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十三集)26 进入真理实际必须得注重生命性情变化

26 进入真理实际必须得注重生命性情变化

先读神话《作工与进入(一)》。

自从人走上生命的正轨以来,人对许多事仍是模糊不清,对神的作工与人该作的许多工仍是一塌糊涂,一方面是因为人的经历偏差,领受能力差;一方面也是因为神的作工并未把人带到这个地步,所以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对多数属灵的事都是模棱两可。你们不仅对自己该进入的是模糊不透亮,对神的作工更是一窍不通。这不仅是你们的缺欠,更是所有宗教界人士的一大漏洞,人不认识神的关键就在此处,所以这一‘漏洞’是所有追求神之人的‘共病’。就因为人不曾有一个认识神,不曾有一个看见神本来的面目,才导致神的工作犹如排山倒海一样艰难,有多少人为神的工作献身,有多少人为神的工作遭受弃绝,有多少人为神的工作被活活地折磨死,有多少人眼含爱神的眼泪而含冤死去,有多少人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这些悲剧的出现,不都是人对神没有认识的缘故吗?不认识神的人有何脸面去见神呢?信神却逼迫神的人,有何脸面去见神呢?这些并不完全是宗教界的缺少,而是你们与他们的相同之处。就因为人信神却不认识神,人才没有敬畏神的心,也没有惧怕神的心,甚至有的人敢大张旗鼓地在这道流中作着个人想象的工作,按着个人的要求、奢侈欲望作神的工作,很多人都是胡作非为,眼中根本没有神的地位,为所欲为,这不都充分体现人的‘私心’吗?不都体现人的欺骗成份太多吗?人固然聪明绝顶,但人的才华怎能代替神的工作呢?人固然体贴神的负担,但不能太自私了。人的作为真‘神’了吗?谁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为神作见证、承受神的荣耀不过是神破例的高抬,人本身哪有资格?神的工作刚开始,他的说话刚开始发出,人就自觉不错了,这不是自找没趣吗?人明白得太少,就最高理论家、口若悬河的演说家也说不出神的所有丰富,更何况你们?你们别把自己看得比天高,应看自己比任何一个有理智的追求爱神的人都低,这是你们进入的路,看自己比谁都矮一截,何必那么高得了不起呢?何必那么高看自己呢?漫长的生命历程你们刚步入起头,你们看见的只是神的臂膀,并未完全看见神的全部,你们得更多地看见神的作工,需更多地发现你们该进入的,因为你们的变化太少。

神作人、变化人的性情这工作是一步无止无休的工作,因为人的缺少太多,人与神所要求的标准相差太远。所以,可以说你们在神的眼中永远是一个刚降生的婴儿,并无多少神所喜悦的成份,因你们毕竟在神手中是受造之物,人若有自满自足的心理不是被神厌憎的人吗?所谓你们今天能够满足神是相对你们的肉体而言的,但若与神相比,你们将永远是擂台上的败类,人的肉体从未得胜过,除非是圣灵的作工,人才能有可取之处。其实在神造的万物中,人是最低贱的,虽然人在万物中是主人,但在万物中只有人在受着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经撒但百般地败坏,人根本没有自主权,多数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秽之地中,而且受着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来,受尽人间沧桑,受尽人间的苦难,而撒但将人都玩弄之后,便结束人的命运。所以人的一生尽是扑朔迷离,从未享受过神为人预备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让撒但糟踏得破烂不堪,到了今天,人更是精疲力竭、无精打采,根本无心去搭理神的工作。人若无心搭理神的工作,人的经历将永远是残缺不全,人的进入将永远是一个空白。神来在地上历时几千年历史,多少个仁人志士被神使用,为神作工多少年,但对神作工有认识的人几乎没有,所以,多少人在为神作工的同时充当了抵挡神的角色,因为人不是作神的工作,而是站着神给的地位而作人的工作,这叫作工吗?谈何进入?人都把神的恩典给埋没了,所以,历代以来作工的人很少有进入,根本不谈对神作工的认识,因为人领受到的神的智慧太少了。可以说,虽然有很多人事奉神,但并未看见神的高大,所以人都把自己当作‘神’来让人敬拜。

神在万有之中隐秘了多少年,在迷雾之中观察了多少个春秋,在三层天上观察了多少个日夜,在人中间行走了多少个岁月,神静坐在万人之上等待了多少个寒冬,他从未公开向一个人显现,默不作声,悄然离去又静而飘来,谁能认识他本来的面目?他不曾向人说话,不曾向人显现,人要作神的工作谈何容易?岂不知认识神是最难的事吗?神今天向人说了话,但人从未认识他,因为人的生命进入太短浅。在神来看,人根本没有一点资格去见神,人对神了解得太少,与神的关系太疏远,而且人信神的心也太复杂,内心深处根本无神的形像,使神的心血、使神的工作犹如金子被埋没在沙土里一样,发不出一丝光亮。神对这些人的素质、存心、观点感到极度地厌憎,领受能力差、麻木到极点、腐朽又庸俗、奴隶性太大、脆弱无毅力,犹如牛马一样得牵着走,对灵里的进入、对神工作的进入丝毫不理会,根本没有为真理受苦的心志,就这样的人被神作成谈何容易?所以,你们关键还是从这方面着手你们的进入,从你们的作工与进入上来着手认识神作的工作。

再读几段神话,《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这本书里的。

621、谈到作工,人都认为作工就是为神跑路,各处传道,为神花费,这样的认识虽然是正确的,但是太片面,神对人的要求并不单单指为神跑路,而是更多的在灵里的服事、供应。有许多弟兄姊妹经历这么多年从来没想到为神作工,因为人观念中的作工与神要求的格格不入,所以人对于作工一事根本不感兴趣,就因此人的进入也相当片面。你们都应从为神作工开始你们的进入,以便你们从各方面能更好地经历,这是你们该进入的。作工并不是指为神跑路,而是指人的活出、人的生命能不能供神享受,作工是指用人对神的忠心、对神的认识来见证神,来服事人,这是人的责任,是人都该认识到的。可以说,你们的进入就是你们的作工,你们是在为神作工的过程中追求进入的。经历神不仅是会吃喝神的话,更重要的是得会见证神,能事奉神,也能服事、供应人,这是作工,也是你们的进入,是每个人都该做到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二)》)”

622、作工是为了满足神的心意,为了把合神心意的人都带到神面前,是为了把人带给神,也是为了把圣灵的工作、神的引导都介绍给人,从而完善神作工果效,所以,你们对作工的实质务必得看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二)》)”

631、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632、人不经神的拯救,不经神的审判、刑罚就不能脱离这死亡的权势,不能成为活的人,这样的死人不能为神作见证,也不能被神所使用,更不能进到国度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是活过来的人吗?》)”

634、凡是不能接受神的作工而不能达到神要求的人,都活在黑暗的权势之下,那些追求真理的人、能满足神要求的人才有神的祝福,才是脱离黑暗权势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

