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11 做诚实人的总结

11 做诚实人的总结

——做诚实人必须解决的十个问题及做诚实人的重要意义

做诚实人的总结。做诚实人就是借着追求真理,达到活出一个具备正常人性的真正人的样式。如果人不追求真理,就达不到做诚实人的标准,不追求真理人就永远也不会成为真正人的样式,这是绝对的。有些人不明白真理,他就认为凡是老实人、说诚实话的人都是诚实人,凡是不说谎话的、做事不搞欺骗的都是诚实人。你们说败坏人类他能老实到啥地步啊?能老实到一点谎不说?一点欺骗没有?这是不可能的,没有这样的人,如果你真挑出一个,那保证是傻子。傻子是不是诚实人哪?傻子不是。诚实人是指一个真正能活在神面前的人,是在神面前不欺骗神、不耍诡诈、没有交易、没有应付糊弄的人,是在神面前说话算数、尽本分忠心,在神面前能顺服神、能满足神、心里爱神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诚实人。神为什么一再要求人做诚实人呢?就是因为这整个败坏人类在神面前都欺骗神,都说谎话,都应付糊弄神,都说话不算数,都说大话,都狂妄自是,都能背叛神,都能否认神。也许宗教的人不服气,但是经历过神作工的人都认识人类的败坏本性了,败坏人类没有一个在神面前能称得上是诚实人的,在神面前达到不欺骗神、不糊弄神,没有一点弯曲诡诈,尽本分没有一点交易,不讲任何一点条件,这样的人有吗?以往有很多人都不服气,认为:“神这点要求,我能达到。”结果在神面前经历了几年也没达到,最后认识自己了,完全服气了,仆倒在神面前,看清楚人类败坏太深了。如果没有神话的审判刑罚,人永远都不会认识自己的败坏程度,永远也看不见自己的败坏真相,更认识不了自己的败坏实质,这是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我们,我们看清楚了整个败坏人类没有诚实人,如果不经历过神的审判刑罚、不经过神的拯救,人永远不会变成诚实人,这是事实。现在还有没有人说:“外邦人当中就有很多诚实人。”有没有这么说的?要真有这么说的,他真是一点真理也没有啊,对败坏人类一点认识都没有,那这人纯属就是没经历过神作工,啥也不懂。有一些人因着不明白真理,对什么是诚实人看不清楚,这有情可原,因为人初信,不明白真理,那这样的人等他经历一段时间,他就认识清楚了,不用着急。你看现在信神的人哪一个人不恨恶自己,不说自己败坏太深,太诡诈,老欺骗神?都这样说!那难道信神的人都是坏人吗?不是,这些人都是在败坏人类堆中挑出来的,是败坏人类当中比较好的人。比较好的人经历完神的作工,都看清楚了,自己就这个样、就这个德性,那没经历神作工以前都觉着自己最好,都特别狂妄自是,你问他长大干什么?“当官,当省长、当市长!”都不认识自己,都狂妄自是。那外邦十来岁小孩在学校,老师就给出个题目:如果你当市长,你要先做一件什么事?那小孩就说了,这个说他当市长先做什么事,那个说他当市长先做什么事。你看看,人是不是都特别狂妄自是啊?都觉得自己很伟大呀。你问小孩:“你长大做什么?”没有一个说长大种地、长大放猪,都说长大当官,当省长、当市长、当科学家,当老师都不干,嫌老师太小。这说明啥?人类败坏到什么程度了?不知自己半斤八两,不知自己是啥,不知人类到底是什么。你问外邦人:“你是不是好人哪?”都说“好人”,说好人还不行,你问他什么命?“当皇帝的命,做王的命。”没有一个说:“做强盗的命。”都不认识自己。现在我们信神以后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怎么样?就一个做诚实人恐怕这辈子都经历不完,都不一定能做到自己心里完全满意。现在你对你的做诚实人满意了吗?现在问你:“到底什么是诚实人,你给解释解释?”你说不清楚。做诚实人简单吗?就一句“在神面前实行单纯敞开说心里话”就够你经历两年的。你看现在信十来年的人,在神面前祷告说的是心里话吗?都是口唱高调,讲大道理,祷告让人听着服气,是给人听的,哪是给神听的!哪是说心里话呀!就这一条就够人经历实行一个阶段,那有些人甚至这一条一辈子他都活不出来,他都进入不了。

现在我们都经历了一段神的作工,也实行了一段做诚实人,那现在我们在实行做诚实人上究竟存在多少问题需要解决呢?第一个问题,就是必须解决在神面前不能单纯敞开说心里话的问题。有人说:“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个容易呀!”容易你咋达不到呢?你会说心里话吗?会说心里话你唱什么高调啊!讲什么道理!单纯敞开容易吗?你把你心里的存心拿出来,敞开,你到底啥存心,跟神说,你咋敞开不了呢?你跟人敞开不了,跟神还不能敞开呀?这也不容易!第二条,必须解决在神面前好许愿,说大话、空话的问题。好许愿,好许什么愿?“神哪,这个问题你如果给我解决了,我愿意奉献给你,一生为你花费!”许完了做到了吗?许完了又跑世界里追求钱财去了,还说什么一生为神花费,尽点本分都费劲!这是不是许空愿哪?完了说大话:“愿意一生事奉神,愿意高举神、见证神,让神得荣耀。”结果尽高举、见证自己、显露自己、不说实话。第三个问题,必须解决说话不实事求是,歪曲事实,凭情感说话,不能公平对待人的问题。现在我们看见有一些人说话老凭情感,老歪曲事实,就是不能实事求是,就是不能公平对待人。老凭情感说话,凭情感能公平对待人吗?凡是说话能歪曲事实,甚至颠倒黑白,能凭情感说话、凭自己的喜好说话,这样的人都不诚实;另外,凡是不能公平地处理事、不能公正地对待人的人,都不是诚实人。这个问题是不是需要解决?这对做诚实人来说也很关键哪!不管在多少人面前,不管对哪一个人说哪一件事,说话得公正,没有情感,一是一,二是二。那你说话能不能不凭情感哪?不管是你朋友,还是你什么人,你不凭情感,公平对待,这个实际能不能活出来呀?这一条直接涉及到做诚实人的问题了。第四条,必须解决尽本分应付神、糊弄神、欺骗神的问题。尽本分老欺骗神、应付神、糊弄神,这是不是不诚实啊?这个问题涉没涉及到做诚实人的问题呀?你尽本分是为还报神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什么还能欺骗神?这是涉及到人的本性的问题,人不讲良心、没有理智,他就能欺骗神、应付神、糊弄神;如果有良心、有理智呢,就不至于应付糊弄神、欺骗神。第五条,必须解决人认识自己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的问题。人有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他就身不由己地老做抵挡神的事,无论什么事,以满足肉体、满足自己为前提,丝毫不管神的心意如何。有的人尽本分凭自己喜好,满足肉体;有的人交通真理也凭自己喜好,满足自己的肉体;有的人讲道也凭自己喜好、也为了满足肉体,无论什么事,就是不管神的心意如何,不管神的心伤不伤痛。那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是不是诚实人哪?他是抵挡神的人。这个问题也是必须解决的。第六条,必须解决对神老有要求、老有奢侈欲望,心怀不满的问题。人在顺境的时候、自己什么难处没有的时候,一个劲儿地赞美神:“哎呀,神好啊!神对我有恩哪!