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20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五)

20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五)

人对约伯的诸多误解

因着约伯所受的这些苦,不是神差派使者做的,也不是神亲手作的,而是撒但——神的仇敌亲手做的,可见约伯所受痛苦的程度有多深。但是约伯在此时此刻把他平时心里对神的认识、他平时的行事原则与对神的态度全部发表出来了,这是真实的。如果约伯没有临到试探的时候,神没有试炼他的时候,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虚伪,因为神赐给他好多财产,他当然称颂耶和华的名了。如果约伯在试炼之前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爱讲大话,他常常从神手里得到赐福,他才不弃掉神的名,如果从神受祸,他肯定会弃掉神的名。但是当约伯处在一个任何人都不想要、不想看见、不想临到,也害怕临到,甚至神都不忍心看的一个境地的时候,约伯依然能持守他的纯正: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对于约伯此时的表现,那些喜爱高谈阔论、喜爱讲字句道理的人都捂口了,那些口里称颂神的名却从来不接受从神来的试炼的人被约伯持守的纯正定了罪,那些从来就不相信‘人能持守住神的道’的人因约伯的见证而受了审判。面对约伯在试炼中的表现与约伯说的话,有的人感到不解,有的人感到嫉妒,有的人感到疑惑,有的人甚至表现出漠视的态度,对约伯的见证以鼻嗤之,因为他们不但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中所受的痛苦,看到了约伯所说的话,更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临到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人性的‘软弱’。这个‘软弱’是他们所认为的约伯所谓的完全中的不完全,同时这个‘软弱’也成了‘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瑕疵。就是说,因着人都认为完全人就是完美的人,就是没有瑕疵、没有污点的人,这样的人没有软弱,没有疼痛的知觉,没有伤心难过的情绪,没有恨、没有任何外表过激的行为,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以为约伯是真正的完全人。因为他在试炼中的诸多行为不能得到人的‘认可’,例如:当约伯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的时候,约伯并未像人想象的为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而嚎啕大哭,他的这一‘失态’让人认为他很冷血,因为他没有眼泪、没有亲情,这是最初约伯给人留下的‘坏印象’。接下来约伯一系列的行为更是令人费解:‘撕裂外袍’被人解读为对神不敬,‘剃了头’被人误认为对神有亵渎之意、顶撞之意。除了约伯所说的‘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句话以外,人在约伯身上并未发现任何的神所称许的义,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此人的评价只是停留在对他的不解、误解、怀疑、定罪与道理上的认可这个范围里,并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与领会耶和华神口中所说的‘约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这话。

在人对约伯有了以上的印象的基础上,人对约伯的义还有更进一步的怀疑,因为约伯所做的与在经上记述他的表现并不是像人想象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的让人感动涕零,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壮举’,反而‘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幕又惊呆了世人,也让世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疑惑甚至产生否定的态度,因为约伯在刮身体的同时并未向神祷告,也未向神许诺,更未见他痛哭流涕。这时候人所看到的只有约伯的软弱,没有其他,因而即便人听了约伯说‘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人也都无动于衷,或者莫衷一是,仍然不能从约伯的话中看到约伯的义。约伯在经受试炼的痛苦中给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不卑不亢,人看不到他行为的背后所发生在他内心深处的故事,也看不到他心里对神的敬畏与他持守的‘远离恶事’的道的原则。他的不卑不亢让人认为他的完全正直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他对神的敬畏也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他外表所流露出来的‘软弱’却让人对他印象深刻,也让人对神所定义的完全正直的人‘刮目相看’,甚或有了‘新的理解’。当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生日的时候,我所说的‘刮目相看’与‘新的理解’就在此得到了证实。

虽然他受痛苦的程度无人能想象、体会到,但他没有说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减轻身体的痛苦,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原文记述道:(伯3:3)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这句话也可能没人把它当成一句很重要的话,也可能有的人留意了。在你们看,这句话有没有抵挡神的意味啊?这句话有没有埋怨神的意思呢?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对约伯说的这句话有想法,认为既然约伯完全正直,就不应该有任何软弱、难过的表现,反之应该‘积极’面对来自撒但的任何攻击,甚至笑脸相迎撒但的试探,对于撒但带给他肉体的任何痛苦,他都应毫无反应,不应表达自己内心任何的感受才对,甚至应该求神让这些试炼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铮铮铁骨的‘敬畏神远离恶’之人应该表现与具备的。约伯在极度痛苦中只是咒诅自己的生日,并不埋怨神,更没有抵挡神的意思,这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因为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曾经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没有一个人经受约伯这样的遭遇。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呢?因为在神那儿看,没有一个人能够承担得起这样一份责任、这样一个托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约伯所能做到的,更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约伯一样在临到这样的痛苦的时候除了咒诅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弃掉神的名,仍然称颂耶和华神的名。这是不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呢?我们现在说约伯这些事是不是在赞扬约伯的行为呢?作为一个义人,作为一个能够这样为神作见证的人,作为一个能让撒但抱头逃窜不再在神面前控告的人,赞扬他一下有什么不可吗?难道你们的要求标准比神的还高吗?难道你们临到试炼的时候比约伯做得还好吗?神都称许了,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呢?

约伯因着不想让神为他伤痛而咒诅自己的生日

我常常说神看人的内心,人看人的外表;神因着察看人的内心而了解人的实质,而人却因为观人的外表而定义人的实质。当约伯开口诅咒自己生日的时候,他的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的属灵人物,包括约伯的三个朋友。人是从神来的,人理当感谢神所赋予的生命、肉体,包括人的生日,而不应咒诅,这是常人能领会与想到的。对于任何一个跟随神的人来说,这个领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更改的真理,而约伯却‘违反常规’——咒诅自己的生日,他的这一举动在常人来看是闯入了禁区,不但不能得到人的谅解与同情,而且也不能得到神的饶恕。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怀疑,因为似乎约伯因着神对他的恩宠而产生了‘放纵’,让他竟敢如此胆大妄为,不但不在此感谢神对他有生之年的祝福与看顾,反而咒诅自己出生的那日都灭没,这不是对神的抵挡又是什么呢?这些外表的现象给了人定罪约伯此举的证据,但谁能知道此时约伯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呢?又有谁知道约伯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里的内情与缘由只有神知道,也只有约伯本人知道。

