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十一集)8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的讲道交通(八……

8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的讲道交通(八)

我们刚刚讲了神所作的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这些事情每一样都与神的经营计划有关,都与神的心意有关,同时也与神自己的性情、神的实质有关。要想了解更多的神的所有所是,我们不能只停留在旧约、停留在律法时代,而要随着神的作工步伐继续前行,进而,在神结束了律法时代开始了恩典时代的同时,我们的脚步也随之来到了恩典时代——一个充满了恩典、充满了救赎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神又第一次作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新时代的工作无论对神来说还是对人类来说都是一个新的起点,这个新的起点是神又一个第一次的新工作,这个新的工作就是神破天荒地作了一件人意想不到的、万物都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件事情就是现在的人众所周知的,神第一次成为人类中的一员,第一次以人的形像、以人的身份开始他新的工作。这个新的工作意味着他已将律法时代的工作结束了,意味着神不再在律法下作任何的事、说任何的话,也不以律法的形式,不以律法的原则、条例说或者作任何的事情,就是以律法为主的所有工作都永远地停止了,不再继续了,因为神要作新工作、作新事,神的计划又有了新的起点,所以,神必须带领人来到下一个时代。

这个事情对人来说是喜讯还是噩耗,那就看人的实质是什么了。可以说对某些人来说不是喜讯,而是噩耗,因为当神作新工作的时候,那些只守律法条例、只守规条的人、不敬畏神的人往往会用旧的工作来定罪神的新工作,对这部分人来说,这就是噩耗了;但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对于每一个单纯敞开的人、每一个对神诚心的人、愿意接受神拯救的人来说都是特大喜讯。因为自从有了人类以来,神第一次不是以灵的方式出现在人中间、生活在人中间,而是以一个从人生的人子的方式、人子的形像生活在人中间、作工在人中间。这个第一次打破了人的观念,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同时也让所有的跟随神的人得到了‘实惠’。神不但结束了旧的时代,同时也结束了他旧的作工方式、作工‘风格’,不再让他的使者为他传递他的意思,也不再‘隐藏’在云里以‘打雷’的方式居高临下向人显现、向人说话,而是‘一反常态’——以一个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方式——道成肉身——成为人子来开展他这个时代的工作。神的此举让人类措手不及,也让人类难堪,因为神作的又是一件从未作过的新工作。我们今天就来看一看在新的时代神作了哪些新的工作,在这些新的工作当中,我们又能了解神的哪些性情、哪些所有所是呢?

我们刚刚讲了神所作的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这些事情每一样都与神的经营计划有关,都与神的心意有关,同时也与神自己的性情、神的实质有关。”“我们刚刚讲了神所作的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这句神话里面的意思很深,这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是在什么背景下作出来的?是因为什么作的?这是人该明白的。下句话就说了,“这些事情每一样都与神的经营计划有关”。一说到神的经营计划就是神拯救人类的工作,那从神的话中我们看见什么了?当神实施他的经营计划,也就是拯救人类的工作以后,作了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这些工作都是神在受造人类当中作的第一次的工作。这说明什么?在神没有作那些工作以前,作没作过拯救人类的工作啊?答案是肯定没有。这些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拯救人类,都是在神的经营计划里作的,从这里看见什么了?神的这个经营计划也是史无前例呀,从来没有作过。这一点清楚了吧?这些一系列的第一次的工作“都与神的心意有关,同时也与神自己的性情、神的实质有关”。这个“有关”代表什么?就是证明神所作的这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都是神性情的发表,都是神心意的发表,都代表神的实质。这样一来,神所作的一系列工作是不是真理的发表?是不是神生命的发表?都是他生命性情的流露。我们从这里又看见一个事实:神作的这一系列的第一次的所有工作都是神在向人类显现;神把他的性情、他的所有所是、他的心意借着这些工作向人类流露出来,向人类发表。凡是看见神所作的这一系列的第一次的工作的人,也就是凡是经历这些工作的人,当时都不同程度地看见了神的性情或者神的实质方面的流露,对神都有一点认识,这是肯定的事实,谁也否认不了,所以在每一个时代经历神作工的人,对神都有不同程度的认识。有人说:“神所作的这一系列的第一次所有工作在律法时代、恩典时代人都经历了不少,那我们经没经历过呢?”神道成肉身,这是第二次,但是以女性道成肉身还是第一次。审判刑罚是不是第一次?大规模的修理对付,这也算第一次。还有一些显明神性情的工作,比如惩罚所有抵挡他的人,这些也都属于第一次;当然以往也有过,那是个别的,这次是大规模的。这样在律法时代、在恩典时代、在国度时代的人都经历了神在经营计划中所作的第一次的工作。

