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十二集)23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三)

23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三)

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

那一晚,罗得接待了两个神的使者,罗得为他们预备了筵席,用餐之后,他们还未躺下,城里各处的人都来围住罗得的住所,呼叫罗得,原文这样记载:‘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这是谁说的话?这话是对谁说的?这些话是所多玛城的众人在罗得的住所外对罗得喊的话。这些话听着感觉怎么样?你是否感觉气愤?听起来恶不恶心?是否让你满腔怒火呢?这帮人的喊话带不带有撒但做事的意味呢?在这句话中你是否感觉到了这座城的邪恶与黑暗呢?透过这帮人的喊话,你是否感觉到了他们行为的残暴与野蛮?透过这帮人的行为,你是否感觉到了他们被败坏的程度?从他们的说话内容中不难看出他们本性邪恶、性情凶残,到了难以自控的地步。在这座城里的人,除了罗得之外,个个都与撒但一模一样,看着人就想残害,就想吞吃……讲到这儿,不禁让人感觉到了这座城的阴森、恐怖,感觉到了它的死亡之气,也感觉到了它的邪恶与血腥。

面对一帮毫无人性充满了吞吃人灵魂之野心的暴徒,罗得对他们说了什么?文中记载道:‘“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罗得说此番话的用意是:为了保护使者,他宁愿舍掉他的两个女儿。于情于理,对于罗得提出的条件,这帮人当作出让步,放过这两个使者,毕竟这两个使者与他们素不相识,毫无瓜葛,不曾伤害过他们的利益,但他们在邪恶本性的驱使之下,并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变本加厉。在此,他们的另外一番对话不得不让人对他们的恶毒本相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了解、理解了神为什么要毁灭这座城的缘由。

那么,然后他们又说了什么呢?原文道:‘“退去吧!”又说:“这个人来寄居,还想要作官哪!现在我们要害你比害他们更甚。”众人就向前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他们为什么要攻破房门呢?原因是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害那两个使者。那两个使者到所多玛干什么去了?他们来的目的是为了救罗得一家人,而城中的人误认为他们来此地是为了作官,不问缘由,只是因着猜测便想动手残害这两个使者,他们想残害的是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可见,这城中的人已完全丧失了人性,丧失了理智,他们的疯狂程度、猖獗程度与撒但残害人、吞吃人的恶毒本性已无异样。

他们向罗得来要人,罗得是怎么做的呢?从原文中得知,罗得并没有把他们交出来。罗得认识这两个神的使者吗?肯定不认识!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吗?他虽不知道这两个使者的来意,但他认得出这两个人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接待了他们。他能称神的仆人为主就可见罗得平时是跟随神的人,与所多玛城中的其他人不同,所以当神的使者临到他的时候,他能冒着生命危险接待了这两个仆人,同时,他又以两个女儿来作交换保护了这两个仆人,这是罗得的义行,这也是罗得此人的本性实质的具体表现,也是神打发仆人救他的原因。当危难临到的时候,罗得不顾一切地保护了这两个仆人,甚至想用他的两个女儿换取这两个仆人的安全。在那城中除了罗得能做这样的事之外,还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样的事吗?事实证明了:没有!所以,除了罗得以外,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都是应该被毁灭的对象,这是不言而喻的。

今天交通“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这个题目。

那一晚,罗得接待了两个神的使者”,这个事有没有意义呀?(有。)有人说:“这事平常,我们也能接待呀!”我说不一定,因为那一晚是什么背景人不知道。那一晚是在所多玛城里败坏人类作恶罪恶滔天的一晚哪,一般的人敢不敢接待?(不敢。)没有信心的人不敢接待。现在在大红龙这座罪恶的城里,有几个人敢接待神的选民哪?没有几个呀。有几个人敢接待带领工人?没有几个。“那一晚,罗得接待了两个神的使者”,这句普通的话意义很深哪!罗得有信心,罗得有这个胆量,罗得有这个勇气,是不是这么回事啊?(是。)如果换作你在那座城里,那一晚你敢不敢接待?(不敢。)这就是罗得在那一晚接待了两个神的使者的意义。那一晚罗得跑到城门口那儿坐着,坐着想什么,琢磨什么呀?到城门口那儿坐着是散心还是消遣哪,还是想静一静啊?是这个心情吗?(不是。)如果是这个心情,能不能接待那两个神的使者?(不能。)那就不一定了。因着那天晚上罗得的心里特别地烦躁不安,为所多玛城的罪恶感到困惑,感到痛苦,也感到气愤。“这所多玛城的人怎么都这样呢?也太邪恶了!在这座城里呆着太痛苦了。想找个人谈谈信神的事,交交心,读点圣经,说点心里话,没有啊!”所以罗得就到城门口那儿坐着。罗得只是在那一天晚上到城门口的吗?不一定,也可能他常常去。那他到城门口盼望什么呀?他肯定想:“哎呀,什么时候能来两个知心朋友呢?到这儿跟我唠唠嗑,谈谈信神的事,读读圣经,那我心里该有多释放、该有多享受啊!”那一晚他看见了两个使者,一看就是从神来的。是不是信神的、是不是从神来的,从形象上、气质上都能看出来,灵里有感觉。罗得看见这两个神的使者之后,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神的使者。这对罗得来说是不是最有意义的事啊?(是。)是不是他想都不敢想、盼都不敢盼的事啊?(是。)所以他看见两个使者,他就诚恳地邀请他们到家里做客,罗得就为他们预备了筵席。这筵席是专门为接待神的使者预备的,那是心里高兴、兴奋哪,这是罗得的心情。

