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7 怎么达到做诚实人的标准

7 怎么达到做诚实人的标准

你们在做诚实人上还有哪些实行上的难处啊?以往咱们实行做诚实人,多数人都注重在人面前实行说真话,不说谎话,实行不搞欺骗,这些实行法准确地说还是有点守规条的意思。在人面前守住几个规条,就觉得:“我是诚实人了。”这样的实行法带来什么结果了?达到什么果效了?有的人实行了几年,也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也看不见自己的变化,最后总结出一条:做诚实人真难哪!这个实行法达到这个地步,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显然失败了。你光注重在人面前实行做诚实人,你没找到路,仅仅是守了几条规条,结果实行了一段时间也没看见什么果效,就泄了气了,失去信心了,认为做诚实人真难。那现在我们再看看这条实行的路到底能不能行得通啊?显然行不通,以往这么实行没收到啥果效的人很多呀,可能多数的人都这么实行过,但最后都以没有果效而告终,也就是以失败而告终,是不是?那这个路错在啥地方呢?人找没找出这个原因哪?人在人面前你无论怎么做,不等于你是活在神面前,更不代表你是靠着神做、依靠圣灵去做;你不是活在神面前,不是依靠圣灵去做,那这是不是守规条啊?所以说,人追求真理、进入神话如果不是活在神面前,不是靠神去做,不是依靠圣灵作工去做,那就一事无成啊!记住了,这是以往追求做诚实人失败的原因所在。“信神”的真实含义是什么?“信神”的真实含义那就是一切都得靠神去做,都得靠圣灵作工来达到果效,这叫信神,就相信神能作成,相信神能成全,相信圣灵的作工成就一切,这是信神的真意。如果人信神只是停留在仅仅承认神的存在,然后一切凭自己去做,这就会彻底失败,不会有一点收获。宗教里的人往往都犯这个错误,他们摸不着圣灵的作工,一切就只凭自己,结果守了几年规条以后看不见生命性情有变化,就泄了气了。今天我们活在神面前,我们凭着一颗真实的信心,再依靠圣灵的作工来进入一切真理,这就达到果效了。神拯救人是借着人的信心,圣灵再作工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不是光凭人自己的努力就能达到蒙拯救了,所以获得圣灵作工这是信神成功的最根本的因素。那怎么能达到获得圣灵作工呢?只有一条标准,那就是你在神面前要做诚实人,要真心相信神的话,真心依靠圣灵的作工,这样你就能明白真理,你就能进入实际。如果你不相信神、神的话是真理,不相信圣灵的作工决定一切,那你对神可以说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你对神没有真实的信心,你的追求真理、你的进入实际都将变成空谈。所以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在神面前做诚实人这是最根本的条件。

在神面前我们做诚实人到底怎么做呀?以往我们常常交通:“要与神有真实的相交,你信神祷告神就是在与神相交。”你祷告神是与神交心,那你祷告神的时候,你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有什么打算、有什么存心目的,这些就都要跟神单纯敞开,做到把心交给神,让神主宰你,让神掌管你,也就是让神在你心里有地位,当你的家,这样,你就是把心交给神了,一个真正把心交给神的人,他就是诚实人。做诚实人,把心交给神这是最关键的。现在很多人在祷告的时候,都知道说:“神哪,我把心交给你……”说完了之后怎么样?没什么果效,这句话都会说,但是没有具体实行,结果呢,临到一切的事还是自己说了算,在一切的事上虽然也祷告神,但是最后决定怎么做,还是自己说了算,还是凭自己的处世哲学,还是根据自己的利益,那你这样行,你的祷告那就成了空谈了,没有意义了,因为你在行事的时候,你心里没有神,你虽然口说把心交给神,实际上在一切事上你没把心交给神,而是让神听你的,让神按照你的意思来成就,让神为你的意思来效力,这是把心交给神吗?有的人说:“神哪,我把一生都奉献给你。”结果呢,自己还照样抓钱财,照样贪恋世界,照样在世界上追求名利、地位、钱财,这样的人是真把心交给神了吗?有的人说:“神哪,我把我的儿女都交给你。”结果怎么样?一个心眼地支持儿女上大学,追求世界,追求名誉、地位,追求考名校,追求当官、发财。那你们说这样的祷告——说把自己儿女交托给神、把自己奉献给神,这是不是欺骗神哪?那有人说:“那我们现在做不到把自己完全交给神哪。”你做不到你别瞎许愿,你别欺骗神,你说实话,你说:“神哪,我现在信心太小啊,太可怜哪,我甚至不能把自己完全交给你呀。”你说说这样的话比你欺骗神好不好啊?在神面前说话要实事求是,心里怎么想的、怎么打算的,就跟神直说,虽然你自己知道你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打算不合神的心意,但是你求神拯救你,求神改变你,或者求神管教你,你这么祷告,这是把心交给神了,这叫跟神有真实的相交,你跟神相交是在心里相交,是说心里话,不是用嘴皮应付神。你们说两个人相处得很好,是知心朋友,说话是不是在交心哪?那如果两个朋友在一块尽说官话,那是交心吗?那不是互相欺骗嘛,你们说两个朋友交心说话心里痛快呢,还是说一些官话痛快呢?说知心话痛快,能说点知心话,这是人生的一大快乐,得欣慰呀,那你跟神祷告如果说一些官话、口号,说完了心里平安吗?不平安,是不是?你如果实事求是地把自己的心里情形跟神诉说,说完了以后会怎样呢?虽然说点真话,自己对自己不满意,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打算、这样的想法、这样的观点不能满足神,但是把心里话说出来,心里还是痛快,现在你要做诚实人,最关键的就是你在神面前祷告得交心,得能把自己真实的情形跟神诉说,你祷告的一切话都是真话,没有一句是口号、是空话、是大话、是官话。你祷告所说的话如果正常了,是发自内心的,你在祷告上就过关了,可以说你在做诚实人上就有真实的进入了。什么时候你在祷告上过关了,说的都是真实话,是心里话,一点假冒没有,一点欺骗没有了,那你们说这是不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哪?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这是最关键的表现。做诚实人在神面前首先得做到这一条:祷告要发自内心,要实事求是,要说心里话。这一条你做不到,你就不是诚实人。像宗教里的人他们所祷告的话,那是做诚实人吗?他们都是怎么祷告?像乞丐似的祈求,还有呢?尽说假话、许空愿,尽欺骗神、糊弄神,是不是?还有很多名义上是祷告,其实是在自言自语,是在那儿祷读圣经知识,显露自己呢,那是祷告吗?那叫愚昧的人、狂妄的人在显露自己呢:“看我多明白,把圣经那些好的章节都在神面前背下来,给神听。”那不是显露自己嘛,这是不知羞耻的表现。你们还有没有那样的祷告?现在解决没有啊?肃清没有?你每祷告一句空话,你咋办?你赶紧回过头来,你说:“神哪,刚才我祷告的一句话是空话,我再也不这么说了,愿神你管教我,勒住我的舌头,让我别信口开河,尽瞎说。”你赶紧就这么说,你说:“我重新祷告,这个祷告不算,从头来。”像小孩一样单纯,你在祷告上过关了,在神面前祷告尽说心里话,跟神交心,看见自己不足能祈求神,能寻求真理,这是做诚实人的第一步进入;在祷告上如果没有诚实人的样式,不说诚实人的话,那可以说你在做诚实人上就没有丝毫的进入,在人面前偶尔实行说两句真话,那不算什么真实进入,在神面前有多少真实的实行,那都是进入。第一,敞开心,容不容易?容易吧。第二,实事求是,你是什么你就说什么,你心里怎么想的就说咋想的,你这个事是什么性质你就说什么性质,你做的事明明是坏事,你心里打算的明明是错谬的、荒唐的,那你就承认,在神面前承认,老实承认,承认你的想法是荒唐的,你做的事是错误的,实事求是。如果你不能实事求是地向神祷告,把自己的真实的表现、自己所做的事实事求是地向神说明,这也是欺骗神哪。好比说,你尽本分应付糊弄了,有的弟兄姊妹对付你,对你提出指责,你呢,到神面前诡辩去,讲理去,你们说这是什么人哪?这是诡诈人,不能正确对待自己的过犯,你在神面前你不老实,你明明偷了人家东西,你硬说你拿了东西,没偷,这对吗?这是不是不老实?明明你骂人家,你偏说你没有骂,这就是不老实,这是最大的不诚实,是在歪曲事实。弟兄姊妹看清楚你不负责任,你应付糊弄,对你提出修理对付,你就讲歪理,就不服气,死不承认,这是诚实人吗?如果人在神面前对自己所作所行不能如实地向神诉说,不能实事求是地向神祷告,那这个人就是诡诈人,就是欺骗神、糊弄神的人,这个人不老实。你在人面前不老实,有时是因着你脸面,或者虚荣心太重,不承认,但是你在神面前你也能不承认,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不可挽救了?有的人在人面前不敢承认,顾脸面,但是到神面前承认去,到神面前痛哭流泪,这样的人虽然在人面前做得不合格,但是他有敬畏神的心,在神面前还比较老实,你们说这样的人可不可以挽救?还有一线希望。如果在神面前都不说老实话,还在那讲自己的歪理,还在那诡辩,为自己表白,这样的人就不可救药了。所以说在神面前如果人不能做诚实人,这个人就彻底完蛋了,没有蒙拯救的希望。我这么说能不能领受?能领受。那你们现在在神面前到底是不是诚实人哪?弟兄姊妹或者教会带领、工人对付你、修理你的时候,你在神面前承认自己的过犯了吗?如果在神面前都不承认,在人面前怎么蛮横,在神面前还照样为自己辩护,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危险的人哪?信神要到这个地步那还有啥劲啊!那跟不信有啥区别!有一些人有了严重的过犯,在人面前张不开口,不敢承认,但是他在神面前承认,痛哭,这个还属于正常;如果他再有勇气,在人面前也敢说,该一是一,该二是二,该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那这样的人,你别看他有过犯,他是诚实人,他能够蒙拯救,如果他真追求真理,照样被成全,被成全最关键就是在神面前你得能做诚实人;你如果在神面前能做诚实人,你就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虽然你有了过犯,但是还有神的爱在你身上,圣灵也管教你,神也审判你,这样,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见自己的生命性情有变化。在神面前如果不能做诚实人,你即使没有明显的过犯,你们说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啊?“不能。”为什么?因为他跟神没有真实的相交,在神面前他不是对的人,他不是诚实人哪,在神面前是不是诚实人这是最关键的。像有些人尽本分没有忠心,老是应付糊弄,教会带领、工人给他安排尽什么本分,让他负责什么工作,他老也不能尽心尽力地去做,口上答应,但是工作也不努力,尽本分也不着急。你们说这是什么问题呀?他在神面前不愿意尽本分,那不愿意尽本分,他是顺服神的人吗?你不尽本分,受造之物不尽本分,这就是背叛神的人,足以证明你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是背叛神的人,你心里虽然承认神的存在,但是你是在违背神的心意而行,如果在尽本分上你不能满足神,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可以说都是悖逆神的人,永远称不上是属神的人。哪一个人在尽本分上有良心、有理智,对神忠心,认真负责,这样的人那才是真正的诚实人,这样的人是最蒙神祝福的人。你看哪一个人是不是诚实人,你就看他尽本分怎么样,他在尽本分上如果达不到人的满意,你们说能达到神的满意吗?那就更不能达到神满意了。他在尽本分上都应付糊弄,一点负担没有,这样的人是真实信神的人吗?是顺服神作工的人吗?所以说,凡是在尽本分上不能认真负责的人,他对神没有真实的信,也不是真实顺服神作工的人,这样的人都不是进入信神正轨的人,能不能蒙拯救那还得画个问号。我这么说能领受吧?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诚实人,首先要看他尽本分对神有没有忠心,另外呢,看人尽本分是不是认真负责,在人那儿能不能通得过,如果弟兄姊妹一看你尽的本分挺好、挺负责任,在人那儿通过了,起码你的良心平安了。你的良心平安,说明你是个有良心的人,有理智的人,在弟兄姊妹那儿都通不过,人看你不怎么样,你说你的良心能平安吗?你良心都不平安,那你在神面前也没有良心理智呀。诚实人首先具备的是什么?得有良心、有理智,你在神面前都没有良心理智,你这算诚实人吗?所以,一个人有没有人性,用什么衡量?得先看他是不是诚实人,他是诚实人他有人性,他不是诚实人他没有人性。那是不是诚实人怎么看哪?首先要看他尽本分如何,尽本分最显明人,显明人是不是诚实人,显明人到底有没有人性,到底有没有良心理智。你说:“神是爱,神所作的都是爱,神爱我呀,神怎么拯救我呀……”那你的本分咋没尽好呢?那你怎么还报神爱的?你本分没尽好你还谈神的爱,那不显得你没良心吗?有良心的人看见神的爱,他该怎么办哪?他得还报神的爱呀,他得对神的爱有所表示啊,如果做儿女的看见父母所做的都是对他的爱,他能不孝敬父母吗?那你看见神所作的不管是审判、是刑罚、是试炼、是熬炼,都是为了拯救你,那你为什么不好好尽本分?你为什么一点还报神爱的表示没有?这能不能显明人有无良心哪?太能显明人了。整个人类被撒但败坏得太深,都没有多少人性,但是我们今天信神已经看见神的爱、看见神的拯救了,为啥你的灵没有苏醒?为啥你还不能在尽本分上来满足神一次?你连这点表示都没有,你说你的人性怎么样?如果人本分没尽好,还觉得自己比别人信得好,还觉得自己最蒙神喜悦、最蒙神祝福,这是不是自欺呀?这是不是太愚昧无知了?这样的人有自知之明吗?这些事要看不透的话,你说你信神,你的身量有多小啊!我看见哪个弟兄姊妹在尽本分上能有忠心,能为满足神而做,我说这个人挺好,这个人有人性,值得培养。如果我听说哪一个姊妹、弟兄在尽本分上尽应付糊弄,一点不负责任,以致工作一点果效没有,我心里怎么想的?我说这个人瞅着挺精明,但是怎么一点不体贴神的心呢?一点爱神的心没有呢?那这个人的人性也不怎么样啊,那这个人身量太小,信神光在外边热心哪,不追求进入实际,他对神的心意一点都不明白?那这人也太糊涂了!我说:“这个人信几年了?要是信三五年了还这个身量,那可太可怜了!”信三五年一点人样都没有,一点工作都担不起来,教会分配你一点工作,那应该就看见神的高抬、神的爱呀,赶紧竭尽全力呀,尽心尽力尽意来满足神哪,即使做错点事,能在神面前悔改,这样的人那才是真正的诚实人、是神所喜悦的人。你们现在在尽本分上怎么样?能不能过关哪?自己凭良心说,自己对自己所做的感觉怎么样?感到满意吗?自己对自己都不满意,你们说这样的人在神面前他的良心理智怎么样?人没有良心理智,还老夸夸其谈,还老要追求做带领,带领别人,还老觉得自己比谁都强,那这样的人不是愚妄到顶点了吗?狂妄到一点理智都没有了。初信的人往往都是头三年特别狂妄、特别自是,谁也不服,总想出人头地,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谁说的话也不能听,特别注重虚荣脸面,所以跟弟兄姊妹常常产生争执、过结,这是正常的,这是自然而然的事,因为败坏太深嘛!如果经历几年的修理对付、失败,应该觉醒过来,有所变化,看见自己以往咋那么愚昧无知呢,咋那么狂妄自是呢,咋那么看重名利、地位呢,太愚昧了!就懊悔,心里懊悔,恨自己,是不是?有时候就想打自己几个嘴巴,说:“以前那个德性怎么活过来的呢,真是被撒但败坏太深了!”信了几年之后才觉得自己有点变化,有点人样,这是正常现象。所以我看见有些初信的人有狂妄自是,我说:“正常,都那样,我就那么走过来的,每一个人起初信神都那样。”所以你们看见哪个初信的有点狂妄自是,谁也别小瞧,知道自己当初就那样,就那个德性。但信了几年以后,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有些变化,以前你能做出来的事,后来那就怎么也做不出来了,觉得太可耻,那么做太没人性,说啥也不那么做了,是不是这样?如果有这样的果效,这是不是性情变化的经历呀?这是性情变化的经历,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我回想我刚信神的时候也是这个德性,一点都不差。你们现在觉得自己有变化吗?你看那外邦人能做出来的事、能说出来的话,你们还能说出来吗?还能做出来吗?在人面前总显露自己,谁要比自己强就嫉妒,在人群中老搞嫉妒纷争,还有这样的作法吗?有的人嘴上不说,心里头拧着劲。那现在如果让你们还做这样的事,你们能做出来吗?说现在有一个弟兄(姊妹)做带领了,他在某些方面还不如你,你跟不跟他争地位呀?你怎么对待?他的确有些缺点,有些地方不如你,你说你怎么对待?有人说:“忍耐。”那光忍耐呀?你得支持他呀,好好跟他配合,你别看热闹,你别拆台。第一,不拆台;第二,人家做错事,你别说风凉话,你为他祷告;第三,咱们尽上自己的能力支持他,维护神的作工,这才叫有人性,有良心有理智。现在你们能不能这样实行?你要能做到这一点,那你就是诚实人,说明你有良心、有理智、有人性。你要做不到这一点,那说明你这个人跟外邦人差不多,没啥变化。初信的人一般头三年好有那些外邦人的作法,争地位,搞嫉妒纷争,不服,谁的话也不听。过了几年以后,这些东西都已经淡薄了,都看透了,觉得这么行太愚昧,没有人样;等你信过十年、八年以后呢,让不让你做带领都一样,但是你都能尽好自己的责任、本分,你没有带领那个地位你照样尽自己的本分,你看重的是尽本分满足神,你有一颗爱神的心、满足神的心,心里没有这个地位,这是生命性情变化的人哪,不要任何地位,但是能尽好各方面的本分来满足神,只为还报神爱活着,只为满足神活着,能尽啥本分全力以赴尽好,这样自己心里头也平安也快乐,这叫在神面前有良心有理智,这是诚实人。你在神面前如果真是诚实人,那么你在一切事上就能寻求真理,你临到一些事,假如你不明白真理,凭自己做了,凭自己的想法做了,做完以后你心里不踏实:“我在这个事上这么做合神心意吗?我在这个事上到底怎么做能满足神呢?能合乎真理呢?”你老这样地追求真理、寻求真理,不知不觉你在许多事上都知道怎么做合乎真理,都知道怎么实行真理来满足神,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哪?所以一个诚实人,他在神面前那就是有良心、有理智,就是能寻求真理、能追求真理,就是愿意体贴神的心意来满足神,所以真是诚实人,他所作所行那真是达到活在神面前了。一个人做诚实人成功的时候,他就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他是活在光中的人,也是凭神话活着的人,人凭神的话活着,凭真理活着,他就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诚实人?只有做诚实人达到成功了,有真实进入了,你才能实现活在神面前这样的一个理想。你要达不到做诚实人的标准,你说你是活在神面前的人,那是欺骗,那是假冒,那是伪装,像法利赛人一样,那样的信法没有意义。