要想了解更多的神的所有所是,我们不能只停留在旧约、停留在律法时代,而要随着神的作工步伐继续前行”,这里也说明一项真理,说明什么真理?“要想了解更多的神的所有所是”,也就是要想达到真实认识神,“不能只停留在旧约、停留在律法时代,而要随着神的作工步伐继续前行”。如果人只停留在旧约,后果是什么?对神的了解、对神的认识就太有限了。要想达到真实地了解神、认识神,必须“要随着神的作工步伐继续前行”,神带领人类的工作、神经营拯救人类的工作是一直继续前行,神不停留在一个作工步骤上。“进而,在神结束了律法时代开始了恩典时代的同时,我们的脚步也随之来到了恩典时代——一个充满了恩典、充满了救赎的时代。”来到恩典时代以后,“在这个时代神又第一次作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个“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这件事情就是现在的人众所周知的,神第一次成为人类中的一员”。这个事是整个人类都意想不到的,连魔鬼撒但也意想不到。“意想不到”是什么意思?这里有两种说法:有一些事能想到而没想到;有一些事你想都想不到。这是两种情形,那神道成肉身这事属于哪种情形呢?这个“意想不到”就是人没法测到的,你想都想不到,不光是人类想不到,万物都想不到。一说“万物都想不到”就包括各种邪灵污鬼、撒但势力,包括各种有生命的种类,连外星人、沧海中的人还有地球中心的人,他们都想不到,各种动物那就更想不到了,不管哪一种生命的种类都想不到神会道成肉身成为人类中的一员。神作了一件这样的事,这是新工作,是人类意想不到的工作。他的意义有多深呢?“神第一次成为人类中的一员,第一次以人的形像、以人的身份开始他新的工作。”这是道成肉身的工作,这也是第一次。那这个第一次和以往所作那些第一次有什么不同啊?这个区别大了,因为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以人类的形像成为人类中的一员,这个事情太有意义了,人没法测透啊!以前都说神造人这个意义就很深,但是神能道成肉身成为人类中的一员,这个意义就更深了。那这个意义与神造人的意义有什么区别呢?人都知道神造人,神是造物的主,人类是受造之物,受造之物永远不能与造物的主相提并论,但是现在造物的主道成肉身了,成为人类中的一员,这个意义人能不能解释得了,能不能测透啊?(不能。)这个意义太深了,我们人类无法用语言解释这个事,起码来说,我们能感觉得到神能成为人类中的一员,神能以人的身份出现在人中间作工说话,在人类中发表神的所有所是,来亲自作拯救人类的工作,亲自带领人类,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这个事意义非凡,人没法解释得了,我们怎么认识也是太有限了。以前我们信耶稣的时候常说:“我们怎么没赶上耶稣道成肉身作工呢?如果我们要见到耶稣那可好了!”那现在生在末世的人也有幸见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那这个“破天荒”是不是让咱们经历到了?这个意义太深了。“这个新的工作意味着他已将律法时代的工作结束了”,这句话是指什么说的?神道成肉身一来,他肯定要作新的工作,开辟新的时代,所以他一来就意味着律法时代的工作结束了;末世道成肉身一来,意味着恩典时代的工作结束了。所以神每次道成肉身一来都标志着他要作新的工作,他要开辟新的时代。那神开辟新时代作新时代的工作采用什么方式?下面说了:“不以律法的原则、条例说或者作任何的事情,就是以律法为主的所有工作都永远地停止了,不再继续了,因为神要作新工作、作新事,神的计划又有了新的起点”。神每一次来作新工作的时候,要作新事,要说新的话,要以新的方式作工作,这是绝对的。我们看耶稣在恩典时代作什么工作了?无论他的说话、作事都不守律法了,他不以律法的形式,不以律法的原则、条例来作任何事;甚至他还作一些不合律法的事,在人看是违背律法的事。比如耶稣的门徒在安息日走到麦地里掐麦穗吃,他不限制,这不违背律法了吗?耶稣还不进教堂讲道,有很多事都不按律法的原则、不按律法的形式作。神每一次来都不守规条,总是要说新话、作新事。现在在末世神道成肉身也是这样,神一来,守不守恩典时代的方式、作法啊?像掰饼、给门徒洗脚、给门徒受洗,神丝毫都不作,那些方式神都不守,就是说新话,作新事,这是一点不差。“神的计划又有了新的起点,所以,神必须带领人来到下一个时代”,这样,每一个时代当神道成肉身来到的时候都作了新工作,都说了新的话。“这个事情对人来说是喜讯还是噩耗”,有很多人看不透了,神每次来都导致整个宗教界甚至整个时代来抵挡他、弃绝他,这是最不合人观念的事。那么这些事情的发生对人来说到底是喜讯还是噩耗?少数的人、追求真理的人接受他了,对这些人是喜讯。然而,多数人因为接受不了他的作工说话,成了抵挡他的人,成了抵挡他的邪恶势力,所以遭到了神的惩罚,有的被取缔了性命,对这些人是什么?噩耗。“噩耗”是什么意思?就是给他们带来灾难了。因为什么对他们来说是噩耗呢?这里说了:“那就看人的实质是什么了。”这个事不怪神哪,神到任何时候他作工发表的是真理,是对人类拯救、成全的话语,不是败坏人类的话语,那如果有些人抵挡他,那就是人的不对了,那就是人的悖逆,说明人不喜爱真理、仇恨真理、抵挡神。因为抵挡神而受惩罚,这是不是活该呀?(是。)这是自取灭亡。谁让你抵挡神了?神作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与他为敌?神作害人的事了吗?神跟你有私人恩怨吗,你抵挡他、论断他、亵渎他?神是公义的,你抵挡神说明你是邪恶,你是反动,你死是该死,是自取灭亡!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抵挡神,最后被毁灭了,它怨谁呀?(怨自己。)神作损害中国政府的事了吗?神作损害中国人民利益的事了吗?(没有。)那它为什么要抵挡、要反对呀?因为它仇恨真理。神来拯救人类,它不接受,它反而仇恨神,起来抵挡神、论断神、亵渎神,最后遭毁灭是罪有应得!共产党是恶魔,所以它抵挡神,中国人民为什么还要抵挡神?你为什么要听信共产党的呢?你为什么相信这个邪党?你为什么受这个邪党的迷惑、利用呢?那你没眼睛了。现在中国是从国家政府到人民群众都开始抵挡神,所以中国第一个被毁灭那是罪该应得,大红龙被神毁灭也是罪该应得,因为它本身就是邪灵,就是魔王。灾难马上就下来了,先是地震,然后就是瘟疫、饥荒都临到,中国人民将面临灭顶之灾,这是马上要临到的事。神道成肉身在中国,现在对中国执政党与中国人民来说成了噩耗了,这个成为噩耗是根据什么?根据中国政党是个邪恶的政党,是魔鬼,是魔王,中国人民是受大红龙的迷惑利用,是跟随大红龙的,所以他们都要被毁灭,这是他们的本性实质决定的。

可以说对某些人来说不是喜讯,而是噩耗,因为当神作新工作的时候,那些只守律法条例、只守规条的人、不敬畏神的人往往会用旧的工作来定罪神的新工作,对这部分人来说,这就是噩耗了”。在宗教里凡是好守规条的,“不敬畏神的人往往会用旧的工作来定罪神的新工作,对这部分人来说,这就是噩耗了”,这部分人就该倒霉了。那怎么来衡量神的新工作到底是不是神作的呢?在人没得着真理之前用良心的标准衡量,这是最准确的。神作的新工作他是不是恶呀?如果不是恶你为什么要定罪?神作的新工作对拯救人是有益处的,那你为什么不接受?神作的工作符不符合人的道德观念?符不符合人的良心理智的标准?符不符合人的法律?用这些衡量如果没有问题,那你为什么要定罪?起码来说,凡是定罪神新工作的人,第一,是没有敬畏神的心,这是肯定的;第二,就是因为人的狂妄自大、自以为是,这些人就容易倒霉。老套规条,老用旧的工作衡量神新的工作,结果被神定罪了。你定罪神,你就要被神定罪,现在有很多人都吃过这个亏,都得到了一些教训,最后看见自己没有真理,没有敬畏神的心,产生真实懊悔了,说:“没有真理太容易抵挡神了。”那有一些人为什么总用旧的工作来衡量神新的工作呢?为什么总犯这类错误呢?根源在什么地方?肯定是因为人不明白真理,他只明白道理、规条,所以他就守规条。守规条的人被淘汰,你们说这是不是自然规律?这也是罪该应得呀!谁让你不明白真理呢?谁让你不追求真理呢?谁让你瞎套规条?活该!就是这么回事。你不追求真理,不寻求真理,瞎套规条,这就容易招来祸患,这是很麻烦的!以前有一些人看教会里有一些假带领、敌基督做事,对神有观念了,对神有误解了,这犯什么错误了?不明白真理瞎套规条。教会里有一些敌基督出现,甚至有邪灵出现,这是神的智慧、神许可的,你从这里也不寻求真理,也不摸神心意,就论断神作工,最后受亏损的是谁呀?是你自己。神家开除敌基督,开除邪灵,但是能开除彻底吗?不可能开除彻底,现在也有,只不过越来越少。有的人发现教会里有敌基督,还对神作工有观念,这是不是谬种?敌基督、邪灵代表神作工吗?与神作工有什么关系!你信的是神,你为什么受人辖制?是你自己不寻求真理,是你自己没有真理,你不认识神作工,所以你受亏损,这是该你倒霉了。有的人看见神家有假带领,他就没劲了,不想追求真理了,这是不是人自己的事啊?有的人看我对付人挺狠,对神有观念了,对神有误解了,也消极了,这是什么问题?我要跟人太委婉了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人太疲塌,这样做有利于解决问题,有利于达到果效。但是,那些不通灵的人、老用观念衡量的人就没趣了。“对这部分人来说,这就是噩耗了;但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对于每一个单纯敞开的人、每一个对神诚心的人、愿意接受神拯救的人来说都是特大喜讯。”在恩典时代,那些能接受耶稣的人都蒙神悦纳、蒙神祝福;在国度时代,接受全能神的人都蒙神祝福,都能接受神的拯救、成全的工作。这是不是特大喜讯哪?尤其是在经历神作工中对神的修理对付、审判刑罚和所有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都能顺服下来、都能寻求真理的人,最后都得着了真理,得着了生命,那神的作工对这些追求真理的人来说是不是特大喜讯哪?一方面是喜讯,达到的果效就是得着了极大的拯救,这是事实。

因为自从有了人类以来,神第一次不是以灵的方式出现在人中间、生活在人中间,而是以一个从人生的人子的方式、人子的形像生活在人中间、作工在人中间。”一说到神以人子的形像、以人子的方式生活、作工在人中间,这太不合人观念了。不合人观念到什么程度?就一个普通的人,他说他是神,人见证他是神,人就在那儿那么瞅,“就你?就你是神?”你看那口气。“我不接受!你就是一个人!人怎么能是神呢?我接受不来!看你那个样,太普通了!你还能是神?”太不合人观念了!就不用说是神,人不好接受,就说是圣灵使用的人,也不好接受。圣灵使用的人是普通一个人,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这都不好接受啊!要说神道成肉身是不是更不好接受?都是不好接受的事啊!在人类的观念、想象中神怎么作合人观念哪?神要成为天使,这行!灵体——高大、美丽、超然!人说:“是!太好啦!”怎么说怎么信。一说成为普通人的形像,跟人的肉体、长相、生活方式各方面都差不多,一点不超然,咱们感冒,他也感冒;咱们咳嗽,他也咳嗽;咱们能摔跟头,他也摔跟头;咱们有多大劲,他也多大劲,这就麻烦了。“你就是普通的人嘛,你怎么还能是神道成肉身呢?”谁也信不来呀!所以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作难度大不大?太大了,太艰难了!