636、我要的是彼得一样的人,要的是追求被成全的人。今天的真理是赐给那些渴慕寻求的人,这救恩是赐给那些渴慕蒙神拯救的人,这救恩不仅是让你们能得着,而且让你们能被神得着,你们得着神,是为了让神得着你们。今天我跟你们说的话,你们都听见了,你们都应按照这话去实行,最终你们把这话实行出来,也就是我借着这话得着了你们,同时你们也得着了这话,就是得着了这极大的救恩。你们得着了洁净,就属于真正的人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这几段神话所表明的神的心意是什么?神作末世审判刑罚的工作到底是要成全什么样的人?哪一类人能被神成全,哪些人不能被神成全?你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这些事必须得看透,稀里糊涂不行。现在我就看见一个明显的问题,有许多人都觉得自己明白真理了,有实际了,也能真心为神花费,还能受一些苦,那自己就是真心信神的人,是喜爱真理的人。这些人为神的花费、付出可以说都挺实际,但是在这些人身上能看见多少真理实际呢?能看见对神有多少顺服呢?他们对神到底有没有真实的认识?有没有真实的敬畏神之心?另外,到底有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这是我现在发现的最关键的问题。说这些人为神花费能撇弃,能受苦,跟随神至今也没有怨言,这信心应该是不小,那为什么没有生命性情变化的见证呢?可能有人会问:“那到底什么是生命性情变化呀?我们为神该撇的也撇了,该受的苦也受了,该站住的见证也站住了,这不是见证吗?这不是真理实际吗?”有很多人心里就这么想。我总觉得有一些人真不明白,那你们说刚才这些人心里所想的几样事不都挺真实吗?人跟随神到今天,撇下家庭,撇下世界,受外邦的毁谤、讥笑,受中共政府的追捕、迫害,这些苦没少受,谁也否认不了。但就这些见证是不是生命性情变化的见证啊?(不是。)的确不是。另外,就这些见证,人所承认的事实,是不是神所要求神选民必须作的美好响亮的见证呢?能不能够得上?(不能。)那这些人撇弃受苦的事实只代表什么?(只代表人的信心。)的确是代表人的信心,如果没有真实的信心,谁也做不到这样的撇弃,如果没有真实的信心,谁也受不了这些苦,这是事实,谁不服也不行。但是人有了这些见证,有了这些真实信心的表现,算不算对神有认识呢?能不能说明人有敬畏神的心呢?能不能代表人的生命性情发生了变化呢?要说到这几点的确够不上。生命性情的变化和人对神有真实的信心所受的苦不是一样的,这是两码事!

我们以前常交通,人对神有真实的顺服是生命性情变化最真实的证据,人能真实实行真理,能顺服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对神有真实的敬畏、真实的敬拜,这才是一个生命性情变化的人真实的表现、真实的见证。有些人说:“我们有那么大的撇弃,能受那么多苦,我们也没有悖逆神,我们也是顺服神的人哪!”这话成立不成立?人外表虽然都没有作什么明显的恶,也就是在教会里没干什么明显的坏事,但这等不等于你是顺服神的人哪?等不等于你是顺服真理的人哪?(不等于。)有些人还不明白,看不透这个事,别着急,慢慢就看透了。那真实的顺服表现在什么地方?有人会说:“如果神吩咐我做什么,无论多么危险,受多大苦,我保证能实行,我就具备这样的心志,你说我是不是顺服神的人。”这句话说得怎么样?应该说是不错。有心志固然好,但人能不能做到啊?咱们拿一个普通的、最简单的事来说,就是顺服别人所说的合乎真理的话,这个好不好做到?这个最实际,咱们就拿这个来衡量人,这是最准确的。

有很多带领工人都反映同一个问题,就是不能达到跟人和谐配搭,“跟人配搭怎么就这么难呢?”我说:“夫妻配搭难不难哪?夫妻在一起搭伙过日子难不难?”说不清楚了吧,那叫稀里糊涂,那是一本糊涂账,是不是啊?你们说夫妻能不能做到彼此相爱?谁也爱不起来,没法真实地相爱。所以,人爱神不容易,爱人如己也不容易。按照人的观念,人爱自己喜欢的人容易,爱自己不喜欢的人谁也做不到,但是如果爱人如己就是爱自己喜欢的人,那神就不这么要求人了。神说爱人如己,这个“人”包括什么?就是除了魔鬼撒但以外一切的别人,这“一切的别人”就是神造的人类,有很多不合你观念、不合你想象、不合你口味的人,你能不能真实地爱他们?这个容不容易做到?(不容易。)那顺服神容不容易做到?爱神你做不到,顺服神一样做不到。如果这些人都容易做到,那还说明人有正常人性了,用不着神作审判刑罚的工作了呢!就是因为人无论怎么努力也做不到,这才说明人里面的本性有问题。人被撒但败坏了,实行不出真理,达不到神的要求,你得看透这个事实。我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教会里所选的各级带领工人,真正具备真理实际的人多不多?(不多。)根据什么说不多呀?多数人办事都没有原则,就知道套规条,“这个事神家以前有规定,这个事以前神家交通过,我就这么守着”,无论什么事都这么守着,守守守,守偏了,守守守,守旧了,守守守,办事是规条,没原则。为什么办事达不到有原则呀?就是因为人不明白真理,只明白道理。多数带领工人达不到办事有原则,这就足以证明多数带领工人没有多少真理实际,有些人也明白一点真理,但是太浅。现在多数带领工人最大的难处就是跟谁都配搭不来,那这个难处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啊?不会顺服真理。你说两三个人配搭不来,是不是证明都有问题呀?如果有一个人有原则,“你说的不合真理咱们就交通交通,你不接受咱就担谅”,在他那儿就没有问题。另一个人就有问题了,他说:“我跟他配搭不来,他总跟我交通真理,交通真理那就是站高位,就是贬低我,让我难堪,让我蒙羞啊!他在我跟前总见证自己,总树立自己,把我显得丑陋不堪,所以我跟他配搭不来呀!”这个人有没有问题呀?有严重问题!谁跟他交通真理,他都认为“这是狂妄自是,这是见证自己、高举自己让人服,这是假带领、敌基督啊!”这罪名挺大,给人扣上了,谁跟他交通真理就弄这么个罪名。更有甚者,如果有神选民向他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他立刻就给神选民扣上了,“狂妄自是!不顺服神家安排!”如果这个人以前再有些败坏流露,再加一个罪名:不能顺服神!搅扰教会生活,搅扰教会工作!如果让他处理,他就把人打到B组或者清除,这是不是按原则办事啊?就因为这个人给他提了两毛钱的建议,他不接受,他就发怒,就给人扣这么多罪名,把人打发到B组,要是提两块钱的建议就麻烦了,敌基督的罪名就扣上了。你们说这个带领工人怎么样呢?他对自己的败坏有没有认识呢?(没有。)他对神选民提的合理化建议都不接受,并且还打压定罪,说人狂妄自大,不顺服神家安排;其实那个人并不是不顺服神家安排,是没有顺服他的带领,没顺服他这个带领工人。这样的带领工人是不是让人把他自己当神对待呀?(是。)顺服他才是顺服神,不顺服他就不是顺服神,这是不是在变相见证自己呀?他巴不得人都把他当神来顺服他才满意,这样的带领工人有没有真理实际呢?(没有。)那他对神选民的评价、定罪合不合乎事实啊?(不合乎事实。)对神选民是不是公平的呢?(不是。)神选民给他提点建议,他都能给定罪,实行排斥、打压,那他是不是整人治人的人呢?这样的人就能整人治人哪,这样的人就挺恶毒啊!那这样的带领工人能不能作实际工作呀?(不能。)他打压神选民太狠,他不能公正、客观、公平地对待神选民,把凡是不顺服他的都当作狂妄自大、搅扰神家工作的来论处,这大帽子扣得怎么样?这是不是莫须有的罪名啊?