在操练做诚实人的实行当中,因为进入真理不是容易的事,人会经历到很多的失败,人会在很多的事上摸不着真理,摸不着神心意,不知道怎么实行合乎真理,这是正常现象。但是最关键的就是你如果是追求真理的人,用不了几年,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你越经历,在许多事上,经历一次、两次、三次,最终都能得着真理了,都明白怎样实行真理了,这样,你做诚实人就越来越有实际,进入越来越深,越来越完全。所以你如果在做诚实人上竭力地追求进入实际,可以说用不了三五年,你就达到真正活在神面前了。你第一年做诚实人的时候,虽然在很多事上还不知道怎样实行真理,但是你别着急,你就只管尽心尽意尽力地追求,到第二年的时候,你在很多事上就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了,到第三年的时候,头两年在一些事上不知道怎么实行的真理,第三年也都知道怎么实行了,也都会实行进入了,你们说这是不是进步?这是不是长进哪?生命进入就是这样,开始难免有很多事因为不明白真理,不知道怎样实行,而出现差错、出现过犯、出现偏差,但是你别着急,神拯救人就是借着一步一步地经历,从失败到成功,经历几年以后,你在许多事上都明白真理了,你对许多真理都明白了,都有认识了,都知道怎么经历实行了,这样你在神面前就成了有真理、有人性的人。有真理,又有人性,这样的人是不是蒙拯救的人哪?这样的人就是蒙拯救的人。那现在你在经历当中肯定有很多难处,是不是?有时候我问你:“你还有什么难处?还有什么问题?”你提不出来,但是回到家以后,在临到的事上你又蒙了,问题又出来了,你说:“这个问题我咋没想到呢?我要早想到我问问多好呢。”这事由不得你,因为在经历当中的事,你过后就忘了。但是如果人细心的话,第一次在这类事上失败了,但是他心能记住:“这类事我可不是实行真理呀,我是凭自己过来的,下次临到这个事的时候,我得好好寻求真理,我得在这类事上达到能实行真理满足神哪。”这是生命进入的正常经历,都是这样经历过来的,路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你别以为你现在临到很多事都不知怎么实行真理,那么以后永远也不会实行真理,这是错的,你今天不会,明天可能就会,你今天不会你今天就寻求,明天不会明天也寻求,也可能到了后天,你在这个事上就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了,你就这么追求,慢慢都有长进,听明白了吧?所以初信的人在很多事上都显得很愚昧,不知道怎么实行真理,临到一件事不知道真理在啥地方,不知道我该怎么实行真理。有些人即使明白了一些真理,也不知道怎么去实行、怎么运用,会说一些神话也不知怎么进入、怎么经历,这都是正常现象。你开始不会经历,开始不明白真理,不代表你以后永远不会经历、永远不会实行真理,这就得靠人去追求,去寻求真理,去努力。你只要追求,用不了一年、两年、三年,慢慢你就明白真理了,你就知道你所明白的这个真理到底该怎么实行、怎么运用。当你会实行、运用真理的时候,真理就成为你的生命了。你有真理作生命了,那你活出来的是不是神话的实际?那就是神话的实际。所以进入实际就是这么个路。

现在做诚实人这是最根本的进入,因为做诚实人成功了,那就等于你是真实与神相交的人,你是可以蒙神拯救的人,你是真正活在神面前的人。你跟神有真实的相交,这才能获得圣灵作工,你能获得圣灵作工,你就有进入真理的可能,你就能达到明白真理、摸着神的心意,来顺服神的一切作工,这样,你就进入了信神正轨。你看看,进入信神正轨达到蒙拯救从哪开始?就从在神面前做诚实人开始。你在神面前做诚实人了,能跟神真正相交了,正常相交了,你们说跟人相交有没有难处了?那就更没有难处了,用跟神相交的一半都用不了,跟神相交用的都是哪些东西?第一,良心;第二,理智;第三,得诚实,说心里话;第四,得实事求是,正确对待自己;第五,得学会寻求真理;第六,得知道怎样体贴神心意;第七,得知道满足神为神而活。你看看,你具备了这些真理,这些真理成为你的生命,最后成就的是啥?使你被成全,使你得着真理,使你活出真正的人的样式、活出真正的人生。这样,你说你这样的人是不是蒙神祝福的人那还用说吗?所以你如果真追求做诚实人,在做诚实人上达到有进入、有实际,可以说一切都成了,蒙拯救、被成全,以后蒙神祝福,被神使用,一切都成全了。就像小孩子刚进入学校,你只要把学习搞好,以后就有前途,跟那个是一个意思,你是学生,你不好好学习,以后那就没什么前途。现在我们信神从做诚实人开始,你做诚实人如果真有成果,真有进入、真有实际,可以说,那圣灵就是不间断地作工在你身上,时刻在每件事上都引导你、都开启你、都光照你,带领你进入真理,这不一切都成了吗?如果你不追求做诚实人呢,后果是什么?第一,你不能获得圣灵作工;第二,你不能得到神的称许;第三,什么真理你也得不着;第四,你怎么在外面忙、在外面做,你的生命性情不会有变化。所以,你如果不在做诚实人上努力、下功夫,达到有成果,你的信神必定会失败,听清楚了吧?做诚实人太关键了,你能不能做成诚实人,这决定你的命运、决定你的归宿,这么说能不能领受?那你说做诚实人聪明,还是做诡诈人聪明?“做诚实人聪明。”

你在神面前做诚实人,首先要操练什么?与神交心,说心里话,你可别说好听的,别说官话、客套话,说那些没有用。在祷告里说官话、客套话怎么说知不知道?哪些表现属于说官话,说客套话,说那些欺骗神的话,说假话,说空洞道理?你们能不能总结出来?哪些祷告是最让神厌憎的?人看着挺时髦、挺流行,挺佩服,但在神那儿神厌憎,神不听,圣灵不作工,哪类祷告?那你们如果发现不了,那你们自己要祷告的话,到底是不是诚实人的祷告不知道,那怎么进入啊?我听见有很多人好这么祷告,那就全是道理的,你听我给你说说:“神哪,你是爱呀,你作的都是拯救我呀,你为我受尽了许多痛苦啊,我一定还报你的爱呀,我愿意一生都奉献给你。”这是啥话?这不是说空话嘛,这不是应付糊弄神嘛,是不是?这是交心吗?这不是跟神交心哪。比如今天你流露一句谎话,跟弟兄姊妹或者跟哪个带领、工人交通的时候,你说一句谎话,你心里当时就知道了,意识到了,这是谎话,不该这么说,这是你今天生活当中发现的唯一的谎话,你心里意识到了,那怎么办?你来到神面前这么说,你说:“神哪,今天我跟某某交通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这样的话,这是谎话,当时我就意识到了,我从这个事看见我的说谎还很严重啊,一不小心就流露出谎言,这撒但的本性真是很难脱去呀,愿神你拯救我呀,我可不愿意说谎,我也恨恶说谎,我现在恨恶我这个败坏的人,愿你拯救我,以后如果我再流露谎言,你可以管教我,让我得病,惩罚我,这样对我有益处。”你这么祷告好不好?这是不是交心哪?这是跟神交心,发现问题了,就得赶紧向神说、承认。比如:今天你做了一件坏事,你说:“神哪,今天我又做了件坏事,我真是没有脸活在你面前、来到你面前,我不是人哪,但是我这个败坏实在是太深,自己没法脱去,愿神你拯救我,你多多地管教我、惩罚我,你越管教我、惩罚我,我认为这样对我太有益处,对拯救我有益处,你如果老也不管我,凭我这样地任意妄为地活着,那我就彻底完蛋了。”这么祷告合不合适?你在神面前老得说心里话,发现一个严重问题,你就得说出来。你看人和人相处,尤其是夫妻之间,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发生争执了,不是你有问题,就是他有问题,这得怎么处理?赶紧拿到大面上来,你说:“今天我说一句话是谎话,我也恨恶我自己,当时是什么存心,没说诚实话,这是我的败坏,我承认,以后再临到这类事,我不那么做了。”你这么一说不就完事了嘛,问题解决了,是不是?人跟人之间如果发生争执、摩擦、过结,只要坦白承认就完事了。人跟神之间呢,发生隔阂了,人产生观念了,产生悖逆了,产生抵挡了,那也得像跟人一样,赶紧把它拿出来,跟神承认,你跟神一承认,再表示你痛悔之心,把你心里想的说出来,这不就负担卸去了嘛,心里的障碍不就除去了嘛,你把这跟神之间的障碍一除去,你跟神的相交还能正常进行,有的人看看神话产生观念了,就憋在肚子里,就不跟神说,然后心里就是对神有观念,就是放不下,认为神不该这么说,那你憋在肚子里不跟神祷告,你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吗?这是信神的人该采取的行动吗?你信的是神哪,你跟神现在有隔阂了,因着你的观念起了隔阂了,你为啥不能来到神面前寻求圣灵开启光照来解决呢?你来到神面前向神单纯敞开,把你心里发生的问题、难处跟神交通出来,然后圣灵会开启你、光照你,让你放下观念;你如果真是寻求真理,那圣灵更能够开启光照你,让你明白真理,解除这个障碍,这样,你与神的相交还能正常进行,是不是?那你如果真要追求做诚实人,在神面前心里所想的、所存的,无论什么难处都得向神诉说,都得寻求真理,靠寻求真理解决,这是做诚实人的实行。如果你憋在肚子里头,老也不说,跟神拧着劲,你们说这样的人还能正常地祷告神吗?还能在神面前寻求摸神心意吗?还能正常地尽本分来满足神吗?所以说,你心里如果与神产生隔阂不解决,你与神的相交就断了,就结束了,这样圣灵就离弃你了,不在你身上作工,是不是这个问题?有一些谬妄的人,他就老抱着自己的观念不放,老认为他对,神不对,神的话有问题,神的作工有问题,神应该按照他的意愿来作,这是什么人?谬妄,属撒但的人。属撒但的人就这么谬妄。你们说,神是真理、道路、生命,神能有错吗?那你为啥不承认错在人身上呢?错在自己身上呢?你为啥不承认呢?那说明你太自是了!你太狂妄自大了!那你自己有真理吗?你是真理吗?你要是真理你为啥还来信神呢?你咋不回家信你自己呢?你信你自己多好啊,是不是?你看有很多政治家,人家就不信神,你再说神是真理他也不信,他为啥不信?他就觉着自己对,把自己信好就行了,一切听自己的,凭自己,自己就是一切,什么都能解决,这样的人的性情是什么性情?是撒但性情,撒但的性情那就是否认神、只认自己。神创造天地万物,主宰万有,人类的命运在神手中掌管,撒但怎么说?撒但说命运掌握在它自己手中。这是不是撒但哪?你看哪个撒但真掌握自己命运了?掌握了吗?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所以说,凡是性情太狂妄自是的人,他不容易蒙拯救,就是他老承认自己对,不承认神是真理,这样的人他的性情就是撒但,那是典型的撒但,跟无神论没啥区别。在神家有没有这样的人?从来不承认自己败坏,从来不承认自己很坏、没有人性,总认为自己最好,比谁都好,所以他谁也不服,这样的人有没有?那这样的人能蒙拯救吗?在神家也出现过一些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那这些人的性情是什么?就是撒但,他们不承认神是真理,他们想自己成为神,甚至恬不知耻地见证他自己是神、是基督,让人听他的,并且还说什么?人只要见他的面,那就能被成全。你们说这是不是谬话?凡是属撒但的、属魔鬼的、属邪灵的,都这么说,说人只要见了他的面,就能被成全,谁先见了他的面,那就是首先被成全的,他说完这话他脸都不红,他都不知羞耻,你们说这是什么性情?撒但性情,有撒但性情的人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谬事、荒唐事都干得出来,所以我对这样的人,我发现一个解决一个,那是决不客气,这样的人都是不可挽救。在神的话中神说:“你们见着我的面保证都能被成全。”说这话了吗?神没那么说吧。圣灵使用的人说过这话吗?也没有,你看我今天和你们交通,我让你们见我的面吗?谁见过我的面?都没见过。为啥不让你们见知不知道?见面没用,啥作用不起,如果真一见我的面你们的生命能长一截,那行,那我天天让你见,但是不起作用,是不是这么回事?那些比较老一点的人有不少我都见过,我见他们多少年,他们听我讲道交通那十年二十年的都有,最后怎么样?没有人性的照样没人性,那些不追求真理的照样不追求真理。那我的交通只对什么人有作用?对那些追求真理的人起作用了,对那些不追求真理的一点作用都不起,白搭,所以还是不见面好,见面没用。有的人老寻求“能不能让我们见你一面呀”?见面合乎真理吗?合神心意吗?不合乎真理,没有用,一点作用不起,神从来就没说人只要见她的面就被成全了,神的话怎么说的?追求真理的人能蒙拯救,凡真心为神花费的神必大大祝福,这话是神公开说的,神一再说:“你们要做诚实人,神喜欢诚实人。”神的话都是真理。你看那个属撒但的人说的那些鬼话,说的都是什么东西?“人只要一见他的面就能被成全。”结果怎么样?有不少人就争着、抢着见他们的面,见完面怎么样?不但没被成全,都受了迷惑了,都上了贼船了。凡是一信上敌基督、一信上假基督的,什么后果知不知道?我告诉你们实话,一信上假基督圣灵立刻就离弃,因为这是最严重的背叛神,圣灵一离弃,人里面就有撒但的灵,撒但就开始作工,人的脸就变黑了,再也找不到以前有圣灵作工那样的欢喜、跳跃的形象了,好的心情都没了,人的脸都变黑,里面黑暗,麻木痴呆,怎么讲道就开不了窍,像死人一样,有的死了好几个月都缓不过来。你看看,这后果严不严重?这就是见了撒但的面造成的,是信了假基督、信了邪灵带来的恶果。这可了不得呀!这类事我见的多了,一般的人跟随了假基督、敌基督、恶人,没有圣灵作工,脸变黑,完了灵里不开窍,怎么讲真理也不明白,不通灵了,甚至几个月都不醒,即使回转了,弃绝假基督、敌基督了,你跟他交通多少次,那也一两年恢复不了原样,元气大伤啊,就像得了一场重病似的,想恢复以前那个正常的人的模样,那是不容易呀!那样的人就跟得了一次癌症似的,不死也扒层皮。你看看,这后果就是这么严重,这些事我见的太多。所以说,跟随了假基督上贼船的人,那后果不堪设想,以后即使回来了,说:“又回到真神面前了,不信假基督、敌基督了。”但到底能不能得救都不好说,圣灵还作不作工?不知道。听明白了吧?跟随了假基督、敌基督那就跟人嫁错人似的,跟找错对象一样,一步错是步步错。你看你们现在开始进入实际的时候,脸上都特别有喜乐,有喜悦之气,心情特别地好,得释放,特别平安快乐,感觉信神有希望了,有蒙拯救的希望,看见神的救恩,看见神的爱了,这心里的享受言语没法诉说,你看脸上,就像逢了喜事,特别爽,但是如果你走错路了呢?跟从了恶人呢?就不这样了,你的脸变成乌黑,怎么洗也洗不净,那血液都是黑的,心情怎么也乐不起来,像个傻子一样,人家讲道交通无论讲得怎么细,你听着就滑不过窍来,像不通灵的死人一样,那这样的人明显的那就是失去圣灵作工了,被神淘汰了,是不是这么回事?所以对于那些假基督、敌基督、好迷惑人的,人千万别上它的当、受它的骗,一旦跟错了人,那就麻烦了。有的人听谁一说:“神又来了,又来作新工作了……”这家伙就喜欢,就高兴:“那我得先接受。”一接受怎么样?吃错药了,走错路了,上贼船了。跟真神你才刚有点盼头,刚开始进入实际,你还想跟一个更快的,哪有那么快的?那不假吗?你们如果听见有哪个假基督敌基督说谁要见了他的面,保证一见面就被成全,你们还相信吗?你们怎么说呀?神用审判刑罚来拯救人,神也没说让人见他的面来成全人,那撒但怎么老整见面的事呢?他没有真理,他老想骗人家跟他见面,结果一见面,跟邪灵打了照面了,被邪灵上身了,你看看,这一个照面就完了,让邪灵给你打上印记了,你想逃都逃不掉。跟邪灵见面是好事吗?在宗教里,有的人老在那儿一个劲儿地给人赶鬼,给人按手祷告,结果,赶鬼那个人给谁一按手,谁就不正常了,他老做噩梦,老梦着鬼,有的甚至能看见鬼。你看看,招了邪灵了吧,招了魔了。那宗教里老给人按手祷告的都不是好东西,凡是会说方言的、能看见东西的,都是邪灵,谁跟他们信,谁靠近他们,谁倒霉,谁容易招上邪灵,那比传染病还快呢,这个你们听说过没有?你们经历太少,如果你们看见谁说方言,在那一个劲儿地嘀里嘟噜说方言,他说是圣灵充满,要给你按手,你还接不接受?有的人还羡慕得了不得:“你看看人家,我信这么多年都没得着这恩赐,你看人家得了。”赶紧让他按手,结果一按手怎么样?把魔鬼按进去了,这不麻烦了吗?是不是这么回事?我说的是千真万确,宗教里最好整这个事,那些初信的光有热心,对圣灵作工、邪灵作工没有分辨,最容易上当受骗。在神家,你记住了,就是追求真理,这是最可靠、最保险的路,寻求什么圣灵充满哪,这个那个的,那是恩典时代的事,在国度时代没有那说法,国度时代只有啥说法?只有一条说法,就是获得圣灵作工,获得圣灵开启光照,这是最实际的说法,“圣灵充满”那是恩典时代的事,那不是神说的话,那是保罗他们说的,那是有的使徒说的,耶稣说过这话吗?使徒说的话有些不能作为根据,最主要的得根据神的话、耶稣的话,那是最准确的,听明白了吧?你看保罗的话可靠吗?他说他活着就是基督,他是基督吗?这不是假基督吗?他这个人不是假冒基督嘛!保罗说没说过这样的话?说过吧,所以他现在还在神手里受惩罚呢,这是神把这个奥秘揭示出来了,两千年的奥秘呀!所有信神的人都以为保罗那是得大赏赐的,认为他是神最喜悦的,是神的仆人,其实不是,他是神用来效力的,他是最抵挡神的,他的性情代表天使长,他现在还在神那儿受惩罚呢,像宗教里的人都不知道这事,神为啥把这个事实揭示出来?就是让我们别接受保罗那样的教训、别走他的路,他那是个灭亡的路、受惩罚的路,是敌基督的路,他走的不是追求生命的路,即使他外表上对主忠心,那是为了得奖赏,存心不对,所以在国度时代,追求蒙拯救被成全,你别走保罗的路,你要走彼得的路,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接受神的各种试炼、熬炼,这样才能达到真正地被洁净、被成全,这才是生命之道啊!做诚实人那就得一切都信神的话,以神的话为准,别听人的,一切得根据神的话,就是我跟你们所交通的一切话,都是圣灵带领我经历出来的,但是这只是带领的人带领的路,有圣灵印证的,这可以完全听从,但是人的话不代表神的话,人的话如果跟神的话有打架的地方,怎么办?那就听神的话,这就是做诚实人的路。我们接受弟兄姊妹的带领,但是最终有一条原则,就是得根据神的话。如果做带领的所讲的合乎神的话、合乎真理,怎么办?那就得接受。如果做带领的、做工人的讲的不合乎真理,怎么办?对那样的话就放在一边,不听从,我们可以跟他交通,这句话到底合不合真理,得验证一下子,确定一下子,然后再决定,这样实行是不是就可靠了?这是做诚实人的实行原则。追求真理的一条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千万别崇拜人、别跟随人,一切都得根据神的话。有的人问我:“这个事怎么办、那个事怎么办。”我说你在神话里找根据,你在神话里找根据这是最准确的,如果我告诉你,到你那儿就成了规条了,你按人的话说的去做了,结果呢,你不能进入真理,只是守规条。做诚实人一切得相信神的,得根据神的话,得学会依靠圣灵作工来达到寻求真理、进入实际,这个路那是最正确的、最可靠的。

