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十一集)9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的讲道交通(九……

9 关于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的讲道交通(九)

再看下面的经文:(太12:6-8)‘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这里的‘殿’指什么?用通俗的话来讲‘殿’指的就是华丽、高大的房子,在律法时代‘殿’就是祭司用来敬拜神的地方。主耶稣说的‘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中的‘这一人’指谁?很显然‘这一人’就是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因为只有主耶稣比殿更大。这话告诉人什么?告诉人要从殿堂里出来,因为神已走出殿堂,不在那里作工,所以人应当在殿堂以外寻找神的脚踪,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主耶稣说这话的背景是因着律法下的人已把殿堂看成是比神还要大的一个东西,就是人朝拜的是殿堂这个地方,而不是神,所以主耶稣提示人不要朝拜偶像,而要敬拜神,因为神是至高无上的。所以他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可见,在主耶稣的眼里,律法下绝大多数的人已不再敬拜耶和华,而是只走祭祀的过程而已,这个过程被主耶稣定为‘拜偶像’。这些拜偶像的人把殿看得比神还要大、还要高,他们心里只有殿没有神,对他们而言,没有殿他们就失去了栖息之地,没有殿他们就无处朝拜,也不能行祭祀之事。所谓的‘栖息之地’就是他们打着朝拜耶和华神的旗号而获准能呆在殿堂里行自己之事的地方;所谓‘行祭祀之事’就是他们能在殿堂里以作事奉之事来作掩盖干他们个人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就是当时的人为什么把殿看得比神更大的原因。因为他们用殿作掩盖、用祭祀作幌子欺骗人、欺骗神,所以主耶稣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提示人。这话拿到现在来说也同样有效,同样有针对性,虽然现在的人与律法时代的人经历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实质是相同的。在现在这样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类似‘殿比神大’一样性质的事,比如人把尽本分当成是职业;把见证神与大红龙争战当成是捍卫人权、争取民主自由的政治运动;把有点技术含量的本分当成是自己的事业,而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是一句宗教的教义来守等等。人的这些表现不正与‘殿比神大’的性质是一样的吗?只不过两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里搞个人的经营,而今天的人是在无形的殿里搞个人的经营罢了。那些宝爱规条的人把规条看得比神大,那些喜爱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热衷于事业的人把事业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种表现让我不得不说‘人在口里称颂神为至高,而在人眼里一切都比神大’,因为人一旦在跟随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华的机会,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经营、自己事业的机会,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于自己热衷的事业之中,至于神的托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人的这些情形与两千年前在圣殿里搞各种个人经营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马太福音12章6节说:“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这句话意义很深。在新约时代人听完了这句话能不能真实明白呀?也可能明白点字面的意思,但是不能真正明白。为什么这么说呢?从恩典时代两千年的教会生活就可以确定,那样的生活就是信圣经的生活,也是在教堂里敬拜神的生活。有人说:“在教堂里敬拜神不也是敬拜神吗?”那现在如果我们对照神的这句话,恩典时代的信徒对神到底有没有真实的敬拜,应该能看清楚了吧?他们不是在敬拜神,是在敬拜殿,或者说是敬拜圣经。主耶稣说:“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就是“你们把殿看得比神还大,比基督还大,你们以为殿就是神,这就错了!你们这样信神不是在信神,更不是在敬拜神”。因为什么说不是敬拜神呢?在这里就把主耶稣说这话的意思说出来了,“‘有一人比殿更大’,这个人你们认不认识?这个人你们能不能接受?这个人你们能不能顺服?这是最关键的。”就像我们今天信道成肉身实际的神,虽然你口头也说“我是信地上的神,信实际的神”,但这一个人他的实质到底是什么?你认不认识呢?你说“我信的就是这个人”,这话听起来好像也对,也不错;但你怎么信的这个人,你把他看成什么,你认识他多少、顺服他多少,这就是信这个人的内涵之意了。那你信这个人的实际如果没有,你光说“我信这个人”,那你这个信有没有什么意义呀?(没有。)为什么说没有呢?因为你对这个人不认识,你顺服的肯定不是他,你敬拜的更不是他。那你犯了什么错误呢?对你来说,是你信的这个人大还是这个殿大呢?这是不是问题?

现在大红龙全国上下疯狂地抵挡、反对全能神,为什么要反对全能神哪?多数人说不清楚,只承认什么?“大红龙是无神论,它是逼迫神的,所以它就反对。”这话说得怎么样?有人说:“大红龙是魔鬼,所以它就逼迫全能神、迫害信徒,难道这不对吗?”外表上是挺对,没错。但是它为什么要这样疯狂地抵挡全能神、定罪全能神?根源在什么地方?就是大红龙它害怕真理、仇恨真理,在它眼里它不承认神道成肉身,它不承认这个人就是神。但是,因着它心里极端地仇恨全能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极端地仇恨全能神这个真道,它害怕人民都起来接受真道。尤其这些年来,它在迫害全能神教会神选民的事上看见了一个事实:全能神的话一旦被这些神选民掌握了,这些人谁也败坏不了,谁也扳不过来,这些人都成了“神化分子”了。它们看见神话的威力太大了,真理的威力太大了,真理一旦深入人心,这些人在它们看就不可救药了,谁也教育不过来,谁也转化不过来,怎么洗脑、怎么监禁都没有用,这些人就能被神作成、被神得着。它们心里想:“全能神发表的真理太厉害了!这些真理一旦在中国人民中间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所以它就大肆抓捕、迫害神选民,妄想把全能神教会彻底取缔。这就是问题的根源。

那神选民对于道成肉身的神、对于神所发表的真理怎么认识的呢?在这里就成为问题的关键了。“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的意义在哪儿啊?因为他是真理,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才是人敬拜的对象,他才是人可信、可爱、真实顺服的对象;如果人不把神看得高于一切,那这个人无论怎么相信、怎么撇弃、怎么跟随,在神看他所信的没有什么意义。你信实际神完全正确,但是必须得认识神,得把神看得高于一切,心里得尊神为大,这样你才是真实顺服神、真实敬拜神的人。在恩典时代,凡是信主耶稣的都承认主耶稣是神、是救主,但在承认主耶稣是救主的同时,他们是不是在遵行主耶稣的道啊?他们如果是信主耶稣的名,而不是遵行主耶稣的道,那他们敬拜的到底是主耶稣,还是宗教的教堂呢,还是圣经呢?这就不好说了。现在我们从很多的事实上看,宗教人信的真是神吗?他们信的是圣经,是圣殿。他们把圣经看得比神还大,他们敬拜神还要到圣殿里去,他不在心里敬拜。他心里有的是什么?是圣殿,并不是神。那这些人他们的“信”能得到神的承认吗?(不能。)今天我们信全能神该怎么信哪?这是现实的问题了。你如果对全能神没有认识,那种信法能被神承认吗?能不能得神称许啊?(不能。)有一些人信全能神多年,但里面对全能神没有真实顺服,在他心里是神比殿大还是殿比神大,是教会大还是基督大,他自己不清楚。他把教会工作看得很重要,心里却没有基督的地位;他把他个人所讲的道、所做的事看得比基督的话还重要;他认为他所做的就是真理,把基督的话、把真理放在一边不去实行。那这样的人是真实敬拜神的人吗?你们说假带领他是真实信神的人吗?敌基督是真实信神的人吗?在他心里是教会大还是基督大,是殿大还是神大,是圣经大还是神大,他搞不清楚。他所行的与他所信的如果有矛盾的话,那他的信就成问题了。现在有很多人没有真理实际,从外表上看,信神还特别坚决,还能撇下一切,还能受很多苦,就是实行真理太少,个人作法太多,随从己意太多,那这样的人,在他心里到底什么是大啊?神是第一位的吗?如果神是第一位,那得能实行神话才能证明神在你心里大,至高无上;你如果不实行神话,你说神在你心里是第一位,你尊神为大,那是空话,那是欺骗,那是假冒。我这么交通,现在你们对主耶稣在恩典时代所说的“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这句话是不是真明白了?(是。)那把这话拿到今天怎么实行啊?今天你信全能神,你心里到底是殿大还是神大呀?是教会大还是基督大呀?这个位置能不能摆正了?敌基督所做的是什么?地位高于一切,他说话、做事始终都要为着一个地位,为了得着地位、为了维持地位说话、作工。如果没有地位,他什么工也不作;有了地位,他什么工都作,有了地位,他不辞劳苦,有了地位,他能撇下一切。这样的人是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吗?他为谁花费啊?他是为地位花费,他不是为神花费。那在敌基督的心里是神比殿大还是殿比神大呀?他不是尊神为大了,他心里是尊殿为大,尊地位为大,尊他的饭碗为大,尊他的事业为大。敌基督就跟宗教的牧师领袖是一样的,也就是跟两千年前犹太教的祭司长、法利赛人是一样的。今天你信神走的是不是这条路啊?你们说走这条路的人还能不能蒙神拯救?能不能被神成全哪?这样的人是不是该受咒诅的人哪?有的人说:“如果我没有地位我啥也不做,我就回家。”有人说:“我在教会里最喜欢作什么什么工作、尽什么本分,如果不让我尽这个本分,那我就回家信神去。”在这些人的心里,到底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他是信神吗?他是打着信神的旗号追求达到个人的目的,他喜欢的还是他的事业。他在事业上不能得到满足,他信神就没劲,就想回家业余信神,就不想为神花费了,更不愿尽上该尽的本分了,所以这些人外表上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实际上是为他个人的事业花费,为他个人的事业奋斗。可不可以这么说呀?(可以。)那在这些人心里,到底是他的事业大还是神大呀?(事业。)那他的信能不能得到神的称许呢?这就很麻烦!