带领工人整人治人一般都表现在什么事上?第一,谁不听他的,他就在心里记下这个仇恨,找机会报复;第二,谁如果敢对他提出合理化建议,他就感觉这是对他不服,是对他权力的挑战,所以他就恼羞成怒,开始定罪,实行打压;第三,人家发表的观点比他的强,比他的高,他就产生嫉妒。一般带领工人整人治人都是这个方式,都是这个背景,都是这个原因。如果带领工人是办事有原则的人,是对待人有原则的人,碰到有人给他提合理化的建议,他应该怎么对待呢?弟兄姊妹提得对,应该接受啊!弟兄姊妹提的建议一般情况不会差太多,基本准确,多数人提的建议肯定是合情合理的。那有没有人提一些无理要求,拿不是当理说?有,但是肯定地说不多,那是个别的。好比说,有十个人提建议,不可理喻的人提出无理的要求能占十分之几啊?顶多十分之一十分之二。带领工人应该怎么对待呀?对弟兄姊妹提的建议,除了个别不可理喻的以外基本都得接受,接受之后说:“我尽力做到,我如果做得不好,做得不对,不合乎真理原则,你再往上反映,我保证不打压你,也不定你罪。”如果敢这样表态,这个带领工人怎么样?这是好人哪!那有没有这样的带领工人哪?这样的带领工人的确有,神选民一提,“你是假带领,应该引咎辞职”,他说“是吗?我反省反省,如果你说的都符合事实,我就接受,然后我就引咎辞职”,结果真的就引咎辞职了。这样的人虚心接受人的建议啊!有的人一接受怎么样?接受过头了,把自己说成魔鬼了,然后就恨恶自己,咒诅自己,又引咎辞职又反省,其实没那么严重,他把问题看得很严重。那碰到这样的带领工人该怎么办啊?还应不应该给他火上浇油啊?(不应该。)你如果再浇点油,火再一着起来,他能撞墙啊,那就麻烦了!但是那些假带领、敌基督你如果浇点油,他跟你火,跟你打架,跟你对抗,他们就不接受神选民的合理化建议。不管是谁,只要对他不服,就是他整治的对象,这是什么性情啊?是不是跟大红龙一样?大红龙就是搞唯我独尊,以我为中心,“你不服我,那我就整治你;你敢起来反抗,我就用武力消灭你”,大红龙就是这个政策,大红龙的性情就是撒但、天使长。有的人一做带领工人之后,他就推行大红龙的政策,他是怎么推行的?“好了,我现在是带领,我的第一任务就是让所有的人先对我这个带领完全心服口服,然后我才能正式作工作。”人若不服,就先治倒三个五个,杀鸡儆猴,“新官上任三把火”。大伙一看,“这家伙厉害啊,赶紧乖乖顺服吧,不然就挨治了,要是被开除了上哪儿说理去!”就服下来了。这是什么人哪?这就是敌基督。敌基督整人治人的原则是什么?他不管你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你只要对他不服,那你就是他的仇敌;你是好人,对他不服你也是他的仇敌,你是恶人,对他不服你也是他的仇敌——这就是敌基督做带领的原则。恶人、邪灵如果能顺服他,他也不开除,好人、追求真理的人如果揭露他,他也得把你治死,敌基督就是这么干的。

如果带领工人真发现敌基督、邪灵、恶人,给开除、清除了,那得神选民认可,神选民印证,“我们也是这么看的”,公认的,那这个带领工人做得对,做得完全正确。如果带领工人给人定罪是因为人给他提建议,是因为对他不满,是因为对他有看法,是因为他所说的不合真理而没有顺服,这问题的性质可就严重了,这样的人是不是敌基督呢?这就是敌基督。随意定罪神选民,随意打压、迫害神选民,这跟大红龙一样啊!大红龙找一个借口,“你信神,就治死你”,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是坏人,你只要歌颂它,你作多少恶也没罪,大红龙不就这么干的吗?它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哪!带领工人如果没有人性的话,肯定会为了树立自己,把那些不顺服自己的,比自己强的,或者他看着不顺眼的都定罪。带领工人陷害好人太多,整治人的事干得太多,最后被定性为敌基督,这样的例子不少啊,敌基督多数都是这样的人,敌基督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整人治人。凡是把好人、有败坏流露的、做过一点坏事但本性实质不是恶人的给定性为恶人开除了,这就叫整人治人。

好人做带领先作什么工作?专门治坏人,凡是神选民公认的邪灵、恶人、敌基督、一贯搅扰教会的人,他坚决地搜集材料,把他们开除、清除。先把神选民过教会生活、尽本分的拦路虎、障碍、绊脚石解决掉,然后再正式作工作,这样的带领工人为神选民办事啊!好人做带领就先作点实际工作,办点实际的事,解决点实际难处,神选民一看,“这个人行,他专门治恶人,先把这些绊脚石清理掉,先把这些魔鬼撒但开除,这是办实事的人哪!”神选民赞成。没有障碍物了,没有拦路虎了,然后他开始正式供应教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带动神选民起来尽本分,追求真理进入真理实际。好带领做事都是根据神的话,根据神家的工作安排,他有正常人的理智,有良心,有人格,所以他就能作一些实际工作。好的带领如果碰到神选民给他提建议、提缺点,或者对他有什么误解跟他谈出来,他会怎么对待呀?人家提得对,他表示完全接受,顺服真理;人如果提得不对,他也不会定别人的罪,他不打压人,不报复人,他会引以为戒,作为参考,正确对待,包容忍耐。这样实行对不对?(对。)如果发现对他挺好的人、他熟悉的人作恶了,搅扰神家工作,好带领该怎么对待?他也能公平对待,如果那个人作恶了,他实行修理对付,人能认识,能懊悔,表示有悔改的诚意,他就给这样的人悔改机会,就能宽容;如果确定那个人是恶人,屡教不改,那他就采取大义灭亲——开除。对于假带领、敌基督,那不管是谁,亲爹亲妈都不行,该开除就得开除,该处理就得处理,他不凭情感哪。这就是按原则办事。真正坚持真理原则的人就是这样,对任何人都是公平公正,不凭情感,按原则办事,有良心,有理智,这样的人就是顺服神、顺服真理的人,就是合神使用的人,神成全的就是这样的人。彼得是不是这类人哪?(是。)彼得、亚伯拉罕百分之百都是这类人,是人类当中最好的人,再没有比这类人更好的人了。