现在你们感觉做诚实人怎么样?还难不难哪?不感觉难了吧?你在神面前在祷告上先进入,然后在实行真理上再进入,这就达到果效了。第一步在祷告上你是诚实人,能说心里话,能跟神交心,然后你就看见有圣灵作工,看见神的开启光照,感觉里面越来越亮堂,越来越明白真理,越来越能摸着神的心意,这是不是神的祝福啊?这就证明你路走对了,这么经历就对了,因为你里面尝到甘甜了,看见有果效了。无论你怎么追求、经历,如果里面没有享受,在真理上没有进入,那这个路就不对。在真理上一有进入,那说明你在神话上看见光了,知道怎么进入真理了、怎么实行了,这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所以说,你有了这样的进入,你心里肯定有享受,那心里有喜乐,亮堂,得释放,踏实,特别有享受。如果你走人的路,守规条,你心里头不会得释放,不会有享受,不感觉踏实,老觉得别扭、黑暗、不开窍,这就证明你没有圣灵作工,你的路不对。你看哪个人灵里特别得释放,他一说出话来就能看见这是圣灵开启的,他有真实的看见、认识,这样的人保证心里有享受。他如果说出话来没有一点开启光照,全是人的道理、观念、规条,那证明这个人没有圣灵作工,所以你看他的脸总是黑色的,没有释放,没有喜乐。人如果在神面前一点进入没有,他里面肯定是黑暗,是受捆绑、受辖制的,一点路没有,他没有享受,是不是?这样的人在神面前那就不是诚实人,还没有达到跟神有真实的相交啊。没圣灵开启光照的人你说是不是死人?还在那喘气呢,他都乐不出来,你让他乐,你说:“乐一个。”他一乐像哭似的,没有享受。活人呢,他一交通神的话,他一说话,那就有开启光照,一说就对路,一看就有圣灵作工,他脸透着喜气,透着释放,透着享受,这样的人那是活人。你们喜欢和死人相处,还是喜欢和活人相处?喜欢和活人相处。那你们会分辨吗?怎么分辨?如果你看见一个人的脸死气沉沉,满脸都是黑暗,眼睛都像麻木痴呆一样,交通神话一点反应没有,不通灵,跟他说话没有反应,像跟死人说话一样,一看这就是死人,跟这样的人交通有没有享受?肯定没享受。那没有享受怎么办?有人说:“躲开。”那你都躲开了,没人照顾,死人他能活过来吗?你得会分辨他的情形,得想法帮助他,看他哪块有问题了,哪个零件、哪个部位有问题,跟神有什么争执,有什么难处、有什么障碍,因为什么跟神断交了,看看他病在什么地方,得帮他解决,度过难关,别看见一个人要死了,是死人,那就躲开,都躲开,那这样他不就更完了嘛,你得善于发现问题,你现在一见他的面,就知道这个人的光景怎么样,灵里情形正不正常,如果一看挺正常,你跟他一交通,交通一点他就能有反应,他交通一点,你一听有圣灵开启光照,你感觉心里有享受、有亮光,你看看,在圣灵里交通,那多有享受啊,这是活人与活人的交通。如果死人和死人交通呢?他说的话挺干巴,那一个说的话更干巴,两个人话说多少也不能相通,半天说出一句话来还不知怎么想出来的,说完了上句不知道下句怎么说。你看看,多费劲哪!跟这样的人说话,那费劲哪,就没话找话,没话凑话。外邦有句俗话,叫“话不投机”,话不投机对灵里的事就说不通,外邦人讲投机,这“投机”这个名词就不好听,那说话投机,那都得是多诡诈的人会投机呀,那灵里的交通是释放自由啊,那不是找投机。

现在你们能不能达到如果发现自己里面真有问题了,能跟神有一个真实的交通?能不能有这样的实行啊?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跟神的交通就能达到正常,这一点你做不到不行。比如说,大伙都说你自是,你就说:“我没自是。”来到神面前说:“神哪,他们都说我自是,其实我没自是,神哪,愿你为我撑腰,愿你开启光照我,让他们都对我服气。”这样祷告合适吗?这是什么性情的祷告?撒但性情的流露,狂妄自是,在神面前还那么自是呢,这人自是到什么地步了。要真有问题,你能拿到神面前正确对待自己,该一是一,该二是二。这样,你在神面前所有的难处都能得到解决。如果你真有问题,人都认为你有问题,你就死不承认,不认账,你认为只要我不承认,那保证我就没问题,神也不会定我的罪。这么想对不对?这样的人是什么性情?也是撒但性情,谬妄,固执,是不是?那你琢磨琢磨,人要是比你都强,都比你明白真理,人都说你有问题,那你不承认这对吗?人比你高啊,人往往看不清自己身上的问题,但是如果别人都说你有问题,那你肯定就有问题,这对不对?比如我说你的脸很脏,你说:“我洗了。”我不管你洗不洗,现在你的脸很脏,你说你怎么对待?你就相信自己:“我洗了保证就不会脏。”这对吗?你洗了不代表就干净了,也可能你没洗干净,或者你洗了以后又脏的,或者你洗的时候你就没发现哪块脏,脏的地方没洗着,你得承认这个现实。如果别人说你有问题,那你就得承认,你就接受,没错,如果多数比你好的人都说你有问题,都说你狂妄自是,你怎么对待?你说是接受好呢,还是不接受好呢?那有的人说了:“如果我接受,完了之后其实我没问题,是他们都错了,那我不亏了吗?我不真成了有问题的人了吗?”这话成立吗?不成立。有人说:“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他们都没真理,就我有真理,他说我不对,那证明也可能我对呢。”这话成立吗?人哪,得学会正确对待自己,怎么正确对待自己?那就是你首先得承认咱们是败坏至深的人类,既是败坏至深,怎么能没问题呢?别人发现有问题,或者没发现有问题,都不能证明我们没有问题,即使人都说我们好,也不能说明我们真没有问题,人得有自知之明,你说像中国人,“东亚病夫”嘛,你说哪一个人没有病,如果有一群人说你没有病,你身体最好,你相信吗?你得有自知之明,自知之明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在这个社会里头,人哪能没有病?人吃的是五谷杂粮,空气被污染,水被污染,还有遗传,怎么能没有病呢?只是病轻重程度不同,如果人家问你:“你有没有病?”你怎么说?你说:“我没有病。”这话诚实吗?不诚实,是不是?那如果有人问你有没有病你咋说?你说:“有病。”人问病在什么地方,怎么说?不会说了吧。如果有人问你有没有病?你这么说,你说:“我肯定有病,但是现在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病,不过肯定有病。”这话多客观哪!如果你这么说呢?你说:“因为我没有发现我有病,所以我没病。”这对吗?这不对,你没发现有病不等于你没病,你有病这是事实,发没发现都不代表你没病,也不能决定你没有病,是不是?你得这么看事。如果有人说:“你挺狂妄自是。”你说:“我也没狂妄自是呀,我什么事都好寻求,都好听别人的,所以我不承认,我没狂妄自是。”这诚实吗?你得说:“我肯定有狂妄自是,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发现我狂妄自是在什么地方,但是我肯定有狂妄自是,有这种败坏性情。”这么说客观吧?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所以你怎么说话?怎么做诚实人?这里面得具备很多东西啊,得具备良心理智,还得尊重事实,还得明白一些真理,还得学会说话客观、实际,别凭人想象。你看看,做诚实人也不简单哪。人问:你尽本分现在还有没有问题呀?你说:“没有。”因为什么说没有?“因为我还没有发现,所以就没有。”这话实际吗?你没有发现不代表你没有,你没有发现只是暂时没有发现,不能决定你有没有,你应该说:“有,是肯定的,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发现,如果你发现了,告诉我,我一定接受。”这话怎么样?这是诚实人说的话,有自知之明,说话做诚实人,容不容易?现在看见有很多难处,实行做诚实人不简单哪。有人问你:你现在信神,对神有没有认识啊?你怎么说?你说:“说实话吧,我有不少认识,就是嘴说不清楚,说不出来。”这话怎么样?合乎实际吗?如果有人问你对神有没有认识,你怎么说?你说:“严格地说,还没有什么认识,只是模模糊糊有那么一点亮光,谈不到什么真实认识。”这么说怎么样?这叫恰如其分哪!准确,说话准确,一点水分都不掺。你说人做到说话不掺水分容不容易?人不明白真理都达不到啊,这么一个简单的实行都不容易达到,那做到有自知之明呢,容不容易?做到真正认识自己呢,容不容易?如果有人问你:你信神几年了?你说:“我信神五年了。”人又问:你信神五年了,现在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哪?你说:“基本还能顺服吧,不过就是没听到神的明确指令,如果听到神的明显的吩咐,那我肯定实行。”这么说合不合适?“不合适。”错在什么地方?那神的话那么多,都是真理,说得明明白白,你都不实行,你还要听什么明确指令?那那些话就不是明确指令了?这不是强词夺理嘛,是不是?这话就是诡辩,一听他说这话就知道他不是顺服神的人。做诚实人容不容易?尽说大话、空话,强词夺理,诡辩,这哪是诚实人哪?这不还是诡诈人嘛,还是欺骗神的人、狂妄自是的人、不可理喻的人、没有理智的人,哪有一点人格啊?做诚实人不是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就只那两方面实行——一不说谎话,二不欺骗神。但就这两句话简单吗?也不简单。你知道啥叫不说谎话吗?不说谎话包括多少方面?这个考察过没有?你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在这事上求求真,你看看包括多少方面?有一个人,初信神的,他说个什么话?他说:“现在在做诚实人上我达到了,我在神面前是诚实人了。”初信没有一年就说这样的话,这话有没有实际呀?这话得差多远哪,初信一年就成了诚实人了,这话得差十万八千里,大错特错,你信了十年你都不敢说这话呀,是不是?如果一个人在神面前真是诚实人了,他自己敢说吗?神说约伯敬畏神远离恶,是完全人,约伯自己敢说他自己是完全人吗?他不敢,他说:“咱不配呀,神这么说是勉励我,其实我差太多了。”这话实际、客观。神说彼得是对神最有认识的人,但是你如果问问彼得,你是对神最有认识的人吗?彼得会怎么说?“我对神认识太少太少了,远远不够啊,达不到最有认识,差太多了。”彼得得这么说,是不是?因为什么这么说,知不知道?就“认识神”这句话,无尽无休啊,那神的丰富、神的性情,人的一生那么短,你怎么能真认识呢?你没法达到真实认识。就一个“真实认识”,你用啥标准衡量?你怎么衡量?你对神越有认识,越感觉神太丰富了,越感觉你认识得太少,是海水中的一滴,因为神太大了。对神越有认识的人,越觉得自己对神没有认识;越没有认识的人,他越吹自己有认识,是不是这么回事?你看越有钱的人说啥?人问:“你是最富有的人吗?”他说啥?“越有钱越感觉自己虚空,越感觉自己贫穷。”得着点真理的人感觉自己挺富有,但是真认识真理的人呢,他说啥?“越认识真理越感觉自己在真理上太贫穷,自己所得的只是海水中的一滴,不值得一提。”对这个事你能看透吗?你要真能看透了,你就觉得我这么说太实际、太真实了。这不是客套话,不是挑好听的说,这是真实的感觉。所以,在说话上一个人是不是诚实人,这里面学问大了,越明白真理的人,他越能看透这些事。现在你如果真对神有一点认识,你就感觉:“哎呀,咱们缺少太多了,如果人能真实认识神,那可太幸福了,太丰富了,只是咱认识得太少了,咱们有这么点认识,用一个合适的语言都没法说,没法形容。”你说这个认识不太少了吗?所以做诚实人,说诚实话,这不是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如果是通灵的人呢,我这么说他就明白,如果是不通灵的人呢,他把这句话学去了,到时候乱套、乱用,就成笑话了。做诚实人,你们说得经历多少年能真正成为诚实人哪?你经历一辈子,神说你是诚实人,弟兄姊妹说你是诚实人,但你感觉你离真正诚实人的标准还差很远,是不是?这是真实的,真有经历的人就这样,越经历越深,对真理越经历越透亮,越透亮越感觉自己缺少,越缺少追求越感觉有劲,这的确有享受。现在你们感觉到你们信神真得着了吗?如果你真感觉得着了,那你就麻烦,你就没有发展了,你就不容易进入实际了。你看在恩典时代,有不少那个所谓的属灵人、传道人,他讲完道了,大伙听得挺得造就,感觉信心挺足,有人就问:“弟兄,你以后到主来的时候结局是什么呢?你会怎么样呢?”他就说了:“我,那肯定被提呀!”“你估计在哪一年能被提呢?”他琢磨琢磨,说:“从现在开始往后十年,往后十年是哪年那就是哪年。”人家听了记住了,十个年头到了之后,人一看,这人怎么还在那儿呢,没被提,就问他:“你不是说你十年以后被提吗,到现在你怎么还没被提呢?”他就没有脸了。你看看,恩典时代呀,有很多人都这么自信、这么狂妄自是,他以为他认识神,就跟保罗一样,肯定被提,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什么当跑的路啊、当打的仗啊、当守的道啊,都守住了,就那么自信。你们说这样的人真得着了吗?凡是这样自信的人都没有得着,什么也没有,相反的,越感觉自己贫穷可怜、缺少太多的人,老是饥渴慕义的人,一个劲地追求真理,总感觉自己不足,这样的人才真正得着了。追求真理没有止境,越追求越有享受,越追求越有信心,越追求人越圣洁,越圣洁过犯越少,最后达到生命性情的变化。到人生命性情真有变化的时候,人的情形是什么?他就满足了吗?就停滞不前了吗?不是,越追求越有享受,越追求感觉自己缺少越多,所以那些真正达到蒙拯救被成全现在已经有实际的人,他会更加竭力地往前追求,他不停脚步啊,那叫马不停蹄。

