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五集)13 怎样追求真理进入实际

13 怎样追求真理进入实际

咱们今天交通怎样追求真理、进入实际。到底什么是追求真理呢?有很多人光知道信神应该追求真理,也愿意追求真理,但是实行起来却不清楚。那到底应该怎么追求真理呢?这是我们信神达到蒙拯救的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也是最根本的问题。可以这样说,人能不能得着生命,关键就是看人会不会追求真理,如果会追求真理,就能得着真理,得着真理了就能得着生命。所以,到底该怎么追求真理,这是每个人必须清楚的。

以往我们常说教会生活都讲实际,别讲字句道理,有些人就是不清楚:“到底啥是讲字句道理?什么是讲实际呢?”对什么是实际、什么是道理老也分不清楚,那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呢?根源就是不明白真理。人不明白真理就没有分辨,不明白真理就不知道什么叫实际,可以这么说,凡是不会分辨什么是道理、什么是实际的,他就不是明白真理的人。那咱们今天交通的正题是什么?是怎么追求真理、进入实际。追求真理,这是不是做人的根本职责呀?做人你不追求真理,你做人能成功吗?所以得追求真理。真理包括的面很广,真理也有各方面的真理之说,不是只包括一方面的事,也不是包括几方面,神的话语里都是真理,凡是能代表正面事物的都是真理,能代表神的所有所是的都是真理,那你说这真理是不是奥秘?人能用言语说清楚吗?说不清楚,所以我们得追求真理。那现在我们怎么追求真理,这是关键。追求真理达到的果效是什么?达到的果效是认识神。因为真理是神的所有所是,是神发表出来的,完全都代表神的性情的各个方面,那我们如果明白了真理,对神就有了认识。如果人明白了很多道理,会说很多道理,算不算认识神哪?不算认识神。那些宗教界的神学博士、牧师,他们明白许多的道理,都是神学道理,他们认识神吗?不认识神!为什么说他们不认识神?谁能把这个事说说?那你要说不清楚,你说他不认识神他不服气呀,有些宗教人士也不服气,他会说:“你说得不对,人家那神学博士、牧师认识神,你看人家写出那么多书来,都是谈对神的认识、对神话的解释,你怎么能说人家不认识神呢?”谁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说不清了吧。咱们再从另一方面交通,就是真明白真理能达到的果效。你们说,真明白真理的人对神有没有认识啊?真明白真理的人他的生命性情有没有变化呀?那现在我们清楚了,真明白真理必然得有几方面果效,哪几方面的果效呢?第一,对神有真实的顺服;第二,有敬畏神之心;第三,真正认识神;第四,有生命性情的变化。那我们再对照对照那些神学博士、牧师,看看他们有没有这几方面的果效,有没有这几方面的实际,如果没有,那就证明他们不明白真理。现在你们看看,他们有没有这四方面的果效?没有!认识神的人还能抵挡神吗?还能论断神作工吗?还能拒绝基督吗?还能定罪基督吗?你们说当耶稣来的时候,那些祭司长、文士那么抵挡耶稣,他们认不认识神哪?不认识!他们如果真认识神,还能抵挡、定罪、追捕基督吗?那从这一点上来说,凡是能抵挡神的、能定罪基督的、能逼迫基督的,他们都是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那现在你们会不会分辨哪?宗教牧师、神学博士他们讲的到底是不是实际?有没有真理?“没有。”那他们讲那些理论从哪儿来的?他们写了那么多的书,摞起来也有山高了,那些话、那些道理从哪儿来的?他们看完了圣经,凭人的头脑思维来解释圣经的话,再加上人的想象、判断、推理,得出了种种的结论,这是不是人的思维、想象的产物啊?这是人的思维、想象的产物,绝对不是经历出来的,更不是圣灵的开启光照。那有人说:“那是不是从撒但那儿来的呢?”这里面也有从撒但来的,有些东西那就是带着对神的试探、论断、定规,把己意强加给神,这是撒但性情的产物。你为啥随意定规神?你为什么把你自己的意思强加给神?明明不是那么回事,你没看见实际,你非要那么说,就凭着你的想象说,把人看不见的神的事、不了解的神的事,凭自己的想象、猜测,再用逻辑归纳、推理,得出种种结论,强加给神,说是他对神的认识,说是圣灵开启光照的。那你们说,这种作法是不是亵渎神的表现?他们这样作工作,还事奉神,这是不是抵挡神的表现?如果是抵挡神的表现,他们的生命性情有变化吗?没有。因为他们里面有对神的论断、有对神的定规、有对神的强加,有些说法太武断,牵强附会,所以,他们的作工是严重地违背了神的心意,完全是出于人的败坏与撒但性情。所以他们那些鬼话多数都是谬论,都是不合实际的说法,有些话代表撒但、代表天使长对神的亵渎。如果这么说完全合乎实情,那他们的所作所为到底代表谁?是代表神呢,还是代表天使长、撒但呢?完全代表天使长、撒但,这是定规的。他们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是为神效力的,效完力之后,因着他们不追求真理,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干了许多抵挡神的勾当,所以得遭神的惩罚,保罗遭神的惩罚,和保罗一类的人他们的结局肯定也和保罗一样。现在我们看见,他们因着不追求真理,凭自己的知识、凭自己的头脑来迷惑人,以此达到个人的卑鄙目的,这属于敌基督的事奉、抵挡神的事奉,这是一点没错。如果这个合乎事实,那你们说,他们所说的、所写的、所讲的到底是字句道理呢,还是实际呢?都是字句道理,没有实际。那有人说:“他们那个字句道理和我们这个讲字句道理有啥区别呢?”字句道理如果有一些是谬论,那就不是道理的问题了,如果有一些是论断神的说法,那就是敌基督的说法,证明他们走的是敌基督的道路。有些人讲字句道理是因为不明白真理,但是没有谬论,他们不属于敌基督,这跟那些宗教牧师犯的错误、走的道路完全不一样。现在让你们再分辨哪些是敌基督的谬论、是亵渎神的谬论,哪些是字句道理、没有实际,会不会分辨哪?“会分辨。”那你们说“三位一体”的说法到底对不对?“不对!”不对在什么地方?“因为他把神给分开了。”那神到底能不能分开?“不能。”为什么分开不对?你们能说清楚吗?说不清楚。