对神有认识的人心里才能尊神为大,心里尊神为大的人,他就有敬畏神的心,一切为满足神而行,一切都能顺服神,“神让我尽什么本分,我就尽什么本分,没有个人选择;神如果不让我尽本分,那我也跟随神,我也不搅扰;神就是安排我下地狱,那我也顺服,我也没有怨言。”这些人心里尊神为大,那是顺服神第一、满足神第一,没有个人选择。“神让我做的即使我不愿意,我不高兴,那我也为顺服神、满足神而做到底。”这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哪?这样的人他的花费是为满足神还是为个人事业奋斗呢?这样的人心里是尊神为大,神高于一切。当信神受到试炼的时候,说:“我的命重要还是神重要呢?”这也是显明人的时候。对神没有信心的人说:“要命第一,要神是第二。有命才能信神,没命还怎么信神呢?先保住命要紧哪!为了保命那就顺从撒但魔鬼吧。”有的人就签了保证书、悔过书等三书了;有的人就顺从大红龙的安排,让做什么做什么。那这些人心里是尊神为大还是尊撒但为大呢?在他心里:“大红龙太厉害了,大红龙能要我的命啊!这可了不得,为了保命,那得听大红龙的,大红龙怎么说就得怎么顺服。”那这样的人是不是属神的?他要命,那就是属撒但的;要神的,“神比命大,神高于一切,为了得到神,我就是死也不在乎”,这样的人就是属神的了。看看现在在中国大陆,大红龙铺天盖地地动员整个中国的军队、警察、民众来掀起抵挡、迫害全能神教会神选民的这样一个运动,不把全能神教会彻底取缔誓不罢休啊!这次是撒但、大红龙、邪恶势力开始与神决一死战的时候。这样的事出现了,神的心意是什么?就是要彻底显明人。真正的国度子民就在这以后产生了,在这场大试炼中剩存下来的人、承认全能神的人就是国度子民,国度子民的产生、确定就在这个时候。你们说临到这样的事是不是神的心意啊?现在有很多人被全能神的话征服了,但是在大红龙最后的疯狂反扑中,能不能站住见证这是个未知数。现在神选民的确定不是光根据人是否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而是根据人在最后的残酷迫害中能不能站住见证,从这里就看见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神命定好的事谁也改不了!从这个事能不能看见神的性情是公义、是圣洁、不容任何人玷污、不容任何人触犯这个事实?你们说不是真心信神,对神没有忠心,不能把命交给神,这样的人还能不能进国度了?(不能。)这叫神行政的严厉啊!国度时代不是那么好进的,得经过生死的试炼、考验哪!进入基督的国度不死也得扒层皮,这才叫重生的人、死里复活的人。现在看明白了吧?在这场大的试炼中,有很多被神话征服的人都看见了一个事实:“哎呀!大红龙也太邪恶了,大红龙做那个事也太卑鄙了!说的话全是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全是谬理,这些东西真是畜生啊!”光看见这个事实算不算蒙拯救的人哪?不算哪!还得看你能不能站住见证,能不能为神献上一切,能不能豁出性命,能不能经得住死的试炼,经得住死的试炼这才叫站住见证了。

以前神说过:“你们的信心如果不能高于约伯的信心就不能达到蒙拯救,不能达到合神心意。”什么是约伯的信心?约伯的财产、儿女啥都没了,肉体还被撒但击打,浑身长毒疮,痛苦无比啊!到这个境地还不否认神,还持守神的道,这就是约伯的信心!这次神选民所遭遇的试炼就这样,有人说:“我的家都没了,被大红龙给拆毁了,妻子(丈夫)、儿女全没了,全散了!”有人说:“我是家破人亡!”是!家破人亡了,但是跟随神的信心减没减哪?这是关键!你还能不能继续跟随神哪?这是关键!能不能对神忠心到底,这是关键!这几样见证作出来了,那在你的心里真是神比殿大,神高于一切!这个见证好不好作?谁也不敢说嘴了。神比殿大,现在明白什么意思了吧?光理论上明白有没有用啊?得用试炼来显明,用见证来证实,这个很关键!试炼临到了,把命看得比神大,把家庭看得比神大,这不还是失败了吗?试炼临到了,能站住见证,证实你是尊神为大,这是真实的;试炼临到了,证实你爱神超过一切,这是真实的;试炼临到了,证实你像约伯一样,宁死也不否认神。这样,你的敬畏神是真实的。现在试炼临到了,要显明一切的人,人要各从其类,这是神的作工步骤。现在我们都看见神作工结束了,怎么结束啊?就是用大试炼把人各从其类,然后神结束他的工作。这个事看清楚了吧?就是这么回事。

主耶稣说这话的背景是因着律法下的人已把殿堂看成是比神还要大的一个东西,就是人朝拜的是殿堂这个地方,而不是神,所以主耶稣提示人不要朝拜偶像,而要敬拜神”,这里提到一个拜偶像。凡不是敬拜真神的,把殿看得比神还大,把圣经看得比神还大,这个问题的性质是什么?人看不透,但是主耶稣在这里说了,这叫拜偶像。“这些拜偶像的人把殿看得比神还要大、还要高,他们心里只有殿没有神,对他们而言,没有殿他们就失去了栖息之地,没有殿他们就无处朝拜,也不能行祭祀之事。所谓的‘栖息之地’就是他们打着朝拜耶和华神的旗号而获准能呆在殿堂里行自己之事的地方;所谓‘行祭祀之事’就是他们能在殿堂里以作事奉之事来作掩盖干他们个人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就是当时的人为什么把殿看得比神更大的原因。”现在有些人尽本分有没有这种掺杂呀?有的人尽本分是为个人出名;有的人尽本分是为了个人得到实惠,让人高看,让人崇拜;有的人尽本分是为了显露自己,达到自己的目的;有的人尽本分是为了学点东西,为了自己以后有个“饭碗”。这是不是人的掺杂呀?人有这些掺杂,那他们所尽的本分是不是真心为神花费呀?是不是合格的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哪?是不是为了爱神、满足神而尽的本分哪?因为有掺杂,这几个标准就达不到了,那你的尽本分就不能蒙神悦纳,就需要得着洁净。得着洁净,就是没有个人存心目的,完全是为着神,“如果不是为着神,我就什么也不做了;我如果靠着这个吃饭,那我就该受咒诅!”这样的人心里就纯洁了。心里一纯洁,完全是为爱神、满足神而尽本分,完全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做事,“神给了我这个恩赐,给了我这个特长,给了我这个本事,是为了让我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为了满足神、通行神旨意,绝不能为我自己吃饭用。我尽这本分不是交易、不是索取,乃是为还报神爱呀!”这样的尽本分就达到了神的要求,就达到了合格地尽本分,你这样尽本分才能得着神的称许。那我们现在再看看有一些敌基督一类的人,或者始终抱有得福存心来信神的人,他们的尽本分是不是出于敬畏神?是不是为了还报神爱甘心地尽自己的本分哪?(不是。)他们是在搞交易,是在向神索取,是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想来个“一箭双雕”,所以这些人不是真心信神,这是投机分子,这是不信派呀!这是恶人。