你们现在开始看见路了,有信心了,开始追求了,现在这是刚刚开始进入实际,等到有一些实际的时候呢,就进入正轨了。进入正轨以后,那就越来越有享受。越来越有享受,感觉我们走的路真对,感觉神所作的真是对人的拯救,真是对人太大的爱,真是在成全人,这人受的苦太值了,受多少苦都值,受苦那就是幸福,受苦就有享受,受苦标志着你在长进、你在接受神的作工。所以受苦是好事,如果一点苦也没受,那你就完了,证明你没活在实际里,你没有圣灵作工,你天天受苦这都是好事,不管是什么样的苦对人都有益处。现在你们最喜欢受什么苦?在神话语上受熬炼的苦,有没有?有人说:“很少。”那这个苦要没有那就麻烦了,这是最大缺少啊,这是最可怕的事。如果你不能在许多神的审判刑罚的话上受苦,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没有圣灵作工,你没进入神话呀,这是个可怕的事。还有一个,没有修理对付,这也挺可怕,对你不利呀,这个苦你不受那就没有长进。再一个,就是各种试炼熬炼的苦。这三种苦你要没有,那你就麻烦了。有没有这三种苦一点没有的?一个是在神话上受审判刑罚这个苦,在神话上受苦,一个是修理对付的苦,再一个就是苦难试炼熬炼的苦,这三种苦你要没有,那你没什么长进,怎么经历也没什么果效,听明白了吧?你要想真正达到蒙拯救,这三方面的苦你必须得受,受得越多越好。有的人说:“啥苦不受还能蒙拯救那多好啊!”有这条路吗?那是幻想。谁那么想,证明他太愚昧无知了,他都不懂得什么叫生命之道啊!“生命之道!”你肉体不受苦能得生命吗?这不胡闹吗?有的人一点修理对付都受不了,你们说这样的人麻烦不麻烦?一点修理对付都受不了,这是很麻烦的事,证明这个人的天然太大!比如有一个小孩子说你两句,你把他打一顿,这好不好?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尊严,谁说也不行。你丈夫(妻子)说你几句,你给他反驳回去,心里不服,跟他吵架,这好不好?无论哪个弟兄姊妹发现你做得不对,对你有指责,你不接受,反而恨人家,这对不对?人要进入做诚实人的经历,第一个得能接受修理对付,得经得住修理对付。如果你是五六十岁的人,小孩子把你骂一顿,你也能接受,骂得对就接受,不管是谁,比你岁数小也好,差一辈也好,说你做得不对,你都能接受,这是长进哪,这对你进入顺服有益处、有帮助。如果谁说得对你都能接受,并且还能向人表示谢意,这就更好了。这方面的功课是个真实的功课,是最实际的、最常见的功课,这个功课你还学不好,那你其他的功课也不好进入。在神话上接受审判刑罚,神的话说得不管你能不能理解,不管你能不能领受,你里面得承认:“是真理,肯定对,肯定合乎实际,我的认识不行,我认识不到,神话也是实际,我领受不了,神话还是真理。”你得否认自己,你别老凭你的观念、凭你的观点来分辨神话,来挑神话的不是,那就证明你狂妄自是,你不是在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你还想审判神?你还想反驳神?你是真理吗?你得有这样的理智:不管神怎么说,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措辞,你都得接受,这叫有理智,这叫顺服,这很关键哪。在神话上得有理智,得承认神是真理,承认自己啥也不是,承认自己是浑蛋、是谬种、是魔鬼、是败类,愿意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神怎么说都对,都是真理,证明神是公义,咱们是败坏、是污秽,这叫有理智,这叫顺服。你在神话上能具备这样顺服的心,这才能真实地获得圣灵的开启光照,你在神话上能有这样的顺服,这才是顺服神的作工,这是做诚实人的最关键的进入。你对待神话老没理智,老讲理,老反驳神,老起观念,你说这不是魔鬼吗?这不是在公开抵挡神吗?在神话上和神作对、和神讲理,这是不是公开抵挡神哪?这不是拒绝神的作工吗?你既然信神,你为什么不能顺服神作工啊?神说话在你那儿都通不过,那你怎么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呀?你如果在神话上对神还存有很多观念,对神的很多话还能拒绝不接受,这说明你不是在经历神作工,你是研究神的,这么说合不合适呀?合适。我们都是从初信的时候经历过来的,初信的人对神话容易起观念,特别容易起观念,尤其是在神审判人、刑罚人的那些最严厉的话上,那接受不了,一看就心里难受,像刀割的一样难受。难受以后采取个什么办法?说:“这句话别看哪,别看,看了心里特难受,赶紧翻过去,再看别的,找一些不难受的话看看。”刚开始就有这样的表现,后来看了两年、三年呢,觉得不对劲,这么实行也得不着啥呀,说:“得接受神审判刑罚,得特别找这样的话看,看神说的哪些话是审判我的话,哪些是揭示我败坏的话,我挨个儿对号,好好认识自己。”你看看,这态度转了,信了两三年就开始转了。“哪些神的话最扎心、最让人痛苦难受,那我专门再多看看这样的话。”这是不是转变哪?这是观念上的转变、态度上的转变。再信几年以后呢,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有些认识了,感觉到:“哎呀,神的话说得也不过分哪,现在一看,神的话审判刑罚,那句句都是真理,句句都合适呀,句句都恰如其分哪,一点都不过分,这跟当初的想法咋不一样呢?当初咋想象不到这儿呢?咋看不见呢?为啥经历到现在才看见?神的审判刑罚太公义、太实际了,都是准确的,都恰如其分哪,没有一点夸大,经历几年以后才知道。”现在对这一点你们看见了吗?有这个认识了?“那神的话中最扎心的话、审判人最严厉的话,其实太合适了,太准确了,一点都不过分。”有这个认识吗?你们觉没觉得这些最严厉的话就是针对你自己的?或者承认:“这话说得对,但那是说别人的,有这样的人哪,人不一样,因为有过犯、败坏特别严重的,那神就得挑那个严重的来审判刑罚,神的话都对,但是不一定是审判所有的人,有些严厉的话只是审判那些最坏的人,不包括那些好人。”有没有这么想的?要有这么想的,你们说这个想法成不成立?那现在你们怎么认识的?神话不管怎么严厉,就包括我自己,我也是这样的人,神话就是对我的审判、揭示,一点都不过分,别指别人,在你身上都完全合适,一点都不过分,你这么看神话就妥了,你就好顺服多了,你就能正常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就能达到有收获。如果你只接受一部分的话,这对人的生命性情变化不利,达到得着真理不容易。现在你们读神话都选哪一类型的神话读?是不是有的人老研究奥秘呀?看看我们这帮人以后能得着什么结局、归宿,找这类话,或者再找一些祝福的话,以后会得着什么祝福,享受什么福气、应许,是不是挑这类话读啊?刚开始接受是这样读,现在不这样了,是不是?选择神话这是有原则的,你追求真理是为了达到蒙拯救,蒙拯救指啥说的?那就指性情变化说的。原来你里面有很多抵挡神的地方,人有抵挡神的地方那证明他里面的撒但哲学、撒但的谬论特别多,说明人的看事观点都是错误的,都是根据撒但的哲学、撒但的谬论来看事的,那这些观点、谬论如果不能从心里除去,不能从心里真正解决,那人的生命性情能变化吗?肯定不能。那怎么办?得追求真理,用真理来把我里面的撒但的哲学、撒但的观点,以及各种撒但的毒素、谬论除去。这些属撒但的东西在人里面一掌权,人就作恶抵挡神,就论断神、背叛神。如果把这些东西都除去了,那人是不是得洁净了?那才是真正得洁净呢。真正得洁净是指除去人里面的撒但毒素、撒但的哲学、撒但的谬论、属撒但的看事观点,把这些东西都解决了、都除去了,换上真理,换上神的话,这是真正得洁净了。你的看事观点转变了,对任何事物的看法都根据神话,这就达到合乎真理了,合乎真理了那才是真正合神心意了。你的看事观点如果跟神的话、跟真理没有冲突,没有抵触,你们说这样的人还能不能抵挡神哪?就不能抵挡神了。人在许多事上、在一切事上,他能不抵挡神了,能做到与神相合了,也就是能根据真理、根据神的话行事了,这不就与神相合了吗?从原来被撒但败坏以后的与神相敌,达到接受真理蒙神拯救,达到与神相合,这是不是蒙拯救的过程啊?这就是蒙拯救的过程,蒙拯救的过程也是人得洁净的过程,人得洁净的过程也是人被成全的过程,把里面的属撒但的东西都除去,换上属神的——神的话、真理,这不就是被成全了吗?神把人成全了就是把他的话、他所发表的一切真理作到人心里了。神的话、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在人心里掌权了,这人就是被成全的人。人里面有了真理作生命,他就能达到与神相合了,就不会再抵挡神了,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所以说,你如果在神面前不能做诚实人,你就不能追求真理,你就不能达到活在神面前。你说诡诈人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吗?他不是活在神的面光中,他不是凭神话活着,他还是凭撒但的哲学活着,凭撒但的各种毒素、各种谬论活着,所以他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那你不追求真理能不能达到蒙拯救?肯定不能,是吧。那追求真理怎么追求?得学会做诚实人,从做诚实人开始。那诡诈人他不喜爱真理,诡诈人不追求真理,诡诈人怎么对待神话?他诡诈,他怀疑神也诡诈,老怀疑神这么说是不是方式啊?这么说啥目的呀?你看看,他老怀疑神,这是诡诈人的勾当,对谁都怀疑。诚实人呢,他最喜爱神、神的话,他最相信神是真理、神不会错,所以他就一个心眼地相信神、相信神话,只相信神的话,只跟从神走,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那你现在到底是不是诚实人呢?你在神面前所行的够不够诚实人的标准呢?不够做诚实人的标准那你就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了,因为你不是诚实人,你没有跟神的真实相交。有些人信神十多年,也没有一次发自内心地对神的祷告,都是在那儿口唱高调,假冒为善欺骗神,欺骗了十来年,没有圣灵作工,自己还不知道,还不醒悟,还认为自己信得不错,挺好,还以为神挺喜欢他。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愚昧透顶了?你们说人在神面前不诚实,这样的人可怜不可怜哪?信多少年啥也得不着,那何苦呢?这不是愚昧透顶了吗?人愚昧到一个地步,信多少年什么收获没有,不但不知道自己失败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失败的原因是什么,还觉得自己不错,神挺喜欢,一定能蒙拯救。这是什么问题?这样的人是不是太可怜了?太可怜了!现在每一个人都反省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这类人,你自己是哪一类人?你真是诚实人吗?你真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吗?你是与神有真实相交的人吗?这几条你达不到,那你信神这么多年也没有进入正轨呀,你还在信神的门外晃荡、流浪,你在神话以外流浪、晃荡,你那是真正聪明吗?你不太愚蠢了吗?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诡诈人老觉得自己聪明,结果把自己坑了。有些人一天老美滋滋的,好像捡了宝贝似的,人家说你咋这么美呢?“我信了真道了,我肯定蒙拯救。”人说你怎么能蒙拯救?你怎么能保证你能蒙拯救啊?“我信的神是真的,我天天信,天天聚会,老聚会,老也不离开,这不就蒙拯救了吗?”你们说这话说得对不对?这不是傻话吗?你天天聚会你不追求真理,你不追求做诚实人,你能得啥呀?那天天聚会的人多了,你看哪个得着真理了?只是那些追求真理的人得着真理了,不追求真理的人天天聚会也没用,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以为:“到聚会的时候,我到聚会地点往那一坐,从开头到结尾我都听了,这保证就能蒙拯救。”是这么回事吗?你跟神有真实相交吗?你在神面前做诚实人了吗?你在做诚实人上到底进入得怎么样?你达到活在神面前了吗?你达到得着真理了吗?你的撒但毒素、撒但哲学、撒但的谬论清除了吗?你的看事观点转变了吗?你的善行预备多少啊?你尽本分满足神了吗?这些事你都不想想,你也不一个一个地反省自己,还觉着自己不错,以为聚会多了就不错,这不是糊弄自己吗?这不是欺骗自己吗?这是诚实人吗?不讲实际,不能正确对待自己,老凭想象,这不是做诚实人。做诚实人简单吗?说起来挺简单,做起来挺难,是不是?做诚实人从哪开始,知不知道?从祷告开始,在祷告上与神有真实相交,说真话,单纯敞开,客观地、实际地对待自己的问题,要老老实实地反省自己,别觉得自己不错,别老为自己诡辩,别老守着自己谬妄的观点,抱着观念不放,要学会如实地、实际地、真实地对待自己的一切问题,这是做诚实人的开始。如果有人把你的问题给你指出来,你不接受、不承认,这是正确对待自己吗?比如你身上长了什么病,有人给你指出来了,你不承认,你说:“我这不是病。”你不接受最后只能坑害自己,受坑害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所以别相信自己,记住了,别相信自己,相信自己那都是最愚蠢的人,不是诚实人,你要相信那些追求真理的人,相信多数人的眼睛比你好使、比你亮、比你有见地,这对你有益处,对你是个保护,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最后容易跌倒,尤其是对那些真明白一些真理的人的话,你要留心,那对你保证有益处。以前有一些做带领、工人的,我没少对付他,有些人开始受对付不能接受,嘴不说,心里头反抗、不服,我知道这种情况正常,因为人都有败坏性情;有些人呢,虽然嘴上不说承认,但心里头服气,心里能接受,这样的人就有希望;但是有一些人呢,始终就是不服,还跟我辩论,拐弯抹角地跟我辩论,后来我就跟他说了,我说:“行,你要不接受,你要嫌我对付你、修理你太痛苦的话,我以后永远都不对付你,这行了吧,我再也不对付修理你,你放心。”我一这么说呢,他又难受了,我对付他他不服,我这么一说他又难受,过后找我说:“你可千万别不修理对付我,你不修理对付我,那我不就完了嘛。”我说:“完啥呀,那样不对你更好吗?天天快乐,多好啊!”他说:“你可别不对付我呀!”跟着我让我修理对付。你看看,完了真对付修理还不服,你说这人麻不麻烦?人是不是挺麻烦哪?人就这么麻烦,修理对付他不服,你不修理对付他还害怕,你说不修理对付这有啥害怕的?那不减少你痛苦吗?对你这不有益处吗?是不是?不修理对付你代表人高看你呀?代表什么?代表你太顽固自是,人家放弃你了,人家不培养你。培养你啥用啊,我不用你行吧,你愿意咋追求咋追求去,你到哪个教会也没人管你,我不用你了,这不就解决问题了嘛,我要用你,那我就修理对付你,你要不让修理对付,那对不起,我就没法用你。人不经过修理对付,永远都不会达到合神使用,那不用你不就完事了嘛,你不接受修理对付,不接受好办哪,我不修理对付你了,但我也不用你了,或者用你我也不管,你愿意咋做咋做,让弟兄姊妹看看你能不能做好,这事是不是好解决?有一些人有意思,追着、撵着我让我对付他、让我修理他。我说我干啥的?我专门修理人哪?我是工具呀?还非得让我对付修理他,你们说这样的人好不好?没用,说这有啥用啊,不用说,什么让人修理不让人修理,没用,别提这个,人家该对付你的时候就对付你,不该对付你的时候也不对付你。人家不愿意对付你,谁老愿意对付人哪?你们说对付人有享受吗?有没有享受?我要对付哪个人你看我里面有享受啊?我心里高兴啊?不生气呀?对付人快乐呀?那不是闹着玩的,对付人挺生气,所以我不愿意对付人,不到万不得已不对付,让他自己醒悟多好,自己反省多好。有一个人背后还说啥?“上面的弟兄从来就不对付我,尽对付别人。”他说这话。后来我听说了以后,我说:“他也没在我跟前做过什么事,他也不是我直接使用的人,我怎么能对付着他呢,我也见不着他面呀!”没多长时间,怎么样?他坐监了,神直接对付他、修理他。没有修理对付不是什么好事,是不是?你们说我愿意对付人吗?另外一个,我对付人的原则是什么?我是对付所有的人吗?我只是对付那些做带领的,我直接指挥的、直接使用的那些做带领、工人的我对付对付,不是我直接使用的我对付他没用啊,你看我对付哪个弟兄姊妹来着?哪一个我也不对付啊,这对付人是有原则的。另外,你到底怎么接受修理对付?如果你以为非得上面的弟兄对付你那才是真正的修理对付,这就错了!不管哪个弟兄姊妹、哪个带领工人对付你,对你都有益处,这是太大的益处,不管他们修理对付你的话语合不合适、准不准确,对你都有益处,只要有一半对,你就好好接受,有一点对,你就应该顺服,这个对你有益处啊,这是最实际的功课。我这么说能不能领受?要追求做诚实人就得正确对待自己,不管谁对付你,只要有一点儿对,你都得接受,就是你的孩子,不懂事的孩子对付你,说你这事做错了,你这么做不对,你都得接受,你说:“这个事我做得是不对,欠考虑,我以后改正。”妥了,你得正确对待,这都是最实际的功课。尽本分操练认真、负责,尽本分时操练活在神面前,为满足神而尽本分,这是不是实际的功课?弟兄姊妹交通真理,谁交通真理有圣灵开启光照,正好是对我的补充,是对我的带领,是我该进入的实际,那就赶紧接受过来,这是最实际的操练,这是做诚实人必须实行的。不管哪个弟兄姊妹有什么长处、能满足神的地方,我们都要学习、都要接受,这对自己最有益处,这也是最实际的操练,这都是该学的功课。无论什么痛苦试炼临到,这更是功课,必修的课程,必须得学习的功课,什么痛苦试炼都有益处。长病了该不该学功课呀?天灾临到了该不该学功课?都该学功课,都是神许可的,都得摸神心意,存着一颗敬畏神的心,看看自己为啥临到这事,从这个事能学习到什么东西,怎么能满足神,这里面功课多了。一件事都别放过,都有该学的功课在里面,如果你不这样实行、经历,那你就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就不是与神有真实相交的人。与神有真实的相交,每一件事都是该学的功课,都有该寻求的真理,都该寻求进入实际,不能放过,不能稀里糊涂。你如果有圣灵开启光照,对这些事看透了,那你就在实行真理上、进入实际上越来越有路,你信神越来越实际。在这些事上学功课,这是做诚实人必须实行的,如果这几方面的功课你都稀里糊涂地过去,一点功课不学,那你就是不学无术了,什么真理也得不着,什么实际也没有。

