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五集)6 与神相交必须解决的五个问题

6 与神相交必须解决的五个问题

做诚实人与神相交必须解决的主要有五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在神面前实行单纯敞开说心里话,弃绝谎言的问题。这是第一步该进入的,单纯敞开说心里话,弃绝谎言。这个谎言都包括什么?在神面前祷告说的话,人往往说:“我没撒谎,没谎言哪。”其实你说的那些道理、空话都是谎话,一点都不差,都是欺骗。比如,你说:“神哪,我奉献给你,我愿意一生跟随你。”这是不是谎话?你奉献了吗?你空喊道理,这都是谎话,都是欺骗。你说:“神哪,我是属于你的人,我早已经奉献给你了。”这是不是谎话?你口头奉献了,你真实奉献了吗?这话代表你真心吗?所以,在神面前高喊道理、高喊空话的人,都是说谎话的人,都是欺骗神的人。单纯敞开说心里话,就是根据实情、根据事实来说话,你如果不是根据事实说话,那就不是心里话。你不是根据事实说话,那是什么话呀?那就是谎话。神最讲实际,最厌憎虚假、谎言。撒但喜欢什么?撒但喜欢虚假,喜欢谎言。你看看大红龙,你越说谎话他越喜欢你,你如果是生产队长,上面领导问你:“你那一亩地打多少粮啊?”你就得说谎话,你要说真话:“打个三五百斤。”那就麻烦了,你这官就得撤了;要说句谎话呢:“我那一亩地打一万斤。”他说:“哎呀,好!”马上就给你提升了,那就高升了,所以撒但喜欢说谎,喜欢弄虚作假。神最反对人弄虚作假,最厌憎说谎的人。那如果人在神面前尽说空话、假话、谎话,神能不能喜欢?“神不喜欢。”那谁喜欢哪?撒但喜欢,你在神面前祷告老应付神、糊弄神,尽说假话,那撒但就乐了,撒但喜欢,因为撒但从起初就说谎,它就是说谎的东西,这是撒但的本性,你如果老在神面前说谎,那你就是撒但哪,神不承认你,神喜欢诚实人,这是神的性情决定的,这是神的生命实质决定的。撒但喜欢让人说谎话搞虚假,那是撒但的本性决定的,撒但就是说谎的东西,从起初就说谎,到末世了说的谎话更多了,全是谎话,你看大红龙掌权的地方,那就成了假话大国了,是不是?假话国,谎言国,在那个国家里头你不说谎话生存不了,你天天得说谎,从三岁小孩就开始说谎,生下来就会说谎,不会说谎你就没法生存,你就得受排斥、受弃绝,就得受打击、受围攻,是不是这么回事?在神的国里都是诚实人,都是说真话的人;在撒但的国里都是说谎话的人,在撒但掌权的地方,无论什么东西都掺假,你拍个电视剧你都不能根据事实,如果太符合事实了,就被禁止了,都不让放映,是不是?电视剧都得拍假的,你整虚假伪装的东西,他允许你上映,允许你往外卖,大红龙的国就是喜欢让人说谎话、说假话、弄虚作假,谁说谎越多、弄虚作假越多、越严重,谁越亨通,是不是这么回事?事实就是这么回事,这是撒但的国的特征。神的国呢,都是诚实人,都说真话,都像小孩子一样单纯、敞开、诚实。神的国和撒但的国就这么大的区别。现在我们在神面前实行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是生命进入最基本的操练,是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你们现在祷告神的时候,能实行单纯敞开说心里话吗?开始实行了没有?有的开始实行了,这还挺好。那你们实行祷告说心里话,心里感觉怎么样?心里感觉挺平安、挺享受、挺快乐,是不是?以往老在神面前喊那些空洞字句道理、口号的那个感觉还有没有了?宗教里的人祷告怎么样?他们还那样,是不是啊?一到祷告的时候,看谁祷告的道理最多、道理最高、喊得最响,就认为那谁就属灵,谁就有生命,这不是自己糊弄自己吗?是不是这么回事?他们那种祷告现在你看着咋样?你看着有啥感觉?假冒为善,尽说假话,尽搞欺骗哪,如果你能在神面前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就开始与神有真实的相交了,越交越深,越交越深,等你这样祷告几年之后,你在神面前再祷告,那说的话都有分量啊,说一句是一句,那就生命长大成熟了。你看现在祷告废话还挺多,虽然也是单纯敞开,但废话多,要害的话、关键的话、最根本的话占少数,等什么时候你说的都是心里话,而且都是最根本的东西,那样与神相交就进深了。你看真实有身量的人与神相交怎么相交啊?随便揣摩神的一句话,揣摩神的心意,心里有一句祷告:“神哪,在这件事上我还不是诚实人哪,我做诚实人还有差距。”你看就这么一句话。有时想着、想着,一下子摸着神心意了:“哎呀,神哪,这回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是这样的。”这话是不是也挺简单?这是与神相交。说:“神哪,今天我的心离你很远哪,我愿意更多地亲近你,愿你圣灵感动我。”这话是不是挺简单?这是真实的与神相交。有时候临到一件事,就跟神祷告几句话,那是与神的真实相交,那几句话都很关键。比如借着一个事显明了:“神哪,这个事我明白了,让我看见了,我的心还没有真实顺服你,还不是真实敬畏你呀!”有时候一件事显明了:“神哪,我爱你的心太小了。”你看看,就一句话,这是与神真实的相交。临到一件事,就祷告几句话,三两句话完事了,这是与神真实的相交。与神真实相交到一个地步,那就是在临到的一切事上,都能心里有神,都能向神祷告,心里都在与神交通,都在寻求摸神心意,他祷告摸神心意也简单,祷告神的话也简单,敬拜神的话也简单,寻求真理的话也简单,但是心里都明白,没有那么多啰嗦的话,这是真实的与神相交。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是做诚实人开始的进入、最起初的进入,你实行单纯敞开说心里话的时候,你就开始做诚实人了,开始在神面前与神有真实的交通了,你的心里话越交通越实在,在一切事上与神相交,在临到的一切事情上与神交心,这就进入与神相交的正轨了。比如有些事,你为满足肉体,你心里怎么想的?“神哪,这个事我是满足我呀,也不是为满足你做的,这事不合适,神啊,以后我可不做这事了。”在一切事上与神就这样交心,这是真实地与神相交啊。比如,你明知道神的心意是这样,但是你还是违背神的心意去满足你的肉体,之后你马上意识到了,怎么办?赶紧回到神面前:“神哪,我知道了,我这次悖逆你了,违背你心意了,我明白了,我以后再不这么做了,我恨恶我自己,我可不这么做了,求神你鉴察我。”就这么说,你看这才几句话呀,一共就三五句,这三五句说明你在这个事上与神有真实的交通,就这样与神相交最合适。无论临到什么事,不管你是顺服神的事,还是神安排你尽的本分,还是神把你的悖逆、败坏显明了,什么事都与神相交,在一切临到的事上都与神交心,这样,不知不觉你就学会了在凡事上都会摸神心意,在凡事上都知道怎样实行真理满足神,越进入越实际呀。如果你的祷告不是根据你临到的一切事,老是在没事的时候交通一些没用的事、口号的事、宗教的事,这没有用,那不是真实相交,现在是要跟神交心,在一切临到的事上跟神交心。以往我们交通过如何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那个时候多数人不明白,说:“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到底啥意思呀?”现在我们明白了,达到与神相交,就是在凡事上也就是在临到的一切事上与神交心,学会顺服神、满足神,这就是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了。那“一切事”是不是现实生活呀?