这里神又说:“因为他们用殿作掩盖、用祭祀作幌子欺骗人、欺骗神,所以主耶稣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提示人。这话拿到现在来说也同样有效,同样有针对性,虽然现在的人与律法时代的人经历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实质是相同的。”“本性实质是相同的”,这就决定了什么?人走的路、做的事、信神的存心跟律法时代的人里面的存心、所走的路是一样的。“在现在这样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类似‘殿比神大’一样性质的事,比如人把尽本分当成是职业;把见证神与大红龙争战当成是捍卫人权、争取民主自由的政治运动;把有点技术含量的本分当成是自己的事业,而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是一句宗教的教义来守等等。人的这些表现不正与‘殿比神大’的性质是一样的吗?只不过两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里搞个人的经营,而今天的人是在无形的殿里搞个人的经营罢了。”神的话把这个事实说透了,这证明什么?今天的人类与两千年前的人类的败坏实质是一样的,信神所走的路、所尽的本分的实质是一样的,人在生命性情没有变化之前,跟律法时代、恩典时代的人信神所走的道路是一样的,这是绝对的。“那些宝爱规条的人把规条看得比神大,那些喜爱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热衷于事业的人把事业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种表现让我不得不说‘人在口里称颂神为至高,而在人眼里一切都比神大’,因为人一旦在跟随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华的机会,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经营、自己事业的机会,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于自己热衷的事业之中,至于神的托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人的这些情形与两千年前在圣殿里搞各种个人经营的人有什么两样呢?”两千年前那些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他们在圣殿里所搞的与今天宗教界的牧师、长老所搞的、所做的一模一样。在神家里那些敌基督、假带领所走的道路与恩典时代、律法时代那些法利赛人敌基督所走的道路是不是一样的?都一样,丝毫不差呀!那神家中这些敌基督和那些宗教里的敌基督为什么走的都是一样的路呢?有人说:“神家里的这些敌基督已经接受神的作工了,宗教里的敌基督没接受啊,接受和没接受的怎么能一样呢?”这个问题怎么解释?接受了能代表他性情有变化吗?接受神作工和没接受神作工区别在哪儿啊?这有背景。有人说:“接受的,证明他承认是真理,他能承认是真道;不接受的,证明他不承认这是真道。”这是实质的区别吗?这是外表的区别。你们说能承认全能神发表的话是真理、是真道的人能不能代表他是追求真理的人哪?把这个问题先看透了,这就解决一半了。有人说:“不代表他是追求真理的人,但是他能看出是真理、是真道,这是什么原因哪?”那只能说他素质好一点,宗教那些牧师不通灵,他是老朽,他是窝囊废,他没分辨,所以他没接受。但有一些宗教牧师他怕失去地位,他怕失去饭碗,其实他心里也明白,他嘴不说。比如有些宗教牧师偷着看全能神的话,偷着看神家网站,看完了把这真理的话、真理的意思装到肚子里回去讲道用,好维持自己的地位、饭碗。这样的人承不承认全能神的话是真理、是真道啊?不承认他就不会来偷了,是不是?那他为什么心里承认却不接受真道啊?就是舍不了这个地位、这个饭碗。有的教堂三五百人、五六百人天天崇拜他一个人,天天供他一个人吃喝玩乐,那是个“享受”啊!那在几百人面前,在几千人面前耀武扬威、炫耀自己能满足他虚荣啊!那就像一个歌星,台下有几万歌迷在那扬手向他欢呼,他在台上给人表演,那是一种“享受”!当他把歌唱完了,人走散的时候,他在舞台上还舍不得离开呢,他说:“刚才的情景多好,如果能永远这样就好了!怎么散去了呢?”为了享受这个虚荣、享受这个地位之福,他舍不得离开,他说:“我现在是带领好几百人的牧师,我如果接受全能神,他能给我这样的享受吗?全能神能给我这样的教堂还让我继续做牧师吗?不可能!我一到全能神教会里就是一个普通信徒,啥都没了!所以我不能接受啊!”这样的事有没有?(有。)多!不信咱们找一个人,你告诉他:“你要接受全能神,你还在这个教堂做牧师,这些信徒归你牧养,他们所奉献的、捐献的都归你。”他马上就接受。你们说恩典时代那些犹太教的祭司长、法利赛人为什么要把主耶稣钉十字架?他们说:“主耶稣这道太高了,太厉害了!如果这个人继续传道,传上几年,教堂里的人都没了,都跟从他了,我们还上哪儿享受地位之福去?所以这个人必须得除掉啊!”他不害怕一个强盗、十个强盗、一百个强盗,就害怕一个主耶稣,所以宁可释放强盗也要把主耶稣除掉。那今天大红龙为什么这样仇恨全能神?为什么举国上下这样疯狂地迫害全能神教会?根源在哪儿?就是因为大红龙太害怕全能神了,太害怕全能神发表的真理的道,太害怕中国人民看见全能神的话接受全能神、跟随全能神。所以它认为全能神才是它的心头大患,甚至比敌国更可恨,更可怕,所以调动军队来铲除全能神教会。那你们看透了吗?全能神外表就一个普通的人,就这一个普通的人,它们为什么这么害怕?因为这个人了不得呀!这个人说出的话能把整个世界改变,能变化整个人类!这个人如果在世界上存在一天,能一直这样说话,那整个世界都要更新变化,都要天翻地覆,所以它们极其害怕,“虽然全能神教会的人都手无寸铁,连个木棍都没有,但是这些人太可怕了,不调动军队不行啊,解决不了啊!”这就证明它怕什么呀?它怕真理,怕全能神口中发出的话一旦被中国人民都接受,那中国人民都跟随全能神了,它的国、它的党就彻底完蛋了。全能神的话如果在中国再传播五年十年,大红龙的政权就彻底被倾覆,不用枪、不用炮,只是传福音就能把它摧垮!这就是它今天发动“百日会战”、调动全国的武力来彻底取缔全能神教会的真正原因。有人说:“我们接受全能神的话,天天过教会生活、尽本分,它们咋那么害怕呢?它们咋那么对待我们呢?真是不可思议!”有人说:“大红龙就是神经病啊!它疯了!”这话对吗?它是神经病吗?它比你看得还准呢!你没看透它,它看透你了,它们把全能神教会所作的这些工作,把全能神的话语,神家这些书籍,神家做的那些电影、视频研究个透啊,越研究越害怕,那是心里冒冷汗哪!它说:“就这个道,不用说中国的传统文化,连世界的传统文化都能被颠覆啊,太厉害了!”它还说:“这伙人在那儿信神,不拿枪,不拿炮,但是,他比拿枪、拿炮的几百万军队还可怕!”是不是这么回事?现在神的话又说“有一人比殿更大”,如果神选民把“这一人”再认识了,都去敬拜这一人,不去敬拜殿,大红龙的国不就完了吗?不就彻底被倾覆了吗?大红龙就想趁这个机会拆毁神作工:“你把殿看得比神还大的时候,我就迫害你,你就垮了,你没得着神!”一旦你把神看得比殿都大的时候,都敬拜这个人的时候,它那个大红龙政权就彻底垮台了,所以它就害怕这句话,这句真理如果被神选民都掌握了,它就完蛋了!