那说明你们对这方面的真理揣摩得太少,就一句话答对不行,你得给人说出根源,让人心服口服。那你要是真能说清楚,你就是明白真理,你说不清楚,光说一句笼统的话,证明你不明白真理,这么说合适吧?那为啥说有些人讲的是字句道理呢?就是他啥也说不透,就说个笼统话就过去了,这不是道理吗?因为在你那儿你不明白,你说不清细节,所以在你那儿就是道理,就是一句笼统的话,没有意义。那真要明白呢,这一句话我能给它变成一百句,用一百句把这一句话说清楚,这就真明白了:“我说一句你不明白,我能说十句、二十句,直到你明白为止。”真达到这个果效了,证明你明白真理,你讲的不是空话了,如果你说不具体,说不明白,那你讲的还是一句空话、笼统的话,你是学来的话。这么说合适吧?就像有一个人,他老以为他自己是带领,弟兄姊妹有难处就问他:“那这种情况该咋办哪?”他就说:“爱神呗!”人说:“这种情况咋办哪?”“顺服神!”人说:“不会实行啊?”他说:“那有啥不会的,就顺服神!”结果怎么问也问不出来别的话,就这一句话,最后人都对他失望了。你们说这个人能不能带领人哪?“不能!”因为什么不能?他没有实际,他说不透,他心里真没有啊,这就是没实际。凡是做带领、工人的,不能解决弟兄姊妹生命经历中的难处,光会说笼统的话、笼统的道理,这都是没有实际。没有实际的人最怕什么?最怕有人刨根问底,一个劲儿地抠问。如果说问一次,勉强应付你,还有两句话,再细抠,再来第二个问号,就不好答了,第一个问号就很吃力了,好不容易答出几句,你又来第二个问号,那第二个问号连一两句也不好答,第二个问号完了之后如果再加一个问号,那他就得跑了,怕没面子。没有实际就怕问,是不是?那现在你们的身量怎么样?怕不怕问哪?“怕!”怕不能解决问题,应该正确对待,如果真有人提问题,有时候答复不好,答复不了,这不正常吗?答复不了,你说:“这个问题我不透亮,这个问题我得回去揣摩揣摩,以后再解答,什么时候我弄明白了我再给你答,现在我不明白,这个问题我不能答。”这不就完事了嘛!你不用怕,怕,就有虚荣心在里头作怪,是不是?现在对怎么分辨有无实际清楚了吧?讲字句道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讲字句道理的人他所讲的那个道理都是他大脑思维想象出来的,不是他经历出来的,不是经历出来的东西,它就解决不了人经历当中的问题。你头脑想象的东西成立吗?它跟事实吻合吗?它不合事实。什么叫明白真理?明白真理就是他对神话有真实的经历,他的认识是在经历中产生的,这样的认识就特别实际,人听了之后就感觉有享受,感觉有路,感觉这是经历出来的,这是明白真理。如果说你讲道理,人一听:“这不是经历出来的东西,这跟经历出来的是两码事。”聪明人一听就能分辨出来。道理是全凭头脑思维想象产生的,真实的认识是经历出来的,是实际的东西。所以,凡是人经历出来的东西,无论何人怎么经历都能对上号,怎么实行都有路,完全和实际相符,人只要拿出来一实行,就能对上号,一实行就有果效。经历出来的东西用土话说叫啥?叫“实用”。道理的东西用土话说呢,叫“不实用,不好使,不灵”。这么分辨有效果。好比说什么叫顺服神,如果你对顺服神这个真理明白了,你在实行顺服神的时候,那就有路。你们经历过顺服神这个真理吗?你在什么情况下实行了顺服神的真理达到了果效,自己心里就能印证,说:“这是顺服神的表现。”有没有这样的经历?你能不能把这样的经历拿出来,跟大伙说说,让大伙听听,看看什么是顺服神的实际?那我们先头说宗教牧师、宗教领袖他们不是顺服神的人,你从哪些方面看见了?或者你从哪个带领、哪个工人的所作所为能看见他是顺服神的人或不是顺服神的人,你根据啥说的?这些事如果你说得准确,有根据,那就证明你明白顺服神的真理。如果对这些事你说得不符合事实,是谬妄的看法,是偏见,是论断,那就证明你不明白顺服神这个真理。如果人不明白顺服神这个真理,你们说他会不会衡量人?他不会衡量人,他还非要衡量,那他会犯什么错误啊?起码是犯论断人的错误。不要论断人,免得被论断,你不明白真理,瞎给人扣帽子,瞎给人定规,这不犯论断的错误了吗?不明白真理的人,他的看事观点能准确吗?你们说大红龙它都不懂啥叫宗教,它为什么还给人扣上个邪教的帽子?这犯了什么错误了?“论断,亵渎。”它不是光论断了,因为那是出于它的恶毒的存心,那叫论断吗?那比论断更严重。你说人不明白真理,能看透这些事吗?看不透。你看不透,那你要发表观点的话,你的观点会不会犯错误啊?会不会产生谬妄啊?看不透,还老想发表议论,老想说话,那就只能叫“胡说八道”了。没有真理都是胡说八道,不管你当时承不承认,你把你发表的那些言论、你的说法记录下来,等有一天你明白真理了,你回头再看看,这些话是不是胡说八道,你自己就清楚了。那到底怎么追求真理能达到明白真理?得怎么实行啊?比如顺服神的真理,你怎么追求、怎么实行才能达到明白顺服神的真理呢?首先你得知道顺服神有哪几方面的实行,如果你在这几方面都有实行进入,心灵深处能印证你这样实行完全是顺服神,你再祷告经历一段时间,心里确定你对顺服神的认识是准确的,完全合乎神的意思,这才叫明白了顺服神的真理。当你明白了顺服神的真理以后,你对哪一个人是不是顺服神的,你都会有一个准确的看法、公正的看法。如果你对顺服神的真理不明白,你还能说谁不顺服神、谁顺服神,这又犯老毛病了——胡说八道,是不是?你们说人不明白真理的时候,容不容易犯论断的错误?今天对这个产生成见,明天对那个又有看法,对神的话、对神的作工还能产生观念,这是不是论断,是不是胡说八道?看不透,你不好好寻求真理,还在那儿随便发议论,还敢这么肯定、那么断定,这是不是张狂啊?太狂妄自大了,目中无人,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真明白真理的人他怎么看人哪?他发现人有问题,发现人没真理,他也不论断,也不定规你,看见人有某些缺欠,他知道是缺欠,但是他能根据人的背景、根据人的情况,正确对待。所以真明白真理的人,他不犯论断的错误,但是让他对哪一个人、哪一件事来发表观点,他说的话那肯定是恰如其分,是完全准确的。所以真明白真理的人他是有敬畏神的心,他不随便论断人、定罪人、评论人,他根据人的身量看事:“人家今天身量小,人家现在没有人浇灌,那人家当然不明白啥了,但是那不是人家的错啊,他没经过人浇灌,他也没有在好的教会生活里待过,也没有获得圣灵的作工,所以他不明白真理,那也正常,人自己也无能为力。”他理解人,他对人只是帮助、供应,这是有理智、有良心的人。