这个第一次打破了人的观念,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同时也让所有的跟随神的人得到了‘实惠’。 ”你信道成肉身的神从有观念到没有观念,从悖逆到顺服,从恨最后到产生爱,这个过程漫长、艰难。你们说三五年能不能达到?七八年能不能达到?十来年能不能达到?不敢说了吧?到底多少年能达到?可以这么说,真得二十来年能达到这个果效。这么说能不能领受?你看那些老人,一看见神很容易、轻松地就跪下来了,新信的不好说。新信的一看身边的人都跪下了,就剩自己了,“那也跪下来吧”,很勉强。老人谁也不看,不看前,不看后,不看左,不看右,“扑腾”就跪下了,也不管地上是什么,是泥还是土,这是不是单纯、顺服啊?你能直接就跪下吗?有的人跪下还得瞅瞅地、瞅瞅人,“大伙都跪了?都跪了。地上干不干净?要不铺一张纸,垫点东西?别把我裤子跪脏了。”复杂的人就是麻烦!从这个事实上看,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作容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太艰难了!最后“让所有的跟随神的人得到了‘实惠’”,就是得到了生命,得着了许多的真理、对神的许多认识,得这些“实惠”以后服下来了,“实际的神真好!我能顺服了,我心里爱神了,为实际神怎么做都行了,奉献一切来跟随他。”到这个程度了,神就得着人了,人也得着神了。那你经历神作工到这个程度了吗?“就为这位实际的神,我要撇下一切;就为这位实际的神,我要把命献上;就为这位实际的神,我受多大苦都没怨言。”这是不是实际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啊?

神不但结束了旧的时代,同时也结束了他旧的作工方式、作工‘风格’,不再让他的使者为他传递他的意思,也不再‘隐藏’在云里以‘打雷’的方式居高临下向人显现、向人说话”。“旧的作工方式、作工‘风格’”彻底结束了,神作事是常新不旧,更何况他是道成肉身以人子的形像来作工。一说以道成肉身作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人中间显现、说话、作工,那就更实际了,更不讲方式了。你们说我说话有没有规条?我从来就不守规条。所以有很多人都用我过去说过的话来套我现在做的事,结果都失败了,都遭到了我的对付。他说:“你怎么老变呢?我咋琢磨不透你呢?”我说:“你没真理你能琢磨透我?”所以他们琢磨不透,尽说一些幼稚的话,让我一看就反感。一个蒙拯救的人说话、作工都没有方式,道成肉身的神就更实际了。现在你们对神的作工、神的说话还套不套规条了?再套你又犯错误了,神还得回击你的观念,回击你的作法。以前在律法时代,神是让他的使者为他传递信息,这类事在律法时代常见,在圣经里就看见过。过去神的使者是天使,举个例子,天使传递过什么信息?(圣灵感孕。)那个事挺突出,都记住了。还有些时候,借着先知、借着他的仆人说话;还有一些特别情况,神隐藏在云里以打雷的方式居高临下地向人显现、向人说话。在云里打雷的方式,这是在什么时候?在西乃山上向以色列民说话。有时是在火焰中向摩西显现说话,这都是在律法时代神显现的方式。但是,有没有一次神以真体向人显现过?没有一次。所以神说“我没有一次向人显现过我的本体,我的本体没有向任何人显现过”,这话和神在各种方式里显现相不相矛盾?(不矛盾。)

而是‘一反常态’——以一个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人难以理解、难以接受的方式——道成肉身——成为人子来开展他这个时代的工作。”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那神从经营人类工作开始到第二个时代——恩典时代道成肉身作工作说明什么?神的经营计划进入一个新阶段了,开始以人子的方式、人子的形像来到人中间作工了。神成为人类中的一员,以人子的形像在人中间说话、作工,在人中间带领人类、拯救人类,这个方式太有意义了!那为什么神要道成肉身作工呢?道成肉身的意义是什么呢?为什么神的灵不直接像在律法时代那么作工呢?因为只有道成肉身来作工能让人更准确地摸着神的心意,更准确地了解神的性情。那为什么神道成肉身说话、作工能达到这么好的果效呢?有人说:“一方面他成为普通的一个人,我们好接触;他的说话方式我们好接受,说话的机会也多,接触的时候也多,天天面对面生活在一起,这样接触的时候一多,那不就了解神了吗?”这种说法肯定也正确。最主要还有一点是人意识不到的,那一点是什么?他能用人性经历的语言来说神的事情、发表神的话。用人性经历的语言就是人能听得懂的语言,人在生活中能体验到的语言,用这样的语言来发表神的性情、发表真理、跟人交心、拯救人效果特别好。神如果以灵的方式作工,他的语言跟道成肉身说的语言有什么区别?神的灵直接说话那是神性语言,人够不上,不太好经历,不太好懂;如果以人性的语言来说话,他就能举许多例子,就能用很多的比喻来解释神所说的话,这个就好明白了。你们看耶稣作工的时候是不是说了很多的比喻呀?这些比喻人一听,太好明白了,直接就明白了。那个比喻的话是从哪儿来的?从人的生活中经历来的。耶稣他在人类中间生活有一些经历跟我们人类的经历是一样的,所以耶稣一讲这个比喻,我们就明白了。有很多话耶稣说完了,门徒说:“能不能给我们做个比喻啊?你给我们一讲比喻我们就明白了。”用人性的语言来解释神性的语言,人类一下子就明白了,道成肉身作工说话的优越性就在这。你们说神道成肉身来作工的时候证明什么?神的拯救工作就正式开始了,必须得道成肉身来完成(尤其是末世的作工)。恩典时代道成肉身是为了作成赎罪祭;国度时代道成肉身是为了作拯救、成全的工作,是变化人性情的工作。

道成肉身作工作我们都有经历了吧?神聚会给我们讲道、交通,大伙听完了,效果特别好,都有劲了。然后神又直接写出一些更深、更细的话来让我们看,大伙说:“哎呀!更好了!”神作工、讲道发表了神的话,然后神又写出一篇篇标准稿来发表他的话,有少数人一看,有观念了,“神的话怎么又改了呢?这一改还是不是神话了呢?”有人说:“要是改了的神话就不是神的话了,肯定是人的话了,我们就不看了。”神的说话神自己一改、一加对人到底是喜讯还是噩耗呢?对追求真理的人来说是喜讯;对那些好守规条的人来说又成了噩耗了,他们从这里对神产生观念,抓神作工的把柄,然后论断神的作工,最后被淘汰。后来我下了一道命令:凡是对神的说话随意论断,说“神改了的神话就不是神话”,这样的人都是敌基督,抓着一个开除一个,绝对不许客气;凡是论断神说话是人给改了,煽动人让人不读神话的,都是邪灵,都是敌基督,必须开除,永远开除!这样就把这些魔鬼、敌基督的声音给压下去了,把这些撒但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了,从那以后,有一些人不敢论断了。这些人就是神作工当中显明出来的敌基督、邪灵、恶人。这些人不通灵,读了那么多神话不明白真理。那是不是神的话你不会读读吗?那是不是真理你不会吃吃吗?难道你还不敢吃,怕药死你不成?那你也太没真理了吧!就像宗教人,你对他说“是不是神的话你读一读”,他说:“我不敢读,这里有药啊!”那药还能有那么大的效力?那全能神教会的人怎么没被毒死、药死呢?怎么非毒死你、药死你啊?你信耶稣又读圣经,那么有真理,还怕全能神教会的一句话?你也太没真理了吧!说明你那个就不是真理,要是真理你为什么不敢读啊?你没有真理你就不敢读。你说咱们什么不敢读?撒但魔鬼的东西败坏不了咱们了,咱们拿过来一看:谬论!一读就明白。宗教神学那些臭理论、什么“著作”,咱们拿过来一看:谬论!它能毒着咱们吗?毒不着。一看就给你揭穿,一看就能给你反驳,你那一句话咱有一百句话反驳。像达尔文的“进化论”、共产党的“无神论”,它说一句,咱们有一百句、一万句话反驳它,它那些臭理论都不值得一驳。有真理的人不怕读任何书;没真理的人,他就不敢乱读,就敢接触自己那一本圣经,除了他那本圣经,别的什么也不敢读,怕中毒。那说明什么?他什么真理都没有,他没有免疫力,没有抵抗力呀,他是纸糊的人,不堪一击呀!