你在临到的一切事上都能与神交心,这证明你在一切事上都要实行神的话,都要学会实行真理,都要根据神的话来行、来满足神,这就是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了。你能在一切事上与神交心,说明在你的生活中神是第一位的,满足神最重要;在你的生活中,你有神了,你有神的话了,你是凭神的话活着;在现实生活中,你让神带领你,让神开启你、光照你凭他的话活着,这就是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了。现实生活都包括哪些生活清不清楚?你吃什么、穿什么,你追求什么,你与什么人交往,你做什么工作,临到事怎么处理,对待家庭,对待儿女,对待父母,这些事不都是现实生活中的事吗?比如今天你想穿点好的,看见谁谁穿那件衣服不错,我也想穿,这是不是现实生活中的事啊?那怎么办?祷告神吧,你说:“神哪,我看见别人穿一件好衣服,我羡慕得了不得,我想买一件,还没有钱,你能不能赐给我点钱哪?”这么祷告怎么样?你追求的不对劲啊,一件好衣服还值得你向神祷告要钱,你也不会体贴神心意呀!你这么祷告,你说:“神哪,我看见谁谁穿一件好衣服,我就动了心了,我也想穿一件好衣服,到外面美一美,让人高看我,后来我看见我自己咋这么虚浮呢,穿好衣服能解决啥问题呀?我不还是败坏吗?不还是没有真理吗?没有真理还臭美啥呀,我不穿了。”这样说怎么样?这么说还可以,是不是?所以临到什么事都与神交心哪。与神交心的方式是什么?就是说心里话,在临到的一切事上跟神说点心里话,如果咱们有悖逆流露,就先向神承认,如果咱们需要寻求真理,那就向神寻求真理,如果咱们需要神的帮助,那就求神帮助,根据咱们的需要跟神说心里话,这就是在凡事上与神有真实的相交。那有的人在什么事上与神相交呢?临到困难了,临到难处了,得了疾病了,没法解决了,该与神相交了,祷告神让神解决,除此之外,在自己临到的一切事上,就琢磨怎么满足肉体就怎么来,从来不琢磨怎么行合神心意,怎么行能满足神,该追求什么神能喜悦,从来就不琢磨这些正事,那这样的人是与神相交的人吗?与神相交主要就是在一切事上学会满足神,学会实行真理,学会一切根据神的话,这是为了达到生命进入而与神相交,达到蒙神拯救与神相交,达到能顺服神、能通行神的旨意而与神相交,你带着这样的存心去祷告神与神交心,那就合神心意了,完全合神心意。比方你有儿女,你为了你的儿女向神祷告,这该怎么祷告?怎么祷告是合神心意的祷告呢?是为自己的肉体祈求啊,还是为了寻求满足神,让儿女走上正路来祷告神呢?如果你为你的儿女祷告,完全是为了儿女在世界上有前途、能发家致富祷告,这是真实与神相交吗?这是为了满足肉体祈求神。如果你为了让儿女能来到神面前,能成为信神的人,以后在神家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或者被神使用来祷告神,这才是真实地与神相交,是不是啊?因为你的存心正确,你是为了让你的儿女能成为真实信神的人,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或者被神使用而祷告神,这样的祷告合神心意,这是与神有真实的相交了,所以与神有真实的相交得看人的存心目的是什么,人的存心如果不对,就不是真实的相交,只为肉体祈求,那是自私卑鄙,那是悖逆神。比如有的做父母的,看见儿女要考大学了,怎么祷告?“神哪,你给他聪明智慧呀,千万让他考上大学呀,以后好有前途、有出息……”这样的祷告合不合适?你要这么祷告:“神哪,我愿意让他考上大学,但是考上大学对他来说有没有利呢?对他以后的信神有没有利呢?如果他能考上大学,以后还能好好信神,这也行,愿神你带领他吧,总之,我的心愿是让他在神面前成为有用的人、以后能事奉神的人,那是最好的。”这样的祷告怎么样?这样祷告好,存心正确。所以在一切问题上到底你是带着什么样的存心祷告神,这个很关键,你如果老为自己肉体祷告、祈求,这就不是与神有真实的相交了。你只满足自己,也不是为满足神哪,你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呀,神的心意是啥?并不是让他念大学长大怎么出息,神是要得着这个人、成全这个人,以后被神使用,能见证神,这是神的心意。就像一个做父母的,希望儿女长大以后关键能孝敬父母,这是根本,是不是?不管你能不能考上大学,你得有个人样,你得能孝敬父母,这是根本,这个存心很关键。有时候自己存心不对,该怎么祷告神?单纯敞开向神说心里话,把自己的自私卑鄙的那个想法跟神承认,你说:“神哪,我养儿女是为自己呀,我太自私了,从来不体贴你的心意呀,现在你开启我我明白了,我愿意把儿女奉献给你,愿你带领他,你赐给他聪明智慧,能考上大学更好,但是最主要的是让他长大后能好好信你,能事奉你,这最关键,现在学好知识是为以后事奉你打基础的。”你这么祷告,跟神交心。你如果心里头愿意让他考大学目的是为了他有前途,不想满足神,你咋办?在神面前祷告寻求真理,寻求怎么做更有意义,如果存心不对,愿神开启光照,愿神修理管教,你这样跟神交心,这是与神有真实的相交。一个与神没有真实相交的人,尽说假话、空话应付糊弄神,他的祷告祈求全是为肉体、为自己,为满足自己的奢侈欲望,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最自私卑鄙的人哪?是最自私卑鄙的人,是最悖逆神的人,根本就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是不是?那如果你发现这个问题了,你对自己的败坏实质就该有认识呀:“我到底是个什么人?哦,我在神面前也不是诚实人,是弯曲诡诈的伪君子,是一贯欺骗神、糊弄神的人,我看清楚我的败坏本相了。”凡是自己的败坏、存心目的被显明的时候,正是认识自己的机会呀,是看清自己败坏本相的时候。现在哪一个人都有一些难处,你面临难处,你该怎么祷告神,你该有什么样的存心,怎么行合神心意,你就得好好祷告、寻求、摸神心意。有的人还不敢把自己临到的难处向神诉说,不敢把自己的一切交给神,这是什么人哪?一个是不相信神,第二呢,就是不愿满足神,只愿满足自己,很怕把这个事交托给神就砸锅了,那就坏事了,对自己大大的不利呀,所以他认为这类事还是自己处理好,还是偷偷摸摸地按着自己的意图办吧,这是活在光中的人吗?这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吗?是诚实人吗?这是自私卑鄙的小人。在神面前实行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个太关键了,这个你如果有真实的进入,那你就开始做诚实人了,有做诚实人的果效了,这个如果进入完全成功了,那你的谎言是越来越少,你谎言少了,欺骗神肯定也少了,这样操练肯定有果效。现在你们可能多数人都这么实行了,宗教式的祷告、法利赛人的祷告都逐渐给它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是不是?谁也不用那一套,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不管别人说你傻也好、呆也好,咱们就做这样的傻子、呆子,我们就是追求做诚实人,神喜悦高于一切呀,人厌憎那不算个啥,人喜不喜欢有啥用啊?没用,神喜欢这是最高。做诚实人与神相交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交通完了。