当撒但伸手伤害约伯的骨头的时候,约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无法摆脱,无力反抗,他的身体、灵魂承受着超强的巨痛,这个‘巨痛’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体之中的人的渺小、无力与柔弱,同时他也深深地领会理解了神为什么顾念与看顾人类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体会到了肉体凡胎之人在此时竟然如此无助与软弱,当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祷之时,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隐藏,因为神将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与此同时,神为他而流泪,更为他而痛心,神因着他的痛而痛,也因着他的伤而伤……约伯感受到了神的伤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伤痛了,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流泪了,他更不想看到神为他而受痛苦。此时的约伯只想挣脱这肉体凡胎,不再忍受这肉体给他带来的疼痛,因为这样神就不再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体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让神担忧’所带来的痛苦。这双重的疼痛,一份来自肉体,一份来自心灵,让约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苦,也让他感觉到了肉体凡胎之人的极限是那么地让人无奈与无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发强烈,恨恶撒但的心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此时的约伯宁愿自己没有投胎人世,宁愿自己不存在,也不愿看到神为他而掉眼泪,为他而痛苦。他开始深恶自己的肉体,开始厌烦自己,厌烦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厌烦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他不愿再提起他的生日与和他出生有关的一切,所以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伯3:3-4)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约伯的话中带着对自己的恨恶: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也带着对神因着他而受痛苦的自责与亏欠: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这两段话将约伯当时的心情表达到了极致,也将约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现给每一个人,同时正如约伯所愿的约伯的信与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在此时得到了真正的升华,当然,这个‘升华’正是神预期要达到的果效。

约伯战胜了撒但成了神眼中真正的人

约伯初受试炼的时候,他被剥夺了所有的财产与儿女,他没有因此而倒下,没有因此而说一句得罪神的话。他胜过了撒但的试探,胜过了财产与儿女,胜过了失去所有身外之物的试炼,也就是他能顺服神对他的剥夺,而且因此献上感谢赞美,这是约伯在撒但的第一轮试探中所表现的,也是约伯在神的第一次试炼中所作的见证。在第二次的试炼中,撒但伸手苦害约伯本人,约伯虽然体尝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但他的见证却是让人惊心动魄,他以他的刚强、信心与对神的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又一次打败了撒但,而他的表现与他的见证也又一次得到了神的认可与悦纳。在这次的试探中,约伯用他的实际表现来向撒但宣告:肉体的疼痛不能改变他对神的信与顺服,也不能夺去他依恋与敬畏神的心,他不会因着面临死亡而弃掉神,也不会丢掉自己的完全正直。约伯的坚毅让撒但变得怯懦,他的信心让撒但惧怕、丧胆,他与撒但决一死战的气势让撒但痛心疾首,约伯的完全正直让撒但在他身上再无从下手,从此便放弃对约伯的攻击,也放弃了在耶和华神面前对约伯的控告,这就意味着约伯胜过了世界,胜过了肉体,胜过了撒但,也胜过了死亡,他是完完全全的属神的人了。约伯在这两次的试炼中站住了见证,他的完全正直得以实际活出,他敬畏神远离恶事的生存法则的范围也得以拓展。经历了这两次的试炼,约伯的人生有了更丰富的阅历,这‘阅历’让他变得更加成熟、老练,让他变得更加刚强、更加有信心,也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所持守的纯正的正确性与它的价值。耶和华神对他的试炼让他深深地体会、感受到了神对人的顾念之情,也让他感受到了神爱的宝贵,从此在他对神的敬畏中多了对神的体贴与爱。耶和华神的试炼不但没有将约伯拒之千里之外,反而让约伯的心与神更近了。当约伯所承受的肉体的疼痛达到顶峰的时候,约伯所感受到的来自耶和华神的眷顾让他不由自主地咒诅自己的生日,这个表现不是他早已计划好的,而是他发自内心的一种对神的体贴与宝爱的自然流露,他的这个‘自然流露’是来自于他对神的体贴与宝爱。也就是说,因着他恨恶自己,因着他不忍心也舍不得让神受痛苦,所以他对神的体贴与宝爱达到了忘我的地步。此时的约伯将自己对神多年以来的仰慕、渴望、依恋都升华到了体贴与宝爱的地步,同时也将他对神的信、顺服与敬畏升华到了体贴与宝爱的地步。他不容许自己做丝毫的伤害神的事,不容许自己有任何让神伤痛的表现,也不容许因着自己的原因给神带去任何的难过、伤心甚至不愉快。在神的眼中,约伯虽然还是先前的那个约伯,但他的信、他的顺服与他对神的敬畏让神得到了完全的满足与享受,此时的约伯达到了神所预期要达到的完全,他成了神眼中名副其实的‘完全正直’的人。他的义行让他胜过了撒但,让他为神站住了见证,也让他得以完全,让他的生命价值得以升华,得以超脱,也让他成了第一例不再被撒但攻击、试探的人。他因着义而被撒但控告,又因着义被撒但试探,因着义被交在撒但手中,因着义胜过撒但、打败撒但、站住见证,从此,约伯便成了第一个不会再被交给撒但的人,他真正地来到了神的宝座前,活在了光中,活在了没有撒但窥视与没有撒但残害的神的祝福之下……他成了神眼中的真正的人,他自由了……

听完了这段话有什么感想?约伯的见证是不是得胜者的见证?约伯的见证太好。约伯的见证跟我们的见证有什么区别?这是我们该反省的。在神的话里提到了约伯是因着义被撒但控告,也是因着义临到了试炼,我们是因为有很多败坏需要洁净才临到试炼,是因着我们没有真理实际,所以要临到试炼,神要借着试炼拯救我们,成全我们。这是我们与约伯的区别之处。约伯为什么能达到得胜撒但让撒但蒙羞最后满足神?是明白真理达到的果效还是因着约伯原来就有这样的真理实际、有这样的人性品质而达到的果效?这里需要人认识。这个见证往往是两方面缺一不可才能达到果效,一方面,人得明白一些真理,对神有认识,这是基础;另外一方面,就是人的本性里得真实爱神,得完全正直,才能实行出真理。为什么现在的人作不出约伯那样的见证?差在什么地方?在多数人身上是因为人品不好,不具备约伯的正直。比方说,约伯在肉体极为痛苦的背景之下,宁可咒诅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咱们这样的人在肉体极为痛苦的情况下能做到约伯这个程度吗?肯定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呢?这是人该反省的。

