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15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三)

15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三)

到了国度时代神又一次道成肉身,这个方式与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样的。在这个作工期间,神仍然毫无保留地在发表着他的言语,作着他该作的工作,发表着他的所有所是,同时也在不断地忍耐着、宽容着人的悖逆与人的无知。在此次作工期间神是不是也在不断地流露着他的性情,表达着他自己的心意?所以说从开始有了人类到现在,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与神的心意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开的,神从来没有有意隐藏他的实质、隐藏他的性情、隐藏他的心意,只不过人都不关心神在作什么,神的心意如何,所以人对神的了解少得可怜。就是说,神在隐藏他本体的同时却每时每刻都在陪伴着人,每时每刻都向人公开表达他的心意、他的性情与实质。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神的本体也是向人公开的,只不过是人的瞎眼与悖逆使得人总也看不到神的显现。所以,如果按照现在这样的情形,那对每一个人来说,了解神的性情、了解神自己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呢?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是不是?要说容易吧,有些人虽然也在追求认识神,但总也认识不到,总也认识不清楚──朦朦胧胧、模模糊糊;要说不容易吧,也不对!经历神作工这么久,每一个人在经历当中与神都曾经有过真实的交往,怎么说在心灵里与神也有一些感应,都曾经与神有过心灵的碰撞,对神的性情应该都有些感性上的认识,对神的了解也有些许的收获。跟随神到现在,人得的太多了,只是因着种种原因──人的素质差、人的愚昧、人的悖逆、人的各种存心使人流失的太多了。事实上神给人的还少吗?神虽然隐藏了他的本体,但是神把他的所有所是、把他的生命都供应给了人,人对神的认识实在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情形。所以我认为很有必要与你们更进一步地交通关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这个话题。目的是为了不枉费神这几千年对人的良苦用心,同时也让人能真切地了解体会神对人类的心意。这样既能让人在认识神的这个领域里迈进一个新的台阶,也能还原神在人心目中的真实地位,也就是还神一个‘公道’。

在这段神话里说了好几样事。第一样事,神道成肉身怎么作工,怎么发表神的性情,发表神的所有所是。这里提到神道成肉身在作工期间“仍然毫无保留地在发表着他的言语,作着他该作的工作,发表着他的所有所是”,这句话是说一样事,就是道成肉身不管在哪个年代,不管是什么性别,他作工的方式是一样的。在恩典时代,主耶稣来的时候怎么作工?一方面是发表话语,不管临到什么事,不管在什么背景下,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无保留地把他的观点、他的所有所是、他的性情在当时那个背景下发表出来。那神这样作工的目的是什么?达到的果效是什么?这里又涉及到一个问题。涉及什么问题?道成肉身的神在临到的一个事上、在一个背景之下随时随地发表着话语,发表着他的所有所是,人就是借着看见他的发表来达到认识神,这是不是神的心意?(是。)那道成肉身的神这样地活在人中间,这样地作着他的工作,发表他的话语,目的是什么呢?他是自己说说走走就完事了吗?是让人看见他,让人接触他,让人认识他,最后让人得着他、跟随他、顺服他、敬拜他,是不是这个目的呀?这是神的心意。神这样作工无论临到什么事,无论在什么背景下,他都毫不保留地发表他的话,发表他的真理,发表人类应该明白、应该得着的真理。那这个方式对于人得着真理、认识神有没有益处?可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最好的路途,人不看见也不行,不接触也不行。你看整个败坏人类活了几千年,很少有人看见神道成肉身生活在人中间,都是看见那些魔王、各种败坏人类在人中间这么做事,那么做事,发表演讲,让人跟随,最后起事搞革命啊,推翻一个政权。各种灵做的事不一样啊!那革命家来了就发表演说,文学家来了就著书立说,还有一些修仙修道的来了,也整一套佛经、道经让人阅读,让人学功法,让人修炼。基督来了说话,发表他的所有所是,流露他的所有所是,让人看见,让人认识。基督来了和世界那些魔王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儿?在性情上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儿?在作事的方式、原则上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儿?这个有没有分辨?(在性情上神是卑微隐藏的,那些污鬼邪灵来了都是显露自己、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这是一个最明显的区别。神来了与撒但恶魔性情不一样,撒但恶魔的性情极其狂妄,极其自是,无法无天,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强求人跟随,强求人顺服。基督来了是卑微隐藏,不显露自己,你看基督在说话的时候身边有几个人,魔王说话的时候身边有多少人,那得开大会演讲,沿街演讲,各处游走、游说。孔夫子来的时候,游说列国,想把列国的国王都征服,都顺服在他的权下,让人都崇拜他,他做天下的主,那是不是极其狂妄啊?基督来了号召人都跟随他了吗?到人多的地方去演讲了吗?在人面前显露自己了吗?没有。神道成肉身,他的说话,他的性情,他的人格,他的人性、良心、理智各方面无可指摘,让人佩服,真是正常人性啊!我以前写了一首歌《神的卑微隐藏太可爱》,那时候朦胧中就有那么一点认识,就写个“太可爱”。因为什么太可爱?我就看见自己狂妄自是、自大自高;基督他是真理,却那么卑微隐藏,神太可爱了!但是我的认识并不深,现在我一想这句话,还有新亮光,一看到这,我就觉得自己就是撒但魔鬼。所以神与败坏人类就这么大区别,天地之差呀!神为什么要求人性情变化?你是败坏人类呀!怎么这么狂妄自是呢!你看看基督是真理、道路、生命,还卑微隐藏,没有一点狂妄自是,丝毫不显露自己,就这一点可爱之处,全世界从有人类开始到现在唯有基督具备,人类没有一个人具备的。这么说你们说真实不真实?(真实。)咱们再举一个恩典时代神作工的例子啊。当时跟随耶稣的那些人问耶稣不少问题,问耶稣不少事。有一件事是这么问的:“律法时代的工作是摩西作的呢,还是耶和华作的,还是你作的?”主耶稣怎么说的?明明是他开启光照支配摩西作的,他还说“摩西作的”,他不显露自己呀,卑微隐藏。从这里看没看见神的性情?如果咱们在那个地位上会怎么说?“那是我作的,只不过是我感动摩西作的,支配他做事,根源还是我作的。”肯定这么说吧?这么说算不算错?(不算。)不算错还符合事实,但神却不那么说,这个事就折服人哪!这里有没有真理可寻求?有没有神的所有所是?有没有神的性情可以认识?(有。)那怎么吃喝神话、怎么寻求真理现在是不是有点路了?在这个事上人要悟不出来,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人太愚昧无知,神在你跟前流露的神的性情再多,发表的真理再多,你也得不着。你愚昧无知,素质不够,失落的太多了。还有一件事,这件事也挺有意思。门徒围着耶稣问:“求你把父显给我们看看。”耶稣怎么说的?(“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按咱们人的思维肯定会回答:“父就是我,我就是父,这你们还看不出来吗?”那要这样回答算不算错误呢?(不算错。)这样回答多简洁,他怎么不这么回答呢?这是什么问题?神不以自己的地位自居,神不见证自己,不显露自己,只说那么句委婉的话。如果是我们,肯定会说一句明白的话、最透彻的话、最简洁的话。这性情不一样啊!从这里看没看见神的性情可爱?(看到了。)咱们认为他怎么说完全合情合理,根本就不属狂妄,要是咱们就那么说。你们说咱们这人有没有问题呀?这问题就严重了,后果都不敢想啊,咱们这性情变化太有限了,早着呢!就我这个身量,我再经历一百年能活出什么样呢?比起基督还是天地之差呀!基督的所有所是、神的所有所是咱一辈子两辈子也经历不出来,也可能直到永远都经历不出来,那是神的生命所是啊!为什么说神的性情、神的生命是最美丽不过的,最美好不过的?没法形容啊!不是仅仅就用一句话形容,“没有一点狂妄,没有一点自是。”用这样简单的话形容行吗?比这还好得多,就太美了!配受赞美啊!配得荣耀啊!