与神相交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必须解决说谎话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的问题。这个问题挺关键。人说谎的目的是什么?一,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二,也是为了欺骗,在神面前说谎话毫无疑问的那是欺骗神,在人面前说谎话毫无疑问的那是欺骗人。现在我们已经看清楚了,凡是在神面前能说谎话,能欺骗神、应付神、糊弄神的人,这样的人都不是诚实人,都属于诡诈人,是不是?诡诈人他能欺骗神、应付糊弄神,他能不能欺骗人、应付人、糊弄人哪?那是太能了,百分之百。所以做诚实人,你在神面前如果是诚实人,那你在人面前是不是诚实人哪?毫无疑问,那更是诚实人;你在神面前如果不是诚实人,你在人面前呢,那就更不是诚实人。那有人说:“我在人面前那可尽说实话呀,实话实说呀。”你在人面前能实话实说,不说谎话,不见得你在神面前也能实话实说,不说谎话,这是肯定的。像有一些人在神面前尽说空话、大话、好听的话、讨神喜悦的话、讨好神的话,外表上好像充满了赞美,其实呢,一点实际也没有,一点顺服神的实际也没有,所以他在神面前所说的全是谎话、全是欺骗,这样的人多不多?这样的人太多了!现在你要不服气,一个是看看自己的那个祷告,看看在神面前还有没有欺骗,另外你再看看身边那些假冒为善的、好伪装的诡诈人他们的祷告,他们怎么祷告神?你一听他祷告,就知道他这个人有没有实际、有没有进入,就清楚了。他祷告如果是特别诚实,说的全是心里话,全是实际,那这个人就有实际;他祷告如果说的都是空话,都是口号,都是道理,那这个人特别狂妄自是,谁也不服,一点实际都没有。这么分辨准不准?这是最准确的,一听祷告就知道。人在神面前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表现的方式有几种啊?这个问题人都得反省啊,这对于在神面前达到做诚实人,是个很关键、很根本的问题。所以,对待做诚实人的每一方面的细节都得特别地注重、求真,把它弄清楚,不能忽略。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到底有多少种表现?这方面的问题值不值得人深思反省啊?那你们在这方面反省过吗?你如果真反省过,你总结出几条表现哪?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到底有多少种表现?有人就以为啥呢:“哎呀,尽本分我没认真,这是应付神、糊弄神。”这一条都知道,是不是?那还有其他方面呢?“在祷告上,临到事不寻求真理。”这也是。还有呢?自己心里有主意、有存心,不敢到神面前:“可别祷告,祷告了就行不通了,祷告了自己就得吃亏,就得麻烦。”回避神,先满足自己再说,这是不是欺骗哪?有大事先不上报,搞欺骗,先满足自己再说,用外邦人的话说,叫“先斩后奏”,这是一种欺骗。还有什么表现?越是该实际进入的、是神所要求的,他越不放在心上,感觉不主要,对自己没什么益处,没有多大利益,把自己看为主要的、对自己有利的拿到神面前,这也是应付糊弄欺骗神的表现,是不是?还有什么表现?不能满足神的要求,明知道神的要求是什么,因为自己不能满足,也不愿满足,就采取回避,这是不是应付神、糊弄神?自己能尽哪些本分却不去尽,不愿意受苦,不愿意付代价,跟神祷告的时候采取回避,不谈自己的问题,这是不是应付神、糊弄神哪?自己明知道自己存在哪些败坏、哪些过犯,不跟神交心,采取回避,这是不是应付神、糊弄神?这几方面的问题可能多数人都有,都存在。那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呀?你回避问题能达到解决问题吗?那在神面前如果不向神祷告,不跟神交心,这些问题能解决吗?不能解决。逃避,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跟神相交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除了单纯敞开说心里话以外,就是不回避问题,有什么争执或不能满足神的地方,得跟神交心,寻求解决。面临到神试验人的时候、试炼人的时候,面临挑战的时候,不能满足神,还不跟神交心,采取回避,这样的人就没法与神真实相交了。你们说,如果人和人交往存在严重分歧,如果回避这个问题,人还能继续交往吗?就不能继续交往了。所以,在与神相交当中,如果发现存在什么问题,绝对不能回避,而是要在神面前寻求怎么解决,寻求真理,依靠神,背叛肉体,最后达到解决问题,这样,与神相交就能正常进行了。人在与神交往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难处都容易给人与神的真实相交带来障碍、带来拦阻,所以真发现问题了,绝对不能采取回避,这是与神相交的一个重要原则。比如:有些人能传福音、能尽本分,因为家庭有些难处,就不去尽本分,不尽本分他在神面前也不省察自己,祷告的时候也不提这个事,还继续像以往那样向神祷告,不能面对事实真相,把实际难处拿到神面前寻求解决,完了还想与神保持正常关系,这都属于欺骗神、糊弄神的表现。如果想达到与神有真实的相交,对于各种形式的属于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的问题,必须得解决,如果你拖延、回避,你的生命不会有真实的长进,你的经历也不会进深,而是只能中断。有些人尽本分应付糊弄,受到了对付,受对付以后心里不满,就发怨言,然后采取放弃本分,把工作一扔不管了,这样的人能与神有真实的相交吗?他对自己该尽的本分不负责任,这属于什么问题呀?自己该尽的本分都不负责任,这样的人就属于没有良心理智了,是不是?什么叫没有良心理智?如果人一被定为“这个人不负责任”,那就是没有良心理智,严格地说,就是人性不好,没有人性,这个人没有心哪,是不负责任的人。这样的人谁也不愿交往,如果说人经过修理对付以后,自己软弱,有怨言,那该怎么办哪?赶紧回到神面前解决,不能把问题留着、压着,要以解决问题为主,不管自己临到哪些亏欠神的地方、悖逆神的地方,发现这些问题,赶紧解决;解决一个问题,不是一次祷告就完事、就解决了,有时候得需要先借着祷告寻求真理、摸神心意,借着祷告揣摩一段神话来认识这个问题的实质,过了几天对这个问题的实质看透了之后,再跟神有真实的相交,来认识自己、敞开自己,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最后达到看到自己的败坏实质,在神面前有真实的悔改,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经过这么几个步骤,你心里存在的问题解决了,你在神面前就平安了,就能跟神有更深的相交了,这是进入与神真实相交的步骤。如果你在神面前总没有发现自己存在什么严重的问题,存在什么悖逆神、抵挡神的问题,你们说这样的人,他与神的相交真实吗?不真实,因为人没有生活在真空里啊,都是生活在现实当中,人的现实生活里存在的问题很多,所以,如果说人在神面前没有问题、没有悖逆、没有败坏,那是假话,那是骗神,那你跟神相交如果不交通自己在临到的事上流露哪些败坏、该怎么寻求真理,那你到底与神相交啥呀?与神相交不就是交通这些事吗?交通交通自己存在的问题,交通交通神的心意是什么,交通交通神对人怎么要求的,再交通我该怎么满足神,该怎么达到满足神的要求,再交通我存在的问题怎么解决、怎么认识,求圣灵开启光照,让你认识自己,认识自己败坏的实质、真相,这样达到能追求真理,能凭神的话活着,与神相交不就交通这些事吗?