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16 尽本分的重要意义

16 尽本分的重要意义

人为什么要尽本分,可能多数人都不太清楚。人属于受造之物,神造人的时候对人有托付,也就是对人有要求,人如果能按照神的要求来实行,来满足神,神对这样的受造之物也就是对这样的人才是满意的;如果人不尽受造之物本分,可以这么说,那就是人被撒但败坏了,没有人性了,跟畜生一样,跟动物一样,所以对这样的人类神不喜悦,神恨恶、神咒诅。咱们举个例子,就像一个家庭里的孩子,他如果不按照父母的要求活着,不务正业,父母喜不喜欢?肯定不喜欢。如果他到了能干活的年龄,能担当家务的年龄,他还不务正业,那这样的人有没有人性啊?没有人性。大人对这样的孩子就恨恶,说:“我怎么生这么个孩子呢?这是什么孩子?这没有人性啊!”就感到不满意。今天我们在神面前为什么要尽本分?就是神在拯救败坏人类期间,人就是借着尽本分达到蒙拯救、被成全的,你不尽本分你就没法蒙拯救、被成全,不尽本分你就好像是活在神话以外的人,你对神的要求置之不理,你听不懂神话,你活在神话以外神没法要求你,你也不接受神的要求,这样你就没法蒙神拯救。所以,凡是尽本分的人,起码来说你算有点良心、有点理智,你有资格来接受神的救恩,就这么个意思。现在人尽本分都尽什么本分?第一,你必须得吃喝神话。吃喝神话、接受神的话、按照神的要求实行,这是人起码该做到的,你经历神作工,这个本分你不尽不行啊。第二,在吃喝神话的基础上,你如果对神的心意明白一些了,你懂事了,你的灵复苏了,开始务正业了,那你就开始尽在教会里的本分,也就是教会工作里的本分。教会工作里的本分都有什么?一个是传福音,一个是搞接待,另外呢,在教会生活里做带领、做工人,或者负其他一方面什么责任,尤其现在有一些特别的工作,像印书的工作啦,还有文字工作啦,这都属于人该尽的本分。尽本分本身说明啥问题?就说明你已经接受神的作工了,你知道在教会里你该担当什么本分、该完成神的托付了,你比较懂事了,你的灵复苏了,你是一个有灵的活人,你开始务点人事了,就象征这个问题。在教会里什么本分也不尽的人,弟兄姊妹怎么看他?比如,有一个人信了两三年了,啥本分不尽,聚会有空就来,没空不来,吃喝神话根本就不说话,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教会有什么工作什么也不作,好像与他无关,那你们怎么看这个人哪?你说:“这个人跟外邦人一样,好像死人,没反应、没知觉。”是不是这么看哪?说:“这个人信两三年了,怎么对信神的事没知觉呢,他就是个喘气的死人哪,好像这人没什么良心理智,好像不是神家里的人,好像不是弟兄姊妹,这不是外邦人刚进来教会嘛。”有没有这种感觉?不尽本分就不是神家的人,不属于神家的人,跟弟兄姊妹没共同语言哪。另外,你们再看看那些信神多年,在教会里什么本分不尽的人,跟弟兄姊妹有共同语言吗?跟弟兄姊妹合得来吗?跟他没话说,说话也是那些外面的话、客套话,没有心里话,心里什么也不想说。你们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那你们说人不尽本分算不算神家人哪?“不算。”起码是有名无实,人都不喜欢,不愿意跟他接触,跟他没有共同语言。那神怎么看他呢?神看他还是死人,被死亡浸透的死物,不是活人哪,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被死亡浸透的死物”这话怎么解释?就是败坏太深了,让撒但败坏死了,都没有灵气了。“死亡”就指败坏说的,败坏透了,被死亡浸透的死物,不是活人了。活人是怎么回事?