你们说追求真理、追求神的生命所是有没有意义?太有意义了!现在咱们越是这样交通神话、交通真理,越对神的美丽、善良、可爱认识得越真。当我们一认识神的性情太可爱了,太美好了,我们就五体投地,无地自容,感觉自己的性情太败坏了,真是撒但,没有一点人样。追求生命是不是有意义?活出咱们这个天然的败坏——狂妄、自是、自高,你感没感觉挺恶心哪?(感觉到了。)感觉到的时候就真恨恶自己了,鄙视自己了,不相信自己,所以就容易否认自己,容易背叛自己。咱们经历神作工这么长时间,对神的心、对神的痛才有所明白,有所体尝,这是不是有点太迟钝了?信多少年了,才摸着这句话的意思?太迟钝了!神作工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作着,让你一步一步这么经历着,让你就这么一点点醒悟,让你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悟,一句话一句话地悟,一句话一句话地经历,一句话一句话地感受。悟到有一天,当你真悟到了神的良苦用心,神的心在痛,神在滴血、在流泪的时候,你再看看神用什么词说的,那话怎么说的,这个时候你就看见:哎呀!神的性情太伟大了,太配人来爱了,神的形像太美丽了,那个措辞里隐藏着神的良苦用心哪!一般看完了字句谁也体尝不到,这是经历出来的,不经历,你再懂文学、再懂字义也不行,也悟不到神的心意。

刚才念到“同时也在不断地忍耐着、宽容着人的悖逆与人的无知”,这个从哪方面能看见呢?有人说:“神这么说了,那肯定在忍耐了。”那你看出来没有?你体尝到没有啊?你光承认这句话不行啊,你得体尝到、得看到。好比说你问一个做儿女的:“你理不理解你父母的心哪?”“理解,有时候父母对我忍耐呀,宽容啊!”那你怎么看出来的?要是一般人就会对你发火、发怒,但他强忍着不发火,强忍着还跟你温柔,强忍着还给你笑脸呢!那个笑都已经不自然了还强忍着呢!有时候留着泪对你露出一点笑脸,让你别软弱,别生气。那神这样的心你体尝到了没有?你看见这句话你理解,知道是这么回事,你体尝到了吗?人没体尝到是什么问题呀?你没留心,你不注重摸神心意,你不注重追求真理,你不注重追求认识他,说明你对神不感兴趣。

再往下看,“在此次作工期间神是不是也在不断地流露着他的性情,表达着他自己的心意?”这个能不能看见哪?你不留心就看不见。我们要留心神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心思意念最好都摸着,这样你认识神才快。你老不关心这个事你上哪儿能认识神呢?你不关心神的发表、神的流露、神的心思意念,你就没法认识他。你没法认识他你能不能得着真理?能不能达到蒙拯救啊?认识他与蒙拯救有关系,与得着真理有关系,与最终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活出有意义的人生有直接关系,其实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认识神是最有意义的事,这个意义远超过我们的所求所想。如果谁把认识神、追求真理当作一个普通事来对待,这说明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他不知道真理是宝贝,他不知道得生命。神末世发表这些话语为了什么?神是来作什么来了?神亲自来作人,来成全人。神在末世说话作工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赐人生命来了,要把这些话语作到一班人里面成为人的生命,这班人就是神要亲自用话语来成全的一班人,就是要赐给人新的生命,这新的生命是永远的生命。神赐给人的新的生命,你如果得着了,你就得着永生了,这是人类历史以来最重要的一次神的作工,也可以说是整个人类有史以来最蒙福的关键时刻呀!神来发表话语赐给人生命,这些话语借着道成肉身的神来发表,让人接触,让人看见,让人认识他,让人跟随他,最后达到被他得着,被他成全。把这班人作成之后,神就把这个世界人类毁灭。