对这些蒙拯救的最根本的一些问题你不相交,那么你所说的话不都是假话、没用的话?你再回想回想,你与神祷告到底主要都说哪些话呀?主要交通哪些问题呀?都说哪些事啊?你总结总结,看看有多少事、有多少话是在临到的事上寻求真理的话的交通,有多少话是在临到的事上显明了自己的败坏而认识自己实质的话,有多少话是在神面前发自内心地寻求真理、顺服神,达到能满足神的话,有多少话是与神真实交心的话,还有多少话是喊口号、许空愿、讲字句道理的话,有多少话是为自己的肉体祈求的话,这样,你把你一段时间的祷告,也就是祷告中所有的话都分成这样几类,看看哪一类的话多,那就能证明你到底是不是与神有真实相交的人。以往有些人不会分辨,看见谁祷告时间长、祷告的话特别多,就认为这个人与神的关系好,有真实的相交,这对吗?这不对。尤其宗教里的人说:“那谁谁谁,早上一祷告都是俩小时啊,常常禁食,一个礼拜禁食一天哪,那有的人一祷告就是四个钟头跪着不起来呀。”大伙都说:“这人可真属灵啊!”是这么回事吗?他跪那儿一小时还不如你说一句话好使呢,是不是?你在神面前说一句知心的话、交心的话、认识自己的话,比他祷告十个小时都强,他那十个小时的祷告,神在那儿都不听,厌憎他,你说一句心里话,神听,不在乎话多少,关键在乎你这话到底是不是与神真实地相交,是不是从内心里、心灵深处发出来的,这很关键哪。解决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这个问题挺关键,这是真实的进入啊,因为诡诈人主要就是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的问题,你如果说还存在这些问题,那证明你就是诡诈人,不是诚实人。诚实人没有谎话,没有应付糊弄,对神没有欺骗,这是最根本的。另外呢,神对他怎么要求,他都能满足神,他跟神所说的话都是心里话,说到都能做到,他是那么说的,也是那么做的,也是那么实行的,这样的人那就是诚实人。如果他说得好听,没有一点实行进入,心里不是那么想的,光是嘴说,那就证明他不诚实,他是欺骗神的。所以解决应付糊弄欺骗神的问题这很关键,是做诚实人的最真实的进入、最实质的进入。人在神面前没有一点应付糊弄,没有欺骗了,你说这个人是不是诚实人哪?这是诚实人。诚实人肯定有圣灵作工,肯定常常地有神的同在,在凡事上都有圣灵开启光照,有圣灵的引导,因为神祝福的就是诚实人,越是诚实人,越有圣灵作工在他身上,越是诚实人,越有圣灵引导他,所以越是诚实人,他的所作所为多数都是活在神面前的,都是在与神相交。

与神相交该解决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必须解决对神老有要求、老有奢侈欲望,稍不如意就心怀不满的问题。这个问题挺严重。对神老有要求,老要求神,从来不提神对人有啥要求,老要求神怎么满足他,老要求神应该这样对待他、应该那样对待他,这样的人有没有理智?那老要求神,老有奢侈欲望,他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肯定不是诚实人,诚实人他有良心有理智,愿意满足神;他老要求神,他不是为满足神,老让神满足他,这样的人不诚实,太诡诈、太自私。对神老有要求,有哪些表现哪?有的人为神有点撇弃,付点代价,尽本分受点苦,心里头就觉得:“神应该祝福我,神应该大大地赐福给我,应该赐给我更多的恩典让我享受,我的家里应该更平安。”这是不是对神有要求啊?这是对神有要求。那我们再看看在神家中那些常常尽本分的人,神真按照人的想象对待他了吗?没有,你越追求真理,神喜爱你不假,但是神越要试炼你,越加给你负担,让你追求真理,让你看见自己的败坏、看见自己的缺少,让你立心志来追求蒙拯救被成全,还要临到各种试炼熬炼你、显明你,这一切都是为了成全人,是不是?所以说,越是神所爱的人,神越给他试炼,他的试炼越多。这是什么问题呀?神作的就是拯救人、成全人的工作,人临到试炼的时候你就得摸神心意了,说:“神哪,我愿意追求真理,怎么老有试炼呢,老有痛苦呢,我老想心里有点享受,行不行啊?别给我太多痛苦,让我心里更多的时候有快乐,行不行?”但是一琢磨,觉得不对劲呀:“那你别追求被成全哪,要追求被成全,你就得多受试炼哪。”那你们说神给人的试炼越多,这是不是神的祝福啊?是不是神的恩典哪?是恩典,是祝福,你应该为此感谢神,看见神的爱、神的拯救。所以人老凭人的观念想象,对神老有要求,这个要求说明什么?人没有理智,另外,人对神的作工、对神的心意不明白呀,就像一个家长对孩子有要求,所以他管教得就严,管教严,孩子有时候就不理解,老感觉痛苦,认为父母不好,他就不知道父母为啥管教你严哪,是为了让你成人,让你有变化,让你有人样,孩子不理解的时候就发怨言,埋怨家庭不好,埋怨父母不好,不应该这样对待他,等有一天长大了,明白了:“哎呀,原来父母的心是这样的,当时咋那么愚昧呢?”做儿女的都有这样的体验吧。那对待神呢,对待神的爱怎么看哪?人应该怎么理解?父母对儿女所做的都是爱,是关心,神对人所作的呢,更是爱,更是关心,更是成全,那你老对神有要求,神如果按着你的想法,按照你的观念来对待你,你能被成全吗?你能达到蒙拯救吗?所以得明白神的心意,别对神老有要求,你有正当的要求行,你说:“神哪,我现在不需要太多的恩典,我需要太多的试炼,如果没有试炼,我不能变化,不能得着生命啊,我现在太安逸了,一安逸心就远离你,这安逸不是好事啊,愿神加给我更多的试炼,使我生命性情有变化。”你要这么祷告,对神有这样的要求,好不好?有这要求好,这是正当的,说明你明白神的心意,你愿意满足神,希望自己早日能蒙拯救被成全啊。对神老有要求、有奢侈欲望,稍不如意还心里不满,你们说这样的人难办不难办哪?的确挺难办哪,不如意就不满,心里老有怨言,有些人严重了心里甚至恨神。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存心哪?有时是不是也有呀?稍稍不如意心里就不满,有些人甚至恨神,这是没有理智,说明人什么?对神没有认识呀,不认识神的作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所以才产生出这么多的无理要求、奢侈欲望。现在你们还有没有那些无理要求啊、奢侈欲望啊,有没有了?有的人生活有难处,生存环境有难处,怎么祷告?“神哪,你能不能改变我的环境啊,给我换一个环境,好让我肉体能有更好的享受,让我没啥负担、没啥事,然后我再好好地信你,那多好呢。”这样的想法对不对呀?不对。有的人的奢侈欲望更可怜了,想找个好对象啦、生个好孩子啦、儿女考上大学啦、丈夫有个好工作啦。有的人丈夫不好,要离婚,咋办哪?心里就盼望:神能不能给预备一个好的、信的。有的人现在到了需要找对象的时候,没有合适的,就想:“到底找什么人呢?找个外邦人行不行啊?如果宗教里有个信神的,挺好的,行不行?”什么事都得寻求摸神的心意,把你的比较正当的、合理的想法先跟神交通,如果神能成全,对你有利,那当然更好;如果你想象的是无理要求、奢侈欲望,那就不合适,证明人没有体贴神的心,光为了满足自己,不体贴神的心意;你琢磨琢磨神对我有什么要求呢,神愿意我怎样好呢,你这么想啊。现在有些人经历一些试炼,受了一些苦,心里感觉甘甜:“哎呀,神作得太好了,人这个败坏的东西受苦越多越好,对人有利,不受苦就麻烦了,因为人太败坏了,越安逸越完蛋,越不是好事。”现在知道受苦好了,但是苦难环境真临到呢,又害怕,又受不了苦,肉体还不愿意受苦,在这个时候祷告神怎么祷告呢?还想满足自己,还张不开口,为了满足神呢,自己肉体还不愿意,这怎么祷告呢?这个时候不好选择了,看你站在哪一边,看你到底是体贴神心意,还是随从肉体,这是显明人的时候。