现在有的教会多数人没负担,谁也不愿意担起一份责任尽好本分,让教会生活好起来,让弟兄姊妹快快进入真理,都能传福音得人,都能还报神的爱,人都不往这方面想,没有人体贴神心意,都是稀里糊涂。你们说这样的人什么时候能进入正轨呢?神的心焦不焦急?知道神心焦急,为啥你们不追求呢?你们咋不好好负责任呢?配合神的作工,把教会生活搞好,让每次的聚会都能交通神话,都能进入真理,都能明白真理,都能有所收获。如果说信上一年两年都能进入正轨,都能传福音,都能得人,使教会在你们那个地方能发扬光大,能把神的名见证出去,能让更多的人都来寻求神、接受真道,这不就完成神托付了吗?过去我们在恩典时代怎么祷告的?那主祷文怎么说呀?“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是不是?还有呢?“愿你的国降临。”还有什么?“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是不是?这三句话是不是神的托付啊?是不是我们的使命啊?那你不好好追求真理,你能完成神的托付吗?能让神的国度在各地都建立起来吗?真是如同降在地上吗?这是不是教会的见证啊?那你们现在的教会生活达到这样的见证了吗?“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在天上通行的现在通行到地上了吗?“没有。”没有怎么办哪?我们还不能担起神的托付去传福音见证神,人接受不了,那神的旨意怎么通行啊?人如果有点良心理智的话,为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努力、拼搏,让教会的人数越来越多,这样的人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才是合神使用的人。如果人没有这个心,这样的人那就不体贴神心意,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他不理睬神的心意,他不管你神怎么着急:“我自己得救就完事了,我管你旨意怎么通行。”那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哪?没有良心,不是诚实人,太诡诈!太自私!现在进入做诚实人太关键了,什么时候人能真心地为神花费,真心地挑起神的托付,为通行神的旨意拼搏、奋斗,那个时候人就合神使用了。你们现在有没有这个负担哪?有。现在有些地方开始动起来了,有些地方还是无动于衷,没人理睬,人都像没负担似的。这问题怎么解决呢?知道追求真理能蒙拯救为啥不追求真理?看见自己不合神使用为啥你不努力、不追求?人的心咋这么刚硬呢?人的灵好像没有苏醒似的,还像死人一样,只为自己活着,只为肉体活着。你们愿不愿意还报神爱呀?有些人做带领、做工人,也不说好好追求真理达到合神使用,光满足于讲讲字句道理,维护维护自己地位就完事了,这是合神心意的事奉吗?你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哪,让所有弟兄姊妹都能进入真理,都能对神有认识,然后都为神花费,都为神忠心,能达到这个果效多好,那才证明你尽的本分合格了呢,你作的工作有实际果效,你讲那几年字句道理,弟兄姊妹一点实际都没有,你说你讲那些啥用啊?讲几年字句道理也没有实际,弟兄姊妹也没有实际,那你说这个带领你还有脸做呀?你得琢磨琢磨,这个路走错了,走偏了,纠正过来呀,赶紧走上正路,好好追求真理进入实际,别老为自己地位活着,老满足于讲讲字句道理,还以为有实际,这不是自欺吗?那你有没有实际,你得根据你作工的果效来确定,你如果作了一年工作,弟兄姊妹都是死人,一点真理都没有,都不知道进入实际的路,那证明你所讲的也不对呀,也没有实际呀。就像一个当妈的,奶自己的孩子,奶了一年那小孩子也没长大,你说她当妈的奶孩子她是不是有问题呀?这里肯定有问题,如果你的奶真能作生命供应,对人有益处,人咋不长大呢?怎么吃了你的食物怎么也长不大呢?怎么回事啊?这不是问题吗?人为啥不反省自己所作所为呢?做诚实人得常常反省自己呀,是不是?别老维护自己的脸面、维护自己的虚荣,得反省自己,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得拿到神面前省察,这叫对自己负责,也叫对别人负责,你对自己所做所说不负责任,那你对别人能负责任吗?我自己常常反省什么?我在多少年前就常常这么反省自己:神把这些人交给我带领,我这么带领的话,弟兄姊妹能不能进入正轨?能不能达到蒙拯救?到底有多少人能达到蒙拯救?我就老反省这个问题。我怎么实行?我就了解、打听,我说我这样的交通弟兄姊妹听了什么反应?弟兄姊妹有没有路?弟兄姊妹这么听讲道交通,到底有多少人进入实际的?我要心里有个底,我要知道真实情况,瞎汇报不行,我要看看实际果效,如果我这么说、这么交通,还达不到果效,我还问:弟兄姊妹还有啥问题?还有没有问题?最后我得采取什么办法?让弟兄姊妹真正没有难处,都尽快地、顺利地进入实际。我对这些事求真,我老得反省,如果这些人断送在我手里头,因着我的带领的错误问题,使弟兄姊妹没有进入正轨,我得负多大责任,这责任我能负得起吗?我要把路走错了,我断送多少人的生命啊,这是小问题吗?所以我得要为我做的负责任,为弟兄姊妹负责任,我老得问:我这么交通行不行?我这么做合不合适?我每一年都作了啥工作,每一个月我都作了什么工作,我得有记录,我把我的工作都编成号,哪年哪月都作了啥工作,哪天都发布什么交通、什么文件,都得编上号,我过后还得翻翻看看,我以前作的工作怎么作的,有没有什么差错。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呀?“有责任心。”那你们怎么做的?你们每一天都尽什么本分了?都发现哪些问题?给弟兄姊妹解决什么问题了?你所交通的到底达到果效没有?给没给弟兄姊妹带入正路呀?把你所作的工作也做个记录,得让弟兄姊妹看一看还有什么缺欠,哪方面做得还不合适,再寻求改进。这样就使我们自己的工作越作越有果效,越作越合神心意,越作弟兄姊妹达到蒙拯救越能得着保障。这样作工作,在神面前才是有良心有理智,做诚实人就得这样作工作,就得这样尽本分。现在你们自己对自己怎么样?诚不诚实?对自己有没有一点认真的、负责任的心呢?人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别人能负责任吗?那你现在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你现在的情形正不正常啊?是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呢?你经历进入诚实人这个实际是怎么实行的?你在神面前实行做诚实人有什么果效?有哪些收获?还有哪些没达到神的要求?自己心里有数吗?那你心里要没有数,你不是稀里糊涂吗?如果有人问你这段时间教会生活怎么样啊?你咋说?“挺好,有收获。”其实呢,稀里糊涂,没求真,在许多事上都不求真,明明是稀里糊涂,还说:“挺好,有收获。”收获在哪儿啊?“说说不清楚,反正有收获。”这不还是稀里糊涂嘛!对自己的追求、实行都稀里糊涂,你们说这样的人能进入实际吗?你做诚实人得认真对待自己的所作所为呀,你自己怎么追求、怎么能进入实际、怎么追求能达到蒙拯救,你得心里有数,你得认真。对生命进入的事你都能稀里糊涂,那你对啥事认真哪?对吃穿、打扮、讲究认真?对挣钱认真,过日子认真,是不是啊?对那个认真有啥用啊?你有实际吗?最根本的问题你没解决,是不是?你现在信神解决的是啥问题?你过日子解决什么问题?信神是解决你蒙拯救的问题,达到蒙拯救的问题。过日子呢,解决啥问题?吃饱不饿,穿暖不冷,你说哪个问题重要啊?蒙拯救的问题是关键、根本,是不是?你不能蒙拯救,那早晚不就是死货吗?怎么活都是死,你活得再好也是死。你要能达到蒙拯救呢?眼前吃得差点,穿得差点,那生命里边有保险了,生命里边得着真理了、有变化了,生命里边有平安、有享受,得了新生命,这是永生啊!得了永远的生命,这个祝福不太大了吗?这个福气可太大了!你眼前吃好、穿好、享受好,那是不是虚空啊?你眼前享受得再好,一交通真理一点没有,一个字都崩不出来,你说你这个人贫穷到什么地步!一谈吃喝玩乐,你夸夸其谈,一讲穿戴,你打扮得比谁都美、都漂亮,那有啥用啊?那不值钱,弟兄姊妹不器重你,外邦人可能挺羡慕你,弟兄姊妹不器重你。弟兄姊妹最佩服的是什么人呢?谁信神有变化了,越来越有人性,说话越来越诚实,越来越好处,说:“哎呀,这个人好!”都愿意与这样的人接触相处,不管他生活上多贫穷,他贫穷弟兄姊妹也喜欢他,愿意帮助他。如果你肉体生活挺富足,灵里贫穷,一点真理没有,弟兄姊妹跟你相处能得着啥呀?交通真理你没有话,讲实际更没有经历见证,从你那儿什么也得不着。所以生命里的丰富、生命里的富足才是真正富足,物质生活再富足也是虚空,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是进入真理的最好时机,现在如果你不进入真理,第一个,你自己以后能不能蒙拯救不好说,危险,第二个,等以后神的工作扩展时,你没有用处,你不能被神使用,你不能见证神;你如果现在好好追求真理,在做诚实人上有进入了,你真有人的样式了,对神也有认识,那你的前途是不可限量啊!有的教会需要你做带领,那有的整个小区、整个众教会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提拔你做小区带领,提拔你做区带领,现在你在一处带领几十个人,那以后有几百人、几千人需要你带领,你看看,那个时候人就有工作可作了,人能作的工作可太多了!那这样的人大有用处、大有作为,你没有大的用处,你只能是小的,作点小工作,有点小作为。那真正能作大工作的,那交通真理上、讲实际上、见证神上那多了,丰富得很,怎么谈都没事,什么难处都能解决。那这样的人用处是不是大了?那不是几个教会需要你带领的问题,几千人、几万人需要你带领。我以前跟人这么说,我说:“现在好好追求真理,以后等到圣灵大作工的时候,扩展工作的时候,那需要带领的人太多了,需要交通真理的人太多了,如果那个时候你能交通真理、能见证神,那你不就合神使用了吗?不就被神大用了吗?你现在不追求真理,没用啊,那就是废人,有多少人需要人带领,你用不上,派你去也没用,你也作不了工作。”有的人信了几年,真理、实际没有,讲道理有一套,呱呱叫,也能说上几个小时,管不管用啊?“不管用。”为什么不管用?不能带领人进入实际。以前有些人不服,好像凭他的小聪明说:“你能作我也能作,你若不信你把一个教会交给我带领,我给他讲讲。”我说:“那行啊,那你去吧!”他去了,讲了几个月怎么样?人都没劲,越讲越没劲,越讲越不愿意听。最后他说啥?“这没有实际就是不行啊,讲道理讲多了啥作用没有啊!”看见自己没有实际了。你说他没有实际他老讲老讲,就那些话,他自己是不是也厌烦哪?听的人厌烦,他自己也厌烦,如果讲上几个月,弟兄姊妹感觉没有路,感觉你讲不出实际东西,就没劲了,聚会都不愿意聚了,是不是?如果讲了几个月,弟兄姊妹越听越来劲,越听信心越大,越听越亮堂、越有路,这就证明你讲的有实际、有果效,就这么衡量最准确。

你们在教会里和弟兄姊妹相处,处了一年的时候对弟兄姊妹的情形真能看透吗?处两年的时候你对弟兄姊妹中常聚会的人真能完全看透吗?也没看透,是不是?处三年了能看透一多半,但是也不敢说百分之百地看透,是不是?了解一个人,那不是几天的事,几天那是绝对认识不了,得经过几次大事,临到过几次大的事来显明,那了解的才可靠啊,所以人了解人不容易。那你们对自己认识得怎么样?认识自己容不容易?不容易。那认识别人呢?你们说到底认识别人容易,还是认识自己容易呢?有人说认识别人容易。为什么认识别人容易?因为人老好研究人,老好关心别人的事情,眼睛老盯在别人身上,是不是?因为对自己很放心哪,对自己不需要太认真,自己总是不错的嘛,把别人研究透了自己才安全,是不是?所以人对别人都很了解,对自己呢,却没有真实认识,有时候自己冷不丁做出一件大事来,自己都惊讶:“我怎么干出这事呢?我不是那个人哪!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怎么能干出这事呢?”对自己能做出这样的事,就觉得一百个想不通,这是什么问题?不认识自己。人的本性都是狂妄自大、自以为是,都以为自己很对、很好、很了不起,别人呢,不怎么样,永远不如自己,这是不是人的性情啊?这就是人的性情。人什么时候能发现别人的优点,对别人产生羡慕,能从心里说:“他综合比较比我强。”这就有自知之明了,你真能看见别人比自己强,并且知道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强,这是真实的认识。你有这个认识,这不是简单事,你能认识到别人比自己强,某某人比自己强,但是别人看不出来,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了,别人说:“他不如你。”你说:“他确实比我强。”这样的人就有自知之明。你能不能达到这一点呢?现在不行,达不到。那在你心里头,你所认识的人中,到底有没有比你强的?比你强在啥地方?好多少?到底有没有一个人真比你好?比你好得多?这个发现没有?如果有的人说:“我看我认识的这些人哪个也不如我,怎么比较都不如我,还是我比他们强。”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样的人就属于一点真理还没进入,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人没有自知之明,属于什么问题?那就是对自己真不认识,真不了解,那是绝对没有真实认识。有人说:“我有点认识。”有点认识还没达到自知之明的程度,那你说的那点认识不合格呀,总得达到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半斤八两。当你有自知之明的时候,你能看见别人比你强,能容易发现别人的长处,并且对别人能正确对待了,能尊重别人了,能听别人的,别人说得对能接受、能顺服,能有这个样式、有这种表现。你们说这样的人与人相处有没有正常人际关系呀?那就达到与人能正常相处了,与人有正常人际关系了,那这样的人可以说,就是有人的模样了。以往咱们说过,凡是跟谁也合不来的,就随便找几个人都合不来,没法处,谁跟他处一段都厌憎他、都恶心他、都恨他,你们说这样的人有没有人性?没有人性的人那就是一点人的模样都没有啊。做诚实人如果有真实的进入,这样的人就有点人的模样了,能与人正常相处,有正常人际关系。

