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十二集)14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十四)

14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的讲道交通(十四)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因为撒但的‘特殊’身份,所以不少人对它的诸多方面表现颇感兴趣,甚至有不少糊涂之人认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权柄,因为撒但能显异能,能作一切人类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类除了崇拜神以外,心里同时也给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当成神来拜。这些人又可怜又可恨,他们的可怜是因着他们的无知,而他们的可恨是因着他们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们生性邪恶的本质。在此我想有必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权柄,权柄象征什么,权柄代表什么。笼统地说,神自己就是权柄,神的权柄象征神的至高无上与神的实质,神自己的权柄代表神的地位与神的身份。那撒但敢不敢说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说它造了万物,它又主宰万物呢?它当然不敢!因它造不出万物,迄今为止它从未造出一样神所创造的东西,也从未造出一样有生命的东西。因为它没有神的权柄,所以它永远不可能有神的地位与神的身份,这是实质决定的。它有神一样的能力吗?当然也没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显的异能叫什么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权柄呢?当然也不是!撒但引导邪恶潮流,处处搅扰、破坏、打岔神的工作,这几千年来,它对人类所作的除了败坏、残害人类之外,除了引诱迷惑人堕落、弃绝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丝毫值得人纪念、值得人夸赞、值得人宝爱珍惜的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被它败坏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遭到它的残害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弃掉神走向死亡吗?既然撒但没有权柄没有能力,那对它所作所行的实质该有怎样的定论呢?有的人定义撒但的所作所为为雕虫小技,而我认为对撒但这样的定义不太妥当,它败坏人类的恶行那是雕虫小技吗?撒但残害约伯的那种邪恶气势与撒但残害约伯想吞吃约伯的强烈欲望,断乎不是雕虫小技就能得以实现的。回想当初,顷刻之间,约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没有了;顷刻之间,约伯的万贯家产都没有了,那是雕虫小技能达到的吗?从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质来看,都与破坏、打岔、毁坏、残害、邪恶、恶毒、阴暗等等这些反面的词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义与邪恶事物的发生都与撒但的行径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也都与撒但的丑恶实质密不可分。撒但无论多么‘神通广大’,无论多么张狂,无论它的野心有多大,无论它的破坏力有多强,无论它败坏、引诱人的本领有多广泛,也无论它恫吓人的花招与诡计有多高明,无论它存在的形式多么千变万化,然而,它从来不能创造出任何一样有生命的东西,它从来都不能制定万物生存的法则与规律,它从来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与无生命的东西。宇宙穹苍之中,无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无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无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权下存在,更要顺服神的所有吩咐与命令。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飞鸟,不如海里的鱼类,也不如地上的蛆虫,它在万物中的角色就是为万物效力,为人类效力,为神的工作、神的经营计划效力。无论它的本性多么恶毒,无论它的实质多么邪恶,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为神效力——作好衬托物,这就是撒但的本质与它本来的位置。它的实质与生命无关、与能力无关、与权柄无关,它只是一只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来效力的一部机器罢了!