神来开辟时代,也是来结束时代的。开辟国度时代就是在国度作成一班人,然后来结束时代,就是再来把这个人类毁灭了。作成一班人之后,把那些不接受神作工的、抵挡神作工的全部用灾难毁灭。在这个节骨眼的时候,人还不追求真理,还不追求认识神,这是不是最愚蠢的人?这是不是最傻的人?到现在有些人没事还想搞搞对象,还想谈谈恋爱呢!傻瓜!冒傻气!都什么时候了?你以为谈恋爱不耽误蒙拯救,不耽误追求真理啊?你以为你精力太多了,用不完了,还有工夫搞对象呢?你知不知道谈恋爱、搞对象是最消耗精力,最占有人心的事啊?你在神作工的关键时刻用搞对象、搞恋爱来对待神的作工,你想亵渎神哪?你想羞辱神哪?你想恶心神哪?你要搞对象你先别信,上外头搞去,上这来恶心神来了?不知羞耻!你们说正要用餐的时候飞过来一只苍蝇,这只苍蝇是干什么来了?正用餐呢,都有心情、有食欲的时候,它一来人还有食欲吗?这是不是恶心人哪?(是。)那人恨不恨这个苍蝇啊?(恨。)恨怎么办哪?吃饭之前赶紧先处理它,不把它处理能吃好饭吗?经历神作工的关键时刻、生命进入的关键时刻搞上对象了,不知羞耻!外邦人有一句话“寿星老上吊——活腻味了”。你们说这个时候是搞对象的时候吗?大灾难马上就要降下来了,刀都放到脖子上了,死活都不知道,还搞什么对象?神没来的时候你怎么搞都行,神来了你还搞对象?你傻啊?瞎眼哪?你搞的不是时候。“在房上的,不要下来”指什么说啊?洪水来到了,你上房顶了,下来不死吗?“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是什么意思?同样在那儿收割,同样在那儿干活,同样在那儿做事,同样在那儿尽本分,同样过教会生活,有的就被淘汰了。你不追求真理、不喜爱真理就被淘汰了,你做的不合神心意就被淘汰了。为什么两个要取去一个?那不就是挑好的吗?“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怎么回事啊?怀孕、奶孩子本身那是有罪的事吗?不是。就是那个时候不对,你要赶上战争人都逃跑、躲避枪林弹雨,你要生孩子,你不找死吗?就是时候不对。现在搞恋爱神家限制了吗?(没有。)神家交通这个真理是指什么说的?时候不对。你得重新做一个选择,要真选择搞对象,神家能不能不给人选择呢?(不能。)神家不限制人,不辖制人。你要找对象,那你别尽本分了,过日子去吧!也不开除你,也不清除你,这个本分你不能尽了,因为你正搞对象,你尽不好本分。你是做带领的,那你现在不能做带领了,你得离职反省了。你是搞文字工作的,文字工作你别作了,你回家搞接待还凑合,因为搞接待光做做饭就行,那文字工作是涉及真理的事、涉及见证的事,你作不了了。所以现在搞对象的人,有一些重要本分就尽不了了,赶紧停下吧。那样能不能被成全哪?(不能。)不是说辖制人,不允许人搞对象了,允许,但是重要本分你做不好了,可以不让你做,神家按原则办事,现在就是神成全人的关键时刻啊,对真理得用心哪!

所以说从开始有了人类到现在,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与神的心意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开的,神从来没有有意隐藏他的实质、隐藏他的性情、隐藏他的心意,只不过人都不关心神在作什么,神的心意如何,所以人对神的了解少得可怜。”神的性情、神发表的话语、神的流露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开的,这是不是事实?(是。)我们把神的发表、神的话一字不差地发到每一个信他的人手中,让大家都过教会生活,都吃喝神话,都交通真理,这就是公开的。但是,最终有多少人达到了解神、认识神的性情呢?认识神的性情这是成果。既然人都看见神的发表了,都看见神的话了,为什么有一些人始终不能了解神、认识神,始终不能顺服神的作工,始终没有真实的见证?这是什么问题啊?这就显明了一个问题,“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最后该把读了神话、看了神话对神话一点认识没有,对真理一点不明白,一点实际没有进入,一点见证也没有,这样的人淘汰了,取缔了。怎么取缔?圣灵离弃,神不搭理了。在人那儿看“我们教会有五十人”,神说“你们那儿就几个人”,人说:“那么多人你怎么没看见呢?”神说:“我不是没有看见,是他们从来就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他们是作恶的人。”那这一部分人是不是被显明了?神不承认!这里说:“所以人对神的了解少得可怜。”因为什么少得可怜?人不追求真理,不注重了解神,也不注重追求认识神,更不注重在凡事上寻求真理,活出人样,所以最后当神向每一个人求问这方面成果的时候,人就无以答对了。昨天我问一些人:“你感觉你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你说实话。”他支支吾吾就说不出来。为什么在这儿非要这么逼问呢?神没有逼问人,这是人问的,但如果是神问你这么句话,那意义又不一样了。那人在这里问是起什么作用啊?你应该反省你自己。神对这句话不轻易问,神问谁啊?神就问彼得:“西门巴约拿,你爱我吗?”这一问是对彼得有要求,一般的人还不配问呢,神对他没要求,神也不问他。人如果对自己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们说这里有没有问题?

