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十二集)8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八)

8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八)

造物主独有的说话方式与特征是造物主独一无二身份与权柄的象征

神的赐福是好多人都想追求、想得到的,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神的赐福,因为神有神的原则,他按他的方式赐福给人。神赐给人什么应许、给人多少恩典都是根据人的所思所想、根据人的所作所为来分配的。那神的赐福说明了什么?又让人从中看到了什么?在这里我们暂先不论神赐福给什么样的人,也不论神赐福人的原则,我们还是以认识神的权柄为目标来看待神对人的赐福,从认识神的权柄这个角度来看待神的赐福。

以上四段经文都是有关神赐福给人的记载,它们详细地记述了神要赐福的对象,例如亚伯拉罕、约伯,也详细地记述了神赐福给人的原因,同时也详细记述了神赐福给人的内容。从神说话的语气、方式与神所站的角度与位置,就能让人体会到赐福者与承受者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份、地位与实质。这种说话的语气、方式与所站的位置是具有造物主身份的神所独有的,他带着权柄、威力,也带着造物主的尊贵与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威严。

首先来看:(创17:4-6)‘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这几句话是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也是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神要让他作多国的父,使他的后裔极其繁多,并说国度从他而立,君王从他而出。你从这几句话当中看没看见神的权柄呢?你是怎么看见神权柄的呢?你看见神权柄的哪方面实质呢?细读这几句话不难发现,神的权柄与神的身份在神的说话用词上很明显地流露出来,例如神说‘我与你立约,你要……我已立你……我必使你……’中的‘你要’、‘我必’等等这些带有神身份与权柄的肯定性的用词,一方面是造物主的信实,另一方面它们都是具有造物主之身份的神的专用词汇,也是惯用词汇。如果一个人祝福他的后代极其繁多,国度从他而立,君王从他而出,那无疑只是一种愿望,并不是一种应许或赐福,所以人不敢说‘我必使你如何如何,我要你如何如何……’因为人自己知道自己不具备这个权力,人说了不算,即使这样说了也是一句空话,一句废话,是人的欲望与野心所驱使的。当人感觉人的愿望不能成就的时候,人敢以这么大的口气说话吗?人都有好的愿望,希望后代都能飞黄腾达,出人头地。要是能有一个当皇帝的后代,那可真所谓三生有幸!能出个当省长的也不错,只要做人上人都行!这些都是人的愿望,但人只能为自己的后代许愿祝福,不能兑现或成就给任何人的应许或承诺。人的心里都清楚地知道,人没有这个权力达到这些,因为人自身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怎么能掌控别人的命运呢?而在神这儿之所以能说这样的话,是因为神有这样的权柄,他能成就、实现他给人的所有应许,兑现他给人的所有赐福。人类是神造的,神让一个人的后代极其繁多,那是易如反掌的事,他让一个人的后代兴盛,也只是一句话便可成就的,他从来不为此而劳碌,为此而大伤脑筋或伤心劳神,这就是神的能力,神的权柄。

今天交通的神话标题是“造物主独有的说话方式与特征是造物主独一无二身份与权柄的象征”。“神的赐福是好多人都想追求、想得到的,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神的赐福,因为神有神的原则,他按他的方式赐福给人。”信神的人都想得着神的赐福,没有一个人例外,但现在我们得对神赐福给人的原则与方式有认识。神到底赐福给什么样的人,他以什么样的方式赐福,这一点可能多数人都不认识,甚至所有的人都不认识。所以我们有必要认识,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得寻求真理。

多数人都知道神是造物的主,人类是受造之物,造物的主对受造之物所作的一切都是爱、都是拯救,这一点都看透了。那神对神选民所作的一切都是什么?毫无疑问,都是爱、都是拯救。那这个爱里面都包括什么呢?这个爱的原则是什么?对这一点可能多数人认识不透。在恩典时代信神的人,他们认为神的爱是什么?就是恩典,就是祝福。“我信神了,我有什么难处,我需要什么,神都得给我解决,都得恩待我;无论我向神祈求什么,神都得答应,都得照办,否则我就不信”,这是恩典时代多数人信神的观点。那么到底什么是爱呢?若光赐给人恩典,是不是就真正体现爱了呢?如果让人受苦、受熬炼是不是爱呢?有些人能认识到,有些人就认识不透,认识不透就难免对神有误解、有埋怨。那我们从神对亚伯拉罕的祝福、对约伯的赐福中又能看见什么?到底神赐福给什么样的人?他赐福给人的方式是什么?这里有没有真理可寻求啊?(有。)神因为什么赐福给约伯?神是直接赐福的吗?(不是。)那是借着什么达到的?先给你一个试炼,让你受了许多痛苦,然后被显明,你若能站住见证才有资格承受神的赐福。不管人信得好、信得坏,在没有得着真正的赐福以前人都没少享受神的恩典,但人享受了很多的恩典以后,神决定要赐福给什么人、赐给人什么应许,这里就有原则了,这就不一样了。这里提到“神有神的原则,他按他的方式赐福给人”,那这个“原则”与“他的方式”我们到底该怎么认识?神祝福亚伯拉罕的时候是先试验他,亚伯拉罕满足了神,站住了见证,神才开始说话对他祝福。从这里我们就能看见神赐福给人是有前提的,不是随便赐福的,不是谁一祷告就赐福给谁,也不是看见谁信心大,看见哪一个人受苦多、撇弃多、花费多就赐福给谁。那神是根据什么赐福呢?神对亚伯拉罕的祝福是根据什么?这里有一句话,“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他怎么听从神话的?神让亚伯拉罕把独生的儿子以撒献上给神,他就听了,就这么做到了。这个“听话”是指他真实顺服神的话,也就是他听见了神的话以后就照办了、顺服神了,这叫真实的听话,因着这个神的祝福就临到他了。那从这个事上我们看见神祝福人的原则是什么?人得听从神的话,照神的话做,这一点太关键了!这里说“因为神有神的原则,他按他的方式赐福给人”,现在我们对这句话有没有点认识啊?有点儿认识了。我们再看看神对约伯赐福是在什么条件下作的呢?约伯享受了很多神的恩典以后,突然有一天被剥夺了,也就是临到试炼了;临到试炼以后,约伯不但没有埋怨神,反而还称颂神的名,站住了见证;在他站住见证之后,神在旋风中向他说话,最后赐福给他更多。这是神赐福约伯的方式,与赐福亚伯拉罕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呢?约伯是一个试炼临到,把他以前所得到的恩典全部剥夺了,连儿女也没了,就像俗话所说的“祸从天降”,这是个打击,但约伯受了很大的痛苦之后站住了见证,神便赐福给他。而亚伯拉罕并没有受什么苦,也没有临到什么试炼,只是临到了一句神的话,这句话带着要求,也是对他的试验。在这一句话上,亚伯拉罕受没受痛苦啊?外表上没受什么痛苦,也不是祸从天降,就是临到一句话。但是这一句话不是一般的话,是让他把一百岁才得到的这么一个独生儿子献上给神作活祭,一说作活祭,那就得把他杀了,你们说这个难度大不大?(大。)今天我们的奉献有没有痛苦啊?我们没有痛苦,一听信神这么好,追求真理,还能蒙拯救,人都想奉献,都想为神花费。那神现在如果让你死你能不能做到?(做不到。)让你死你做不到,如果让你把你儿子杀了献上给神你能不能做到?谁也做不到啊!我对亚伯拉罕的这个奉献是心服口服,五体投地地佩服。这一句话实际上比约伯临到的试炼重不重?可能有的人说不太重,他说:“约伯所得的那一切财产一天之内就都让人抢跑了,他的几个儿女也都死了,那还不重吗?”你们说到底哪个重呢?(亚伯拉罕临到的试炼重。)为什么?最主要约伯是后来才听到消息的,他是被动的,身不由己;亚伯拉罕是神给他一句话,让他把儿子献上,他得亲自举刀把儿子杀掉,这个就不好做到了。所以亚伯拉罕临到的试炼更重,那要赐大福应该给哪一个呢?(亚伯拉罕。)这就对了。所以《创世记》二十二章十六至十八节说:“耶和华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这个大福就赐给亚伯拉罕了,神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他把自己的独生儿子奉献给神,而他得到的祝福是得着这么多的子孙。把独生子献给神这个事在这个败坏人类当中只有亚伯拉罕能做到,别人谁也做不到,所以只有他配得这样的祝福,别人谁也不配,这是事实。约伯得着神的赐福只是物质财产比原有的加倍了,另外多活了一百四十年,跟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没法比,差得太多。但就是神对约伯的赐福一般的人也得不到,只有什么样的人能得到呢?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完全人才能得到约伯一样的赐福。那从这两个神赐福给人最典型的事例当中,我们能不能认识到神赐福给人的原则呢?(能。)人要得着神的祝福最重要得做到什么?第一,得听从神的话,按照神的话顺服神;第二,得追求真理,达到敬畏神远离恶,成为完全人。