做诚实人这个果效到底怎么达到呢?怎么追求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诚实人呢?人得对神有真实认识,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就是得明白一些真理,你明白一些真理以后,你做诚实人才有原则、才有智慧,你知道怎么做合适,知道怎么行合神心意。如果一个人没有真理呢,一点真理也不明白,对神一点认识没有,他做诚实人有劲吗?能做起来吗?人如果一点真理不明白,不明白做诚实人的意义是什么,也不知道人为什么要做诚实人,你让他做诚实人他会想什么?他心里对做诚实人就有很多的观念:第一,做诚实人没啥用;第二,做诚实人还尽吃亏;第三,做诚实人容易上当受骗;第四,做诚实人容易受欺负;第五,做诚实人到底能不能蒙神祝福,不知道。所以做来做去还是做诡诈人好,不吃亏。你看看,你们说人对做诚实人这个真理如果不透亮,他能做诚实人吗?绝对做不了,能做出来他也不做,他认为没啥意义。因为在人的观念里,做诚实人就好比做傻子一样,你不信你马上说句诚实话,人家说你好像有点傻,你来点诡诈,人说:“这人挺精明。”你看看,这是不是人的观念哪?如果你一做诚实人,人家说:“哎,你咋年轻了呢?变成小孩子了?越活越年轻了?”其实正好啊,做诚实人就是变成小孩子样式,耶稣怎么说的?“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那小孩子的样式是啥呀?中国有句俗话,叫“小孩子不说谎”,是不是?小孩子就是诚实、天真、无邪。你们感觉人太诚实是不是像小孩子?有人会说:“哎,你是不是岁数不大呀?你是不是经历太少啊?受过挫折太少啊?你咋这么单纯?”那些属魔鬼的人就这么怀疑,是不是?但是有很多人就喜欢诚实人,因为什么?在社会上上当受骗太多了,不敢再随便交往人了,如果再交往人那就交往诚实人,找那最老实的,免得上当受骗,是不是这样?所以人都喜欢诚实人,你怎么诚实,没有人说你傻,都说:“你这个人好,我喜欢你,愿意跟你相处,你到我家来玩我放心。”所以现在神要把我们这班人作成小孩子的样式,然后才能进天国。现在你们尝没尝到做诚实人的甜头啊?有的人尝到了,说:“做诚实人心里踏实、平安、享受、有安慰。”这对劲!最好的感觉就是心灵深处有安慰、踏实;另外呢,不觉得累,活得年轻,凡是追求做诚实人的人多少都有这点感觉;再一个,你越做诚实人,与人的人际关系越正常、越好,与人相处得越好,因为你越做诚实人,多数人喜欢和你相处,一看见谁诚实了,那特别喜欢接触,立刻就能改善你与人的关系,这点可能有些人也尝到了;还有一条,你越做诚实人,你在神面前的祷告越真实,没有虚假了,没有伪装的话,更没有客套,你在神面前越做诚实人,祷告越单纯、越敞开,越有心里话,很容易获得圣灵的作工,就好像一个孩子活在神面前一样。总之,人一做诚实人,一方面与神改变了关系,与人呢,也改变了关系,与人相处更和睦了,有正常人际关系了,对神呢,能有真实的祷告、真实的敬拜,像天天活在神面前一样。这样看来,做诚实人是不是蒙福啊?最蒙神祝福的那就是做诚实人。有些人说:“我咋没尝到那么多呢?”那你经历太浅,你实行太少啊,你再经历经历,多实行,你就会尝到这种感觉。等你做诚实人经历到一个地步的时候,你每天所说的话基本就没有谎言了,有时候不假思考地说话流露出一句话不合事实,你会赶紧纠正:“不是这么回事,我说错了。”赶紧纠正过来,所以,你越追求做诚实人,你的话语越真实,谎话越来越少,如果不假思索地说话,说漏了一句话,说错了一句话,凭想象思维说了,你会马上就意识到:“这句话我得纠正过来,这么说不对。”所以,你的诚实就越来越明显,诡诈少了,谎话少了,那诚实的成分就多了,是不是?就这么经历多了之后,除了你有意识地讲点智慧以外,在其他的一切事上几乎没有谎话,顶多是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你在一个事上没看透,说了一些错误的认识,或者对一个事没看透,形容表达得不准确,顶多是这个问题。我这么说能听明白吧?你们做诚实人现在如果说真有些经历的话,你会看到,越追求做诚实人你活得越快乐,越追求做诚实人你离神越近、离蒙拯救越近,你的生命会随着你做诚实人不断地成熟、不断地长大。你们说如果人真成为诚实人了,他的生命性情有没有变化?肯定有变化。你真正成为诚实人了,由一个诡诈人变成一个诚实人,这是不是性情变化了?这是生命性情的变化,这不是简单事啊。你如果不是诚实人,你在一个事上克制自己,说点诚实的话,做点诚实的事,这不代表你生命性情变化,那是一时能做到的,就像恶人也能做出好事来,那不代表他的性情。如果你平时的活出自然就是一个诚实的人,这才让人能看见你的真实的变化,你们说像讲道交通,如果人没有实际经历,他就在那儿用脑袋想,凭思维来想,写出一些东西来,然后照着这个本去说,这代表他的实际吗?这不代表。如果是他的实际呢,他随时随地怎么说都能说出来,是不是?不用想,张口就来,很容易,人做诚实人如果伸手就来,自然流露,那就是诚实人,那证明他的确有变化了,现在真是诚实人了。你们现在达到这个地步没有?人如果还没变成诚实人,让他追求做诚实人,他每做一件诚实的事、每说一句诚实的话,就感觉很费力气、很累,是不是这感觉?好比说你临到一件事,让你从心里说你临到这件事你怎么想的,说诚实话,你们说这诚实话容易说吗?人稍加思想,来个伪装,说点好听的,你看看,这就不是诚实人哪。你们说政治家发表意见,那是诚实话吗?那都是经过头脑加工的,经过加工以后再说出来,那不代表他心里头的想法啊,是不是?好比说外邦人赌博、抓奖,你让他说心里话,他怎么说?他该编了:“其实呢,我抓奖也盼望发一笔财,但是我的目的是想捐给谁谁谁,捐到哪里去。”你看看,说得可好听了,这是诚实话吗?这不是,外邦人会做文章啊。所以在外邦人那里,无论是媒体、是政治家,都是假的,都是伪装,都是欺骗,互相欺骗,如果说弟兄姊妹在一块儿像外邦人那么说话,你们说活得累不累呀?“累。”为什么累?他是违心的,他不是从心里发出来的,作假都累呀,是不是?作假老得琢磨呀:“怎么怎么怎么做,得克制住了,千万别忘了。”顾到这儿了,那块儿没想周到,那块儿又露了马脚了,所以得想得面面俱到啊,所以说特别累,太费心了!你们说我跟你们交通累不累?有人说:“不累。”其实也感觉累呀,说话多了就累呀,但是话都是真的,就是说太多了伤气。我一看你们谁说话像机关枪一样,我就羡慕:“哎呀,这家伙气力真足,他咋气力那么足呢?说那么快,还不喘气。”我就想起我当初说话跟你们一样,我刚信耶稣的时候,那就开始给人家聚会、交通,那个时候说话也快,也是巴不得一口气能说很多话,那时候年轻啊,不觉得累呀,现在不行了,现在我说话,说一句话得喘口气,所以听你们说话我特别羡慕,说你们气力真足,我让你慢都慢不下来,像开快车一样,像机关枪不停地在扫射。但是说话、交通太快,人听的效果不好,是不是?现在你们说话能不能慢下来?得操练,现在就开始操练,像我这么说话不累,效果还好,你看我说话,有时我就问问你们,采取唠嗑的方式,东北人说话叫“唠嗑”,不管十个人、二十个人坐着唠嗑,这么说话大伙听着也好,说的人还不觉累,因为什么?他互相沟通啊,他心是连着的,心都往一处想,都往一处说,都说心里话,他听见别人说话感觉有享受,看见别人有笑脸他心里有安慰,看见别人得滋润、得造就他心里也高兴。如果我在这儿说话,说得快,不管你们的感觉,你们听多了听得脸上直愁苦,甚至想睡觉,你说我说得还有劲吗?我是怎么想的?“我是在跟谁说话呀?我跟人家说话人家没听啊,我还说个啥劲儿,我再说那不是傻子吗?”所以你说得太快了,你不看人的感觉,不摸着人的心说话,不看人的反应,这就跟傻子冒傻气一样啊,说话得看人的反应,人没有反应你别往下说,要摸着他的反应再往下说,是不是?你看那个中医大夫给人号脉的时候,他摸着你脉搏问你:什么感觉呀?睡觉怎么样?吃饭怎么样?他根据你的脉搏说话,抓住人的脉搏说话。说话要抓住人的情形,这样才能达到扣人心弦的果效,“扣人心弦”这个成语听过吧?那你们两个人唠嗑的时候想不想扣人心弦哪?想扣人心弦那你就得看看对方关心什么,他想要得什么你就往什么顶上说,让他得着,让他满足,他就高兴,他就满意,我说话得处处让你们得益处,让你们得造就,我心里才高兴,如果我说出的话来对你们不起什么作用,不是你们现在想要的,我要再说这样的话有没有意义呀?那就没有意义,不管我是说,还是问你们,都是让人得益处。所以说,说话怎么说诚实话?你先学会慢,学会发自内心,学会看见人的需要、看见人的情形,对症下药,这样呢,说话的果效也好,都是发自内心的,而且是根据人的需要。无论尽什么本分,你得明白神满意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做、怎么把这个本分尽好,能达到神满意。这需不需要祷告?你先祷告,之后揣摩,揣摩完了再跟神交通,最后把这个事看透了,知道怎么尽本分能满足神了,然后,你再去实行,这样,就容易达到果效。你尽本分完全是为满足神而做,不是满足自己。你尽本分一方面是满足神,一方面从弟兄姊妹身上还得看见果效,让他们得着造就、得着益处,这样,就两全其美了,你这么实行这就是在做诚实人。嘴里祷告神,心里头顺服神,手里所行的是为满足神,使你说的、在神面前祷告的都成为一致,这话与实并行,这是不是诚实人哪?这就是诚实人。你心里头怎么想,你在神面前也怎么说,你在神面前怎么说的,你在人面前还要怎么做,你别说一套、做一套,你别在神面前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致。你在神面前所说的和你心里想的不一致,这就有欺骗了。好比说,你心里想的是为满足自己利益,而你祷告跟神说呢,说是为了满足神,你看看,这是不是相矛盾哪?这里面有没有欺骗?有欺骗吧。那你经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啊?那有欺骗的时候怎么办?比如刚发现的,说:“我刚才在神面前祷告完了之后,我觉得这句话不是我的心里话,这是伪装说的好听的话,挑好听的说的,这是糊弄神的。”你发现了,意识到了,心里不平安,怎么办?赶紧再来到神面前向神承认:“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哪句话说出来)并不是真实的,我现在意识到这是欺骗,这是我的过犯、我的悖逆之处,愿神你管教我、责罚我,就是惩罚我我也顺服。”在神面前这么祷告。你在神面前一这么祷告的时候,你心里平安了。你就记住了,下回在神面前说话可得说心里话了,可别挑好听的说,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如果说想的不对,咱们在神面前悔过,要重新发自内心地满足神,这样实行是不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哪?所以做诚实人并不是只为满足于与人相处时不说谎话而实行那点规条,主要在神面前得达到发自内心,说真实话、说心里话,那些好听的、伪装的、属于欺骗性质的一律不说。在神面前你真能成为诚实人了,是单纯敞开的人、说真话的人,然后你在人面前实行不说谎,实行单纯敞开、说真话,也容易达到了,这是进入的路。先在神面前有进入,然后在人面前才能有好的实行,在神面前没有进入,在人面前也不容易实行出来,这是进入真理最好的途径,做诚实人就得先在神面前实行做诚实人。这个经历法怎么样?好那就记在心里头,以后就这么实行。那你们在神面前祷告的时候要注意什么?一个说心里话,心里咋想的就咋说,有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为自己呀,没有为神的想法,没有为神的心,那怎么办?向神承认,你看看彼得在耶稣面前他说过啥样的话?他说:“主啊,我心里只爱父,从来没爱过你呀。”你看看,这是心里话:“但是我以后得追求能达到爱主。”这才是真实地爱神,彼得就说真实话,是不是?耶稣问彼得,说:“你爱我吗?”彼得有什么反应?彼得就有点忧愁,说:“这心里也没爱你,叫我怎么回答呢?我要说爱吧,这不好,这是撒谎,说不爱吧,这还不合适。”彼得这个人是不是挺诚实啊?如果是法利赛人呢,会怎么说?就得说:“哎呀,主啊,我真心爱你呀,那多长时间我就一直在爱你呀!”你看,他这么说,尽说假话,像狐狸一样。彼得在神面前那真是诚实,诚实人,说心里话。那我们在神面前就该像彼得一样,说诚实话,说心里话,我们没有的就说没有,但是我们心里渴慕、愿意追求,那也向神诉说,求神成全,这就是做诚实人的实行。在神面前做诚实人有很多种实行,有很多方面的实行,都是做诚实人必须做到的。比如起誓,有时候你看见自己很坏,有了过犯,你就恨自己、咒诅自己,在神面前起誓,那这个起誓你就得守住啊,你说你起完誓忘了,有一天临到事了又那么做,这说明什么?你上回起誓把神欺骗了,你说了假话了,是不是这个问题呀?是这问题。那怎么办哪?你起完誓赶紧记在心里祷告,你说:“神哪,我刚才向你起的誓,我愿意把它刻在心里,以后绝对不再做类似的事情,不能让你再伤心了,如果我忘记了,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愿你惩罚我,我说话算数,怎么惩罚我都行。”在神面前郑重其事地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完了尽最大努力把它守住,这就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在神面前怎么祷告、怎么起誓、怎么跟神相交,你都得守住,都得实行,都得当回事,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人在神面前如果说了很多好话,最后一件也没有实行出来,这是不是骗子?他在神面前所说的、所做的全是欺骗、全是谎言。那神对这样的一个好说谎话欺骗神的人,神怎么看呢?怎么对待呢?圣灵就远离你,把你放在一边。圣灵一把人放在一边,人摸不着神同在的感觉,人就觉得:“不好,大事不妙,神鉴察我,神远离我了,我做的一些事远离神了,得罪神了。”就开始反省自己了:我在哪些事上得罪神了呢?我最近都做了哪些事呢?我在神面前是不是有过什么诺言没有兑现?我在神面前有过表态我没守住?或者立过什么心志我给忘记了?就得好好地反省。你反省好了之后,赶紧再回到神面前祷告,向神承认,向神悔过,然后你心里头记住了,要天天守住向神所说的,在每一件事上都要求真,不能轻易放过,这样,你又有一些真实进入。人什么时候真正安静在神面前了,在神面前真正立下心志了,有真实悔改的表现,然后就带来一些新的进入,带来一些新的生命经历。你这样活在神面前,那才能进入神话的实际呀。等你进入神话的实际多了,进入真理够深了,那你就是一个有生命性情变化的人。如果你在神面前没有这样诚实地跟神相交过,你跟神的关系很淡薄,跟神没有真实的相交,那你就是远离神的人,你只是口头信神,口头祷告神,心却很少亲近神。这样一个离神很远、跟神没有一点真实的相交的人是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哪?他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们说这样的人诚实吗?这样的人不是诚实人,他说过的那许多好听的话都是鬼话、都是欺骗神,其实他是一个不爱神的人,是一个远离神的人,是一个背叛神的人。有的人在工作上就能背叛神,有了一个好工作,光奔自己肉体前途了,光想在世界上出人头地,这是不是背叛神的表现哪?有的人在婚姻上追求自己的喜好,不理神的心意如何,更不管神的要求,只一味地满足自己肉体、满足自己的欲望,一点也不听神的,不寻求神的心意,这样的人是不是背叛神的人?一个人在工作上、在婚姻上、在儿女上如果都能不听神的,心里都没有神,这样的人那就不是一个真正信神的人,他信神是假的,是挂名,他的信仅仅停留在一个承认有神的位置上,并没有把神的话当作真理,没把神的作工当作最重要的生命大事来对待,所以这样的人都属于背叛神的人。人信神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这不是欺骗神的表现吗?这是诚实人吗?有一些人信神,心里不好好追求真理,不能爱神、体贴神的心意,老在神家的工作上、弟兄姊妹身上做文章,看看这个弟兄姊妹有缺点,看看那个弟兄姊妹不如意,然后就对神产生误解、观念,就远离神。那哪一个人有败坏、有不好的地方与你信神有啥关系?你看见哪个人有败坏你为啥远离神呢?如果哪个带领工人做点什么错事、有点什么败坏流露,你为什么消极呢?那也不是神让你消极的,神没让你消极。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谬妄啊?发生一点难处,或者弟兄姊妹对他不好了,哪个带领、工人不理睬他了,他就远离神,用远离神来报复这个事、来对待这个事。那神也没得罪你,你为什么要远离神呢?你看见人有败坏了,那你好好亲近神哪!“我更应该好好信神、好好顺服神。”这样的人是不是才有理智啊?那你们说看见哪个带领、工人有点不如意,然后就信神消极,就不追求真理了,这是什么情形啊?这正常吗?那别人有什么缺点怎么能拦阻你信神呢?怎么还能影响到你信神呢?这说明什么问题?人对神的信心太小了,能受各种事辖制。你说这样的人信神是不是有点愚昧呀?太谬妄!太荒唐!我就不愿意听说这个弟兄姊妹因为什么事消极了,那个弟兄姊妹因为什么事消极了,我说神让他消极的吗?神对他不好了?神说不拯救他了?他就消极?这不是胡搅蛮缠吗?是不是?有的人丈夫对她不好她也消极,孩子对她不好她也消极,弟兄姊妹对她不如意她也消极,什么事都能影响她信神,你说她这个信神到底是真是假呀?你说如果有弟兄姊妹对她不好,她回家咋不对她丈夫远离呢?比如一个做丈夫的,看见别的女人挺坏,然后就说他媳妇也不是好东西,就揍、打,有这样的丈夫吗?没有。那你说这种作法属于什么性质的问题呢?神经不正常,有神经病啊!什么事都能影响他信神,那你说有的弟兄姊妹诡诈,那神是信实的,你得好好信神哪,那你咋对神又产生观念了呢?这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呀?是神经有问题。你们说做诚实人能不能犯神经病啊?做诚实人不能犯神经病,就诡诈人才好犯神经病呢,做诚实人就没有这个问题,不会发生这种现象,做诚实人思想简单,做诡诈人那思想复杂,老犯神经质。做诚实人容不容易消极呀?不容易吧。诡诈人容不容易消极?“容易消极。”诡诈人为什么容易消极呢?诡诈人好多心啊,会联想,瞎联想。你们说做诡诈人好不好?老消极不耽误事吗?老消极耽误长进,老消极容易把自己淘汰。你们说信的时间长的人容易消极呢,还是初信的人容易消极?有的人说:“信的时间长的容易消极。”初信的人为什么不容易消极?“初信的人单纯。”岁数大的人容易消极呢,还是岁数小的人容易消极?有人说:“岁数大的容易消极。”那岁数大的为什么容易消极?有人说:“想得太多。”那岁数大的人怎么看这事呢?有些人会说:“也不在乎岁数大小,凡是诡诈人都好消极。”凡是心胸狭窄的人都好消极,在别人身上不是难处,在他身上啥都是难处,这样的人容易消极,是不是?你们谁最好消极?那你们都临到啥事消极?你解剖解剖这些事例,让大伙听听,吸取点教训,因为什么消极?有人说:“多心、猜测。”那你学没学过逻辑?不符合逻辑的猜测,那算什么猜测呀?没道理,不理智,是不是?人胡乱猜测不行,得有根据,做诚实人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在神面前单纯敞开,相信神的话,相信神的心,相信神所作的一切,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就相信神,这样的人还有难处吗?他就没有难处。好消极的人主要就是因为自己经历太浅,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所以信心也小,再加上自己猜疑心大,所以就容易消极,如果你经历多了,对神有点认识了,那你对神的信就真实,信心就大,这样的人永远都不怀疑神,无论人怎么说,无论说话那个人是你什么人,你都不会怀疑神的。你们说,如果你看见哪一个带领不合你的意,这个时候你能怀疑神吗?“那神用错人了!”这样的怀疑有道理吗?没道理。那如果真临到这样的事,你还能怀疑神吗?你们有没有时候那么想?“神是不是有时候也睡觉啊、打盹啊,或者是对哪个人没看透啊?所以他做什么坏事也没查就把他用上了,结果用错了。”你们有没有这个想法?有的人有时就产生这样的想法,在正常情况下如果拿这类事解剖,他说:“没有。”如果临到他身上一件事他就怀疑神了。那这是什么问题呢?有些事你还没涉及到,是不是?在一切都平安稳妥的时候,你不怀疑神,如果你真涉及到一些不合你意的事、不合你观念想象的事,你的怀疑心立刻就升起来了,自己都控制不了啊,是不是?这是真实的,凡是有生命经历的人谁也否认不了这一点,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尤其在初信头三年的时候,临到点特别的事容易怀疑神。比如说,你认识的一个挺好的弟兄或者姊妹,他突然得病死了,他信得挺好,比你还好,你怎么想?有人会说:“他信那么好都死了,看来得救的事不一定真哪,他信这么好都死了,看来我这人更没希望了,我就不信了吧。”有没有这么想的?有的人肯定这么想:“他信这么好都死了,到底神说的话算不算数啊?”以前在大陆,有一些弟兄姊妹真死了,死了以后呢,有些跟这些死去的弟兄姊妹熟悉的弟兄姊妹就软弱了,对神就起观念了:“不说信末后的基督不死了吗?怎么又死了呢?神说话也不算数呀。”有些人就有观念,然后就消沉了一段时间,但是最后琢磨琢磨:“这还是真道,神的话还是真理,那可能还是他没信好,或者怎么回事呢?想不明白,没法说,还是信吧,应该不会错。”你看,又这么想了,人的思想挺复杂,临到点事就产生思想,人都会思想。你们要临到这类的事你们怎么想?你得这么看:哪一个人都是神预定好的,但是那些不追求真理的,或者外表上信得也挺好,咱不知道神怎么安排他的归宿,咱们也看不透这个人到底信得好孬,这个事不是该咱们关心的,咱不想它,有些事考虑不来、测不透,就别测它了。这是正常的思想,我临到这类事我就这么想,我说:人能知道啥呀?能看透啥呀?神,那是鉴察一切,神掌管一切,谁怎么样,谁是什么灵,只有神知道。人只能看个外表,什么也看不透。所以相信神没错,神所作的没错,因为神是全能啊,全能到什么地步?无法测度,没有神作不到的事,所以掌管几个人不太容易了吗,那几个人比宇宙的星球不少得太多了吗!你们说宇宙当中有多少星球?用人类的最先进的仪器都没法测透,都数不清。你看哪个天文学家能把天上多少星星数清楚了?有这个结论吗?那神管理整个宇宙,他的能力到底有多大呀?你说哪一个星球不比一个人大得多呀?你说人跟星球比,那是个啥呀?你说人跟地球比算个啥?人就是地球顶上的最微小最微小的一粒尘土。你说地球上有多少像人这样的尘土才组成这样一个地球啊?没法数算,科学家都研究不出来,人太渺小了!这么渺小的人类,这么几个人,在神那儿不太容易看着了吗!不太容易管理了吗!你怎么还能说:“这么多人神能不能照顾过来呢?哪个人有病死了,是不是神没照顾过来呢?”你说这样的观念是不是有点太幼稚呀?太幼稚!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得想到神是全能的,神不会作错事情,永远不会作错事情,因为神太全能了,神的全能超过我们的想象,人没法估量神的全能。你就这么想不就没观念了吗。现在会不会这么想了?根据神的全能,神永远都不会作错事情,所以不怀疑神,永远不怀疑神,只是人看不透而已。你这么想多简单哪!有些人对神产生观念,产生观念的时候你怎么想啊?“人的观念荒唐,人是因为谬妄、愚昧、无知才产生观念,如果人真有本事的话,真能明白神的事,那就该永远地赞美神。天上的天使不都永远赞美神吗?那天使比人的能力大得不太多了吗!连大能的天使都永远赞美神,在人家天使那儿看神,那神所作的太全能了!太好了!没法比!没法估量!所以天使都没有一点儿观念。那咱们人算个什么东西,还老产生观念,不太无知了吗!”你要这么想还有观念吗?你得有一个正确认识。你们现在还有什么难处?在追求做诚实人上还有什么难处?在你看不透的事上,你做诚实人不就解决了嘛。怎么做诚实人?第一,人啥也不是,第二,人什么也看不透,第三,人看不透还瞎起观念,所以人太荒唐、太愚昧、太无知。这不就做诚实人了吗!这是不是说诚实话了?这是真实的,在神面前你就这样看自己就妥了,这也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做诚实人的实行。