原来我们看《约伯记》对约伯根本就不了解,读完了这篇神揭示约伯的话,我们才对约伯有了点了解,约伯这个完全正直的确是恰如其分,这不是虚谈,真是完全正直啊!以前咱们也不懂得什么叫“完全人”,什么叫“正直”,明白得甚浅;这次看完了约伯的见证,我们知道一点了,约伯真是完全正直的,这不是虚夸呀!太实际了。现在对照约伯我们最缺少的是什么?约伯为什么能在试探中首先考虑神的心意?他总考虑:“这个事我怎么做能让神满意?怎么做是真实顺服神、爱神?”他总为神着想,不为自己着想,不管人怎么看自己,他只考虑神的心如何,神能不能因此得荣耀。那从这个事看,约伯的心是什么样的心哪?他是心里尊神为大,所以约伯的这个敬畏神里面太有实际,“敬畏神”三个字可不是空话,他心里对神的信心、对神的爱、他满足神的心愿还有顺服的心志相当大、相当突出,这些构成了约伯敬畏神远离恶这么一个人。神在约伯心里的地位那么高,他爱神、顺服神超过一切,所以临到了试炼——财产被剥夺了,儿女被剥夺了,他还能赞美神。那约伯为什么能达到这样的身量呢?他这个身量、这个见证是不是临到试炼以后借着祷告做到的?从这里就没看出来,好像他原来就具备这个身量了。有许多弟兄姊妹在受酷刑的时候,都是借着祷告,神给话、引导,借着祷告,圣灵作工加给力量,作出了一个美好的见证。但是在这里我们没看见约伯怎么祷告,约伯也可能在心里一直祷告,一直在寻求摸神心意,但是从约伯这个见证里看见约伯好像早就对这些事看透了,早就是胜券在握,早有思想准备,早就把这些事看明白了。有没有这方面因素啊?从约伯的表现看,约伯这个见证的确了不起,不简单,约伯那个真实身量也让人心服口服。从这个见证里能不能看出约伯是一个追求真理、追求认识神的人?完全能看出来,这个人在这样一个大的试炼面前表现得那么从容,那么镇静,那么稳定,能安静在神面前,没做出一点虚妄的事,的确不简单,人不服也不行。

刚才读了这一篇话里提到了“人对约伯的诸多误解”,那个诸多的误解包括我们在内,我们对约伯也有一些误解。有一些约伯的观点、约伯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看透,那真是约伯的实际身量,那不是一句空话、道理,那是他的实际。约伯这些话为什么说都是实际呢?是在试炼中、试炼发生以后说出来的,所以说这些话的确是他具备的真理实际。现在我们对约伯咒诅自己生日的事也看明白了,说明他的生命身量到了一个境界了,在那种情况下,他是为了不让神再受痛苦,然后咒诅自己生日,是有一些软弱,因为肉体凡胎的人在那种极其痛苦的情况下都得有这种软弱。约伯这种软弱太正常了,但是他在这种软弱下,他这么说、这么做就高于一切的人。我们如果在这种软弱情况下,我们怎么做也比不上约伯,比约伯差太多了。我们如果在这种软弱下会怎么办?第一个想到死,“太痛苦了,我不活了!”另外,里面有没有对神的埋怨哪?嘴不说,心里有一些,“神你咋这么试炼我呢?你怎么允许撒但这么苦害我呢?”所以我们在这种情况下那就不是光软弱的问题了,那是软弱加怨言再加背叛哪!约伯呢?有一点软弱,但为了不让神再伤痛,宁可咒诅自己生日,这个境界不一样,所以约伯的表现人不服气不行。现在我们对约伯这样的真实见证会不会看了?如果再看见有类似约伯这样的见证能不能产生误解呀?这是一个问题。有些人只看外表现象,看人痛哭,好像不属灵;看人跪地下了,好像不属灵;看人脱衣服,好像不属灵;看人剃光头,好像也不属灵。你也不会看人内心哪,老看外面事不对呀!人老看外表,这说明什么?人没有真理不会看事,尽看外表瞎衡量,所以还能对约伯这样的义人、完全正直的人、神称许的人产生种种误解,这说明人眼瞎。眼瞎的人对约伯能产生误解,对神能不能产生观念呢?眼瞎的人能不能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地说话呀?眼瞎的人能不能论断义人?(能。)所以说人没有真理,不单对约伯能产生种种误解,更主要对神能产生种种观念,另外对正面事物能产生种种的偏见甚至论断,颠倒黑白。