经历神作工最关键的是什么?在神的话语上学会摸神心意,认识神的所有所是,认识神的性情。看看神的话里有哪些神的所有所是,神发表什么样的性情,能让我们反省自己,能让我们得着真理。一方面得着真理、反省自己、脱去撒但败坏;一方面让我们按照真理的原则来做人。最终如果能活出一点一滴神的所有所是,哪怕活出神的所有所是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神也是喜悦的。你有这样的心,你有这样追求真理的心志,你才能被神成全。你们说尽本分老狂妄自是,老坚持自己的意见,老让别人都听从你,然后你还不听神的话,不顺服神,这合适吗?这是什么人哪?这是不是还是走敌基督道路啊?你让人听你的,你必须得是顺服神的,你必须得有真理。就是你有点真理实际,说的对、符合真理,该不该勉强人接受你的啊?那没理智。只能交通真理让人明白,接不接受那是人的事,咱们没有资格勉强人。咱们刚才交通基督的所有所是了吧?他就是父神的化身,但是人家问:“父在哪?你显给我看看。”他就不说:“我就是父,父就是我。”他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你看这话说得太技巧了,神真是卑微隐藏,没有一点狂妄自是,神太可爱了!咱们一看这话就懊悔自己,太蒙羞了,神的所有所是太美了。咱讲那个理,坚持那个理念,就是坚持得对、合乎真理,那么狂妄也是撒但性情,也是不值得称赞,不配呀!还是神的所有所是、神的性情太美好。基督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发表的就是神的所有所是,他怎么就一点自是没有呢?咱们不是真理、道路、生命,没有多少真理实际,还那么狂妄自是,这怎么跟神比呢?跟基督一比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是天地之差啊!你们说狂妄自是好不好?狂妄得有理。狂妄得对好不好?对也不好,对也是可耻,这个性情可耻、可恨,这个性情太让人厌憎,太恶心了!如果人真认识到自己狂妄自是这个撒但性情,就能感觉到无地自容,不配活在神面前哪!什么时候能活出神的性情?神那个卑微隐藏太可爱,是真理、符合真理也没有狂妄自是,也不坚持自己的意见,还能放下自己,还能顺服别人,这种生命是最美丽的。那你们羡不羡慕神的这种卑微隐藏的生命啊?(羡慕。)这生命太美丽了。为什么说他太美丽、太可爱了?美丽在什么地方?可爱在什么地方?为什么狂妄自是就不可爱呢?就可恨呢?就可憎呢?就恶心呢?这个能不能认识透啊?这里面是不是有真理可寻求?有没有奥秘?追求真理的人在这个地方就该下功夫了。

那现在我们在弟兄姊妹相互配搭中,老坚持自己的意思,老强调让人听自己的话,这个性情好不好?如果你说的很对、很合乎真理,应该站什么角度说这句话?以什么样的口气说这句话让人听着合适,让人听着有理智,让人听着心里舒服?这里面值不值得探讨啊?(值得。)如果你认为你的观点很对的情况下,你以什么心态来说这句话呢?你说:“我把一个事看得很透啊,我说的肯定合乎真理,我现在郑重其事地跟你们说,希望你们接受。”这样说好不好?或者这么说:“我在这个事上考虑很久也经过多次祷告,最后印证我的意思了,是完全合乎真理的,现在我跟你们正式交通。”这么说合不合适啊?(不合适。)经过多次祷告印证了,然后正式跟你交通有什么不合适的?这不证明是合乎真理、合乎神心意的事了吗?为什么不合适?有没有人认为合适?看不透了?这个表态、这个观点本身就代表一种错误的性情——狂妄自是啊!先自以为是了。那你自己想、自己祷告、自己琢磨,你敢肯定就对呀?你经过圣灵印证了?还是经过基督给印证了?你就敢肯定对呀?这不还是狂妄自是吗?错误是不是在这里呀?(是。)那怎么说合适呢?怎么说让人一看有理智?你说:“我经过几次祷告,在这个事上想了很多,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了,但我还是不敢保证,最好大家再交通交通。一个人的看见不敢说正确,也没法印证正确,所以我相信大家的,我不相信我个人的。”这样说好不好?这样说就有理智了,这么实行就好了。你认为很对,很准确,保证没有错误,这个可不可靠啊?不可靠。记住了!自己认为的再对也不可靠,那除非经过什么证明才能认为可靠呢?圣灵多次印证,明确得着圣灵印证的,经过多次经历证实,然后最好再有几个明白真理的人印证,这才能证实是对的。即使证实是对的,该以什么口气说话?该不该有狂妄自是的性情?知道是对的也不能有那样的性情。因为刚才咱们看了道成肉身的神说话的态度,在人看那么说话也对,但是他都不那么说,神的性情才真是美好啊。认为对的时候也不能那么说,也不能有撒但自是的性情。慢慢经历经历就入门了,就有路了,慢慢就解决狂妄自是了。在人的败坏里,狂妄自是是最可憎的、最可恨的、最卑鄙的,最恶心人的就是狂妄自是的人。在人身上,第一是狂妄自是,第二是邪情私欲,第三是凭情感说话、待人,这都是让人看着难受、恶心的事,这都让人一看就恶心,一看就没真理,凭情感说话、凭情感待人。邪情私欲代表人没有人格,不管什么时候邪情私欲总是泛滥,这个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是贱货,贱货就不值钱了。

接着读神话吧。

2.神造夏娃

(创2:18-20)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

(创2:22-23)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在‘神造夏娃’这段经文里有几句关键的话,你们把它划下来: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这个给各样活物起名字的人是谁?是亚当,不是神。这句话里告诉给人一个事实:当神造人的时候给了人智慧。那就是说人的智慧是从神来的,这是确定无疑的。因为什么呢?神造亚当之后,亚当有没有上过学呢?识不识字呢?在神造了各样活物之后,看着这各种的活物他认识吗?神告诉他它们叫什么名字了吗?当然神也没有传授给他如何给各样活物起名,这是事实!那他怎么知道该怎么给这些活物起名与起什么样的名呢?这就涉及到了当亚当被造的时候,神给他加添了什么这样的问题,事实证明了当神造人的时候给人加添了神的智慧。这是一个关键点,你们都要听清楚!还有一个关键点是你们该清楚的:亚当给这些活物起了名字之后,这些活物的名字在神那儿就确定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又有神的性情在其中,我必须说明一下。