你们愿意得到哪一种赐福?是得到亚伯拉罕一样的赐福还是得到约伯一样的赐福呢?这就根据我们的信心了。根据我们现在经历神作工追求真理的情形来看,能不能达到约伯的标准呢?就达到这个标准也挺费劲、也不简单,那要达到亚伯拉罕的标准就更不容易了。所以现实地说,我们如果真能追求真理达到敬畏神远离恶,得着神对约伯一样的赐福还是完全可能的。如果要达到亚伯拉罕的顺服容不容易?那个可不容易了,现在最好不要想,先朝着约伯这个目标追求吧。那有没有人说“等我有一个独生儿子的时候,我也献上”?这成不成立啊?(不成立。)因为什么?不是你要献就献上的事,还得看你这个人合不合乎条件,神对你有没有那个要求。你没有亚伯拉罕的身量,不具备亚伯拉罕的条件,还硬要做他做的事,这不是套规条吗?恩典时代有些人就琢磨:“耶稣能为人钉十字架,我也试试!看看我能不能为人钉十字架!”你没资格,你是有罪的人,所以别做愚昧的事!现在我们追求真理得按照神的要求,外表的事别模仿,没有用。你如果说“我要做约伯”,怎么做约伯?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这就对了。如果有人说“我要做亚伯拉罕”,这合不合适?这叫野心,这叫狂妄。咱们有那个德行吗?咱们不配啊!亚伯拉罕那个人性你们在《创世记》里看没看见?他那个人性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一看亚伯拉罕做的事,五体投地地佩服,咱们做不到,差太远了,人格不行,信心不行,人性不行。亚伯拉罕败坏得很浅,咱们现在的人类败坏得太深,有撒但本性,流露的全是撒但性情,咱们不配跟人家比,差得太多。把这些事看清楚有好处,别做没理智的事。

神赐给人什么应许、给人多少恩典都是根据人的所思所想、根据人的所作所为来分配的。”这话里面就有一种意思,就是神愿意赐福给人,愿意让人享受他更多的恩典、祝福,神巴不得所有的人都能像约伯一样、像亚伯拉罕一样顺服他、听他的话。这是不是神的心意啊?(是。)但是,神是根据人的表现来安排、来作事,人的表现够什么标准、够承受什么,神就赐给人什么。亚伯拉罕的表现够承受应许、承受祝福这个标准,那神就祝福他;约伯的表现够承受神赐福加倍的恩典,那神就给他这样的恩典、这样的赐福。所以,我们应该从神对亚伯拉罕的祝福和对约伯的赐福上看见神的公义、神的公平,神对什么人祝福、对什么人赐福、给哪些人恩典分配得公平合理,让人心服口服,一点都不差,神不偏待人哪!就这样一位造物的主,对人类所作的都是爱,配不配受人类的赞美呢?太配了!所以无论我们临到什么,试炼也好,还是神赐给的恩典也好,应不应该感谢神、赞美神呢?(应该。)如果我们临到一些痛苦的试炼,就像约伯临到的那个试炼一样,应该怎么对待?约伯临到这个试炼的时候他有没有祷告说“神哪,你把那些土匪都给灭掉,把他们抢夺的那些财物都给我送回来啊”?(没有。)如果有人被大红龙抓捕之后,祷告说:“神哪,求你拯救我脱离撒但的手,别让这样的试炼临到我呀!”这合不合适?这就不合神心意了。这代不代表人的所思所想呢?(代表。)那这种所思所想是不是信心的见证呢?是不是顺服的见证呢?这一个祷告就把信心、顺服祷告没了,失去见证了。这是不是麻烦了?还能不能得到神的祝福了?(不能。)本来临到一个试炼是很好的事,却被他的所思所想、他这样的祷告给砸了,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那这样的祷告代表什么呀?人对神给的试炼没有顺服,他是双手拒绝,一个劲儿地往外推,想摆脱,想逃脱,就不想在这个试炼中满足神为神作点见证,让神得点安慰。那他的所思所想、他的存心是不是悖逆神呢?(是。)这样的受造之物不合格,对造物主的摆布安排没有顺服。约伯临到试炼,他就能得着神的赐福,这证明他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他有信心,他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我们如果临到各种试炼也能像约伯一样不推托、不逃脱,能顺服,能站住见证,让神得点荣耀、得点安慰,让神得满足,让撒但蒙羞,这就合神心意了,就有资格承受神的赐福了。你们说在试炼中什么样的祷告、什么样的所思所想、什么样的存心能蒙神悦纳呢?如果约伯生活在今天,他会怎么祷告呢?约伯会这么祷告:“神哪,今天我临到这样的试炼是你安排、预定的,是你为神选民摆设的筵席,我愿顺服。不管这样的试炼什么时候临到我,我都会满心欢喜地赞美你,顺服你的主宰安排,即使我在试炼中被打死了,我也没有怨言!”那你们现在对待试炼有没有这样的祷告啊?以前人信心太小,今天咱们读完了神的话以后,对神这样的作工、神这样的赐福就应该有信心,应该有这样的顺服了。人如果不具备这样顺服的态度,就不能得着神的祝福。有的人为了出国不择手段,这就没有信心了。能不能出国都是神安排的,顺服神的安排不就完事了嘛!神让咱们出国咱们就出国,不让咱们出国咱们顺服神,没有怨言,出不去那是神不许可,出去了那是神许可,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嘛。另外,咱们的命也是神给的,如果神不让咱们活着,那说明咱们不配活着,任凭神剥夺,咱们顺服神的安排;如果神给咱们这条命,让咱们活着受多少试炼之苦,这是神的祝福,咱们应该没有自己的选择,或活或死都要赞美神,都要顺服神。如果人有这样的存心、这样的态度能不能达到合神心意啊?这样就合神心意了,就有资格承受神的赐福。