了解了撒但的本相之后,许多人对什么是权柄这一问题仍旧不明白,那就让我告诉你吧!就权柄本身而言,它可解释为神的能力。首先,肯定地说,无论是权柄还是能力都是正面的,它们与任何反面的东西都无瓜葛,与任何受造之物和非受造之物都无关系。神的能力能创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东西,这是神的生命决定的。因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体的源头,与此同时,神的权柄能使所有的生命体顺服神的一切话语,也就是按着神口中的话而产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续,在此之后,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体,从来不会有误差,直到永远。这些是任何人与物都不具备的,只有造物主拥有、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称它为权柄,这就是造物主的独一无二。因此,无论‘权柄’这个词本身或权柄的实质,只能与造物主相关联,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份与实质的象征,它代表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没有一人一物与‘权柄’这个词有关联,这也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的解释。

下面开始交通神话。“因为撒但的‘特殊’身份,所以不少人对它的诸多方面表现颇感兴趣,甚至有不少糊涂之人认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权柄,因为撒但能显异能,能作一切人类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类除了崇拜神以外,心里同时也给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当成神来拜。这些人又可怜又可恨,他们的可怜是因着他们的无知,而他们的可恨是因着他们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们生性邪恶的本质。在此我想有必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权柄”。这段话告诉我们什么了?神为什么要向我们说明到底什么是权柄,神发表这方面的真理是在什么背景下,这是人必须清楚的。神见证神的所有所是不是没有原因的,都有特定的背景,也有他的心意、他的目的。那神发表真理见证神的所有所是目的是什么,要达到的果效是什么,清不清楚?可能有些人还不清楚。你们说败坏人类对神到底有没有认识啊?(没有。)虽然有很多人信神,但并没有真实认识神。所有的人信神只具备了什么?只具备相信、承认神的存在而已,对神的实质,也就是对神的权柄、神的能力、神的身份、神的独一无二以及神的性情却没有真实认识。如果人只承认、相信神的存在算不算认识神哪?绝对不算认识神。算不算蒙拯救了?(不算。)为什么说不算蒙拯救呢?因为人类不认识神,没达到真实顺服神,里面还有撒但本性,不但能抵挡神,更能背叛神,这样的人类在神眼中还是属撒但的人类,根本不是蒙拯救的人类。现在整个人类对神没有丝毫认识,尤其是败坏人类心里还有撒但的位置,还能崇拜撒但,甚至把撒但当成神来敬拜,神感觉这样的人类又可怜又可恨。哪方面可怜哪?“是因着他们的无知”。那这个“无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因着人类被撒但蒙蔽了、迷惑了,对从神来的信息一点也不知道,对神的作工、对神的实质、对神的性情、对神的权柄能力没有丝毫认识,所以这样的人类太无知了,这是人类可怜的方面。那“可恨”是因为什么?是“因着他们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们生性邪恶的本质”。这个“大逆不道”怎么解释?用在什么人身上了?是对什么人说的?凡是不认识神的人,心里有撒但位置的人,甚至崇拜撒但的人,都属于大逆不道。现在这一类人范围大不大了?(大。)大到什么程度了?把所有信神的人(包括跟随神的人),只要对神的实质、神的权柄、神的能力没有多少认识的人,心里有撒但位置、能崇拜撒但的人都包括在内了,这些人都是属于大逆不道的人。那现在我们的认识自己该不该包括这一项啊?(该。)我们对神是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表现在哪儿?心里对神没有认识,还能产生观念,最主要还能崇拜撒但,甚至把撒但当神。