用餐之后,他们还未躺下,城里各处的人都来围住罗得的住所,呼叫罗得”。在罪恶的城里接待神的使者就这样,不一会儿灾难就降临了。这座城怎么样?是不是邪恶的一座城啊?(是。)接待神的两个使者是天经地义的事,这是善行,是正面事物,也是人之常情。谁家不来两个朋友?为什么这座城就不许可?在这座城里来好人就不行,来传福音的不行,来信神的不行,来神的使者更不行,这座城是“无神区”,是撒但辖区,不许神的使者来到,这就是所多玛城的邪恶。所以罗得因为接待了两个神的使者,祸患就这样临到了。我们从这个时间上看,他接待两个使者,使者进屋了,他就给预备筵席,大伙吃完了,这个工夫顶多是一个时辰(两个小时),一个时辰之内城里各处的人就集合到罗得房屋的周围,把罗得的房子围上了,你们说快不快?(快。)这个时候所多玛城里的人都在干什么呢?夜夜笙歌,妩媚妖娆啊,都在那儿玩弄淫乱、邪恶的事呢!看见神的使者来了,那些就能放下,赶紧要杀人,杀好人、杀义人比什么都要紧。所多玛这座城的人邪不邪?(邪!)说到这儿,我就想起来大红龙国家的警察了。你们说一个国家的警察他的职责是什么呢?是维护社会治安,抓犯罪的人。但是大红龙国家的警察他不抓犯罪的人,专门抓信神的人。听人举报犯罪的事他可以不搭理,“有利我就干,没利我不搭理”;但是一有人举报信神的事,说哪个地方在聚会,说哪个地方来传福音的,他什么事都能放下,把信神的人当作政治要犯、国家要犯来抓捕,这是第一政治任务。并且大红龙国家把打击全能神教会当作头号政治任务,实行全国上下铺天盖地地打压全能神教会的行动,你们说当今中国大红龙这座鬼城和古代的所多玛城相比,哪个城更邪恶呀?(大红龙。)大红龙这座城邪恶得更厉害呀!邪恶到什么程度?国家宣传机器——广播、电视、电台、报纸全部登载、播放抵挡神、毁谤神、论断神、亵渎神的谬论、鬼话,大街小巷到处贴着标语、广告、宣传资料来抵挡神、亵渎神。在大红龙这座城里,人如果接待了两个传福音的人或者神家的带领工人或者弟兄姊妹是什么心情啊?是不是心惊肉跳啊?(是。)晚上睡觉的时候那是夜不安生,不敢脱衣服,随时听见动静就得起来跑。以前宗教里的人是不是总祷告求神差派天使、天军在住处周围安营扎寨,防止撒但来搅扰啊?在那个国家信神遭的罪太多了,受苦太大了,十多年的颠簸呀,到哪儿都不得安生。我一看所多玛城里罗得临到的事就想到大红龙这座鬼城跟这个古代的所多玛城是一模一样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面再接着看,“原文这样记载:‘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这是所多玛城的人把罗得的房子围住之后向罗得喊的话。这个喊话你听着有什么感觉?罗得在屋里听见了,罗得怎么想啊?“今天晚上到我这里来的人是神的使者,是义人,是最好的人,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呀?你们为什么要找他们,你们为什么要害他们,你们太不知羞耻了!”这是不是罗得的心里话呀?(是。)你们如果在那个现场是不是也会这么想啊?(是。)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心理反应。圣经里不写人的心态呀,罗得怎么想啊,它只记述这个事。它要那么写就太多了,那圣经就不叫圣经了,应该叫小说,小说才说得那么细呢!圣经它不是小说,所以不说人的心理活动,但是我们能体会到。怎么体会到的?我们也有这种经历,我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那你们听完了这样的喊话,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些话听着感觉怎么样?”有人说:“当时我就想:‘完了!坏了!来抓了!赶紧跑啊!怎么躲呢?快把这两个人藏起来!藏哪儿呢?藏地窖里?没地窖,这咋办?’”瞎想一气。另外,对这个事的心态是不是充满了恨哪?(是。)充满了恨还有爱心吗?爱不起来呀,对仇敌还能爱得起来?对魔鬼撒但根本就爱不起来!圣经里说的“爱仇敌”是指什么说的?败坏人类不信神,他不理解,做一些愚蠢事,这个“仇敌”不是指魔鬼撒但说的。你敢解释“爱仇敌”是爱魔鬼撒但、是爱邪灵啊?神没那么说。所以在这里神就问我们:“听完了这样的喊话,你从这喊话里能感觉到什么呀?”这句话要紧,这句话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这个。现在你能感觉到什么呀?这个喊话是来自魔鬼撒但邪恶的声音哪,这个喊话让人听了气愤,气炸心肝肺呀!这个喊话带有撒但邪恶的味道,听完了这样的喊话人的心就更恨恶撒但,更恨恶这帮恶魔、这帮邪灵。我问过一些初信的人:“你信神以后对大红龙那些反面宣传是怎么看的?有没有分辨哪?感不感觉气愤哪?”有些人对这个没反应,他说:“这国家政府不信啊,所以它对信神的人就抓呀,就审哪,挺好玩!”他没一点真实恨恶,他听不出来邪恶的味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对反面事物、对撒但邪恶的本性实质没有丝毫认识,产生不了真实的恨恶。这样的人是不是脱离撒但权势的人哪?是不是站在神一边的人哪?这都不好说呀。撒但没抓你、没迫害你,你就不恨它;但是它抓捕神选民、迫害神选民,这么抵挡神、这么亵渎神,难道你心里没有恨恶吗?有的人一听谁亵渎神他就恨,一听迫害神选民的事他就恨,他是气炸心肝肺呀,恨不得让神把这些人给毁灭了,那才能平息愤怒。你们说这人和人对撒但的邪恶,看法、心态一不一样?(不一样。)真不一样。如果听了所多玛城这些人向罗得喊的话,你心里没有愤恨的感觉,另外你心里也认识不到这些人的邪恶本性、性情凶残跟撒但恶魔没什么两样,那你这个人对正面事物肯定也不感兴趣。你对反面事物、邪恶的事物都恨不起来,你对正面事物能感兴趣吗?你对真理能感兴趣吗?所以在这里神就问我们的反应、感觉怎么样。你说他们能向罗得这么喊话,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的性情是什么?是不是邪恶、凶残哪?(是。)如果你真是喜爱真理、有正义感的人,那你肯定对这些撒但的声音特别气愤,“你们这些魔鬼,你们真是找死啊,太邪恶了!”好人、喜爱真理的人看见这些事就有分辨,一下子就把这座鬼城的人里面的邪恶实质看透了,看透了之后第一句话:“这座城里的人怎么这么邪恶呀?简直都是恶魔投胎呀!哎呀,这座城里的人也太凶残了,见着好人、信神的、神的使者抓着就不放,非要整死不可呀!哎呀,这座城是该毁灭的一座城,是罪恶之城啊!”那你听完了这些撒但的声音之后能不能有这样的认识呢?你要没这样的认识说明什么?你是个糊涂人,你没有真理、没有正义感。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一般有灵、有心的人一听见这些话、看见这些事之后,“不禁让人感觉到了这座城的阴森、恐怖,感觉到了它的死亡之气,也感觉到了它的邪恶与血腥。”一有这种感觉就正常了,这个人真是喜爱真理、明白真理的人,他有生命啊!