那些恶人就不这样了,恶人随意论断、随意评论,把人看得一无是处,看谁也不行,发现人有偏差、有错误,就一个劲儿地打,一个劲儿地排斥,一个劲儿地贬低,就显他自己,这样的人就是没有真理,没有真理的人多数都是狂妄自是,没有敬畏神之心,能胡作非为,是不是这样?你们发现这个问题了吗?你看看哪一个教会带领、工人总好辖制人,不会帮助人,老让人听他的,老让人捧他、顺从他,这样的人有没有理智啊?记住,这就没理智了。那有人说:“我做带领,如果手下的工人、弟兄姊妹不听我的,我心里难受哇,我老想先把他归拢老实了以后我再作工,这心里舒服。”你们说这样的人能说这样的话,心里能有这样的想法,他的性情好不好啊?“不好!”那他如果说真明白真理了,这样的性情能不能变化?明白真理了,这样的性情就起码能改变多了。你们说,如果你是带领,你是工人,你手下有一个人老对你有成见、有看法,你怎么对待合适?这又涉及到真理了吧?人无论有哪方面的败坏性情,如果不能用真理解决,那你的说、你的做、你的事奉都不会达到合神心意,必须得用真理解决。你做带领或做工人,你手下的人不听你的,不愿意听你的,你就老想强迫他听你的,他不听你的,你说:“不行,这是大事,这是最严重的背叛,得先解决背叛的问题,然后才能作其他工作。”这是什么性情?这是撒但性情!你得正确对待,如果你有理智的话,你应该想这个问题:“哪个弟兄姊妹没有败坏呀?谁完全哪?谁有真理呀?要有真理,还没有败坏了呢,不就因为没有真理,才被撒但败坏了?那现在是神拯救人的作工,人都在经历当中,在追求真理当中,并不是现在就已经被成全了,你不允许人有败坏,这不对,那不是你的意愿,你的意愿解决不了问题,你得公正地、客观地对待每一个弟兄姊妹,神能忍耐我们,我为啥不能忍耐别人?神能包容我们,我为啥不能包容别人?”你如果会这么实行真理,心有度量,你以神的心为心,对弟兄姊妹有爱心,这是实行真理,这是明白真理的人、明白神心意的人。不管他对你怎么样,你对他要公平,不管谁对你有敌意也好、有成见也好,你对人要公平,你要凭爱心帮助人,你不能整人、治人,你更不能恨人,你要公正地对待人。什么叫公正地对待人?这话不是随便空说的,公正地对待人,你应该这么想:“他跟我有仇啊?没仇,他跟我没仇,那他为啥对我有成见呢?那肯定咱有问题,咱们如果做得好,人家还能有成见吗?”你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另外,就算他谬妄,他不明白真理,凭个人想法瞎衡量,那也不能说咱们就对,也不能说咱们就一切都好,是不是这么回事?你先承认咱们有问题,咱们有问题还不允许别人有成见,这个人的性情就麻烦了,这不是撒但性情吗?老想让人都顺从你,对你绝对顺从、绝对听话、绝对崇拜,这是撒但性情。现在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性情啊?如果你做了带领或做了工人,不允许弟兄姊妹有成见,不允许任何人对你有反感,必须绝对听从,有没有这种性情?有这种性情。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正人先正己呀,这很关键!正人先正己,你自己不正,你怎么能正别人呢?你也没有资格正别人哪?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们有没有这种心理,比方你在哪方面有短处,你讲道交通你就不敢提哪方面的真理,因为心虚,有没有这种感觉?一般的人都有这种感觉,这是正常人的感觉。做带领这么多年,我里面也有过这种想法,那怎么办?我寻求真理,我祷告神,借着祷告神,这里面己的意思就能放下,就能背叛,就能宽容人,就能公正对待人。你不祷告不行,不寻求真理解决不了问题,你带着撒但性情作工,时间长了,作工能有好的果效吗?弟兄姊妹能赞成吗?那在这个问题上你该怎么寻求真理?你就得反省自己,说:“怎么作工能让人真正得着益处呢?尤其那些对我有看法的人,让他们看我变了,看我做的事合乎真理,最后也不受辖制,让属撒但的人都蒙羞,让弟兄姊妹都能转到正路上,都能彼此相爱,都能按照神话来实行。”你这样反省自己、寻求怎么作工能把弟兄姊妹带上正路,这样就把教会生活搞好了,这是明白真理的人。如果你会这么实行,证明你做带领行,你真能带领别人,你有这个度量,你具备了真理,你知道怎么对人公平;如果你不具备这方面的真理,你不知道啥叫对人公平,你不知道啥叫带领人,那证明你做带领没有实际。人做带领没有实际,你们说他的工作能不能作好啊?不能!这是做带领的人必须解决的问题,自己做事、对待人得公平公正,完全合理。如果做带领的人私心太大,能不能做好带领?情感太重,不能公平对待人,能不能做好带领?神家选带领为什么老注重选人性好的?最主要就是人性好的人他容易实行真理、容易接受真理。因为真理是正面事物,人性好的人他的心就会喜欢正面事物,他心地善良,所以容易接受真理,容易接受真理,他就能够带领别人。如果心地不善良,人性坏,他就不容易接受真理。他接受不了真理,他不凭真理带领别人,他自己行不出真理来,他想带领别人,能达到果效吗?所以选带领选人性好的、追求真理的,就这个意思。但是人在经历神作工期间,从追求真理到得着真理达到生命性情变化,得需要几年的光景,至少七年、八年的光景。为啥说至少七年、八年的光景呢?因为神成全彼得用了七年,那七年彼得经历了数百次试炼,当然在七年以前也经过那么多年的预备,还有那么多年的信神的根基,在根基以上又经历了七年的试炼,七年经历了数百次试炼,生命性情彻底变了。人的生命性情变了以后,就容易实行真理了,不费劲,容易顺服神,稍加管教就能顺服神,不明白真理或者明白浅的,圣灵一开启就能明白,明白了就能实行,所以生命性情变化的人,他是最容易顺服神的。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的人,你强迫他顺服神,他也实行不来;生命性情变化的人呢,你一对付他,他里边就得顺服下来,他有敬畏神的心,他不敢不顺服。为什么有些人,你怎么修理对付他,他也不敢发怨言,还要接受,规规矩矩地尽本分,这是因为什么?起码他对神有真实的信,起码他有点敬畏神之心,所以他不敢反抗,不敢作恶,更不敢背叛。人在经历神作工期间,没得着真理的时候,你们说他人性如果不好,能做带领吗?他明白点儿字句道理就一个劲儿地讲字句道理,能把人带进信神的正轨吗?