我发现有些做带领的不容别人说话,别人跟他了解情况,“有这样一个人听说被开除了,我们想了解了解是怎么回事”,这是不是很正常的事啊?(是。)但是在有的带领那儿就产生问题了,他问什么?“你出于什么存心要了解这个人,你跟他是不是还有情感哪?你为什么要了解他呀?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开除他还能错吗?难道你还不相信神家吗?你是不是要为他说话呀?是不是要为他翻案哪?”你看看,小事变成大事了,成了一个很严肃的话题,这是不是意想不到的事啊?这个带领工人这么说话有没有问题呀?(有。)这是什么问题?这样的人狂妄自大,没有什么正常的理智。比如说,一个法官给人判完案了,定完罪了,法官的朋友或者关系不错的人问法官:“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在你们法院被起诉了,你们是怎么判他的?判个什么罪啊?我们想知道知道。”法官会怎么说?一般的都很理性,会说:那个犯人是哪个地方的人,叫什么名,他犯了什么罪,经过核实证据确凿,我们根据刑法判他有期徒刑多少年,这个事属实。这么说是很正常的。有没有不可理喻的,“难道你怀疑我判刑的公正吗?我法官判罪还能有错吗?你怀疑我这个法官不合格啊”?这样的人也可能有,但很少,这要看是谁问。要是老百姓问,他就反感;要是熟人、内部人问,他就会透露实情。现在我发现有的带领工人就不是这样,谁向他了解情况他就恼羞成怒,他认为是在调查他,在揭露他,在整理他的材料,你说人有这种心理好不好?俗话说“脚正不怕鞋歪”,你走得正,行得正,还怕人问吗?你一五一十地把你知道的情况一说就完事了。如果有人问我一些工作上的事,我都得跟人家说,神家现在是这么安排的,以前发生过哪些问题,神选民给检举了,后来神家提出要改进、解决这些问题,采取了哪些方案、哪些措施。那怎么神选民还不能问哪?问问这事不是正当的吗?可以问啊!问了咱就得耐心交通交通。败坏人类做的事都得经过神的鉴察,经过神选民的监督,你为什么不敢接受人的监督啊?你为什么不敢接受神的鉴察呀?这个事不大,但是问题的性质严重,这狂妄性情挺严重啊!这样的人如果掌权,是不是敌基督啊?不许人说话,不许人提问,不许人了解情况,敌基督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大红龙就是这么做的,不光国家内部政策、人民的实际问题不许人反映,不许人往国外说,就连大红龙国家发生天灾,发生了什么事故都不许记者报道,谁报道就给谁扣上一个罪名——泄露国家机密。这类事多不多?(多。)这说明什么?大红龙不让人说话,在大红龙国家发生的很多事都被列为国家机密,不许人民去说,去评论,更不许向外界透露,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这就是撒但性情!你看在西方民主国家,无论发生什么事、什么丑闻,媒体一传播,沸沸扬扬,议论纷纷,没有人敢打压这些舆论,没有人敢镇压这些声音。民主国家的社会制度就是这样,媒体报道、新闻报道基本是自由的,所以在民主国家隐藏的事就很少,什么事都是公开的,老百姓都知道。在大红龙国家就不一样了,什么事它都不许人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得中央统一口径,宣传部先规定怎么说,给你作一个舆论导向,然后媒体一窝蜂似的都随着中宣部的说法去说,不许有别的说法。大红龙就是这么做的,这是不是撒但的性情啊?有的带领工人就是这样,不许人说话,不许人了解情况,谁要了解情况他就恼羞成怒,他就发火,质问别人,这样的人人还能不能跟他配搭得来呀?他能不能有真实的配搭事奉呢?(不能。)这样的人都是独来独往,我行我素,这是不是走敌基督道路的人哪?(是。)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的性情不对。你问他:“信神多少年啦?”“十几年了。”信十几年了就这种性情,谁跟他也说不上话,他是目空一切,特别高傲,跟谁都不会交心,不会说心里话,脱俗超凡了!总脱俗超群不行啊,太狂妄了,太自高了!他很在意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许别人质疑,不许别人了解,这是什么问题?难道里面有隐私?难道里面有真相?难道里面不合真理怕曝光?自己做的事为什么不敢让人说,让人问,让人了解,这是不是做贼心虚呀?人狂妄到一个地步,别人不能跟他站平等地位说话,别人不能了解他,别人不能向他寻问什么事,人在他面前就得规规矩矩的,都得顺服他,听他的,这样的人是不是魔鬼撒但哪?你让别人听你的,你就一点也不听别人的,这合理吗?你自信你说的对、符合真理,难道别人说的就没有符合真理的时候?如果别人说的符合真理你顺不顺服呢?这样的带领工人还能不能做长久啊?危险了,把路走绝了!不许别人寻问,不许别人了解,不许别人跟他站平等地位说话,他是高高在上,看谁都是普通人,这不错了吗?我跟一些以前认识的老人没事还唠唠嗑,说说心里话呢!该作工作的时候照常作,该说心里话的时候就正常相处。

人如果信神越信越孤独,跟谁也处不来,谁的话也听不进去,这是不是变成魔鬼了?(是。)这就没有正常人性了。人越信越有正常人性这才对,越信越能顺服真理,跟谁都能相处得来这才对,跟魔鬼撒但处不来这正常。弟兄姊妹谁流露什么败坏,做点什么不合真理的事能担谅,能包容,能凭爱心跟人交通真理,扶持人,这才是正常人性。如果做带领工人的不能跟神选民交心,不能说心里话,不能跟人和睦相处,不能担谅别人的软弱、败坏流露,这样的带领工人能不能作人的工作呀?能不能带领别人进入真理实际呀?他自己都没有真理实际,他怎么能带领别人进入真理实际呢?他自己都没有正常人性,他还能让别人追求真理达到活出正常人性?这样的带领工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外邦人是越活越像魔鬼,越活越孤独;尤其政治家,跟谁也来往不上,那就成魔鬼了。信神的人不是这样,越信越有正常人性,越信人心越诚实,越信人的爱心、信心越大,这是性情变化的见证,这就应验了主耶稣所说的:“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追求做诚实人就是能交心,能说心里话,把心里最诚实的话、最真实的话、最诚恳的话说出来。我们看主耶稣对彼得说的那句话,“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就忧愁,“我没爱你我还说爱你,这是说谎,我不能跟主说谎啊!”于是他说什么?(“主啊!我曾经爱过天上的父,但是我承认我没有爱过你。”)一般的人能不能说出这句诚实话?(不能。)一般的人会琢磨:“我心里没爱过神,我只爱天上的神,这话一说出来神能满意吗?不能说呀!”但是彼得就能说出来,说心里话,彼得这个人就是诚实人;另外,他有敬畏主的心,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乱说。我们如果有一天在神面前也像彼得一样这么单纯,说心里话,跟神这么交心,那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才是被神成全的人哪!你看像刚才说的那些带领工人,人跟他了解别人的情况他就那样说话,这不就完了吗?第一,他不是诚实人;第二,他没有敬畏神的心,他随意论断、指责别人。这是不是问题呀?这就是问题。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他越来越有良心理智的感觉,良心理智越来越明显,这就促使他凡事都说真话,说诚实话,“不能说谎,不能欺骗神哪”;如果话不好回答,因为有敬畏神的心,人家还有一种说法,“神啊,你知道我的心,我不能乱说啊!”他在神面前是这样的心态。所以,一个带领工人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首先他必须得是诚实人,第二他得有敬畏神的心,如果在一个人身上看不见这两样东西,那这个人可以说什么真理实际都没有,肯定不是对的人。有的人外表素质不错,素质不错不代表有真理,更不代表有敬畏神的心哪!