现在通过神话的揭示我们对所多玛这座城做的事有了这样的认识,那你对中国大红龙这座城是怎么认识的?这个很关键哪!在1931年东北沦陷的时候,日本人进驻东北,占领了东北,有一个人作了一首歌怀念“九·一八”,东北人就唱这首歌怀念在东北的日子。现在有的人离开了大红龙国家到国外信神尽本分,人说:“你对中国是怎么看的?”他说:“哎呀,那里有我的亲人,那里是我的故土,那里有我喜爱的山水花草,那座城很美丽呀!”你还能这么说吗?再是故土也没有用!你如果真恨恶撒但你会怎么说呀?“那座城就是所多玛城,该毁!该灭!中国如果被神毁灭了,那我就一个劲儿地欢呼赞美神的公义呀!我不管我的故乡以前的山水怎么美,愿神把它都毁灭,也让神心中的怒气得以平息,我们也不愿意再看见这座鬼城!”对中国的回忆那是什么回忆?悲伤的回忆、痛苦的回忆!在那里发生了太多不忍目睹的事情,那是一座伤心的城啊!所多玛被毁灭的时候罗得怎么想啊?罗得有没有忧伤的心情?(没有。)他说:“那座城差点把我害死了,我差点死在那座城里!幸亏神的使者保护我!神把那座城毁了太好了,我可不愿意再回忆那些事了!”罗得的妻子呢,她没太大知觉,她说:“那座城里的人是挺邪恶,但是那座城是我的家呀,是我生活过的地方!在我的家里有很多我喜爱的东西我没有拿出来,与那座城一同被毁灭了。”所以她回头这么一看就变成盐柱了,她还留恋呢!如果你真感觉到了这座城的阴森、恐怖,感觉到了它的死亡之气,感觉到了它的邪恶与血腥,你也会赞美神的公义,“赶紧毁了这座城吧,这座城太邪恶了,毁得越快越好啊!把大红龙给它灭绝,给它斩草除根、连根拔掉,都毁灭了才好呢!”

在这座城里的人,除了罗得之外,个个都与撒但一模一样,看着人就想残害,就想吞吃……”这句话是从哪个事得到证实的?全城男女老少都来了,他们来干什么?要残害这两个使者。所以这里说“除了罗得之外,个个都与撒但一模一样,看着人就想残害,就想吞吃……”凡是看见好人就想残害、就想欺负、就想吞吃、就想把他治死、就想玩弄的,那是不是魔鬼呀?(是。)那就是魔鬼呀!魔鬼对待人就这样:对待凶人、恶人它点头哈腰的,恨不得跪下管人叫爷爷;见着老实人、信神的人就想欺负,就想玩弄,就想给你一拳头,见着恨不得上去就踢你一脚,上去就想把你打倒,打倒了之后骑在你脖子上拉屎、撒尿。这是不是魔鬼呀?(是。)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多呀!所多玛城的人就这样,大红龙国家的人除了警察,老百姓也这样,大红龙如果赏他两个钱,他就帮大红龙做事,“我知道谁家是信神的,我给你带路!”“我检举,检举一个奖励多少?”“两千。”“可以,把钱拿来我就检举!”就为了钱啥都干哪,这就是大红龙国家的人。在这座城里,“个个都与撒但一模一样,看着人就想残害,就想吞吃”,这样的城就叫“所多玛”,所多玛城的人就这样,就这么邪恶,现在认识到了吧?神末世作工来干什么来了?神作完了拯救人、成全人的工作之后就要开始结束时代,降灾试炼、熬炼普天下的人,把所有神预定拣选的人都作成,最后毁灭这个世界,结束时代的时候神就作这样的工作——毁灭的工作。

面对一帮毫无人性充满了吞吃人灵魂之野心的暴徒,罗得对他们说了什么?文中记载道:‘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 ”罗得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也就是面对这一群恶兽、魔鬼,为了保护两个使者就敢这样说话。罗得是怎么说的?“请你们不要作这恶事。”意思是“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做是作恶呀,你们别这样做!”然后怎么办?“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们作什么。”那罗得为什么劝他们不要作恶,还要把两个女儿献出来交给他们?要不提女儿,光劝他们不要作恶行不行啊?(不行。)他知道不行,罗得也不傻呀!养那两个女儿多少年,花了多少心血代价,那是没办法,不拿点真东西跟他们兑换不行,人家不干,光劝劝他们“你们不要作这恶事”已经达不到果效了,所以这个时候罗得在后面又附加了一个条件,“我有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容我领出来任凭你们的心愿而行”,想用这个条件来平息这事。罗得的“义”在这里显出来了吧?(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为了保护神的两个使者,把两个心爱的女儿献出来了。能这样做的人多不多?(不多。)多数人顶多能做到什么程度?劝劝他们,跟他们商量:“看在我多年住在这里的份上,咱们无冤无仇,你们别向这两个人做事,给我留个面子;或者我还你们一个人情,你们有什么条件说说吧,要钱也行,要房子也行。”一般的人顶多能跟他们这么交涉。但是罗得知道这么交涉没有用,不管用,在这个时候不动点真格的不行了,他心说:“所多玛城的人邪恶,一般都玩弄美女呀,正好我有两个姑娘,把她们交出去。”罗得在这个时候主动提出要把两个女儿交出来。你们说神的两个使者在屋里听到罗得在门外这么说,他们是怎么想的?这两个使者说:“哎呀,神差派我们救他,在这个事上一看罗得真是义人,救得对呀!神真是鉴察人心肺腑啊!我们要是不来,我们也看不见、也不知道罗得是个义人,现在我们亲眼目睹了,罗得在这个事上用两个女儿换我们!”这两个神的使者受不受感动啊?(受感动。)肯定心里一个劲儿地赞美神。关键时刻罗得临危不惧,把两个女儿献出来了,罗得的义在这里就显出来了。

罗得说此番话的用意是:为了保护使者,他宁愿舍掉他的两个女儿。于情于理,对于罗得提出的条件,这帮人当作出让步,放过这两个使者,毕竟这两个使者与他们素不相识,毫无瓜葛,不曾伤害过他们的利益,但他们在邪恶本性的驱使之下,并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变本加厉。”这句话说明什么呀?现在这个事情不是当初罗得想象的那样了,“这些人就喜欢玩弄女人,我把女儿一交给他们,什么事都能摆平”,但临到这件事就摆不平了,美女、处女不好使了,这个所多玛城的邪恶可不是一般的邪恶了。它这个邪恶的主要特征在哪儿啊?它仇恨神使者的心太大了,仇恨神的心太大了,高于一切了,他们与神对立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这叫顽固地与神对抗啊!他们为什么要害两个神的使者?不就因为恨神嘛!他们恨神,所以就恨神所差派来的人,恨那些属神的人,就恨那些信神的人。抓所有信神的人代表他们恨神,所以在恩典时代主耶稣就把这个事的根源说清楚了,“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或作“该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那些抵挡神的邪恶势力抓捕神选民、残害神选民都是因为他们恨神的缘故,这是问题的根源。我们从许多神选民受逼迫的例子中就看清楚了,大红龙是怎么说的?“你只要答应不信神了,否认神,签悔过书,啥事都没有,一笔勾销,马上放你走!”你看看,他们仇恨神的心太大了!所以在这里罗得想用两个女儿来调解这个矛盾、平息这件事没有果效,人家不答应,在这里美女不好使,金钱不好使,因为他们仇恨神的心太大了,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反而变本加厉。明白了吧?(明白了。)