所以他必须得是能追求真理的人,明白真理比较快,一旦明白真理就能实行真理,这样的人最适合做带领。所以弟兄姊妹对各级带领、工人,你不能要求太高,你就看他一样,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要是追求真理的人,人性比较好,大的恶事做不出来,这就够了。另外呢,他经历修理对付他能顺服下来,神的审判刑罚他能接受,没有怨言,这就已经够了,能达到有这样的实行,达到这样的身量,就已经适合做带领了。那有人说:“他有时候还流露败坏呢。”你们说这种说法成立不成立?他不是被成全的人,神的作工还没结束,你怎么还不允许人流露点败坏呢?一点败坏也不能流露,那你要求得也太高了,神的工作没有结束,人都是在追求蒙拯救期间,在经历神作工期间,不可能完全被神成全,完全得着真理,所以有一些带领、工人生命当中有一些真实经历,能给弟兄姊妹讲一些真实的生命经历的见证,讲一些真实的对神的认识、对真理的认识,这就已经够了,这就相当不错了,他能讲一些实际供应你,能把你往正路上带,这就已经很好了,就知足吧!你还想找一个完全的,什么都明白,各方面表现都是见证、都是实际,哪有这样的人?那是不是人的想象?那你们这么要求人合理吗?那是人的想象,不成立,不合理。人对自己的爹妈要求得高不高啊?他无论啥事做得都比你好才是你爹妈?有一点做得不如你,就不是你爹妈?你就不认?你们说,做爹妈的比儿女都有知识吗?都强吗?不是这样吧。那你对你爹妈有什么缺点咋没成见呢?这是怎么回事?你对你爹妈能正确对待,为什么对带领、工人不能正确对待呢?人得公平啊,得正确对待。以前我在一个地方,有一些人老跟我反映他那个带领怎么怎么的,我为这事给他们说话说得太多了,最后看怎么说也不行,我说你能找出一个比他强得多的带领吗?找出一个你最佩服的人做带领,你能找出来,把他选上,我用他,你给我找出来一个?他说:“没有。”我说没有咋办?那你当行不行?“嘿,我当不行!”那除了他你再给我找个好的,他傻了!没有比他好的你还挑什么刺啊?他做得不对,你跟他交通,互相帮助,哪有那么多合格的?人对自己的父母能正确对待,对待弟兄姊妹也应该正确对待,对人要公平合理,这是不是该具备的正常人性啊?那有的人跟带领、工人就过不去:“你对付我我就不服,我就跟你势不两立,我永远就不听你的。”这样做对不对?不对吧,他对付咱们对,咱就接受,对咱有益处啊,要没有人对付咱们,咱们能变化吗?能长进吗?不管谁对付的,只要咱们真有这方面的问题,即使他说得不完全对,不是百分之百对,只要够百分之三十、五十对,那咱们就该接受,就应该顺服,这个有啥难的?这是不是顺服的实际?就应该顺服下来。“我心里不佩服谁,我就不听他的,我要佩服谁,他对付我我就听。”这种观点对不对?错在啥地方?那你的顺服还有条件:“必须得是我佩服的人对付我,我才能接受,要不是我佩服的人,我就不接受,要是我反感的人对付我,那我就跟他火、跟他干,势不两立。”有这种性情的人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哪?不是顺服神的人,绝对不是!真正顺服神的人,他的顺服是无条件的:不管谁修理对付我,只要对,只要有一半对、百分之三十对,我就接受。另外,对这个人我要正确对待,我绝对不能恨他,更不能排斥他,无条件地顺服。这样的人能这么实行,那可真是顺服神的人哪!不管谁说的,只要合乎真理,那就听从、就接受,不管这合乎真理的话从谁的口里出来,我都接受。你们说这么实行好不好?这么实行好。什么是真实的顺服?如果神真给人下达一个命令,让人实行真理,多数人就达不到,多数人甚至反抗,说神这样要求人不合理,所以不顺服。这是什么问题?说明人还是撒但性情,不能顺服神,所以对神的要求还抱有人的观念、人的想象。其实,神没跟人求真,真要求真就把人给显明了,把人的悖逆、背叛、本性完全都显明,哪一个人实行真理能把神的话当作命令一样来实行,顺服神就像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一样来实行,有这样的顺服吗?“没有。”真没有!那你们说不具备这样的顺服,那是真顺服神的人吗?人信神信了多少年,也不知人喊了多少顺服神的口号、忠于神的口号,但当神一向人求真的时候,在某一件事上让人顺服神如同遵守命令一样,人就垮下去了,人就站立不住,这是什么问题?如果人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琢磨琢磨,到底该怎么认识这个问题,你把神的话就当作似有非有那么实行经历,一求真,一变成命令,你就丝毫不接受、丝毫不实行,这是顺服神吗?那神如果永远对人没有命令,那怎么能说这个人是顺服神的呢?人老也不求真。那我问你,你经历了十多年神作工,哪句神的话你切实实行了,完完全全是按照神的话实行的?你给我举出一个例子来?你如果说不出来,那证明你这么多年始终就没有顺服神,没有一点顺服神的实际。那现在给你一道命令你都实行不出来,人不命令你的时候,那你漫不经心地,你就能实行真理啦?给你命令的时候你能实行出来,证明平时你也能实行真理,给你命令你实行不出来,平时你肯定也没有实行,我这么说合理不合理?“合理!”让你追求真理,实行顺服神,上面如果不严格要求,不来个命令,人漫不经心地,一辈子也不实行一件顺服神的事。在人那儿,好像是:“你不能这么要求,其实我们背后有很多事都顺服神。”那你拿出一件来,到底哪件事顺服神了,严格地按照真理实行的?要没有,给你来一个命令就显明你了。上面来这样的命令,合适不合适?那以后这样的命令多,上面的命令没有细说,也不给你解释,就让你这么做,你能不能做?不管合不合你观念,你必须这么做,无条件地服从,你顺服不顺服?上面也不给你解释,说这个事为什么这么做,怎么合乎真理,不跟你说,就看你听不听话。你们说这样实行有什么意义呢?有些时候就得用命令来显明人,没有命令人总觉着自己不错,老觉着自己是最顺服神的,对神最忠心,结果来一道命令,实行不出来,有观念,不能顺服,那这是顺服神的人吗?有一些人在我跟前做事,我直接能跟他多说点话,交通交通,让他这么实行,那有一些人离我很远,有什么事我只能简单地写几句话,让你这么做,必须这么做,那这种情况你听不听从?有时候没那个条件,没有那个合适的环境,我就得发布一道命令,看你实行不实行。有人说:“这么多年我做了那么多善事,做了那么多好事,尽了那么多本分,那不是顺服神吗?”我说那是凭你的好心做的,凭着你的意思做的,随着你的喜好做的,那不是顺服神。