再接着读几段神话。

以下是记载在圣经新约的话。

1.(太12:1)那时,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

2.(太12:6-8)‘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我们先来看‘那时,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这段经文。

为什么要选这段经文呢?它与神的性情有什么联系呢?我们在这段话中首先知道这一天是安息日,而主耶稣却在安息日出了门,而且领着门徒从麦地经过,更为‘大逆不道’的是还‘掐起麦穗来吃’。在律法时代,耶和华神的律法规定在安息日人是不能随便出门不能随便活动的,在安息日好多事情都不能做。主耶稣的这一举动令在律法下活了许久的人不解,甚至招来非议,至于人如何不解,如何议论耶稣的所作所为,我们姑且不论,我们先来谈谈主耶稣为什么偏偏选安息日作这件事,谈谈他想借着这件事告诉律法下的人什么。这就是我要讲的这段经文与神性情的联系。

主耶稣来了,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人类:神已走出律法时代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不需再守安息日,‘走出安息日’这仅仅是神新工作的一个预尝,而真正的大的工作将会继续上演。当主耶稣开始作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律法时代的‘束缚’,打破了律法时代所规定的条例与原则,与律法有关的一切在他身上就没有任何的踪迹了,他全部丢掉了不去守,也不再要求人去守。所以在这你看到在安息日主耶稣从麦地经过,主没有安息,他在外边作工,没有休息。他的这一举动反击人的观念,告诉人他已不在律法下生活了,他走出了安息日,以全新的形像与新的作工方式出现在人面前,出现在人中间。他的这一举动告诉人他带来了新的工作,这个新的工作就从走出律法、走出安息日开始。当神作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不会再念旧,也不会再顾忌律法时代的条例,也不受上一个时代所作工作的影响,而是在安息日照样作工作,而且他的门徒饿了可以掐麦穗吃,这一切在神那看都是很正常的。在神那神要作的好多工作与要说的好多话都可以有新的开头,当有新开头的时候,他以前所作的旧工作就不再提起了,也不再持续了。因为神作工有他的原则,当他要作新工作的时候,就是他要将人带入新的工作步骤的时候,也是他的工作进入更拔高的阶段的时候,对于旧的说法或条例人如果继续做、继续持守,神也不纪念、不称许,因为他已经带来了新的工作,进入了新的作工阶段。当他带来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以一个全新的形像、全新的角度与方式来向众人显现,让人看见他不同方面的性情与所有所是,这是他作新工作的其中一个目的。神不守旧,不走老路,他作工说话不像人想象的有这样的禁忌、那样的禁忌,在神全是释放自由,没有任何禁忌,没有任何束缚,他给人带来的全是自由释放。他是活生生的神,他是真真切切、实实际际存在的神,他不是木偶也不是泥塑,他与人供奉的偶像与膜拜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鲜活的,他的作工与说话带给人的全是生命与光明,全是自由与释放,因为他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他不受任何辖制地作着他要作的一切工作。无论人怎么说,无论人类怎么看待他的新工作,怎么评价他的新工作,他都会毫无顾忌地作他要作的工作,他不会顾忌任何人的观念,也不会顾忌任何人对他工作与说话的指指点点,甚至是人对他新工作的极力反对与抵挡。受造之物中的任何人都休想用人的道理、人的想象以及人的知识,或者人的道德观念来衡量神所作的、来定规神所作的、来诋毁或搅扰破坏神所作的工作。神作事、神作工没有任何禁忌,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不受任何敌势力的搅扰。对于他的新工作而言,他就是永远得胜的君王,一切的敌势力与来自于人类的各种邪说、谬论都踩在他的脚凳之下。无论他作哪一步新工作,他的工作必会在人中间开展,必会在人中间扩展,也必会在全宇通行无阻、大功告成,这就是神的全能智慧,也是神的权柄与能力。所以主耶稣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安息日出门作工,因为在他的心里没有任何规条、没有任何来自于人的知识与学说,他所有的就是神的新工作与神的道,他所作的工作都是让人得自由、得释放,让人能活在光中、让人能活的道。而那些拜偶像的、拜假神的天天活在撒但的捆绑之中,被各种清规戒律束缚,今天禁忌这个,明天禁忌那个,活着没有一点自由,像是披枷戴锁的囚犯,没有任何快乐可言。‘禁忌’代表什么?代表束缚,代表捆绑,代表邪恶!人一旦拜了偶像就是拜了假神、拜了邪灵,禁忌就跟着来了,这个也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今天不能出门,明天不能上灶,后天不能搬迁,婚丧嫁娶都得选日子,甚至生孩子也得选日子,这些叫什么?这些就是禁忌,就是对人的捆绑,就是撒但邪灵控制人、束缚人心灵与肉体的枷锁。在神这有没有这些禁忌?当说到神的圣洁的时候你就应该首先想到这一点:在神没有任何禁忌。神作工作、说话有原则,但是没有任何禁忌,因为神自己就是真理,就是道路、生命。

开头是两节经文,“那时,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两段经文很有意义。说明什么?律法时代的工作结束了,律法那一切的规条都取缔了,安息日不搞敬拜、宗教活动,“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这一个事就把律法时代的一切工作、守的那些规条给否了,证明新工作里没有那些规条了。你们说这一件事当时在律法时代影响大不大?(大。)大到什么程度?后果是什么知不知道?一般的人敢不敢这么做?(不敢。)律法规定得很严厉啊!你做这个事属于犯罪啊,所有的人能定你的罪。按外邦人的话来说,就要起诉你,用法律制裁你,就这个意思。耶稣领着门徒从麦地经过,这个事你们说对耶稣要来作工影响大不大?耶稣来要作一步新工作,如果按人的观念衡量,“那耶稣一开始得特别谨慎哪,千万别作违背律法规条的事啊!如果违背了,律法时代的人都起来定罪、抵挡他,那他还怎么作新工作啊?人还怎么接受他做主啊?那他这么作是不是给他以后开展工作带来一些难处啊?”但是耶稣考虑了吗?他没有考虑。他要是普通一个人,他非得考虑这个事,“这个事不能作啊,作完了,整个律法时代的人都得起来定咱们的罪,都得起来议论、毁谤咱们,咱们以后再作点工作、再说点话都没人听了,那可就名声扫地了!”是不是有这样的后果啊?(是。)那你们说耶稣为什么敢这么作?他这么作是因为他没有意识还是因为缺少知识,不懂律法时代的规矩,所以他也不觉得这个事多严重,他就不在乎?耶稣作工受什么支配?(受圣灵支配。)那耶稣不懂,圣灵还不懂吗?道成肉身的灵就是圣灵,就是圣灵支配他这么作的!耶稣在传道的时候多大岁数?二十八九。耶稣曾经十二岁就到教堂做礼拜、听讲道,耶稣是懂律法的,并且很聪明,他的智慧一天天增长,但到了二十九的时候,为什么作了一件违背律法时代条例的事?那这个事就不是一般的事了,他不是无意识作的,他是什么都明白,故意这么作的。故意这么作是什么情形?他不守这些规条,在他那儿,“律法的律例、规条没有用,我不守!”他是不是有这种心态、有这种性情啊?耶稣作事代表神的性情,他不守规条,他不受任何规条辖制,他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也不管人怎么评论,人怎么看,人怎么起观念、怎么反对,在他那儿就不考虑这些,他作事可以说自由,释放,没有顾忌。那耶稣流露出来的性情是什么?自由释放,没有规条,没有顾忌。有人说:“耶稣是不是很放荡啊?”这话可不可以这么说?你不能说“放荡”,说“放荡”你得有证据,什么是放荡?他砸教堂了吗?他拆人家房子了吗?他干坏事了吗?没有。你不能说他放荡,是他作事不守规条,不管人怎么说,他无所顾忌。现在我们对耶稣所流露出来的性情是不是有点理解、有点认识了?