你吃喝神话,灵慢慢苏醒,灵一苏醒,人就有良心有理智了,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他想不尽本分也不行啊,心里不平安哪,就感觉:“你们都尽本分,我是外邦人哪!我可不能像外邦人那样来对待神。”他不尽本分心灵里头不平安哪。有的人尽本分临到点事消极了,不尽本分了,有的人家庭太忙碌了,又尽不上本分了,一段时间不尽本分,心灵里就不平安、不踏实,那这种感觉从哪来的?从良心来的。以前你咋没良心呢?现在你怎么有点良心的感觉呢?那是不是灵苏醒了?人的灵苏醒,第一个作用,就是良心开始发挥作用了;良心上有作用了,有感觉了,那这个人就开始活过来了。良心一有感觉,就感觉:“我不尽点本分我亏欠神,我不尽点本分我就不是人。”最后说:“我不尽本分不配活在神面前。”你再经历一段尽本分,又发现有应付糊弄,有应付糊弄经过对付修理,就在神面前反省:“应付糊弄是怎么回事呢?人为什么应付糊弄?”最后明白过来了,说:“应付糊弄这不是欺骗神的作法吗?咱也不尊重神哪,咱心里头也不是敬畏神的人,这更不是顺服神的人哪。”最后良心的感觉又发现了:“我如果尽本分应付糊弄神,我不配活在神面前,我不是人。”这是不是良心作用啊?那你现在有这个良心上的作用,你就越来越懂事了,越来越知道人该怎么活在神面前,人在神面前应该怎么活着才是个人,这个做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最后你信神到一个地步,就感觉:“哎呀,信神太有意义了,信神就是怎么做人哪,神作的真是变化人的工作,越信神、信得越好,越有人样啊,信神信到最终那就得着真正的人生了,那就活出真正的人的模样了,要不信神老是鬼样,哪有良心作用啊。”外邦人处事就是以诡诈为特征,跟谁都是耍诡诈、耍欺骗,占便宜、得利就是最高原则。现在,你由一个外邦人唯利是图、弯曲诡诈、尽想占便宜变化到什么程度了?讲良心,有理智,知道尽受造之物的本分,知道怎么做人、怎么做人心里平安,知道怎样活在神面前、怎样活着对得起神,这是多大的变化呀,这是蒙了神的极大拯救啊。你们有没有这个经历呀?“有一点。”人的生命大小,根据啥衡量?就是根据他尽本分有没有忠心,尽本分满足神程度如何。你满足神程度太低,这证明身量还小,你满足神达到一个地步,心里能完全达到神的要求、达到神满意,你心里才是最大快乐,神不满意你心里就痛苦,达到这个程度你就是真正活在神面前的人了,你就是真正敬畏神、顺服神的人了。你在神面前尽本分能达到满足神的时候,你的祷告充满了赞美,充满了感谢,在神面前老觉着:“太感谢神了,神太配受赞美了,神太好了,神真是爱呀……”感激的话说不完,所以你的祷告就成了敬拜神的祷告了,感谢赞美多了那不就敬拜神了嘛,没有一点怨言,没有一点埋怨的心情,没有一点观念,心里就感觉:“神太好了,太公义了,神最讲理、最实际,神才是真正的爱呀。”你对神有这样的认识、有这样的感觉的时候,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爱神的人哪?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哪?这是爱神的人,是顺服神的人,这就是蒙了神极大的拯救,是蒙神拯救的人,他真理明白多了,对神认识多了,也可以说这就是被成全的人。这样的人在任何地方、在任何人群中,那都有神的恩典随着,都有圣灵作工随着,因为这样的人一开口就能见证神哪,这样的人他的样式、他的活出那就是神所喜悦的人、是神祝福的人,他到哪儿都有神保守啊,那有撒但要害你他不敢动你,那神的灵都在保护你、维护你,谁也不敢动你。人如果经历神作工达到这个程度,也就是蒙神拯救的时候,神怎么看这个人哪?