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实行真理的操练4 如果你为我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而你的一点要求我并未满足……

4 如果你为我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而你的一点要求我并未满足你,你能不能对我灰心失望,甚至怨气冲冲、破口大骂?

相关神话如下:

“神掌管着一切,使万物都有层有次,都按着神的意思各从其类、各居其位,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都为神所造的人类而服务,没有一物敢叛逆神或向神提出别的要求的。所以说作为一个受造的人也得尽到人的本分,不管人是万物当中的主人也好,或是万物的主宰也好,人在万物中的地位再高也是在神权下的小小的人,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人,一个受造之物,人永远不能高于神。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所该追求的就是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没有一点选择地来追求爱神,因为神就是值得人爱的。追求爱神的人,不应追求个人的利益,不应追求个人盼望,这是最正确的追求法。”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要知道,赐人类生命的是我,接受我生命为我作见证的是你们,这是你们的本分,是我临到你们而且是你们当为我做的。我将我的一切荣耀都赐给了你们,我将以色列选民未曾得着的生命赐给了你们,你们理当为我作见证,理当为我献青春、舍性命。我将我的荣耀赐给谁,谁就得为我作见证,为我舍命,这是我早命定好的。我的荣耀赐给你们是你们的福气,将我的荣耀见证出去这是你们的本分,你们若只为着福气而信我,那我的作工便无有多大意义,而且你们也并非是在尽你们的本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而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人没能尽到人的本分已经是相当悖逆神了,已经是亏欠神很多了,而人却反过来喧骂神的不对,这样的人还怎么能有资格被成全呢?这不就是被淘汰受惩罚的前兆吗?人在神的面前不尽自己的本分已是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了,而人却厚着脸皮来与神讲理,与神较量,这样的人有什么成全价值呢?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在你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又是如何呢?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在你们中间生活的神呢?你们又是如何在他面前尽你们的本分呢?做到仁至义尽、肝脑涂地了吗?你们的奉献怎么样?你们从我所得的还少吗?你们会分辨吗?你们对我的忠心如何?对我事奉得又如何?而我赐给你们的、为你们所作的又如何呢?你们都作过衡量吗?你们都曾用你们仅有的一点良心衡量、比较过吗?你们的言行能对得起谁呢?难道就你们这一点点奉献就能对得起我所赐给你们的全部吗?我对你们一心一意没有丝毫选择,而你们对我却是心怀鬼胎、三心二意,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仅有的一点功能,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这样你们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你们自己都发表什么、活出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你们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还想求得神的宽容与神丰富的恩典,那些恩典不是为你们这些分文不值的小人预备的,乃是为那些没有所求、甘心献身的人而预备的。你们这样的人、这样的庸才根本不配享受天上的恩典,只有苦难的日月与那不尽的惩罚与你们相伴!你们若不能为我尽忠,那你们的命运就是受苦,不能对我的话与我的作工负责,那你们的结局就是惩罚,什么恩典、祝福、国度的美好生活与你们无关无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是自食其果!那些不明智的狂傲之徒不但不尽自己的全力、不尽自己的本分,反而伸手索取恩典,似乎他所要的是理所应得的,若是索取失败就更加背信弃义,这样的人还算有理智吗?你们的素质差,理智全无,丝毫不能在经营工作中尽上你们该尽的本分,你们的身价已是一落千丈了。如此恩待你们,你们不能报答已是悖逆万分了,这些就足够将你们定罪,这些足以显明你们的懦弱无能、卑鄙龌龊,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再来伸手索取呢?你们对我的工作不能有丝毫的帮助,不能尽你们的忠心,不能为我站住见证已是你们的不对,已是你们的不足,而你们反倒向我攻击,胡说我的不是,埋怨我不公义,这就是你们的忠心吗?就是你们的爱吗?除此之外你们还能作什么工作呢?所有的工作中你们曾作过什么贡献呢?曾有过多少花费呢?我不责怪你们已是极大的宽容了,你们还厚颜无耻地向我讲理由,私下埋怨我,你们还有一点人味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有的人我对付修理他,修理完之后他难受得又痛哭又消极,他心里还想:神你对付完我之后,我这么难受你怎么不安慰安慰我,哪怕走走过程说一句话也行啊!人就是这样要求神,人还满有理由:那神不是怜悯慈爱吗?你对付我之后,我这么难受,你应该安慰安慰我呀,让我有点信心,神一点爱也不给啊!有的人传福音得人多了,心想:我传福音得这么多人,也没奖赏我,还这样修理对付,我受这么多苦,到头来还是挨对付。你们说人心里有没有真理?人的这些要求合不合理?如果我对付一个人之后,这次安慰他,他就觉得:哎呀,神真好,神真好,我没想到神能安慰我。当我在一件事上又对付一个人时,他特别难受,我没搭理他,他就想:神为什么能安慰他,我这么痛苦为什么不安慰我呢?神不公平……又有观念存在心里了……人有很多无理的要求,很多无理的想象、欲望在人里面存在着,到一个时候有合适的背景就发出来了。因为人里面反应出来的心思意念、所有要求没有一样是与神相合的,人的本性充满了撒但的本性,全是为己,自私、贪婪、奢侈,你清楚吗?你看人不管在什么情形里都会有要求的,高兴的时候、安逸的时候他会祷告神说:‘神你保守我,让我始终活在这个情形里。’不高兴的时候、情绪低落的时候又有要求了,‘神你怎么不恩待我呢?怎么不开启我呢?别人怎么那么好呢?我怎么这么不好呢?’当人身处逆境的时候还会强烈地要求神给改变环境,顺境的时候人会有得寸进尺的要求,人得着的时候还想贪得更多,人得不着的时候想迫切地得到,得到什么?得到自己喜欢的、肉体利益所需要的。所以说,人的要求没有一样是正当的,没有一样是理所当然应当得到的。有些人与我在一起相处,因他们家庭比较贫困,我给他们一些穿的用的东西,有的人看见了就不高兴,心里就想:怎么总管他不管我呢?神也不公平啊!……