第二段经文:“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有一人比殿更大”这句话就把宗教人搞宗教仪式的这个实质说出来了,宗教人在殿里其实不是敬拜神,他把这殿看得很大,把圣殿看得很庄严,很气派,圣殿在他心里有地位,他崇拜圣殿。主耶稣说:“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比殿更大”怎么解释?就是神自己来了,就是主,就是神,这才是你们应该敬拜的;现在你们敬拜的是殿,把殿看得比神的话、比神还高,错了!这就把宗教界的实质给揭露了。这句话里有没有见证神的意思?这就是隐藏地见证:神已经来了!会听话的人能听出来,不会听话的听不出来。不会听话的在话里还套规条:“你说‘在这里有一人’就指‘耶和华’说的,并不是指哪个人说的。”你跟他说“这一个人是神道成肉身成人了”,他说“不可能!你应该说‘有一位神’比这殿更大”,他给谬解了。这样的人有没有?宗教里的人都会这么领受。其实在这里主说的一点都不错,“有一人”说明什么?神已经来了,道成肉身了,现在他是人,不是你们想象的天上的神了。这是见证神道成肉身了,这是一句很关键的见证神的话,但是人那个时候听不懂。“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祭祀”是指一些宗教活动,“怜恤”是神对人的拯救,是神对人的恩典,这标志着恩典时代来了,“喜爱怜恤”这句话也代表恩典时代的工作开始了。“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神来了,他不接受,还在圣殿里敬拜殿,不把神当神对待,这是什么问题?人类瞎眼不认识神。你看活在律法时代的人,神来了他也不知道;在恩典时代结束的时候,神来了恩典时代的人也不知道,然后还抵挡。这是不是有罪的事啊?现在人子显现了,显现以后就是安息日的主,“人子是安息日的主”是指什么说的?人应该直接敬拜道成肉身的神,别在圣殿里敬拜天上渺茫的神了,你们在圣殿里敬拜的那位神来到地上了,成为人子了,他才是安息日的主,你别守安息日了,你敬拜主就可以了,敬拜这位人子就对了。

神为什么要选这两段经文呢?这里有很深的意义,这与神的作工、开辟时代有直接关系,所以神要拿出来讲解一下。“它与神的性情有什么联系呢?我们在这段话中首先知道这一天是安息日,而主耶稣却在安息日出了门,而且领着门徒从麦地经过,更为‘大逆不道’的是还‘掐起麦穗来吃’。 ”“主耶稣的这一举动令在律法下活了许久的人不解,甚至招来非议,至于人如何不解,如何议论耶稣的所作所为,我们姑且不论,我们先来谈谈主耶稣为什么偏偏选安息日作这件事,谈谈他想借着这件事告诉律法下的人什么。这就是我要讲的这段经文与神性情的联系。”那你们说这段经文是不是涉及到神的性情了?(是。)这是认识神作工的一段关键经文,从这段经文里我们对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能有一个真实的认识。“主耶稣来了,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人类:神已走出律法时代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不需再守安息日,‘走出安息日’这仅仅是神新工作的一个预尝,而真正的大的工作将会继续上演。”这是一个预尝,他一来就开门见山作了这么一件事:在安息日那一天,神走出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掐麦穗来吃。用这一件事来告诉人类:他已经走出律法时代,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不需再守安息日了。那你们说律法时代的人能不能理解呢?(不能。)耶稣所作的既然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还要这么作?这代表什么?他作新工作毫无顾忌,他不管人怎么想,也不管人怎么议论,更不管人怎么反抗、抵挡,他照样作着他的工作。“当主耶稣开始作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律法时代的‘束缚’,打破了律法时代所规定的条例与原则,与律法有关的一切在他身上就没有任何的踪迹了,他全部丢掉了不去守,也不再要求人去守。”在耶稣身上你找守律法那些东西,没有,他不守,一点你也看不见。人问:“耶稣是不是守律法的?”左观察,右观察,没有,他从来不守律法。“那耶稣受不受这些律法规条的束缚啊?”不受,没有束缚。“那耶稣这个人就怪了!真正生在律法时代下的人都守安息日,老听那些宗教人物讲圣经,他怎么一点不知道?没听明白?”在耶稣身上,你就看不见一点律法时代的踪迹,好像他不是生在律法时代的人,他就不知道律法时代的事一样。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不是有点反常啊?你们想过这个事吗?谁也没想过。同样,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是高中文化,他没研究过圣经,不懂圣经;但是,他发表这些话也不是他在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在这些话中你能看见他是生在这个时代的人吗?有没有在学校学那些知识的一点痕迹呀?咱们中国人都学那些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有大红龙那些臭政治一类的,那些话在神的话中有一点踪迹吗?(没有。)就好像神对这个时代的事从来不知道,道成肉身的神没念过书,没学人间这些事,他说的这些话怎么好像都是另一种语言呢?是天上的语言。你们说那些无神论专家学者如果研究这个人的话,好不好研究?就从神所发表的这些话——《话在肉身显现》这本书看,“这个人学过什么呢?受过哪方面知识影响呢?”谁也研究不透。那这个人说的这些话是从哪儿学的呢?从哪儿来的呢?能不能看透啊?(不能。)那你们说我交通讲道说的这些话像是从哪儿来的?像不像在中国那些古书里学来的?我也没什么文化,你们看我说的这些话是受什么影响的?我在宗教里也呆了七八年,也做礼拜,也读圣经,那个时候也常常讲道,你们看在我身上有没有一点恩典时代宗教的那个气味、规条、方式、作法呀?一点影响也没有。那是怎么回事呢?测不透了吧。

你们说基督也是人,为什么他不是败坏人类呢?有一些事人没有经历看不透。基督的生命里原来就有神的灵支配,撒但那些东西能不能进入他的心里啊?进入不了,他不感兴趣,他一听:谬论!我以前无神论那些东西也没少听,但是现在圣灵这一作工,我一接受真理,那些东西在我这儿一看都是谬论!我一看就恶心,一看就明白,有圣灵开启光照,看那些事都简单。基督里面有神的灵啊!实化在肉身,所以撒但败坏不了,那些东西就进不了他的生命里,他连理都不理。明白了吧?人有圣灵开启光照,撒但的一切学说、谬论他一看就知道是谬论;那人如果有神的灵实化在生命里,那撒但的东西一看不更透亮了吗?他进入不了,接受不了,就这么回事。所以撒但败坏不了神道成的肉身,它那些东西在人那儿一看,是谬论!邪恶的!