你们说,人敬拜神,撒但怎么那么害怕呢?现在这个原因看清楚没有啊?以前都说战争年代当兵有生命危险,现在中国的老百姓说信全能神有生命危险,这话不过分哪!现在信神都成了有生命危险的事了,说明这个世界是不是很邪恶啊?在大红龙国家,它连学马列主义、学毛泽东思想都不放在首位了,把解除全能神教会当作首要的政治任务来抓,你说这大红龙邪恶势力心虚到什么地步了?害怕到什么程度了?有很多老年姊妹就跟大红龙说:“我们也不拿枪,也不拿炮,也不参与政治,你抓我们干啥呀?何苦呢!”大红龙就笑,“你不拿枪、不拿炮,你连烟火棍都没有,但是你们太可怕了!”你说有些弟兄姊妹是不是挺幼稚?他就想不通,“大红龙你怎么这么恨我们呢?我们这是做好人哪!要都像我们这么信神,全国的治安不用花钱了,你咋不理解呢?你应该感谢我们才对呀!”大红龙一听,“你说话太幼稚了,我们能看透的事你都没看透。”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们说临到这样的事有没有神的美意呢?(有。)神的美意在哪儿啊?这叫试炼人、熬炼人,最后达到各从其类。有很多人以为:“我彻底被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对全能神的话是真理、是真道坚信不疑,我肯定蒙拯救了!”这话是不是说得过早了?被征服代不代表蒙拯救啊?可能有的人还怀疑神呢!“神到底是不是全能的呀?大红龙调动这么多军队来镇压、抓捕全能神教会成员,在这个节骨眼神咋不出手呢?神派来一个天使,就把亚述军队十八万五千人都灭了,何况这些大红龙啊!到现在连一个天使的影都没来,神也不救神选民哪!这是咋回事呢?到底是不是真神哪?”还有的人说:“哎呀!神如果不差派天使来拯救我们,可能真把我们交给撒但了,等我们效完力了,神把我们交给撒但工作就结束了。”有没有人这么想?肯定有,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要真没有,对神坚信不疑还不用试炼了呢!一点神迹奇事不显,这才叫试炼人、熬炼人,从这场大患难里走出来的一班人,那才叫名副其实的得胜者。有的人第一次得胜了,第二次得没得胜啊?末后能不能得胜啊?末后走出来的一班得胜者,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得胜者,这一点现在看清楚了吧?(是。)有时候我也为这场试炼捏一把汗哪!我说:“这到底得有多少人殉道呢?得有多少人退去呢?得有多少人站住呢?哎呀!神的作工真是结束了,各从其类了。”在人看,那么多人退去,真是不忍心的事啊!现在神选民在试炼中、患难中经历神作工吧,看看谁能依靠神,谁真心依靠神,这样的人不致羞愧,保证能站立得住;不依靠神的、老想逃命的就落在撒但的网罗里了。这才叫显明人呢!依靠神的把命交给神,是死是活全凭神的主宰安排,没有自己的选择!这样的人最终就站住了。这个时候撒但如果把屠刀举起来了,把铁棍子举起来了,“说不说?不说我这一刀下去,你的脑袋就掉下来了;这一棍子下去,你的命就完了!”这个时候太显明人了,这场试炼大呀!有的人在一个地方躲着,见不到亲人,多少天不敢见太阳,不敢出门,不敢在街上走,这和蹲监狱没什么区别呀!就这个时候才熬炼人呢!有的人又哭鼻子又发怨言:“神哪,你为啥不让我回家呀?神哪,我就想到外边溜达溜达呀!神哪,我太苦了!”太苦?这还不是太苦的,你越这样说,越得给你圈在里头,越给你熬炼。什么时候你说“不苦了,再熬炼十年也顺服”就完事。你没受过苦啊?坐过二十年监的信徒有的是,你这算个什么呀?这才几天哪?你就叫苦连天!一看你对神就没有忠心,就没受过苦,越说这话越证明你需要熬炼。有的人说:“我多长时间没见着我孩子了。”你还想孩子?在你心里孩子比神还大吗?有的人说:“我们全家多长时间都没团聚了。”在你心里家比神还大呗?你的家咋那么重要呢?现在就是砸烂家庭的时候。有的姊妹说:“在我心里,我丈夫比神还大。”神说:“我就砸烂你丈夫的头,我看到底谁大?”你说:“我离不开我妈呀!”那这个环境临到就对了,就熬炼你这个“离不开妈”,什么时候你说“我没妈可以了,我没神不行啊!”这就差不多了。这么熬炼好不好?把人的情感都熬炼成顺服就好了,要不这情感太厉害。人情感太厉害了,就说什么话了?“人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都活在情感中还了得了!现在给你熬炼成:“我知道情为何物,它是神的仇敌,我不要它!我没有情感。儿子不信神,他是撒但魔鬼;丈夫不信神,也是撒但魔鬼,我不要了!”熬炼到这个程度就成了。解决情感问题的关键就在乎熬炼。熬炼好不好?(好。)好,就得多流泪,把泪留完了,不流泪了,就熬炼成了。现在有很多人就是不认识神作工,这回把你放在这个环境里熬炼熬炼吧,领教领教什么是神的公义、威严、烈怒。等有一天,人问你:“情感重要还是真理重要、原则重要?”你说“这回情感不重了,真理原则高于一切了”,这就行了,熬炼成了,这个熬炼该解除了。有的人坐了几年监,“我好几年没见着我的孩子了!”一回到家抱着孩子直哭啊,神说:“不行!这个人没熬炼成,还有这么多眼泪呢,下回还得把他放在监里继续熬炼哪,这苦没受完,这情感还没解决呢!”啥时候跟家里人一团聚,抱在一起不那么哭了,说:“神太好了!这回一熬炼,我心里纯洁多了,情感也不那么重了,对家里的人也能正确对待了,心里有神的地位,能敬畏神远离恶了。”熬炼到这个程度纯洁了,回家能正确对待家里亲人,神一看:真有见证了,熬炼成了。神的心血代价没有白费啊,神的良苦用心终于得到人的理解了!大红龙这效力品终于效完力了,该灭它了!

你们说神利用大红龙效力怎么样?好!人就得付代价了,就得来个国度操练演习,那是绝对依靠神哪!那是把自己所明白的全都拿出来经历一遍,看看是不是实际,说空头话没用。把你明白的拿出来用用,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如果不中用,那你就垮;如果真有真理实际,真是依靠神、顺服神的人,那就有见证。这次大红龙的效力这是最后一次成全人,最大的环境试炼成全人,这回大红龙效完力了,人的工程如果垮了,就彻底完蛋了,彻底被淘汰呀!现在有的人开始琢磨逃之夭夭,有的人琢磨:“哎呀,大红龙这么抓捕,这是要命的事啊!缴枪不杀!等大红龙垮台了以后再信吧!”这是走什么道啊?这叫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走歪歪道了。他这么一跑,彻底被淘汰了,他走的这不是好道。现在大红龙把铡刀往外一亮,你怎么办?赶紧把头递过去,“铡吧!”你就让它铡。神要许可,它那刀能下来;神要不许可,它那刀得收回去。都在神手里摆布。那个时候你怎么祷告啊?你说:“神哪!我死期到了,为你死、为持守真道死,我不后悔,我没有怨言!”你就这么祷告,这就是见证,即使死了也蒙神称许,你的灵魂有归宿啊!如果你真怕死,苟且偷生,即使活了,你的灵魂也死了。那到底什么叫死、什么叫活啊?“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得生命、失生命这个真理一般人领会不透。你们说做犹大活着好,还是殉道灵魂得神称许好呢?这个事一般人看不透,他说:“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死了不啥都完了吗?”那是不信派说的话、无神论说的话,那话是假话,不是真理。事实上,那个殉道的灵魂在神那儿有安排,蒙神祝福,不下地狱;当犹大的灵魂那是下地狱呀,那就没有归宿了。这个事得看透啊!所以殉道那个灵魂比犹大那个灵魂更可贵,有出路,有超生的时候,犹大那个灵魂那是万劫不复、永远不得超生啊!他今天没死,哪天他还得死,死了万劫不复,他跟大红龙的结局一样。“万劫不复”遭遇什么呀?被焚烧千万年。所以宁可殉道也不能做犹大呀!有的人看不透,说:“殉道的死了,犹大不还活着吗?”外表看是这样,实际上犹大永远地死去了,殉道的很快就超生了,永远地活着,这个实质你没看透。外表现象不代表实质,代表实质的那一部分、代表事实的那一部分才叫真理。人看见的外表现象不是真理,那是表象,那是欺骗,那是假象。人没有真理对这些事容不容易看透?(不容易看透。)那要临到试炼就容易走错路,人一旦在试炼中做出错误的选择,可以说就是悔恨终生啊,无法弥补,无法挽回了!以前有一个姊妹被抓了,大红龙采用各种手段让她的丈夫、孩子给她写信,到监狱里劝,说一些感人的话,她就流泪了。一般女人最怕什么话?孩子说:“我没有母爱不行啊!妈妈,你出监狱吧!你为什么不让我享受母爱?难道你愿意看着你孩子受苦、成为孤儿啊?”她一听这话就流泪,“没办法了,当犹大吧!”把教会的事出卖完就出来了。这一出来,按说得释放了,应该是快乐的事,但怎么也快乐不起来了,看见孩子还恨了,“就是因为你那句话,我出来了!”看见孩子就恨,看见丈夫就恨,然后到神面前祷告就哭,天天以泪洗面哪!“神哪,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当犹大了,我后悔了,我上了撒但的当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宁可死也不当犹大了!”天天就祷告这句话,也不知祷告多少天、祷告几百遍。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监狱跟丈夫孩子团聚了比坐监的时候还痛苦?从这以后就在痛苦中煎熬了十几年,没多少圣灵作工开启,这十几年也没太大长进,就是心灵活在黑暗中,摸不着神了,心里没底了,“我到底能不能蒙拯救呢?我是犹大了?真被淘汰了?真进不了神的国了?”就老琢磨这几句话,你说老琢磨这几句话能不能成神经病啊?见着外邦人也说:“我能不能进神的国度了?我能不能得救了?”这是不是神经病了?(是。)怎么出了监狱还成神经病了呢?不凭真理活着,凭情感活着,陷入撒但的网罗里就受神刑罚,随从情感能不能得生命啊?不但得不着生命,最后更痛苦了,随从情感就痛苦,就是死亡啊!那心灵的幸福是怎么获得的?在什么背景下才能得着幸福啊?凭真理活着才能得着享受、得着快乐、得着平安哪。你凭真理活着能满足神,这是为神作出美好响亮的见证了;你凭情感、为了活命成犹大了,这就是神的叛徒啊!神再也不会赐给她恩典了,圣灵再也不会与她同在了,这就属于背叛神了。