你看人的所有要求,对神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对神这样要求,那样要求,这样打算,那样打算,总之,人的打算都是在真理以外的,都是与神的作工、神的心意格格不入的,没有一样是神喜爱的,都是让他厌憎的、恨恶的,人所要求的与人该进入的都不相关。有的人认为:我作这么多年工作,我也回不去家,神就应该照顾我穿的,应该照顾我吃的,我有病神就应该更多地关心我。时间长了就总结出很多应该要求神的事,时间短了,还觉得咱这个人不配,时间长就觉着是应该的。人都是这样,这是人的本性,任何人都不例外。有些人说:‘我从来没跟神提什么奢侈的要求,因为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不配要求神作什么。’你别着急,时间会显明一切,人的本性存心总有一天会暴露的,会爆发的,人不提是因为人认为没必要,或是认为时机不成熟,更或是因为你已经对神提出了许多要求,只不过你自己根本就没意识到那是对神的要求罢了。总之,人有这样的本性就不会存在里面不发芽的,今天为啥提这事呢?就是让人认识自己的本性里面都是啥东西。别以为信几年神作几天教会工作就觉得为神花费不少,为神奉献不少,受苦不少,应该得一些东西,比如物质的享受了,身体的补养了,让人尊重一些了,让人器重一些了,神说话对他温柔一些了,或是神对他关心多一些了,时常就得问问他吃没吃好啊,穿没穿好啊,身体如何等等。人为神花费时间长一点,里面的这些东西不知不觉就产生出来了,就认为要求什么都应该了,时间短他认为没有资格,时间长了他觉着就有资本了,人的要求就出来了,本性的东西就暴露出来了。人是不是这样?时间短他不敢,他不好意思,时间一长他就该琢磨了:别人买什么,穿什么,我穿什么了?我买什么了?我也没买什么呀!人为什么不琢磨琢磨你这么要求神对不对呀?这些东西是不是你该得的?是不是神应许给你的?如果不属于你的而你一味地要求,那就是不合真理的,完全是撒但的本性。……

……

人对神总有要求,总按自己的观念来要求神这么作那么作,让神按着你的意思去拯救你,去怜悯你,去爱你,去恩待你,你是在用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方式要求神,让神顺服你,这是什么问题?你这是在信神吗?你信的纯属是你自己,你心里没有神,没有什么真理可言。有的人一时热心也属于人的好心给我买点东西,有的买双鞋给我拿过来,穿上不合适,我给他退回去了,有的人我考虑若给他退回去他会难受,我就看谁穿着合适就给谁了,这时人就受不住了,说:‘我花多大功夫、花多少钱你知道吗?我跑多少路你知道吗?你把鞋那么轻易地就给别人,我的钱来得容易吗?你不想穿给我退回来呀,你怎么给别人了?……’我说:‘谁托付你买了?你买了不合适就不要。在世界的国家中还讲人权自由,我就不能有选择?你买啥我都得用?’人这样对待我合适吗?看来人对奉献的真理也不懂,你奉献给神了那就是神的东西了,不属于你的了,神愿意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怎么处理那是神的事了。人有这样的认识吗?人给我买双鞋或者袜子,你不穿还不行,他还得监视着你,‘那双袜子哪儿去了?那双鞋哪儿去了?’人就是这样整天研究你、琢磨你。还有的人老问:‘我买的东西捎没捎去?神穿没穿?’别人说:‘没穿。’他就说:‘好好的东西怎么不穿呢?’你看人的要求又来了,人都不讲理啊!买东西的时候好像有多大的爱心,好像多爱神。人给我买啥东西我必须得喜欢,若不喜欢人就有怨言,人总辖制我。我发现人都是口头说:‘我得好好爱神啊!得还报神爱啊!’人哪里有爱呀?人败坏得连正常人的理智都没有,没有人性怎么谈爱呢?人里面所有的都是恨,都是怨气,都是奢侈欲望,都是人的要求,根本没有爱。爱对人来说只是个追求的目标,只是对人的要求,有几个人达到了?现在你们都愿意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每当你向神有要求的时候,你应该怎样反省自己?你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神?有的人能带几处教会就狂起来了,觉得神家没有他不行,他应该享受神的特殊待遇。其实人的地位越高,对神的要求也越高;人明白道理越多,人的要求越隐秘、越狡诈。虽然口头上不说,却隐藏在心里,也不容易被人发现,说不定到什么时候人里面的怨言、抵触会暴露出来,那就更麻烦了。”

摘自《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你看人里面很多的要求都是因着人按人的良心标准、按着人的伦理道德的观点来衡量神对待人的态度而有的,神应该给人什么什么,神应该怎么怎么对待人,人都是按人间那个公平合理的良心标准来衡量神……这怎么能合乎真理呢?人那个要求为啥说都是无理取闹呢?因为都是人要求人那个标准,人哪有真理?人能看透人的实质吗?有的人要求神按良心的标准来对待人,把人的标准拿到神身上来要求神,所以说不合真理,都是无理取闹。”