神没跟你求真,你敢说你是顺服神?就一点小事就难倒你,你相不相信?那有的人就不接受修理对付,那你就接受,你必须接受,你不接受不行,命令你接受,你到底能不能接受?一下命令就把人显明了,是不是?神真跟人一求真,人是什么、什么身量,都显明了;不求真,人老觉着自己不错:“哎呀,我是最顺服神的,我最听神的话,神太好了,什么都好。”一下命令就不好了,有观念了,这是不是人的本相啊?你们说,那么多年,又撇家,又舍业,又尽本分,能说明人真实顺服神吗?不能!因为神没跟你求真。有一天大红龙把你抓进监狱里了,大红龙一使用酷刑,人就垮了,把神都否了,说不信了,永远不尽本分了,这是顺服神的人吗?这不是显明了吗?一个坐监就把人都显明了,一个酷刑就把人显明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人老吹牛说大话不行,那不算数啊,你骗人行,骗神骗不了哇,人再诡诈也欺骗不了神,人就怕求真,一求真就不行。像有些人你让他做一样活,你要求他:“你这么干行不行?”他说:“那不行!”有的人作另一样工作,你要求他:“你那么干行不行?”他说:“那不行,我就得按自己的办法干!”怎么跟他说也不行,最后人就得放弃:“行了,别跟他求真,他做不到,他没有顺服。”你看,人就怕求真。人都有一个致命处,就是都特别护短,都怕揭伤疤,都特别自私,都挺诡诈,跟人一求真,人的真相就显明了,人就老实了。

那到底怎么追求真理呢?追求真理该解决哪些问题呢?解决哪些问题能使人真正地明白真理、真正地成为顺服神的人,这是今天交通的要害地方。该怎么追求真理?解决人的致命处哇,你什么地方最悖逆,是你的致命处,是你最不容易顺服神的地方,把这个问题解决。你对真理认识到什么地步、认识到什么程度,能使你的看事观点达到转变,能使你真正背叛你的肉体来实行真理、来真实顺服神,用你所明白的真理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是真正明白真理的人,这是真正明白真理能够达到的果效。你老在自己无关紧要的事上做文章,老夸耀自己这个好、那个好,这个实行真理了、那个实行顺服了,那没有用,你得在最关键的地方实行顺服。有的人好讲字句道理,我说:“你别讲字句道理,听话。”这个顺服就不容易。有的人老好论断人,我说:“你最大的致命处就是好论断,你什么时候能不论断人呢?你能不论断人就行了,算你有点顺服、有点实际了。”有的人最狂妄自是,谁也不在他眼中,我说:“你能不能背叛肉体呀?能不能看自己啥也不是啊?达到这个果效,算你有顺服了。”这是抓住人的要害处——最悖逆神的地方——致命处对人有要求,人能在自己最悖逆的地方、最致命的地方来实行真理,这样实行那才是真正地实行真理,才是真正地实行顺服神。像宗教牧师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迷惑信神的人、牢笼信神的人,可他还打着忠于神的旗号,以保护神的群羊为名,实际上呢,是保护自己的饭碗,是保护自己的粮袋子不被人夺去,实际上是维护自己的地位。那你维护自己的地位、保护自己的饭碗,你明说多好呢,何必打着忠于神的旗号、保护神选民的旗号干啥呢?你能不能不搞这诡诈、不搞这欺骗哪?“那不能,要直说了弟兄姊妹不弃绝了嘛,那就得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就得歪曲事实说话,就得来点诡诈才能达到目的。”这是不是人的致命处啊?你们说他在这一方面能不能背叛肉体呢?我不牢笼弟兄姊妹,弟兄姊妹听见真道可以随意考察,谁到我的教堂来传福音见证神,我欢迎,让大伙分辨是非、分辨对错,公平合理地对待弟兄姊妹。宗教牧师有没有这样的人?没有!那这一点都做不到,他是顺服神的人吗?他行事是光明正大的人吗?他是诚实人吗?还打着忠于主的旗号、以保护神选民为名来欺骗、蒙蔽弟兄姊妹,多么自私卑鄙!可耻到了极点!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地说话,这样的人是不是敌基督啊?是不是恶魔掌权?正是恶魔掌权。如果宗教的人跟你辩论,牧师跟你辩论,你就提这条要求,你说:“我就给你提一条要求,你说我们信的不是真神,我到你教堂里去跟你公开辩论,让弟兄姊妹旁听,行不行?你敢不敢?有没有这个勇气?你要敢,说明你是信神的人,你要不敢,说明你卑鄙,你不是信神的。”真理不怕辩,是不是这么回事?咱们公开辩论,他没那个胆儿,他也没真理,也不敢跟你辩,你看那“邪不胜正”就是这个意思,他不敢光明正大。你说大红龙什么时候敢跟人公开谈判哪?他迫害宗教信仰,他敢不敢跟信神的人公开谈判?他不敢。所以他们做的都拿不到大面上,都见不得人,都是暗箱操作,他是黑暗势力,他做那事见不得光。做事不能光明正大、见不得光的人,是不是有真理的人哪?做事不光明正大、见不得光的人没有真理!等有一天神公开显现了,各宗各派的人一看:“哎呀,这不是神显现了吗?这不是全能神显现了吗?”万民都要哀哭啊!为啥哀哭啊?因为他们都定罪神,都逼迫神了,都像当初那个犹太人用刺刀刺了耶稣一刺刀一样,那到神显现的时候他看见他所刺的正是神,他能不哀哭切齿吗?所以“万民都要哀哭”就是这么产生的。真实顺服神容不容易?不容易!人的本性恶毒,本性太自私了,人的本性里不喜爱真理,所以不容易顺服神;人里面如果还是撒但掌权,也就是人的败坏性情掌权,人永远都不会顺服神的。你在你最悖逆神的地方实行一下顺服神;看看能不能实行出来?有的人没事好赌博,那这个人要实行顺服神怎么办?就是你能不能不赌博,这最关键,你最喜好这方面。那你能不能不赌博,背叛肉体?这条你能实行出来,那你就能实行顺服神,这条实行不出来,你永远不是顺服神的人。应该这么衡量自己吧?什么时候你能把神的话当作命令一样来遵守、来实行,那个时候你才是真正顺服神的人。有的人老用自己的观念衡量神,认为神所作的、所说的保证得合人观念,所以合人观念的事他能顺服,不合人观念的事他就不顺服。什么时候合乎你观念了你才能顺服,不合你观念你就不顺服,那这个人有顺服吗?没有!合观念顺服那是假顺服。合乎你观念了你才能顺服,不合你观念你就不顺服,那你能测透神的智慧吗?有时候神说的话那里面就是真理,但是你认识不了,你够不上,够不上你还有观念,这种情况能实行神的话吗?咱们举个例子,好比圣经上说:“他必驾着白云再来……”神这回就不驾着白云来,你一看:“你来不是驾着白云来的,那我就不接受。”