有没有人把撒但当成神哪?(有。)什么样的人把撒但当成神了?崇拜撒但的人都把撒但当成神了,跟随撒但的人都把撒但当成神了,这话有实际的意义。把撒但当成神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心里信渺茫的神,对神充满许多想象,心里没有实际的神的地位,这就是把撒但当神敬拜。你们说现在有没有人信神心里对神充满想象?凡是神所作的不合他心里的观念想象,他就不接受,认为这不是从神来的;凡是合人观念想象的,他认为那才是出于神的,这说明他心里有一位想象的神。那他想象的那个神是真的吗?是实际的神吗?(不是。)那是不是把撒但当神敬拜了?(是。)这是最新亮光。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一位想象的神,那你所信的实际的神的作工和想象的那位神到底是不是一回事啊?(不是。)要不是一回事,你想象的那位神到底存在不存在?(不存在。)如果不存在,那是不是撒但的形象啊?(是。)那你把它当神敬拜是不是就是把撒但当成神敬拜了?(是。)我说的符合事实吧?那这样的人对神是不是大逆不道啊?(是。)要说你是拜偶像,你承不承认?(承认。)这就是拜偶像——拜一个渺茫的偶像——完全合乎人观念想象的偶像。这样的“神”也是一种特别的撒但形象,因为它跟神的实质、神的实际对不上号啊!你心里如果有一位想象的神跟真神的所作所为都对不上号,那位想象的神就是你所崇拜的撒但。这么说算不算牵强附会啊?(不算。)那你们说这个问题该不该解决啊?(该。)那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呢?你心里还有一位想象的神,跟实际的神格格不入,根本就对不上号,并且这位想象的神在你心里地位特别高,实际神的地位远远比不上你心里想象的那位神,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在心里崇拜撒但哪?(是。)在你心里还有一位虚构的神占据主要地位,实际的神顶多占据第二位,那这样的人对神是不是大逆不道?(是。)那你们说这种性情是不是撒但本性啊?(是。)凡是心里有渺茫神地位的人都是拜撒但的人,神不承认他是敬拜真神的,因为真神在他心里没有地位,渺茫的神在他心里有地位。他还给那位渺茫的神安个名,说:“这位渺茫的神就叫‘全能神’吧,他就是真正的全能神。”这是不是每一个人心里的真实情形啊?(是。)那你心里那个神的形像到底是不是你认识的神的形像?你认识神多少?是不是根据对神的认识来形成一个实际的神的地位?能发表话语、发表真理的这位神在你心里到底有多少地位?你观念中想象的神在你心里到底有多少地位?你得把这些事弄清楚。有人说:“我心里只有全能神的位置,没有想象的神。”那你为什么还能对神产生观念?为什么你谈出的认识、谈出的观点还不实际,还带有想象?这说明什么?凡是心里有想象的神的人,他对神所作的一切能真实顺服吗?(不能。)不能真实顺服,那他是真实顺服神的人吗?(不是。)这就成问题了。凡是心里有渺茫神的形像的人都是把撒但当成神来敬拜的人。这么说算不算扣帽子呢?(不算。)现在神把他的所有所是、他的实质用各方面的真理来向我们显明,这就是真神向我们显现了,这是不是该除去人里面渺茫神的形像的时候啊?渺茫的神在心里该除去了,不能再给撒但留有一点位置了。如果你心里还有渺茫神的位置,你对真神所作的难免会有悖逆、抵挡啊!凡是神所说、神所作的你都会与你想象的渺茫的神来对号,那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不是大逆不道的人啊?现在对这件事该认识透。什么是把撒但当成偶像,什么是把撒但当神敬拜,这个性质是什么,现在得看清楚。有些人崇拜敌基督,一切都听命、顺从敌基督,这属于拜偶像、跟随撒但。把一个败坏的人类放在神的位置上来顺服、来跟随,这是不是拜撒但哪?这是最明显的把撒但当神敬拜,那不明显的、隐藏的、一般人看不透的拜撒但就是人心里还有渺茫神的地位,所以当实际的神作工、说话、作事的时候,他总是和这个渺茫的神对号、研究。实际神所作的跟渺茫的神对上了,跟人的想象对上了,他还能顺服、接受,一旦对不上,他对神就产生悖逆、抵挡,又开始否认实际的神了。那这样的人有没有背叛神的可能呢?(有。)太有可能了!

有一个教会发生了一件事:有一个恶人对神家的工作安排丝毫不顺服,还对抗,教会就把他开除了;开除以后,那个地方的人都起观念了,都为他抱打不平,最后七八个人都退去了,跑回宗教里去了,只有两个带领没退去,这两个人也不接受真理,也挺谬妄。这两个带领就把那七八个人带到这个地步,你们说这是什么问题呢?我说:“开除一个恶人显明了一窝谬种、废物。”这是不是好事啊?(是。)但是这里有几个问题:“那些人为什么能退去呢?他们对神的作工认不认识啊?他们对实际的神认不认识啊?”不但不认识,而且还能抵挡,还能背叛,这个根源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因为人里面还有渺茫神的形像啊?他里面还有渺茫神的地位,他是信渺茫神的人。这个渺茫的神不知道叫什么名,或许有的人给安上个“全能神”,还有的人给安上“耶稣”、安上“耶和华”,不管那位神叫什么名,总之,在他心里那就是独一真神,一点不错。不管是哪位神作的,只要不合乎他想象的渺茫的神,他认为那就不是真神,他就可以拒绝、可以抵挡。这样的人到底是信真神还是信撒但呢?怎么解释?肯定他心里有一位渺茫的神。因着他心里有渺茫的神,他就能抵挡真神,抵挡神的作工,还能背叛真神,那毫无疑问他信的就不是真神了,实际上他信的是渺茫的神,就是撒但,就是人想象观念中的神。那你们说心里有渺茫神的地位,这是不是危险的事?随时都能抵挡真神,随时都能背叛真神。