有人说:“基督说这么多话了,还能不能说呀?”没有生命经历的人就看不透这个事,意思是神的灵一支配他就说,要不支配他就不说。他说话是无尽无休啊!前一段时间神说:“把这十二篇说话都整理完以后再接着说。”神就随时随地地说,那就是神生命的流露啊!不是很有限的就那些,是固定的,也不是口头说完了就不能改,话语的方式、多少都可以随便改,但是真理的实质不变。好比说,他说了十句,“啪啪”把这十句一勾,“我不这么说了,我来个从头细说”,变成一百句了。这一百句说完了,那十句废了吗?字句废了,那十句的真理更完善了,更丰满了,真理的实质不变哪!这个谁能认识到啊?那些不通灵的谬种永远都认识不到。所以,基督他不守旧啊!他没有束缚,没有顾忌,想怎么说,想怎么作,他不受人辖制。你说:“基督说完话了不能改。”他说:“好!我非改,我都改,我重说。”把话改完了之后,你有观念了,但是明白真理的人一看,“哎呀!这比原来说的真理更透亮了,更好了!”你怎么解释?你有什么观念,他非要回击你,非要那么作,最后让你蒙羞。你用规条衡量他,那你就要麻烦,你说:“基督说的话就这些了,他自己说的话他重复的时候一个字都不差呀!”错了!他把以前的话又勾了,他说:“这句话作废,我又这么说了。”一这么说,真理的实质还没变,更深了,更透了。你怎么解释?在神那儿说话有固定的字句吗?(没有。)有时候我讲完道了,说完话了,一整理,“哎呀,有的地方少东西,没说透啊,我得补充补充”,我这一补充,改了,改完的效果是什么?比以前好了,意思明确了,通顺了。神作工也这样,人家一改,一增加,更好了,真理的实质是一点都不变,比原来更完善了,更透亮了。那些对神作工没有认识的人认为:“神说出一句话那是永远不改变,一个字都不能差,天地废去了,神的话都不废去呀!”人家指的是真理不废去,并不是说神话的字句不废去,那些人不是谬解吗?人不通灵就尽谬解神话。你说不通灵的这些人容不容易抵挡神?太容易抵挡神了。

他的这一举动反击人的观念,告诉人他已不在律法下生活了,他走出了安息日,以全新的形像与新的作工方式出现在人面前,出现在人中间。”所以神作的这都是给人的生命进入、人的前行传达一个信息,人如果不会领受不行啊,不寻求真理的人太容易误解神了。“当神作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不会再念旧,也不会再顾忌律法时代的条例,也不受上一个时代所作工作的影响,而是在安息日照样作工作,而且他的门徒饿了可以掐麦穗吃,这一切在神那看都是很正常的。在神那神要作的好多工作与要说的好多话都可以有新的开头,当有新开头的时候,他以前所作的旧工作就不再提起了,也不再持续了。因为神作工有他的原则,当他要作新工作的时候,就是他要将人带入新的工作步骤的时候,也是他的工作进入更拔高的阶段的时候,对于旧的说法或条例人如果继续做、继续持守,神也不纪念、不称许”。“不纪念、不称许”了,这是什么意思?说明神不守规条,人守旧没有用,徒劳无益。一说“不称许”,那就没有什么福分,不蒙神祝福了,被淘汰了。恩典时代的规条再守你也进不了国度,到结束时代的时候照样把你灭掉,“不称许”就是你被淘汰了,“因为他已经带来了新的工作,进入了新的作工阶段”。“神不守旧,不走老路”,这是不是神的性情?宗教界的人老以为主耶稣再来还得钉十字架,还得背十字架,还得被时代弃绝,他们就认为神老得作重复的,那才是神,神不会作新的。你们说人对神作工如果有这样的观念是不是很荒唐啊?太荒唐了!在这里我们看见神作工不走老路,神不守旧,这个一般人不好认识。

他作工说话不像人想象的有这样的禁忌、那样的禁忌,在神全是释放自由,没有任何禁忌,没有任何束缚,他给人带来的全是自由释放。”你们在我身上能不能看见一点圣灵作工的特征?(能。)也是不守规条,你一看:“这个人说话、作工也不守规条。”你看我今天讲道跟以前讲道有没有重复的?(没有。)有没有老调重弹的事呀?(没有。)不重复是怎么回事?有很多时候是圣灵的支配、圣灵的开启。另外,圣灵在我身上作工就给我一个感觉,如果我一重复说,我都恶心、厌憎,作不来。就老得说新的话,随从圣灵感动,越新我心里越舒服,还不累,还自由释放;一说旧的,我就不愿意说,就恶心。在我这儿,对圣灵作工都有这么种感觉,在神的生命里那就更是这样了。这样说就明白了吧?神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看你们交通那些神话,越交通越有享受;在我这儿,我看都看不了。我一看以往说的话心里都不舒服,就不能看,也不提,要说就说新的,要作就作新的。”我说神的生命实质跟人的生命不一样,神是常新不旧,这是神的性情。你看我在这儿交通哪些神话都行,但交通的亮光不能重复,交通的观点不能重复;但在神那儿看都不愿意看,神说过的话、以前作过的工在他那儿就好像忘记了似的,没那么回事了,也不提,也不想再去看,再去读。神作工就是:“今天我要作什么,我得作好;明天要作什么,我一定得作完。”神说:“这段时间我得把这些工作作完,就一个劲地看这段时间的话,不作完不罢休。”神写一篇话的时候挺累,我说:“快写完了吧?”“快了!”“今天写多少页?”“十多页。”作今天的工作,作新工作,神高兴,神激动!你让他回头看看以前的话,他不愿意看,读都不想读。有时候神就说:“这一篇说话把神的权柄讲透了,以后就不用再讲了。”然后他就有一种特别释放、特别享受的感觉,“这工作作得好,作完了,终于讲完了!”就这种感觉。神常新不旧,丝毫不念旧,不守旧,走新路,这是神的性情。“他作工说话不像人想象的有这样的禁忌、那样的禁忌”,他没有禁忌!你有观念,你接受不了,他不管你。你不接受,还有人接受呢;你今天不接受,你早晚得接受;你今天抵挡,你早晚得后悔。他不管你那个,他不顾忌那些事。有人说:“那你这么一说,不符合宗教观念人就不接受,人就抵挡,那蒙拯救的人就不多了。”他不管,他说:“你都死了,活该!谁让你抵挡来的?谁接受谁有福,你抵挡就该死!”从这里能不能看见神的性情啊?神的性情无所顾忌,这是一点不差。“在神全是释放自由,没有任何禁忌,没有任何束缚,他给人带来的全是自由释放。”因为他这样作工,达到的果效、给人带来的都是自由释放。圣灵这么一作起码给我带来的是自由释放,我在恩典时代作工那几年,圣灵在我身上就特别作工带领我,给人交通、讲道,交通交通,我这里面就感觉:这老掰饼、受浸,这也不起什么作用啊。我说:“都得废掉!谁也不许守,没有用!”1989年,掰饼、蒙头、受浸在我所带领的教会就全给废了,专门讲活在灵中,讲生命进入,那时候圣灵就这么开启,这么作。我给废掉之后,大陆有一些使徒不干了,“你这不另搞一套吗?”我说:“什么另搞一套?那没有用,那是宗教仪式、宗教规条,没有实际果效,我们就不守,你愿意守你守去!”大陆有一些使徒就反对我,没反对多长时间怎么样?他们在聚一个同工会的时候全被大红龙抓走了,都进监了,然后圣灵就见证神名,一见证神名,大陆众教会陆陆续续全接受了,就进入这道流了。神的末世作工就是这么开头的,圣灵就这么作的。要不把那些敌基督、魔鬼摆在监里,神的名就不好见证。从这个事看见什么了?神作工、圣灵作工无所禁忌!他就要把宗教那些旧的作法、传统的作法全部废弃,神来了作工就是这样无所禁忌。圣灵就是神哪!圣灵直接支配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更是无所禁忌!你不接受,你抵挡,整个宗教界起来抵挡,全世界起来抵挡,神照样把他们毁掉,这是神的性情,神的性情无所禁忌。