神爱我呀!”一旦有了什么难处,祷告神神没给解决,心怀不满了,对神有怨言了,对神有观念了,然后就消极,就撂挑子不尽本分。对神没有忠心,这是诚实人吗?这绝对不是诚实人。那这个问题应不应该解决?人无论有什么难处,可以交托给神,但是不管神怎么对待、解不解决,我们不能改变对神的忠心,更不能减少对神的信心,不能消极、背叛,不能发怨言,任何时候我们得忠于神。为什么要忠于神?因为神有权赏赐,神有权剥夺,神赏赐是祝福我们,剥夺还是祝福我们,为了试验我们的信心,看我们在神面前到底有没有良心理智。所以,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有什么难处,都应该寻求满足神,尽本分都应该达到忠心到底,这是诚实人。第七条,必须解决不明白神的要求也不摸神的心意,瞎胡做的问题。不明白神的要求,应该祷告、应该寻求、应该追求真理,不会摸神的心意,应该操练,但是你能不能摸神的心意、寻求神的心意,这是人的良心理智问题。人有良心理智,就应该学会摸神的心意,说:“这个事我这么想,神怎么想呢?我这么做,神会怎么样呢?”你得祷告、琢磨,把这个事弄明白,心里有数,你就知道怎么做合适了。有一些人尽本分,就是不管神怎么要求,也不管神心意如何,不祷告、不寻求,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看怎么做好就怎么做,结果他的事奉都是违背神的心意。因为什么?他就是瞎胡做,任意妄为呀!有的人做带领、做工人,那就凭自己的喜好,他喜好这样做,他就一个劲儿这么做,天天这么做,满足自己的肉体、满足自己的欲望,他就兴奋、就激动,他不管神心意如何,也不考察神怎么要求人的。那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有良心、有理智吗?这样的人是不是诚实人哪?这样的人不是诚实人,这样的人不老实啊,处处满足自己,不寻求按照神的心意、按照神的要求去做。所以,做诚实人必须得解决这个问题。第八条,必须解决说话不合事实,老是凭想象、判断的问题。说话不根据事实,老是凭人的想象、判断来处理问题,这样的人容不容易打岔神的作工啊?如果处理哪个人的问题能处理好吗?绝对不能!因为他不根据事实,老是凭想象,凭他的思维、判断来处理问题。这样的人不根据神的话、不根据真理,老凭自己想象,不是诚实人。诚实人无论临到什么事得依靠神,无论临到什么事,相信神、相信神的话、相信真理,一切根据神的话;诚实人能背叛肉体,不凭自己,能否认自己,他能看透人的思维、想象、判断不是真理。有的人道理上好像也明白,如果你问他谁的话是真理呀?他说神的话是真理,你问他人的思维、想象、判断是不是真理呀?他说不是。道理都明白,明白为啥不根据神话处理问题?为啥还凭想象、凭自己的判断来处理问题?知道自己的想象肯定容易错误,知道自己的想象不一定合乎事实,知道自己的判断也不一定准确,容易偏差,那为什么还根据自己的想象、判断?为什么不作严格的调查、了解?这样的人不诚实,容易弄虚作假。第九条,必须解决看事观点谬妄、不合真理的问题。人的看事观点谬妄,不合真理,能不抵挡神吗?你的看事观点谬妄,你说话能诚实吗?做事能诚实吗?你看事观点谬妄,好凭想象、凭自己头脑知识,你的看事肯定容易出错、容易虚假、容易谬妄,所以你这样实行肯定不是诚实人。有很多人说:“我不说谎话,我说真话。”那你那真话是根据啥说出来的?那要是根据你的看事谬妄的观点说出来的,那话是真话吗?符合事实吗?符合真理吗?就你的一个看事谬妄,你说出的话肯定是谬话、荒唐的话,按原则说都是谎话,你说话说得谬妄那就是谎话。你说:“是真事啊!”真事也是谎话,因为你看事观点就谬妄。好比说你信神,这是不是正道啊?是正道吧。但大红龙咋说?它说你是信邪教。这是不是谎话?“是谎话。”那这个谎话怎么造成的?看事观点谬妄。它没有真理,它凭它的谬妄、荒唐的哲学来衡量,结果呢,把真的说成假的,把假的说成真的。它看事观点谬妄,把事看歪了,它说出来的歪话是不是谎话呀?所以,看事观点谬妄也导致人说谎,导致人不能做诚实人。所以,人的看事观点如果不对、荒唐,他就能说谎话,他不会说真话,他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所以,达到做诚实人,说话合乎真理,说准确的话,必须得解决你的看事观点谬妄的问题。你信神你还按大红龙那观点看事,那不麻烦了嘛,那你说出来的话都是谎话、都是鬼话,你所做的都是抵挡神、背叛神的事,因为你的看事观点不对。人说你信神从监狱里出来了,还没否认神,站住了见证,但大红龙怎么说?说你坐监没改造好,还坚持邪教信仰。你看,这不是谬话吗?它是根据撒但的哲学看事,咱们是根据真理看事,所以跟它的观点不一样,看事的结论都不一样。所以,你要想做诚实人,达到说话准确、实际、合乎真理,必须得解决看事观点谬妄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了做诚实人的问题。第十条,必须解决只凭自己,为肉体活着,不把心交给神的问题。人不把心交给神,这样的人是接受神作工的人吗?能获得圣灵作工吗?人的心老琢磨为肉体、为生活,从来不吃喝神话、不揣摩神话,更不摸神的要求、不摸神的心意,那这个心是什么心哪?是黑心!不是一颗赤诚的心哪!这颗心只用在为肉体享受活着、为自己活着,不交给神,不接受神鉴察,不接受真理,这就是一颗黑心。这样的人在神面前有没有良心理智?你看哪一个人,他的心从来也不祷告神,也不追求真理,更不好好吃喝神话、揣摩真理,就为肉体活着,成天思想肉体的事:“怎么活得快乐呢?怎么活着肉体享受得好呢?为了肉体享受还得解决哪些问题呢?生活上还缺啥少啥呢?儿女以后怎么样呢?”那这颗心交给神了吗?这是一个没有良心理智的问题,他是一颗黑心,心不正。你如果真把心交给神了,会有哪些表现?怎么实行,知不知道?为肉体的一些事得放下,必须得放下,好比说,你想怎么享受,你想挣啥钱,穿什么样的衣服,戴什么东西,然后你就为这方面努力,你一为这方面一用心、一用力,就没有精力追求真理了,这样的人是把心交给神了吗?把心交给神就是我的心得用在追求真理上,让神把我拯救、把我作成、把我得着。另外,我这颗心得琢磨琢磨:“怎么还报神爱呢?我得怎么尽好本分呢?”这是把心交给神了,他体贴神的心哪,这颗心是红心、赤诚的心。老为肉体,不体贴神心意,这是黑心。黑心肝的人哪有良心理智啊!没有良心理智那是诚实人吗?你为教会工作、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到底操多少心?花费多少心血?付什么代价了?对你以往注重的肉体那些事都放下啥了?放下一样了吗?哪样?能说清楚不?打算学啥,放弃没有?打算为肉体哪方面奋斗,放弃没有?你得有点实际表现,把心交给神那不是光说嘴啊,把心交给神那就是把你最主要的精力得献给神,来追求真理、尽好受造之物本分,你有这方面的实际,证明你的心是赤诚的、是红色的,不是黑心肝。所以,做诚实人必须得把心交给神,能背叛肉体,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是很关键的,这是做诚实人的表现,是做诚实人必须具备的。