在此,他们的另外一番对话不得不让人对他们的恶毒本相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也了解、理解了神为什么要毁灭这座城的缘由。”神为什么要毁灭这座城啊?就是因为这座城里的人都与神敌对,都仇恨神哪,所以神把这座城给毁灭了。听明白了吧?(明白了。)无论神毁灭一座城也好还是毁灭一个人也好,都是因为什么?都是因为他们仇恨神的缘故,他们恨神的心不可调解了,达到了顽固地、疯狂地与神为敌的地步,所以他们才遭到了神的毁灭。神没要求他们非得信神,非得接受神,非得接待神的使者,即使他们不信神,但只要做事不涉及神,不与神敌对,神也留他们的性命,“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哪!在这里我们必须得认识清楚神为什么要毁灭所多玛城,神毁灭人类的原则是什么,就是这个人类只要达到顽固地与神敌对、不可调解了,神就该毁灭他了,这就是神的公义性情。现在明白了吧?(明白了。)

下一段:“他们向罗得来要人,罗得是怎么做的呢?从原文中得知,罗得并没有把他们交出来。罗得认识这两个神的使者吗?肯定不认识!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吗?他虽不知道这两个使者的来意,但他认得出这两个人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接待了他们。”罗得对这两个使者认不认识啊?(不认识。)不认识怎么就接待了呢?这里说明一个问题:有的人接待人是建立在一个条件、基础之上,就是必须得认识,必须得有好感,必须得帮助过他,这样的人他才能接待。那这样的人这个义行明显不明显呢?够不够义行啊?(不够。)罗得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你如果是神的使者,你如果是神差派来的,不管我认不认识我都要接待”。罗得这个义行比原来那个接待法高不高了?(高。)这就高多了。好比说,有的人看到自己认识的两个弟兄姊妹在城里传福音,“哎,你俩怎么来了呢?”“我们到这儿传福音也没传着人哪,没地方住了。”“那到我家吧!”他就接待了。如果这两个人没地方住了,有一个人也信神,但不认识这两个人,一看,“这两个人像好人,好像是信神的,如果真是信神的,那我得接待呀,我不能光接待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只要是信神的我也接待。”于是上前问问:“你们两个人是干什么来了?你们是不是信神的?”“我们是信神的,在这个地方没有认识的人,没人接待。”“既然是信神的,那我接待你们。”这个人怎么样?这样做合不合神心意呀?(合神心意。)他接待神的使者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只要是神的使者,不管我认不认识我都接待”。有的人的爱心就这么一点,“我认识的、有恩于我的、帮助过我的我接待;我不认识的、没帮助过我的我不搭理,他受啥苦我也不搭理。谁纪念我的恩哪?谁纪念我的善行啊?”这两个人有没有区别?(有。)哪个人更蒙神悦纳呀?(接待陌生人的。)陌生人他都能接待,这个厉害呀!所以说神家里有一些人就这样,一听说是神选民有难处了,不管他是哪个省的,也不管他是男女老少,也不管他外表长相怎么样,“哎呀,快快快……帮助帮助……神选民有难处,这义不容辞啊!”这样的人有没有爱心哪?(有。)罗得在这个事上就是接待了两个不认识的神的使者,“我灵里有直觉,这两个人是神的使者,是信神的,我必须得接待,我得保护啊!因为他们到这座城了,这座城的人邪恶呀!人要看见他们能把他们吞吃了!”这个时候他就不顾个人的安危接待了这两个使者,罗得因为接待这两个神的使者临到祸患了,他后不后悔啊?(不后悔。)他不后悔,反而主动拿两个女儿来平息这个事,他是诚心的。罗得就这样跟所多玛人谈判、交涉,后来没奏效,人家不答应;不答应的时候,神的使者做事了,保护了罗得。罗得他的信心、他的人品、他的爱心在这里就显明出来了。

神的使者临到的时候,人能挺身而出去接待、去保护,这是不是神子民的职责呀?(是。)如果是信神的人看见神选民遭难了,不救,不管,觉得与自己无关,只保护自己,这样的人算不算神子民哪?(不算。)能不能称得上是跟随神的人?(不能。)不配呀!有一次,有些神选民在河南的一个城里聚会,全部被大红龙抓捕了;被抓捕之后,当地的几个弟兄姊妹一听说这个事就四处找人,托关系,花钱,把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都弄出来。当时是一个外地的工人在那儿组织的聚会,当地的一个带领工人一看:如果大红龙了解了这个情况,这个外地的工人可能就要判刑。他就自己承担了,他说:“这次聚会是我组织的,这些人都是我召集的。”那个人被抓过五六次了,他也不在乎,就把这个事揽下来了。后来他们每个人交出一千二百块钱就被放了,公安局发了一笔小财,完事了。临到这样的事,有些弟兄姊妹就能出面,有人的找人,有关系的找关系,有钱的拿钱,就给解决了。你们说这是不是善行啊?(是。)这类的善行虽然说比罗得的义行差一点,但是这个事就蒙神称许,这些人能在神选民遇难的时候都尽上自己的责任,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代表什么?代表他们的信心,代表他们的善行,真心信神的人就能这样义不容辞。

在律法时代,罗得就做了这样的事,就得到了神的称许,最后当神毁灭所多玛这座城的时候,神说:“这座城里还有一个有义行的,我得把他救出来。”就差派两个使者把他救出来了。这说明什么?神不忘记有义行的人。哪一座城里有多少信神的人,在信神的人当中有几个有义行的,有几个义人,哪些是不信派,在神那里了如指掌啊。那罗得能不能称得上是义人呢?神说不算,他只是有义行,还称不上是义人。你看看,就罗得有这样的义行,跟义人沾点边了,神都没有忘记呀,先把他救出来,然后再毁灭所多玛城。那我们看看神毁灭所多玛城,这里一方面有神的公义,另外还有原则,就是这里如果有义人、有义行的人,神绝对要将他搭救出来。所以神毁灭一座城不是玉石不分,而是有原则的。这个事看清楚了吧?(是。)咱们现在就感觉败坏人类是什么呀?那就是粪土,那就是一个可怜的灵魂哪!在神那儿败坏人类连灰尘都不如,但是只要你具备义行,神还顾念,神还要把你搭救出来,在这里我们对神该怎么认识啊?神作事有没有原则?(有。)神对人类有没有爱?(有。)神毁灭所多玛是不是公义?(是。)当我们把这些事都认识透的时候,我们读完了这篇神话就没白读,算有点收获。