现在根据我们的身量,根据我们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我们比约伯、比亚伯拉罕差得远不远哪?差得太多了。所以对于神给亚伯拉罕祝福以及神对约伯赐福,我们赞美神的公义,这两个人配得啊!咱们现在还不配,没有那个资格承受神的祝福,所以还得好好追求真理,争取有一天有真实身量了,能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了才有资格承受神的赐福。如果有人祷告:“我的身量也行了,如果神试验我像试验亚伯拉罕一样,我也能做到,如果我临到约伯的试炼我也能站住见证。”这样说话合不合适?(不合适。)犯什么错误了?(说大话。)太狂妄自是了,不知自己半斤八两。那我们在眼前的小小的试炼中表现得怎么样呢?有些人尽本分累一点就埋怨神,有些人尽本分远离家看不见丈夫(妻子)、儿女就埋怨神,这个身量怎么样?有没有资格承受神的赐福啊?(没有。)你总想家,如果让你把儿子杀掉献给神,你能做到吗?没让你把他献给神你还想呢,要让你献给神你就得哭鼻子了。现在通过神对亚伯拉罕和约伯的赐福这两件事,我们对神赐福给人的原则有没有认识啊?神祝福人、惩罚人、恩待人是不是都有原则呢?都有原则,一点都不差。从神在各种人身上所作的一切事上,从神赐福给人、淘汰人、惩罚人的原则与方式当中,我们应该认识神的性情,认识神的权柄,这是我们该学的功课。认识神的权柄就是认识一切的祝福都来源于神,神赐福给什么样的人都有他的原则,神掌管一切,主宰万有,神说了算,只有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能主宰全人类的命运,这一个事实现在我们看清楚了。这样的果效是因为什么达到的啊?最主要就是认识到了神的权柄,神有这样的权柄,所以他才主宰万有,他才创造万有,这是事实。神的权柄决定一切,把这一条认识透了,我们就看见神所造的万物及人类的一切都由神主宰安排,都由神说了算,谁也越不了格,所有的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下生存,没有人能超越神的权柄,也没有人能代替得了神的权柄,这是事实。我们是受造的人类,我们该不该绝对地顺服神的权柄呢?(该。)那怎么才能做到啊?现在有很多人在临到的事上总发怨言,总讲理,还总跟人过不去,这是什么问题?他认识到神的权柄了吗?有的人被淘汰了,他说是人给淘汰的,是带领给淘汰的,是神家某个人把他淘汰了,不是神淘汰他,因此他就跟人过不去,还大言不惭地说,如果是神亲口对他说的他就顺服,如果不是神亲口对他说的他就不顺服。这是不是瞎眼的人哪?你们说神还能亲口对每一个人说“别看是你们的带领把你开除了,其实这个事是出于我的,你顺服啊”,神这么说过话吗?(没有。)那人该怎么认识神的权柄啊?以前我对付过一些人,他说什么?“我顺服神,不顺服人;你对付我,那是出于人的,神对付我那才是出于神的。”这话说得怎么样?还有些人说:“你对付那个谁谁谁,那是出于神、出于圣灵的,但是你如果对付我,那就是出于人的了。”这是什么问题啊?这事不能套规条,在这里就得认识这个事的实质到底是不是出于神的。如果这个人对付你符合真理,根据神的话一点都不差,那你应不应该从神领受啊?(应该。)咱们举个例子,在律法时代有时候神感动先知,给谁传话去责备谁、惩罚谁、警戒谁,先知传话说“耶和华的话临到你了”,那个人说没说“你是先知,不代表神”?(没有。)他都是直接顺服,说:“愿神的旨意成就!”不敢说别的。人交通神话的时候观点还是正确的,那在现实生活中到底该怎么顺服神的权柄、怎么顺服神的话呢?这个成难处了吧?有些人不会分辨,看不透问题的实质,就不会经历了。那就得借着祷告,在你没弄清楚之前,你不要论断,不要说悖逆的话,免得抵挡神。你如果真有敬畏神的心,你先从神领受,先顺服下来,如果这个事不合真理,不像是出于神的,你先冷静考虑考虑,别乱说话,这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该具备的。顺服神的话,这不是简单的。你们说亚伯拉罕是从哪儿听见神的声音的?可能就是神的使者传达的。他没有说“你到底是不是神哪?神的使者能不能传达错了啊?”他没有疑惑,他灵里很清楚,他一听就知道是从神来的,马上就接受,就顺服,这就足以证明他有敬畏神的心。

下面一句话也很关键,“我们还是以认识神的权柄为目标来看待神对人的赐福,从认识神的权柄这个角度来看待神的赐福。”认识神的权柄能解决什么问题啊?对神有真实的信心,最后能达到真实地顺服神。有些人不相信神的赐福能成就,这是因为什么呀?他对神的权柄没有认识,他对神的全能、神的主宰没有认识,他不知道神到底能不能主宰万有,他也不知道人的命运到底是不是真在神的手里掌管。为什么有些人说人的命运在自己手里呢?他对神的权柄没有认识。有些人害怕大红龙,说:“大红龙太厉害了!这家伙势力太大了!神说要亲手毁灭它,但是到现在还没毁灭呢!到底神能不能毁灭它呀?这句话到底什么时候能兑现呢?”这是什么问题啊?对神的全能、神的权柄没有认识。那约伯为什么能作这样的见证呢?约伯的信心为什么那么坚定呢?你们说约伯认不认识神的权柄呢?(认识。)从什么事上能看出他认识神的权柄呢?约伯到任何时候都相信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神赐的,不管强盗来多少、来几次,都不是出于人的,都是神许可的,这是不是证明约伯对神的权柄有认识呢?(是。)那你们说约伯他相不相信神主宰万有呢?他绝对相信,所以他就没组织人去追那些强盗,去夺回那些财物。那约伯为什么有这样的认识?说明这些事约伯以前都经历过,他看见了人所临到的一切、人所得到的一切都由神掌管,都是神的赐福、神的安排,神主宰着人类的命运,一点都不差,他是百分之百这么认为的,所以那次临到试炼他就能作那样的见证,他就能说出那样的话。这不是随便说出来的,这代表他的经历、他的身量、他的认识。他那个见证的话是突然想象出来的吗?那是他真实经历出来的,随口就流露出来的,不是现琢磨、现想象出来应对神或者让人听,那是他的心里话。约伯在七十岁的时候临到这样的试炼了,亚伯拉罕可能是在一百一十多岁的时候。一百一十多岁的人对人生经历得怎么样了?可不可以说相当丰富啊?(可以。)他对神的主宰认识得很清楚,所以在亚伯拉罕临到这事的时候,他的顺服没有一点难处,很容易就做到了。如果让咱们临到那样的事,咱们得挣扎多少天哪?得咬多少次牙,得起几次誓啊?这都不好说,咱们没那个身量啊!

认识神的权柄太重要了,认识神的权柄能解决哪些问题呢?首先,解决人的信心问题,能增加人的信心。另外,认识神的权柄是不是对神最真实的认识呢?(是。)认识神的真实身份是造物的主是怎么达到的?最主要就是认识神的权柄,这最重要。怎么认识神的权柄啊?这是新课题,这个真理是最重要的真理。以前我们都没学过这方面的功课,这是借着神的最新说话我们才看见了。“我们还是以认识神的权柄为目标来看待神对人的赐福”,亚伯拉罕和约伯他们也没听见神的最新说话,他们怎么就达到认识神的权柄了呢?那是借着一生漫长的经历逐步达到的,五十年一百年这么经历出来的。他们没有神的话,凭自己的经历就能达到这样的果效,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是。)另外,他们也看见了神对他们的恩待,神摆设很多的事让他们学到功课了,所以没有神的恩待、祝福真不行。认识神这是最深的功课,这也是最深的真理。如果我们对神的权柄有认识了,就真能看见神绝对主宰一切,撒但就在神的手中,是为神效力、作衬托物的。现在我们看清楚了,有很多事就是借着撒但、大红龙效力达到的,离了它还真不行。你们说利用土匪效力能不能把人抓进监里?利用外邦人能不能达到?他们没有权力,所以这个事就得利用大红龙效力了。

现在你对神主宰人类的一切、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个事能不能完全看清楚啊?人的一切都有神的摆布安排,你这一辈子中家庭、工作、婚姻、儿女、前途、命运包括恩赐,这些都由神来命定,也由神来主宰,这是一点不差的。寿命的长短在不在神手里?阎王爷说了算不算哪?阎王爷它也由神主宰安排。那你们说执政党是不是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啊?人的婚姻在不在神手里?人一生得多少次大病,身体的素质、状况在不在神手里?人一生从事什么工作、职业在不在神手里?是不是由神命定好的?这些都在神的手中。最后,人的前途命运也在神的手里,也逃脱不了神的主宰安排。那这些事既然都看透了,都是神的命定,都由神来主宰,结论是什么?就是神主宰全人类的命运,一点都不差,这不是一句空话,里面都有实实际际的内容。如果你把这一点看透了,该怎么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呢?有的人不会实行,有的人还有野心,还狂妄、自大、不服,“别人能做到我也能做到,别人能做啥我也能做啥,别人想怎么做我也想怎么做!”这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哪?这样的人是最悖逆的人,生性悖逆,无法无天哪!如果我们真看见了神主宰一切的权柄与能力,我们就应该好好认识神的权柄,达到绝对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人如果能绝对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根据神的话来做人,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合格的受造之物。现在确定了,我们的追求目标也就是这个: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能得着神的称许。这是最好的。