神把他看成眼中的瞳仁啊,心中的宝贝!神说:“这就是我成全的人,我所拯救的人就是这个样式,就是这一类。”那这个果效是怎么达到的?就是人在尽本分当中不断地努力、不断地追求真理,有一点不合神心意的地方那也要努力往上够,达到满足神为止,有一点不透亮的地方也要寻求真理,把它看清楚,用真理解决,达到完全进入实际、活出的完全是正面的形象,就老这么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往上够、不断地追求真理、不断地进深,最后就达到完美无瑕。如果不尽本分呢,人的心在哪儿啊?在世界上。你尽本分呢,一点一点你的心那就活在神话里了,一开始活在教会里头,在教会里再进入实际你活在神话里,在神话里呢,那你就老是活在真理里面,活在神的面光中,这样就达到真正活在神面前了。所以说,只有在教会里不间断地尽本分,在尽本分当中不停地努力,无论发现有什么败坏流露,都能认真对待,都能用真理解决,借着不断地追求真理、不断地经历进深,最后达到解决一切的过犯、解决人一切的难处,完全进入神话的实际,活出了神的要求,妥了,达到蒙拯救了。尽本分与做人的关系,尽本分与蒙拯救的关系、与被成全的关系是什么,清楚了吧?人能尽本分说明什么?说明人有良心有理智,人的灵苏醒了,就像小孩一个劲儿地玩耍、淘气,有一天他明白了,懂事了,他知道讨大人的喜欢了,知道要听大人的话,知道要做大人做的事,这是不是小孩懂事了?不懂事的孩子什么特点哪?那就是傻玩,不理解大人的心思,那就是不懂事。懂事了呢,就知道干点大人的活,就知道听大人的话,就老想跟大人说话、唠嗑,有啥事不明白就老想问大人,这孩子不就懂事了嘛。人在教会里尽本分,那就是懂事的孩子,开始懂事了,灵苏醒了,开始有良心理智了,开始琢磨追求真理了,要琢磨做人了,往正道上奔了,是不是这么回事?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啊?懂没懂事啊?良心理智现在怎么样?开始有感觉了吧?如果尽本分有应付糊弄,良心有没有控告啊?“有!”如果你在神面前做了一件不理智的事,良心有没有控告?“有!”这就是灵苏醒了,开始懂人事了。人懂人事以后就琢磨:“不尽本分心不安哪,我长大了,我得尽本分哪,不尽本分心不安,不尽本分好像神不喜欢。”心里就清楚,不尽本分那就有背叛神的感觉,不尽本分好像就是个不信派,就是个外邦人,所以越琢磨越觉得:“不行,我得尽本分,我不能不尽本分。”良心感觉就这么强烈,你不尽本分不行。所以,从开始尽本分讲条件、跟神搞交易、发怨言、心不甘,到最后尽本分没条件,没有交易,甘愿付代价,受什么苦都行,怎么尽本分都行,丝毫不要神的恩典、好处,这是不是一个性情变化的过程啊?所以,在尽本分当中,你就是灵得着苏醒了,你就开始有点人性了,开始知天命尽人事,这样做心里平安。人如果经历到这个地步——“我尽本分没有个人目的,完全就是为了尽受造之物的责任、义务,没有要求,只是为了还报神爱,没别的目的。”这良心也就感觉平安了,良心里头感觉快乐了。一段时间,你尽本分很受苦,很付代价,你觉着心里头终于能尽好本分了,终于能还报神爱了,你心里充满了感激,充满了赞美:“这是神的恩典哪,这是神的爱呀,要没有神的作工,我哪有今天这个人样啊!”这个时候你就感觉心里有享受,甚至死了眼睛都能闭上。尽本分的意义现在看清楚了吧?不尽本分就不是人,没有人性,不尽本分没良心、没理智,不尽本分那就不是还报神爱的人哪,那是忘恩负义的人,是背叛神的人。你如果有这个感觉,有这个认识,这说明你的灵完全活过来了,你是活过来的人,你不是死人了,你是蒙拯救的人,你是名副其实的受造之物,你是名副其实的神的选民,你活出来的正是人的模样、真正人的样式。尽本分有没有意义?