以上这十个问题都直接涉及到了做诚实人的问题,如果这十个问题不解决,做诚实人那就是空话,就是没有实际。那现在在你身上有没有这十个方面的问题呀?如果有,怎么解决?哪一个问题都得解决呀。你说解决这十个问题得需要几年哪?要有一个大概的诚实人的模样,起码得五六年,是不是?没有五六年不行,在外表上让那些比较有经历的人、明白真理的人一看,说:“你现在有点诚实人的模样了,有了八成了,哪一方面都有一些真实进入,虽然不完全,但是外表能看得下眼了。”达到这个程度没有五六年都不行啊,你们相不相信这话?做诚实人可不简单!那如果咱们不这样交通呢,原来你的心咋想的?你还说:“诚实人,现在我就有一半了,再解决点过犯,克制克制,基本就八成了。”是那么回事吗?你以为说谎的问题克制克制就解决了?那你看得太简单了!你们说做诚实人是不是真正人的样式啊?是真正人的样式。有一些人就喜欢做真正的人,我小的时候就想做真正的人,但那个时候就只是这么个意念,也不知道啥叫真正的人,你要问我啥叫真正的人?我就不会解释,但是我心灵深处就想做一个真正的人,心里常琢磨:“什么是真正的人呢?”直到后来经历神的作工才知道。所以,只有神才能把真正的人生给咱们指明啊,如果没有神道成肉身,没有神的末世作工,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生,永远都不会追求做诚实人。做诚实人必须解决十个方面的问题,这十个方面的问题,哪一个方面都不是几个月就能解决的,解决一个问题,还得先看这个问题的实质,还得找出根源,还得追求真理,还得吃喝许多神话加深认识,把这个问题的实质看透,然后再根据真理来进入、实行,最后活出正面的实际,消极方面的问题才算解决了。现在如果让你处理一件事,你会怎么处理?比如说,有一个带领他是你亲爹,上面派你来解决这个带领的问题,你怎么办?这问题好不好解决?不好解决吧?你肯定得有情感哪,你肯定说:“这是我亲爹,我要把他撤了呢,那我得罪我爹了,那得罪我爹这心里可不甘心哪,不好受啊,但是我看见问题要不解决、不上报呢,还欺骗神,这怎么办呢?是满足神呢,还是讨好爹呢?”这就够你选择一阵子,这个时候得先解决啥问题?情感问题!做诚实人实行真理受情感辖制,达不到果效啊,情感成了绊脚石了,现在情感是人的仇敌呀,情感使人不能顺服神,得解决情感。解决情感得需要追求哪方面真理呀?读哪些神话?这你还得考虑:神的恩大呢,还是父亲的恩大呢?是神给了我生命呢,还是我父亲给了我生命呢?你就该琢磨这事了,这该琢磨的事不少啊!这个问题解决了,又出现一个问题:“我要给我父亲撤换了,父亲以后会怎么样呢?他能不能长病啊?能不能窝囊死啊?他一窝囊死,我不成了逆子了吗?不是孝子了,那我的名声不就完了嘛。”又顾虑到名声了,这问题一连串地出来。所以解决情感容易吗?不容易!现在如果真是叫你处理这个问题,你怎么办?有没有人能达到向外邦人所说的:“义字当头,大义灭亲。”满足神要紧,讲良心,忍痛割爱,满足神第一?如果教会里出来一个人,严重地搅扰打岔神的作工,在那儿迷惑神选民,这个人正好以往对你不错,还帮助过你,这个时候,你敢不敢坚持原则——对付修理他,把他撤换,限制他,敢不敢?对一般的人好办一点,只要不是父母都好办。有一些做带领的就是那样,家里人在教会里也说了算了,家里人要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听他们家里人的,后来有个人一看,说:“如果按着他们家里那个人说的那么做,教会受亏损哪。”有人向我报告,我一听:“哎呀,可也是,这问题必须得解决。”后来我说:“你回去给他传话,‘你要听你们家里人的,不把你们家里人处理了,就把你撤掉,永远不让你做带领。’”他回去一传话,这事解决了。这做带领的有的人情感重啊,他不管教会弟兄姊妹如何,他考虑自己家的利益。有一个姊妹刚提拔做带领,她第一件事做啥事,你们知不知道?她把所有教会里的钱都整到自己家去了,她管理起来了。你说这工作作得咋样?她先抓钱哪!有一句行话说:“这下手挺快呀!”还真是这样,她先把众教会的钱抓到手了,放她妹子那一半,她那儿一半,还有些贵重的东西、好录音机等,都放自己家了。你说这个人作工咋样?她知道啥最关键、啥最根本,先把钱财控制起来了,怕弟兄姊妹贪污,她说:“为了保护神家钱财,达到一分钱不受损失,先把这个问题解决,然后再解决教会生活问题。”你们说这样的人能信得过吗?她把钱财保管在她家里,你说她可靠吗?她是不是要贪污啊?你说这样的人诚实不诚实啊?太不诚实了!先抓钱财,太让人信不过了!你说我对神家钱财管理的原则是啥呢?都放在追求真理的各级带领手里,放在全家信可靠的家庭里头。如果是半家信呢,怕那个不信的人当家,把钱财夺去,但是放在一家可靠的人家里呢,太多了也不行,万一出事了让大红龙夺去了,最后采取分散保管,让多数追求真理的人、真信的人都保管一些,如果哪一个人出事了,损失还少一些。你说她都把钱财放她自己家里保管,这要一出事不全没了吗?她不相信弟兄姊妹,她相信她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啊?她有野心哪,有贪心啊。你看哪一个人做带领,他特别注重钱财,老抓钱财,这个人保证有问题。有的人讲道他老讲奉献哪,尤其宗教里刚过来的人,宗教里的那些带领刚一来到神家,过一年半年有的就做带领了、做工人了,他讲道先讲啥?讲奉献,老讲奉献。神家三令五申不许讲奉献,就讲供应生命、供应真理,讲异象,讲什么奉献!一再强调不许讲奉献,结果不管你怎么强调,总有那少数个别人老讲奉献。这是什么问题呀?他心里太注重钱了,他觉得钱太宝贵了,所以他一说话就得提到钱,不提钱不讲道、不说话。你们说这样的人诚不诚实啊?不诚实,太不可靠!做诚实人必须得解决这十个方面的问题,这十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了,做诚实人才真正有实际了。如果这十方面的问题都没有解决,那可以肯定地说,他不够做诚实人的标准,他不是诚实人。这十个方面的问题都解决了一多半,可以说这个人做诚实人就有一些实际进入了,有一些实际了,哪一方面的实际总得有一些进入,哪一方面问题都得解决一半、一多半,然后有一些活出的实际,偶尔有那么一点过犯、一点缺欠,这样的人可以说就是已经在诚实人的进入上有实际了,这样的人可以说基本上有些诚实人的模样了,有点真正人的样式了,外表上能看得下眼了,按照人的标准能过得去了,你不能说在做诚实人上,哪方面的实际都完全达到、哪方面的问题都彻底解决,那才是真正的诚实人。这么说也不客观。这十个方面的问题哪一方面问题都得解决一半、一多半,都有一些正面的进入,虽然不完全,偶尔还有些过犯、有些缺欠,但是这说明你已经进入真理了,已经有些实际了,所以对实行做诚实人得这么看。如果你光守一些规条,不解决这十个方面的问题,外表上看好像也有一些变化,但是这十个方面的问题没解决,那你在做诚实人的进入上肯定也看不见多少实际,即使有点实际,好像也仅是守规条达到的果效,果效不明显。守规条今天你守住了,好像你像是个诚实人,你没诡诈、没说谎话,但是明天又临到一个环境,你没守住,这怎么解释?你做诚实人还不合格呀!这守规条不可靠,守规条守得再好不代表你有实际,因为守规条太不可靠了,有很多事不是外表守规条就能达到果效的,你是不是诚实人,那要看你心里头有没有做诚实人的实际,你心里头有没有诡诈,你心里头有没有个人的存心,心里头有没有谎言欺骗,这是根本。有些人外表嘴没说谎话,但是心在说谎,心在搞欺骗,人还看不见,看外表人还说:“你挺诚实,这事你没说谎话。”其实你心里头在说谎话,心里头在搞欺骗。