今天关于合唱团化妆的事我说了一点话,有些人听了不是滋味了。对这事你们有没有误解呢?有误解你就很麻烦!你知道我为啥说那些话吗?因为这些人没有理智,打岔搅扰神家工作两三回了,我恨哪!以前已经说一次了,还没记性,我对他生气呀!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影响神家工作在所不惜,这些人自私卑鄙呀!另外我说没说化妆的原则?我给没给他指路啊?路我也指了,化妆原则我也说了,他这种化妆法的实质我也说了。我说什么?这叫鬼化妆法,跟鬼学的,你拿鬼化妆法给人化妆,结果把人化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不是真正的化妆法。让人一看:这个人化妆造假了,不是真人长相。就这么一件很简单的事,你有没有误解呢?如果在这事上你也能误解,那你对约伯的事还能不能误解呢?你知道什么叫正面事物吗?你看不透,你能误解,说明你没有真理。有的人支持这种鬼化妆法,极力地维护,那是什么东西呀?那不是好人。你搅扰神家工作,你充当什么角色,你知不知道?像这样没有真理的人,对约伯这样一个正面事物能不能看透啊?他看不透,他肯定还得对约伯加以论断,误解太多,挑剔太多。但神鉴察人心肺腑,神一看:约伯真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呀!当时那个时代没有一个人再比约伯好了,约伯是最好的。那从这个事看,神在每一个时代的作工中是不是眼目鉴察全地?神鉴察每一个人哪!神在每一个信他的人身上都鉴察,看看哪一个人最好,哪一个人真实爱神,哪一个人对他有忠心,哪一个人是追求真理、追求被成全的,神都看得清清楚楚,神对整个人类了如指掌啊!这个事实得到证实了吧?那你对约伯这样的见证、对约伯的所作所为还能不能有误解了?对约伯的一些话、一些作法还挑不挑剔了?如果真有你看不明白的地方,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看不明白,你别产生观念,你当自己是白痴,“我不明白,别论断,别挑剔,别有误解”。这叫有理智。现在根据约伯这个见证,我们对神鉴察人心肺腑这话怎么认识?可能有人说:“哎呀,神鉴察人心肺腑这是真实的,神把人的心看得那么透,看得那么准确,神可不是一般的鉴察人心肺腑啊!约伯说一句话、外表做一件事人看不透,神看透了,神知道他的心思意念是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神看得那么细,人咋就看不见呢?”现在对神的全能有没有认识?你外表怎么说,你心里有什么意念都给你观察得清清楚楚,现在这个事得到证实了吧?通过约伯的见证,我们看神鉴察人心肺腑这是真实的,人真是看不透,人真是愚昧无知啊!人在那儿拿一把尺子,量量约伯为啥剃头,量量约伯为什么撕裂外袍,量量约伯为什么坐在炉灰中……就量这些事,干量量不出来人家内心是怎么想的,有什么存心目的。从这个事就看见人愚昧无知了。看约伯外表有这么多表现,就不知道他的内心是怎么回事,就看不透约伯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为什么这么做。那通过神揭示这个事以后,我们长没长点见识啊?长点分辨了吧。以后再看什么事别看外表现象,别凭外表现象来衡量人哪!那现在我们对约伯还有没有误解呀?约伯说话是不是尽说大话呀?约伯平时没说这些话,是在试炼中、试炼以后说的,试炼前他没夸口。那我们在试炼前夸没夸口?都夸哪些口啊?看见哪个弟兄姊妹成犹大了,背叛了,恨人家,骂人家:“你看你,窝囊废!没站住见证,我要临到这事,我保证是得胜者!”有没有这么夸的?不能夸口啊!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对自己你画一个问号,当一个未知数处理合适,这有理智。如果有人问你:“那谁谁谁成犹大了,你要临到试炼能怎么样?”你说:“不知道,我的身量也很小啊!”这么说合不合适?(合适。)现在我们看约伯临到这样的见证,说了那些话,有那些表现,还有没有一点我们看不上的地方?我们还能不能挑剔约伯的一点缺陷哪?(不能。)不挑剔约伯的一点缺欠,这是理智问题;能不能看透约伯,那是我们的身量问题。现在神的话揭示了,我们从神话中对约伯有认识了,约伯的见证太好了,那我们能不能用人的想象来衡量约伯的见证呢?人的想象不实际呀!那是瞎想、空想,那不是实际。临到试炼了,人能站到什么程度那是实际,凭想象的事不成立,别凭人的想象来衡量这个得胜者,衡量那个见证,衡量那个人物,别那么衡量,那个想象不对,不实际,神都不用想象来衡量人。