太有意义了。但是你让初信的人尽本分,他不明白,因为他没活过来,他说:“我为啥要尽本分哪?我在社会上干点活得有工钱哪,那谁不给我好处我可不给他做事啊,那在神家我做那么多事,不给钱,这不合适呀。”所以他不尽。那你不用管他,你也别要求他,就让他老听神话,老聚会,老交通真理,老祷告神,老唱诗歌,不知不觉他灵就苏醒了,灵一苏醒,那良心理智的作用该发挥了,到时候他想不尽本分都不行。现在如果让你们:“别尽本分了,回家信去吧,愿意咋信咋信,没人要求你尽本分。”你怎么感觉?“不尽本分了?这不与神隔绝了吗?这不是把我淘汰了吗?这说明我是神话以外的人?我不是接受神作工的人?不是神拣选的人?那我不是人,是畜生?”你这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不甘心哪。

我们尽本分这的确是神的高抬,现在圣灵在我们身上就这么作,就这么开启光照我们,把神的托付显明给我们。神让我们尽本分,给我们托付,这是神对我们的高抬呀,证明神并没有抛弃我们,应该看见这一点了。有的人现在开始尽本分了,尽本分以后就感觉:“哎呀,这尽本分也真不容易,但是咱们得努力,另外这一尽本分哪,真看见自己缺少了,缺少的真理太多了,咱们能做到的太有限了,咱也没有忠心哪,所以,可得好好追求真理,要不好好追求真理,这个本分不可能尽好,不可能达到满足神哪。”现在有些人看见了,要达到尽好本分满足神,得装备不少真理,这正是我们进入生命经历的实际,也是开始经历生命性情变化的最关键的时刻。尽本分最显明人,人对神有没有顺服、有没有忠心、有没有真实的爱,一尽本分都显明了,不用别人说,自己心里最清楚,你自己是啥身量,你到底对神有没有忠心,你到底能不能体贴神心意,你到底对神的话、对真理有没有真实的接受、真实的实行进入,这一切全显明啊。现在你们老这么听交通,感觉怎么样?这是不是咱们该进入的真理?是该进入的真理。那现在你们追求真理是不是都感觉有路啊,心里特别亮堂啊?“是。”心里越亮堂,对实行真理、接受真理越有信心,那你保证能被作成。如果是对真理不感兴趣的人呢,他越听真理越觉得:“这我更实行不出来了,我信神就是稀里糊涂,老讲真理老讲真理,越讲我越感觉难哪,越讲我越感觉这不是咱们该追求的,这不太吃亏了嘛,太没有意义了,不如挣钱好。”人如果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表现,这是什么问题?那这样的人肯定不是喜爱真理的人,他不喜爱真理,他接受不了啊,他心里头抵触哇。喜爱真理的人越这么交通越来劲,越感觉:“这是正路哇,正是人该追求的,这人就该具备这些呀。”心里的要求越来越强烈了,就感觉:“我能接受这些真理,我现在做不到,以后我保证能做到。”他心里有劲、有信心,这样的人保证能被成全。今天你有这样的劲,感觉:“这些真理好像就是我眼前该追求进入的,我保证能达到,我再追求上一年,这些真理基本就能实行差不多。”那这样的人你们说他有没有变化?太有变化了。现在你们感觉自己真有变化,那我现在交通的这些真理,用不了一年两年你们是不是也能达到?你们如果心里感觉:“我离这些真理好像很近,这些真理我一听感觉可明白了、可对了,我就应该这么实行,我能做到,用不了多久保证能进入。”就这样的人保证能被成全,就是被成全的人,这是绝对的。那你刚信神的时候你想到你会有今天这样的变化吗?你做梦都不敢想,那你现在变化到这个程度,如果不是经历神作工能达到这样的果效吗?你到世界上哪个宗教团体里头聚会能达到这样的果效啊?只有经历神作工才能达到这样的果效。那你经历几年了?无非就两三年,顶多三五年,就看见有变化了、有成果了,那你再经历两三年呢,肯定会更好啊,更会有长进哪,以前那段长进那还是慢的,如果进入正轨了,以后的长进只能更快。