这样的人是诚实人吗?这不是诚实人!所以说,这十个方面的问题没解决,你嘴不说谎话心也能说谎,嘴不搞欺骗心也能搞欺骗,所以解决这十个方面的问题这是根本,这是真实进入。如果这十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了,你心里的病没了,肯定地说,不管你外表怎么样,神鉴察人心肺腑,神说你这人心里干净了,心里圣洁了,心里头忠于神,心里头没有欺骗,这才是真实的实际!有多少时候人在实行做诚实人的时候,嘴不敢说谎话,但心里头:“但愿就这么说,但愿就是这么回事。”这不还在说谎嘛!心里头巴不得:“就这么说合适,就这么说吧。”嘴不说,心里头其实已经说了,那你们说这样的人算诚实吗?他心里的问题没解决,今天没说,明天没说,早晚还得说,早晚还得流露出来,是不是这么回事?今天他一咬牙、一狠劲,没欺骗你,他明天咬不住牙了又该欺骗你了。守规条能不能解决心里的病啊?不能!得用真理解决问题,借着追求真理解决实质的问题,然后外面诚实人的形象自然就出来了。这十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了之后,诚实人的形象、诚实人的活出自然就解决了。那么我们再解释,到底什么是诚实人?第一条,肯定地说,诚实人是有良心理智、心里尊神为大、能还报神爱的人,这是诚实人。有良心理智,心里还尊神为大(你信神嘛,你不尊神为大,你那个信就不真),并且还能还报神爱(能还报神爱,这是有良心、有理智),所以,这是诚实人。第二条,诚实人说话实事求是,不歪曲事实,说话公正,对人公平,这是诚实人。第三,诚实人是敬畏神的人,是实行真理顺服神的人,心里头敬畏神,能实行真理、能顺服神的人,这样的人是诚实人。第四,诚实人是尽本分有忠心的人,是在凡事上能忠于神的人。第五,诚实人是心里爱神,凡事能体贴神心意的人。第六,诚实人是凭神话活着,能真实敬拜神的人。具备以上这些表现的人就是诚实人。这样的人活在神面前神就满足了,因为神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神所要作成的、所要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就是诚实人。所以神一再要求我们要做诚实人,就是神要把我们作成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完全合神心意了。如果神不要求人做诚实人,人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诚实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些地方欺骗神、糊弄神,到底哪些地方老否认神、背叛神,也不知道自己在神面前到底是啥样,在神后又是什么样,这些事都看不透。败坏人类都是瞎眼的人类,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不知道人败坏到什么程度、败坏的真相是什么,总以为自己最好,是合神心意的,总以为神最喜欢我、最祝福我,其实神的心被我们怎么伤透的,神对我们怎么厌憎,我们还不知道,借着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我们在神面前借着神话的显明,借着经历当中败坏的流露,借着神话的揭示、神的审判刑罚,我们看清楚自己的真相了。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的真正意义是啥、神的心意是啥、为什么要求我们做诚实人,现在明白了吧?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有没有意义?神是根据我们败坏的真相,根据我们在神面前的流露,根据败坏人类身上存在的问题,神提出这样的要求,这证明神的作工太实际了!太真实了!你们说神这样作工,这样审判我们、刑罚我们,把我们作成诚实人,这样的作工有没有意义?现实不现实啊?神作得太实际了,正是我们的需要,我们所存在的问题必须得解决,要不解决,这哪是人哪,不都是魔鬼嘛!所以神的作工太实际了!的的确确神的要求正是败坏人类的需要啊!

现在借着追求做诚实人,我们看清楚了一些问题。做诚实人与追求真理是什么关系?做诚实人与追求真理密切相关哪,如果人不追求真理,他就永远也不会成为诚实人,这是绝对的。你看,就一个做诚实人,首先,你得先认识自己,你得先明白我们在神面前到底存哪些诡诈、欺骗、应付糊弄,我们在神面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神前一套、神后一套啊?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啊?在神面前是不是尽说大话、说空话?在神面前是不是口是心非、阳奉阴违?那你要不追求真理能达到认识自己吗?必须得借着追求真理。那你们说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对不对呀?有没有必要啊?太有必要了!太有意义了!现在我们才清楚,做诚实人才是真正人的样式,神作人,变化人、拯救人,让人做诚实人,太现实了!人如果说:“做诚实人简单,只要我们守几方面的规条,不用追求真理也能达到。”这话成立不成立?你不追求真理你认识不了自己,你在神面前有多少丑态、有多少方面的败坏,你看不清楚,你还觉得自己不错呢。咱们举个例子,你们看看宗教界那些比较不错的,他们就不认识自己,他们因为什么不认识自己呀?是因为他们人好吗?不是,因为他们没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所以他们就不认识自己,他们觉得他们比我们好多了,我们一说:“我们尽欺骗神哪、老背叛神哪。”他们说:“那你们是坏蛋,你们该灭亡,我们才是好人,才是天国子民!”他这么看,这些人可怜不可怜?太可怜!所以,你不追求真理,永远也看不见自己败坏的真相,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哪些方面让神厌憎、让神恨恶,自己到底是半斤还是八两,都不清楚。如果追求真理呢,那这些就都看清楚了,这追求真理能达到的果效太明显了。人越追求真理,心越明眼越亮,对自己看得越清楚,同时对神也产生真实的认识;因着我们明白一些真理,我们的生命性情逐渐发生变化,这都是追求真理达到的果效。追求真理和做诚实人的关系我们看清楚了:做诚实人必须得借着追求真理才能达到,人如果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就永远也不会成为诚实人。人不能成为诚实人,他就没有蒙神拯救,那就是被淘汰的人,是永远被神厌憎的人,你如果追求做诚实人到最后你还能欺骗神、糊弄神,还能背叛神,那就证明你没得着真理,你没蒙拯救。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理,到底是不是蒙神拯救的人,那你先看看你是不是诚实人,你在做诚实人上有进入了、有实际了,可以说你就是蒙拯救的人;你在做诚实人上始终看不见一点实际,始终没有一点果效,那你就没蒙拯救,你一点真理都没有。