你看有的人长相普通,就总化妆打扮,就恨自己钱少,“我如果钱多就整容去,花多少钱都行!”这是什么人?不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整容痛不痛苦啊?(痛苦。)痛苦为什么还要整容呢?(满足虚荣心。)满足虚荣心的目的是什么?让人高看。要达到卑鄙的目的,更麻烦!你们说人的形象是不是神给的?(是。)神给的你总不满意,总要整容,这是什么问题呀?没有顺服。你应该以你的形象赞美神:“感谢神给我这样的形象!”如果你对着镜子说:“感谢神给我这样的形象,就是眼睛长得小点。神哪,能不能把我的眼睛变大点儿啊?”这合不合适?(不合适。)你应该说:“神哪,我的眼睛小,小也好看,我满意,这是神给的!”你得顺服神。有的人看自己脸长得黑一点,就一个劲儿地美白,他就不会祷告说:“神哪,我长这样是你给的,黑点儿也好看,我喜欢!”个儿小的应该怎么祷告啊?“个儿小也是神给的,神让我长这么高,我满意,我赞美神,没有要求!”有的人摊上一个不好的丈夫,他如果不信神,是魔鬼,该怎么处理也得祷告神。顺服神的权柄、神的主宰安排,这是每一个人必学的功课。有的人看自己挺笨,该怎么祷告?“神哪,我知道我很笨,但是我想学会顺服你。神能造灵活的也能造笨的,都有神的美意;笨,也能赞美神,也能彰显神的权柄。虽然我笨,我也要荣耀你,作你权柄的彰显,我愿意得着更多的圣灵开启,我愿意明白真理,在明白真理上笨鸟先飞,争取不笨。”什么都得顺服神的权柄,别总埋怨神。有的人为自己家庭的事埋怨神,有的人为自己没有恩赐埋怨神,有的人为自己没念过书、家庭贫穷埋怨神,这都不是顺服神的表现。学会顺服神,学会彰显神的权柄,不管人有什么特长、有什么不足都是神造的,咱们都应该追求真理达到满足神,能在各方面站住见证。这么笨还能追求真理,这么笨照样还能顺服神,这不就满足神了吗?你笨但能顺服神,这对那些灵活的但不能顺服神的人是不是审判哪?这对他们就是最大的羞辱,这是羞辱撒但更有力的见证啊!撒但比你聪明,比你明白,但是它悖逆神,就因着你笨能顺服神,它被审判了、被定罪了。所以神让你笨这里就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有神的智慧在其中。现在你还追不追求得着更大的赐福啊?不追求了,咱们就追求做合格的受造之物,能在神给咱们的本分上、在咱们能在地上生存的这个机会中好好彰显神、荣耀神就够了,别有大的野心。那咱们得借着什么才能达到做合格的受造之物呢?得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主宰一切的全能,认识万事万物只有在神的主宰之下才能得到生存,离开神那是自取灭亡,离开神那是最大的耻辱、最大的失败。把这些事认识好了之后,我们就这样追求真理,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们能达到满足神、见证神;那个时候我们成为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自然就得着神的祝福了,这是水到渠成的事,用不着人自己苦苦地巴望、苦苦地哀求。现在临到我们的不管是什么苦、什么难,可以说都是我们当学的功课,都是神训练我们、成全我们的机会,这个不能失去。

以上四段经文都是有关神赐福给人的记载,它们详细地记述了神要赐福的对象,例如亚伯拉罕、约伯,也详细地记述了神赐福给人的原因,同时也详细记述了神赐福给人的内容。从神说话的语气、方式与神所站的角度与位置,就能让人体会到赐福者与承受者有着截然不同的身份、地位与实质。这种说话的语气、方式与所站的位置是具有造物主身份的神所独有的,他带着权柄、威力,也带着造物主的尊贵与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威严。”这几句话是人认识神话语的权柄与威力的最关键所在。以前人从恩典时代主耶稣的说话中都看见了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有权柄、有能力,从神给人赐福的话里更能看见“他带着权柄、威力,也带着造物主的尊贵与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威严”,人如果能看出神话语的权柄、威力,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置疑的威严,这样的人就认识神的话语了。现在能从神话里面看见神的权柄、神的能力的人多不多?有些人看不见是因为他对神的话语没有经历、没有认识。有的人信神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神的话语,这样的人能不能认识神的话语啊?没法认识。我们从国度福音扩展这个经历当中都看见了,在人中间能认识神话语、认识神声音的人都不多,如果让人从神的话中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的威力、认识神的公义性情这就更达不到了,没法达到。所以今天神把这些话发表出来、揭示出来,就是告诉我们认识神权柄唯一可行的路途,让我们从中认识神话语的权柄、威力。

咱们看下一段,“首先来看:(创17:4-6)‘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这句话从字面上看很简单,在这简单的话里能看见什么?神说话简洁,没有啰嗦。简洁到什么程度?一句话——“我与你立约”五个字就把立约的事说明白了。如果人说这句话可能就啰嗦多了,“亚伯兰,我现在要与你立约……”“现在我跟你正式立约……”这就复杂了。“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这话是再精炼不过了。精炼到什么程度?就是精炼到最直白、最简单,直接就把事说明了。“我与你立约”五个字,立什么约?就是让亚伯拉罕作多国的父——“你要作多国的父”,这是一句话,“立约”和“作多国的父”连在一起,这是不是太直接了?下面说:“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紧接着让他改名了。因为什么改名?就是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代表这句话正式开始实施,也就是“你现在改了名字了,你叫亚伯拉罕,你已经就是多国的父了”。这句话一出口,不管亚伯拉罕怎么想,也不管他能不能接受得来,他能不能相信或者还有什么想法、说法,事就这么成了,在神那儿就算数了。那从这句话里我们又能看见神性情的哪方面呢?“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这句话在这儿就完全兑现了。那你看神跟亚伯拉罕立约的话有没有一点疑惑或者模棱两可的意思啊?有没有一点附加条件啊?都没有。这里有没有“如果亚伯拉罕你以后不敬拜我了,我就把这个约撤掉”这句话?有没有“亚伯拉罕你如果软弱了,消极了,我就不给你这个应许”?有没有“亚伯拉罕你必须得听我的话,不改变,这个约才能实现”?(没有。)那从这个事上又能看见什么呢?这里面有真理可寻求。神跟人立约没有附加条件,不管你怎么认识,不管你怎么领受,也不管你以后能到什么地步,他要与人立约那是“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这就是神的性情。这个性情是不是代表造物主的权柄啊?这就是造物主说话的特征、说话带有的权柄,永不更改。“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这句话中“因为”这个词就代表这个事已经成了,在神那儿算数了,从这句话里能不能听出是这个意思啊?(能。)紧接着神说“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这个“我必”挺关键。你们说“我必”是什么意思啊?就是必须得这样,必然得这样,这是肯定能成就的,绝不会更改。“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极其繁多”这个词人都明白,就是特别特别地多。多到什么程度?“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下面还有一句话:“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这两句话分量更重,应许更大。这个“国度”是指什么说的?就是以后基督的国度。“君王”是指神道成的肉身——国度君王。神两次道成肉身都从亚伯拉罕的后裔中产生。这话现在应验没有啊?(应验了。)

这几句话是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也是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我们要理解到底什么是赐福,在神看什么是福,在人看什么是福。你们说人能不能向神求这个福啊?(不能。)为什么人不能求这个福呢?一个是够不上,一个是不敢想。“够不上”就是人认识不到这是真正的福。人要求福就求什么?“能不能让我当皇帝或者当个总统啊?哪怕当个省长、县长也不错!”顶多求这个福,别的福不敢想也够不上,也认识不到。但是神的赐福合不合人的观念?(不合乎。)一般的人够不上。那我们从神的赐福里看见人最大的福气是什么,最大的荣耀是什么?从神的赐福里能不能看见这一点啊?(能。)神的话一下子开了我们的眼界了,这才知道人生还有更大的奥秘,人类最大的蒙福就是得着神的应许、神的赐福,这是最荣耀的事。神赐给人类最大的福气是什么只有神知道,人都测不透,人是鼠目寸光,只看见眼前肉体的利益,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福气。