摘自《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现在人关键的难处就是在每个人里面都有一些人自己发现不了的想象、观念、愿望、空洞的理想,有这些东西在人里面总是掺杂着伴随着人,的确是很危险的,说不定人啥时候就犯病说胡话发怨言。人里面掺杂太多,虽然都有个好的愿望:我得追求真理呀,我得好好信神……但还是不能达到目的。在各人的经历当中常有这样的事,别人认为他那点小事很轻易就能放下,为什么他就放不下呢?平时还比较有经历,而且在人来看还比较刚强,头脑也比较清醒,为什么临到一点小事就使他跌倒了呢?并且跌倒得还那么快?真是人有旦夕祸福,又岂能自料?在每一个人里面都有一些自己愿意追求得着的东西,都有自己的喜好,人往往自己还感觉不到,或者还认为挺正当,没有不对之处,当有一天因这事绊倒了,产生消极软弱爬不起来了,自己还不知怎么回事,好像还挺有理,是神冤枉了好人。人不认识自己也不会知道自己的难处,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是这样可怜,看来人的掺杂有时也能断送人的。

……厌烦真理的人信神肯定有他的奢侈欲望,无论干什么都有他的存心。比如,有些受逼迫有家难归的人盼望着:‘哎呀,到现在还回不去家,反正到有一天神会给我一个更好的家,神不会让我受苦,或者是我在哪儿住神都会让我有口饭吃,神不会让我走到绝路上,如果让我走到绝路上那神就不对劲了,那神就作错了,不是我的错了。’人里面是不是有这些东西?或者还有些人认为:‘我这样为神花费,神不应该把我交在执政掌权的手里,或者我这么撇弃、这么追求真理,神应该怎样对待我才对,或者是我们这么盼望神的日子到来,那神的日子应该马上就得到,神应该让人如愿以偿。’并且人里面还有对神的奢侈要求:‘我们这样做了,神应该怎么作才对,我们达到什么了神应该赏赐我们什么,给我们什么祝福。’很多人里面存有这些东西,看见别人从家里出来,离开丈夫了,离开家人了,很轻松地为神花费,心里就有情绪:人家离开家那么长时间,人家怎么胜过的?有什么秘密呢?我怎么老胜不过去呢?我怎么老想家呢?我怎么对家庭、丈夫、儿女总是放不下呢?最后还觉得:‘神怎么恩待她不恩待我呀?我怎么总想家呢?圣灵为啥不赐我恩典?神为啥不与我同在呢?’这是什么情形?人太无理智了,自己不实行真理还埋怨神,人主观的努力、主观该达到的都没有了,人主观该选择的、该走的路都放弃了,总要求神这样作那样作,让神一味地恩待她,一味地给她恩典引导她,让她有享受。她就认为:‘我从家里出来,我撇弃这么多,我尽本分、我受苦这么多,神就应该给我恩典让我不想家,让我有心志撇弃,应该加给我力量,我怎么这么软弱呢?别人怎么那么刚强呢?神应该让我刚强起来。’看人说的这些话,没有一点理智,更没有真理。人的怨言怎么来的?‘啊,别人回不了家怎么有地方接待呢?我怎么没地方接待呢?为啥对我不行呢?别人怎么都能回家,我家为啥有环境呢?’这就是从人里面出来的一些东西,完全代表人的本性。人里面有这些东西无论你在什么环境里都能导致你随时离弃真道、背叛神。人里面有这些东西,无论你的身量多大,无论你对真理明白多少,你这些东西若不脱去,那你永远都没有把握站立得住,随时随地都可能背叛神,随时随地都可能导致你亵渎神,随时随地都可以离弃真道,这是很容易的事。”

摘自《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情形才能走上正轨》

“人对神有要求这是一个最难办的事,神所作的没合你的意思,没按你的意思去作,你就容易反抗,这就说明人的本性是抵挡神的,这个问题必须借追求真理来认识解决。没有真理的人对神的要求就多,真正明白真理的人对神就没有要求了,只觉得自己满足神太少,顺服神太少。信神对神总有要求反映了人的败坏本性。你如果不把这个当作严重问题来对待,当作一个要紧的事来对待,那你的道路就有隐患、有危险。一般的事你能胜过去,在小事上不翻车,但可能涉及你命运前途归宿的时候,你就胜不过去了,到那时候你如果还没有真理,恐怕要老病重犯,你就是灭亡的对象。很多人就这样一直跟着,跟随期间一直表现不错,这不决定以后,因为你的致命处、人本性流露的东西、能抵挡神的东西你始终不知道,还没酿成祸你就没认识,也可能走到路终工作结束的时候,你会做出抵挡神最严重的事、亵渎神最厉害的事。”

摘自《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人对神总有要求,这是什么问题?人对神总有观念,这又是什么问题?人的本性里包含什么东西?我发现,人无论临到什么事、对待什么事总是维护自己的利益,顾虑自己的肉体,总为自己寻找理由、借口,一点真理没有,都是为自己肉体辩护,为自己前途打算,都向神索取恩典,什么好处都想得。为什么对神的要求太多呢?这就证明人的本性是贪婪的,人在神面前根本没有一点理智,人所作的一切,无论是祷告还是交通、讲道,总之,人的追求、人的心思、人所向往的都是在向神要求什么、索取什么,盼望从神得着什么。有人说这是本性的事。不错!除此之外人对神有太多要求、太多奢侈欲望,就证明人里面丝毫没有一点人性该具备的理智,都是在为自己要求啊、索取啊,或者是讲理由啊、找借口啊,都为着自己,在很多事上都能看出人所作的没有理智,一点理智都没有,完全证实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撒但逻辑。向神要求太多,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人被撒但败坏到一个地步了,就是人信神也根本没把神当神待。有的人说:‘我们没把神当神待,我们跟从神干什么?我们跟从的不是神吗?他是神我们没把他当神待,我们能跟到现在吗?还能受这么多苦吗?’你外表上是当神跟从了,但是你在对待上、态度上,在很多的事上、观点上,根本没把他当造物的主一样对待。如果你把神当神对待,你把神当作造物的主对待,你就该站好你的地位,那你就不可能对神再有要求、再有奢侈欲望,在心里能有真实的顺服,也完全能够按着神的要求信神,顺服神的一切作工。”