你们说如果信了几年神连诚实人的样都没有活出来,这是不是可悲的事啊?如果岁数挺大了,四五十岁、五六十岁了,还说谎话,这让不让人笑话呢?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说谎话呢?你说要是十几岁孩子说谎行,要是三四十岁、四五十岁了还说谎话,一天还有不少谎话,瞪着眼睛在那说谎,以为别人看不出来,还在那儿乐,这不浑到一个地步了吗?你们现在的谎话比以前多呀还是少呀?有人说“少多了。”那一天还能流露出几句谎话?有时候有意识地说谎,经过三思以后还瞪着眼睛撒谎,这样的事一天还能不能发生几件呢?那你们感觉现在谎言少了心里头怎么样?比以前是不是轻松了许多呀?活着也不那么累了,是吧?脸上的皱纹也减少了一些,也年轻了不少。那活得像小孩子一样能不年轻嘛,你说人老,皱纹多,越老皱纹越多,皱纹越多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他愁苦太大呀,他心活得太累,越累他越愁苦,他心里载重的负担太重啊,所以皱纹就多了,成天琢磨怎么撒谎,每天都面临说谎这个试探,一天不说谎就没法活下去呀,你看那样活着有多累吧。你们现在说日常生活的事有没有谎话了?日常生活的事那就不应该有谎话了,有人问你:多大年纪了?你心说:“哎呀,我四十多了我得说三十多,要不他嫌我老怎么办,看我太老让人笑话,我得说年轻点吧。”你看看,这平时生活的小事这值得撒谎吗?都不值,还能说谎,这说明谎话还不少呀。现在对我们来说,除了一些有必要讲智慧的事,其他的事都不能说谎,有必要讲智慧这类话也不算撒谎,就允许以智慧方式对待,因为是经过思想、经过祷告,神许可这样,这个不定罪。但是,你如果有意识为达到自己目的说了句谎话,这叫地道的谎话;你凭情感说谎话,那也是谎话;你为了伪装自己让人高看你,那也是谎话;为了显露自己说谎,那更是谎话。像有的人说啥?“我以前在某某大学毕业的。”其实不是,说那个什么用啊?让人高看哪?这是不是谎话?有人问你:“你有过什么过犯没有啊?大的过犯,得罪神的?”你说:“没有。”这是谎话。如果你说:“有。”他就问:“是什么过犯?”你怎么说?你说怕他继续追问,就说:“没有。”给他嘴封住完事了,这就是谎话,那临到这类事怎么办?人问:“有没有过过犯哪?”你说:“有。”“什么过犯?”你说两样,但有些不能说,那些就先不说,你不说行,但别说没有了,说没有了不行,你别说:“就这两样,没有了。”别这样说,你说:“还有其他一些过犯,不便再提。”就完事了,这样说不算说谎。有的弟兄姊妹困难了,管你借钱,问你有没有钱哪?你咋说?你一琢磨他要借钱,赶紧说:“没有。”这是不是说谎?这是说谎。你说:“钱嘛,还有点。”他说:“能不能借给我呀?”你说:“你干什么用,急不急呀?我现在要办点什么事,眼前钱还不够。”或者说你的钱准备干什么用的,实话实说。如果现在你不用钱,但你不想借出去,想放着,怎么办?你说:“我的钱嘛,不打算借出去,我怕我以后有急用。”妥了,他一听不打算借,就是不借,是不是?这样说呢,外表上好像因为说实话把人得罪了、拒绝了,好像是伤感情的事,但伤感情也比说谎好啊,是不是?你们说让你选择的话,你选择哪个?伤感情它不是过犯,你说谎那是过犯,神不喜悦,所以你得有原则呀,实行真理先确定实行原则,宁可伤感情,宁可得罪人,不说谎,只要不得罪神那就最好,做诚实人就得这样。以前公安局的问我:“你们家来没来过传道人哪?”我一琢磨:我一说来过,那就麻烦,那这个事就没完了,他还得抠问,但是我若说没来过,这不是说谎话吗?那个时候我刚信耶稣,对这个事我就看不透,说“来过”,那他就追问没完,说“没来过”呢,这属于说谎话,到底我该怎么实行呢?我琢磨琢磨,觉得不能说谎话,我就说:“来过。”他问:“哪儿的人?”我说:“不知道,没问。”“来过的人给你们都说什么了?”“就讲圣经,闲话没有。”他说:“给没给你们受浸哪?”还真受过浸,我说:“受过,在某某地方。”“都有多少人哪?”“我没数,不知道确切数字。”他也没说啥,然后又问:“以后如果再来人你还能不能接待呀?”我说:“我还得接待。”“为什么?”我说:“圣经上这么说的,我得根据圣经啊。”他一听,说:“国家现在有政策呀,你们这属于非法教会呀!”我说:“我不是根据国家政策,我是根据圣经信神。”他也没把我怎么的,后来说啥?“我们到你单位了解过你,说你这个人表现还不错,所以我们希望你更多地帮助我们,为我们做点工作。”我说:“这个忙帮不上,我不参与政治,对政治不感兴趣。”这也是心里话呀,后来有些人说:“这么说不对呀,这没有智慧呀,问你来过没有,你就得说‘没有’,那就一了百了。”我说那不是撒谎了吗?他说:“对仇敌讲智慧这不是撒谎。”你看看,这是不是问题呀?说真话出问题,让人抓把柄,说假话、说谎,得罪神,你说怎么实行吧?临到这个问题怎么办?我就祷告神,祷告多少日子,也没听见圣灵给声音哪,神也没向我显明到底怎么做对,我说不行,我得走访那些有名的属灵人哪,我说北京那个地方大,我认识一个,我看看去,广州那地方也不小,我认识一个,我看看去,到那一看,怎么样?观点都不一样,有的说:“就是不能说谎话,宁可坐监。”有的说:“对仇敌就得讲智慧,这不是说谎话。”还是没有结论。你们说一临到这个事,是不是得寻求真理呀?得寻求真理。后来确定了,还是以实行智慧为主,但是也不敢说绝对合适。直到有一天神道成肉身,发表真理,把这个事显明了——那就是对仇敌就得讲智慧。这样,对在这个事上怎么做诚实人,在撒但面前、在仇敌面前、在执政党面前怎么做诚实人的准确实行法才算有了定论。所以说一项真理,那有时真得经历几年哪,那不是简单事。就我事奉神得需要辞工作这事,那也是经历了几年才有了准确的实行原则,信耶稣那个时候,我带了几处教会,教会弟兄姊妹都挺欢迎我,让我看望他们,给他们交通,我一看这挺忙啊,我就想辞工作,但有人说:“得祷告,得清楚神的心意你才能辞,不能凭己意。”我就祷告,祷告也不是天天老祷告,就是一想起来这个事,一揣摩这个事的时候,一临到这类事的时候,有人这么说的时候,我犯困惑,我就得祷告,就这样祷告了三四年。有一天,我看了一个人写的一个见证经历,信耶稣的人写的,他说奉献给神为神花费,一方面得有圣灵感动,同时还得有教会弟兄姊妹的印证,如果没有弟兄姊妹的印证,这不行,印证怎么印证?弟兄姊妹都借着祷告,心灵深处都认为你适合作教会工作,适合全时间事奉神,这是得教会印证。但是我这儿有这个印证啊,弟兄姊妹认为都合适,我自己觉得也有感动,但是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呀。那最后得根据什么确定?他说得根据你所带领的教会的工作的担子重不重,你业余时间能忙过来,那你业余时间忙,如果说得需要全时间来作这工作,业余时间不够用了,那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印证,你就可以辞去工作。我一看到这儿,我说这个合适,这个百分之百准确啊,我就按着这个说法来印证,我就辞工作了。辞工作那周围拦阻大了,多少人说呀:“这好工作,你这是铁饭碗啊,人捞着个铁饭碗不容易呀,你辞去了以后你生活有难处怎么办呢?”我说我是信神的,我不怕有难处,我说我不会要饭吃的,我自己还有技术,如果真有工夫,我干点活就妥了。无论他们说难处怎么大,我也不听,就这么把工作一辞。辞掉工作后我就去教会作工,这一作工作怎么样?圣灵大作呀,特别地作。我怎么祷告?“神哪,我现在没有一点缠累,我完全属于你,愿你那灵带领我,让我走上事奉的路。”我就这么仰天祷告,你说这一个祷告完了是不是挺放松的?就感觉自己以后那就是属神的人、跟从神的人,愿意一辈子事奉神,不管以后遇到什么,我都不后悔。这是辞掉工作来事奉神,这就经过几年哪,经历、祷告、印证,最后走上这条路了。人在神面前临到难处,就是老得寻求、祷告、印证,不能凭己意,是不是?在神面前你怎么说的,最后你得怎么守住,你别事奉神挺高兴,临到挫折了又埋怨神,还背叛神,这就麻烦了。事奉神最怕什么你们说?就怕走错路啊,走错路就是你把人带偏了,完全背离神的心意了,那就是作恶的。如果你把人带到神面前,都带到神话里去,让人都能在神话上明白真理、认识神,都被神得着,蒙拯救了,这是事奉到神心意上了,那这是最快乐的事呀,是最得安慰的事,感觉我没白活,神太恩待我了。如果把弟兄姊妹带偏了,谁也没进入神话的实际,谁也没得着真理,都成了信着神却抵挡神、信着神却背叛着神的人,那是罪大恶极呀,罪恶滔天了。像宗教里的牧师都是罪恶滔天哪,那了不得呀,不让弟兄姊妹寻求真理,都想把神的羊控制在自己手里,成为自己吃饭的饭碗,他是什么东西?跟神争夺神选民,跟神势不两立,还定罪神的话、定罪真理、定罪圣灵作工,这是不是罪大恶极?有人还崇拜这些宗教名人,这不属于瞎眼吗,是不是?跟随宗教牧师、跟随宗教领袖,那是什么人哪?那是瞎眼的人,认贼作父了,上了贼船了。你们愿意上贼船吗?“不愿意。”这是诚实话,所以信神永远别离开神,达到见到神的面,认识神被神得着,这是最终目标。如果信神你还不认识神,你这个信不真实,你这个信荒唐,这就等于你信偏了,走错路了,是不是?信神不理睬神的作工,不注重圣灵作工,这不是瞎信吗?神家让神选民追求进入哪些真理?起码十项真理,是不是?十项真理如果你不理睬,一样也没有进入,这是不是瞎信哪?这属于信神不务正业呀。你信神几年,对该进入的十项真理有没有一点进入?你现在在十项真理上下了多少功夫?付出了多少心血代价?这是值得反省的呀,人在这事上是不是得说点诚实话呀?你到底在真理上下过功夫没有?付过代价没有?你在什么事上下过功夫、上过心哪?你在哪一类事上最上心哪?你能在你喜好的事上上心,为什么不能在真理上、使你蒙拯救必须进入的真理上下功夫?这是什么问题?这属于不务正业,属于偏行己路啊。有的人信神,最上心的是啥?小道消息:“你见过上面的带领没有啊?你见过监察员没有啊?你们那儿的区带领是谁呀?你们那儿谁讲道最好啊?”尽搞这些没用的事。你们现在还关心这个事吗?你们说这些事能使你有真理呀?能使你性情变化呀?关心这类的事这是什么问题?属于愚蠢的行为。人最关心的应该是什么?你在真理上、在十项该进入的真理上有什么进入?有什么真实经历?有什么收获?有什么新的亮光?你咋不关心这类事呢?有的人就关心啥事?“你们的教会带领对你怎么样了?昨天你们的带领和某某怎么怎么好,我看对咱们好像不怎么样。”老整这些事有啥用啊?别人好不好与你有啥关系?你要进入真理不比啥都好吗?有些人老对这些事特别注重,就放不下这些事,一说这些事眼珠子就亮了,就来精神了,这是不是假精神哪?如果有人再说一些这类的事,你还动心吗?还能影响你追求得着真理的心志吗?还能影响你对神的信心吗?