你看看,这是顺服吗?这不是顺服。那你知道啥叫“驾着白云”?你以为真是驾着天空上飘着的那个白云来了,那才是神哪?神说那“白云”是那个意思吗?你都认识不了神的话,你理解不了神话,你凭观念想象定规神的话,按照你的想象来顺服,那这不是抵挡神的人吗?另外,我们现在经历神作工这么多年,我们敢说真明白神哪句话吗?你敢照字面的意思来定规神话的真理吗?不敢吧!不敢那你怎么还能按字面的意思、按照你的观念来定规神呢?这不又抵挡神了吗?以前神家下发了一些讲道交通,上面都写着“上面的工作安排”、“上面的交通”、“发至众教会”、“发至带领工人”这样的字样,弟兄姊妹都接受,各处带领、工人一看,没话说,全盘照收,这回怎么样?没有这个字样,也没从上面往下发,而是从底下传,由教会弟兄姊妹互相传发,有些人就怀疑了,怀疑了之后,就断言:“这不是上面的工作安排,不是上面的交通,我们不接受,这是假基督迷惑人发的。”就给定规了,定规成啥了?定规成假基督迷惑人做的事。你们说这样的人是顺服神的人吗?是敬畏神的人吗?是有真理的人吗?不是!他随便定规,这就错误啊!这回发的方式不一样了,你就不认识了,那你不认识,你看看那个交通内容啊,你好好看看是不是上面的交通啊,那你不会看吗?你不会听声音吗?看话还看不出来呀?看不出来还给定罪,把发的人都定规了,还把接受的人开除了,把传播的人都限制起来。你们说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做的事啊?你们说这是什么身量?事后有的人还组织一班人反驳、批判,他认为这话不对。那以前上面发的东西你怎么说都对呢?这回也是出自我的手,为啥你就说不对了呢?那以前那个对是怎么回事啊?前后误差这么大,这是什么问题?是不是没有真理呀?人能不能真实顺服神这不是简单事,没有真理的人对错都分辨不清楚,瞎在那儿研究,你说你这么多年咋信的呢。后来承认错误了,一个劲儿地懊悔,懊悔完了之后你再细看看那些交通到底对错呀,原来你不说错吗?那这回咋又对了呢?这对错到底根据啥呀?一听说是上面发的:“都对!”一怀疑不是上面发的:“都错!”这到底根据啥呀?为啥不会根据神话来分辨?为啥不会根据真理来辨别?这是什么问题?这样的人有没有真理呀?如果确定是上面发的:“都对!”如果怀疑不是上面发的:“都错!”这哪有真理呀?这是啥分辨法?最后我又写一篇交通《只有能够认识神的声音才是真实的蒙拯救》,如果是不认识神声音的人,不是蒙拯救的人。连神的声音、合乎真理的声音都确定不了,都看不出来,这人没真理,不能蒙拯救,这人随时还能抵挡神,还能定罪神哪,如果神再改变一种方式又向人显现,他又拒绝了,又不接受了。那到底应该怎么追求真理呀?追求真理必须达到什么果效算是真正明白真理的人?根据这个事实,现在每一个人都得进行反思啊,反省自己到底认不认识神的声音?到底能不能根据神话来分辨对错是非?你会不会分辨?如果神跟你求真,给你来个特别的要求,你到底能不能顺服下来?你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得达到这个果效啊。你们说该怎么追求真理?达到一个有条件的顺服、有交易的顺服,就满足了?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不是!那追求真理的人如果知道自己哪方面对神有背叛、哪方面最抵挡神,他是不是得寻求真理来解决?如果人知道自己哪方面对神有背叛、哪方面最抵挡神,不寻求真理来解决,而是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让神碰,不许神揭,就这样信到底,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有一些带领、工人,说实话我都不敢太深地对付啊,我怕人消极、逃跑、背叛,太深对付都不行,身量太小。你们说我作工有没有难处?也有难处。所以对付也是浅一点、轻一点,不能说太多,如果真对付得厉害一点,那得针对什么人、什么作法,如果他做的事性质太严重了,不对付不行了,不对付严重地搅扰教会生活了,那我才能对付他严厉一点。如果说不是严重搅扰,我都不那么对付,这里也有个原则,就是根据人的身量。人顺服神的心太小,能达到的顺服太有限,你太严厉对付,他顺服不了啊,他都不接受啊,可能还会有大的反抗。你们说如果我对付你们严厉,你们能顺服吗?无论我对付得怎么严厉,把你揭得怎么痛苦,你保证都能顺服,能达到这个果效的举手?谁也不敢举手,都保证不了,是不是?那保证不了,那你现在看没看清楚自己的身量啊?现在离顺服神有没有距离呀?还差得挺多呀,连最严厉的修理对付恐怕都接受不了,那你的顺服神的身量也太小了,那现在还得当小孩哄着走;如果真有身量,神无论怎么对待,都不会趴下,再怎么痛苦,也能坚持尽本分,不撂挑子,不背叛,这才叫有身量呢,这才叫真实顺服神的人呢。你们说真实顺服神的人,临到神的严厉的修理对付,里面苦不苦哇?也苦。有没有说:“那人如果真是顺服神的人,神怎么修理对付都不觉得苦,可甘甜了,可有享受了。”有没有这么说的?真有这么说的那是凭想象,没有经历的人尽凭想象瞎说,不合事实。事实上都痛苦,是不是?我经历修理对付最多,所以我说都感觉苦啊,一开始临到对付,里面还有点怨气,到后来呢,有点怨气,但能反省,能放弃,能不讲这个理,能理解神的心,这就不错了,但是里面苦还是苦,但再苦知道神没有恶意,完全是为了成全人,这就挺好挺好了,哪有不感觉苦的,都感觉苦,这是真实的。

