的东西在他里面藏着。有的人说:‘弟兄你对我看法不好我还能信,如果神对我看法不好,那我就不信了。’这话里有没有背叛?那现在我问你,神对你看法也不好,说你这个人白信,得不着真理,你还信不信了?有人说‘还信’,那你怎么信?还这么稀里糊涂地信那就不行了,仍这样信得不着真理。说心里话你还打算怎么信?有人说‘还往上够,扭转现在的局面追求真理’,如果你说得不客观、不现实,这话不成立,你心里没劲啊。如果你还能真信,那你该怎么信呢?你那个信法肯定不能跟以前一样了,你得改变方式,寻求正确的道路。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你的信、你的人格、你的人性神不喜欢,神不赏识,神甚至厌憎你,你还信不信了?你说‘我还要信!’那你还咋信?还让神厌憎?还走老路?你要根据你的真实情形说点现实的话,那就是‘我还得试一把,我到底能不能得着真理,我如果真得不着真理,我效点好力也行,我尽我最大努力为神作工,效点最实在的力,我把一些人传进来,我死了也不白活’,这话实在,人得说点客观实际的话。那现在你愿意效这个力吗?你看有一些人自己性情不好,他还竭力传福音,他说‘我性情不好我不能得救,但是我要传一些追求真理的人,让他们得救,我也知足了’,你有没有这样的心?像有一些老年的弟兄姊妹,要死的时候跟儿女咋说?他说:‘这道是真的,我不行了,我这年龄太大,得不着真理了,你们得好好信,好好追求真理。’他临死还嘱咐他的家人要好好信,这是他的心里话。那你们有什么样的心呢?如果神不赏识你,你以前也真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人性还不怎么样,你到底咋信?能不能尽上最大的努力满足神一点?你达到真正不白活,死了能闭上眼睛,能不能做到这一点?你真能做到这一点,说明你还有点良心,你要这一点也做不到你就完了,说明你没有人性,就是鬼。所以,有一些人性不好的、以往不追求真理的、人性还挺诡诈恶毒的人,你知道神对你看法不好,说你挺恶,没有人性,你还信不信了?还怎么信?稀里糊涂信那有啥意义?每一个人都得想好,该怎么对待这个问题,神鉴察人心肺腑,你如果不这样追求真理,你永远也不会有变化,针对问题、针对神的要求表态,往上努力,往上够,这才叫追求真理。……有的人尽点本分、出点力,那就觉着自己了不起了,然后就得让带领、让同工、让弟兄姊妹都得高看他,都得维护他,都得以他为中心,都得尊重他,他才能继续尽他的本分,这样的人有没有?有的人传福音传进来一个有名的人,他就狂妄了,他说‘你看看,那条“大鱼”是我得的,你们得高看我一眼,得给我一种特别的尊重,那我才能继续传福音,传“大鱼”’,这样的人有没有理智?老让别人高看,那有啥用?这没有用,这属于没理智。做人实实在在的好,别图虚名,别讲一些虚浮的事,别让人高看,那没有意义。”

摘自《讲道交通(六)·怎么追求真理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