你们说人不是诚实人,有正常人性吗?不是诚实人的人没正常人性!成天尽说谎欺骗,无论在哪儿说话,人听了都怀疑:“这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从哪儿出来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人如果说老让人这样怀疑,那你这个人肯定没有真理。现在你们的谎话多不多?还挺多,临到事不由自主地说出来的是谎话,经过深思熟虑说出来的还是谎话,有时做梦都说谎话,全是谎话,成了谎话人了。不管啥情况说出的话都是谎话,没一句真话,那啥时候能听见一句真话呢?那你们现在追求一段做诚实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进入啊?有一点进入了,谎话少一点了,那现在什么情况下还能说谎?不经过深思熟虑,不经过思想,一张口还是谎话,经过仔细考虑,拿到神面前祷告,然后再说一句,就是真话。说真话特别费劲,说假话那是顺口成章、信口开河。现在你们说真话得经过考虑,要不考虑,张口就说,出来的多半都是谎话,你们说这问题好不好解决?怎么解决?有一个诡诈的人(那是个姊妹,信耶稣那时候我们就熟悉),那她最会说谎,说得最圆,张口就是谎话,那信耶稣那时候我就讲做诚实人哪,我就说:“诡诈人不能做带领,凡是诡诈人他尽讲字句道理,不会交通实际。”我就老对付这个诡诈人,后来接受神作工,过了一段时间,讲生命进入时又开始对付,对付人的诡诈、欺骗,尤其做带领、做工人的,老得挨对付,我把她对付得也是没脸在人面前,见人老抬不起头来,我讲道这方面说的话越多,弟兄姊妹就越知道谁最诡诈,眼睛都瞅她,都弃绝她,都对她不满,她呢,就抬不起头来,就好像在教会里没脸见人似的。你说这样的人心里痛苦不痛苦啊?“痛苦。”她背后就用劲哪:“我得放弃诡诈,我得背叛肉体,我得做诚实人。”她就用劲。过了几年之后,有一次她跟我见了面,最后交通完了她提个问题,她说:“我这个诡诈人我怎么追求做诚实人也做不到啊,那怎么办呢?这诡诈怎么能解决呀?”她追求了好几年,就解决不了这诡诈,这诡诈成了她的心病了,最后突然我就里面一亮,出来个想法,我说:“你先在神面前祷告做诚实人,跟神先说诚实话,你先解决跟神耍诡诈的问题,你跟神如果不敢耍诡诈了,跟神比较诚实了,说话算数了,能说心里话了,你这诡诈就解决一些;你在神面前如果说做诚实人成功了,对神不耍诡诈,对人耍诡诈,这是变化呀!现在你对神也诡诈,对人更诡诈,那你先解决一面的问题呀,你看看对神能不能不耍诡诈。”她一听,说:“这个路对!”其实我在那儿一琢磨,觉着你就得这么实行,后来我琢磨琢磨,我这么说这也出于圣灵的开启光照啊,我也没细心琢磨这个事,不知不觉就出于圣灵的。有一些诡诈人一听我这么交通,说:“哎呀,有路了,对了,先在神面前做诚实人,在祷告中、跟神交通中说真话,敞开心,单纯地说心里话。”这一条达到了以后,每次跟神祷告,每次跟神交通,哪怕就一句,都是心里话,怎么说都是心里话,这样,你的诡诈、谎言就开始减少了。在神面前做诚实人合格了,你到人面前还愁做诚实人不合格吗?那不更容易了嘛!对神没有一句谎话了,没有一点欺骗了,对人还有一点欺骗、有点谎话、有点诡诈,这就好解决了,不是大问题;在神面前你解决不了谎言、诡诈,那欺骗神这是罪孽呀!所以,得先在神面前做诚实人,这是关键。那在神面前怎么实行做诚实人?先在祷告中、与神相交中实行操练单纯敞开说心里话,这是最根本的进入的路。如果你衡量一个人到底是不是诚实人,第一个先看什么?你看他祷告,他是不是单纯敞开说心里话。他的祷告如果不是单纯敞开说心里话,尽说违心的话,尽说好听的话,这家伙瞪着眼珠子说假话,瞪着眼珠子欺骗神哪,这绝对不是诚实人。用这条衡量准不准哪?保证准。这是第一条。第二条,看人尽本分是不是尽搞应付糊弄。如果尽本分都应付糊弄,这家伙还能骗神,还不是好东西,还没良心。这么看准不准?保证准。第三条,你看他肯不肯实行真理,对神有没有真实顺服。如果知道神的话、知道真理,但就不实行,这家伙还是瞪着眼珠子欺骗神,在神面前阳奉阴违、口是心非、两面三刀,不是好东西。是不是诚实人就用这三条衡量就够了。是不是诚实人就是根据这三条,看他在神面前怎么表现的,他对待神怎么对待的,跟人说两句谎话或者是客套话、虚假的话,这个不算问题,他在神面前如果情形不对,那就是问题,在人面前有点败坏流露,在神面前已经合神心意了,那在人面前那点谎话就不算啥问题了,肯定能得着解决。怎么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诚实人?主要用这三条标准,你别抠他说话有没有谎话,那是一小方面,用在神面前这三条原则来衡量,那最准确呀!如果一个人平时说话没多少谎话,但是在临到的关键事上、涉及到切身利益的事上,他能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无中生有地说话,这个人是不是诚实人哪?绝对不是。一个人你没得罪他,他跟你说话挺好,有爱心、能包容、能忍耐,如果你得罪他了,他就来个血口喷人,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无中生有,造谣陷害你、攻击你,这是不是诚实人?临到事就显形了。有一些人,听了我一段时间的讲道交通,过后说啥?“听上面的讲道交通,也没得着啥呀?”你们说这话诚不诚实啊?这话不诚实,你不能说没得着啥,你说没得着啥,你那意思是啥呀?意思就是上面的讲道交通不好,没实际,对人没有造就。那你这话合乎实际吗?不合乎。这是不是歪曲事实啊?那如果有十个人听讲道,那八个人都说好,得不少造就,就你一个人说不好,说啥也没得着,那你能说我这讲道没有实际吗?你咋不说你不追求真理呢?那是你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你把你的问题,即因着你不追求真理没得着,掩盖不说,完了把责任推给我,这样的说话合乎实际吗?这样的说话是不是有点歪曲事实啊?有点颠倒黑白呀?那你们说这样的人诚不诚实?你应该客观地说:“弟兄的讲道交通那当然对人都有益处、有造就,只是咱们没有根基,也不会追求真理,咱们听完了之后没得着啥,相信别人得着了,咱没得着啥不是人家讲道讲得不好、不实际,那是咱们个人的问题。”这么说客观。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不管对什么人,说话得客观、得公正,能公平对待人,这是诚实人。你今天说话歪嘴,说歪话,明天凭情感,后天歪曲事实,你老这么说话,你这人太不老实了,你也不是诚实人。如果一个人被他爹妈骂了,被他爹妈打了,他出来就歪曲事实:“我爹我妈不是人,虐待儿女!”你说这孩子这样说话他是诚实孩子吗?如果是诚实的孩子会怎么说呢?“不是我妈不对,不是我爹不好,是我这个孩子不听话,太惹父母生气了。”你这么说话,这是诚实孩子,他能正确对待。我跟人处事,我看哪个人说话公正、对人公平,我说:“这是好人!”衡量人好、人坏就根据这条,看他说话是不是公正,对人是不是公平,这太关键了!好比说,我最恨的一个人,他一下子有过犯了,让我抓住了,你说我该怎么对待呢?我怎么做合真理、怎么做对待人公平,那我就怎么做,这是我做事的原则。