那我们再回想回想所有的人在抵挡神、背叛神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他能背叛真神?肯定在他心里另外有一位神,才使他有胆量敢抵挡真神,才使他能够做出背叛真神的事,人心里有渺茫的神的地位就能背叛真神,这是一点不假!现在看透这个问题的实质了吧?(是。)刚才说的那几个人为什么回到宗教了呢?因为他们认为宗教里信的那个神还是对的,宗教里所信的那个神合乎他们里面那个渺茫神的味道,合乎他们的想象,合乎他们的观念。人都在信着合乎自己观念想象的神,对实际的神的作工却顺服不来,可不可以说这是人抵挡神的根源之一呢?人抵挡神、背叛神一方面是因为有撒但的本性,除了这个以外就是心中还有渺茫的神的地位。凡是心里还有渺茫神地位的人随时都能背叛真神、抵挡真神,心里有渺茫神的地位的这个事太可怕了!现在我们对这个事看透了。

现在神的末世作工就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啊?就是除去渺茫的神在人心里的地位,也就是解决人犯罪抵挡神的根源。渺茫的神如果在人心里不除去,人背叛神的危险仍是百分之百存在,随时都能悖逆神、抵挡神,这在神面前属于大逆不道,在神的眼中这些人是又可怜又可恨。你信着实际的神,心里还拜着渺茫的神,这样的人太可恨了。那现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什么?就是认识实际的神。认识实际的神哪方面才是真实认识神哪?以往我们只知道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人,神拯救人类的方式必须得借着审判刑罚才能让人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认识自己的本性,最后达到认识神的性情,并且我们在认识神的性情方面达到了一些果效,对于神喜爱什么、神恨恶什么、神咒诅的是什么、神拯救哪类人、神怜悯哪些人都知道一些了。现在,神又发表了更关键、更重要的真理,就是神的权柄。那认识神的权柄与认识神是什么关系啊?认识神的权柄涉及到什么了?认识神的实质,认识神的身份,认识神的独一无二。那认识神的这几方面是不是认识神最重要的真理啊?可以说是最重要的真理。人只有认识神的权柄才可以说是认识神的人;凡是对神的权柄认识不透的,那就不能算达到认识神了。那认识神的权柄是不是成了认识神最关键的话题呢?这是最关键的话题、最重要的话题,所以今天我们读这些话太重要了!重要到什么程度?这些话人如果不常常交通、常常揣摩直到完全透亮,那就不算达到认识神哪。现在有不少人越来越感觉认识神的权柄这个话题太深了、太实际了、太重要了,认识神到了关键的时刻了。人只有认识了神的权柄,才能把撒但的本性实质、撒但在神眼中的位置彻底看透。神如果不揭示这方面的真理,我们对撒但的实质、撒但的本能能不能看透?真看不透啊!对撒但我们看得太简单了,我们光说撒但是邪恶的,撒但是神的冤家对头,别的我们就说不清了,我们还觉得“撒但虽然不全能,但是也有点本事,也有点能耐,也能做很多事。”它能做很多事,那它那点能耐在神的眼中到底是什么?算不算权柄、算不算能力啊?人类就说不清了。说不清楚,这算不算看透撒但了呢?(不算。)我们对撒但如果看不透,还有哪些危险不能彻底解除啊?还容不容易崇拜撒但哪?(容易。)另外也容易被撒但迷惑,这样一来,人心里还会有撒但的位置,还容易跟随它。如果人还容易崇拜撒但、跟随撒但,那后果肯定是还能抵挡神、还能背叛神。我们要想达到把撒但看透,从心里恨恶它,让撒但在我们心中没有一点位置,得先解决什么问题?得先认识神的权柄,得先明白到底什么是权柄、什么是能力。把这些真理彻底弄明白了,一方面我们心里对神就有真实认识了,神在我们心里至高无上、占有我们全人;另外一方面,我们把撒但看透了,把它从心里彻底挪去,踩在脚下,永远不会再受它的迷惑、辖制了。这样,我们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才是真正归在神权下的受造之物。

现在我们吃喝这些神话,认识到底什么是权柄、什么是能力,什么是神的权柄、什么是神的能力,明白这方面的真理重要不重要?太重要了!这是认识神的关键地方,人只有认识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才能看透撒但的实质。以前我们都觉得自己是真实信神、真实跟随神的人,撒但在我们心里已经没有地位了,没有一点位置了,这么认为对不对?这么想不实际。你跟随神不假,但是你对神的权柄、神的能力没有真实认识,对到底什么是权柄、什么是能力这方面的真理不透亮,这样你对神就不算有真实认识,对撒但也不是真实看透。如果人不能彻底解决、根除撒但的本性实质与撒但在心里的地位,就太容易背叛神了,不容易达到蒙拯救啊!以前有很多人信神稀里糊涂,不追求真理,现在被淘汰了;我们跟随神的人如果不追求认识神也存在危险。什么危险知不知道?就是心里还有撒但的位置,如果临到神哪方面的作工不合人观念,就还能背叛神,还能抵挡神,还能对神大逆不道,这就是自取灭亡啊!刚才说的那几个人,他们就背叛神回宗教了,这不是自取灭亡吗?他们背叛神以后,如果有一天看完神的话又跑回来了,管不管用啊?(不管用。)神不要了!在你往外跑的那一刹那,你的命运就成定局了。所以,人对神的作工产生观念,那是最危险的事啊!如果你再做出什么抵挡神的事、离开神家的事,那就走入坟墓了,走进地狱了,走上不归路了!