现在你们是不是越来越感觉:“哎呀,进入实际这路太亮堂了,太好了,现在所交通的这些话好像我马上就能接受到心里,好像明天后天就能实行差不多,就能有点果效。”心里头有没有这样的愿望啊?有的人就有这种焦急的心理,满了自信,这就是长进,这就是圣灵在恩待我们,在我们身上作工。你们说圣灵是不是在开启我们?我们对生命进入的事、对自己的缺少是不是看得特别清楚?这不是神的恩待吗?这不是人做的,这是神作的,你们相不相信?我今天跟你们交通这些话,要没有圣灵的作工,我说话都没劲,我都不愿意讲,我给你讲有这样的气氛,你们听着能有这样的享受,感觉这么实际,这么真实,这是不是圣灵作工的果效啊?这是圣灵作工的果效,一点不差。你就得这么看。那什么叫认识圣灵作工?你们体尝到了就知道了,你经历得越深,你看得越透。等有一天你到宗教场所里你再看看、再听听,你就知道啥叫没有圣灵作工。有圣灵作工人越听越明白,心里越来越亮堂,信神越来越踏实、越来越有路,道路越走越光明,那“神的话就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这话就应验了,让我们经历出来了,这话太实际了。我们信神这几年得的真不少,那神这么爱我们、这么恩待我们,神让我们尽本分还报神的爱有啥不应该呀?神恩待我们、高抬我们那就是想用我们、训练我们,让我们尽本分长大成人,能担起神的托付。我们以后如果真能担起神的托付,那能独当一面哪,没有人带领,圣灵带领我们,凭我们里面对神话的认识、对真理的明白程度,就完全可以独立地来作工作,不用人督促、不用人监督、不用人管,就能达到果效,那不就是身量长大成人了嘛,让神放心了嘛。现在还得有人带领你们,有人安排你们工作,临到什么难处人还得给你讲,还得给你交通,给你解决;如果没有人这么组织、这么安排呢,人就回家,就散,谁也坚持不住,这有见证吗?有些人作工就是得有人组织、得有人监督,老得有人安排,说:“你得这么做。”还得检查:“这两天工作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没有?”“没有,还有不少呢。”“赶紧做呀,这么着急的事你咋不着急呢?”老得让人督促这就麻烦哪。那如果没有这个人督促呢,你就不尽本分了,那你是信神的吗?你咋不能独立地完成神托付呢?那你这人也不可信赖呀。有些人尽本分就是不能让人信赖,不值得信赖,那这样的人有没有理智良心哪?没有理智良心。没有人督促你也能干好,人把这个活交给你了,不用人管,保证我给你干好,那这样的人是诚实人,有信用,让人放心哪。初信的人神家不要求那么高,我也对人不那么苛刻,但是你自己应该考虑做啥事负责任、有信用,不用人督促,如果你尽本分能达到这个程度,那你这个人就是对神忠心的人,你是个诚实人,守信用,神对你放心;如果你的尽本分老得让人督促,老得用人检查,用人推着走,这在神面前算什么见证啊。如果没有人安排你工作,你自己会不会按照里面圣灵的感动,根据神话、神对人的要求自己去尽本分呢?你能不能这么做?你如果真能这样做,那你这个人能见证神,以后能事奉神;你如果不能这么做,那你不是见证神的人,你不属于事奉神的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跟随者。有人组织你就能作点工作,没有人组织你啥也作不了,如果没有人组织的话,你可能就逃之夭夭了,回世界了,这样的人有没有见证?没有见证,不够身量。现在有的教会就有几个追求真理的,能同心合意,这个教会就有见证,有教会的见证,说:“这个教会有一班人,有几个人为核心、为柱子,在那个地方就把神的名、神的作工、神的性情都见证出去了,凡是寻求光的、寻求真理的,都就光而来,都到这个教会里寻求真理,这个教会里的人还出去传福音见证神,结果这个教会越来越兴旺,国度里的子民越来越多。”