摘自《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谁能扭转这样的趋势呢?又有几个人能真正了解这种关系的危急呢?我相信,当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气氛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人与神的关系竟是如此的尴尬、如此的不堪入目。

……即便是人都了解了自己的可悲、可恨与可怜,但又有几个人能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理想与盼望呢?谁又能阻止自己的脚步不再为自己打算什么呢?神需要的是与他紧密配合与完成他经营的人,需要的是为了顺服他而全身心投入到他经营工作中的人,而不是每天伸出双手向他讨饭的人,更不是为他有点花费就等待向他讨债的人。神恨恶那些有点奉献就等着吃老本的人,恨恶那些对他的经营工作反感而只愿意谈上天得福的冷血人类,更恨恶那些借着他拯救工作的机会而投机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你们现在所明白的高于历代任何一个未经成全的人,或对试炼的认识,或对信神的认识,都高于任何一个信神的人,你们所领受的都是在你们未经受环境的试炼之前所认识的,但与你们的实际身量根本不符合,你们所认识的都高于你们所行的。虽然你们说信神就该爱神,不求得福,只求满足神的心意,但与你们的生活之中所表现的却差距太大,掺杂太多。多数人信神都是为了平安,为了得利,你是没利就不信的人,你是得不着恩典就噘嘴的人,这怎么能是你的真实身量呢?就平时难免的家庭事故(孩子得病、丈夫住院、庄稼减产、家人逼迫等等),这些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事你都经不起,遇到这些事总是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多数都是埋怨神。埋怨神说的话都是欺骗你,埋怨神的作工都是捉弄你,这些不都是在你们心里存在的吗?你以为这些事在你们中间发生得还少吗?你们整天就活在这些事里,根本没有心思想如何把神信到家,如何做到满足神心意,你们真实的身量太小了,简直没有一只小鸡那么大。丈夫的生意赔本也埋怨神,遇到环境没有神的保守仍然埋怨神,甚至家里的小鸡死了、圈里的老牛生病都埋怨,儿子该成家了家里没钱也埋怨,作工的人到你家多吃了两顿饭,教会里没人给钱、没人送菜你也埋怨。你满肚子里装的都是埋怨,有时因此便不聚会了,也不吃喝神话了,说不定消极多长时间。就现在所临到的这些事根本不涉及你的前途、你的命运,就是你不信神也得发生这事,但你现在把这些事的责任都推在了神的头上,硬说神淘汰你了。你信神信得到底如何,真把命献上了吗?若在你们身上作约伯一样的试炼,那你们凡是今天跟随着的人没有一个能站立住的,都得跌倒,你们与彼得相比简直是天地之别。今天若把你们的财产夺去一半你们就敢否认神的存在;若把你们的儿女夺去你们就会坐街叫骂;若把你仅有的生活门路都堵死你就会找‘神’算账了,你就会问我当初为什么说那么多话来吓唬你,到那时你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由此可见,你们并没有真实的看见,没有一点真实的身量。所以,在你们身上的试炼太大了,因你们明白得太多,而真正认识的还达不到你们所知道的千分之一,你们不要只局限于明白、领受,最好看看自己能有多少真实的实行,有多少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了圣灵的开启与光照,有多少实行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心志。你该在你的身量上求真,该在你的实行上求真,信神不要想着来应付谁,能不能得着都在乎你个人追求。”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三)》

“你现在信神到底应不应该顺服神,信神的意义是什么,信神就是单为了得福吗?你现在走这条路,以后能不能坚持走到底?你以后怎么走呀?碰到难处得有一些真理的座右铭来鼓励自己,使自己不至于跌倒、不至于软弱、不至于消极、不至于埋怨神、不至于得罪神,这些事都得明白清楚。人在高兴时说:‘我愿为神花费,我一生都为神花费。’说不定什么时候受点挫折就消极了,心里会说:‘哪有神呢!我信不下去了,这个路不好走啊!’过后祷告祷告又受责备了:‘哎呀,我亏欠神哪!’知道亏欠神以后就应该别这样了,说不定哪天临到什么不如意的事又消极了,又埋怨神说:‘神怎么给我摆布这环境,怎么老让我受苦呢?不能不让我受苦吗?’人老发怨言还老说亏欠神,总也没有变化,受点挫折甚至有点不如意的事就有怨气、就恼火,最严重的甚至有人还能说出一些亵渎的话、论断的话,过后又觉着说那些话不对,觉着过意不去,赶紧尽点本分做点好事弥补一下。这些事说明什么?人的本性都挺丑陋,不明事理又没有理智,像搞交易一样,用神的时候拉过来,不用的时候就远离神、抵挡神,自己怎么高兴怎么来,人都挺狂妄放肆,并且心里没有惧怕,没有真正的恨恶也没有真正的喜欢,也没有什么正义、非正义的,没有界限,没有目标,干什么事更没有原则分寸,人的心地挺丑陋。在这个背景之下甚至人还盼望以后能承受多大应许呀,能得多少福呀,或者以后怎么出头露面哪,能享受什么呀,每逢想到这些心里才感觉:‘哎呀,神真可爱啊!我得还报神爱呀!’他说可爱是出于什么?这个还报出于什么?是不是都有存心?都是一时的喜好,一时高兴说出点情绪化的话,这是真正的认识吗?这是真正的爱吗?是发自内心深处吗?你真有这认识为什么还有埋怨呢?你真感觉亏欠神为什么还能发怨言呢?‘神你对我不好,你不搭理我,对我没好气,我还不搭理你了呢!你不用我,我还不给你干了呢!’人里面的怨气多大!最后还自认为:‘我爱神!我比别人爱神。’哪有爱神的实际?人能说出这话来证明人对自己的本性还是不认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属什么,到底半斤还是八两。其实每个人的本性都是抵挡神、背叛神的,这是共性的东西,都有这些东西。”