所以我处理一个人,我先把我恨他排除,把个人情感先排除,我先根据他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多数人对他怎么看,用多数人对他怎么看来做根据,对他的问题的实质再看透,然后公正地处理他,处理他以后没有个人成分掺杂,能让大伙说:“这个人就应该这么处理,一点都不过,完全合适。”这是不是公平对待人哪?这是公平对待人。衡量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最主要你看他说话和对待人是否公正、公平,跟你没仇没冤的人,你公平对待,跟你有仇有冤的人,你还是公平对待,这叫:“公平合理,公道自在人心。”你心里头没有亏欠,你心里头没有控告,你按公平公义对待他,那良心何等地踏实,到任何时候他来找你你不害怕,你说:“我公平对待你,我没有私人恩怨,所以不怕你,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到什么法庭都不怕。”这样做事良心里是不是平安哪?良心平安!现在你们能不能做到公平对待人?说话公正,尤其对待你恨的人、你最看不上眼的人、攻击过你的人,你能不能公平对待他?这个太关键了,这是做诚实人的标准哪,这方面你要能做到,你就能做带领,你就是真正的人、端庄正派的人,你就有资格做带领,你做带领就能四平八稳,有神在保守你,有神在维护你,如果你不能公平对待人,说话也不公正,那神也不维护你,你自己良心也觉着有控告、有亏欠,心不安,弟兄姊妹多数人也不赞成你。外邦人讲做人,没有目标,他不知道做啥人,不知道什么标准合适,现在神把这方面的真理揭示出来了,就是做诚实人,这是真正的人生,是真正人的样式,是真正的人,是最合神心意的人、最蒙神祝福的人,是神最喜悦的人。衡量一个带领合不合格,怎么衡量?第一,他说话公正不公正;第二,他对人公不公平。这两条太关键了,这两条他做到了,他就是个正人君子,就是合神心意的人,如果他再明白真理,再有实际,那工作保证作得好。现在你们能不能达到这一条啊?说话公正,能公平对待人,处理任何人、对待任何人,没有私人恩怨,能不能做到?你要是真正的诚实人,肯定能获得圣灵作工,如果你再具备一些真理,你肯定能获得圣灵的使用,圣灵会使用你,圣灵不愿意老使用一个人,他愿意使用更多的人,如果有更多的合神使用的人起来见证神、高举神,那神的国度就成形了、就出现了,所以做诚实人太有意义了,做诚实人那就是人追求的目标,做诚实人的过程可以说就是活出真正的人生的标准,真正的诚实人那合神使用,能见证神、能事奉神,那就更体现出人生的价值了,这样的人活着有价值。你不信,你真成为诚实人的时候,你的邻居、你的朋友、跟你接近的人保证都赞成你,都说:“你是好人哪,这是难得的人哪!”都喜欢你,都愿意跟你相处,有人性太关键了。啥叫人性?不就是诚实人嘛,真正的有良心有理智的人。“有良心有理智”这话可不是简单话,你看以往人谈良心理智好像挺随便,一张口就出来了,其实内含之意太深,现在才明白一点,以前把这理解得太简单了。做诚实人与正常人性的关系,现在看清楚了吧,只有诚实的人他的人性才正常,败坏人类尽说谎话,那不是正常人性,那是变质的人性、扭曲的人性,只有诚实人才具备正常人性。诚实人和正常人性的关系清楚了,做诚实人和追求真理的关系也清楚了,另外,做诚实人与真正的人生的关系现在也看见了,做诚实人那才是真正的人生,诚实人活着才有人生,诡诈人活着没有人生,那都是畜生。有些人外表挺好,也像挺诚实,讲良心、讲理智,那算诚实人吗?在败坏人类当中他没经历过神的作工,更谈不上得着真理,外表说话也挺实在,也挺诚实,也很少有谎言,做事也挺实在,也没骗过谁,也没坑过谁,这样的人按外邦人说呢,他是个好人,但外邦人所公认的好人是诚实人吗?外邦人公认的好人不是诚实人。第一个,外邦人当中的好人你敢说他没有谎话吗?你敢说他不自私吗?你敢说他没有欺骗吗?你敢说他做事一点没有交易吗?都有,都有交易。他有交易,他在神面前他跟神能不搞交易吗?他只要有交易,他就有自私,有交易他就有诡诈、就有欺骗,凡是在神面前有交易、有诡诈、有自私、有欺骗的人,都够不上诚实人,都不是诚实人。所以,外邦人当中,即使是公认的好人,他也不是诚实人,因为他都有欺骗,都有诡诈,都有交易,都有谎言。这样看来,外邦人认为的好人成不成立呀?“不成立!”这句话现在你们能分辨了。败坏人类从啥时候开始说谎的?是到社会上以后才说谎的,还是在上学的时候学的,还是在什么时候就会说的?我记得这么一个事实,没有一个父母教小孩说话的时候先教他说谎话的,你看哪个父母成天教小孩说谎话?哪个父母就喜欢自己的孩子说谎话?如果孩子说一回谎话赶紧赏他一块糖吃,有这样的父母吗?没有,我发现父母就不是好人,他也对孩子说:“别说谎话呀。”他也不让孩子说谎话,他自己整天说谎话,满口都是谎话,但是他也不愿意让他的孩子说谎话,这是事实。那为什么人长大了之后都会说谎话呢?那是人从小就会,遗传带来的,不会说话的时候他的本性就已经是说谎话的本性了。就像人的疾病遗传似的,小时候他就有那个病的菌,长大了以后发作了,病出来了。病出来了那是才长的吗?不是,是遗传的,从生下来就有了,只不过那时候还没发作呢。那根据这个理论说呢,人天生就会说谎话,天生就有罪的遗传;所以外邦人说的“公认的好人”不成立,“公认的诚实人”不成立,这是荒唐的谬论。所以有一些初信的人说:“我就挺诚实,你咋看不见呢?”(有的人嘴没这么说,心里就是这么认为的)这是因为不明白真理,等你经历一段神作工以后啊,你就承认了:“我那个时候咋那么幼稚呢,还觉着我是诚实人,我啥都不错,现在一看,跟人家一样,都是说谎话的魔鬼,如果不经历神拯救还麻烦呢,不知咋灭亡沉沦的。”

做诚实人的意义是什么,清不清楚?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能活在神面前,能在神面前做神所喜悦的合神心意的人。败坏人类如果不做诚实人,能不能活在神面前哪?能不能得着神的喜悦呀?能不能满足神的心意?那有人说:“败坏人类如果是比较好的人,合不合神心意呢?败坏人类当中有一些人挺好,人性不错,还特别诚实,从来不会搞什么欺骗哪,很少说谎啊,那这样的人能不能达到神满意呢?”你们说能不能?“不能。”为什么?谁能把这个事说透,谁就明白做诚实人的意义了,谁能说透这个问题?“外邦人中再好的人在神面前也不具备良心理智。”这是一方面,还有什么?你们说,败坏人类,既然称为被撒但败坏的人类,那有正常人性吗?败坏人类就是比较老实的人,他是诚实人吗?也没有正常人性,也不是诚实人!所以败坏人类在神面前永远也达不到神的心愿,永远也满足不了神,因为败坏人类都有败坏,都有撒但性情,都有谎话,都能欺骗,都搞交易,都有自私,其他的就不用说了,贪婪、淫念、污秽就不用说了,都能搞欺骗,都有诡诈,都有弯曲,都有交易,这是不是公认的事实?如果有的人以为:“败坏人类当中的好人那肯定就是诚实人,是合神心意的,败坏人类当中最好的人保证合神心意,那真是圣洁。”你们说这种观念对不对?要认识到这个程度就差不多了,说明人对败坏人类的实质也就是人被撒但败坏的真相完全看透了——败坏人类没有一个能合神心意的,没有一个能真正地凭良心理智活在神面前的,这点现在已经完全看清楚了。那你们说宗教界那些牧师、犹太教那些律法师,他们合不合神心意呢?“不合神心意。”那他们存在哪些问题呀?谁能把这个事看透,能把整个宗教界的领袖他们到底是哪类人、他们存在什么问题都能说透,那说明谁对败坏人类的实质真看透了。有的人就看不透,总认为他们中有一些好人,特别好。