有很多时候,丈夫(妻子)、儿女给人带来的是什么?他能给人带来真理还是生命啊?带来的是痛苦,是黑暗,是不归路啊!人凭情感活着结局是什么?背叛神,你不是属神的人,你是属撒但的人。有很多人都为谁活着?他为自己的妻子(丈夫)活着、为儿女活着;有一些年轻人是为对象活着,为父母活着。那在这些人心里,他是不是尊神为大哪?有没有敬畏神之心哪?在他们心里,他所爱的比神还大,神是处于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这不是对神的亵渎吗?最后什么样的人蒙神拯救啊?是敬畏神的人。在敬畏神的人心里谁最大呀?神最大。你说神最大,你丈夫(妻子)第几大呀?第二还是第三哪?儿女第几?父母第几?他们能不能排上号啊?你如果把神排最大,然后你丈夫(妻子)第二,你儿女第三,你父母第四,这是不是亵渎神哪?你把神和受造之物、魔鬼撒但给列成平等地位了,这不是亵渎神嘛!要尊神为大,在神下边有没有老二、老三、老四啊?没有才行呢!如果你说:“我尊神为大!”旁边一个魔鬼说了:“你爹应不应该列到老二啊?你妈应不应该列老三哪?”“没有!”“那你爹是什么?”“魔鬼撒但!”撒但一看这么一试探没成功,就逃之夭夭。这么说有没有见证?这就有见证了。如果你的妻子也信神,问你:“你尊神为大,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啊?”“神最大,你老二,我老三。”这个人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哪?(不是。)这么一说就麻烦了!撒但在那儿跟神说:“他说神是老大,他妻子是老二。”你说神对这个人能不能满意?(不能。)敬畏神的人只尊神为大,没有老二、老三才行。有的人说:“要这么一说,那我心里只尊神为大。”他妻子听见了就问他:“那我在你心里算老几啊?我得跟神平起平坐!”那这个妻子是什么人哪?(魔鬼。)她如果说:“我不能跟神平起平坐,跟神平起平坐是魔鬼,把我列老二吧。”那这个妻子是什么人哪?还是魔鬼。你看看!那这个地位到底怎么摆呢?还求地位吗?不把你当最重要的,把神当最重要的不合适吗?还想跟神比?不知羞耻!老问在人心中是什么地位,你是魔鬼撒但哪,你老要争地位?你要说:“你信神敬畏神,能不能把我当姊妹啊?”“这差不多,当普通姊妹吧!我对你有爱,但不能高过神,在我心里神在第一位,你也不能列在第二位,有一点爱就行了。”“行!如果我追求真理,你就当姊妹对待。如果我不追求真理,你把我当窝窝头,我没意见!”这么要求行不行?(行。)如果你的妻子老像魔鬼一样试探你,她非要在你心里占据首位,你该怎么对待她?把她当垃圾扔出去!有没有这样的信心哪?(有。)尊神为大要达不到这个,那你的信神就失败了。得尊神为大到什么程度?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比自己的妻子(丈夫)、儿女都重要,你就能站立得住,你就能满足神。

如果夫妻俩都信神,妻子老要求丈夫得特别爱她,一天也离不开丈夫,离开丈夫就没法活,在她的心里丈夫是第一位的,丈夫比神更大,这样的人是不是拜偶像啊?(是。)她不是敬拜神的,她的信神是失败。这种情况她丈夫如果把她的本性看透了:“你是拜偶像的!哎呀,你都信了这么长时间了,我看你也不是真信神的,你老缠着我不让我敬拜神,还老拿我当撒但魔鬼那么拜,这不是跟坑我一样吗?夫妻是伴侣,是同道,是知心人,我看你是魔鬼,你是想把我拉向地狱!你这是什么妻子?我看你纯粹是鬼妻、是魔妻。”这样的妻子该不该休掉她?(该。)该休掉她,休掉她太容易了,就像一件破衣服,脱了就给它扔到河里去了。这样的妻子不能娶,不要!是“丧门星”、“扫把星”、魔妻、鬼妻、约伯妻,一分钱不值!你们说人找着一个对象,他也不好好追求真理,也不好好尽本分,还老缠磨你,让你一个劲地爱他,这是不是比癞蛤蟆还让人难受啊?两口子有一方追求、热心尽本分,另一方就说了:“你到底爱不爱我了?”他老用这句话缠磨你,打,打不得;扔,扔不得。你们说有没有这样的姊妹或者弟兄?有的人好容易一狠劲离开家尽本分,半个来月没回家了,就想:“哎呀,半个月我没给我丈夫做饭,他现在吃得好不好啊?他是不是天天糊弄吃方便面哪?要这样身体不垮了吗?”越琢磨越睡不着觉:“不行!我得回家看看,我不能再尽本分了。”这是不是缠累呀?有的人正在一个接待家庭隐蔽灵修,就老想丈夫,老要回家看,心神不安,想写见证文章都安不下心来,你说这个丈夫成什么了?缠累,这样的人情感太重啊!你说在这个节骨眼,如果不解决情感的问题,她能不能作出美好响亮的见证啊?得用快刀把情感斩断,斩断以后她就能安心尽本分,就能站住见证了;这情感如果斩不断,太危险了!有的人不就为了看丈夫、看孩子嘛,结果一到家就被大红龙抓去了;有的人到家没几天,正好赶上大红龙搜查,他被抓去了;有的人还没到家,一打电话,被大红龙跟踪,也被抓去了。这样的带领工人不少啊!他因为什么陷在大红龙网罗里了?因为情感,情感脱不去,他心里想得受不了了,非要回去看看,结果进到大红龙监狱里受熬炼去了。你说在这个时候,你一旦离开你的家了,还应不应该想家了?(不应该。)你那家到底是什么呀?别当家对待了。哪儿有神,哪儿就是家;哪儿没有神,那就不是家。物质的窝棚那哪是家呀?我们干脆活在神家里就完事了。把这个情感的缠累先斩断,然后你才能尽好本分。现在不少人都在外面隐藏,大红龙各处搜,天天拿着广播喇叭喊话:“所有百姓注意了啊!不管谁家有信全能神的人或者窝藏信全能神的人,赶紧交出来,赶紧自首,免得坐监!”人在屋里蹲着不敢动弹。不敢动弹,你就好好祷告呗,祷完告了还想家,这是不是很麻烦哪?这说明在他心里并不是“神比殿大”,还是“殿比神大”,他不是敬畏神的人哪。这都到什么关键时候了?是要命的时候!大试炼临到了,你还惦念家呢!哪儿有神哪儿就是家,神安排你在哪儿,哪儿就是你的家,还搞什么个人小家庭啊?你那家怎么那么重要呢?有的人还没有对象,被大红龙抓在监里了,对象也不找了,死心了。有家的人对家死心了吗?在你心里家是不是比神还大呀?凡是心里家比神还大的,这样的人神承不承认他呀?你是顺服神的人吗?你是敬拜神的人吗?在你心里家的地位太高了,你始终是维护你的家,你信神都是为你家信的,为你的家里人蒙福、得恩典信的,你哪是敬拜神的人哪?律法时代的人事奉神把殿看得比神大,在国度时代你跟随全能神受各种试炼,在你的心里家比神大,你跟律法时代那些祭司长、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一路货色!在你心里还有没有家了?还该不该有家呀?