摘自《座谈纪要·失去圣灵作工的人最危险》

“人不仅不能为道成肉身的神舍命,反而从他身上‘挤’油水,向神索取高于人自己给神几十倍的利息。如此的良心、如此的理智人还不以为然,还认为自己为神花费得太多,而神赐给他的太少。有的人给我一碗水便伸手索取两碗牛奶的金币,我在其室借宿一晚便索取超过这几倍的住宿费,就你们这样的人性、就你们这样的良心还想得生命?真是卑鄙的小人!人这样的人性、这样的良心才导致道成肉身的神各处飘零,无有寄居之处,若真是有良心、有人性的人,别说道成肉身的神作了如此多的工,就是他不作什么工作人也该敬拜他,也该一心一意地事奉他,这是理智健全的人该做的,是人的本分。多数人事奉神还讲条件,他不管是神还是人,他只管讲自己的条件,只管追求达到自己的欲望。你们给我做饭要厨师费,给我跑路要跑路费,为我作工要作工费,给我洗衣要洗衣费,供应教会要补身体的营养费,说话的要说话费,发书的要发书费,写字的要写字费,甚至我对付过的人还冲我要补偿费,打发回家的人还要名誉费,不结婚的人还冲我要嫁妆费、年轻费,杀鸡的要杀鸡费,炒菜的要炒菜费,烧汤的要烧汤费……这些就是你们高尚而又伟大的人性,是你们那温暖的良心支配你们做的事,你们的理智在哪里?你们的人性在哪里?告诉你们!若你们这样下去我是不会再作工在你们中间的,我是不会对着一班衣冠禽兽作工作的,我是不会就这样为着你们这样一班人面兽心的人而受苦的,我是不会为着这样一班毫无拯救余地的畜生而忍耐的。我向你们背转之日就是你们死亡之日,是黑暗临到你们之日,是光明弃绝你们之日,告诉你们!我是不会向你们这样一班连畜生都不如的人大发慈悲的,我说话作事有我的分寸,就你们如此的人性、就你们如此的良心我是不会作更多的工作的,因为你们太没有良心了,你们伤我心太多了,你们的卑鄙行为太叫我恶心了!如此没有人性的人、如此没有良心的人是永远也没有蒙拯救的机会了,我是不会拯救这样的狼心狗肺的人的。当我的日子来到之时,我要将我那焚烧之火永远地倾倒在这些曾经惹我大发烈怒的悖逆之子的身上,将我永远的惩罚降在这些曾经谩骂我、曾经弃绝我的畜生身上,将我的忿怒之火永远地焚烧在那些曾与我同吃、同住但又不相信我、污辱我、背叛我的逆子身上。我要将所有的触及我忿怒的人都扔在我的惩罚之中,将我全部的忿怒都倾倒给这些曾想与我平起平坐但从未敬拜我、顺服我的兽身上,将我击打人的杖放在那些曾享受我口之言的奥秘、曾享受我看顾、曾与我争夺物质享受的畜类身上,我是不会饶恕任何一个争夺我地位的人的,我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与我争吃争穿的人的。你们现在都平安无事,你们现在都得寸进尺地向我索取,当忿怒的日子来到之时你们就再也不会向我索取了,那时我让你们都尽情地‘享受’,我让你们都嘴巴啃泥,你们永世都不得翻身!这些账我迟早都要‘偿还’与你们的,我希望你们都能耐心地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这些卑鄙的人类若真能放下这些奢侈的欲望能向神回转,那还会得着拯救的机会,人若真有渴慕神的心,神是不会丢弃人的。人得不着神不是因为神有情感,不是因为神不愿让人得着,乃是因为人不愿意得着神,人没有迫切寻求神的心。哪有一个真心寻求神的人得到神的咒诅了?哪有一个理智健全、良心敏感的人得着神的咒诅了?哪有一个真心敬拜神、事奉神的人被神烈怒之火焚烧了呢?哪有一个甘心顺服神的人被神踢出神家之外了呢?哪有一个爱神爱不够的人活在了神的惩罚之中了呢?哪有一个甘心为神舍弃一切的人而一无所有了呢?人不愿追求神,不愿为神花费自己的财物,不愿为神花费自己毕生的精力,反而说神作得太过分了,说神不合人观念的地方太多了,就你们这样的人性别说是不寻求神,就是使上你们浑身的力量也不能得着神的称许,你们不知道你们都是人类之中的残品吗?不知道你们的人性是最低贱的人性吗?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尊称’是什么吗?真正的爱神的人都叫你们是狼爹、狼娘、狼子、狼孙,你们是狼的后裔,你们是狼的民族,你们应知道自己的身份,时时记在心上,别认为自己是什么上等的人物,你们是人类中最毒辣的一班非人类,这些你们都不知道吗?我在你们中间作工担当多大的风险你们知道吗?若是你们的理智不能恢复正常,你们的良心不能正常工作,那你们就永远摆脱不了‘狼’的称呼,永远摆脱不了咒诅的日子,永远摆脱不了惩罚你们的日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心中有神的人无论神如何试炼都不改变对神的忠贞,心中无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对其肉体不利,他便改变了对神的看法,甚至离神而去,这都是在最终站立不住的人,都是专求得福根本无心去为神花费而贡献自己的人,这类小人在工作结束的时候都得被‘驱逐’出去,对这些人根本不讲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就中国这些人的事奉,根本就拿不到神面前,简直是一塌糊涂,今天享受这么多恩典纯属神高抬!你们什么时候寻求过神的作工?什么时候为神献过命?什么时候甘心把家庭、父母、儿女都撇弃?没有人付过多大代价!不是圣灵把你带出来有几个能豁出来的?都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才跟随至今,你们的忠心在哪?你们的顺服在哪?按着你们所做所行的早该将你们毁灭,将你们都一网打尽,你们还有什么资格享受这么大的福分,根本就不配!你们有谁是自己闯出一条路来的?有谁是自己找着真道的?都是好吃懒做、贪享安逸的贱货!你们以为了不起了?有什么可夸的?……亚伯拉罕献以撒,你们献过什么?约伯献所有,你们献过什么?多少人为寻求真道而献身,抛头颅,洒热血,你们付过这代价吗?你们与这些人相比根本就没资格享受这么大的恩典……这么大的救恩、这么大的恩典白白地赐给你们,你们什么都没献上,而是白白享受恩典,你们就不觉得惭愧吗?这真道是你们自己亲自寻求得来的吗?不都是圣灵迫使你们接受的吗?原来你们根本没有寻求的心,更没有寻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都是坐享其成,不费吹灰之力就得着了这些真理,还有什么资格发怨言?你以为你自己是身价最高的吗?与那些献一生、洒热血的人比一比,你们还有什么怨言可发?现在将你们灭了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你们除了顺服、跟随,其余就没有你们的选择,你们不配!……你们得着这么大的祝福,还有何言语?还有何怨言?天上最高的祝福、最大的恩典让你们享受到了,在地上从来没有作过的工作,今天向你们显明了,这不是福气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我无私地将一切都赐给了你们,使你们虽然受苦,但却从我得着了我从天带来的一切,而你们却丝毫没有一点奉献,即使略有一丝贡献,随后便与我‘算账’,你的贡献岂不都归于乌有吗?你献给我的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黄金万两,你不是无理取闹吗?我在你们中间作工,别说得着更多的祭物,就是当得的十分之一都无影无踪,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献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恶者缴获了,你们岂不都是与我分散的吗?岂不都是与我敌对的吗?岂不都是捣毁我祭坛的吗?这样的人岂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为宝贵呢?岂不是我所厌憎的猪狗吗?你们的恶行怎能被我称为宝贵呢?我的作工到底是为了谁?难道就只是为了将你们都击杀而显明我的权柄吗?你们的性命不都在我的一句话吗?为什么我只是用话语来晓谕你们,却并没有将话语变为事实将你们及早地击杀了呢?我说话作工单是为了击杀人吗?我岂是乱杀无辜的神呢?现今你们有多少是全人在我前寻求人生正道的?你们只是身在我前,心却逍遥法外,离我甚远,因你们并不知道我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所以你们有多少人都想离我而去,都远离我,想活在那没有刑罚、没有审判的极乐世界,这不正是人心所愿吗?我并不强求你,走哪条路都由你自己选择,今天的路就是伴随着审判、咒诅的路,但你们都应知道,我所赐给你们的,无论审判、刑罚都是我赐给你们的上好的赠品,都是你们急需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衡量人能不能顺服神,就看人对神有没有要求,你有要求你就没有顺服,你有要求那就证明你是在搞交易,你是在选择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作,这就是背叛,没有顺服。你对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对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资格对他提出要求,无论是无理的还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实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顺服,别无选择。现在的人不单是有选择,还能要求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他选择自己的意思还让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并不要求自己去按神的意思作,所以,人里面真正的信没有,信里包含的实质没有。你什么时候能够对神的要求少了,那你真实信的成份也就多了,你顺服的成份也就多了,而且你的理智也比较正常了。”

摘自《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你既信神、跟从神就得为神献上一切,不应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你得做到满足神的心意,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你既然是一个受造之物就应守住自己的本分,应安分守己,不要超越自己的本分,这并不是辖制你,也并不是用教条来压制你,而是你尽本分的路途,是一个行义之人所能做到的,也是该做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参考人的交通:

“第四条,神说:‘如果你为我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而你的一点要求我并未满足你,你能不能对我灰心失望,甚至怨气冲冲、破口大骂?’‘为神付出一点东西’,这个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就是付出一点儿代价,或者是奉献一种什么东西都包括在内。人为神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而人的一点儿要求神没有满足,人能不能对神灰心失望呢?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败坏人类无论做什么事都想得到回报,无论付出什么东西都想得到点儿回报,尤其是为神付出的,那肯定他心里会要求神祝福。我们听见过一些这类的事,就是有一些人为神撇下一切,撇下世界,撇下家庭,撇下丈夫、妻子、儿女来事奉神,后来当他有了难处,或者身体有了病,他向神祷告,但神就没有满足他,然后他就对神灰心失望了,就消极退后埋怨神,后来再也不尽本分了。你们说人为神有所付出,而人的一点儿要求神没有满足人就灰心失望,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这样的人是什么性情?他付出一些东西之后,神对他的一点儿要求没有满足,他就能发怨言,证明他的付出是有目的的、他的付出是有交易的。他如果为神付出的时候从来就没有交易的意思,从来就没想得到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的一点儿要求神没有满足,他会灰心失望吗?肯定不会。因为他对神没有要求,他只愿意从自己这方面怎么满足神就行了、就够了,从来就对神没有要求。如果没有要求,他的一点儿要求神没有满足,他绝对不会灰心失望。如果他真有要求,并且很强烈,神对他的要求没有满足,他肯定会灰心失望、会怨气冲冲,甚至破口大骂。这样的事有没有?每一个人身上是不是都有一些这样的败坏流露啊。有的人为神付点儿代价以后,身体得病了,身体不舒服就祷告神让神给医治,神没给医治,他就埋怨神了,他埋怨神什么?‘我为神作这么多工作,难道我的一点儿小病神都不给治吗?’你们说这种怨言合不合乎真理呀?不合乎真理。那这种怨言出自什么呀?从哪来的?是从败坏肉体产生的,从败坏性情里产生的。人的败坏性情就是无论给谁做什么事,都想得点儿报酬,都想得点儿好处,都有交易的心理。你看人和人之间都有交易:‘我今天为你办啥事了,以后我有啥事求你,那你得给我办哪。’人都有这样的交易心理。人有交易心理,这本身就是一种自私卑鄙。如果是心地善良的人,他给人家办点儿事,他不要求别人还报他,他不要求这个事,他认为我给别人办事这应该,别人给我办事不应该,我不求别人,或者别人能给我办,但他要是不给我办这也正常,我也没有什么怨言,我不应该对人有过高要求,有过高要求不对,也不应该有交易心理。这是心地善良的人对待人该具备的。对神那就更应该有良心理智,我们亏欠神的太多了,就我们这样败坏至深的人类,神还是恩待我们,虽然神对我们的败坏反感、厌憎,但是神还在拯救我们,还在引导我们,还在供应我们,让我们吃喝神话,圣灵也开启光照我们,让我们明白真理,神为我们作得太多了,就那一点儿点儿要求算个啥呀?神为我们作得太多了,为什么那一点儿点儿要求就不给你满足呢?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神说‘我为你作得太多了,这点儿要求就不作了吧’。是这么个意思吗?不是。那是什么意思呢?有时候神就这么作,神这次作工就是试炼我们的时候多,神熬炼我们,让我们对他有认识,让我们对他能放弃个人的要求,让我们具备真正的良心理智,让我们学会顺服,让我们得着洁净,没有奢侈欲望。所以神所作的一切都有他的美意呀,都是为了拯救我们、洁净我们,也是为了显明我们,让我们认识自己。从我们这方面,如果我们要想达到满足神,那就应该放弃一切奢侈欲望,背叛我们的肉体,对神不能有丝毫的交易的心理,只求我们凡事能满足神,只求我们能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丝毫对神没有奢侈欲望。无论我们向神祷告什么、祈求什么,神作了,这是神的爱,神没有满足我们,这也是神的爱,因为神太爱我们了。如果我们对神有这样的认识,对我们自己该做的能具备这样的理智,这一条标准就容易达到了。是不是?所以,一个真正有良心理智的人,一个真正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有认识能够背叛肉体的人,一个能放弃奢侈欲望对神再没有一点儿要求,无论神怎么作都能顺服的人,如果临到这样的试炼,他不会消极,更不会怨气冲冲、破口大骂,他会赞美神、感谢神,他无论向神祈求过什么、祷告过什么,神没有满足他,他都会感谢神,都会顺服神的安排,这才是一个真正有良心、有理智的人类。这一条怎么进入知道了吧?最主要的是我们人得具备良心理智、得背叛肉体,无论神怎么作,我们得能摸着神的心意、能绝对顺服神,神怎么作我们都能感谢神,这是最有理智的人。有很多人,一点儿愿望达不到就发怨言、就埋怨,这样的人太没有理智。有的人有病痛,祷告求神医治,一天祷告几十次,结果好几天病也不见好转,就对神有怨言了:‘祷告好几天也不好,那我不尽本分了。’你们说这样的人有没有理智呀?没有。那有病了以后咋办哪?找大夫医治去,不找神了,找神神不给治呀。这对不对呀?有的人就不知道了。你祷告你的心态得对,你得学会摸神心意呀。