现在有一些地方开除人多少有点偏差,就因为人给带领提意见,提问题,但并没有作过什么恶,带领就把这样的人定为恶人、搅扰神家工作的给开除了,这类事应该平反,恢复人的教会生活。这样实行好不好?(好。)我就看见有一些人被开除了还跟着,上神家网站读神话,传福音,有的还一个劲儿地要奉献,我说这些人奉献是真心实意还是为了恢复教会生活呢?这情况得了解了解。如果人真是一时的过犯,本性实质并不是恶人,这样的人应该给平反。如果哪个带领工人出于私人成见给人定罪了,后来又感觉自己做得不合适,有些过分,冲动了,赶紧跟各级带领说明,谁被冤枉了赶紧平反。如果哪一个带领工人因着自己一时的私愤或者记恨,或者人对他有些不服,或者揭露过他,那个事虽然做得不合真理,但这个人本性实质并不是恶人、坏人,带领工人就给人定罪,这合不合理呀?被这样的带领工人定罪然后开除、清除的,属不属于冤枉呢?(属于。)这样的带领工人赶紧承认错误啊,赶紧说清楚,把那个人找回来,恢复人的教会生活,否则你罪孽深重啊!你把一个人坑害了,你是断送一个灵魂哪!你现在要是不说,那个人的灵魂死了,到时候神要向你追究责任哪!“血债必用血来偿”,这可了不得!如果是神选民公认的恶人,那就不应该平反了,那就该处理,必须得处理。如果有的地方把神选民公认的恶人、敌基督、邪灵给平反了,这样的人就是最坏的人。找机会为恶人翻案,这是不是罪大恶极的人哪?神家抓住这样的人永远开除,绝不客气。你们说狂妄自大的带领工人,谁了解情况,跟他寻求寻求,他都那么狂妄,还想质问别人,这样的人能不能做出冤枉人的事呢?这就不好说,他做的事咱们不放心,因为他的性情在那儿呢!就这样的性情,随从己意,高高在上,对神选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藐视任何人,你说他什么事干不出来,背后就不能干点坏事?这不太容易了吗?你就看他这性情就不像是一个干净的人。我接触人就注重观察他的性情,这人是不是心地善良?这个人说话有没有理性?这个人说话讲不讲良心?我就观察这几方面,我要发现这个人性情特别狂,特别傲,谁交通真理他都听不进去,我就开始反感他了。如果一个人说话特别圆滑、诡诈,他说出的话你就不知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让人没法相信;真话在什么背景下说出来,假话在什么背景下说出来,你测不透。这不是地道的魔鬼吗?这就叫魔鬼呀!

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他对自己做过的事,尤其凭己意做的事会常常反省:“我做得到底对不对呢?这个事能不能给神家带来危害呀?对哪一个人是不是坑害呀?如果是这种情况那赶紧处理,可别欠下血债,那是罪孽呀!”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他会在凡事上寻求真理,每一天都说了哪些话,说哪些话流露了什么性情,给人带来什么危害,他常常反省。如果人对自己从来就不反省,自己无论做了什么事,是好是坏,他认为都是对的,都是应该的,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呀?能不能达到真实认识自己呀?能不能达到顺服真理呀?(不能。)这些都没法达到,因为他从来就不反省自己,从来就不在任何事上寻求真理,所以这样的人不用说信神十年二十年,就是再信八辈子也得不着真理。你就看他那个性情,他就不是喜爱真理的人,没有正常人性,他怎么能得着真理呢?我就看见有些带领工人信神十年二十年,一点真理也没有,他自己还觉得他做什么事都有真理,他最会交通真理,最会办事,办什么事都合真理,这是不是狂妄自是啊?你这么自是,你怎么没反省反省自己流露的是什么性情呢?从你流露的性情里看,你到底对真理有没有一点顺服?对神有没有一点敬畏?你为什么不反省这些实际问题呢?

带领工人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首先得在哪一方面过关哪?首先得经得起修理对付,能顺服一切的修理对付,从修理对付中看见自己的缺少,看见自己的败坏,看见自己的悖逆,看见自己的丑态,反省自己,这样的人才能一点一点产生变化呀!真实的生命性情变化是从哪儿开始的?就是从反省自己、认识自己开始的,人越反省自己对自己越有认识;一对自己有真实的认识,他就开始恨恶自己,开始背叛自己了,他不相信自己,不自以为是了;他一开始背叛自己,他就能顺服真理,就要寻求真理,实行真理。所以真理实际是在什么时候产生的?是在人恨恶自己、背叛自己的时候才产生的。如果一个人从来不反省自己,从来不认识自己,这是不是最狂妄自大的人呢?这是不是最抵挡神的人呢?没错,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衡量一个带领工人到底有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从这几方面一看就清楚。如果你修理修理、对付对付他,他不反省自己,里面抵触,你就会觉得“这个人挺狡猾,外表不反抗,但背后他不反省自己,这家伙不喜爱真理。他要是真喜爱真理能不反省自己吗?能不寻求真理吗?能不认识自己吗?”不喜爱真理的人借着什么来显明啊?就是他总也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总也不实行反省自己、认识自己,人说:“这家伙真是丝毫不喜爱真理,从来没接受过真理,总认为自己是对的,是正确的,总认为自己‘伟、光、正’。”这样的人不都是魔鬼撒但吗?