你们说在安逸的环境里信神好呢,还是在患难的环境中信神好呢?“在患难的环境里信神好。”那患难的环境里信神有什么益处啊?“生命长得快。”因为什么长得快?你对那些细节得有经历,你没有经历,光知道道理,临到事了还是不知道咋经历。为什么说在患难的环境中信神人生命长得快?因为人生命进入总得面临挑战,要没有点难处、没有点患难,就等于没有挑战,没有挑战人就没有进入啊。现在有些人生存成了问题了,有的人丈夫失业了,不挣钱了,有的人正上着班呢,被解雇了,没了工作,这个时候咋办?你们说没有饭吃的时候怎么祷告?一个劲儿地祈求,是不是?像鸡啄米一样地祈求,不住地祈求,对神的心意丝毫不理睬,就是祈求:“神给我饭吃,神给我饭吃,我没工作了,我没工作了,怎么办哪?揭不开锅了。”就这么祷告,是不是?有的人得了病了,怎么祷告?“神哪,你给医治,给我医治呀!”张开眼睛就祈求“给我医治”,没别的话,那是真实地与神相交吗?你最痛苦的时候,怎么祷告?你就喊:“神哪,我太痛啊,我太痛啊,你减轻我的痛苦吧!”这么祷告怎么样?不合适。有的人祷告:“神哪,你快把我的疾病给我挪去吧,这是最要紧的事,我好尽本分哪,以后我可好好尽本分了,别让疾病长到我身上了。”就这样祷告,怎么样?你老有要求,老有奢侈欲望,稍不如意就埋怨神,就对神不满,这不是悖逆神吗?这是体贴神心意吗?这有忠心吗?这就是神在试炼人的信心、试炼人的忠心哪,是不是?看你到底能不能忠于神,一有痛苦了你就埋怨神、就背叛神,这哪有忠心哪!真有病,痛苦的时候,你这样祷告,你说:“神哪,我有痛苦,但是我到底有忠于你的心吗?能对你忠心到底吗?我现在不清楚,如果你愿意的话,再加给我两分痛苦,看看我到底是什么东西,还能不能信你。”这么祷告怎么样?有的人说:“那可不能这么祷告,再祷告更苦了,这都够受的了。”不敢这么祷告吧。其实你忍着痛苦神知不知道?神给你加的码神都知道,你不说也知道,神就鉴察你内心,你受苦再大,你还有神受的苦大呀?你受苦的时候,你咋不想想神受哪些苦呢,神的痛苦有多大,你这么想啊。所以在受苦的时候,疾病缠身的时候,临到患难的时候,到底怎么祷告是体贴神心意,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心,这很显明人哪!一个真实与神相交的人,他的祷告就合神心意,如果不是真实与神相交的人呢,就老为肉体祈求,丝毫不体贴神的心。对神老有要求好不好?那你祷告到底对神还能不能有要求啊?试炼临到,你怎么办?“神哪,求你挪去这个试炼吧!”疾病临到:“神哪,求你医治我吧,别让我长病了,我愿意为你花费呀!”还有这样的要求吗?如果人都瞧不起你,都反感你,都弃绝你,这个时候你怎么祷告?有的人可能那么祷告:“神哪,这些人都瞧不起我呀,你给我个地位,你成全我,以后让他们都高看我。”这么祷告怎么样?没理智,如果你是有理智的人、有自尊的人,你怎么祷告?你先琢磨这个事:他为啥看不起我呢?他为啥厌憎我呢?那肯定有原因的,如果一个人厌憎,可能我没满足他,我侵犯他的利益了,我触犯他自尊了,现在大伙都厌憎咱们,那说明咱们不好啊,咱们这人败坏太严重了,人看不下眼了,所以都弃绝,还是咱们自己不是东西,人家才这么对待咱们。你得这么看,是不是?你如果把这个问题思想好了,把这个问题的实质摸透了,你来到神面前怎么祷告?你这么说:“神哪,我现在看清楚了,我这个人太败坏了,让众人都厌憎啊,都恨恶啊,我真不是个东西,我如果有一点人性的话,也不至于让这么多人都恨我,所以我恨我自己,我咒诅我自己,我该受这样的苦,人该这样对待我。”这么祷告怎么样?有理智。然后再说啥?“我愿意在神面前悔改,做一个诚实人,这样大家才会喜欢我,大家没有错,问题在我身上,是我自己不好,所以人才这样对待我,我愿意悔改,我要争口气,我立下心志追求做诚实人,追求得着真理。”这样祷告好不好?成为神所喜悦的人,人能不喜欢吗?大伙都厌憎,那证明咱们做得不好,咱人不好,是不是?所以得有这个理智。那如果有的人不讲理呢,大伙对他越不好,他说:“真理在少数人手里,大伙可能不是个东西,我才是人呢,大伙眼睛不好使,我所做的凭良心说没有什么错误,大伙不会看,他们有败坏,他们瞧不起我。”到神面前还说:“神哪,我为你受了不知多少苦啊,你看看我忍受多大羞辱啊,这么多人弃绝我还信你呢,我还跟随你呢。”这样的人怎么样?“不好。”不好在啥地方?没理智,不认识自己,不知自己是啥东西,到神面前还老伪装,还老说自己不错,自夸其德,不知自己半斤八两。另外,这样的人没有自知之明,人没有自知之明就不知羞耻,起码容易做出不知羞耻的事,明明自己有自己的存心目的,在人面前还说:“我做的可都是为大家好啊。都是为了别人,从来不为自己……”这是不是假冒为善哪?是不是自夸其德呀?是不是伪装啊?这些问题得看透,你们说人如果对自己存在的问题、自己是什么人不清楚的话,这样的人容不容易长进哪?不容易,的确不容易。

做诚实人与神相交必须解决的第四个问题,就是得认识自己的致命处,认识自己身上到底存在哪些问题,达到有自知之明。这是一个重要问题,这个问题太关键了。比如一个人为神花费有个人的存心目的、有己的掺杂,结果受了许多修理对付,受修理对付之后人家自己怎么认识?人家自己说:“我为神花费作了很多工作,遭人嫉妒了。”这么说有没有问题呀?这是不是歪曲事实啊?还有的人说:“我当带领、当工人被撤换了,就是那谁给我整下来的,就是谁谁老反映我情况,最后上面偏听偏信,把我撤了。”这么说话合不合适啊?不合适。你自己如果真这么认为,并不是说歪曲事实,那你怎么对待这个问题?你自己要真这么认为,你别觉得正确,首先你先画个问号,对自己的看法、自己的观点先持否定态度,先别肯定,你别肯定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看法绝对准确,这错误,这就太自是了,在你没经过寻求真理,未经过交通,未得到印证的时候,你别把自己的看法当作正确的来对待,这个时候你应该到神面前祷告:“神哪,我觉得我这个做带领、做工人的被撤,好像就是出于有人反映,上面偏听偏信造成的,或者哪个人出于打击、报复,我这样想到底对不对呢?是不是这样的问题呀?我不知道,我等候神来显明,让我看清事实的真相,然后我再说话。”这个时候你先别出去跟人说,人家说你咋被撤了呢?你说因为什么因为什么,把你的观点看法都倒了出来,这你不愚昧了吗?是不是?你太自是了。如果有人问你因为啥被撤?你说:“这个问题我看不清楚,总之咱们还是做得不好、不对,咱要做得好了能被撤吗?问题在我这儿,在我自己身上,一点都没错。”这么说合适,这么说就有理智。你别自己认为怎么回事,就肯定那是正确的,然后就敢在人面前宣扬,那如果不是那个问题呢?你不蒙羞了吗?有很多人特别自是,自己咋想的,就认为就是那么回事,绝对准确,不管谁咋说,都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样的人就太自是,非吃亏不可,非得栽跟头。在神面前得学会啥呢?实事求是,该一是一,该二是二,得根据事实说话,这很关键哪。你如果不会根据事实,老凭想象,那就容易栽跟头,容易犯错误,如果说一贯坚持这样,那你要做带领的话那就麻烦了,那就容易翻船、翻车,把别人都能断送了。所以人在神面前得老实,得学会根据事实说话、看事,别太相信自己,别自是。如果多数人都认为你是这个问题,自己还不承认,这样的人犯什么错误了?自己死不承认,这样的人就太愚蠢了,愚蠢到家了,成了顽固不化的人,是不是?如果别人都那么看,你自己还坚持你的观点,这样的人他是不是诚实人哪?这样的人不是诚实人,他对待自己的问题都不老实,他怎么能是诚实人?人得真实一点啊,该一是一,该二是二,根据事实真相说话。对待自己,自己是啥那就是啥,大伙看是啥那就是啥,别凭自己想象、凭自己的看法,坚持到底。