你从这几句话当中看没看见神的权柄呢?你是怎么看见神权柄的呢?”神的权柄在这几句话当中就显明出来了,人该怎么认识?以后这地上的国到底从哪儿开始,君王从哪儿出,这是人能决定的吗?(不是。)由谁来决定啊?神——造物的主,由他来决定,这个世界是因他的话而存在,众国也是因着他的应许而出现,以后基督的国度还是因着他的应许、他的祝福而出现,都是因着神的话而产生的。这样一来,我们看见这个世界的国和以后基督的国,或者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多到什么程度,由谁说了算啊?由神说了算。这多国是怎么产生的?君王是怎么产生的?都是因着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而产生的。那整个人类的发展是不是由神掌管啊?(是。)因为他赐福,他就要成就;他要成就,他必然主宰,神主宰全人类的命运。从哪儿发现神主宰全人类的命运呢?就是他的应许、他的祝福最后都兑现了,都成就了,从这里就能看出全人类的命运是神在主宰,而不是撒但做主。撒但虽然能败坏整个人类,但是它不能主宰全人类的命运,主宰全人类命运的还是独一真神——造物的主,这个事实要看清楚,看清之后你就好经历神的作工了。有一天在神末世作工中有一个“兽”出现了,就是大红龙、魔鬼开始竭力地抵挡、抓捕神的选民,在这个时候人如果对神的主宰、权柄没有认识,就该失去信心了,到底是神说了算还是大红龙说了算呢?到底神能不能主宰全人类的命运啊?大红龙是不是在神的手里啊?大红龙现在真能把人杀了,这也是事实,但是有的人就认识到了:它能杀人的身体,但不能杀人的灵魂;只有独一真神不仅能灭人的身体,还能灭人的灵魂。大红龙无论怎么作恶抵挡神,它都在神的权下,都在神的主宰、摆布之中,神许可的它能做,神不许可的它做不到!能认识到这一点的、看见神主宰的就有信心了,宁可死也不背叛神,结果就站住了见证。这样的见证多不多啊?(多。)有的人就是在经历大红龙的残酷迫害中认识了神的权柄,认识到神的智慧就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是全能的,他主宰一切,最后依靠神胜过了撒但的试探。这样的人就是在经历中认识到神的权柄了。现在我们认识神的主宰、认识神的权柄都有了一些长进,如果一点儿经历也没有行不行啊?真不行啊!你看有的人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头是耷拉的,失败了,成犹大了;有的人从监狱里出来头是抬着的,高兴,赞美神,得释放了,在监狱里看见神的全能了,看见了神主宰一切的能力,更加定真神是独一真神,能救人脱离一切患难,有了信心,出来以后没多久继续尽本分、跟随神。你们说在什么地方认识神的权柄、神的能力果效最好啊?在监狱里认识最好、最实在,监狱那是个好地方。所以在患难里、在最恶劣的环境里经历神的作工,这是最显明人的。

你从这几句话当中看没看见神的权柄呢?你是怎么看见神权柄的呢?你看见神权柄的哪方面实质呢?细读这几句话不难发现,神的权柄与神的身份在神的说话用词上很明显地流露出来,例如神说‘我与你立约,你要……我已立你……我必使你……’中的‘你要’、‘我必’等等这些带有神身份与权柄的肯定性的用词”。这些肯定性的用语是神的专用词汇,只有造物的主才能用这些词汇,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没有资格用这些词汇。有几个人的文章里、话里敢用这几个词汇啊?谁也不敢用。如果真发现有人以他自己的人称用这几个词汇,那肯定是狂妄分子或者是邪灵、敌基督。你看有些邪灵说什么?“你只要见了我的面,你就蒙拯救了,你就被成全了。”它就把“只要……就……”用上了,你看这家伙多能说大话。它说人见了它的面就被成全了,结果它们家那么多人都见了它的面,一个都没有被成全。这是不是邪灵好说的话啊?邪灵就那么说话。敌基督好怎么说话?“你只要顺服我,跟从我,听我的,我保证能把你带进国度。”他自己能不能进国度都不好说,还扬言能把别人带进国度,这是不是狂妄的话?(是。)谁敢说这话啊?太没理智了,那可了不得!我说没说过这话?(没有。)我也有败坏性情,但这句话我不敢说。因为什么?今天神用你,你能作点工;明天神不用你了,你什么也不是,就是粪土一堆。那你们说从神带有身份与权柄的肯定性的用语也是神的习惯用语上来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的能力,这是不是路途啊?(是。)为什么神用这些话就可以,就不是狂妄,而是他实质的流露呢?因为起码来说神的话都应验了,他是神,他是造物的主,他有这个能力,他这么说话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是他能作到的,他有权这样作,他有权这么安排,有权这么主宰,所以在神那儿用这些话就不是狂妄了,而是他实质的流露,是神自己应该作的事。如果这几个专用词汇被受造之物或者天使、使者用上了,那就不合适了,那就代表他们有狂妄、有撒但性情,这是肯定的。如果人用这些词汇,那个败坏性情的实质在哪儿呢?也就是问题的焦点在哪儿?好比有的敌基督说:“你只要听我的,跟着我,我保证能把你带到天国里去。”这句话的实质在哪儿?人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他想当神,他想冒充神,他想取代神,是不是有这种性情啊?(是。)就是有想当神、冒充神的嫌疑、倾向,这可了不得啊!因为天国是神的国度,是神成就的,是神决定的,不是人说了算,那是神说了算的事。人谁有权决定把哪一个人带进天国或者开除出天国?人没有那个权力。今天神选民根据神家规定把某些作恶多端的人开除出教会,这是根据神话做的事,在神的话里就是要淘汰这些人,就是要把这些人开除出教会,人这样做不是狂妄,不是与神争夺权力,这是在尽神选民的本分,是带领工人的职责,也是神的吩咐、神的要求。那有没有人敢说“我有权把你开除教会,我有权把你开除国度”这话了?谁也不敢这么说啊!开除出教会那不是某个人说了算,是教会里的神选民说了算。如果有一个人以教会的名义把谁开除了,其实是他自己说了算,这就有敌基督的嫌疑啊!你想搞独立王国,你想一个人控制教会,你想一个人说了算,这是敌基督所为,弄不好这就是作恶。现在教会有没有这样的事啊?肯定有。他以教会的名义把人开除了,其实没经过多数神选民同意,是他们三两个人合伙把人开除了,这种人就有敌基督的嫌疑,这是很麻烦的。凡是没经过多数神选民通过而开除的,恐怕还得重新核实,重新审查。

现在神就是让我们学这个功课——从神作的一些事当中、从神的话中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的能力,认识神的全能,这是神选民认识神最关键的功课。人只有达到认识神的权柄才能真正产生敬畏神之心,才是认识了神的公义性情;认识了神的公义性情,人的敬畏神之心才能完全产生出来,达到远离恶。如果人对神的权柄没有认识,人容不容易认识神的性情啊?那就不容易。所以认识神必须得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的权柄才能真正认识神的性情,才能产生敬畏神之心,才能达到真实顺服神。现在有不少人信神多年,没有顺服神的实际,这样的人对神的权柄有没有认识呢?肯定没有认识。以前我们常讲经历神的作工就是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就是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的性情,最后达到能敬畏神、远离恶,人有敬畏神的心能达到远离恶的过程就是性情变化的过程,远离恶是性情变化的成果。人的性情变化了肯定是逐步圣洁,作恶越来越少;如果你没有远离恶,作恶跟外邦人一样多,那你就没有变化。真有变化是借着远离恶达到的,你远离恶越来越多,人从你身上看见的就是性情变化越来越真实,越来越明显,最后一点恶都没有了。人信神最大的败坏流露是什么?就是作恶抵挡神,他能作恶抵挡神,那说明他有撒但本性。最小的、最轻微的败坏流露是什么?就是不作恶了,虽然有人意掺杂,有时候心思意念不洁净,有时候还有点欲望,但这是最轻微的败坏,这就不属于恶了,因为没做出事来。己意掺杂是指什么说的?有时看不透事献点好心、做点好事,结果这点好心、这点好事不符合真理原则,不合神心意,在人看好像还做得对,是好事,但是神鉴察人心肺腑,神说“这也是败坏流露,也是人的掺杂,我不悦纳”,这是最轻微的败坏流露,不被定罪了,但是就这些神也要洁净。应该说人达到认识神被成全以后,就只有这些轻微的败坏流露了——献点好心或者有时候愚昧,没有明显作恶抵挡神的这个事实了。人能经历到这个程度你们说怎么样?性情已经变化了,没有明显的恶了,不会再作恶抵挡神了,不会再背叛神了,在尽本分上对神有忠心了,有资格被神使用了。