追求真理怎么追求?在你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你要追求明白真理:为啥对付你?对付你这个地方对不对?你到底存在啥问题?这问题怎么解决?以后再临到这事怎么实行?得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了,弄明白以后就有路了,知道怎么实行了,这是追求真理该达到的果效,你得这么追求真理。临到这类问题,你不追求真理,那就证明你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临到修理对付,一而再再而三,你还是没有准确的实行,还不能顺服神,那证明什么?你不是顺服神的人,你没有真理。这么说对不对呀?就是这么回事,一点都不差!那你们现在对神话中的审判刑罚接受得怎么样?有没有不能接受的审判刑罚的话呀?如果有这类问题,该不该寻求真理解决呀?应该寻求真理解决。你们说人尽本分为啥老应付糊弄呢?要给自己办事,他就不应付糊弄,可认真了,要给神家尽点本分、做点事,老是应付糊弄,就觉着:“一分钱不挣,我能做到这地步这就不错了,这干得太好了,别人还不干呢。”人为啥老存这样的心来尽本分?这是什么问题呀?是因为不给钱吗?一分钱一分活,不给钱干活就不错了,是不是?有的人尽点本分,还得要求弟兄姊妹帮他干活,这是换活干,这更是交易(特殊情况除外),给教会作一点小工作,让弟兄姊妹给他干十天活,你说这得便宜得大了,是不是?给神家做点事,支支嘴,让弟兄姊妹给他出十天苦力,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占便宜呀?老这样占便宜,这样的人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呢?有没有真理?有没有生命性情变化的见证啊?有的人尽点本分,吃点苦,因为少挣钱,吃得也差点,穿得也差,然后就发怨言,觉着委屈:“你看我为神花费,我少挣不少钱,没好吃、没好穿。”认为神不公平,这是什么问题?分辨分辨?该怎么追求真理解决?你们说这类问题该不该用真理解决?存在这么严重的问题,如果有人不把它当作问题来解决,证明这个人有没有真理?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证明他没有真理,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有一些人他把这些问题看得不那么严重:“好像这正常啊,发点怨言正常,不尽本分正常,信神嘛,也不挣钱,也不知道以后到底得啥福分,能这么信就不错了。”有没有这么想的?那你们说这是什么问题呢?追求真理的人就总得反省自己,天天反省自己,看自己心里面还有哪些悖逆神的地方,还有哪些不能满足神的地方,一旦发现了问题,就要寻求真理解决,不管是一个月、两个月,这问题总得解决,这是追求真理的实行法。如果发现问题稀里糊涂,不当作问题,也不寻求真理解决,这样的人生命性情能不能达到变化?这样的人能不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不能,这是绝对的!有一些人信神信了三年,你看见他的时候他不尽本分,有的尽点本分也不忠心;到信了五年的时候,还是这个问题,不尽本分,尽本分也不忠心,应付糊弄;到了信七八年的时候,还是这样的问题,还是稀里糊涂地信神,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有的人人性不好,听了几年的道,也没有多大变化,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也不是!你们说人性不好的地方,如果他能追求真理,能不能达到变化啊?肯定能,只是变化大小的区别,要是一点不变,那证明这个人真是不追求真理。起码得变化一些呀,起码得比以前好一些,能看得过去,看得下眼。说这个人怎么样?“说得过去,一般,没有大恶,人性上有些小缺点。”这就说得过去。说这个人信神几年有没有变化?“没变化!”哦,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说这个人信神几年比以前好些了吧?“好多了,谎话也少多了,尽本分也比以前认真了,跟弟兄姊妹的关系呢,多数人反映还不错,能看得下眼,未发现他有什么大问题。”这样的人肯定是追求真理的人,对不对呀?如果一个人刚信神的时候,多数人跟他处不来,都说他不怎么样,太狂妄自是,另外,人性也没什么良心理智,没情没义,对他爹娘都那个德性,信了几年以后,弟兄姊妹还是不喜欢他,都不愿意跟他相处,那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不是!因为他一点变化没有,你怎么也得有一些变化呀。这有没有变化,多数人能不能看清楚啊?都能看清楚。信神多年一点变化没有,完全可以肯定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这个很容易分辨。你们说不追求真理的人,他能有实际吗?绝对不能有,就从跟人相处这一条上就能确定,多数人对他不满意,不认可他,这一条就完全可以确定他人性没有变化,跟人正常相处都不会,你说人性得缺多少。跟人正常相处得具备哪些人性的东西?良心、理智、人格、尊严,再加上包容、忍耐,还得讲爱心、帮助,能饶恕人、能赦免人,对人公平、说话公正,这都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东西。正常人性该具备的你没有,这是不是人性不好啊?人性不正常,太缺少良心理智!人性都不正常,那这样的人更没有真理了,是不是?凡是真得着真理的人,起码他的人性正常了,人性变好了,咱不说你对神有多深的顺服,有多大的忠心,起码在跟人相处时,说话做事得有人样,得让大家认可,大家赞成:“这个人不错,这个人可以,值得相处,值得交朋友。”这叫在人性上过关了,有真理的人他自然人性就好了。你们说没有真理的人,人性能不能好?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啊,这个问题要不说透了,有些人老也没有分辨,说:“没有真理的人有的人人性好,外邦人中好人有的是,外邦人有那么多好人,难道都有真理吗?难道他是因为有真理才人性好的?他那好难道不是真好吗?”有的人会这么问。你们说没有真理的人人性到底能不能好?“不能!”人能做很多好事,但是他这个做好事受什么存心支配,这个是最关键的。他做好事是为了他的名誉,他要流芳千古,那他做好事,这是义行吗?这是善行吗?他不是真心的为人做事,是不是?真正为老百姓做事、为人类做有意义的事,他不图功名,这一图名本身就是个错误。人为名利做一些事,他里面那个私心他掩盖起来了,这是自私,是为自己,所以说人永远都是自私的,这一个“自私”就把人类败坏的实质给概括了;他不是为整个人类、不是为了神做事,他就是自私的。他是为自己的名誉做事,谁羞辱他名誉不行,他不答应,他要做一件事,他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达到自己的一个存心,这是不是带有欺骗性、带有伪装性啊?