如果大伙说你是鬼,你自己说你是人,这合适吗?大伙都说你是鬼,你怎么办?你就承认是鬼呗,是不是?等有一天大伙眼睛亮了,说你又是人了,你赶紧说:“谢谢,我是人,挺好,我高兴,我庆幸。”也不恨别人:“以前怎么老说我是鬼呢?怎么回事?”这值得庆幸呀!“大伙都说我是人,那这回这人做得差不多了。”大伙都说你是鬼的时候,你得问问:你是从心里说的吗?如果他说:“是呀,是从心里说的,没说假话。”那就完了,真是鬼了。得学会这样对待自己,是不是?别相信自己,太相信自己、太自是,非吃亏不可。如果你长得挺漂亮,大伙说你长得挺丑,怎么办?就说丑,能怎么的,虽然我自己不觉得,但是我相信大伙说的话,保证挺丑,多简单哪,是不是?你还能为此哭几鼻子,不活了?那不胡搅蛮缠吗?你得学会相信别人,相信大伙,没错,别相信自己,别太自信,人相信自己不是好事,自己到底半斤八两得整清楚了,自己存在哪些问题、犯了什么错误,得认真对待,不能马虎。有的人做了最抵挡神的事、最伤神心的事,还自以为不错呢,还觉得自己信得好,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不知羞耻,不知自己半斤八两,没有自知之明。人如果不敢面对自己存在的问题,老否认别人的看法,老觉得自己不错,这样的人那就是愚昧得不可救药了!比方说,在各个教会里头都有这样的情况,多数人对哪个人什么看法,多数人最恨恶哪个人,多数人最厌烦哪个人,多数人比较喜欢哪个人,这是不是事实啊?如果被多数人厌烦,人都挺厌憎,都不愿意搭理,都弃绝,那这样的人应该怎么对待自己呀?有的人说:“装看不见最好,如果真看清楚大家对我都不好,都厌憎、都反感,那还怎么活了,那就不如死了。”这样说对不对?不对。还有的人说:“装看不见,心里放宽点。”大伙越看不起你,你心里越说:“大伙对我好啊,那对我相当好啊,大伙特别赞成我、喜欢我。”这么说怎么样?然后再跟别人说:“你看现在教会里的人多数人对咱都不错,我心里清楚,所以我活得这么快乐。”这样的人还有没有进步啊?没有。人如果真看不见大伙因为啥对咱这样,因为啥厌憎咱们,那这个时候不正是咱们认识自己的机会吗?这个时候如果真能发现自己的致命处,这不是最好的长进吗?也是最好的进入真理的时候,是悔改的机会呀,是生命进入的开始。如果你回避这个问题呢,那对你来说没什么益处,有些人临到这事光会上火,一看谁都不搭理他,就上火:“这可咋办呢?咋都不搭理我呢,不行,我得想法扭转这个局面。”于是,给这个送点好处,跟那个靠近靠近,对那个人采取点溜须,对那个人来点小恩小惠,让大伙转变对我的看法,这样做合适吗?不管你怎么做,你得解决问题要紧,你把问题从根本上解决了,从根上解决了,大伙一看你真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然后对你刮目相看,这个路子对,这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解决问题达到的果效。现在每一个人你别看大伙没弃绝你,其实大家对你有啥看法,你有什么缺陷,多数人心里都有数,你别以为大伙没弃绝我,那我就不错了,我信得相当好了,这么想对不对?不对,只不过你没到那个地步,那有的人坏到一个地步,跟这个说那个,跟那个又说那个,天天说这些背后论断人的话,天天传那些小道消息、小广播,搞拉帮结伙,结果时间长了怎么样?大伙看出来了:“这不是害群之马嘛!”然后都弃绝他,远离他。那你怎么对待这个问题?怎么面对你自己存在的问题?你因为啥被大伙弃绝、被大伙厌憎?你得解决自己的问题,得发现自己的致命处啊,如果你知道自己的致命处,还不悔改,还是像以往那么活着,想咋做就咋做,我行我素,你们说这样的人能蒙拯救吗?不能蒙拯救。自己身上存在什么问题、致命处在啥地方得清楚啊,必须得清楚,清楚了之后,这样的人就知道该进入哪方面的真理,该有什么样的悔改表现,以后该怎么行能让大家谅解、原谅,能正确对待你,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如果你对自己现在存在的问题和你的致命处老也不认识,老也看不清楚,还以为自己不错,那你这个人以后也不会有真实的变化。在人面前如果臭名远扬,在神那儿那肯定是神不喜悦的人,是神淘汰的人;在人面前如果有真实悔改,能得到人的谅解,得到人的赞成,那在神面前保证也能过得去,起码神也能继续拯救你、怜悯你。这是做诚实人必须解决的第四个问题。

做诚实人与神相交必须解决的第五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不把心交给神,只为肉体活着,信神尽走形式。人不把心交给神,证明什么?人心里不信神,光嘴信神,是不是?你不把自己的心交给神,让神来掌管,让神来引导,让神来主宰,那证明你不信任神,你愿意凭自己活着,你是离开神而独立的人。你喜欢离开神而独立生活,那你是有神的人吗?你是没有神的人,你不但没有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你连心里都不给神一点儿地位,连你的心都不交给神,这是不是不信派呀?人在一切事上如果不把心交给神,严格地说,他是不是背叛神的人?不把心交给神,这人能接受神鉴察吗?他能顺服神吗?他能达到满足神吗?这更达不到了。起码你是信神的人,得把心交给神哪,你说:“神哪,我把我这颗心交给你,愿意接受你的鉴察,如果我的心有个人的存心目的,只为自己活着,你要管教我、惩罚我都行,如果我的心出了偏差,愿你光照我,让我能感觉到,我不愿意离开你,我更不愿意背叛你为自己活着。”你有这样的祷告,你这样跟神相交,这是活在神面前的人。现在有很多人在小事上祷告神,好像怎么依靠神、顺服神似的,越临到大事他越不祷告神,越临到大事他越是凭肉体,越满足肉体来活着,这不是假冒为善吗?在鸡毛蒜皮的事上你祷告:“神哪,我该怎么行能满足你呀?”好像在说:“你看,这么点小事我都愿意满足神哪。”其实临到大事怎么样?更不祷告神了,很怕祷告神耽误自己满足肉体,耽误肉体享受,耽误达到自己目的,这样的人是不是背叛神?这样的人信神不诚实,尽欺骗神,嘴里还说顺服神,其实心里是在背叛神,不把心交给神,不在临到一切的事上寻求神的心意,寻求满足神,这都属于背叛神的表现哪。与神有真实的相交,必须解决“不把心交给神”这个背叛神的实质的问题。你们现在有没有把心交给神哪?你把心交给神了,有时候你的心这么想、那么想,有个人的存心、有个人的意图,怎么办?赶紧求神光照,求神开启,让我明白真理,放下个人的存心,放下个人的企图,寻求满足神。你把心交给神了,那就要接受神的鉴察,圣灵一作工,你存心不对了,心里有什么想法不合真理了,违背神心意了,你就能感觉到,感觉到了你就赶紧与神交通,赶紧悔改,来寻求真理,寻求满足神,这是把心真正交给神的人。真把心交给神的人越临到大事越祷告神,越要求神来带领,求神按照神的心愿来成全。如果你捡到一万元钱,你能不能先祷告神,问问神这事怎么办、怎么办合适,把主权交给神?有人说:“我要捡到一百块钱,那我赶紧祷告神,神如果不让我要,那我就交出去,如果捡到一万元钱那不能祷告了,这交出去损失太大了。”你说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存心对吗?是不是假冒为善的表现哪?小事能满足神,大事就满足肉体了,这样的人存心不对,纯粹是假冒为善。不把心交给神,这个问题是做诚实人必须得解决的。把心交给神很关键,你把心交给神了,那才是真正把自己奉献给神了,把自己交在神手里了,不要个人的前途,只求为神花费,神怎么安排我的结局,我没有选择,就是神利用我效完力把我灭了,我也没怨言,这是把心交给神的人。