神造了人,给了人气息,也给了人一些他的智慧、他的能力与所有所是;神给了人这些之后,人就能够独立地做一些事,独立地想一些事。如果人想出来的、人做出来的在神看是好的,神就悦纳并不干涉,人做得对的事,神就以这个为准了。所以说,这句话‘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各样活物的名字神并不作任何修改,亚当说叫什么,神就说‘是’,神就确定了那个东西叫什么了。神有没有意见?没有,这是肯定的!在这里你们看到了什么?神给了人智慧,人用神所给的智慧做事,如果在神看,人所做的是正面的事,那这事在神那儿是被肯定的,是被承认的,是被悦纳的,神并不作任何的评价或者批判。这是任何一个人类或是任何的邪灵、撒但都做不到的。在这里你们有没有看到神性情的流露?如果作为人,作为一个败坏的人或者撒但,会不会容许他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代表自己做事呢?一定不会!会不会与另外的人或者另外的与他不同的势力去争夺这个地位呢?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如果是败坏的人或撒但与亚当同在的话,他肯定会否认亚当所做的。为了要证实他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他有独到的见解,他会否定亚当所做的一切:你说要叫这个我偏不叫,我就要叫那个;你说叫张三,我偏叫李四,我就要显示我的高明。这是什么本性?是不是狂妄?而在神那儿呢,有没有这样的性情?神对于亚当做的这个事有没有任何的异常的反对的举动啊?肯定地说,没有!在神的性情流露里,没有丝毫的争执与狂妄自是,这一点在这里表现得很清楚。虽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你如果认识不到神的实质,在你心里如果不去揣摩神是怎么作的,神的态度是什么,那你就不会认识到神的性情,看不到神性情的发表与流露。是不是这样?那我刚才解释的这些你们认不认同呢?对于亚当所做的这些事神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说‘你做得好,做得对,我赞同!’这些话,但是在神心里是认可的,他很赞赏、称许亚当所做的事,这是创世以来人类按神的吩咐为神做的第一件事,这件事是代替神做的,也是代表神做的。在神眼中,它是出自于神赐给人的智慧,在神看它是好的,它是正面的。此时的亚当所做的是神的智慧在人类身上的第一次彰显,这次彰显在神看是好的。在这里我想告诉你们,神之所以将神的一部分所有所是与智慧加添给人,就是要让人能成为彰显他的活物,而让这样的活物代表他做事,正是神盼望已久的。

神把他的智慧赐给人类,现在又把一切真理发表出来赐给人类作生命,他的心意是什么?在这里应该清楚了吧?就是像亚当一样能代替神做一些事,能按照神给的智慧为神做一些事,这样神看着才是好的,神对这样的人类是最喜悦的。那神现在发表这么多话语、这么多真理赐给我们,目的是什么?目的就是让我们接受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来作我们的生命,让我们凭着这些神话活着来彰显神,凭这些真理来见证神,这是神对我们的要求,也是神盼望看到的。神作完这样的工作以后,他要从人这得着享受,要享受人对神的彰显——人凭神话、凭真理活着的见证。这是不是神的要求?这更是神的要求。神作成这一班人,他的心意就是这个。那从这里我们看见神的性情:他要让人凭他的话活着,让人凭他赐给的真理作生命,为见证他活着,然后神对人有称许、有喜悦还有享受,神就要享受人为他作的见证,就是人这样的活出。那我们到底该怎样满足神?我们为什么要追求真理?我们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到底什么是真正的人生?什么是真正人的样式?现在都清楚了吧?就是凭神的这些话、这些真理活出一个形象来,这个形象就是人的真正样式,就是神所造的,用神话所成全的这样的一个人类的真实的形象,神就是要享受人类活出的这个样式、这个见证、这个形象。

神在造天地万物的时候,每造完一样,神说什么?“神看着是好的。”那这句话怎么解读呢?他看着是好的,他是什么心情?他要看着好不是嘴一说就完事啊?他是要享受,他是喜悦,喜悦里边也代表一部分享受,最主要是享受。这个享受那就不是用“神看着是好的”这几个字代替了。我简单举个例子:比方你在你的周围环境栽几样花,栽完以后你看你栽的这些植物长出来的时候、开花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那这种心情光用一句话说“看着是好的”行不行?(不行。)不那么简单。所以当自己做完了事,没事就去看看,没事就在那瞅一瞅,没事心里就琢磨琢磨,就在那享受,就在那美,心里特别地舒坦,特别地高兴,有时还激动,那就是一个享受的过程。我再举个例子:比如说做父母的,想让孩子学会什么,最后当孩子会这样做、这样实行的时候,父母是什么心情?那就是一个享受啊,心情是特别的喜悦啊。有的人岁数不大,没有孩子,但是你体尝体尝你的父母看着你长大的心,父母一看:他的穿、他的戴、他的生活、他的表情、他的说话、一举一动很得体、很大方,父母的心很享受。他说:“我的孩子终于长大成人了。真好!”那个享受是不是大的?父母对儿女是这样的心,那神对他所造的人类更是这样的心。现在经历神作工几年的都有,最长有信十年二十年的,那神要享受什么?就是看你明白多少真理,你办事能运用多少原则。你吃喝神话这么多年,你能看透什么事?能不能看透大红龙的诡计?在大红龙疯狂迫害神选民的时候,你能不能站起来为神作见证?看看你写的文章、你做的视频、你作的见证,神要因此心情高兴得到享受,神就要享受这个,神看了这个得安慰啊!世界、大红龙、撒但、魔鬼攻击神、抵挡神的时候,唯有谁能安慰神的心呢?那就是我们神选民,在这个地上除了我们神选民,没有任何人能安慰神的心,能让神得着享受的。在地上,神的心只恋我们神选民,只有我们神选民,没有别的,神就盼望我们一天天生命长大,能起来作见证。尤其在大红龙疯狂反扑的时候,看见神选民怎么拿起武器,怎么拿起神的话、拿起真理反驳大红龙的各种谬论,最后把大红龙驳得体无完肤,把它彻底打败,神说:“我的子民长大了,我在地上的工作作成了,我在这班人身上的心血代价终于没有白付。”神就等着看这样的果实。所以说这次大红龙疯狂反扑的时候,神要看看我们这些人的表现,看看谁做的最能安慰神的心。以前我们身量太小,让神伤心的时候多,让神痛苦的时候多,现在我们身量长大了,明白一些真理了,该做一些让神高兴的事、得安慰的事,那就是回击大红龙,作出美好响亮的见证,这是神最愿意看到的。如果有很多人根本就不恨大红龙,好像这个事与他无关,那这样的人神看了有没有享受啊?神说:“哎呀,这个孩子不懂事,没生命,没得着真理呀,这个孩子太小了,啥时候能长大成人呢?”神看着没享受,神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人,神不赏识,看见了不高兴,没有安慰。神说:“这不是死人吗?死人我不要,我要的是活人。”以前有很多人悖逆神、抵挡神,神为他伤过心,有的伤透心了,神丝毫不赏识。能不能在最后的时候,神作工快结束的时候,做点安慰神的事、满足神的事来弥补过去的过犯呢?这个很关键哪!过去神为你伤透心了,今天你做的事神喜欢,这叫将功补过。神说:“这个人终于长大成人了,终于悔改变化了。”神看着这样的人的变化、表现,心里也是高兴、喜悦啊!