下面是什么?“没有任何束缚”“全是释放自由”。因此,他这样的作工给人带来的果效也全是自由释放。这就证明什么?“他是活生生的神,他是真真切切、实实际际存在的神,他不是木偶也不是泥塑,他与人供奉的偶像与膜拜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鲜活的,他的作工与说话带给人的全是生命与光明,全是自由与释放,因为他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他不受任何辖制地作着他要作的一切工作。无论人怎么说,无论人类怎么看待他的新工作,怎么评价他的新工作,他都会毫无顾忌地作他要作的工作”。现在大红龙起来那么反对、那么抵挡,号召全国的民众与全能神对抗、作对,神顾忌了吗?(没有。)在人看:“大红龙这么抵挡神,这么疯狂地反对、抓捕神选民,神的工作不受亏损了吗?神的工作这不受搅扰了吗?”但是神的话说了,在神那儿无搅扰,一点搅扰都没有。有人又说了:“这是不是矛盾哪?”你们说矛盾不矛盾哪?(不矛盾。)因为什么?大红龙做到什么程度,在神那儿都是预定好的;工作最终到什么时候、怎么成就、成就到什么程度,神都预定好了,安排好了;这些工作在人那儿还没经历的时候,在人看时间还没来到的时候,其实在神那儿看,话一说出去就已经一切成就了,已经成为事实了。有人说:“我咋没看见呢?”你今天没看见,以后你要看见,你以后看见的正好跟以前神说的话是一样的,这就是神的全能,一点都不差!你说:“今天神说完话,事就这么成了,我没看见。”你别着急,等你有一天看见的时候,你就知道:“啊!跟神以前说的是一模一样啊,神真是全能的!”那一天你就承认神全能了,神是“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一点都不差!那现在对神的这个性情有没有经历认识?有点认识了吧。别着急,以后还要有更真的认识、更完全的认识,经历深了,你就认识透了。“他都会毫无顾忌地作他要作的工作,他不会顾忌任何人的观念,也不会顾忌任何人对他工作与说话的指指点点,甚至是人对他新工作的极力反对与抵挡。”那现在整个宗教界对神的末世作工怎么想的?“我们就定罪你,我们就不接受!‘全能神’,你的全能在哪,我们要看看。我们整个宗教界联合起来都不接受,你的新工作还能开展吗?”大红龙是怎么说的?“你全能神要在中国建成基督的国度,我们就给你取缔!我们调动全国的民众、调动全国的警察、调动全国的军队来把你镇压、铲除掉,我看你全能神在中国大陆还能不能站住脚!”这是不是魔鬼撒但的话?(是。)魔鬼撒但的势力是不是这么做的?(是。)那神顾忌它了吗?(没有。)这里怎么说的?“受造之物中的任何人都休想用人的道理、人的想象以及人的知识,或者人的道德观念来衡量神所作的、来定规神所作的、来诋毁或搅扰破坏神所作的工作。”一说“休想”就是你不用想,你办不到,神要作的事必定能作成。在恩典时代,耶稣见证他是神来了,神要来作一步工作,宗教界一看:“你说你是神,干脆我们把你钉十字架,我看看你还能不能作新工作了?”结果跟政府这一联合,就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了。“这一钉死,你耶稣说那些话就应验不了了吧?”哎!正好,借着这一钉死,耶稣的工作还成了,“赎罪祭”作成了。怎么样?撒但正好中自己的诡计了吧?(是。)这说明什么?神的作工、神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的。大红龙以为:“我们发动全国的民众来铲除全能神教会,我看你基督的国度在地上能不能出现?”它们就以为什么?“全能神教会在中国大陆一个劲地传、传、传,然后各地都建立教会,所有的人都接受,接受完了教会在中国一掌权,我们就都完了。”它以为是那么回事呢,结果它就发动全国的民众、全国的警察、全国的武装力量来围剿全能神教会,它以为“这下得胜了!”但是神预定好的神选民它夺不去,正好借着这个事,一方面成全神选民生命长大,站住见证;另一方面也扩展他的国度福音,等这一步作完了,神反手一降灾再把它毁灭了。神一把它毁灭,神的旨意、神的计划是不是得以成全了?它做梦也想不到啊!现在大红龙国家马上临到灭顶之灾呀,就把它毁了。

神在刚开始作工的时候就说了:“没有任何势力能将我的国度摧毁。”你们说,这句话一说出来带不带有神的权柄啊?那就是跟向撒但挑战一样啊!“你不服你就试试!你把警察、军队调过来试试,你看神怎么毁灭你!”神选民一被作成,大红龙的国家立刻就临到各种灾难(地震、饥荒、瘟疫)了,大红龙国家的人就死绝了。你们说大红龙作得这么凶,这是不是代表它死得快啊?神选民越成熟预示着大红龙越灭亡、越垮台。现在就到时候了!到什么程度了?神一发表这十二篇说话,把神的所有所是、神的权柄、各方面神的性情全面公布于众了。公布之后,灾难也就临到了,2015、2016年大红龙就开始完蛋了,瓦解了。神不受任何敌势力的搅扰,在神那儿早就给预定好了,敌势力能做什么事,能搅扰到什么程度,所以你怎么搅扰,在神那儿不怕,不顾忌这个。“对于他的新工作而言,他就是永远得胜的君王,一切的敌势力与来自于人类的各种邪说、谬论都踩在他的脚凳之下。”现在看清楚了吧?都踩在他的脚凳之下呀!在神那儿就已经是作成的事实。等人类经历神作工到一个地步,最后一看怎么样?敌基督完蛋了!邪灵完蛋了!恶人完蛋了!敌势力都灭亡了!撒但的国都垮台了!“哎呀!真都在他的脚凳之下呀!一点儿都不差呀!”那时候就明白了。在教会里那些敌基督怎么样?越来越消失了吧?各种邪灵越来越消失没有了,各种恶人越来越少了,发现一个开除一个,都给他踩在脚凳之下。在神家他敢作妖吗?他不敢作妖,作妖就收拾他!收拾一个敌基督就跟捏死一个臭虫一样,轻松加愉快,毫无顾忌。现在你们看,教会是不是比以前纯洁多了?以后还会更纯洁,有一些敌基督、恶人还得被开除,有一些人还得被清除。现在敌基督敢不敢反抗了?开除了都老老实实,还得顺服,规规矩矩的,还得跟着信,还得跟着效力,不效力还不行,不效力他就死,他就下无底深坑。从这里又看见什么了?“他就是永远得胜的君王”,神是永远得胜的君王,一切的敌势力与来自人类的各种邪说谬论都踩在他的脚凳之下!慢慢人都会看见的。