现在我们看清楚了,有一些人他做一些好事,外表上看这个事挺好,但是你敢说他这个人是好人吗?你说撒但能不能做好事啊?恶魔也能做好事,但他为了啥做好事啊?他为了收买人心,为了他的名誉,为了他能流芳千古、垂名竹帛,所以他这个存心就是欺骗,就是诡诈。所以人没有真正的善行,没有真正的义行。什么时候人没有自己了,完全是为了还报神爱,为了通行神旨意做事,没有自己,这才是真正的义行、善行。所以说,撒但也能做很多好事,恶魔也能做一些好事,但能做好事的人不代表他是好人,不代表他人性好,他们是收买人心,为了自己的名来做一些事,这挺卑鄙呀,如果他不为他的名他就不做了,他不是真为人做的,更不是为神做的,所以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都有撒但的诡计在其中。这样看呢,没有真理的人他没有正常人性,没有正常人该具备的良心理智。现在有分辨了吧?现在你们还崇拜不崇拜那些所谓的有名望的人了?还崇拜不崇拜那些名人、伟人?他们太诡诈了!人类没有真理,他就没有正常人性。没有正常人性,那是有人性吗?不是!你没有正常人性说明你的人性已经扭曲了、变形了,你的人性都扭曲了、变形了,那就不叫人性了,那叫鬼性,成了鬼性了,也可以说没人性。所以那些败坏人类,你怎么称呼他都行,你说他们没人性也对,说他们是魔鬼也对,是撒但后裔更对,大红龙子孙也对,怎么说都行,因为都合乎他的实情,是不是这么回事?只是有的说法他们自己不愿意接受,嫌太难听,愿意选一个文明的说法,文明的说法就是“没正常人性”、“没人性”。你没人性你还穿着人衣服、吃着人饭,那是啥问题呀?那是不是衣冠禽兽啊?那神揭示人类的话准不准确?是不是合情合理?完全准确,合情合理!那你们说咱们信神追求真理该解决什么问题?就解决我们的所有败坏问题,解决我们的败坏性情。你的败坏性情老讲歪理,老拿不是当理说,这是什么性情啊?不接受真理,还在那儿诡辩,这叫不可理喻。不可理喻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呢?没有良心理智。那这样的人有没有人性啊?不可理喻的人没有人性。教会里有没有这样的人,不可理喻,怎么跟他交通真理他也不接受,尽讲他的歪理,有没有这样的人?你修理修理他、对付对付他,消极了,不尽本分了:“我这么尽本分也没得好,还修理对付我,我还不尽了呢。”这样的人怎么样?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接受修理对付,不可理喻,老对神话有观念、老对神的作工有观念,不可理喻;老不尽本分,不实行真理,尽讲自己的歪理,不可理喻,都是没有人性。不可理喻的人能不能蒙拯救啊?他们失败在什么地方?不能接受真理,这是人的致命处,不能接受真理就决定了他永远不会蒙拯救。简单举个例子,如果有的病人病到一个地步,不能吃饭,你们说这大夫好不好给他治啊?不好治!不能吃饭这危险哪,这是最致命的地方,不能吃饭那个病不能好啊!这是最棘手的问题。那就像一个不可理喻的人不接受真理,这个人信神恐怕不能成功,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话,绝对不能蒙拯救。有的人你一跟他交通真理,他尽是观念,这块儿接受不了,那块儿接受不了,老有问题,老提问题,不能接受真理,这样的人不好蒙拯救啊。你们呢,对真正经历中的问题老也提不出来,你们提一点真正的问题——怎么追求真理、人的哪些败坏问题必须得寻求用真理解决、解决以后达到什么样的果效合神心意,这些问题你们就提不出来,是不是?这些事现在清不清楚了?那你自己身上还有哪些问题没解决,弟兄姊妹对你的看法怎么样,你清不清楚啊?人得有自知之明嘛!弟兄姊妹对你有什么看法,弟兄姊妹认为你最坏的地方在哪儿,弟兄姊妹不说,那你自己清不清楚?弟兄姊妹不说,有的人是爱脸面,不好意思提,有的是怕你接受不了,不敢提,不管弟兄姊妹是不敢提,还是不愿意提,那你自己如果不清楚你自己的问题,你能变吗?你能长进吗?你能得着真理吗?肯定不能,是不是?那如果有一天你一点也没得着真理,一点变化没有,你还能怨弟兄姊妹不给你提呀?你埋怨别人什么用啊?关键你自己得认识到。你们说弟兄姊妹心里头对哪一个人有没有一定的看法?谁怎么样,致命处在哪儿,最坏在什么地方,是不是都清楚?如果你说:“弟兄姊妹谁也不修理对付我,谁也不给我提意见,那保证我就是最好的人,无可指责。”这么看对不对呀?这么看那可更荒唐了!弟兄姊妹不说那是因为顾你脸面,怕你挂不住脸,不好意思,怕你接受不了,并不代表你什么都好、什么都对,你是好人,这一点得清楚,人得有自知之明,是不是?你们说你们的个头高矮你们自己知不知道?你们的体重有多重知不知道?那你们里面有啥病、哪方面缺少人性、哪方面做得不好,也都应该清楚啊。你如果对自己哪方面最坏,哪方面最没有顺服,哪方面最犟、最自是,哪方面最让人讨厌、厌憎,你都不知道,这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吗?这样的人没有自知之明。有人说:“那个带领、那个工人为啥看我不好呢?为啥老瞧不起我,不搭理我呢?”那你为啥不挑挑自己的毛病啊?人家为啥看不起你,不搭理你?为啥反感你?还是你做得不好,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为啥不检查检查自己呢?有的人不仅不检查自己,还得埋怨:“上面怎么老对付我呢?”老对付你,还是你有问题,是不是这么回事?你自己要是明智的人,要是有点理智,你反省反省自己,你到底有啥问题,你到底是不是个人,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自己这点都不清楚,你还信啥神?你还等着人给你揭露出来呀?谁有功夫搭理你呀?你自己好自为之就完事了,你是什么人,你该怎么追求真理,你好自为之。人得有自知之明,别老以为:“弟兄姊妹不了解我,弟兄姊妹不给我提,那我就最好。”你这是没理智的话。到底该怎么追求真理,清楚了吧?你有哪些问题,该怎么解决,自己得清楚,过日子你会,你知道解决什么难处,缺啥少啥都清楚,信神该怎么解决败坏、该怎么追求真理,也应该清楚。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