从约伯这个见证里我们还得学习一个功课,“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句话约伯是怎么经历出来的?咱们为什么今天说不出这句话来?问题的根源在哪?不管是律法时代、恩典时代还是国度时代,信神的人很多,有的人在神手里信神得福了,有的人信神受祸了,从古到今这都是事实,并且这个事实还不像人想象的那样多数得福,少数受祸,也可能是多数受祸,少数得福。那这个用什么来证实呢?多数人走的是宽路,少数人进的是窄门。多数人走的是宽路是指什么说的?多数人就想得福反而受祸了,少数的人因着追求真理而得福了。如果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信神就是为得福,这样的人如果这个观念不转变,肯定得受祸。现在你信神的观点是什么?到底是为得福还是为得真理、得生命?这个问题该不该解决?这是一个问题。下面还有一个问题,得福是因着什么得福?受祸是因为什么受祸?这个问题必须得看透,你要看不透,“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句话你还说不出来。受祸是因为什么受祸呀?因为人不认识神,不认识神你必然得受祸。不认识神为什么就受祸呢?你不认识神你百分之百地会抵挡神。有人凭着观念说:“我不认识神,我不说亵渎神的话,我不做抵挡神的事。”这话成立不成立?你不做抵挡神的事,你在那瞎化妆,就是在那儿抵挡神了,就影响神家工作了,你不知不觉你就打岔搅扰神家工作了,你没理智啊!你看不透事在那瞎说话,这就是抵挡神了;你不明白真理在那瞎论断,这就容易抵挡神;临到试炼你不明白神心意,在那瞎说话,更是抵挡神;你不明白真理,不认识神,你怎么说、怎么做都容易抵挡神,都容易违背真理。所以说信神不认识神的人都得受祸呀!不追求真理你别想得福,别想得着神的称许。真正的得福是指什么说的?什么叫福啊?福不是物质东西,不是享受点恩典,那个福是指蒙神称许说的,得着真理了,作出美好的见证了,达到神满意了,是指这个说的。你达到神满意、蒙神称许,以后你得胜撒但自由了,撒但再不苦害你了,这是福分,以后可以享受福分了,是指神那个祝福,人想得的那点福那不是真正的福。现在你信神到底得福的把握大还是受祸的可能性大呢?能不能看透?你们说什么样的人真正受祸呀?如果人是追求真理的人,他有了一些过犯能不能受祸?(不能。)那什么样的人能受祸呢?就是明知道真理不接受、不实行的就受祸了。比如人作了恶了,别人修理对付他,他不服,跟神家对抗,跟带领工人打闹,还扬言要报复人家,这样的人容易受祸呀!他因为什么能受祸呢?因为他有这种恶性,容易导致受祸。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还能打击报复别人,这个人性情恶劣,这跟土匪流氓的性情一样,这样的人肯定得受祸,这属于恶鬼,不是正常人性,恶鬼在神家不受祸谁受祸呀!在神家恶人是必须得开除的。为什么恶人神家不要啊?因为神不拯救,进来没用,进来只能打岔搅扰,是个累赘,是个麻烦。进入神家的人都是能接受真理的人,神家怎么修理对付,带领工人怎么修理对付,弟兄姊妹怎么指责帮助,他一听人说的对,“我接受,我心服口服,没说的,谁说的对我都接受,咋对付我都行。”这样的人能蒙神祝福,能达到蒙拯救。在神家横踢烂咬,蛮不讲理,不可理喻,这样的人肯定是受祸的对象,这是一个问题。另外,神的性情不容触犯哪!我们都是败坏至深的人类。“败坏至深的人类”是什么意思?都有鬼性,说不定什么时候老病重犯,说不定什么时候埋怨神,说不定临到什么试炼、受什么痛苦就能说出抵挡神的话,做出背叛神的事,所以这败坏至深的人类在没有被成全之前都有背叛神的危险,背叛神的可能仍然是百分之百呀!那人一有背叛神的可能,受祸的可能大不大呀?(大。)所以信神得有一个正确的观点:“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太可能了,这是没准的事,谁也把握不了自己。你看现在有一些人信信神,跑了,你细看看这人为什么跑了呢?一看他的背景,有的是软弱了;有的找工作了;有的找对象了;有的是因为大红龙逼迫太重,受不了了,跑了。这样的信神是得福还是受祸呀?有些人没做带领的时候瞅着挺好、挺追求,素质也不错,一选上带领就走上了敌基督道路,处处为名誉、地位作工,结果成了敌基督了,这事怎么解释?人信神一做了带领还成了敌基督被开除了;那他要不做带领就不可能被开除。有人说:“开除不开除到底因为什么?不都是那个人吗?怎么两种结果呢?他的实质没有变,为什么会有两种结果呀?”这事好解释。他没做带领,没有权力地位,他就作不了恶,他就不敢作恶,他没有作恶的背景、作恶的机会;他一做了带领,他就有了作恶的机会了,他就有权力了,他的本相、他的真相就暴露出来了。没做带领的时候,他到底是什么人、能不能作恶,人能不能看出来?人看不出来。神知不知道啊?神早知道。所以有些人一做带领就被显明了,就被淘汰了。有的敌基督说什么?“这下子信神信到头了,我也踏实了。”被开除了,肯定踏实了,信到头了。这个时候他说没说这话“我们信神,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受祸以后才说出来,这不晚了吗?你在走信神的路的时候,早就应该有意识。这样的人最主要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受祸了才知道,晚了!“原来信神不是都蒙福啊,还受祸呢!”信神的路走到头了才总结出这么一句话来,总结得太晚了。

你们现在是走什么路呢?是走追求真理的路吗?如果有一天作了一点恶怎么认识?能不能解剖自己的真相啊?能不能看见自己很危险哪?能不能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到底是什么人哪?把这个事先看透了,然后确定自己该走什么路,怎样解决自己的难处,怎么背叛自己能达到蒙拯救,这样的人才是聪明人。你别等着被淘汰了,你才说:“哎呀,没想到我信神受祸了。”那现在想想吧。约伯是怎么走信神的路的?他在享受神恩典、祝福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他说:“神有一天剥夺了,我能不能站立得住?我能不能埋怨神?一个真有人性、真有理智的人应该做到什么?”他从这里寻求真理,约伯凡事寻求真理这个厉害。另外约伯那几个孩子,生活富裕,常常宴乐,约伯为他们做什么事啊?为他们祷告,献燔祭,常常为他们这么做。这个事说明什么?就这一个事很有意义呀!有一些人没有分辨就看不出来。从这里我们能看见约伯的心是在做什么,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这样做。约伯他的孩子常常地宴乐,宴乐就是举行宴会,招待朋友。宴会的时候就吃喝玩乐、跳舞,就是这么个事。从这里看见约伯那几个孩子怎么样呢?吃喝玩乐,这个事定型了吧?约伯那几个孩子信不信神哪?或许嘴说信,挂名的,他们心里不信神。他们不信神,约伯怎么对待他们呢?那你们说约伯劝没劝那几个孩子:“你们以后可别搞这个,好好信神。”说没说过这类话?(说过。)但是没有果效。现在约伯只能为他们做什么?为他们祷告,献燔祭,只能做到这个事,并且常常这样做,这个事挺说明问题。他就觉得自己的孩子不信神,天天吃饱了,喝足了,宴乐,这与他有关系,他不能不负责任,他为这事内疚、有责备,所以他得为他们做点事。你们说约伯是不是负责任的人哪?在人性方面,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所以常常为他们做点事来弥补对他们的亏欠;另外,他有敬畏神的心,“别让儿女弃掉神、得罪神,受到惩罚;别让他们家里出现抵挡神的事、背叛神的人”,他有这么个心,这是敬畏神的心在里面起作用,他觉得他有责任。那他这样做能不能证实约伯真是敬畏神的人,对儿女都负责任,对这个家庭真负到责任了,能不能证明这个事?(能。)就这个事,咱们做得怎么样呢?能不能跟约伯比呀?咱们做得简单了,“你愿信不信,不信你就死。”咱们就完事了。所以一对照约伯,咱们蒙羞、咱们汗颜哪,没有约伯那个人性,不负责任哪!咱们跟约伯这一比,各方面都差呀,不比不知道,这一比咱们的缺欠就显出来了,咱比约伯的人性品质差多了。