有的人自从离开家以后每天做梦都想家,“我的家现在啥样了呢?我的丈夫(我的妻子)离没离开家呢?家里是不是天天锁门啊?灰尘多厚了?是不是像荒场了?是不是不像家样了?我啥时候回去给它收拾收拾,擦擦灰,收拾干净,让它像个家样啊?”你嘴不说,在心里也是这么想着,老想活在自己家里,不想跟随神,在你的心里还是家比神大。那你有约伯的信心吗?约伯受试炼的时候,家也没了,儿女没了,财产没了,但是他持守的是什么呀?他的妻子来试探他:“你都到这个地步了,家也没了,儿女也没了,我跟你过这一辈子连财产都没了,你还敬拜你的神哪?还持守你的纯正啊?”约伯怎么回答的?“你这愚顽的妇人,没有你们我也得要神,知不知道?你还不了解我呀?你们在我心里什么也不是,我心里只敬拜神,有神就够了!”约伯外表上没说这话,他心里是不是这些东西啊?这就是约伯的信心,这就是约伯的见证。你那个见证能不能够得上约伯这个见证啊?约伯那个试炼比你这个严重,你这只不过是离开家,受几天苦,约伯啥都没了,牛、羊、骆驼全没了,儿女全没了,仆人都没了,身体还有病,那种情况还持守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就是死,他也不离开这个道,还要敬畏神远离恶,就持守这个纯正。他妻子试探他,他回击妻子、斥责妻子:“信神不尊神为大,把家庭、儿女、财产看得比神还重要,你这是愚顽、无知、愚昧,你是浑人!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我只要生命就够了,只要真道就够了!”这就是约伯的见证。那你的见证怎么样?有没有约伯这样的信心哪?离开家几个月、几年就哭鼻子了,就想了。有的是二十几年离开家他也不想,人家说:“你家里那些人怎么样了?想不想?”“不想,没用!都是魔鬼撒但,他死活与我无关。”这是不是简单哪?这场大试炼过后,真正站住见证的这些人个个都是好样的,都有真理实际,都是真实敬拜神的人,跟这些人在一起生活,那是国度里的生活,是国度的实际呀!现在有些教会还有一些魔鬼撒但;还有一些不信派;还有一些人成天讲字句道理,一点真理实际没有;还有一些人背后勾心斗角、阳奉阴违、假冒为善、应付糊弄。一看这些人——没享受!这些人一旦临到试炼就被淘汰了,所有剩下来的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神子民。一说“神选民”就是有一部分还得被淘汰,经过试炼剩存下来的叫“神子民”。一说“神子民”那就是名副其实的神国度里的人,这场大试炼过去以后,剩下来的人那就是真正的神子民哪!神子民在一起彼此相爱,和睦相处,和谐配搭,见证神,事奉神,那更有享受。你看现在有些人是神子民吗?一看有些人就是魔鬼,是个不信派,是个敌基督、恶人,一看这些人就恶心!嘴里不说什么话,心里成天抵触,心里仇恨真理,跟神家拧着劲,那不是魔鬼是什么?该淘汰!那样的人永远都不会追求真理的。

这段神话交通完了,读下一段神话。

我们接着来看此段经文中最后的那一句话,‘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话有没有实际的一面?你们能不能看到这话实际的一面?神说的每一句话是从心里发表出来的,他为什么说这话?你们怎么理解这句话?现在你们或许能理解这话的含义,但是在当时能理解这话的人不多,因为那时的人刚刚从律法时代走出来,对于他们来说,走出安息日是很难的一件事,更别说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安息日了。

在‘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里,告诉人神的一切都是非物质的,虽然神可以供应你一切的物质所需,但是当你物质所需得到满足的时候,这些物质给你带来的满足能不能代替你对真理的追求?很显然,不能!我们所交通的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这些都是真理的内容,绝不能用任何重价的物质来衡量,也不能用金钱衡量他的价值,因为他不是物质的,他供应着每个人心灵里的所需。对每一个人来说,这些非物质的真理的价值应该超过你认为的任何好东西的价值,可不可以这么说?这话需你们慢慢品味。我说的重点是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是任何物质的东西所不能替代的。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当你肚腹饥饿的时候,你需要补充食物,这个食物可以好点也可以差点,只要你吃饱了,你肚腹饥饿的那个不好的感觉就没有了,就消失了,你坐在那也能安静下来了,你的肉体也安息了。对于人肚腹的饥饿可以用食物来解决,但是当你跟随神感觉对神的认识是零的时候,你心灵里的空虚感觉怎么解决?食物能解决吗?或者你跟随神却不明白神心意的时候,你这种心灵里的饥饿感用什么东西能够补足呢?在你经历蒙神拯救的过程当中,在追求性情变化的同时,你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什么是真理,不了解神的性情,你是不是感到很着急?你是不是感到心灵里很饥渴?你的这些感觉是不是让你的心灵不能得到安息呢?这些心灵的饥饿感能用什么来补足呢?有没有办法能解决呢?有些人去逛逛街,有些人找几个不错的人说说话,有些人去睡个饱觉,有些人多看看神话,或者在尽本分中多下点功夫、多出点力,这些能不能解决你的实际难处呢?对这些作法你们都深有体会。当你感觉到力不从心,当你感觉到非常渴慕得到神的开启让你明白真理的实际、让你明白神心意的时候,你最需要的是什么?你需要的不是一顿饱饭,不是几句贴心的话,更不是肉体得到暂时的安逸与满足,而是需要神能直接地、清楚地告诉你让你做什么、你该怎么做,清楚地让你明白什么是真理。当你明白了这些之后,哪怕是点点滴滴,你的心灵是不是比吃上一顿饱饭还感到饱足呢?当你心灵得到饱足的时候,你的心灵或你的全人是不是得到真正的安息了呢?我这样比喻、这样分析这事,现在你们是不是了解了为什么我让你们看‘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呢?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从神来的、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大过所有的东西,包括你曾经认为的你最宝爱的一样东西或一个人。也就是说,人若得不到神口中所说的话,人若不明白神的心意,人是不可能得到安息的。在以后的经历当中你们就能体会到为什么我今天让你们看这段话了,这个很重要。在神那作的每一样事都是真理,都是生命。所谓‘真理’对人来说那就是人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东西,是人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的东西,也可以说就是最大的东西,虽然你眼睛看不见,手摸不着,但是他对你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视的,他是让你心灵能够得到安息的唯一的东西。