好比说你得病了,你祷告的时候说‘神哪,我是你所爱的,你不能让我得病啊,所以我求你医治’,这样祷告对不对?不对吧。那该怎么祷告呀?有人说:‘让我生病也有你的美意,让我明白你的心意,我还要好好追求真理。’这对了,这样祷告挺好。还应该这样祷告:‘我得病了,有神的美意。’这是第一条应该祷告的,第二条,‘我这个败坏人类就该得病,神你就该用疾病来熬炼我,让我对你有忠心,我不能太脆弱,越有病,我越得背叛撒但、背叛肉体,越追求满足神,尽上忠心,这是对我最好的试炼。临到疾病是你的爱,我感谢你,什么时候你试炼我成功了,使我真正得洁净了,对你有忠心了,神你再把疾病挪去。’这么祷告好不好?好是好,但是人不愿意受苦啊。人心里愿意,但是肉体不行,不愿意受苦,所以有的人祷告还得加一句:‘神哪,最好把我的病医治了,最好挪去呀。’你看看,加上这句话咋样?这句话又没有理智了,这句话说得不好。人在神面前的说话、祷告这最显明人的良心理智问题。无论人怎么祷告,过后揣摩揣摩,这样祷告有没有良心、有没有理智呢?就发现有不合适的话了,就发现有没理智的地方了,是不是?什么时候人祷告很多话,过后一省察,都很有良心理智,都有忠心,都有顺服,都能安慰神的心,让神满意,如果都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生命性情真有变化了,真有正常人性了,真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如果人作了一次祷告之后,过后一省察,多数的话都没有良心理智,甚至都出于肉体、出于撒但性情,那证明这个人还没有得洁净、还没有具备真理呀,还没有具备正常人的良心理智,离蒙拯救还差挺远。现在你们祷告完之后,能不能省察出问题来呀?你们过后省察不省察呀?发现问题以后你们又怎么办哪?得重新祷告。那重新祷告跟神咋说呀?你说:‘神哪,我看见我刚才祷告太没理智了,有些话祷告得没有人性,我很懊悔,所以我重新跟你祷告。’就这么说。我们常常活在神面前,每一次的祷告都是得洁净的机会呀。从祷告当中就能看见我们有哪些败坏,还存在哪些没有良心、没有理智的地方,就能发现我们存在的问题。所以来到神面前祷告,这个最容易认识自己,容易发现问题。如果你不在神面前有祷告,那你就发现不了存在的问题,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良心,你不知道你还有哪些不合神心意的地方,只有来到神面前,那最容易发现问题。所以达到真实的认识自己,那就得多多到神面前祷告、常常到神面前祷告,常常省察自己。现在有一些弟兄姊妹到神面前祷告只有祈求,没有生命灵里的交通。到神面前就知道求、求、求,没别的事,从来也不跟神说点儿心里话,交通交通真理,交通交通认识自己,省察省察自己有哪些败坏,不跟神祷告这些,光求神办事,求神满足自己肉体的需要。这样的人神不喜悦。你老这样跟神祷告,就是光求神,除了求神以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追求、该怎么认识自己、该怎样满足神,自己该怎么进入神话,应该怎么摸神心意,这些追求生命长大、进入神话的事为什么不跟神祷告?为什么你不能跟神交心啊?证明你跟神没有真实的交通,光为个人肉体求这个、求那个,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一个什么人哪?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不是真正喜爱真理的人。他跟神没有真实的交通,他跟神的关系就只限于求神,一个劲儿地求、求、求,没别的。那他的信神到底是为了啥?纯粹是想利用神,想从神那儿得福,这就把他信神的存心、目的给暴露了。不是说人不应该向神祈求,而是说人应该更多地为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蒙拯救祈求,为怎样得着神的洁净达到蒙神拯救多跟神交通、多说点儿心里话、多摸神心意、多寻求怎样满足神。你如果这样跟神祷告、跟神交通,那就足以证明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你是追求蒙拯救的人,你愿意寻求神的心意,你愿意满足神,你有顺服神的心志。所以从一个人跟神的祷告上,就能看出这个人信神到底有啥存心目的,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看人说话的时候往往都会伪装,但是到神面前祷告,这个事他伪装不了,他心里想啥就说啥,心里想求啥肯定他就得说啥。你们在神面前祷告,主要是祈求还是寻求真理呀?哪方面的祷告占主要啊?应该跟神交心,寻求真理,寻求摸神心意,寻求怎么能满足神、怎么能被神作成。如果你总围绕这些祷告,这是最合神心意的。咱们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小孩子在自己父母面前只会说‘我饿了,给我吃的’,到父母面前就说‘给我吃的’,从来就不跟父母说点儿心里话,或者学点儿什么东西了,你们说这样的孩子可不可爱呀?如果说到五六岁、七八岁了也不会说个人话,就会说‘我饿了,给我吃的’,这不是有点儿发傻嘛,这孩子理智不正常啊,这孩子长大没出息,就知道吃,别的啥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愿不愿意有这样的孩子?那我们在神面前该做什么样的孩子?得学会体贴神的心意,做一个真实爱神的人。”