有的人信神不愿意为神效力,这样的人是不是诚实人哪?不是,这人太诡诈了,尽想得福,效力都不干,很怕吃亏呀,诡诈到顶点了。诚实人呢,愿不愿意为神效力?诚实人愿意为神效力。越是诡诈人越害怕为神效力,说:“可千万不能为神效力呀,那为神效力那可白效啊,效完力也给你杀了,‘卸磨杀驴’嘛!”这样的人是不是挺诡诈?为撒但效力行,为神效力不行,这是良心坏到极处啊!真正的诚实人,他说:“咱们这样败坏的人类那也不配事奉神哪,就是神把我抓过来为神效力,我都感觉是神的高抬呀,我都感觉没白活呀,世界有多少人他不能为神效力,咱们赶上机会了,神还能看上我,让我为神效点力,这不是神高抬嘛,这也是咱们值钱的地方啊,效完力把咱们毁了、杀了,没有怨言,因为咱也不配得福,效力都觉得是神高抬。”这才是诚实人呢!是不是啊?人家有的人知道自己不能蒙拯救,那也为神效力,效完力死了甘心情愿,以效力为荣耀,以效力为幸运、为有福的事,只要效好力,那都算咱们有点良心、有点人样,也是值得安慰的事,死了能闭上眼睛,这是诚实人。所以有的人不愿意为神效力,这是太诡诈了!“如果神让我尽本分,尽完本分了蒙拯救得福,这行,那出多大力都行,如果说让我效力,效完力好卸磨杀驴,那不行,那咱们赶紧逃啊,不能让神给利用上了,让神给利用上,那不太愚蠢了吗?”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诡诈人哪?是诡诈人。如果人真有这样的存心,你们说这样的人配活在神面前吗?配为神效力吗?如果人真有这样的存心,这个问题就严重了,这得怎么解决?应该首先认识这个问题的实质啊,这个问题太严重了。我们看看神作工,从开始发声说话,那就是从审判试炼效力者开始的,借着效力者的试炼,最后把神选民转为神子民,那从这个意义上看呢,就是我们的生命经历都得从效力开始,从做效力者开始,你如果甘愿为神效力,就效完力了被神毁灭都没有怨言,还能赞美神,还看见神的高抬、恩待,这样的人那才是忠心效力者,才有资格做神的子民,你要没有这样的存心,你就不配做神子民。你们说生命经历是不是从做效力者开始的?如果你真这么经历,那保证能进入实际,保证能达到生命性情的变化,如果你的经历是从做子民开始,就永远不做效力者,就害怕为神效力,那可以说你这个人不能蒙拯救,你不配做神子民。有些人尽本分就是老探口风,说:“是不是神利用我效力呀,如果是利用我效力,那我可不干哪,我宁可回到世界抓钱,享受肉体,我也不为神效力。”这样的人是什么人哪?是不是鬼性啊?你看那个外邦人他为总统效力,那成了誓言了,那誓言怎么说的?“甘愿为总统效劳!”那你是不是甘愿为神效力呀?人家外邦人甘愿为总统效劳,你为神效力你都不效?那总统跟神能比吗?总统那不是魔头吗?你信神为神效点力都不干,你还不如外邦人呢!你们说,人如果有这样的存心,他是不是诚实人哪?不是诚实人,是十足的诡诈人。人不能把心交给神,老试探神:“到底用我是让我效力呢,还是尽本分呢?尽子民本分呢?”老试探神,这样的人与神没有真实的相交啊,他是对神老有防备之心,老怕神用他效力,所以老试探神、老怀疑神,不相信神。人不相信神,那诡诈可就明显了,那可太诡诈了!人不相信神,就相信自己,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这是撒但性情。你们现在愿不愿为神效力呀?如果效力多年以后突然被淘汰了,你怎么对待?你会埋怨神?你还能论断神吗?你怎么办?你会怎么做?这是个最实际的现实的问题啊,每一个人谁也回避不了,这也是生命进入一个最根本的功课。现在就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你现在想尽点本分,但是将来有一天你被淘汰了,你所尽的本分都是为神效力而已,你怎么对待这个问题?应该这样对待:你现在别把自己所做的老当作是为蒙拯救而做的,是神子民在尽本分,你就假设我是在为神效力,看看你甘不甘心。你这样对待自己,这真实,你自己先看清楚自己就是在效力,你到底想不想效力?你能不能有忠心?如果有人说让你尽本分,你说:“我甘愿效力。”你能不能这么说?从效力来领受,心里真实地是在为神效力,并且要做一个忠心的效力者来满足神。如果你真愿意做忠心的效力者来满足神,那你这个人真诚实了,在做诚实人上你就有实际了;如果你心里头老给自己戴高帽,我是在尽本分,再高看自己点,说:“尽我的职分,完成神的托付。”你看看,越说越假,神托付你了吗?你一会儿再说“尽我的使命”得了呗,老把自己做的事看得很高、很荣耀,这是不是虚浮心哪?那不实际呀!准确地说,咱们尽本分的时候也不会摸神心意,更不知道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咱们做的时候纯粹是凭热心瞎做,那不就是效力嘛!你也没经过多少试炼,你的内心里有很多存心、想象、奢侈欲望也没得着洁净,你还凭着欲望、凭着想象在那尽本分,完全是为了得福,那说“尽本分”现实吗?其实就是在效力,冒蒙做,为了达到得福的目的多做点,为了得神的赏赐多受点苦,多劳苦点,多尽点本分。你说带着这样的存心目的尽本分那是不是效力呀?就是在效力嘛,但是他连忠心的效力者的境界都没达到,他没有那个境界。“忠心的效力者”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不配做神的子民,我效力都不配,这是神高抬,所以我以为神效力、能效好力为幸运、为荣耀,这样的人是诚实人,进入实际了,生命经历得建立在真实、实际的基础上,人的一切说辞、说法都得实际、客观,别老给自己所做的、自己做什么戴上桂冠,戴上荣耀冠冕,富丽堂皇地显耀自己,有一天神不承认,神说你是在效力,这不麻烦了吗?所以你就是在效力,你把心放在效力上,在效力这上面你寻求满足神、寻求能做忠心的效力者,能做诚实人,这是生命的真实进入。等你心里的境界达到了,做忠心的效力者那特别甘心情愿,心里完全满意,有享受,对别人尽本分、做子民、做长子,你还不嫉妒,就以满足神为快乐,这是不是生命性情变化的表现哪?所以追求生命性情变化,这里面功课太深了,这不是简单事,做诚实人的功课也太深了、太实际了。你说哪一方面的真理进入不涉及做诚实人?都涉及做诚实人,所以别把做诚实人看得太简单了。

现在信神太幸福了,不信神那是太可悲了。你说肉体无论受什么苦,疾病、痛苦、贫穷、没有饭吃,或者天灾,或者环境恶劣,只要心里有神,这是不是最大安慰呀?这是最大安慰呀!肉体如果说安逸、享受,对物质生活特别满足,有安慰吗?有幸福吗?所以现在肉体生活越是有难处、越是艰难的人,你更要追求真理,一旦得着真理了,这是最大的得着、最大的成功,你在世界上前途是最失败的,但是你在信神的事上你是最成功的人,你在世界上越是成功,你在信神的事上、人生道路上越是失败的人,你到底要哪个成功呀?真正的成功是什么?过去有一个信主的人,一个老太太,她是农民,种地,她的口头禅是什么?“感谢主。”老说:“感谢主。”不管临到好事坏事,都是“感谢主。”有一天,她把地种好了以后,小苗长出来的时候,来了一场冰雹,把她的苞米苗都给砸倒了,人家跑来报信,说:“老太太,老太太,不好了,你的苞米苗都让雹子给砸倒了!”你说老太太说啥?“感谢主,土里还有地瓜呢!”你看看,人就满足土里还有地瓜呢,有智慧,是不是?苞米苗倒了没事,土里还有地瓜,地瓜冰雹它砸不了,她老满足。有一天她儿子在外头爬山把腿摔断了,有人跑来给她报信:“老太太,老太太,不好了,你儿子爬山把腿摔断了。”她说:“感谢主,有神的美意!”大伙说:“你这老太太神经病,你儿子腿摔断了,还感谢主。”结果没几天,怎么样?抓壮丁的来了,正好她儿子的腿断了没人抓他,老太太说有神的美意,你看看,真看见神的美意了。