现在整个中国都是所多玛城,世界各国都有一些所多玛城,在每一座城里真正的义人多不多?(不多。)有人说:“有一座城里有好几十处教会呢,好几千人哪!”这“好几千人”都是具备义行的人吗?在神面前具备义行的人和信神的人有什么区别?信神的人都具备义行吗?这两个概念得弄清楚,不能混淆,不能一概而论。当神把定意要毁灭所多玛城的事向亚伯拉罕通报的时候,亚伯拉罕是怎么说的?他最后说:若这城里有十个义人,你还灭不灭这城?神说:这城里若有十个义人,我也不灭这城!现在每一座城里至少都有一两处教会,至少都有百八十人,这是不是比所多玛城里的义人多得多呀?有人可能会那么数算。在神眼中不是看教会人数有多少,而是看有义行的人有多少。那有人说:“值得神纪念的义行是什么标准哪?”就是有点代价。什么代价?有时候就涉及到了坐监,涉及到灭门之祸,有性命之忧啊!你的义行如果有这样的代价,在神那儿一看:“这是义行了!”如果你的义行就值一分钱,什么危险也没有,只是多花几块钱、几十块钱的事,那这样的事多行,你常做也行,你这一生都是这么做的,这也蒙神纪念,就像外邦人说的“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小事你常做也行;但是涉及到性命的、涉及到坐牢的大事你如果做了一件两件三件,这就值得神纪念了。如果一个人信神多年,看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件值得神纪念的善行,那这个人在神眼里不算数,神不承认他是跟随神的人。这句话是不是很关键哪?(是。)那如果按这个标准衡量,这一座城里有多少能行义的人哪?能不能根据教会的人数来算了?(不能。)有的教会有一百人,但是在神眼中一个人也没有,这样的教会有没有?(有。)因为这个教会里的人都是糊涂信,就是为得福来的,就是为享受恩典、吃饼得饱来信的,没有一个追求真理的,所以神说这里没有教会,他的灵没有在这个地方作过工,神不承认哪!那现在一座城里到底有几个行义的人?咱不说义人,就行义的人、真正具备善行的人有几个,这个算数。也可能一个教会有五十人,但是在神看就五个人有义行,是好人,是敬畏神的人,是真正跟随神的人;有的城里有二百个信神的人,在神看可能就十个是有义行的,那这十个人就是神打算要搭救的,其余那些人跟外邦人一样,灾难临到时一同毁灭。没有义行神不救啊!其实神在毁灭所多玛之前就打算救罗得一个人,说“罗得这个人有义行,得把他搭救出来”,那他妻子、女儿是不是也跟罗得一样信神哪?(是。)但是那些人都不具备义行,就是借光,神不承认她们有义行。结果怎么样?罗得的妻子一回头变成盐柱了!那你们说所有信神的人在神眼中都算数吗?(不是。)有义行的,也就是预备足够善行的人在神眼中算数,神要毁灭这座城的时候,神要把他救出来。

咱们把这个事交通清楚了,人就知道在神眼中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信神的人,起码得具备足够的善行,没有足够的善行不行!你们说假带领、敌基督有没有善行?(没有。)不但没有善行,而且恶行累累、作恶多端,总打压神选民、开除神选民。你有地位了,神选民揭露你也好,分辨你也好,检举你也好,你应该正确对待,你为什么要打压人?为什么要开除人?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呀?开除了还不算完,人家上神家网站下载东西不行,跟教会的人接触不行,要求回教会不行,非得向你跪地求饶,非得满足你,你才允许接纳,你算个什么东西呀?你把自己当神了?你给自己当老祖宗呢?神选民揭露揭露、分辨分辨,那咱们就正确面对,正好有这么一个人监督咱们,咱们有什么败坏、有什么鬼性、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就认识,反省,完事了。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怎么对待分辨、揭露自己的人啊?不说感恩戴德吧,但是你应该承认:“这是神的安排,有这么一个人监督,对我的生命进入有益处,对我信神走追求真理的路是个保守。”应不应该这么看哪?(应该。)如果他揭露你、分辨你,你都能接受过来,再跟那个弟兄姊妹谈谈心:“你揭露得太对了,这是神的爱临到我了,这是对我的拯救!我真有这些问题,我都没认识到,多亏你的揭露、分辨哪,这对我的生命进入太有益处了,我谢谢你!”你说那个弟兄姊妹会怎么看这个人哪?他还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揭露你吗?还能拿你当仇敌吗?不可能。他会说:“哎呀,我没想到这个带领工人还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人家能这么对待咱们,那咱们没啥说的,咱们拥护他做带领。”原来他揭露、分辨也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也不一定完全出于个人存心,就是有个人存心,咱们也得认识自己。你有这个错误,你这样对待人就不行,你这样作工作尽本分就不行,对弟兄姊妹危害太大,所以应该正确对待神选民的揭露、分辨。如果把揭露、分辨、检举他的神选民都当仇敌对待,这是恶魔的本性啊。有一些弟兄姊妹发现我的错误,也给我写封信指点出来,这不是揭露。我一看这个人挺好,有这个人在不错,我说这样的人不能开除,得留着,谁打压也不行。谁如果因为给我来封信指点我的错误被打压,那我得保护他,人家这不是作恶呀,这是维护神家工作呀,这么做对神选民有益处,所以得正确对待他。在神结束时代的时候我们就得这样信神预备善行、体贴神的心意。罗得就是因为具备了义行,他就蒙拯救了,在所多玛城遭毁灭的时候幸免于难哪!我们生在末世,当神结束这个时代的时候,如果我们预备了足够的善行,我们也能蒙神恩待,蒙神拯救脱离这灾难。所以现在预备善行太重要了,千万别作恶呀!有几个人监督你、揭露你、检举你,对你的生命进入有没有益处?(有。)太有益处了,这是好事啊!如果人都阿谀奉承,都溜须拍马,都崇拜你、赞美你,你就乐了?我看那是有祸了!所以你要做一个好带领怎么办?你就把一些专门爱提意见、爱挑毛病的人留在身边,总让他们说话,给他们机会说话,这样对你是极大的益处、极大的保守。你们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啊?(是。)有的人就容纳不了那些敌对的人,凡是好挑毛病的人,好揭发、检举人的人,他就当作眼中钉、肉中刺,非要把他拔掉,非要把他开除心里才痛快。这是什么本性啊,这是不是撒但本性啊?(是。)他不搅扰神选民,他不作明显的恶你就别管人家,给他留下怕什么呢?他揭露你,那你要是真做得好,大伙儿看得清楚,大家心里有数,你还怕人反对吗?还是你没真理,你才怕人反对呀!现在大红龙是不是这样啊?全面打击异己!凡是跟它意见不一样的,都想方设法地除掉,最后怎么样?自己也走到死亡的路上了——自取灭亡啊!