3.(创3:20-21)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

我们来看第三段,这里说亚当给夏娃起的名字是有意义的,是吧!这就证明亚当被造之后是有思想的,他明白很多东西,至于他明白什么、明白多少,我们现在不作研究也不作探讨,因为这些不是我要讲的第三段经文的重点。第三段经文的重点在哪儿呢?我们来看‘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这句经文如果今天不拿来交通,你们可能一辈子都意识不到这句话里有什么内涵。首先我给你们一点儿线索,你们可以展开你们的想象,想象出一个伊甸园,亚当、夏娃他们住在其间,神去看望他们,因着他们赤身露体,所以就藏了起来,神看不到他们,之后就叫他们,他们便说‘我们赤身露体不敢见你’。因为他们赤身露体不敢见神,于是耶和华神为他们做了什么呢?原文为‘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现在你们知道神用什么给他们做了衣服?神用皮子给他们做衣服穿,那就是说,神给人做的这件衣服是一件皮衣。这是神为人做的第一件衣服,皮衣拿到现在来说是高档衣服,不是所有人都能穿得起的。如果有人问你:人类的祖先最早穿的第一件衣服是什么衣服?你可以回答:是一件皮衣。这皮衣是谁给做的?你再回答:是神给做的!重点就在这儿:这衣服是神做的。这个值不值得讲一下呢?我刚才这么一描述,你们脑海里有没有一幅图画呢?应该有一个大概的轮廓了吧!今天说这话的目的不是让你们知道人类穿的第一件衣服是什么,那这话的重点在哪儿呢?重点不在皮衣上,我要讲的重点是人如何认识神在作这件事情的时候所流露的性情与所有所是。

在‘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这幅图画当中,我们看到的神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与亚当、夏娃在一起呢?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当中,神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出现的呢?是以神的身份出现的吗?香港的弟兄姊妹回答。(是以父母亲的身份。)韩国的弟兄姊妹,你们认为神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的?(一家之主。)台湾的弟兄姊妹说说。(以亚当、夏娃家里人的身份,亲人的身份。)有的人认为神是以亚当、夏娃亲人的身份出现,有的人说神是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出现的,还有的人说是以父母亲的身份出现,这些都很贴切。但是我想说的是什么呢?神造了这两个人,神把他们当作伴侣,作为他俩唯一的亲人,照顾他们的生活,也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在这里神是以亚当、夏娃的父母亲的身份出现的。在神作的这件事情当中,在人眼中看不到神的高大;看不到神的至高无上;也看不到神的神秘莫测;更看不到神的烈怒威严;只看到了神的卑微、神的慈爱,看到了神对人的牵挂、对人的责任与呵护。神对待亚当、夏娃的态度与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牵挂他们的儿女一样,也如人类的父母疼爱、照顾、关心他们的儿女一样,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神并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亲自用皮子给人类做衣服穿。这件皮衣不管是用来遮羞也好,还是御寒也好,总之,神是在亲自作、亲手作这件事情,而不是像人想象中的神用意念或者是显神迹的方式来做一件衣服遮住人的身体,而是实实在在地作了一件人类认为神不能作也不该作的事。这件事虽然简单,甚至人认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让所有跟随神曾经对神充满了渺茫想象的人见识到了神的真实、神的可爱,看到了神的信实与他的卑微。让那些自认为高大不可一世的狂妄之徒在神的真实与卑微面前自觉羞愧,低下了他们高昂的头。在此,神的真实与神的卑微更让人看见神的可爱,相比之下,人心中的‘高大’的神、‘可爱’的神、‘无所不能’的神却变得如此渺小、丑陋与不堪一击。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当你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你会因为神作了一件这样的事而藐视神吗?有些人也许会,但是有些人恰恰相反。他认为神是真实的,神是可爱的,正是神的真实与可爱感动了他。他越看到神真实的一面,越能体会到神爱的真实存在,体会到神在人心里的分量,体会到神时时刻刻都在人的身边。

话说到这儿,我们应该联系到现在。神既然在起初能这样为他造的人作点点滴滴的事,甚至作一些人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或意想不到的事,那神能不能将这些事作在现在的人身上呢?有的人回答‘能’!因为什么?因为神的实质不是装出来的,神的可爱不是装出来的,神的实质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外人加给的,更不是因着时间、地点、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在神所作的人看不起眼的事,人认为很渺小的事,甚至人认为神根本就不可能作的一件很小的事上,才真正能体现出神的真实与神的可爱。神不是虚伪的,在他的性情、实质里没有浮夸,没有伪装,没有高傲,没有狂妄。他从不夸口,而是以信实、真实的态度爱护、牵挂、眷顾、引领着他所造的人。不管人能体会到多少,不管人能感受到多少,不管人能看见多少,神确确实实地在作着这些事情。当了解了神这样的实质的时候,会不会影响人对神的爱?会不会影响人对神的敬畏?我希望当你了解到神真实的一面的时候,你能更亲近神,能更真实地体会到神的爱与神对人的眷顾,同时能够将心交出来给神,不要再对神有任何的猜忌与疑惑。神在为人类默默地作着每一样事,他以他的真诚、以他的信实、用他的爱默默地作着一切,然而他对他所作的这一切从来没有任何顾虑与反悔,从来不需要人还报给他什么,也从来不希望从人身上索取到什么,而他作这一切的唯一目的就是能够得到人对他的真实相信与爱。第一个话题就讲到这儿吧!