再往下看,约伯这个人性的软弱算不算缺点哪?记住了,他那个软弱是正常的,肉体承受力都有限,那不算缺点,不算缺陷。别抓住人的软弱做文章,那样没理智,咱们的软弱比他大,咱们软弱的时候可能里面都掺杂着背叛,咱那个软弱跟他那个都没法比,他那个软弱里都有爱,都有顺服,都知道体贴神的心意,那个软弱都有底线的,人家没做什么羞辱神的事,根本没做什么错事。我们再看看约伯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从这个场面能看见什么?用瓦片刮身体,一般的人要临到这样的事能不能这么做呢?有很多人对这个事看不透了。他临到事所有的表现跟一般人的表现不一样,他为人做事没有一点虚假,没有一点伪装,内心怎么想就怎么做,最后能说什么话就直接说,让一般的人感觉不可思议,说明他这个人很真实,没有伪装。约伯家那么富有,你们说他是不是很讲究享受的人哪?他肯定也不爱什么吃喝宴乐,生活保证很简单、质朴,他不注重什么享受,所以临到这样试炼的时候,他做些事外表上让人看着就不怎么文雅、斯文,但是很真实,怎么想就怎么做,说明约伯这个人没有伪装,说话也直来直去,一是一,二是二,做事也是这么简单,这么单纯,这么直接,没有委婉,没有斯文,这个人很真实。属魔鬼撒但的人是不是这样呢?那些名人、明星临到事会怎么做?克制,伪装,给人假相,让人看出他的伟大、文明,是高人,让人崇拜。但是在约伯身上看不见一点,看见的都是真实,没有一点伪装,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就怎么做,约伯这个人太真实了。

现在我们对约伯这样的人,真正的义人的表现会分辨了吧?那你们如果再碰着一个像约伯这样的义人,他的一些表现让人不可思议,你们会不会论断呢?不会论断了。大卫王在晚年的时候有一个场面,他就感觉身体特别冷,手下的人把一个以色列少女放在他的被窝里,要给他暖身,大卫没有亲近她。那这个画面你怎么解释?你会不会论断哪?你怎么看这个事?这个事如果让撒但大红龙知道了,那就要做反面文章了,是不是?如果让一个尊重事实的人、能看透实质的人看到了,得特别赞扬大卫,“真是大卫王啊!合神心意的人哪!”那你们见到这些正面事物会怎么样呢?是能说出赞扬的话呢,还是吹毛求疵、挑点把柄来论断呢?你们会怎么做?如果根据事实真相能发表赞扬的话,这是正面人物,是说真话的人。如果从这里抓把柄,找机会、找借口来论断、贬低,这是什么人?这就是魔鬼啊!歪曲事实啊!一见有机可乘,赶紧抓住做文章。你看大红龙做那些事,极其卑鄙邪恶,无所不用其极!在一个事上,你为事实说点真话,为好人说话,为神的见证说话,这是有良心理智的人、有正常人性的人应该表现的,这是最显明人的时候啊!你们说在神家有一些人,他说那话怎么老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呢?神家明明说这些人化妆不行,化妆影响果效,拍出来效果不好,一上镜让人看笑话,他为什么还支持化妆?这是不是有意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呢?他出于什么存心说这句话,来支持鼓动化妆的?拿约伯说事,人都会说点好听的,咱再拿点现在的事实说事,再评论评论现在的事,人说话受什么支配?他那个嘴到底说的是人话还是鬼话?带着什么存心目的说的话?这个会不会分辨呢?该不该分辨哪?现在让你在约伯的见证里说事,你肯定是站在真理的一边了,但是拿神家现实的一个工作来说事,你就不一定站在神一边,你可能还是魔鬼撒但,这个没准啊!你别看人交通真理的时候,都说:“对,明白了,是。”一临到实际做事,一临到神家实际发生的问题,他嘴就歪了,他就不说人话了,他尽说鬼话。这样的人是不是魔鬼撒但呢?就是魔鬼撒但。有的人就不愿意听,“你老扣魔鬼撒但干什么呀?扣那个词有点不大好,过了!”这样的人如果存心真这么恶毒,那他到底是不是魔鬼撒但呢?他如果偶尔说句错话,没分辨,没真理,不是带存心目的的,那不是魔鬼撒但,那叫糊涂话,糊涂人说糊涂话,这样说恰如其分。如果他本身就带着存心目的:“我就给你搅扰,我就跟你唱对台戏,你说东我偏说西。”这样的人算不算魔鬼撒但?(算。)说这样的人是魔鬼撒但算不算论断、算不算扣帽子呢?(不算。)这个事得到证实了。在神家老想跟一个人作对来搅扰神家工作,这是不是好人?(不是。)那你怎么做才算正确呢?你跟谁有仇,你嫉妒谁,你挑他毛病,但是你别影响神家工作。你挑一个他犯错误的地方,然后你给他打一棒子,结果还把神家工作挽救了,如果你不这么做,就能给神家工作带来影响,你做点这样的事,大伙赞成你。他说得对,你别无故地还跟他对抗,这就是搅扰神家工作了,那你是不是显得有点愚蠢了?你是报复心太强烈了,你存心不正啊!你因为什么老嫉妒人哪?人家有长处,你为什么不学学呢?你老嫉妒人干什么呀?嫉妒人是不是魔鬼撒但的性情?正常人性是谁有长处,咱们就跟谁学;你比我高,我跟你配搭;你比我高,我服你,我听你的。这有什么难的?过去外邦人说:“宁给英雄好汉牵马,也不给狗熊当祖宗。”这不都是常听见的话嘛!这也是明白人该有的理智啊!那你为什么做不到呢?说明你性情不好。人因为嫉妒就跟人对立,一对立就搅扰神家工作,这就是魔鬼撒但。你跟谁对立,你嫉妒谁,你别搅扰神家工作;搅扰神家工作,神家不容你,神家收拾你。你以为你跟人对立,搅扰神家工作,神家不找你啊?神家工作是随便打岔的啊?你以为是世界呢,你凭势力怎么搅扰都没事?这是神家,你不追求真理便罢,你要搅扰就收拾你!