所以,人类除了崇拜神以外,心里同时也给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当成神来拜。这些人又可怜又可恨,他们的可怜是因着他们的无知,而他们的可恨是因着他们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们生性邪恶的本质。”读这几句话的时候你别忘了,人心里有撒但的位置就是这类人。这个严重了!心里有撒但的位置是指什么说的,从几方面来确定心里有撒但位置,现在清不清楚了?有的人说:“现在敌基督、假带领迷惑不了我,撒但在我心里没有位置。”这话成立不成立啊?(不成立。)有的人说:“我信实际的神、跟随实际的神,我都撇下一切尽本分了,我心里没撒但的位置。”这话成不成立?还有的人说:“我心里已经爱实际的神了,除了实际神以外,任何人的地位都没有,所以我心里没有撒但的位置。”这话成立不成立啊?(不成立。)那人心里有撒但的位置是指什么说的?就是心里还有渺茫神的地位。这个撒但的位置是不是太大了?(是。)在你心里能占多大地方?还有百分之几给渺茫的神留着呢?百分之十?百分之三十?有的人说可能有一半。那实际的神的位置能占百分之几?我举个例子,人心里没事的时候全是实际神,唱歌也是实际神,祷告也是实际神,但是如果实际的神说了一句不合人观念的话,在他那儿神的地位一下子减了一半,一半是神一半不是神了。那这种情况属于什么问题啊?当初主耶稣讲道的时候,有些人说:“哎呀,你是基督,你是神的儿子!”有一天看见主耶稣被抓了,被罗马的兵丁戏笑、辱骂、玩弄的时候,“哎呀,你不是基督、不是神的儿子了!”最后看见耶稣被钉十字架了,“哎呀,你绝对不是基督了!要是基督——神的儿子还能被钉十字架吗?”主耶稣在他心里的地位一下子荡然无存,耶和华神的形像在他心里一下子升起来了,“耶和华才是真神!耶稣不是真神!”这样的人多不多?(多。)这是什么问题造成的?不认识神造成的,也就是不认识耶稣是真神。对耶稣的作工总凭观念研究,你永远都不会认识神。道成肉身的神作事怎么能合人的观念呢?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神,后来他死里复活了,人说:“哎呀,他是真神!”人总凭观念想象看事,一会儿“是”,一会儿又“不是”,把人弄得蒙头转向。你要不凭观念想象不就不犯错误了吗?定真了,无论他怎么作他都是神,你就当作神来顺服,顺服到有一天,由不明白到明白就妥了;别研究,一研究那就总犯错误。以前咱们看神的话,一看这句话不合人观念,“这句话是不是出于神的呢?”一看那句话不合人观念,“那句话是不是出于神的呢?”有人说:“这句话发表的是真理,这句话肯定是出于神的!”这说法对不对啊?(不对。)要是神的话都是神的话,不管合不合人观念;要不是神的话那都不是神的话,其中对的也不是。神说话还能一会儿说对、一会儿说错吗?这里就涉及到一个认识神的问题。人对神有认识了,定真了,不管神怎么作,不管你明不明白,都应该绝对地顺服神,在顺服中你就逐渐明白了。顺服的前提是不研究,只要是神作的,咱们就顺服;如果不是神作的,是人做的,那合乎真理我们就接受,不合乎真理我们就不接受。这不就很简单了吗?好比说,咱们吃喝神话,这话是不是神的话呀?如果确定是神的话,那不管你明白不明白,不管你怎么看,不管你怎么认识、有没有观念,他都是神的话。合你观念的是神话,不合你观念的还是神话;你认为不合真理的是神话,你认为不是真理的也是神话。这就对了,那就按神的话来顺服、来接受、来吃喝。

人生性邪恶的本质产生大逆不道,让神感到可恨,神恨恶人类什么呀?恨恶人类大逆不道的撒但本性。大逆不道主要指人对神的悖逆、抵挡、背叛。在神家里大逆不道的人最主要是哪些人?就是敌基督。为什么说敌基督最严重呢?最主要就是他们不但不敬畏神,心里没有一点神的位置,还与神争夺权力,争夺神的选民。敌基督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啊?他像撒但一样败坏人类、迷惑人类,总想控制人类,最后达到吞吃人类。他扮演的角色是撒但的角色,一点不差!所以,神家对凡属敌基督的必须开除,这样的人不可挽救。现在可以说凡是对神的权柄、神的实质没有真实认识的人,心里不可能有神的地位;有的只有一点,心里有一点神的地位,那他敬畏神的心也是有一点。如果他敬畏神的心很大,是真正敬畏神的人,神在他心里就有完全的地位了,那他就快被神占有了;神在他心里至高无上,神是他最高的权柄,人在他心里地位最低,甚至没有任何人的地位,只有神自己,这样的人他敬畏神的心就完全了。有的人说:“我敬畏神的心怎么那么小呢?”敬畏神的心太小,害怕撒但的心倒挺大,这是什么问题啊?最主要他心里神的位置太少,所以他敬畏神的心就太小,顺服神就太少;他心里撒但的位置太多了,所以他惧怕撒但太多,崇拜撒但太多。这与神在他心里有没有地位有直接关系。现在要彻底解决人被撒但败坏的问题,彻底消除撒但在人心里的地位得用什么办法?就是认识神的权柄,这最重要。