人在认识神权柄的过程当中应该认识自己还有哪些狂妄自是的东西,还能做出哪些抵挡神的事,还能不能背叛神,还能不能尽本分撂挑子,这些事如果还存在,证明你的性情变化太差或者没有变化。如果人还能抵挡神作恶,还能搅扰教会,还能凭情感乱用人,还能随从己意、任意妄为,这样的人就是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没有真理实际的人。现在你看多数人都没有多少真理实际,你没给他权力的时候,他外表看着挺好,好像也挺听话,也很顺服;你一把权力交给他,他立刻就变样了,他做出的那些事,一件一件都很荒唐,都没有意义,都是打岔,都是搅扰,没有一样是真正有真理实际的,没有一件事办得符合原则。那这样的人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呢?丝毫都不是,他不认识神的权柄,他不知道什么叫顺服神。你问他:“你愿不愿顺服神啊?”他说:“愿意。”“那你怎么顺服神啊?”他不知道。他临到一件事,你问他:“你看这件事神喜欢人怎么做呢?神喜欢什么呢?神厌憎什么呢?”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脑一片空白。这样的人是不是很麻烦哪?什么叫合神心意、什么叫违背神心意他不知道,所以他凭己意瞎做一气,还以为神肯定称许,还以为自己素质不错。你们说人做事不会摸神心意,做事不知道好坏,不知道是顺服还是打岔,这样的人明不明白真理啊?丝毫都不明白。这样的人算不算素质好呢?素质不怎么样。什么样的人算素质好啊?“我在一件事上愚昧了,我做的不合神心意了,能吸取教训,从中得着点真理,下回保证做事符合原则,在这一类事上只能失败一次两次,没有三次四次。”这样的人素质怎么样?这样的人才算聪明人,他跌倒了能爬起来,失败了能吸取教训,能达到下次成功,这样的人素质好,这样的人我赞成。失败不可怕,没有不失败的,尤其在信神经历神作工的事上没有不失败的。我在各样事上、多数事上都有失败,有些事还不是一次失败,两次三次都有过。像事奉神的事,一开始不会看人,用人尽看外表,尤其在有些事上献好心太多,尽凭好心做,不合神心意,一而再、再而三,最后抓住原则了。所以在有些用人的事上、献好心的事上、顺服神的经历上人都有失败,谁也不可能达到失败一次两次三次就能完全进入真理实际,保证以后再没有失败。这几样事你如果真解决了,那才是真正进入真理实际了,这是用我自身的经历来证实的。就一个好讲理,你说人能失败多少次?我以前就是个好讲理的人,也不知失败了几十次几百次,到现在这个事解决得差不多了,但还不能说百分之百,大概百分之六七十吧。你们好不好讲理啊?正常人没有不讲理的。那现在再临到事想要讲理的时候,你能不能摸神心意,“这个事主要让我学顺服,讲理就是悖逆”?你如果抓住了“在我有理的情况下还能顺服真理”,那你就真有实际了,这个原则厉害。在你有理的情况下不讲理,然后还寻求真理,还顺服真理,这个容不容易做到?这是最不容易做到的,够你经历十年的,你相不相信?我自身的经历就证实了这个最不容易做到。什么时候人不讲理了,“我就寻求真理,我就顺服神,神如果让我把树倒过来栽,我就照做,不讲理,不管神说的对不对,这就是神让我学的功课,让我绝对顺服”,认识到这个程度就行了。好讲理好不好?(不好。)不好到什么程度啊?这是可耻的事,这是个羞辱啊!不信你把理讲完了,把人家驳倒了,人家谁也不跟你说话了,你紧接着会有什么感觉?你有一点得胜的感觉吗?(没有。)那有什么感觉?(蒙羞。)你把理都讲赢了,你应该高兴、自豪啊,为什么蒙羞了呢?蒙羞的感觉是从哪儿来的?是从灵里产生的。肉体得胜的时候就是你失败的时候,就是你蒙羞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可耻、可憎,紧接着心里的悔恨就上来了,随手就给自己一个嘴巴,“我让你讲理!”再讲理的时候怎么做?打自己的嘴巴。抽完嘴巴就有记性了:“下回可千万别讲理!我顺服,没说的,有理都不讲,我那理不是真理。”后来又有一次流露,说:“不太强讲理了,多少就讲一句吧,来个表白。”讲完一句打一个嘴巴,下回就一句都不讲了。讲一句也觉得是羞辱,有这种感觉就行了。在这方面如果真有进入,你就开始有顺服了,这是事实。

那人的狂妄怎么解决呢?这个问题也很关键。人的狂妄性情存在的时候容易产生欲望,产生一种自大的心理,这个自大的心理一膨胀人就要掌权,就要为所欲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就是撒但本性膨胀了,那是个危险的兆头。人有狂妄性情,这种欲望随时都会因着一个特别的事而爆发出来,这个有没有体验到?人的情欲有发作的时候,狂妄的撒但本性也有膨胀的时候。那撒但本性膨胀的时候该怎么解决呢?你得赶紧冷静,要祷告神,多读神的话,用神的话把它镇住。你说不定读到哪几句带有神权柄的话语以后,里面对神的话一有开启,一有光照,一认识到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人就老实堆那儿了,不敢动弹了,不敢任意妄为了,就开始蒙羞了,就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了,就想着这句话:“如果圣灵不作工,如果没有神的话,我啥也不是,瞎狂啥呀?不知羞耻!圣灵作工开启咱们,咱们才能尽点本分,才有点人样。”这是解决撒但本性爆发的最有力的武器、最捷径的路途、最好的办法。我这么说能不能领受啊?(能。)有时候讲道交通老想用点最特别的话语来显示自己有亮光、有能力、说话有分量,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是。)我就是这么经历过来的,一开始讲道的时候有什么意念呢?“我说话如果能出口成章多好啊!”就琢磨:“这篇道怎么开头、中间怎么讲、怎么结尾,出口成章,大伙会有什么眼光?听着什么感觉?如果一个劲儿地‘呱呱’鼓掌,那多荣耀啊!”刚开始讲道的时候我就这样败坏,就这样狂妄,没有理智。这个事还不是说几年就能解决,它是这么多年随着审判刑罚的进深一点一点逐步解决的。就这种狂妄的本性,经历多少年的审判刑罚才能彻底除去呢?这个不是人能决定的,我自己深有体会。可以这么说,十年八年能见点果效,这个客观点;要说十年二十年能解决彻底,不可能;二三十年能解决个差不多,但是就不敢说彻底。那你们说性情变化的事是不是一辈子的事啊?(是。)这就像外邦人说的“活到老,学到老”,用属灵的话说“经历到老,学到老”,一点不差,得需要经历一生之久。现在我性情变化到什么程度了?我只能说的确有些果效,有点人样了,但还不彻底,我还得继续经历,继续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在1993年经历审判刑罚时代的时候,我祷告说“愿更重的审判刑罚伴随我”,我把它写在歌里了,经历到现在我就感觉这句话最真实:彼得最后七年经历数百次试炼,他能达到爱神至极。七年数百次试炼,一年就一百次,那三五天就一个试炼哪!一次试炼完了之后,刚平静下来,心里刚舒畅,刚要放荡,又来一次,还得痛苦几天;这次刚一好,刚要舒展舒展,又来一次……那就不间断。一棒子“打”下去,打瘫了,趴那儿了;刚一爬起来,还没等站好,“梆”又一棒子,又给打倒了;倒下去又三五天,刚一爬起来,“梆”又一棒子……你看看,对这撒但败坏本性该不该这么处理啊?(该。)刚才这个比喻是打棒子,其实审判刑罚跟打棒子不一样,它是让你认识神,让你明白真理,要不明白真理“打”一百年也没用,“打”死了性情也不会变化的,得认识神的性情才能转变。