认识自己就是生命进入的开端,为什么这么说?人追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是在什么背景下产生的?就是因为看见自己败坏太深了,没有良心理智,所做的事都是为自己——为自己的名,为自己的利,为了自己的前途命运,为了自己的归宿,这就是自私卑鄙啊!看见自己所活出的没有正常人性,全是撒但的性情啊!那正常人性有哪些表现呢?有良心,有理智,有人格,喜爱正面事物,恨恶反面事物,追求光明,追求公义,追求真理,厌憎黑暗,厌憎邪恶。说现在心里也没有这些东西呀,心里所有的都是肉体的情欲,都是邪恶,都是败坏,都是罪中之乐,都是钱财、地位、名誉,自己喜欢的都是反面事物,没有正面事物,这个时候人就发现:“我被撒但败坏得的确太深了,真是没有正常人性啊!看来要活出真正的人生,活出有意义的人生,还真得追求真理呀!”反省到这儿,人觉得真理有价值了,觉得追求真理有必要了;要活出真正的人生,要做真正的人就得实行真理,就得接受真理作生命,因为人里面没有真理,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想法不是真理,人凭这些做事永远也活不出真正人的样式。把这些事揣摩透了之后,人就开始喜爱真理了,开始正式追求真理,凡事寻求真理,凡事实行真理,不知不觉看见自己生命性情有变化了。你实行出真理了,你才有真理实际,你从来不实行真理上哪儿有真理实际呀?是不是这么回事?那什么是真理实际呀?你有做诚实人的真理实际吗?有没有顺服神的真理实际?你具备哪些正常人性的真理实际了?你能爱神吗?你能爱人如己吗?你能作光作盐吗?你能达到与基督相合吗?你真认识神了吗?你能为神作见证吗?你能给神选民供应真理吗?你能用真理解决神选民的问题吗?别人看不透的疑难问题你能解决吗?这些都需要有真理实际,没有真理这些事都处理不了,都达不到。难道你不感觉自己缺少太多吗?

有的人问我:“我们拍电影怎么训练演员哪?”我说:“还用我教你吗?你不会下功夫琢磨呀?你咋不会悟呢?吃饭用餐你咋悟得挺好,怎么喜欢吃这个那个呢?穿衣服你怎么悟得挺好呢?尽本分就悟不出来了?你的脑袋也不会往正地方用啊,往邪门歪道的地方用挺灵,往正地方用就一窍不通!”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心不在焉哪?有人问我选演员怎么选,我说:“你琢磨过吗?下过功夫吗?你看谁演得好,他具备什么,这就是标准;你看谁演得不好,这样的人你别选。你不会看哪?你不会寻求真理呀?人家把电影搞得挺好,你就搞不好,是什么问题?你不会学呀?前面没有人走路啊?你看不见脚印啊?别人能做到的你为什么做不到?别人具备的,别人会用的你为啥不会?别人都能做得挺好你为啥做不好?你不觉得你差人一等,矮人一头吗?你不知道你自己缺少太多,不如人家吗?你如果真知道自己比别人都差,你为什么不好好追求真理,迎头赶上呢?你为什么没有心志呢?反省反省自己吧!”尽本分达到办事有原则对有些人就特别难,比登天还难呢!别人能做到的他就做不到,平时还挺狂妄自是,那你跟人家比,跟人较量啊!你为什么不敢跟人较量啊?要是不敢较量,真认识到自己缺少了,你为什么不向别人学一学啊?这个时候你就该谦卑了,别狂妄了,赶紧向别人学吧!有点理智,跟别人交流交流,“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我咋就不会呢?我琢磨琢磨没琢磨出道来,能不能给我介绍介绍你们是怎么实行的,有哪些经验啊?”说点这话有什么低贱的?还感觉羞耻吗?没什么可羞耻的,正常寻求嘛!进入真理实际就那么难吗?应不应该从这些一点一滴的事上做起啊?你不寻求真理,你怎么能进入真理实际呢?什么事都不寻求真理,难道你里面具备真理了?真要具备点真理,怎么没做出点成绩让神选民看看呢?你狂妄自是应该是有点真本事,同样尽本分应该比别人尽得好才对,为什么做什么都不如别人呢?就这样的人还狂什么,有资格狂吗?

有一些人没做带领的时候深藏不露,神选民一看,“这人行,素质好!”于是就选他做了带领。一做带领以后真相露出来了,谁不听他的话就定罪,就打压,就排斥,“哎呀,闹了半天他是这种人,实际工作什么也作不了,打压人却挺厉害,谁不服就打压谁,这个事做得挺突出,丝毫不手软哪!”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什么人?那么多最关键的工作、最实际的工作一样都没作好,心里就不难受?那么多重要的工作一样都没作好,心里就没有责备?面对神选民那么多的难处都没解决,还有脸在神选民当中树立自己,打压别人?这样的人有没有一点理智啊?是不是有点厚颜无耻啊?选带领工人应该选什么样的人?能为神选民办实事的人,善于解决实际问题,作点实际工作,“我如果不能为神选民解决实际问题,不能为教会排忧解难,那我就不配做带领工人”;如果看着一个问题自己没解决好,或者解决得有些偏差,他就向神选民赔礼道歉,这样心里才平安,才能睡好觉,吃好饭;如果神选民有难处没给解决,置之不理,他就感觉有控告,就感觉不配做带领工人,不配事奉神,觉得自己太没有良心理智了。有这样心态的人才是好人,才适合被选举做带领工人。善良的人,真正人性好的人,如果碰到神选民对他不理解,对他有误会,或者给他提一些不合理的建议,他能正确对待,担谅,包容,不对人家反感、厌憎,更不伺机报复,这样的带领工人才是有人性的人。如果做带领工人就是为了让大家服,就是为了把自己的地位、名誉经营好,这是不是自私卑鄙啊?是不是邪恶啊?有的人做带领工人不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就是为了露自己的臭脸,给自己树立起名誉,让大家崇拜,这是不是撒但的性情啊?为自己露脸有什么意思?光宗耀祖啊?露的是什么脸啊,露的是真正的人脸吗?是真正人的样式吗?是有意义的人生吗?我看你露的是鬼脸,是“吊死鬼擦胭粉——死不要脸”!总想露脸对不对啊?露那个脸干什么?有意义吗?“露多大脸,现多大眼”。没有真理,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总想露脸,这就是鬼性!有的人脸长得好一点,你看把他美得,不知姓什么了,不知天高地厚了,成天琢磨自己那几根头发,琢磨自己的脸,天天对着镜子看,一看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这是什么心态呀?你看把他傲的!其实他什么都不是,一点真理实际都没有,真是不知羞耻!