在这里神对“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个真理有一点说明。这个真理告诉人:“……神的一切都是非物质的,虽然神可以供应你一切的物质所需,但是当你物质所需得到满足的时候,这些物质给你带来的满足能不能代替你对真理的追求?”也就是物质能不能代替真理的价值?真理能满足人什么?物质能满足人什么?多数人看不太透,好像道理上明白真理能满足人心灵的需要。就能看到这儿算真明白吗?这就是道理的明白。对于真理在人生命里的价值、意义到底大到什么程度人能不能说透?经历太浅的人的确说不透。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没有用,一旦试炼临到的时候,各类人的结局显明的时候,都看到人得不着真理是什么结局、是什么后果,那个时候就知道真理的价值所在了,这句话的意义就出来了。我刚才说了,在试炼中有的人成了犹大以后家庭得到团圆,这应该是快乐的事,大难解除了,灾难过去了,“好生活”又开始了,但是人为什么快乐不起来?为什么心灵里还是痛苦的?这是一种肉体的感觉吗?外表上是。灵里的感觉、实质是什么?你没得着真理,你背叛了真理,背叛了神,你的结局没了。人为这个结局痛心哪!你肉体再满足没有用,你的结局是灭亡、是沉沦、是永远的死啊!这个痛苦、这个惩罚太重了。人临到这个惩罚的时候,你们说他用什么能解除那种痛苦呢?还有没有一种东西能解除这种痛苦的?有的人被神家开除了,对于不信派、外邦人说,“那不是好事吗?信神多痛苦啊!一分钱不挣。开除了,到世界上找好工作去,到世界上找快乐不一样吗?”他就不明白,这被开除的人,世界给什么好工作,他也快乐不起来,他挣多少钱也快乐不起来。为什么?结局没了,这个重要啊!因为他明白一个真理,就是背叛神的后果是什么,这一点他坚信不疑,他看明白了,“这下我完了,作祸作到头了,结局没了!”结局没了的人,你说他如果回家种地,他种地的时候心灵能得安慰吗?那个锄头、那个镐头抡不起来了,没劲啊!人问他:“你身体一百来斤,干点活咋这么费劲呢?”他不是干活费劲,他是啥都没心思了,他感觉生不如死,就想死啊!有人说:“那个时候要搞个对象是不是能快乐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嘛!”要搞个对象能不能缓解缓解?缓解不了。为什么搞对象也缓解不了呢?搞对象光能得到肉体的一时快乐,灵里的痛苦解决不了啊。这肉体的快乐得到之后又加上一层痛苦,说:“这下子更完了!这下子是万劫不复啊!没搞对象的时候好像还有点机会,这下子是死路一条了,连回头机会都没了!”你们说,现在他的痛苦到底是加增了还是减轻了?更麻烦!凡是有这样的经历的人就知道这个物质的东西和生命的价值、分量不一样!这个事看透了吧。那什么能满足心灵的需要呢?“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就体现出来了,人把神接到心里,人在神里面才能得着安息。当你心里能敬畏神远离恶的时候,你心里真有享受,“我活在神面前了!神与我同在,我天天享受神的恩典、神的祝福,真快乐!”人没犯罪的时候,能敬畏神远离恶,还会实行真理,办事还有原则,尤其在尽本分上处处有神祝福、有神同在,心灵里快乐,吃啥都行,穿啥都无所谓,其他事都无所谓,能尽好本分,能满足神,能享受神同在,享受神祝福,享受神恩典,在很多事上都看见神祝福,“神与我同在,神赐恩典给我,神带领我,神引导我,神开启光照我”,没有一样福分能落下,他心灵里得着极大的满足。这个时候他就感觉“信神太好了!明白真理太宝贵了!就因为明白这些真理,我就会顺服神;就因为明白这些真理,使我能尽好本分满足神;就因为明白这些真理,使我能尊神为大;就因为明白了这些真理,使我在凡事上都能顺服神、满足神,就不抵挡神了,不犯罪了,不作恶了,心里有美好的盼望,处处看见神的带领、神的恩待”,他知道“我是蒙神所爱呀!我是蒙爱的人哪!”在这里有没有安息?有没有快乐?有没有幸福?安息在神里面,享受神的恩典,是蒙爱的人,这个快乐太大了!不找对象,快乐!没有家庭,快乐!没有钱,快乐!活在什么环境里都是快乐!任凭神摆布,那就快乐。对这样的人来说,什么是痛苦啊?悖逆神的时候里面痛苦,良心受责备了:“我刚才悖逆神了,大逆不道啊!我不是人!”“我现在没实行真理,哎呀!这是痛苦,活在黑暗中!”违背神的话,另搞一套,痛苦!偏行己路,更痛苦!如果在尽本分的时候能背叛神,能寻求肉体安逸,那就是更大的痛苦了!就不用说离开本分、不尽本分是背叛神,在尽本分当中另搞一套、偏行己路就感觉自己都不配活在神面前哪!里边的责备就大了!如果在尽本分中为自己图谋、为肉体快乐瞎搞对象,那就感觉自己该受咒诅,不配活着。这是不是明白真理的人所经历到的?明白真理的人把这些事看得很透亮。

当人得着真理的时候,什么时候敬拜神,什么时候祷告神,什么时候祈求神,什么时候跟神有真实灵交,什么时候属于活在神的光中,什么时候是在顺服神,什么时候是在实行真理、履行人的职责本分,这些事在他的个人生活中体验得非常清楚,条条是理啊!那你们说这个人是不是活在光中了?(是。)这个厉害!从神所作的和临到的一切试炼中还能看明白神的心意、神正在作什么,神对自己是怎么带领、怎么引导的,神在自己身上正在成全什么,看得明白;自己该怎么顺服神能达到果效,心里有数,这是异象清晰啊。这是不是活在光中的人了?活在光中的人能不能看见“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个事实?在恩典时代下的人,对这句话不能太明白,光承认“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主最大,主比殿大”,这就已经不错了,别的不明白。只有经历神末世作工对生命真理有进入的人、对神有一点认识的人才看见“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当人活在基督里面、活在神的作工里面对神有认识,感觉神配受人的爱、配受人的敬拜赞美的时候,他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太有意义了,这句话是真的,这句话是人类永远的真理!”这句话没有经历能不能认识透啊?(不能。)你在人子里面、在神里面尝到安息了没有?有人说:“有圣灵作工真好,快乐!没圣灵作工全是黑暗,全是痛苦。”就尝到这么一点行不行?(不行。)那认识神到什么程度才能真正进入安息呀?他是造物的主,他是主宰一切的神,一切得顺从神的摆布安排,没有自己的选择,会顺服神了,能任凭神摆布了,不为自己奋斗、图谋了,能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神了,这样的人才能享受“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的真正意义,这句话就成了对人的应许!那你现在是任神摆布的人吗?在顺服神上有没有个人要求了?还跟不跟神家斗心眼了?还跟不跟神搞交易了?能不能无条件地顺服下来呀?这些事太显明人了。现在有的人为神有点撇弃,那是不得已的,“环境临到了,不撇咋办哪?还能让大红龙抓去啊?抓去不更完了吗?”有点撇弃,能不能不发怨言哪?能不能任神摆布啊?这个显明人的身量。有的人现在以为:“现在我都为神撇弃了,家都不要了,那还有啥说的?难道还不能蒙神祝福吗?”这话说得怎么样?你认不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你撇下一切了,你就认识“人子是该敬拜的神”这句话了?不见得吧!你那撇弃是不得已,不是出于信心,而是被迫无奈。那你把这个见证怎么站住,保证任神摆布无怨言,这才能证明你是真实顺服神的。

现在是不是显明人的时候?大红龙铺天盖地地抓捕神选民,这就是大试炼临到了,各种人都要被显明,都要各从其类。现在你往哪个类上归呢?那就根据你的表现、根据你的信心了。有的人归到犹大那类去了;有的人归到胆怯的那类里去了;有的人可能要归到殉道者那类里;有的人可能要在监狱里度过半生啊。在监狱里度过半生如果能站住见证,那是得胜者啊!在监狱里度过半生那是什么?九死一生的试炼哪!站住见证的就熬炼成了,那样的人还有没有个人选择了?(没有。)没有一点选择,任神摆布,或死或活全凭神的安排。“我活一天,我还敬拜神;活一天,我还顺服神;活一天,我还祷告神,我还赞美神。谁也剥夺不了我信神的权利,死了我也信神,活了我还信,愿咋咋地,就这么信。”这就妥了。没坐监的人能不能信到底啊?也不好说。你没坐监,你知道神在你脚前摆什么了?说不定什么灾难试炼还临到你。有的人长病了,有的人得瘟疫了,有的人临到天灾了,有的人临到饥荒了,以后都是灾难,不管在监狱里、在外面全是灾难,普天下的人都临到试炼。在这里,对神有没有认识这是根本,你有认识了,对“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一旦明白了,安息在神里面,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在哪儿都有平安,都有快乐;你不认识人子,不能经历神的话,不能敬畏神,不能得着真理,在哪儿也不安全,也没有安息。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现在你对这句话有领受了吧?(有了。)那怎么对待咱们这位道成肉身的实际神哪?当神对待,敬拜他,这就是安息。那你敬拜他了吗?见面都跪不下来,你的膝盖是铁打的啊?弯不下来是不是?有的人口里称:“神是道成肉身的,基督是道成肉身的;但是灵是神,人子还是人哪!”在这里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你不认识人子,你没有安息,让你跪拜人子你跪不下来,你得不着安息。有一次海外有些神选民说:“咱们这回向神来个俯伏吧!”大伙说:“行!”一聚会,一看神说话了,大伙赶紧俯伏在地。那一刻,神看在眼里了,神心里说:“你们是真心的吗?到底是真心还是搞宗教仪式啊?你们真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吗?你们不认识。”所以对这个事神没表态,也不说称许,也不说责备,就说:“你们好好追求真理吧,等有一天你们成为敬畏神的人再俯伏敬拜,那时候我心里满意,我心里得安慰。”就在那一次俯伏当中,有一些弟兄姊妹就有观念了,他说:“我咋就跪不下来呢?我这里面怎么思绪万千呢?平时我也信他呀,我百分之百地承认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为什么跪不下来?那个时候怎么膝盖就不听使唤了?我的膝盖也是人的膝盖呀,它应该能敬拜神哪,怎么成铁打的了,就弯不下来呢?”现在答案找到没有?他们认不认识人子?他们知不知道“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啊?这个问题是不是严重了?(是。)因为这样的人是不信派,是口头信、心里不承认,所以跪不下来。我们现在跟随这位实际的神,如果跟到最后不承认这位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是不是很麻烦?那最终能不能有归宿?能不能得着安息呀?这就不好说了。一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在神成为人子这个阶段,你得认识好了,你得定真:他就是造物的主,他就是独一真神的显现哪!你想进入真正的安息,若不认识他,你休想得着安息,休想进入国度,休想得着永生啊!现在大红龙的迫害铺天盖地呀!人信神到底是什么结果、能不能得着安息在乎什么?对这位人子得好好地考察考察,对他的话得好好追求追求,如果真能定真他是安息日的主,你就有福了,你就能得着安息;如果你不能定真他是安息日的主,他就与你无关了,你什么也得不着。那在这里神怎么没说灵体是安息日的主、圣灵是安息日的主、天上的神是安息日的主?他怎么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位“人子”太关键了!有些人在这位人子面前“扑通”就俯伏了,天天祷告的就是这位人子。每次祷告心里想着:“全能神哪,你是人子,我现在向你祷告,我不是向天上的神祷告,我更不是向你的灵体祷告,我是向这位人子祷告。”那你是真正信这位人子的,你信的是道成肉身的神,不是天上渺茫的神。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人问你:“你信的是哪位神哪?”“全能神!”这话错没错?话没错。人再问你第二句:“全能神在天上还是在地上啊?”“主要还在天上吧,在地上的时候少,天上的时候多呀!因为天上事忙。”这句话有没有问题?有一天全能神来了,也就是人子来了,他说:“我告诉你这么做……”跟你说几句话,交通点真理,你说:“那不行,我对神话是这么领受的,我是这么经历的,我不听你的话。”这是什么问题?不认识全能神了。全能神再给你交通一段真理,神说:“我说的这话实不实际啊?”你说:“书上全能神的话才是我遵行的,你说的这个跟那个话不一样,我不听。我就听《话在肉身显现》里这些全能神的话,凡不是《话在肉身显现》里的话,再符合真理我也不听。”这话怎么样?认不认识神?全能神又跟他说了:“现在我再跟你说点新的,跟我以前说过的那些话不一样,比那更深,你听不听?”“不听。全能神的话如果谁给改了,我永远不读,那是人给篡改了。我看没有改动的全能神的话。”这话怎么样?认不认识神哪?(不认识神。)那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安息呀?(不能。)因为什么不能?不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是不是?