刚才咱们读了一段神话,神揭露人撒但本性的表现是针针见血,每一句话都是利剑啊!回忆以往的败坏流露历历在目,就感觉一阵一阵地心痛,感觉撒但本性太让人厌憎,太可恶,太恶心了。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有。)以后你把这个经历讲出来的时候,你讲着,你看你心里多难受,你能恶心到什么程度,这时你就开始有变化了,经历性情变化就得借着审判刑罚。今天在神的话里你们看没看见审判刑罚呀?都看见了吧,每一个人都有份,可不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一个人说:“我看完这话啥反应没有,这话不是说我的,是说那些带领工人的。”这个人通不通灵?(不通灵。)这个人要麻烦,他得不着真理。就是借着这些审判刑罚的话让我们一阵一阵地痛心、悔恨、懊悔,恨恶自己,厌憎自己,最后才开始选择走追求真理的路,追求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受造之物,活出一个真正人的样式来安慰神心。人生正道就是这么走上来的,如果没有神的审判刑罚,没有神的话把我们的撒但本性与败坏真相揭露得体无完肤,人是不会真实认识自己的,人就没有真实悔改。如果一个人真不厌憎、恶心自己的撒但本性,那证明这个人不是真正认识自己,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

今天我们从神的专用词汇里认识神的权柄,认识造物主的实质,看到神那么有能力,能创造天地万物,主宰整个宇宙,没有一点狂妄自是,而我们人什么也不是,仅仅就是一个受造的人类,为什么那么狂妄?为什么心比天高,还想冒充神,还想得着神的权柄?这是不是最可耻的事、最没理智的事啊?这样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类不用说让神心里厌憎、恨恶,人自己都开始恶心自己了。现在看到自己狂妄本性的流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感觉那么恶心,恨不得一下子死到地狱里完事了,活着干啥?丢人现眼!自己能厌憎自己、恨恶自己到这个地步就行了,就觉着自己不配活着,要灭就先把自己灭掉,自己就是魔鬼!当人有这种心态的时候,这是不是真正恨恶自己了?(是。)那人恨恶自己到什么地步才能发生变化呢?“我做完这个事,有点后悔了,我做得不合真理,我不愿意做,以后我不做了”,光有一点恨行不行?一时的恨行不行?一时的后悔行不行?都不行。真正恨恶自己就是厌憎、恶心自己,巴不得神把他灭掉,别让他活着,活着太羞辱神了,他就不想活在神面前,死掉才好呢。恨到这个程度就好了,这是真实的恨。经历神作工这不是简单事吧?外邦人找感觉,咱们也找感觉,找什么感觉?灵里的感觉。厌憎自己的感觉,恨恶自己的感觉,爱神的感觉,顺服神的感觉,这些属灵的感觉、生命的感觉都摸到了,都体尝到了,经历到了,这就是生命长大了,开始进入实际了,有人样了。现在我们人说话该不该用神的专用词汇啊?该不该在说话上模仿神的口气啊?(不该。)人说话用词太狂妄,太自高自大,让人看好像有多高权力、有多大能耐,这就很麻烦。就这个败坏如果解决了,我们就有人样了。不是光长得有人样,从说话用词上就看见人真有理智,说的都是人的话,那这个人的人样就比较完善了。

如果一个人祝福他的后代极其繁多,国度从他而立,君王从他而出,那无疑只是一种愿望,并不是一种应许或赐福,所以人不敢说‘我必使你如何如何,我要你如何如何……’”人不敢这么说,这是客观事实。现在真正的人应该怎么说话呀?说话的原则是什么?该说哪类话,应不应该有选择啊?(应该。)选择人该说的,是人能做到的、人本分范围内的话,是最有理智的话,这样的人那就是合格的受造之物。你们说人说话在哪类语言上最容易显出狂妄野心?有时候给人赠送礼物、给人祝愿的时候就显出来了,“祝福你家庭丰盛,财源滚滚”“祝福你子孙兴旺”,人没有那个权力,还祝福别人子孙兴旺呢?你祝福六畜兴旺都达不到!没有那权力为什么说那话呢?这显明什么?这就是狂妄。那对人该怎么祝福啊?“祝福你长命百岁”合不合适了?人没那个权力,说这话没理智,也可能他短寿,五十岁突然就死了。那这话怎么说好啊?不好说了吧?你找人类该说的话你找不着,除了大话、瞎说、狂话就没有人该说的话了。人类该说的语言现在为什么找不到了?这方面成了空白了。如果你给你父母打个电话,你怎么祝福他呀?“祝福父母寿比南山”,行不行?南山几万年几十万年它也存在,人还能比南山?那怎么祝福啊?人类该说的话说不出来,都会说撒但的话、虚谎的话、狂妄的话。是不是啊?那如果说点实际的话,“祝福你败坏人类早日成为真正人类”,这合不合适?他听了不高兴,他说:“你还给我整个败坏人类,让我成为真正人类?我还不是真正的人,你是啊?”他不服气。“祝福你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行不行?(不行,这不是人祝福的。)说点人话这么费劲,找了半天也找不着合适的话,说点鬼话张口就来啊!“因为人自己知道自己不具备这个权力,人说了不算,即使这样说了也是一句空话,一句废话,是人的欲望与野心所驱使的。”现在这一点我们认识到了。“当人感觉人的愿望不能成就的时候,人敢以这么大的口气说话吗?人都有好的愿望,希望后代都能飞黄腾达,出人头地。要是能有一个当皇帝的后代,那可真所谓三生有幸!能出个当省长的也不错,只要做人上人都行!这些都是人的愿望,但人只能为自己的后代许愿祝福,不能兑现或成就给任何人的应许或承诺。”这是实情啊。知道是实情为什么还这么说呢?这叫伪装,伪装也是败坏流露。

人的心里都清楚地知道,人没有这个权力达到这些,因为人自身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怎么能掌控别人的命运呢?”人掌控不了人的命运哪!人在什么人身上能显出自己最愚昧无知的地方?有的人在自己的丈夫(妻子)身上,最主要在自己的儿女身上那寄予的希望可大了,供大学,供博士,有的砸碎骨头也要供孩子念书,最后供了半天,该是啥还是啥,儿女的命运你掌管不了,你最爱的,你付多大代价也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在这个事上蒙羞的人是不是太多了?(是。)有的人在儿女身上一砸几十万哪,一辈子的心血代价都花在儿女身上,最后得着什么了?什么也没得着,连儿女的孝敬都没得到。那以后怎么对待这事啊?人天生是什么东西是神命定好的,他是猫的生命他以后就活出猫样,他是狗的生命就活出狗样,这个事不用操心,长大自然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无论什么东西都有它的生命,它那生命长大了,自然它那个形象就出来了,一点都不差,谁也改变不了。一看透这个事,人就不愿意在别人身上下多大功夫了,最好还是追求真理解决自己的生命性情变化,别扯别的了。在追求真理的事上先把自己的事做好了,自己先成为追求真理的人,自己先解决自己的败坏,自己先解决自己与神的关系,自己先进入真理实际达到蒙神称许,然后再解决别人的。因为什么?你不这么做你自己都被淘汰了,你还顾谁呀?你自己都不能蒙拯救你还顾别人呢!如果两个人都掉河里了,你说:“我救救你吧!”其实你在河里你自己能不能救自己都不好说,你能救谁呀?你就得救自己,什么时候把你的事解决了再救别人。你有路途了,你有经历了,你有实际了,再分享给别人,再帮助别人,这是合适的。你都没有经历、没有实际,还总要给别人当爹当妈,这合不合适?(不合适。)那现在有没有这样的人哪?(有。)他总给人讲字句道理,那是不是给人当爹当妈呢?这是没有理智的事,你要讲点真理实际,这叫弟兄姊妹彼此相爱、互相扶持。

而在神这儿之所以能说这样的话,是因为神有这样的权柄,他能成就、实现他给人的所有应许,兑现他给人的所有赐福。”神这么作那是神权柄范围内的事,是神能作到的,因为他是全人类的主宰,他是造物的主,人类是他造的,他对人的祝福那是神的权柄范围内的事。咱们人本身是受造之物,没有那个权力,没有那个能力,做不到这些事。人要给人祝福,这是不是有点冒充神的意思?是不是有点想当神的嫌疑呀?是不是狂妄自大本性的暴露啊?是不是自取羞辱啊?宗教牧师聚完会了给会众举手祝福,神家做不做那样的事啊?神家不做。因为人没有那个权柄,做也是形式,没有意义,所以那类事别做,做了是羞辱。人和人都平等,就像我和你们,虽然我的本分跟你们有点区别,但在神话语的权柄之下咱们是平等的,都是受造之物,只不过神给我这一个本分,让我尽点带领的责任、本分,就这么点区别。地位上咱们都是平等的,别高看人,别崇拜人,圣灵要不作工,咱们什么也不是,就是粪土,什么也做不了。