在此我想有必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权柄,权柄象征什么,权柄代表什么。”人类对神没有丝毫认识,心里崇拜的是撒但,被撒但占有的位置太多,神在人心里的地位太少,就在这个背景之下,神就开始发表这方面真理解决这个问题,在神看这是有必要的。“有必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权柄”,这个“你们”是指谁说的?所有跟随神的人、寻求真理的人、追求认识神的人。“有必要让你们明白什么是权柄,权柄象征什么,权柄代表什么”,这三个问题关键。你如果能举例子说明这三个问题,心里透亮,就算你对神有点认识。现在咱们就来交通一下这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什么是权柄”,第一句话“笼统地说,神自己就是权柄”,这话最准确。或许有人说:“谁说了算,那谁就有权柄,谁说完话能做到,那就是权柄。”这么解释行不行啊?(不行。)按人的观念解释不行。神说的话那是真理,“笼统地说,神自己就是权柄”,这句话把权柄本身的意义、谁是权柄先说出来了。如果直接解释权柄还不好说,所以这句话开头先概括一下,这个太有必要了。神发表真理先说哪句话、前提是什么都是有意义的。再看下一句话,“神的权柄象征神的至高无上与神的实质”,这句话回答什么问题了?“权柄象征什么”。下句话又说了,“神自己的权柄代表神的地位与神的身份”,这句话回答哪个问题了?“权柄代表什么”。你会用神的话来回答神的话了,但是你能不能谈出神话里面的意思和你的经历认识?如果没有,你不是纸上谈兵吗?所以你还得揣摩这几句神话,明白神话的实质。

现在神的话把我们该寻求的真理用一句最精炼、最准确的概念说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我们追求真理的人该认识的了。下面神是怎么说的?“那撒但敢不敢说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说它造了万物,它又主宰万物呢?它当然不敢!”为什么“它当然不敢”?这个地方值得揣摩了吧?这里说:“那撒但敢不敢说它自己是神呢?”这是第一个问题。“它敢不敢说它造了万物,它又主宰万物呢?”这句话里透露出一个什么信息呀?到底什么是神?神与造万物、主宰万物有没有关系啊?如果撒但说它是神,那它造万物了吗?它能主宰万物吗?这两个问题就出现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它没造万物,它也主宰不了万物,那它说它是神就不成立了。撒但总让人说它是神,总让人把它当神来对待,那咱们对撒但应不应该产生点质疑呢?咱们得根据这句话:“它敢不敢说它造了万物,它又主宰万物呢?”在这句话里找答案吧。你肯定会说:“据我所知,撒但没造万物,是神造的万物,撒但也不能主宰万物啊,是神主宰万物。”那你为什么还崇拜撒但,说它是神呢?这就没根据了,这就是浑人做的事。那这里传达的信息到底是什么呢?“神”的这个概念到底怎么解释?得具备什么才能称为是“神”?在这里神的话说了,“它敢不敢说它造了万物,它又主宰万物呢?它当然不敢!因它造不出万物”。它造不出万物,也不能主宰万物,那它说它是神这就不成立了。那我们再看看,撒但造没造出一样神所创造的东西呀?有没有一本书上说撒但在哪儿造了一棵树,撒但在哪儿造出一个人来,撒但在哪儿造出一座山或者在哪儿造了一片海?没有这个记载。归根结底,凡是神所造的万物撒但没造出一样来,这是公认的事实,那撒但到底有没有神的实质啊?(没有。)败坏人类能造什么?败坏人类能造工具,能造核武器。能不能造活物啊?能不能造出最小的活物来?连最小的活物都造不出来!那败坏人类能不能成为神呢?(不能。)他不但造不出一样活物,他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他得了癌症自己都治不了,他自己哪天死都不知道,何况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他更主宰不了!那还能不能把撒但或者人当成神对待啊?(不能。)