你们对地位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向往之心哪?对地位有很多人注重,就盼着啥时候让我做工人、做带领呢?什么时候能有一个伯乐能发现我这匹千里马呢?我这人心里可有才干了,人咋就看不见呢?如果谁要把我提拔起来,那我永远地感谢他,我使尽全身的力气追求,把教会工作搞好。你们有没有这样的心志呀?你要真有这样的心志,这都不算错呀,也不算野心,但是你现在得装备真理呀,你说弟兄姊妹如果真看你有真理,能不发现吗?能发现不了这匹千里马吗?现在千里马太小,还不会跑,他怎么能发现呢?你得先跑起来呀,在追求真理上一日千里,天天有亮光,天天有经历,天天有见证,天天能谈出实际来,你看人能不能发现?就是弟兄姊妹都是瞎子都能发现,听也听出来了。不管你们对自己里面怎么看,你只要在追求真理上有进步、有成果,保证你的心愿能达到满足。如果你真是千里马,你还没有进入真理,那这千里马能跑快吗?提起来也没啥用啊,是不是?我但愿你们都是千里马,但是现在赶紧进入真理,进入真理以后保证能发现你,要真是千里马的话,一个都不带落下的,都把你们提拔起来。以前我跟大陆那些区带领、监察员交通,我就说现在你们赶紧好好装备真理,等你们装备好真理了,张口就能谈出生命真实经历,谈出实际的见证来,到时候圣灵都能使用你们,你们都是圣灵使用的人,那多好啊!你现在追求真理,你没有真理作不了工作,等你具备真理了,能独当一面了,不管多少人你都能带领起来,都能把人带进实际,无论有多少弟兄姊妹,无论有什么难处,你都能解决,让所有弟兄姊妹听见你的交通、跟你接触都能达到有生命进入,那个时候还愁神不重用你吗?你们说人如果真有实际,神愿不愿意使用啊?一百个愿意,那是一万个愿意。我们在神话里看见,当神在寻找合他使用的人的时候,那个心里头多焦急呀,看看这个身量太小,看看那个没有真理,神太焦急了。你说整个人类有多少人信神,得需要多少合神使用的人来带领呀,你们说说,有一百个多吗?有一万个多吗?有一亿个多不多呀?都不多。所以现在你就追求得着真理,到时候你别愁神用不用你,那事不是你操心的事,就怕你的工作太多你作不过来,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们有些人羡慕我:“那我要是你多好啊,天天走到哪儿都有工作。”那你愁啥呀?你现在好好追求,我要听了你的交通讲道真挺好,能做带领,我马上提拔你,你相不相信?这不太容易了吗?但是有一个条件,得让大伙都看见你真变了,你身边的人都说:“你这人真诚实呀,真能作工作,交通得太实际。”如果你身边有几个人这么说,你看提不提拔你,要不提拔你才怪呢!所以,你别着急,别老追求“现在咋不提拔我呢”,现在你没身量,作不了啊,现在想提拔你,你作不了工作啊,是不是这么回事?你只管好好追求,也别管以前有啥过犯,别顾虑那些,神家作事绝对没有规条,假如说有一个姊妹,她以前犯过几次淫乱,名声挺不好,现在信神追求真理追求得好,能付许多代价,弟兄姊妹看她现在的情形,都佩服,那马上就提起来,照样做带领,你们相不相信?就不看她以前的过犯,以前所有的过犯一笔勾销,这事现在神家就这原则,不看以前,就看你现在,你别为你以前有过啥过犯老捆绑自己,老认为自己完了:“这辈子完了,没出息了,信神恐怕神都不要啊!”你那么想那就愚昧了,你咋知道神不要呢?人败坏多深神不知道吗?就看你有没有真实的悔改,看你有没有真实的变化,你现在如果真追求真理,追求几年真成为诚实人了,还能作工,那是啥材料给你用在啥地方,一点都不会错用的,你们相不相信?人没有真理的时候就像小孩子,成天打呀、吵呀、闹呀,他说我应该做带领,他说他不服他,争那有啥用?你追求真理,追求真理过了几年长大了,都用上你,一个都跑不了,你想不做都不行,是不是这么回事?你说我现在老给你们讲累不累?我就巴望你们各地都能起来几个跟我一样的,到时候你们都能作工作我不就轻省了吗?你们得理解神的心哪,神愿意得着更多的人,愿意使用更多的人,所以别为那些小事,鸡毛蒜皮的事,老争啊,吵啊,打闹啊,那太愚蠢,让人笑话。只管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一个是做诚实人,一个是对神有真实的认识,达到能顺服神、能忠于神、能真实地爱神、能真实地敬拜神,达到这几个标准,有这几方面的实际,那你自然就是被神使用的人。在大陆有多少弟兄姊妹起来为神花费,带领弟兄姊妹,带领神选民,有不少都让大红龙给抓去了,那些人被抓去了以后再找人都不好找啊,再找有那个素质的、身量的都不好找啊。所以,神选民如果都起来追求真理,都追求进入实际,那神的心意不就得到满足了吗?你如果说能追求真理,能见证神,能带领人进入真理,你们说这是不是对神最好的安慰?这是最好的安慰。你们如果能这样地摸着神的心意,然后体贴神的心、安慰神的心,那这样的人就是最诚实的人,这是最体贴神心意的人,也是心里真实爱神的人。如果不具备这个,说爱神那不是假话吗?说体贴神心意那是不真实,你得会安慰神的心,能满足神,这是真实爱神的人。你看宗教里老空谈爱神,他都不懂得啥叫爱神,他那爱里头没有实际,那是口号、是道理,根本与神的心意没有关系,所以宗教里谈的爱神,都虚假,不成立。现在你们是不是已经安下心了,注重往真理上进入了?不再为那些没用的事受辖制了吧?有没有的教会弟兄姊妹还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一个劲地争吵、打闹?有的为了地位争吵,他不服他,他也不服他,这些事没有了吧?有的在弟兄姊妹中间勾心斗角,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恨不得让别人垮台自己上去才好,有没有这样的事?还能不能做出这类事啊?看哪个人做带领,就心存嫉妒,然后老找人毛病,老揭人短处,好贬低别人抬高自己,这样的事还有没有?还能不能做出来?如果谁还能做出这样的事,你们说这是什么问题呀?这还没进入信神正轨呢,还在外面打闹呢,为肉体的事争吵,不务正业嘛,这不是小孩子嘛,初信的人往往好做这些事,天然肉体太大,有点不如意的事,谁伤害他的脸面,伤害他点自尊,他就来个怒发冲冠,怒目圆睁,那有意义吗?一看就是撒但性情,现在在教会里这类事很少了,都有点人样了,不管受啥修理对付,人说的话对不对,当面都能过得去,都能领受,都能顺服下来,心里头虽然受点痛苦,但是没有反抗,没有怨言,就是你做带领、工人的说的、对付我的话有一半对,那我也接受,我当全对接受,我不跟你讲理由,我也不为自己辩护。有这个身量那就好了,有人样了,你们具不具备这个身量?还能为自己诡辩吗?还能反抗?这类事能衡量人、显明人啊!那如果你真有一点进入,也不至于性情这么坏,这么恶劣,是不是?

现在如果让你们选教会带领,你们能不能投出公正的一票,选出真正最好的人、大伙赞同的人?这也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哪。选带领,第一个,不管他对我怎么样,只要他真是追求真理的人,人性比一般人好,那我就投他的票,即使他以前跟我有点摩擦或者争吵,那我也投他,我的票必须得公正。能在这类事上做诚实人,不违心,根据事实,不凭情感,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哪,是不是?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那就符合真理,完全符合神的心意、符合神的要求。如果你投的票是违心的,是不合事实的,是凭情感写的,那你们说这是诚实人吗?现在让你们投票,你们保证都能投出公正的一票,是不是?哪怕那个人跟你有仇、有过结,你还能投出公正的一票,这说明什么?你不凭情感,你能实行真理,你具备了做诚实人的条件。人说话就得公正啊,公道自在人心哪,人心灵深处有公道,知道啥叫公道、什么叫公正,那就是能不能做诚实人的问题,做诚实人他不违背良心,更不昧着良心做事、说话。如果有一个人害过你,有人把他告到法官那儿了,法官征求你的意见,问你怎么处理,你怎么说?你说:“我看应该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这家伙太坏。”这合不合适?那要根据啥呀?得公正啊,一个人无论处理什么事,他能对人公正,说话有公道,这个人就是最诚实的人、最好的人、心地最善良的人,这个人就配做带领,这话能领受吧?你们说对人能公正的人多不多?这样的人不多,那要没有真理,如果不好好经历神的作工,这个公正人行不出来呀。人的行事原则都是为己,都是为利,都是“利”字当头。你看现在外邦人竞选的时候,拜票,都怎么拜呀?一方面说话吹嘘自己,许空愿:“你选上我,我都做哪些事,我要给你办啥事。”讨好人;第二呢,再给点小恩小惠,一人给你多少钱,给你点好处,好收买你,让你投他一票,是不是这个手段哪?有公正吗?什么公正都没有,邪恶、黑暗、卑鄙,是不是?民主制度是不错,但是人太邪恶了,没公正啊,所以谁使用的手段多,谁会欺骗,谁就能选上,所以最后民主选举出来的人也不见得能好哪去,好人太少啊,不是老百姓都瞎眼睛,没几个好人,哪有你想象的好人,你看着他不错,但是一有权、一有地位全露馅了,丑态全显露了,然后你后悔选他了。你说基督掌权还用这么多事吗?那就没那么多事,因为他是真理,他是公义。在神家为啥教会带领要选举,必须选举产生,而圣灵使用的人为啥不选举?基督为啥不选举?你看神家啥时候选举过基督、选举过圣灵使用的人?没有,这是神自己的事,是不是?神怎么定规的,只有神作,只能神作,人没法选举,人一选麻烦了,第一个你也发现不了啊,你们说像我这样的人,外表长得也不出奇,也不怎么样,个头也不高,谁能看得起,我就是跟你见面,你都不会理我,你们说如果你们见过我的面,我跟你们讲,面对面的交通,你们信神是不是还能劲更大一点呀?能不能?有人说能,其实不见得,你们一看我长得也不起眼,你该起观念了,容易起观念。其实不在乎见面不见面,见过我的人听过我讲的那么多道,该好的还好,该不好的还不好,他也没变哪,像有的人听我讲道大约至少能听十年,他该是诡诈人他还是诡诈人,该是恶人还是恶人,听那么多道他也没变,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人不喜爱真理,你见谁的面也白搭,你见神的面也不行,不是见面能解决的,你要是喜爱真理的人呢,你不见面也能长进,也能得着真理,不在乎见面不见面,听明白了吧?不过就有一个区别,有一些人听我讲道多了,体尝到的圣灵作工多了,人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他劲大,信心起来了,他老也不退呀,怎么打不走,那些属魔鬼的都在教会里扎根啊,都不走,打都打不出去,就达到这样的果效,但他没变,所以我浇灌的人呢,不管好孬他都不走啊,不离开教会,这个果效达到了,开除他都不离开神,就是有些属邪灵的、属魔鬼的,他虽然坏,把他开除了,但是最后怎么样?把手指头咬破写血书,誓死忠于神,不离开神。你看看,就这么浇灌就能达到这样的果效,但是他性情还不变,该是鬼还是鬼,追求真理的那些人有变化,不追求真理的没变,但他劲大,就不离开,他就认准这是真道,怎么打不离开,你开除他也不离开,最后我一看,有一些属邪灵的,我说开除,下令开除以后怎么样?他的信就来了,怎么说的?你如果真开除我,我就死,你要不开除我,怎么对待我都行,你们聚会我在门外听也行。你看看,这老魔鬼还缠住了呢,我一看没办法呀,你开除他就死,你说他一死这事不大了吗?外邦人不找教会麻烦吗?就这一招我就没办法了,就不敢开除,就怕这一手,他死那厉害呀,是不是?我就想起一些找对象的事:“你不要我我就死!”你看,这也麻烦,有些人没招,就得要,这是绝招哇。现在提到生命性情变化,这可真是神的恩待呀,神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那要如果真是诚实人、追求真理的人,保证神恩待你,让你生命性情有变化。你要是太恶,尽作恶,老也不实行真理,不追求做诚实人,那就得不着神的恩待,永远不会起变化。你们说诚实人能获得圣灵作工,还是诡诈人能获得圣灵作工呢?诚实人就能起变化。以前我浇灌的人,那诡诈人不少,被鬼附的、恶人也不少,那听道也来劲,你这边讲,他那边就流泪,就在那哭啊,你讲一个聚会他得哭半个聚会,就在那流泪,你说你瞅着他那个饥渴劲怎么样?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我说这个人真渴慕,你看看,一个劲儿地流泪。后来人说:“他是邪灵,不正常。”我说还有这种情况啊!后来熟悉了知道了,真是邪灵。那聚会有很多人外表上那可渴慕了,最后也没变化,信多少年也不变,这在乎见面吗?不在乎,就看你追不追求真理,你追求真理,能获得圣灵作工,那一切都成了。你不追求真理,你没有圣灵作工,一切都白说,关键就是你在神面前怎么做人,这个太重要了!不管你说多少字句道理,你在神面前如果不能真实地实行神话,如果不能按照神所说的来满足神,那你的心就不对,你的心不是在亲近神,你的心不诚实,所以圣灵就不作。圣灵作工代表啥?代表神的祝福啊,代表神的喜悦,你有圣灵作工那就说明你有神的祝福,你越有圣灵作工,你能顺从圣灵作工了,那就说明神喜悦你,你没有圣灵作工,那证明神远离你了,神远离你足以说明你的心已经先远离神了,你心先远离神了,然后带来神远离你的,是不是?凡感觉神远离了,觉得没有神了,失去神同在了,那都说明什么?说明你的心已经远离神了,并不是神远离你,这是诚实话,是不是?神是公义,神不偏待任何一个人,我们对神的性情、神的实质得有认识,你对神越有认识,你的心离神越近,你的心越能亲近神,是不是这么回事?你对神没有认识呢,反而会有些观念,容易产生观念、误解,所以你的心就容易远离神,容易失去信心,这是一点没差。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