什么样的人是有真实生命性情变化的人哪?首先,他得是诚实人。神选民跟他接触,越来越发现他这个人挺诚实;时间长了,发现他不但诚实还有正义感,还是正直人;最后又发现他不但是正直人,而且还有敬畏神的心。这样的人是不是生命性情变化的人哪?(是。)生命性情变化有几方面特征?第一是诚实人,第二有敬畏神的心,如果再好一点,人说:“这个人是爱神的人,你看他跟神的关系正常,天天祷告,在神面前反省自己,一发现自己有悖逆神、抵挡神的地方就懊悔,哭,恨恶自己,然后就悔改。”他的心时时刻刻跟神有交通,揣摩神话,总用神的话衡量自己,就这样一点点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最后在一件事上不能满足神,他就懊悔,就向神祷告,就立下心志,非要在这方面实行真理满足神不可。这样,人信神敬畏神的心就越来越明显了,爱神的心越来越明显。人有爱神的心一开始只有自己知道,等时间长了,你不作爱神的见证,跟你接触的人也都能看出来,“我发现你这个人心爱神哪,你是爱神的人。别看你没说,我看出来了,你做啥事都是为了满足神做的,不是为自己做的”。现在有一些弟兄姊妹心里跟神有交通,凡事跟神祷告寻求,“我在这个事上怎么做能满足神呢?那件事我是怎么做的,能不能达到满足神哪?”他就总这么反省自己,总这么要求自己,结果他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对神越来越有顺服,悖逆神越来越少。你看有些人,“我尽本分路费总让神家拿,花销太大,不行!我自己有点余钱,干脆我花自己的钱吧”,他偷摸地就花自己的钱给神家办事,跟谁也不说。最后有人发现了,说:“办这事是神家出钱,你为什么个人老拿钱呢?”“这是我个人和神的关系,我愿意这么拿,与神家没啥关系。”“那不行,办这事就是神家拿钱,你个人奉献是个人奉献。”这事没有对错,咱就说这个人跟神的关系怎么样?他心里有没有神的地位?(有。)他的心天天跟神相交,他跟神的关系越来越正常,那这样的人还能达不到真实的爱神吗?他爱神的心肯定是越来越大,你别看他有些事实行得偏,真实爱神的人无所谓偏,神悦纳,神祝福,这是最要紧的。这样的人如果我修理对付他,能不能绊倒他?(不能。)为什么不能绊倒他?因为这个人心里信的是神,他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他心里敬畏神远离恶,他心里尊神为大呀!不用说带领工人做不合真理的事绊不倒他,就是我对他误解了也绊不倒他。那你们说这样的人信神能不能达到蒙神称许呀?肯定能,一点儿都不差!这才叫真实信神的人,我最佩服的就是这样的人。有的人看我做的事不合他的观念想象就软弱了,消极了,有的还退去了。如果你真信的是神,难道人还能绊倒你吗?你还能因为人做的事不合你的观念就跌倒吗?不可能啊!有的人我对付他,人家就没有观念,人家就没倒,有的人就不行,脆弱,他就倒了,这怎么解释?现在有一些人信神异象清楚透亮,那才是真正的信神哪!人家凡事祷告神,跟神相交,揣摩真理,揣摩神的话,就琢磨:我是受造之物,我怎么尽好本分满足神?我怎么实行爱神?我怎么实行能让神满意,能安慰神的心?人家成天琢磨这些生命进入的事,这样的人有没有真理实际?(有真理实际。)你别看他做的事小,但一点一滴都是为满足神做的,都是为实行爱神做的,这样的人不管生命进入深浅,记住了,只要他素质够用,能明白真理,他的生命逐渐就长大了,绝对能达到被神成全。有一些人心地也挺善良,也喜欢真理,奉献哪,施舍啊,那是有多少奉献多少,但是他为什么明白真理浅哪?素质差,这没办法。虽然说素质差,但是人家实行爱神的心是真实的,奉献、预备善行的心是真实的,那他能不能蒙神纪念,蒙神悦纳呀?肯定也能达到,因为神对这样的人要求不高,他能力所能及地预备善行,都是为满足神做的,这就够了。

在神家里现在好的见证真不少,我看见有不少人在暗中向神祷告,立下心志实行爱神,人家嘴不说,左手做什么好事不让右手知道,偷偷摸摸地预备善行,神鉴察就够了,不需要人知道。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人性最好的人哪?他就不显露自己,做天大的好事也不吱声,谁也不让知道,这跟那些假带领、敌基督就不一样了。假带领、敌基督是自己没做好事还要见证自己,显露自己,真正做好事的人还不显露,还不让别人知道,这就形成鲜明对照了。两种不同的人,不同的表现,哪个是正面的,哪个是反面的,哪个真正有人性,哪个没人性,神选民自己心里都清楚。真正爱神的人有没有?大有人在呀!虽然有些人素质差,你看他交通真理不行,但是人做的事有见证,有善行,有实际,这样的人谁不佩服啊?没有不佩服的。神是公义的,到有一天结局显明的时候就真相大白了。哪些人因为什么站住了,人看不出来,在神那儿都有记录。哪些人背后都做了哪些好事,哪些人背后都干了哪些坏事,神的灵清清楚楚,一点都不差。每一个神选民身边都不知道有几个天使啊,还有神在那儿鉴察,在那儿看,观察着,作着记录,魔鬼也在看。你的眼睛一看,什么也没看见,其实每一个人身边都有不少灵在盯着呢!你们相不相信这是事实啊?(相信。)有些人就不相信,“我没看见,眼见为实!”这是“无神论”,是撒但的声音。你肉体凡胎怎么能看见灵呢?你没看见的事多了,灵界就是这样。你说约伯临到那个事,撒但看没看着?撒但跟神打赌能不亲眼看见吗?当约伯在那儿作完见证了,撒但一看,逃之夭夭,不看了,蒙羞了。所以,神最后一步工作作成一班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天使、撒但都在那儿看,清清楚楚,人自己意识不到,但这是事实,听明白了吧!有一天你就看见神的审判、神定规一个人的结局是公义又公平,神把事实都列举出来,让你心服口服,神作的判断太准确了,太精确了!

现在人追求真理太要紧了,如果你明白许多道理,尽给人讲,自己一点实行不出来,这不是蒙羞的事吗?没法交账啊!尤其做带领工人的,跟别人说得那么好听,调唱得那么高,自己没有真实顺服,对人没有一点真实的爱,自己还不办实事,所做的事对人没有一点造就,这就交不了账啊!所以做带领工人的,你别觉得你好像明白许多真理,你就高高在上,就以为神肯定对你满意,这就错了。神注重的是实际,你要是没有一点顺服真理的心,没有真实顺服神的见证,到时候照样被定罪,神是公义的。什么是真实顺服神哪?神没直接要求你做什么事,没直接吩咐你做什么事,那真实的顺服神到底应该表现在什么地方呢?你不把这个事看透,你怎么实行顺服神哪?以前神家交通顺服神的原则有几条?第一条,带领工人得顺服神家的工作安排;第二条,得顺服神话真理;第三条,得顺服圣灵的开启光照;第四条,得顺服神选民说的符合真理的一切话;第五条,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对前途命运没有自己的选择,就是神让你下地狱你也没有怨言,也不讲理,绝对顺服神。就这五条你做到了,你就是真实顺服神的人;这五条你做不到,你说你是顺服神的人,那是假话,那是欺骗神的。所以,实行真理、实行神话在生命进入上就显得特别重要,不能忽略!你如果真是喜爱真理的人,你把凡是能够实行的神话都记在本里,记在心里,实行出来,把它当作你的生命来守住;凡是属于异象真理的神话你都能守住,不违背,不偏离,那你这个人肯定是实行真理的人,肯定就是被神话成全的人,是有神话作生命的人,肯定是最蒙神称许的人。这些真理实际该不该进入啊?(该。)如果到有一天,人家问你:“你实行过几句神话呀?”你张口结舌,一句答不上,这是不是麻烦事啊?你如果说“我没实行过神话”,就这一句道白就定你的罪了。你从来没实行过神话,那你是经历神作工的人吗?你是跟随神的人吗?全给你否掉,你还有脸在那儿信神呢!