谁如果把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当神对待犯什么错误了?(大逆不道。)大逆不道的错误与亵渎神的罪是不是有点接近了?(是。)这就严重了!那在末世神的性情向人类显明没有?开始显明了吧。末世神来要结束时代的时候,先把他的性情显明,显明以后让人类认识,认识完了,神就该结束时代了。记得神发表话语的时候有一句话说得很严厉,哪句话知不知道?“抵挡就死!”那这句话怎么解释?神有没有说空话不兑现、不应验的时候?(没有。)那这句话是怎么应验的知不知道?什么叫抵挡就死?就是你一旦知道是真神了,你定罪、抵挡,这就完了,谁也逃脱不掉!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受迷惑的时候,神不定你的罪,但圣灵不作工,你的过犯已经立案了;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是真神的作工,你再不悔改,那个时候你就被定罪了。现在大红龙在那儿正抵挡着,这就注定了大红龙就是永远被焚烧的对象,被焚烧千万年,这个事定了。凡是抵挡全能神作工的邪灵、污鬼也都被定罪了,肯定得死了。有人说“他们现在还没死”,虽然他们肉体还喘着气,在神那儿看他们也是死人了,在神那儿已经定规了,谁也改变不了,谁说情都没用,这是神的性情,话一出口就必成就,就得应验,就得兑现。末世神把他的性情显明了,开始发表话语,这些话语就代表神的性情。现在我们在网上一个劲儿地传扬神话,人都在看,看完都明白了,都在传讲:“全能神来了!神在东方显现了!不知是真是假,网上传得厉害!”大伙说:“真的吗?怎么回事?全能神都说了哪些话?他要作什么?发表什么了?看!”慢慢地,整个人类都知道了,知道了就显明人,显明以后凡是抵挡的都死,定型了。神的话发表完了,当审判达到高峰的时候神就开始作事了,神作事的时候就是他们死的时候,灾难马上就降下来,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有些人看完“抵挡就死”这话一开始不明白,“有不少人抵挡完也没死啊!”十多年以后,“哎呀,抵挡神的人都完了,在神那儿定规了!”等到现在再一看,“‘抵挡就死’,哎呀,马上就应验,马上兑现,在神那儿已经定型了,不改变了,就是这么回事了!”神的性情“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越来越实际了。现在我们再看看神的末世作工,每一个步骤是不是都有意义呀?是不是都很正常、很实际呀?不是说说就完事了。他先把话语发表出来,神选民这边吃喝着,那边翻译着,翻译完上网,上网以后整个人类都在看、都在传,看了再传、传了再看,等到整个人类凡是能看到的都看完了,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神就该作事了。神的作工就这么实际,就这么正常,就是借着我们这一班人这么传、这么见证,到一个程度的时候,神就该按照步骤作事了。我们见证神的过程也是我们蒙拯救的过程,也是我们被成全的过程,当我们见证神达到高峰的时候,也是我们被神成全、被神得着的时候,灾难就降下来了,神对外邦人就该作事了,神说:“我要以刑罚的方式在外邦中扩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对待所有的外邦之人……”你看看,这话就应验了。神每一个步骤所说的话是怎么应验的现在也清楚了吧?神的作工太实际了!那现在在神家里各种人是不是都在显明,都在各从其类啊?(是。)现在就是神最后显明人各从其类的时候,等人都显明完了,该成全的、能够达到蒙拯救的都达到果效了,灾难也就倒下了,灾难倒下的时候就是大红龙受刑罚的时候。这次大红龙受刑罚,神用什么类型的灾难,知不知道?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灾难将要发生,地震是灾难的起头,那都是超九级的地震。地震是大的地震,瘟疫也是大的瘟疫,饥荒也是大的饥荒。外邦人不服,“神来了?神来了怎么样?能作啥事啊?”能作啥事?“抵挡就死”这句话到那天全兑现,现在这些敌基督一个也逃不掉,都得受惩罚!