在约伯的见证上,我们得学习约伯的为人。约伯他怎么信神,怎么追求真理,怎么体贴神心意,怎么顺服神,这个人人品太好了!这个人太有人性了!咱们今天一对照约伯,都发现自己有很多缺欠,咱比约伯差得多,不是差一点啊!那咱们该怎么向约伯学习?学什么要紧?看看约伯的人品怎么样啊?约伯在享受神恩典的时候怎么想的?一看神赐福给这么多,满山的牛羊、骆驼、驴,他想什么?他祷告得都哭啊!“神哪,我没做什么呀!外邦人还讲‘无功不受禄’呢,你就这么祝福我,我亏欠你太多了,我得还报你呀!”约伯是不是这样的人?(是。)所以约伯这个人他不是追求财富的人,神给他这么多,他就老琢磨:怎么还报神爱呢?怎么感恩呢?怎么敬畏神呢?怎么远离恶呢?怎么报答神呢?你说他老琢磨这个说明什么呢?他心地善良、知恩图报啊!咱们有没有这个心哪?你享受了神很多恩典,神高抬你,让你尽本分,让你操练,圣灵在你身上一个劲地作工,你没感觉神在你身上付多少代价、受多少苦吗?那你怎么体贴神心哪?该怎么追求真理?怎么还报神爱?有没有这样的心哪?这就叫效法约伯。还有,约伯对待家人、对待朋友,他要做的、要尽的本分、要尽的责任都尽到了,他觉得:“我是人,应该尽到人的责任、人的本分,这个不能失职啊!”约伯的人品真好!现在世界上还有没有这样的人哪?没有。世界上最好的人就在咱们教会里,都在神家呢,都在接受真理;还有一些“好人”不接受真理,那就好不到哪去了,没有什么可夸的了,真理都不接受能好哪去!好也是个糊涂蛋!

约伯在三千年前那个时代是最好的人,咱们末世这班人是败坏至深的人,所以比约伯那个时候的人真差多了。正因为差太多了,神要拯救咱们,要把咱们做到约伯这个程度,所以神就说了这么多的话,付了这么大的代价。神在咱们身上说这么多话、付那么大代价、受那么多苦,咱们该不该理解呀?你现在理解到了吗?这个事就该祷告、寻求,约伯就能理解到,咱们为什么理解不到啊?咱们就该祷告寻求;祷告寻求了之后,咱们的心就学会体贴神的心了,就学会尊神为大,敬畏神远离恶,知道怎么还报神爱。这样不知不觉我们的人性越来越得到提高,越来越得到升华,最后再经历点试炼熬炼,再给我们显明一些败坏流露,显明我们的缺少,我们再借着祷告再追求真理,再装备真理,人性又提高了。就这样随着神的作工,我们的经历、我们的人性不断得到升华,得到完善,越来越成为完全正直的人,像约伯一样完全正直,神就把我们作成了。现在知不知道该怎么经历?怎么祷告?在约伯身上看见约伯的长处,约伯是怎么追求真理的呢?他怎么体贴神的心意呢?这里没谈到他的祷告,但是这些事都是真的,约伯就这么追求的,他就达到了那样的身量,这是客观事实。如果一个学生考上了最好的学府,那成绩一拿出来,那是事实,谁都得服气,至于他背后受多少苦,付多少代价,这是不是也是真实的?那成绩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那是代价换来的。约伯的见证、他的真实身量也不是凭空出现,不是临到试炼祷告才得到升华的,他平时就有积累,这是真实的。在这里我们看见了约伯平时是怎么积累、怎么追求的,怎么长进的,这是不是我们该效法的地方啊?约伯的心地为什么那么善良?心地善良包括哪些内容呢?一方面是在人身上表现的爱心,最主要是在对待神上所表现的能理解,能体贴,能顺服,尊神为大达到敬畏神。这样的人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样的身量,他对神的信心、对神的爱、对神的顺服那得达到相当的程度,这个相当的程度与平时的追求、进入有没有关系?那都是日积月累达到的,不是一次祷告成就的。那是没事的时候就用心祷告、用心寻求、用心揣摩,天天琢磨这些事,琢磨了五十来年,身量长那么大呀!那是功夫。外邦人有句俗话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哪。你看看擂台上那功夫,能打败敌手、对手,能站立得住,那不是几天练就的。所以达到像约伯这样的信心、这样的身量,达到约伯对神的爱、对神的顺服这个身量,那是追求几十年达到的,那可不是几天的功夫。我以前问过你们:“你们现在如果交通真理解决问题能不能达到像我这样?”你们琢磨琢磨:“不行,达不到。”因为什么达不到啊?也是那句话:“不是一天的功夫。”我信神多少年了?你们才信几年哪?功夫在那儿呢!但是功夫是功夫,路途你得找到,你要找到路途了,也可能比我花的年头还少的工夫就达到了。那现在路途找到没有?从约伯这个见证里找到没有?他心里一个劲地往上够啊!没事就往生命上琢磨、用劲哪,看神的话就揣摩,就祷告神,他真往上用劲哪!他把信神追求真理的事当成心里最大的事来注重,所以他信神的功底很深哪!

有的人信神,到教会一看弟兄姊妹祷告得好,交通得好,不但劲没长上来,还瘪了,消极了,觉得:“人家祷告这么好,我没脸聚会了,人家说得这么好,我一句说不出来。哎呀!我可不能信了,我一信丢人了。”这种想法对不对?受人家辖制干什么?他好是他的,咱们追求咱们的,受那个辖制不就愚蠢了吗?谁信得好,咱们就跟谁学,咱们就跟谁在一块信呗!“你祷告得好,我就跟你接触,我看看你怎么祷告,我就跟你交通真理,慢慢我祷告也像你这样;一看你会交通神话,我就跟你在一块,看你怎么交通神话,我就跟你学,慢慢我也跟你一样会交通神话;我一看你传福音传得有果效,我就跟你在一块配搭,我就跟你学传福音,总有一天我跟你一样传福音有果效。”“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哪!有心人厉害啊!我这些年就这么过来的,一个是圣灵带领、圣灵作工一直没离开,神在我身上的代价、花费的精力太大了,这三十来年就达到这么个身量。我自己就觉得还有很多缺欠,比约伯还不行,外表上明白真理好像比人家高,但是就人家人性的表现,就人性里面的所有所是,我比不上人家,咱们还有缺欠哪!所以说追求真理真是无止境,我再信三十年,我还能看见自己有很多缺欠,我还得往上够,一个劲地往上够。这是什么道理啊?追求生命没止境啊!那在神那儿的要求标准是什么呢?就是约伯这样的见证:得胜撒但了,撒但再也不敢控告了,不用试炼了,站立得住,试炼取缔了,他完全自由了,正式属于神了,在神那儿达到约伯这样的见证、这样的人品,对神有这样的敬畏就合格了。咱们追求也是这个标准,就往上够。你们说就这样追求真理最后达到神的要求,这是不是最有意义的事啊?这是走真正的人生道路啊,这是追求真理的人该走的路啊!那我们最终要活出一个什么境界来?就是像约伯这样的人,真正人的样式,顶天立地,平凡而伟大。外表虽然不伟大,但在神那儿看,他的精神、他的生命、他的性情、他的人品完全合神心意了,是顶天立地的人,这样的人就是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可以给他权柄让他管理地上的一切,他配为神使用了。神在末世就是要作成一班像约伯这样的与神同心合意的人,无论在什么背景下都不打岔搅扰神的作工,保证还能尽好自己的本分满足神,他所做的保证对神家工作有利,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有利,对通行神旨意有利,保证是荣耀神、羞辱撒但的果效,那这样的人就是有真理、有实际的人,就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一点都不差。