人类是神造的,神让一个人的后代极其繁多,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易如反掌”就是神能造人类他就能主宰人类,他能主宰人类,那他的权柄就大了,他让人类怎么发展那就怎么发展,让谁的子孙多谁的子孙就多,要灭了哪一个民族就灭了哪一个民族,那都是神权柄范围内的事。那全人类有的就兴旺,有的就被灭绝,有的国家就消失了,有的国家就兴旺了,这些都在神的手里。神能作成任何的事,能应许、赐给人类任何福气,说完了就能成就,这些都是神的能力能达到的。“能达到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神作这些事易如反掌,只说一句话事情就这么成了。“他让一个人的后代兴盛,也只是一句话便可成就的,他从来不为此而劳碌,为此而大伤脑筋或伤心劳神,这就是神的能力,神的权柄。”那我们看看洪水灭世是不是一句话的事啊?一句话就成就了,世界就被灭了。那个世界有多少人?至少也得有十亿二十亿,一句话就把他们都灭掉啊!所以在神那儿,要把整个人类、整个世界怎么处理太容易了,那是轻松加愉快。所以神说完一句祝福的话、咒诅的话,很快就看见成就应验了,你也看不见神怎么为此劳碌、付多大心血代价、下了多少功夫,就是一句话的事。那在人这儿要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能做到吗?人说了也做不到,你无论花费多大的人力、物力,付多大代价也达不到,最后人所做的如果是逆天而行,还得自取败亡。所以诸葛亮说了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是计划什么事在于人,但你的计划能不能成,那在乎天意。你看人为儿女谋划那些事:“以后我怎么供你上学,怎么供你念大学,大学念完了再念什么,再考什么……”谋划了半天,最后能成吗?有的人说:“那个人有权力,花好几十万,走了不少后门真给送进去了。”念完了怎么样?该是什么命还是什么命:有的念念书跳楼了,有的念念书成神经病了,有的念念书出来成废人了,有的念念书瞎搞成流氓了,有的念念书犯罪了……人改变不了他的命运。有的人当总统了,大伙说:“你看,命不错呀,当总统了!”但神注定他晚年当乞丐受惩罚,结果他一下台就成乞丐了。神给人安排的命运谁也摆脱不了!中国那老魔王还想活到一百岁,让老百姓喊它“万岁”,结果到了神给命定的那个寿数就完蛋了!一个朝代几百年十来任皇帝就结束了,或者一百年就结束了,到那个期限就灭了,这都是神命定好的,这些事太多了。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发展到什么地步都有劫数,到气数已尽的时候谁也挽救不了。大红龙现在气数已尽,马上就完蛋了,谁也救不了。“神要亲手毁灭它”这话是不是神在作工开始的时候说的?(是。)那神为什么在作工开始就把这话先说出来呢?就是让人认识神的权柄、认识神的能力——“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神这么说也必这么成就。大红龙看完这话就跟神较量,“我非把你全能神教会取缔了不可!”它就在那儿努力地做上了,跟神较上劲了:“我发动全国的警察、全国的武装军队把你全能神教会铲除,我看你的国度能不能成立,能不能建立?”大红龙是不是这么做的?结果就来个全国上下铺天盖地围剿神的作工。到现在围得怎么样了?也没见什么“成效”,抓住一些人,最后也没办法,还得放了。它能取缔教会吗?你来个大屠杀试试,就一个香港市民都去“占中”,它就不敢动用警察把这些人全抓起来。不敢动说明什么?它心虚,胆怯,它没有那个能力,没有那个权力,它不敢动,怕全世界人民起来谴责它,怕带来更大的反抗,它也打怵。那有人说:“它要真做了呢?”它如果真做了,那后果到底是什么,他能看透吗?谁也看不透,都在神手里。大红龙没那个能力,它取缔不了神的作工,这个事实已经看清楚了。希特勒一下子屠杀了犹太人六百万,现在犹太人剩多少?超过一千万,一点也没少。屠杀完了,他就不知道这些灵魂回去一投胎一转世不又出来了嘛,他能不能杀完哪?杀不完!神主宰全人类的命运,这是不是事实啊?(是。)神的权柄撒但超越不了,撒但也在神的主宰之下,它能做什么神早给它预定好了,这就是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万世以前神就给定好了,神说过的话人亲眼看见一步一步地应验,一步一步地成就,都有很多过程,其实在神那儿说完就成了,把以后的图画都给展现出来了,人在人世间经历到的就是给你演习一遍,其实这些事都定好了,都成就完了。这是不是神的权柄、神的能力啊?(是。)你看彼得活着的时候,耶稣把以后还没临到的事就告诉他了,这不都说明是神定好的吗?一切神都定好了,这就是神的权柄,谁也改变不了。

有人说:“神定好了,那还让我们经历啥呀?”那你能不能经历上去在乎你,你如果因为“定好了,我就不经历了”,那你就会受亏损,在神那儿还能变,这都是活的。在神话里有没有这句话“效力者如果有忠心、追求真理,有的就转为子民了,有的子民不追求,最后给定为效力者了”?你看看,也有局部的升降。人不追求真理行不行?不追求真理不行,因为神在这一步作工中把话都说透了,最后定人结局根据什么?根据人有无真理,不是根据年龄大小,不是根据资历深浅,也不是根据名望高低,不是根据劳苦多少,而是根据人有无真理。那有无真理怎么看哪?就是看你到底是不是顺服神的人,你到底是不是诚实人,你到底对神有没有认识,你到底对神有多少忠心,你到底预备多少善行,就根据这个。这几样如果一样都没有,那就完,你没有真理,被淘汰了;如果这几样你都具备一些,那妥了,你有真理就剩存下来了。

现在我们都看见一个事实,信神多年一点真理实际没有的,还在讲字句道理,对神没有一点真实顺服,尽本分没有一点忠心,这样的人有没有圣灵作工啊?没有圣灵作工,这就是被淘汰的记号。看清楚了吧?信神多年还在那儿消极,还在那儿软弱,要我说,那是消极软弱吗?你看错了,那不是软弱,那是淘汰的记号。有些人就看不透,总认为:“哎呀,他们又消极软弱了,他们还消极软弱呢!”我说你瞎眼!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是追求真理的人吗?如果他们以前就是追求真理的人能消极软弱吗?如果他们后来是追求真理的人还能消极软弱吗?如果他们始终都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又怎能不消极软弱呢?那消极软弱代表什么?那是被淘汰的记号、被淘汰的标志。还说不说这类人消极软弱了?(不说了。)那该怎么说啊?这些人被显明淘汰了,这些人彻底报废了。神的作工已经到结束的时候了,人都各从其类了,稗子、麦子都显明了,你还拿稗子当麦子,你就是愚蠢,就是瞎眼,就是一点真理实际都没有。你还想把稗子变成麦子啊?咱们人有那个能力吗?没那个能力瞎说什么话呀?让你捡麦穗的时候你专门捡稗子,捡完稗子回去一吃,这也没有粮食啊,这是草籽,你不是坑自己吗?这些事能不能看透了?就学会一句话还能说一百年哪?到国度时代了,你说:“那些人还消极软弱呢!”人问:“在哪儿呢?”“在火湖里呢!”这不成笑话了吗?真正追求真理的人消极、软弱是一时的,消极不过三天,软弱不过五日,这是正常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如果一个月两个月都消极,那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常年这么消极,那就是死人。

现在咱们这样吃喝神话、交通神话怎么样?生命能不能长大呀?(能。)能不能得着真理啊?(能。)现在追求真理比什么都重要,认识神的权柄就是追求真理的实行。你说你追求真理,你口号喊得再高,不会实行,你找不着实行的路,找不着落脚点,那是白搭工,那就是一句空话,你再愿意追求真理也没用!就这么吃喝神话,就这么听交通,听惯了,听时间长了,你慢慢就明白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