现在就是预备善行的时候,如果人信神到现在不管多少年,没有一点善行,反而有一些作恶的记录,这样的人能不能剩存下来,能不能像罗得一样幸免于难?这就不好说。这末世的救恩就这一次,也就这么点时间,这短暂的三五年之内就结束了。这三五年之内你要是没有什么善行,没有什么义行,那就白信了,真完蛋了,以后再没有机会了!神跟我说过这句话:“这些灵魂从哪儿来的?就是历朝历代那些信神的,他们以前没达到合格,所以在末世降生,最后给他们这么一次机会。这一次的机会如果人把握好了,预备善行多了,得着真理了,他就得着末世的救恩了,就能达到被成全;这一次如果他不追求真理,也没有足够的善行,那就永远地灭亡!”我看见有一些弟兄姊妹,在追求真理上开始下功夫了,开始写见证文章,开始操练写剧本,开始操练做视频,为神作见证;有的人撇下一切尽本分;有的人家里比较富裕,移民到海外专门接待弟兄姊妹。这些人在预备善行啊,他们知道在神末世的作工中一个是得着真理很重要,一个是预备足够的善行太重要了,这是把财宝积攒在天上!那我们从所多玛城被毁灭这一事上得的启示到底是什么呀?所多玛城被毁,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但是在当代的所多玛城被毁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时代结束的时候,什么样的人能剩存下来?得着启示没有啊?神显明这个奥秘没有?(显明了。)罗得,他就是一个典型,他的作法就是蒙神纪念的义行。罗得这个善行的代价在哪儿呢?他把两个最心爱的女儿舍出来,这代表什么?舍弃一切。有人说:“‘舍弃一切’,他自己的命舍了吗?”你们说在此,他把两个女儿舍出来,能不能代表他能舍命啊?(能。)那个时候他如果把自己交给人家,人家不要,不好使!如果他把自己交给他们,有他就够了,他就交自己了,因为做父母的一般都能为儿女舍命,对不对啊?(对。)在那种情况下,他能把两个女儿交出来就代表他能为这两个神的使者舍自己的命了。那罗得的义行标准是什么?就是为神舍弃一切,包括能舍弃性命,这样的义行就足够蒙拯救,就足能救自己。

在末世神作最后一步拯救工作的时候,你到底都舍什么了?你都抛弃什么了?你如果没有舍弃、没有抛弃、没有代价,那你那些善行就是一般的善行。“一般的善行”得加两个字“足够”,“足够的善行”,就是善行得够多,太少不行啊!如果你有罗得这样的义行,那一个就妥,要没有罗得这样的善行、义行,那你就得有足够的善行,只有具备足够的善行才能使你获得美好的归宿。那这个善行怎么预备,预备好了没有,这个事是不是挺重要啊?(是。)我看见有一些弟兄姊妹,2012年信的,2013年信的,然后就撇下家尽本分。我说:“你信两三年就能撇下一切,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你这信心也不算小啊!”撇下家这事不容易。有人说:“为了出国撇啥人都愿意!”人都不一样。有的人就撇不了,他说:“我撇不了家,我撇不了好的职业,我撇不了我那个劳保工资,我撇不了我那个房子,我撇不了那些亲人。”他就不来了。有的人就能撇,撇完了之后那就看你尽本分怎么样了。如果你为尽好本分受尽一切的痛苦,无怨无悔,为了尽好你的本分达到忠心耿耿,点灯熬油,熬尽生命的最后一滴油,熬出至死忠心,肝脑涂地,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有这个忠心就妥了,保证能得着神的称许。如果有的人也愿意来海外尽本分,就为了安全,为了安逸,到这儿尽本分没有忠心,应付糊弄,多长时间一点果效没有,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这样的人有没有善行啊?(没有。)这样的人倒麻烦了,你是苟且偷生,贪生怕死,贪享安逸来了!那多卑鄙呀,遭神恨恶啊!如果死不悔改肯定得遭咒诅!“咱是来尽本分来了,是来完成神的托付来了,是为神尽忠心来了,是为了跟随神、通行神旨意撇下一切的,我不是来贪享安逸的,不是来混吃等死的!”这样的人存心就对了,蒙神纪念、蒙神悦纳呀!有些人在这儿尽本分,他不想怎么体贴神心意,他不想自己该怎么追求真理、怎么预备善行,他想什么?“我的丈夫在家怎么样了?吃得怎么样啊?身体怎么样啊?有没有人照顾啊?他是不是又找对象,把我撇了?”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邪门啊?(是。)还有的人想自己的孩子,“哎呀,我的孩子咋样了?我的父母现在身体咋样啊?有没有病啊?神管没管哪?”还有的人想:“哎呀,我在家多好啊!这一出来,亲人都看不见了,寂寞呀!”他就不体贴神的心意,不是为了尽本分,不是为了还报神爱,不是为了为神尽忠,那你来干什么?你要没有这个心志就回去,神家不拦阻,神家从来不勉强人。你来也不是神家邀请你来的,是你自愿来的,谁也没勉强你。什么人都可以随时回去。现在人看完了所多玛城被毁灭这个事实以后到底得着了什么启示?看见了什么异象?找到自己当行的路没有?这些事不解决,那你这篇神话白读啊,咱们得解决点实际问题。罗得是因为具备了义行蒙神拯救了,咱们如果不能具备足够的善行也不能蒙神称许,也达不到被神认可呀!

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吗?他虽不知道这两个使者的来意,但他认得出这两个人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接待了他们。”就这一句话太重要了!神的仆人也就是事奉神的人。“咱们正好在这个城里住着,神的使者——这两个神的仆人来到这座城了,咱们得接待,这就是咱们的责任,义不容辞啊,赶紧得把他们接待好、保护好,这是天经地义啊!咱要不这么做没良心,不是人!”当时罗得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接待了他们。“他能称神的仆人为主就可见罗得平时是跟随神的人,与所多玛城中的其他人不同,所以当神的使者临到他的时候,他能冒着生命危险接待了这两个仆人,同时,他又以两个女儿来作交换保护了这两个仆人,这是罗得的义行,这也是罗得此人的本性实质的具体表现,也是神打发仆人救他的原因。”罗得在神差派两个使者救他的时候,他的义行就行出来了。你看看,神要救的人在临到事的时候真有实际、真有义行,不服不行。神鉴察人心肺腑,神就知道罗得能做到。“当危难临到的时候,罗得不顾一切地保护了这两个仆人,甚至想用他的两个女儿换取这两个仆人的安全。”这些事罗得都做到了,罗得正是这么做的,所多玛城的人作证,这两个神的使者也作证,撒但也得服气呀,没说的。“在那城中除了罗得能做这样的事之外,还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样的事吗?”有没有其他的人哪?(没有。)罗得家里那几个人呢,罗得的妻子能做出来吗?(不能。)不是她接待,她也没做。她如果出去说“我把我的两个女儿交给你们”,那他的妻子也能蒙拯救了,是不是啊?他的妻子绝对没有罗得的信心,所以在这座城中除了罗得能做这样的事以外,没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样的事。“所以,除了罗得以外,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都是应该被毁灭的对象,这是不言而喻的。”人在末世经历神的作工要被作成什么样的人才能剩存下来呀?是作成罗得这样的人还是作成罗得的妻子那样的人呢?(罗得。)那你如果信神多年顶多就做个罗得的妻子,能不能蒙拯救啊?(不能。)你要是罗得的女儿那种信法呢,能不能蒙拯救?(不能。)效力都不合格。非得做罗得这样的人,危难临到的时候挺身而出,义不容辞,甚至能献上性命啊。罗得这个人的人性品质是什么?首先,他对神的信心完全具备,“凡是神差派来的我都要接待,都要保护,甚至可以牺牲自己!”他对神的信心就这么大,能为神忠心,为保护神的仆人、使者献上性命,这就是罗得的人性品质——心地善良,喜欢义,能忠于神!他为保护神的使者能献出性命,能舍掉性命,舍掉一切。他信的绝对不是渺茫的神,而是实际的神、是真神,否则他就做不到这一点。宗教里的人就行不出这样的义来。凡是信神感觉渺茫、信渺茫神的人,他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哪有使者啊?哪有仆人哪?看不见,不认识,不承认!”