你不妨把你最崇拜的、你认为最好的宗教人士拿出来解剖解剖,看看他到底是真好还是假好。有的人不服气,说:“你这个话我接受不了,那些宗教领袖当中保证有好人,那是圣人!”这个说法到底成立不成立?那些事奉神的宗教领袖他们是不是真正的圣洁?是不是真正的诚实人?他们的败坏性情、撒但本性到底解决了没有?可以这样说,他们都是事奉着神却还在抵挡着神,虽然外表上他们是事奉神的人,其实他们的本性实质都是抵挡神的人,都是背叛神的人。这话有人可能接受不了,说:“我不相信,事奉的人当中有坏的,肯定也有个别的好人哪,合神心意的。”有没有人这样认为的?有的人不好意思承认,但心里是这么认为的。现在关键是让我们认识,认识什么呢?败坏人类如果不经过神的拯救,到底合不合神心意?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如果没有神的拯救,没有神的审判刑罚,到底能不能变化?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是很重要的真理。现在整个宗教界接受不了这话,这话如果拿到教堂里去说,那些牧师就会疯狂地反对你,会把你赶出教堂,是不是这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不接受这种观点?为什么你说这种话他们会迫害你?因为如果你揭露事实真相,他们的威信就没了,他们的狂妄、自是、高举自己的心就会受到伤害,所以他们会把你当仇敌对待,他们就接受不了真话。你要说:“哎呀,那凡是事奉神的牧师都圣洁了,都分别为圣了,都是圣人。”他们保证乐,这合他的观念哪,马上他对你就有笑脸,还得给你按手祝福,用上宾之礼对待你。他们为什么喜欢听好听的呢,而不喜欢听真话呢?这证明他们有撒但本性,他们不敢接受真理,不敢听真话,说明他们的本性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这么说对不对?他们既然有这样的本性,他们的生命性情变了吗?没变,还是撒但本性,所以他们绝对不是圣人。他们事奉着神却在抵挡着神,因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撒但本性还没有变,不能听真话,不能接受真理,尽听假话,听恭维的话、奉承的话、吹捧的话。他喜欢人吹捧他、恭维他,那他们自己能不能做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显露自己的事啊?肯定能!因为他们的撒但本性在控制他们,他们有撒但的本性,撒但能做出什么,他们也能做出什么,撒但怎么否认神,怎么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显露自己,他们也会这样,也会一点不差地高举自己、显露自己,这是由他们的本性决定的。他们事奉神是为了啥目的呀?为了自己得名誉、得地位、得钱财,他们手下的信徒就是他们的饭碗,就是他们的经济来源,就是他的“上帝”,是不是这么回事?所以他们经营的就是手下的那些人,经营他们的饭碗,多一个人,他就庆贺,少一个人,他就发火、就难受、就痛苦,这是不是事实啊?每到教堂来一个人,他先打听打听:“这个人家穷还是家富啊?有没有钱哪?看他的穿戴怎么样,像不像有钱人?”他最关心的是这个,如果真是有钱人,他马上对他好,又给祝福啊,又给讲道啊,又热情招待,那是为了钱,你能奉献,他就把你捧为“上帝”。这些问题都说明什么?你们怎么看这些问题?事奉神的牧师、长老、上层宗教官员为什么把钱看那么重?为什么他们没有敬畏神的心?为什么他们不体贴神的心意,不高举、见证神,反而老高举、见证自己,让人听他的,都跟随他?他们为什么不把人往神面前带,偏偏攥在自己手里,把人牢牢地控制?这到底是什么本性啊?是什么性情?咱们解剖解剖,这是什么性情?这是撒但性情啊,整个宗教界官员都是撒但性情,都是抵挡神、背叛神的性情,没有一个真正是圣人的,没有一个。如果有一些人这么捧一个人,说宗教里的那些官员谁谁是圣人,那是什么问题呀?那是迷惑人的,那是搞伪装、搞欺骗,那是假的,那是撒但的假冒,绝对不是圣人。那现在我们又看清一个事实:整个人类败坏到什么地步了?连宗教界事奉神的这些领袖都是撒但性情,都是撒但本性,那整个人类又是什么样呢?都是抵挡神的、背叛神的,都是撒但的后裔,这么说就完全准确了。所以,神作末世工作就把人类败坏的真相完全揭示出来,揭示出来以后,就要求人做诚实人,在这个背景下要求人做诚实人,做诚实人的意义在此就完全显明了,如果你不能成为诚实人,你就没有达到蒙拯救,如果你不能成为诚实人,你就不是合神心意的人,这是一个事实,人必须得接受。现在看清了吧,我刚才问你们做诚实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你们不知从哪儿回答,也看不透这个问题,我就把整个人类的败坏真相先交通一点,让大伙认识,神就是在这个背景之下对他的选民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我们做诚实人,做诚实人才是真正的人类、有正常人性的人类,做诚实人才是真正的合神心意的人类,做诚实人才能活在神面前蒙神祝福、蒙神保守,神所要的就是诚实人,如果你不能成为诚实人,你就不是神所要的,也就是说,你就不是属神的,你就没有蒙拯救。到底什么是蒙拯救,现在清楚了吧?如果有人说:“我蒙了神极大的拯救。”那我们就看看他现在是不是诚实人,如果你做诚实人有实际了,你在神面前跟神有真实的相交,跟神有真实的祷告,在神面前你守住了做人的职责也就是人该尽的本分,并且你尽本分没有应付糊弄,并有忠心,无论环境多么艰难、危险,你也坚持尽好自己的本分,你在每一样你该尽的本分上,都切实做到真正地负责任,让人看着你做事是负责任的人,你做事的确有忠心,人信得过你,那你这个人就有了人的模样,有了真正的人的样式,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那现在你们是不是诚实人哪?有没有达到蒙拯救啊?还不是诚实人,是不是?那说明我们还没有蒙拯救,那现在我们就得竭力追求进入诚实人的真理,在做诚实人上有进入、有实际、有果效,达到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这才是蒙拯救的人。