这些话题对你们有没有帮助?有多大帮助?(对神的爱有了更多的了解与认识。)(用这种方式交通让人以后更能够去体会神的话,体会神当时说话的感受、意义,能够去体会神当时的那种心情。)有没有人看到这些话之后更加感觉到神的真实存在了呢?是否感觉到神的存在不空洞、不渺茫了?有这样的感觉之后,人会不会觉得神就在人身边呢?或许你们现在感觉不太明显,也可能体会不到,但是有一天,当你们心里真实地对神的性情、对神的实质深有感触的时候,有真实的认识的时候,你就感觉神就在你的身边,只不过你的心从来没有真正地接纳过神。这是真实的!

这样的交通方式你们觉得怎么样?能不能跟得上?你们觉得以这样的方式交通关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的话题是不是很沉重啊?你们感觉怎么样呢?(感觉好,兴奋。)感觉好在哪儿呢?为什么兴奋呢?(好像回到了伊甸园、回到了神的身边。)‘神的性情’这个话题对每一个人来说事实上是很陌生的,因为你平时想象的、在书里看到的,或者在交通中听见的,你总是觉得像盲人摸象似的,只是用手摸了摸,事实上眼睛没有看见。‘手的触摸’根本给不了你对神认识的一个基本轮廓,更给不了你一个对神认识的清楚的概念,而是带给你更多的想象,让你总不能准确地定义什么是神的性情、什么是神的实质,反而,这些想象出来的不确定的因素使你心里总有许多疑惑。你不能定准但还想去了解的事,在你心里就总有矛盾,总有冲突,甚至有时候形成搅扰,让你无所适从。当你想追求神、想认识神、想看清他的时候,但是你却总也得不着答案,这对人来说是不是痛苦的事?当然这话只是针对那些想追求敬畏神、想追求满足神的人而言的。对于那些根本就不搭理这些事的人其实是无所谓的,因为他们希望神的真实、神的存在最好是一个传说或者是一个梦想,这样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他们就可以唯我独大、唯我独尊了,他们做恶事不用顾虑任何后果,不用受惩罚,也不用承担任何的责任,甚至神说的那些对恶人的说法,在他们身上就得不到应验了。这部分人不愿意了解神的性情,厌烦了解神,厌烦了解与神有关的一切事情,他们宁愿神是不存在的,他们与神是敌对的,他们是要被淘汰的一部分人。

这段话读完了都有感想吧?有没有一点震撼哪?以往我们都以为自己了解神、认识神,读完了这段话以后,我就感觉蒙羞了,我就感觉我不认识神,我根本就不了解神,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同感?这段话让我蒙羞,也让我痛苦流泪。最大的感触就是咱们不认识神,就没想到、没认识到神作事这么实际,这么卑微,这么可爱!咱们对神的可爱之处到底认识多少啊?以前还觉得自己认识一些,现在呢,看到自己没有真实认识神,对神的性情、神的可爱、神的卑微隐藏根本就不认识,所以那个时候咱们自然就很狂妄、很自是、很高大。咱们的性情表现出那么多狂妄、自是、高大、高傲是因着什么造成的?因为什么没有得着丝毫转变?现在看清楚了吧?对神没有真实认识,所以人的性情变化看不见成果啊。自己觉得有些变了,对神能顺服一些了,能实行点真理了,办事也有些原则了,但是一涉及到性情变化的实质(人的狂妄、自夸、自是),到底解决了多少?人有没有一点真实的卑微让人感觉实际、可爱?现在看清楚了:因着我们并不是真实认识神,尤其对神的卑微、神的可爱认识太少,所以我们的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性情就没有多大变化,就是这个原因,现在我们看见了。所以我看完这段话的时候羞愧啊!高傲的头当时就低下了,就流泪了,就感觉自己没多大变化,不认识神哪,以前认识那点太浮浅了!

现在看见了神可爱的实质、神性情的实质、神真实的爱、神的卑微,神作事实实际际啊。神在受造之物面前都不站地位,以人的亲人的身份出现,来牵挂人、帮助人、爱人,神太实际了。神可以用意念、用一句话作成的事,神有能力都不使,却亲手为他造的人类作事。他亲手作事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心情?这个好不好理解?现在我们就该揣摩了,这段神话我们读完了,我们就揣摩这里面的实情:神为什么以那样的心态作事?我们人临到这样的事为什么就不能这么做?我们为神尽本分,为什么还想支嘴,还想叫别人做,吩咐别人做,自己藏奸耍滑?我们为弟兄姊妹做事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大的爱心,只是应付了事,走走过程?我们对神家的一切工作、一切安排为什么不能尽心,总是漫不经心、满不在乎?这都是什么性情啊?没有人样啊!神为我们作事那么认真,那么用心,他亲手作事,恭恭敬敬地为人作事啊!那咱们为神做事呢?什么心态啊?是真实的爱吗?是认真吗?是带着恭敬的心吗?有敬畏的心吗?有顺服的心吗?这几样正面东西、正常人性该具备的东西我们都没有,那我们为神做事、尽本分的时候都有哪些败坏性情啊?狂妄、自大、自高、自是、漫不经心、应付糊弄、不以为然、得过且过,这是不是撒但的败坏性情?(是。)那我们活出的是不是人样?(不是。)有没有一点良心理智啊?(没有。)所以一看见神这样的爱,这样地对待人、为人作事,我们太蒙羞了,无地自容啊!