除了罗得以外,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这“所有的人”包括什么人哪?包不包括那些也承认有神的人?包不包括那些信老天爷的人?包不包括那些信神但是不能接待神的使者,到患难临到的时候舍不出性命、付不出代价的人?都包括呀!“所以,除了罗得以外”,就是除了能具备蒙神纪念、蒙神拯救这类义行之外的人都得被毁灭呀!有的人说:“现在我信全能神了,无论多大的灾难临到,我都不会死了。”这话说得对不对啊?(不对。)不对在什么地方?没有善行不行!你信全能神没有善行就等于你信得不真,你是随帮唱柳,你是瞎起哄,你是挂名的信徒,你是有嘴无心的信哪,不是真心信神的。凡是信神没尽上本分的人,在神那儿看是什么?不信派!所以当所多玛城被毁灭的时候,只有什么样的人能蒙神拯救啊?具备足够善行或者具备义行的人,起码得像罗得这类人才能够得上蒙拯救的标准。听明白了吧?(明白了。)那我问你:“你也是信神的人,你比罗得怎么样?你具备罗得所具备的义行吗?你的信心有罗得的大吗?你对神的忠心有罗得的大吗?”你不敢说吧?如果你所在的那座鬼城被毁灭的时候,你能不能剩存下来呢?有没有把握?(没有。)没把握这就不行啊!有一些人在灾难中有了见证,蒙了保守,说:“有一次发洪水的时候,我那房子没被冲倒,所以以后再有大的灾难发生我肯定也能剩存下来。”这个推理准不准确?(不准确。)那次让你剩存下来是为了给你留个蒙拯救的机会,你刚经历神作工,这个机会神不能给你夺去;但是如果这个机会时间过了,你不具备足够的善行,照样是被毁灭的对象。我说这话你们能不能领受?(能。)这话准确呀,你这么想对你有益处。所以你别满足于“那一次我就是尽点接待的本分,我就是保管一点神家的东西,我就蒙拯救了,那以后临到什么灾难肯定我也能剩存下来”,这话不能这么说,这么说可危险哪,千万别这么想,赶紧预备足够善行。行义不能止步,预备善行不能见好就收啊!明白了吧?(明白。)

有两个人把神的托付赶紧推给别人之后高兴得跳起来了,如释重负,“这下子可把担子推给别人了,我们轻省了,为此庆贺吧,欢呼吧!”把神的托付、重担推给别人以后,自己激动得跳起来,兴奋得跳起来,你们说这个表现怎么样?你们喜不喜欢这个镜头啊?(不喜欢。)这是个什么镜头啊?你们看了有什么感觉?他们对待神的托付的态度就是推给别人以后如释重负、欢呼跳跃,这样的人能不能预备什么善行呢?(不能。)能不能像罗得一样在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保护两个使者把自己心爱的女儿都献上?他们做不到啊。如果他们真有点良心的话,看自己的素质差一点,人家比咱们强,为了神家的工作,把这个责任、重担交给别人,但是自己负不了这个责任,也没受那个苦、付那个代价,他会感到痛心、懊悔,向神祷告:“神哪,这是你给我的托付,我这个素质不行啊,我也没有忠心,暂时没这个身量,所以我交给了别人,但是我还要努力呀,要弥补这个损失!”他们没有这样的祷告,而是欢呼跳跃,高兴得跳起来,这就是人对待神的托付的态度。你们说这样的镜头让神看见了神会怎么想呢?“哎呀,你们真有自知之明,你们真有人性、有理智,我赞成”,神能不能这么说?(不能。)那神会怎么想?“你对神的托付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你对神也没有忠心哪!”神会伤心,“你没有良心哪!”你说在末世神的作工快要结束、日子不多的时候,神的托付咱们一个人担不了,那就两个人担着,三个人担着,咱们同心合意共同顶着,担着重担,这不就解决了素质差的问题了吗?你有这个心也行啊,你咋没这个心呢?担一点重担就想把它推给别人,“没有重担一身轻才好呢!”你不想受苦付代价呀!神为拯救人类受这么多苦都没有怨言,也没觉着是立多大功,像有功劳一样。那我们对待神的托付该怎么想、怎么看?把重担推给别人的时候自己还不痛心,哪怕你说“虽然我推给你了,但是我也有责任,我配合你,咱们共同担当”,这样还能稍满神意、稍安神心,也不至于激动得跳起来呀。那一跳是个什么味道?什么感觉呢?罗得行那个义的时候对神有这样的表现:“咱们得体贴神的心意呀,别做让神伤心的事啊!”神的使者看在眼里,神看在眼里,神的心是不是稍得安慰呀?(是。)神怎么想啊?神说:“罗得信神这么多年,虽然比亚伯拉罕差一点,不够义人,但是也可以了,这也是义行啊,值得纪念了!”所以神说,就因着这个义行他救罗得不后悔。