那些腿脚好的怎么样?都给抓去当兵,上战场,结果都被打死了。人家老太太得个儿子,她说“感谢主”对不对呀?这就对了。所以说,有很多坏事其实都是好事,坏事不一定是好事,好事也不一定是坏事,坏事更不一定是坏事,也许就是好事。对于一个追求真理的人来说,无论好事坏事,只要在生命上能有长进、能得益处,那都是好事,像有的人没有工作了,在世界一点前途没有,天天吃糠咽菜,但是,更激励他追求真理,他说:“我在世界上什么也没得着,什么也没有,我得好好追求真理呀,我要得着真理那比在世界上得着什么财富都好。”你看看,他贫穷,在世界上啥也没得着,对他来说是不是好事?是好事吧。如果他在世界上得着一些好处,肉体就贪恋享受,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吗?他因为肉体很满足,很贪恋享受,结果就不愿意追求真理,就没法追求真理,结果最后把蒙拯救的事给断送了,这不成了祸患了吗?所以有些好事对人来说那是祸呀,现在这么看事合不合适呀?有一些人在婚姻的事上、在工作的事上,都很痛苦,不如意,但是这种不如意人没法挽救,没法补足,那怎么办?你好好追求真理,你如果真得着神的救恩了,即使工作上、婚姻上不满意,那你心里有安慰呀,有的人家庭不好,家庭太痛苦,父母不信,还老逼迫,今天管你要这个,明天要求你做这个、做那个,把儿女折磨得连死的心都有了,你说这种情况怎么办?更得追求真理呀,得着真理、得着神的救恩比什么都强,这是唯一能使你得安慰的事。有人说:“哎呀,你看你那父母,什么家庭!你咋这么倒霉呢!”你说:“感谢主,我心里还有真理,没有好父母,我有真理,我有神。”你看看,这不成了最蒙福的事了吗?有人说:“你看你找的什么对象,简直就是个魔鬼,不是个人。”你说:“感谢主,我心里头还在追求真理呢,我爱的是神。”这是不是安慰的事?所以外边肉体再受痛苦,更能激励你追求真理,这样的人才是聪明人,别老为肉体受痛苦来祈求神,心里头老活在阴影之下,老受辖制、受捆绑,然后没有心志追求真理,这就愚昧了、愚蠢了。痛苦越多,难处越多,越激励你追求真理,你越得有心志奋发图强来追求真理,这才是聪明人呢!像你们有一些人,如果你们的肉体满足了,有好家庭,又有好工作,还又找着个好对象,你们说这是好事吗?这就能把你们断送,能让你们离神更远,这不是什么好事。有些人看不透这个事,看见谁找个好工作,看见谁找个好对象,有个好家庭,一个劲儿地羡慕啊,心里头恋恋不舍,老盼望、追求那些东西,这是不是愚蠢哪?现在有一些弟兄姊妹临到难处了,说以后的工作、出路在哪儿啊?以后我要在什么地方生存哪?有难处了,有的人就为自己的前途、肉体考虑,也不祷告神,也不吃喝神话,这能解决啥问题呀?难道你靠自己就能解决吗?是谁在带领,你不知道吗?是谁预定了你来到神面前,你不知道吗?所以人临到一切难处与该怎样选择自己的道路,矛盾吗?一点都不矛盾,越有难处越应该依靠神、寻求神。我告诉你,你走上真正的人生道路,就没有难处。什么叫“没有难处”?没有难处并不是不遇见难处,就是无论遇见多少难处,神都能给解决,你都能越过去,不至跌倒,这就叫没有难处。信神年头多的人都有一些经历,我经历这么多年也是,遇到很多的苦难、难处,就祷告神,不知不觉神就给带领过来了,那难处也多了,你们别以为我在这儿讲道,我可能一帆风顺,啥难处没有,所以站着说话不知腰疼,我的难处比你们的难处更多,但是都过来了,都是神带领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是一点都不差!所以我们追求真理,选择好自己的人生道路,这对我们来说太有意义了!有一些人临到一些难处就忘了神了,好像信神就不应该有难处,所以一临到难处就认为信神没啥意义:“你看看,信神咋还有这难处呢?这让我怎么信哪?”他可能还认为信神就是在风平浪静的情况下才能信,要没有好环境就不应该信神。这样的人对神的作工有没有认识啊?一点认识都没有,不管他信神多少年,他对神没有认识,因为他不知道依靠神,这是最大的无知!你们现在有没有一些难处啊?可以说都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人人都有自己的难处。那有难处怎么办?学会依靠神,好好祷告神、等候神,就真实地把它交在神的手里头,车到山前必有路啊,无论临到什么难处,难不倒人,难不死人,记住了。

有一些人在实行神话当中碰到一点复杂情况,就不会经历了。比如有的人说:“这一做诚实人,说真话,让别人抓住小辫子怎么办哪?让别人知道底了,那我以后怎么跟他处事啊?”临到这事人就蒙了,不知道怎么实行了,是不是多数人都有这种难处?所以有些人采取了一个自己认为合理的对待人、与人相处的方式:“我对谁得讲智慧,对谁做诚实人。”你们说这种作法合不合适?对什么人都可以做诚实人,但是在有些事上必须得讲智慧,你在有些事上为了防备人得讲点智慧,那是有意识的,不是败坏流露,你祷告神:“神哪,这事我得跟他讲智慧,这不是说谎,不是玩诡诈,更不是欺骗。”那是有意识的。好比说,有人问:“你家住在啥地方啊?”你一琢磨:“这个人不像好人,不能告诉他。”你就回避,说个大方向,之后赶紧转话题,你说“东西南方的,上面是什么东西”之类的话,他一听话题转了,就拉倒了,不问了,心想可能不愿意告诉我。那这种说法不算诡诈、欺瞒,你不知道他的底,你告诉他干啥,这是有意识地讲智慧,不是无意识地败坏流露,听清楚了吧?比如有人问你:“以前你搞过几个对象啊?”你怎么回答?里面打架了,到底是做诚实人呢,还是给他来点诡诈呢?怎么办?比如你丈夫(妻子)问你:“你以前搞过对象没有啊?”你怎么说?你要真搞过对象,一跟他说那就麻烦了,他抓住你把柄那家庭还有好日子过呀,那少则闹个百十来天,多则闹半年,这种情况你祷告,你说:“神哪,我可不能跟他说实话,根据他这种情况,他不会饶恕的。”他如果正追求真理呢,根据他的身量,暂时不告诉他也好,身量太小,胜不过去,也得闹。这是特殊情况,有意识地这么说,并不是无意识地撒谎,这叫智慧,经过祷告,有意识地,这不是撒谎,听明白了吧?除了特别的事以外,有些话那就得实话实说。好比说,你出门到饭店里吃点好东西,回来后家人问你:“都吃什么了,花多少钱哪?”那这种情况你就实话实说呗,说完了之后家人吵你一顿、骂你一顿,那你以后别那么吃了,家里困难,少花点钱吧,这对你有益处。所以,一般情况都得做诚实人,实话实说,特别情况讲点智慧,你不能对那些不信的人或者对你不存好心的人,所有的事都跟他们说谎,那不行。听明白了吧?诚实人说一句谎不容易,往往不知不觉就把实话漏出去了,不合适做保密工作,那非得吃一些亏、碰一些壁之后,再说话就谨慎了。说话谨慎那可不叫不诚实,该说就说,不该说不说,说对人有造就、有益处的话,没用的话、闲话、对人没益处的话不说,说它没用,这就是说话谨慎。做诚实人不能一个劲地倒啊,什么都倒,有用的、没用的全倒,那有什么用啊?那叫没智慧、愚蠢!见到可心的人啥都倒,一肚子话有什么东西全倒出来了,像三岁小孩似的,那就是没有智慧了,愚蠢了。你们说做诚实人和讲智慧是不是矛盾的事啊?不矛盾,丝毫不矛盾。有很多话你不好回答,你可以沉默不说。什么叫沉默?他问完了之后,你三分钟没回答,眼睛看着别处,别瞅他,看着别处,不回答,回避,这就是保持沉默,不吱声;沉默不是耷拉脑袋,像受审似的无话可说,沉默就是不回答。再好一点呢,想个办法,就转话题,赶紧扯别的话题,不回答他的问题。他如果逼着让你说,那就只能说“无可奉告”四个字,如果他好商量,你跟他商量:“你别问这个,咱不谈这个,咱扯点别的。”他要不好商量,就给他来个“无可奉告”。做诚实人讲点智慧很好实行,是不是。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