有的带领工人从来不按神家的工作安排实行,尽凭己意作工,这是不是很麻烦哪?这就很麻烦。有的人可能说“神家的工作安排那是人写的,我就顺服神,不顺服人”,那你把你顺服神的见证、实行原则说说吧,你顺服神的实际在哪儿呢?你能不能交代清楚啊?你不是说你信的是神,顺服的是神吗,那你是怎么顺服神的?如果你说不出来,就要定你为罪,你这是欺骗,假冒为善哪!有的人说“我就听神的,就不听人的”,那你是怎么听神的,你听了几句神的话?实行出几句神话啊?你要没有这个实际,没有这个例子,人家说你这是欺骗,你这是说假话。在律法时代神使用摩西,有些人说:我们顺服神,不顺服人。神使用这个人作工,你不顺服他,你还说你顺服神,你骗谁呀?你这话能说得通吗?你说你顺服神你实行神话了吗?神说了很多话你实行了几句呀?你对哪句神话有真实经历?谈一谈吧。你对爱神的神话有经历吗?对做诚实人有经历吗?对顺服神有经历吗?对敬拜神有经历吗?对跟随神有经历吗?对神所要求的预备善行、对神忠心有进入吗?对神所要求的敬畏神远离恶、效法约伯有进入吗?神所要求的话有那么多,有很多都是比较关键的,你一样都没有进入,你说你顺服神这不是假话吗?你一点真理实际没有,骗不了神!现在有些带领工人就是这样,他按照神家要求也作了不少工,有一些工作作得也合神心意,也属于尽本分,也作了一些有意义的实际工作,但是生命进入没有多少,生命性情没有变化,你们说这是不是问题?(是。)这属于什么问题?能不能看透啊?他做带领工人也作了一些实际工作,开除敌基督、恶人、邪灵,安排选举带领工人等,但就是没有个人的生命进入,个人怎么实行真理没有多少,办事好像不具备原则,供应神选民、带领神选民进入真理实际这方面的实际工作肯定是作不来,或者没什么明显果效;也看不见什么个人生命性情变化的见证,表现还是狂妄自大,狂妄自是,谁也不服;光崇尚地位,谁地位比他高,他就恭恭敬敬地听话、顺服,谁地位比他低或者是神选民,他就不放在眼里。有这样性情的人在神的眼中是哪类人哪?是追求真理的人吗?是真实顺服神的人吗?是生命性情真实变化的人吗?都够不上。如果真没有一点生命进入,这属于效力的人,因为他的确效了一些力,的确作了一些实际工作。所以有很多人就是因为不追求真理,没得着真理作生命,但是确实跟随神效了很多力,这样的人最终是因着什么剩存下来的?是因着能跟随神效力到最终而剩存下来了,神称这些人是忠心效力者。把这样的人列在忠心效力者里面,这是不是神对人的公平公义呀?(是。)这也是神极大的恩待。那为什么没把他列到神子民里呢?他没有真理,他也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一点真理实际不具备,生命性情始终没有变化,没有生命,不会顺服真理,狂妄自大,谁也不服,不把神选民看在眼里,就这样一个性情,他能是追求真理的人吗?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看见自己有这样的表现他就懊悔,心里受责备,心里恨恶自己,“怎么还这么狂妄自大呢?怎么没把神选民放在眼里呢?怎么不寻求真理呢?”追求真理的人临到这事该反省自己了。如果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这样的事一天临到好几次,他也不感觉这是问题,人家感觉很正当,“这些神选民还敢质问我,还敢向我了解情况?那我要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能显出我带领工人的威风吗?像这样的神选民随便这样说话,不修理对付能行吗?”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什么人?肯定是没有真理实际的人,太狂妄!有一些人做了带领工人,他不好好追求真理,他会做官,知道怎么享受地位,怎么跟人说话,怎么显威风,怎么让人高看,怎么对待人,他有一整套的撒但哲学。在神家也没有人教他这些,他怎么就会呢?这是不是天生的“本事”啊?天生的,会做官,不会做带领。做官他有一套,做一个真正的带领工人他是一窍不通,这样的人能不能得到神的成全呢?肯定不能!他不认识神的性情,不知道神心里喜欢什么人,恨恶什么人,他全然不知,他以为谁有地位为神作工神都喜欢。他凭自己的观念想象就这样横冲直闯地活在神的家中,他以为神很欣赏他,神很高看他,神肯定祝福他,他就凭着这样的幻想热心为神作工,为神花费,结果不知不觉多少年过去了,一点生命进入都没有,一点性情变化的见证也没有。这就说明这类人都不是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所以很难达到被神成全。

有的人做带领上去下来好几次也没有什么真实变化,也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因为什么被淘汰的,到底缺少什么,该追求什么,该进入什么,这些在他心里全然没有。我看了一些人的简历,多数带领工人的简历都写着哪年因为没有圣灵作工被撤换,哪年因为做错了什么事被撤换,后来哪年又被选上做哪一级带领。我说这些带领工人经历挺丰富呢,都是几上几下啊!这几上几下的经历好不好啊?(好!)有的人七次被撤换,七次爬起来,又被选上了,这人有一股毅力、顽强劲儿啊!你能说他对神没有信心吗?真有信心!但是爬起来以后得得点东西,得有点长进,这才正常。为什么在有些人身上就看不见长进?他就没得着什么东西,也没得着什么教训,这是什么问题?不是喜爱真理的人、追求真理的人,所以七上七下也得不着真理。如果真是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一上一下,两次跌倒两次爬起,三次跌倒三次爬起,肯定就有很大长进。就是一个不信神的人,跌倒了爬起来还琢磨琢磨,回头瞅瞅,“因为什么跌倒的?我得看清楚,看清楚以后我好防备呀!”在信神的事上跌倒的人如果真有点素质,能不能总结自己的失败教训哪?他应该能总结。失败一次有那么痛心的教训,他能不反省吗?最起码那几天没睡好觉,没吃好饭,想了很多呀!想了那么多,能没有一点收获吗?总得悟出点东西来呀。失败了好几次,跌倒了好几次,一点东西没悟出来,这人有没有诚心哪?一说怎么爬起来这个事,那几天反省完之后,他怎么站到弟兄姊妹面前,跟弟兄姊妹相处,这里面有很多过程。弟兄姊妹问他:“这两天咋样啊?想开啦?得没得点东西?有没有点什么认识啊?这回你经历得够丰富,能不能交通交通?”那他如果真有收获能不交通吗?真要一点收获没有,他想交通也交通不出来,对不对?有一些人几次跌倒、失败,爬起来以后有长进了,有一些生命性情的变化,有一些真理实际的进入,真有一些收获,这是正常的,我就是这么经历过来的,每一次神的修理对付、试炼熬炼都有一点长进,有一点进入,次数多了经历就多了,丰富了。要说没有修理对付,没有审判刑罚,没有失败跌倒,然后生命还能长大,这不可能,这是绝对不成立的事!为什么有一些带领工人经历了几次失败跌倒,最后就能醒悟过来,就能开始正式追求真理,有一些人到现在还不追求真理,还没有一点真理实际,更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这些事显明什么呀?人到底是不是真实喜爱真理,是不是真实追求真理,就彻底显明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