今天我们交通这些话有没有收获?(有。)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看见了神的公义性情。所多玛那座城已经毁灭几千年了,但是在末世还有很多的鬼城即将被毁灭的时候,神要拯救一些人。你们说当神毁灭世界的时候,当神毁灭这个邪恶的、败坏至深的人类的时候,神的心痛不痛啊?(痛。)神的心也痛啊!但是你用什么来安慰神的心,这是最关键的。就是像罗得这样的义行要更多一些。所有神的选民如果都具备了罗得这样的义行,或者具备了足够的善行,或者有更多的人达到被神成全,让神得着,这就让神得安慰了,是不是?(是。)那现在你选择什么路啊?怎么对待神的托付?该怎么追求真理?你要作哪些贡献?我最关心的就是神家的电影、神家的合唱团还有神选民的见证文章。这些见证文章都写好了,神选民有一批人明白真理了,达到对神有真实认识的时候,神就得着了一班像约伯一样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如果再有一些像彼得一样能达到爱神至极、顺服神至死这样的人,那神的心意就更满足了。你到底做哪一种人哪?你起码得做像罗得一样具备足够善行、有义行的人,是不是?(是。)那每一个人应不应该选择自己的路啊?(应该。)怎么对待神的托付啊?能做电影的想办法怎么能把电影做好,用点心行不行啊?搞合唱的人想办法怎么能把歌唱好,用心唱啊,唱每一首歌都让它感动人,让人听了都流泪,都来寻求真道。写剧本的人多祷告神,寻求圣灵开启,学习别人的长处,多用点心,绞尽脑汁啊。现在神家电影就卡在剧本上了,能写好剧本的人怎么这么少呢?有的人写了多长时间一个剧本都写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啊?到底用没用心哪?有的做电影的到现在也做不出来一个合格的电影,几个月了?做不出合格的电影是什么问题呀?在这些本分上都得用心哪!你要用心,神鉴察、神知道;你没有用心,应付糊弄,神也知道。如果你尽本分始终不用心,这样的人有没有善行啊?(没有。)没有善行的结果是什么咱们不用说,站立不住,到时候不能剩存下来,那个时候你就后悔了。预备善行到底表现在什么地方啊?就是在尽本分上竭尽全力,有忠于神的表现。在尽本分上人如果不能忠于神,不能满足神,不能体贴神的负担,那人就是没良心、没人性啊。为什么就不让有的人尽本分?“你快走吧!你在这儿不好好尽本分,老搅扰,不务正业,人不愿意看,你是魔鬼没人性啊!”

罗得的义行给咱们什么启示,心里清不清楚啊?罗得在那座城里能尽什么本分啊?就是接待,别的本分尽不上。如果真有神的使者、真有到这城里传福音的人,“有我罗得在就有人接待,就有人保护”。罗得对他的本分也是忠心哪!尽本分有忠心那就是对神有忠心,对本分不能尽心的人对神有没有忠心哪?尽本分不能尽上全心对神就没有忠心,这样的人就属于欺骗神的人,他没有善行;没有善行,那神也不纪念他,到毁灭这座城的时候,神就不拯救他。所以到以后普天下都降大灾的时候,神要拯救谁,神心里有数啊!到那个时候神差派天使来搭救哪些人那都是有数的,神没告诉天使搭救谁天使不搭救,天使就按照神的吩咐办事。神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义的。神家里的这些敌基督显形了,他作恶了,你还保护、还袒护他,这是得罪神的事啊!在这个事上别为撒但说好话,这些敌基督是魔鬼,在神那儿神不拯救。现在人尽各种本分,那就是神给予你蒙拯救的机会,说白了就是给效力的机会,让你效效力,没真理的人都是效力的。但是在效力期间,有的人人性挺好,还能追求真理,就获得圣灵作工了,有圣灵作工的人能达到明白真理按原则办事,这就是尽本分的人了。那些一点真理没得着的,不会按原则办事的,效力对他来说仅仅是个机会,他没把握住机会,还在那儿随帮唱柳、瞎起哄,胡作非为、随从己意、应付糊弄,那这个机会就容易被剥夺,容易失去,人随时就能被淘汰呀。你说没有真理的人来神家尽本分,这是不是给了一个效力的机会?那些没效力的呢,连机会都没有,在神那儿就不算数。

那所多玛城里到底有几个义人?不是所有信神的人都是义人,罗得一家全信神,但就罗得一个人是有义行的人。所以信神的一家人也可能连一个义人都没有。神说罗得只是能行出这一次义,光有这么个义行,严格地说都不够义人,那就是仅仅得救啊。亚伯拉罕才够得上是义人。“因信称义”那个说法是错误的,不成立呀,因信罪得赦免就不错了,怎么能称义呢?怎么还能算义人呢?什么叫义人?得预备许多义行,有义行的才算义人。因信称义那是人的话,那是保罗的话,那不是主耶稣的话,不是神说的,所以现在在尽本分上没预备义行的、没预备善行的能不能蒙神拯救啊?到“所多玛”被毁灭的时候全毁呀!神说“这个城里没有一个义人”,然后人在那儿说:“那不有一个教会吗?好几十号人呢!”神说:“没有一个行义的,没有一个义人,那些人信我我不承认,与我无关!”也可以拿出那句话来解释,主耶稣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看看,这么处理,用这一句话打发你:“我从来就不认识你!因为你在灵里从来就没跟我有真实的相交,你在灵里从来就没寻求过真理,你听了这么多的道你也不寻求真理,你也不实行真理,所以你那个尽本分就是应付糊弄,就是来搞交易,就是来向神索取天国的福分,就是来试探神的!”所以神就不承认你,你别以为你信就能蒙拯救,错了!你得预备义行,得有足够的善行。现在多数人尽本分怎么样?就是效力的,一点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是效力。追求真理有变化,预备足够的善行,在尽本分中真起到作用了,真作实际工作了,真对神旨意的通行起到关键作用了,这才叫预备足够善行,这才能蒙神拯救。你以为一信,跟着出点力就蒙拯救了?想得倒好,信到最后你还是个老浑人,敌基督迷惑你能跟随敌基督,假带领迷惑你能跟随假带领,有瞎起哄的起来你还跟着瞎起哄,还总对神有观念,神从来就不认识你,在神心里不承认你。有的人听了好几年道还是稀里糊涂、没有分辨,一点真理实际也没有,整个就是一个浑人,能成为义人吗?干听道听不明白,听了几年也听不明白。出现一个敌基督,“这是什么?”“弟兄姊妹。”你看看,这不是浑人吗?出现一个假带领,让他分辨分辨这是什么,“好带领,追求真理的。”完了,浑人一个!你看现在有些人效力做点小事,有点果效,但是一旦有了地位还能作恶,还是敌基督,那这样的人怎么回事啊?没地位的时候表现得挺好啊,一旦有了地位还是敌基督,你们说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我看危险,因为他本性没变哪!现在没作恶只是因为没有地位而已,一旦有了地位他还能作恶,这样的人不能蒙拯救,记住了啊。那什么样的效力者能剩存下来呢?就是有人性的人。你给他地位,他素质差作不了工作,但他不作恶、不做坏事,有这个人性能剩存下来。有人现在效力效得挺好,但你如果让他管理神家祭物,他保证能偷钱,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他没管理祭物的时候他没偷,你说他没作恶,这是事实,但是不等于他不能作恶,他是因为没那个合适背景才没作出恶来,一旦有了合适的背景他还能作恶,那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呢?你不能因为他现在没有那个背景,他没作恶,你就说他是好人,他就能蒙拯救,要这样说的话,神的公义在哪儿?人的本性里有一些东西隐藏着,人看不出来,但是神知道。对不对啊?(对。)所以说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不把这里面罪恶的撒但本性连根解决,早晚还能作出妖来,早晚还能背叛神,这是肯定的。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