我们经历了一段时间,对做诚实人有了这么一点认识了。那么我们再说,做诚实人达到蒙拯救与追求真理有什么关系呢?这也很关键啊。你们说,做诚实人如果不追求真理,能不能达到果效?“不能!”可能多数的人都经历过,最后怎么样?都尝到了失败的滋味了,经历了一年两年,守一些规条,没成功,没什么果效,都失败了,最后都感到:“哎呀,做诚实人可不简单,不容易呀,就这一个说谎就没法改变。”这的确是事实。后来人就琢磨,说:“人现在说谎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人这两片嘴你说怎么办呢?难处大了,就一个嘴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你说这心怎么解决呀?这本性怎么解决?”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交通,人找着路了,解决嘴的问题、说谎的问题得先从心开始。你说嘴说话是哪儿支配的?是手支配的吗?是脑袋支配的?都不是,是心支配的。那你的心有问题,你的嘴说话肯定有问题。人为啥要说谎?那是不是受存心支配呀?那是嘴自己会说话呀?没有存心嘴能会说谎吗?那是先有存心,他有思想、有存心,最后嘴才说话。如果说谎说惯了呢,张口就是谎话,人说:“张口就是谎话,存心还没有出现呢,谎话就出来了,那是怎么回事呢?”那是你一贯的存心,成本性了,本性支配你那么做,就不用思想了,张口就是谎话。现在你们感觉做诚实人有没有点进入啊?说谎的问题解决多少了?假如你的朋友跟你唠嗑,说这么一句话,说那天他在游泳,掉到深水里了,好悬没给淹死,有一个朋友给他救上来了,他因此得出一个结论:现在还是好人多啊!你听完了说:“对,好人多!”这是不是谎话?什么好人多啊?啥叫好人?那救个人,弄个好名声、露个大脸,谁不愿意干哪?那是善行吗?要是你的冤家掉河里,你救啊?要是没有利,你救啊?要是谁也看不见,你救啊?你为了啥要救啊?你不就为露个脸嘛,你有存心支配,要是你的冤家掉河里,你恨不得再赶紧扔块石头,是不是?有一些外表上像善行的事都带有存心目的的。你说那些魔王做点好事是什么目的?“让人高看。”还有呢?想留名,青史留名啊!他本性是好东西吗?如果真是好东西,做事还为留名啥用啊?就尽责任多好呢,不为留名,尽责任,尽我的本分,没有条件,没有要求,没有奢侈欲望,那才是真正的善行呢!他还是有不良的企图,作那么多恶还想留个好名,这不是撒但本性嘛!真正的善人,他做好事不露,也不求留不留名,那都不主要,就尽自己的责任,尽自己该尽的本分。这些事得看透,人没有真理,看不透事,谎话还挺多。这谎话有几种知不知道?这个也得看清楚,有些谎话是无中生有,那是最明显的谎话,有一些谎话是歪曲事实,有一些谎话是添加水分,还有一些谎话那就是故意造谣。最恶毒的谎话是什么?颠倒黑白,把别人的功说成他的功,把他的过嫁祸于别人,这是大红龙的手段。以上这些都属于谎话呀。有些谎话好像不是故意的,有一些谎话带有恶毒的存心,是早就设计好的。但是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的不完全符合事实,那就是谎话,不符合真理、不符合事实都是谎话。这么解释对吧?这样看来人的谎话还挺多。有一个人挺坏,但他对你挺好,你们俩关系不错,如果有人问你那个人怎么样?“好人!”这是不是谎话?你说的不合事实,这就是谎话。说假话和谎话都一样,假话也是谎话,不符合事实还是谎话,违背真理也是谎话,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话更是谎话,拿着不是当理说更是谎话。你说大红龙的谎话多不多?它把黑的说成白的,邪的说成正的,它的谎话更多,它们都是颠倒黑白的说法,它说的那话都没有人性,倒行逆施,所以大红龙说的那个谎话都带有恶毒性质,有阴险的存心目的。现在做诚实人该解决什么问题呀?得解决谎话。要解决谎话得先解决什么?得先认识人里面的本性实质啊。你里面有撒但本性,你想控制说谎能控制得了吗?你里面没有真理,你想说出合乎真理的话能说出来吗?你有不正的存心目的,你想不歪曲事实能办到吗?要解决这个败坏怎么解决?得追求真理,借着追求真理认识我们的败坏真相、认识我们的撒但的本性,然后再找出根源问题,就是我们里面败坏的本性是怎么产生的。现在看清楚了,人里面的败坏本性那是由各种撒但毒素汇集到一起而形成的,在人的撒但本性里头有许多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各种属撒但的知识,这些撒但哲学、撒但逻辑、各种撒但知识汇集到一起成了人的本性来支配人活着,所以人就有这么多的败坏流露,就能说出各种各样的谎言,这是人类败坏的根源。要解决人里面的撒但哲学、撒但逻辑、各种撒但的知识,得怎么办哪?得追求真理。真理是什么?上哪儿找真理呀?真理就是神所发表的一切话语,你要想得到真理,你就得吃喝神的话,因为只有神才是真理,只有神才能发表出真理,神的话就是真理的泉源;我们在神话里头经过认真地读、认真地揣摩,再加上实行、经历,最后对真理开始有了认识,当我们从神话中得着真理的时候,我们才是真正地认识神话了,当我们从神话中得着真理的时候,我们才从神得着新的生命了;我们里面有真理作我们的生命,撒但的哲学在我们里面就不起作用了,撒但的哲学就被我们否认了、被我们放弃了、被我们抛弃了,这样,我们的败坏就得着医治了;当我们里面被神话中所发表的一切真理占有的时候,我们就完全活出了新人的形象,新人的形象就是诚实人。诚实人就是这么产生的,是借着追求真理产生的,是借着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得着生命产生的,你明白真理越多,你里面的撒但哲学、撒但逻辑、撒但的知识就越失去地位,最后彻底地被淘汰。现在你们里面的撒但哲学减少了没有?撒但的毒素、撒但的逻辑取缔没有?“还没有。”因为什么没有啊?因为还没得着真理,所以撒但哲学、撒但逻辑还在你里面掌权,无论临到什么事,你还是被撒但的哲学控制着,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也就是凭撒但的鬼话活着,凭撒但那些逻辑活着。这些撒但的哲学、逻辑、毒素在你里面还没有被取缔,还在你里面控制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你还是属撒但哪,你还是在跟随撒但哪,你名义上信神了,但是你是凭撒但的哲学活着,你也不是凭神的话活着。这需不需要蒙拯救?所以,人就得追求真理,追求真理达到一个地步,使你脱离了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撒但的各种知识的捆绑、束缚,让真理、让神的话在你心里掌权,当你达到能凭神话活着的时候、凭真理活着的时候,那才是真正被神作成了,真正得着神了,真正属神了。所以,从你信神到完全被神得着,即真正属神,这还得经历相当一段神的作工,那这一个阶段就是人追求真理的过程了;人如果不追求真理,那这一段时间你就虚度光阴,最后没有蒙拯救,你信神的目的、信神的希望就落空了。这样看来追求真理涉及到什么?涉及人能不能蒙拯救的问题,关系到人信神成功失败的问题;你要不追求真理,白信,信到最终也是个失败。什么叫失败?“被淘汰了”。什么叫被淘汰?被淘汰的人什么结局?就是虽然你说你是信着神,但不知什么时候临到一个灾难,外邦人死了,你也死了,你还以为你信神不死,其实你死了。因为什么死的?你不追求真理,神把你交给撒但了,给你扔在灾难中了。这不追求真理的下场怎么样?看清楚了吧?有些人成天稀里糊涂,也不求真,还跟外邦人瞎掺和,最后怎么样?最后还是个死,啥也没得着,但他不知死活,还到外面还瞎吹呢:“我信神了,有灾难我不怕。”最后有一天当你死的时候,人一看:“他说他信神了,有灾难不怕,现在怎么也死了呢?”你不追求真理,就这样被淘汰了。你自己觉着:“我,是属神的了。”但是在神那儿呢,你是神话以外的,你不在神话以内,因为你没有真正吃喝神话,神不承认你,你承认神神不承认你,因为你光承认神的名,你不接受神的作工,你没有进入信神的正轨,不是接受神审判刑罚的人,所以你不能蒙拯救。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