我们读约伯的见证,必须得注重自己的生命进入,在约伯的见证里找自己的缺欠、找自己的缺少要紧哪!别在那研究神学,研究理论,没有用,你注重生命进入这是最关键的。生命进入是指什么说的?看见自己缺少,看见自己哪不合格,看见自己缺少什么真理,看见自己比约伯差多少,看见自己所作所为到底合不合神心意,有没有真理实际,有没有原则,你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注重这些方面的进入,这才叫注重生命的进入。你别研究理论,说“从约伯的事上,我研究生命进入的理论……”就算你把生命进入的理论研究完了,你的生命进入是零,有什么用?属灵理论的巨人,生命进入的矬子!羞辱自己呢?看看在神家所有尽本分的人当中,哪些人一点不追求真理,成天琢磨怎么出头露面,出人头地,成天琢磨谁比他强,他该嫉妒谁,该打击谁,这样的人属于什么人哪?是真正跟随神的人吗?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吗?老琢磨出头露面,出人头地,老琢磨嫉妒别人,打压谁,跟谁联手,喜欢谁,拉拢谁,你心术不正,你是心怀鬼胎呀!你要注重生命进入,注重追求真理,琢磨这些事有什么用?琢磨这些事有意义吗?听这些话有意义吗?打听这些事有意义吗?都是小人勾当!扯那个有什么用啊?搞这些不觉得累啊?不觉活着无聊啊?那是正事吗?天天活着,第一是祷告神,第二是把本分尽好。尽本分的时候跟谁配搭,咱就跟谁好好配搭,人家有什么长处咱就学;咱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就跟人交通、寻求就完事了。发现谁有什么缺点咱也不论断,正确对待,包容,能帮助就帮助,不能帮助,正确对待不就完事了嘛!这样活着还不累,心里坦然。看见谁长得好,嫉妒;谁能说会道,嫉妒;谁会交通能作工,嫉妒。嫉妒人能长生命吗?这是不是年轻人的勾当啊?现在你们一般是二三十岁的人,有这些东西正常,能不能背叛哪?目光放远一点,把追求真理的事放在首位,嫉妒人没有意义。你现在是学东西的时候,你得学东西,得真理,学习人的正常人性,学习人的长处;别一看见谁比咱们强,“他做组长了,他做负责的了,我就不服,我就要跟你斗一斗,比一比”,这有意义吗?那你能不能背叛这个心态啊?能不能给他搁置起来呀?现在多数人都表示能做到,那临到事的时候你该怎么做?第一个是祷告。记住了!不祷告不行,凭人克制不行,你克制话没说出来,但在心里憋着也难受。你就祷告,就咒诅肉体,就靠着神挪去这些东西。祷告祷告,里面心态就好了,正常了。你祷告十次八次就不一样,心态一正常了,跟谁配搭就看人家长处,就学人家长处,就能正确对待人家,该尊重的尊重,该顺服的顺服,谁说的对,咱都听啊!就一个“谁说的对,咱就能听”这一条如果人实行出来,那就差不多。你最看不上的人,他说出一个对的办法,你能不能接受?你最瞧不起的人,他说了一个对的话,你能不能接受?你就为这事祷告,你说:“以前我瞧不起他,他今天说这话说得很对,我就听他的话,我就跟他说:‘弟兄(姊妹),你这句话说得对,完全符合真理,我就听,我就这么实行。’”他一听,“哎呀,你也能顺服真理,那你要说对了我也听,我也得顺服真理。”这样彼此顺服不就有了吗?“你这话说的对,我就听你的。不管谁说的对,我都听。”这是顺服真理的表现,你能这样实行,那你就是能顺服真理的人。什么样的人别人说的对不听啊?狂妄自大、特别自是的人,谁说的对也不听,自己说的即使是错的也是对的。这样的人能不能被神成全哪?他这个性情如果不变,他信神肯定受祸,他得不着福气,这个性情就拦阻他了,这个狂妄自大的性情就把他断送了。顺服真理的人越顺服越感觉顺服好,顺服是理智,顺服是真理,顺服是实际,顺服是人性,能顺服的才有人样,他就感觉顺服是正面事物。你们看大红龙有没有一点顺服?大红龙那是鬼性,它就狂妄自大,自己说错了也是对的,别人说对了也是错的,不管他说的怎么错,“你得听我的,你不听我就收拾你,你不听我就打压你,你不服我的权力,我就把你消灭了!”大红龙是不是这个东西?它现在觉着在大陆有权了,利用军队对人民、对宗教信仰任意实施镇压、迫害,它有权了,得势了!但它没想到神主宰全宇,神早给它安排好了,它哪一天临到什么灾,什么时候垮台,什么时候灭亡,都给它安排好了,它抵挡到神的头上了,它还不知道,还觉着挺美,说不定哪天就垮了,就倒台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