无论他作哪一步新工作,他的工作必会在人中间开展,必会在人中间扩展,也必会在全宇通行无阻、大功告成,这就是神的全能智慧”。这里说了“必会在人中间开展”,现在是不是开展了?(是。)然后“必会在人中间扩展”,是不是扩展了?(是。)“也必会在全宇通行无阻、大功告成”,有人说:“还没看见哪!”没看见,把眼睛睁开,好好看看,再等几年就看见了。有人说:“这敌势力还挺凶啊!”你别着急,大灾难一降下来敌势力都死了,你就看见了。剩下的是什么?那就是“通行无阻、大功告成”了。什么时候大灾难一降下来,什么事都成了,大灾难解决一切,大灾难改变了所有人的观念。“咔嚓!”几个大地震;“咔嚓!”一场瘟疫;“咔嚓!”一场大饥荒。你一看:“哎呀!一个个撒但魔鬼全死了。哎呀!这撒但也没啥能耐呀,这不就死了吗?大红龙的国就这么垮的?这么多军队、警察咋都没了呢?人都哪儿去了呢?”都在地狱里哀哭切齿,都在硫磺火湖里烧得直叫啊!那时候能不能看见神全能了?那时候你说:“神真是永远得胜的君王啊!”你别看撒但现在叫得欢,就怕它明天在地狱里完蛋了。在人这儿看,有些事是有时间的关系;在神那儿看没有时间,神说成就成了。因为什么?他全能,一切都在他手掌握之内。好比说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只麻雀,就问你:“你说这只麻雀是活的还是死的?”你一琢磨:“麻雀在你手里呢,我要说它是活的吧,你一捏,它就死了;我要说是死的呢,你一撒手,又活了。你说了算哪!”是不是这个理?(是。)那你们说撒但在谁的手里啊?(神手里。)撒但在神的手里,你说撒但是活的还是死的呢?你一定会说:“撒但现在活着呢,活得挺欢呢,还在那儿抵挡神呢!”神说:“我让它死,你信不信?”“我不信。”神一捏,明天临到个灾难,它死了,你怎么解释?所以说神说出来的话都是成全完的话。在人那儿看,有时间;在神那儿看,已经成了,因为他主宰一切,他说了算哪。有人说:“神作事不超然哪!”他作事不超然,但你别忘了,他还能作超然的事呢,需要超然的时候他就超然了。有哪些超然的事出现了?耶稣一句话,拉撒路从坟墓里走出来了,这是不是超然?法老王的军兵追赶以色列人到红海,红海“哗”开了,以色列人过去了,埃及军队追过来时,红海一合,把他们淹死了,超不超然?你们说,地开口、地裂口、地震是不是在神手里啊?地震学家说了算不算哪?神说让哪儿震哪儿就震。神问地震学家:“你说哪儿该震?”他说:“这儿不该震,那儿该震。”神说:“我就让这儿震。”神让哪儿震哪儿就震;让震几级就震几级。神说:“这个地你看现在是合着的还是开着的?”“是合着的。”神说:“我让它开口它就开口;我让它再合上它就合上。”都由神说了算哪!神不但会作正常的工作,他还会作超然的工作。什么灾难都在神的手中,神给你降下什么就是什么,都是超然的。这些事神以前都作过,在圣经里都有记载,考古学家、科学家都承认的确是真事,挪亚时代洪水灭世也是真的,一点都不差。所以以后神用灾难毁灭敌势力这些事随时都会发生。

这就是神的全能智慧,也是神的权柄与能力。”为什么神作事无所顾忌、自由释放呢?因为他是全能的。他不怕你这么反对,他不怕你那么抵挡,他不怕整个宗教界起来反对,他也不怕全世界、整个时代都弃绝他。他到作事的时候,随便就把这个世界毁了,随便就把敌势力给毁了,轻松加愉快!现在如果让世界上的一个强国来打一个弱国,那是轻松加愉快吗?就是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打一个国家还得一两个月、两三个月才结束。但是在神那儿要毁灭一个国家、毁灭一个人类还用那么长时间吗?要多快有多快,神说给你一秒钟毁灭,那就来一秒钟;神说给你一天毁灭,就给你来一天。在以色列发生过这么个事:在旧约律法时代,亚述军队十八万五千人攻打以色列,当时以色列的王带领以色列民祷告神,神就差派了一个天使一个夜晚把亚述军队十八万五千人全给灭了、击杀了,就留下一个人报信。一个天使都那么大的能力!那他到底一个夜晚能击杀多少人哪?不知道。因为那天晚上亚述军队就十八万五千人,那一个夜晚亚述的军队要是一百万人,恐怕那一百万都没了,都死了。不用核武器,不用原子弹,也不用机关枪、坦克车,天使一走一过,人死尸一片。天使比人类厉不厉害?(厉害。)你说那么多军队,他没跟天使搏斗啊?他来不及搏斗啊,搏斗没有用,天使是灵体,在那儿一走一过,人就全倒下了,全是死尸。现在我们看见神的性情全是释放,无所顾忌。那神为什么有这样的性情?因为神太全能了!在神那儿看没有难成的事,在神那儿说有就有,命立就立,所以他作工才没有顾忌,不受任何束缚。“所以主耶稣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安息日出门作工,因为在他的心里没有任何规条、没有任何来自于人的知识与学说,他所有的就是神的新工作与神的道,他所作的工作都是让人得自由、得释放,让人能活在光中、让人能活的道。”对这个事经历神作工的人得到证实了吧?在恩典时代神是那样作工,在国度时代神也是这样作工,无所顾忌,全是自由释放。他不管整个宗教界、全世界怎么看、怎么对待,他还照样作他的工作,照样通行他的旨意,照样能得着他所预定的人,最终还要把所有的敌势力都毁灭,这就是神的全能。等神选民经历完神作工了,看见神亲手毁灭大红龙的时候,就对神的全能彻底认识了。

而那些拜偶像的、拜假神的天天活在撒但的捆绑之中,被各种清规戒律束缚,今天禁忌这个,明天禁忌那个,活着没有一点自由,像是披枷戴锁的囚犯,没有任何快乐可言。”这个事实都看见了吧?拜撒但的、拜邪灵的、跟共产党的、崇拜世界的都是受这个枷锁辖制、受那个规条束缚,没有一点自由,没有一点快乐,全是痛苦不堪。“‘禁忌’代表什么?代表束缚,代表捆绑,代表邪恶!”今天这个世界禁忌就多,你看在中国那些信邪灵的、信风水的、信假道的、守那些迷信的、守规条的、守清规戒律的,全是捆绑,全是束缚。咱们信神有那些说道吗?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有没有这些说法、各种禁忌呀?找什么对象,哪天出门,哪天搬家,天天看日子,算卦,看命,看风水,尽那些说法;他们不守还不行,不守还真出事。咱们用不用守那些东西呀?你出门还看不看日子了?咱们啥日子都不看。有人说:“那天魔鬼来了怎么办?”魔鬼来了咱们从它身上踏过去,不用怕,什么说道没有!信全能神无所禁忌,什么风水乱七八糟的,在咱们这儿啥事都没有,保准释放自由。有一天长病了,你好好祷告神,好好认识自己,有的找着原因了,一解决,病也好了,无所顾忌,啥事没有,在神那儿全能。为什么那些清规戒律、各种规条、风水、邪说谬论对外邦人那么有效,对咱们就没效?咱们归向神了,是属神的人了,它控制不着咱们了,咱们由神带领,由神安排了。你们说这是不是神的奇妙啊?以前有不少人都信过迷信,那缠累大了,还得花钱,处处受这个束缚、那个束缚,那可麻烦透了;现在全是自由释放,一自由释放,人就有喜乐,有快乐。你要违背神的话,违背真理了,你在外邦人那儿看没啥事,但你也出事了,得罪神了,麻烦了,圣灵离弃,心灵受责备,心灵痛苦,心灵黑暗,受苦难熬炼了,受煎熬,外表看没灾,那你也不得释放,没有喜乐。得罪神不行,得罪神必受惩罚!你亲近神撒但害不了你,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受任何辖制,完全自由释放,这是一点不差。脱离撒但权势,全是自由释放,凭神话活着,凭真理活着,这就是快乐的源头。

当说到神的圣洁的时候你就应该首先想到这一点:在神没有任何禁忌。神作工作、说话有原则,但是没有任何禁忌,因为神自己就是真理,就是道路、生命。”人在真理里得以自由,你越追求真理,越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你就是自由释放的人;越没有真理才守规条、守清规戒律、守人的观念。你老守规条、守人的清规戒律说明什么?你没有真理,所以你没有自由;你没有真理,你就受规条辖制,你就守规条,你就是规条的奴仆。你是规条的奴仆,那你活得累不累呀?劳苦,劳累,没有安慰,没有自由释放,没有享受,这就是守规条的后果。你如果有真理了,办事有原则了,你就自由释放,你越自由释放越说明你明白真理了,得着真理了,在真理里面得以自由释放了,这样你就是蒙拯救的人,你就是属神的人。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