现在我们对神的权柄到底是什么、撒但的本能是什么该有分辨了,这里说:“因为它没有神的权柄,所以它永远不可能有神的地位与神的身份,这是实质决定的。它有神一样的能力吗?当然也没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显的异能叫什么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权柄呢?当然也不是!撒但引导邪恶潮流,处处搅扰、破坏、打岔神的工作,这几千年来,它对人类所作的除了败坏、残害人类之外,除了引诱迷惑人堕落、弃绝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丝毫值得人纪念、值得人夸赞、值得人宝爱珍惜的吗?”丝毫都没有啊,它所作的都是反面的东西。反面的东西都是什么?“引导邪恶潮流”这话是什么意思?世界邪恶潮流的源头是出自撒但,是由它发起的,是撒但败坏人类产生了邪恶的潮流,可不可以这么说呢?(可以。)“处处搅扰、破坏、打岔神的工作,这几千年来,它对人类所作的除了败坏、残害人类之外,除了引诱迷惑人堕落、弃绝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丝毫值得人纪念、值得人夸赞、值得人宝爱珍惜的吗?”有没有啊?没有,人为什么还崇拜撒但啊?这不是谬吗?这不是犯邪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被它败坏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遭到它的残害吗?它如果有权柄有能力,人类能弃掉神走向死亡吗?”这里的权柄、能力是正面的事物。反面的东西你做得再大、做得再厉害,它称不上有权柄、有能力;它的破坏力、它的打岔、它的搅扰再严重,那也称不上权柄与能力。为什么这么说?你们说,如果说它破坏的威力大,能破坏到一个程度,它有没有造天地万物的神的权柄、能力大呢?它那个破坏的威力再大也破坏不了神所造的万物。在神的眼中,创造天地万物、主宰万有这才叫权柄,这才叫能力。它只能败坏、只能搅扰、只能破坏,那点破坏力称不上什么权柄、能力,那属于反面的。所以除了神以外就没有权柄,没有能力,所有的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都没有权柄,没有能力,谁也够不上“权柄”“能力”这两个词的实质。显神迹奇事算不算权柄、能力啊?(不算。)现在神把这个真理奥秘揭示出来了,那什么是权柄、什么是能力现在清不清楚啊?(清楚了。)认识这个真理不容易啊!

撒但引导邪恶潮流,处处搅扰、破坏、打岔神的工作”,不算权柄,不算能力,那这算什么呢?在人这儿看,撒但好像有点能耐、有点本事,在神那儿都称不上,不过就是邪恶的表演、丑恶的闹剧罢了。人对撒但所作的,根据撒但破坏的能量、后果、严重程度说:“撒但这东西也挺厉害啊!”这是人给它的一个评价,虽然现在人明白真理了,不能说那叫权柄,不能说那叫能力,但是人还是会有点崇拜的意思,“挺厉害!有点能量!有点本事!有点能耐!”人是不是会这么说啊?(是。)人的这个观点能不能代表神哪?(不能。)撒但所作的在人看挺有能耐、挺厉害,比人的能耐大多了,在神那儿看是什么呀?啥也不是啊!从撒但在神眼中那个地位就能看出来,“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飞鸟,不如海里的鱼类,也不如地上的蛆虫”。人看它有本事,它那个本事在神眼中是什么?不但称不上权柄、能力,而且什么也不是,就是与邪恶有关,就没给它评价。在神那儿它是什么东西?“就是为万物效力”,让它“作好衬托物”。在神眼中,撒但只是有效力这个本能、有作衬托物这个本能罢了;在神眼中,它什么也不是,说把它灭了就是一句话的事,极容易,因为它在神的眼中连地上的蛆虫都不如。你说蛆虫在人的眼中那算什么?最低级、最丑陋、最恶心的东西。一看见它,恨不得一脚踩死,踩死还怕脏了鞋,是不是?撒但就是这么个东西,它在神眼中连蛆虫都不如。那我们根据撒但在神眼中的位置还能说撒但这东西本事挺大、挺厉害吗?(不能了。)就不能这么说了。那我们该怎么对待撒但呢?应不应该崇拜它了?(不应该。)虽然我们没办法把它当蛆虫对待,但是我们得想着“它在神眼中连地上的蛆虫都不如,它是个很邪恶、很丑陋的东西”,这样我们心里就再也没有撒但的一点地位了,应该这么看。所以神的话说到哪儿、怎么说,每一个字都太有意义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