如果不是神亲自为我们交通这些话,把圣经的话,以前神在亚当、夏娃身上作的事亲自揭示给我们,我们永远都不会明白神话的。现在对“人没有认识神的器官”这话明白了吧?一点不假呀!真认识到了。就一句很简单的话,就在那儿念那几个字,背得滚瓜烂熟了,其中的内涵之意、其中的实情我们就揣摩不到,就隔一层窗户纸我们就捅不破,累死我们都明白不了。所以今天神把这些以往作过的事,在人类身上作过的事、说过的话这样一揭示,我们便恍然大悟,我们立刻看见了神的可爱之处,看见了神为人类作事那种恭敬的态度,我们无地自容啊!那以后我们尽本分还能不能受点苦啊?我们为神做点事、作点见证来安慰神心,能不能受点苦?能不能带点恭敬、带点敬畏的心去做啊?今天读完这段神话,看见神对咱们的爱,神为咱们作事那么认真,那么恭敬,那么爱,那么体贴,一点不站地位,那我们能不能为神做一点事呢?以神的心为心为神做一件事来还报神的爱,能不能做到?有没有心志?(有。)那这次就作个见证,实行实行吧,这事不能说嘴啊,神鉴察人的心哪!你们听完了这段神话有没有感觉啊?(自己看的时候也像弟兄所说的心里流泪,第一次感觉到神就在我们身边默默无闻地作着这些事,但是我们一点都不了解神的心。尤其神说到他很孤单的时候,自己心里很痛,就看到神真的是爱我们爱到一个地步,我们一点都不了解,尽本分还是应付糊弄,在神的托付上还是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没用上全力去还报神的爱。)你跟我有同感哪!咱们的感觉是一样的。有多少人有这种感觉?还真挺多呢。有这种感觉挺好,这就是有开启、有认识、读完神话有感觉。

那现在再看看以往我们心中的神是什么样的一位神?和我们现在所信的这一位神的实际、卑微、可爱有多大差距?我们信的神是不是渺茫的成分还很多呀?(是。)这证明什么呢?证明我们对神的真实认识太少。人对神的真实认识有多少,神的实际、神的真实在我们心里就存在多少。如果我们对神光是道理的认识、观念的认识、字句的认识,那我们心里的神一定都是高大的,完全合乎人想象的那样一位神,其实跟真神、实际的神完全不同。我们心里想象的那个神和实际的神一有误差的时候,证明我们跟神有距离了。什么时候我们心里所信的神特别实际,没有一点超然、渺茫,没有一点想象,完全都是实际的,合乎实情,那我们才是真正认识神了。这么说对不对?你看人一把神想象得特别高大,完全合人的观念,合乎人的想象——神怎么怎么全能,神怎么怎么智慧,结果我们这个性情不知不觉就高大、狂妄、自是、自以为高,比别人都强,这个性情解决不了了。事实上神全能是真的,但是神的另一面,最实际的那一面,最真实的那一面,还有他的卑微那一面、最可爱的那些方面,我们却没有看见哪,我们一点没有认识。那如果真经历完神的作工,神这样向我们显现、说话、作工在我们身上,对神的实际这些成分、对神的这些可爱的地方我们一点不认识,那我们的信神可以说就真失败了,彻底失败了!一点真实认识都没有,还是跟宗教人那么信,心里信的是一位高大的神、天上渺茫的神,全是凭自己的想象、理论装备起来的神,神的可爱之处、神的心好到什么程度在我们心里就始终没有多少实际,没有多少面对面的真实认识,那我们经历神的作工就没有成果了,就失败了。你们说神的最后这十二篇说话是不是成全人认识神的说话?这十二篇说话让我们看见实际神的形像了;这十二篇说话带领我们跟神面对面了;这十二篇说话是神的性情、神的实际向我们真实显现了;从十二篇说话里我们看见实际的神真是道成肉身在我们中间了;更是借着这十二篇说话,我们看见神的帐幕在人类中间了,我们享受到了人与神、神与人同在的生活。这一切都是这十二篇说话达到的果效,所以这十二篇说话是最后成全神选民的说话,十二篇说话对我们认识神太宝贵了,太重要了!我们必须得天天读,每天至少得读一段两段。人最后信神能不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关键就看在十二篇说话上有没有对神的真实认识,有没有真实的生命进入。

有一些谬种说:“神的话怎么能改动呢?神的话一改动就不是神的话了。”你说这人得谬到什么地步吧?神的话神自己交通出来以后,说:“哎呀,当时交通的话有很多地方没法说,一说细了,再回来就不容易,没有稿的交通方式只能到那个程度,有些话必须得在后面补。”神作事也是这么实际、这么真实,不像人想象的那样超然。看见了吧?现在有一些人属于敌基督的性情,他说:“神话一改了,那我就怀疑不是神话了。”这样的人谬不谬?(谬。)现在神的话改了,不是把一些话给变了,是补充了,加添了,补充得更完善了,但真理的实质没变,神的话没有变,就是补充得更完善了。如果人再坚持他的谬妄观点,认为神话一改就不是神话,那你别读了,到时候你肠子都悔青了。就像有一些饭菜,当时简单地做做,后来等人坐下来一吃,“哎!少点东西。”又添两样。如果有一家傻孩子,他说:“添两样我就不吃了,我就吃原来做的。”你不吃,你就享受不着,不吃,你就得不着更好的。那不傻吗?有的敌基督要钻空子,说:“有人又篡改神话了,可能又是圣灵使用的人干的事。”加添的这些神话,这是神自己改的,咱们是败坏人类蒙拯救的人,累死也添不出神的话来呀!我写人的交通,和神的话一比较那就是天地之差呀!这是基督亲自补充完善的,如果有人说是我加添、删改的,我哪有那两下子?你不是瞎编吗?尽凭想象说话,你太高抬我了。你们说敌基督是不是很谬啊?敌基督很谬、很荒唐啊!你的眼睛也太不好使了,你看看这话多大的造就,谁能写出来?除了神,任何人写不出来。这点事你都看不出来,还在那胡说八道,太无知了!到最后神的十二篇说话都说完了,有的人还定罪:“神的话删减了,更改了,我们不读了……”到这些人彻底被显明的时候再处理他,敌基督、浑人、谬种都得淘汰。每次神话有完善的时候,都得冒出几种敌基督的声音,现在咱不搭理他,最后一起收拾他。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