摘自《讲道交通(二)·满足神的最后要求才能蒙拯救》

“这种背叛成分人人都有,只是表现程度不同而已。怨气冲冲、破口大骂,这是人性最坏的人,多数人则是灰心失望、消极退后、心里有怨言,这是实情,但这也是背叛的成分,不能不解决。在人为神所做的事上,里面都有一些交易的性质,即使当时很甘心乐意,内心深处仍存在‘当官不打送礼的,溜须总比骂人强’的意思,一旦人的一点要求没达到,送礼与没送礼的心理状态就不一样,这是人的本性决定的。我们对待神不能像对待人一样,神是造物的主,其实人的一切都是来源于神,都是神赐给人的,人一生的事神都安排完了,人该献的太多了,不应对神再有要求。神作事有神的原则,神是公义的,人有奢求是人的卑鄙,对神灰心失望、怨气冲冲是最没理智的表现,对神还有要求证明人野心太大、奢望太多。人有理智只能追求一切满足神,不能求神满足自己,这点理智似乎不容易具备,神给人九十九个好,人不知也不觉,若神未满足人的一点要求,人就要恼羞成怒,这是人的背叛本性,人该怎么解决?我看非得向神起誓效果会好一些,光认识到也不行,人的背叛本性反弹力太大。”

摘自《座谈纪要·神对人的最后要求爱深情切》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