有一次全能神又写了一些话,标准稿一出来,有人一看:“全能神第一篇讲道说完了,现在又改了,这就不是神的话了,我不读了。”我说:“这些人都是敌基督、邪灵,丝毫不认识神,显明一个开除一个,全开除,一个不要!不管这个人以前是带领工人还是怎么热心为神花费,只要他说‘全能神的话改了,我就不读’,根据这一句话就把他开除。”这样做对不对?非开除他不可,因为这样的人不认识神哪。不认识神用什么显明啊?就是用这些真理显明。真认识神声音的人,你跟他说这是人的话,他说:“你说他是人的话,哎!这里可有神的话、可有神的开启,这句话是从神来的,我就信这句话。”他不守规条。人说:“这句话现在改了,不是全能神讲道那话了,是标准稿了。”“那我也看,只要是神的话我就看。”一看:“这就是全能神的话!他把这话说成人说的,那我也信这话,这话是从神来的!”这样的人怎么样?对神有没有认识?这是认识神声音的人,这样的人就不会背叛神、不会抵挡神了。他认识神的声音,这个眼睛厉害啊!外表看肉体的眼睛不出奇、平常;灵眼开启了,灵里有光啊!这样的人就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他有见证,他有实际。现在人口头信全能神却不认识人子,随时随地都能抵挡神,随时随地都能论断神的话,随时随地都能弃绝神的话,随时随地都能背叛全能神,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安息呀?他什么也得不着,只能是被淘汰的对象,临到一个试炼就把他淘汰了。现在有很多人信全能神为什么灵里空虚,心里没底,“到底我是不是蒙拯救的人哪”?一临到试炼,怀里像揣个兔子似的,天天蹦个不停,心里乱跳,这是什么问题?没得着真理。没有真理他就什么事也看不透,临到一个试炼,心跳个不停,出虚汗,擦不完的汗哪!怎么稳也稳不下来呀!这叫什么?没有实际。你给他一篇话,“你看看,这是不是神的声音?”他看不出来,还问:“说没说是全能神说的?”“说了。”“那就看。”要没说是全能神说的,他就不看。现在圣灵使用的人说句话:“这是全能神的最新发声修改的标准稿。”有的人就说:“不看!神的话还能修改?神的话没有修改的,修改的就不是神话。”怎么样?这样的人有没有真理?这样的人“厉害”!啥都能看透,啥都明白,谁的话也不听,有“主见”。那你这个“主见”如果是狂妄自是可就麻烦了!上面都说这是全能神的第一篇最新说话标准稿,而且是神家统一下发的,你为什么不听啊?神家就不如你明白?你比圣灵使用的人还聪明?圣灵使用的人就不如你?你也太狂妄自是了吧?有的人聪明,“圣灵使用的人决定的事,我们相信;圣灵使用的人说这是神话标准稿,那我们就按神话接受;神话怎么改动,那也是神改动、神家改动的,我们都听。”这个人就有顺服。那些自以为聪明的、特别狂妄自是的人说:“圣灵使用的人说的?这是神说话的标准稿?那以前的神话不标准哪?不标准给我们发什么?不标准的我们都看了,标准的是神改动的啊?改动得再标准也不标准,神的话不能改动,懂不懂?”你看看,他这会儿比谁都“明白”了,还“聪明”起来了,“厉害”呀!看透一切了!你那个臭理在这儿能讲得通吗?你知道怎么回事啊?你在哪儿学的歪理啊?在哪儿学的撒但逻辑到这儿瞎套啊?给神的话套上了,你觉得你聪明了。你们说这人到底是聪明还是愚蠢哪?这样的人对人子有没有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他不认识就很麻烦,最终没有结局啊!他始终没安息在人子里面,没安息在人子的话语里面、人子的作工里面。人子这位神才是实际的神,圣灵、灵体能看得见吗?能摸得着吗?看不见、摸不着。只有你安息在人子里面了,安息在人子的话语、作工里面了,自然就享受到圣灵的作工了。你如果对这位人子定不真,对这位人子没有顺服,对这位人子老产生怀疑,光相信圣灵、渺茫的神、天上的神,那你永远不得安息呀!“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句话的意义太深了!现在有些人挺单纯,虽然说对人子没有什么认识,说俯伏“扑通”就跪下了,没说的。有的人就复杂,怎么跪跪不下来,瞅瞅前,瞅瞅后,瞅瞅左,瞅瞅右,一看都跪下了,他也勉强蹲那儿了。这样的人是不是很麻烦哪?他得不着安息,圣灵立刻离弃他,“你不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你被淘汰了,被显明了!”

大红龙说了那么多亵渎人子的话,有的人就不相信,“大红龙你这个魔鬼,你亵渎神,我跟你不共戴天!你要不亵渎神我还不太恨你,你这一亵渎神,我恨你八辈祖宗!”大红龙成了他的仇敌了。这样的人怎么样?他不一定明白多少真理,谁恨恶神、谁亵渎神他就恨谁,他有正义感哪!大红龙越亵渎神,他越恨大红龙:“你越亵渎神,我越坚决信全能神,我信到底!谁抵挡全能神我就恨谁!”这样的人你别看他不明白什么真理,他就这么恨大红龙。在撒但仇敌攻击神的时候,他义愤填膺,怒从心头起,怒火中烧啊!他站在神一边,这就够了。这样的人神就与他同在,神就祝福他。有不少人在大红龙越亵渎神的时候,他也跟着怀疑神了,产生观念了;大红龙越是造谣抹黑全能神,他越相信,越在那儿研究神。这样的人是聪明人还是愚蠢人哪?(愚蠢人。)他这个时候就站在撒但一边了,站在撒但一边以后对神产生观念,产生了观念以后心里开始怀疑神、否认神。这样的人认不认识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啊?他不认识人子,他能背叛人子、怀疑人子,站在撒但一边,这个人肯定是被显明淘汰的对象。神说了那么多真理,他没有坚信不疑,撒但在那儿说一句鬼话,他就相信是事实了,这是不是鬼性?这就是鬼性!你得到任何时候都相信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真理,都是最有意义的,相信神的话都是真理,对神所作的一切坚信不疑,你这个人就蒙神祝福。你对神有真实的相信,有真实的敬畏,这是最重要的。所以“人子是安息日的主”这个真理很重要,对这个真理要揣摩透了,就能使你在各种试炼中站住见证,到任何时候都不否认这位人子,不怀疑这位人子,到任何时候都能坚信这位人子,顺服这位人子,敬拜这位人子,那你就有福了,你就能进入安息。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