这个工作的开展主要靠那几个核心的人,靠那几个柱子。那你现在达到这个身量没有啊?在教会里的人和教会带领、工人同心合意,扩展神的国度福音,让更多的人都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作工,有没有做到这样?你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还是身量没长大,太小,作不了工作。教会里追求真理的人和带领、工人同心合意,抱成一团,谁也打不散,有没有那么几个人?别管谁完全不完全、有什么软弱、有什么败坏流露,只要是追求真理的人、维护神作工的人,那就是与神站在一边的人,那他就是忠心事奉神的人。人有什么缺欠互相补足,借着交通真理让人不知不觉都进入实际,脱去败坏性情,逐步达到完善。这个同心合意是关键呀!目标一致,方向一致,并且都共同为完成神的托付达到同心合意,这样,教会的见证就出来了,撒但就彻底蒙羞了。无论什么敌对势力,看见教会有这么几个同心合意的人、忠于神的人站住见证,它就彻底蒙羞。如果有的人搅扰教会的见证,看见有几个人同心合意,他老搅扰,老想拆散,他老想以他为中心,这样的人是什么人哪?那就是撒但的差役、大红龙的爪牙,是撒但的帮凶。真正有理智的人他会跟这些追求真理的人站在一块儿,团结一心,抱成一团,拧成一股绳,不管谁以前对我怎么样,有什么私怨,或者有什么误解,但是都能同心合意地为完成神的托付去为神尽忠,那这样的人就是体贴神心意的人,是顺服神作工的人,人有这样的心志,证明他有良心、有理智、有人性。所以,在哪个教会里头,如果有一些弟兄姊妹和带领、工人抱成一团,团结一心、同心合意,这是正常的,这说明弟兄姊妹现在有真理了,开始进入实际了,开始有身量了,都开始尽本分了,开始作见证了。如果有的人起来搅扰,大家该怎么办?先识别撒但的诡计,然后对恶人先作点工作,看看他有没有悔改的心。如果怎么交通真理他也不悔改,还是一点顺服没有,那就该淘汰他、弃绝他,这就对了。搅扰教会工作、搅扰神作工,这样的人没理智,老想做首,不想做尾,老想出人头地,站在人肩膀上,这不是撒但性情嘛!人听了这么多道还能做这样的事,不觉得肉麻、不觉得卑鄙?我对这样的人反感,我碰着这样的人我坚决不用他,对付他那是丝毫不客气。

现在你们感觉进入到信神的正轨没有啊?“还没有。”进入信神正轨,一个是对追求真理的路看清楚了、对追求真理的意义看清楚了,一个是对尽本分的意义看清楚了,认识到尽本分是受造之物的责任、义务,天经地义的,比自己的家务事重要多了,把尽本分的意义看清楚了,追求真理的意义看清楚了,知道怎么追求真理能达到蒙拯救,知道怎么追求真理能达到生命性情变化,心里完全透亮,不是光口说道理,这样的人就是开始进入信神的正轨了。有的人信神觉得还挺有劲,真道是看清楚了,让他退去那说啥也不行,什么情况也不能退去,但是不愿意尽本分,就想一点本分不尽,借着过教会生活达到生命性情变化认识神,这种观点对不对?不对!有些人就这么想:“要一点本分不尽,只过教会生活、追求真理,生命性情就能达到变化,对神就能达到有认识,能为神作见证,那多好啊!”这有可能吗?这是不是有点太自私卑鄙呀?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如果存这样的心,是不是自私卑鄙?“是。”那你要真能这样理解到,那你这么祷告祷告,你看我这种认识真实不真实,到底是不是道理?如果你的良心真感觉亏欠,觉得真是这么回事,那我的这种说法就成立,如果你祷告认为是道理,良心没有亏欠,一点都不受责备,你觉得不是出于神的意思,那你就不尽本分,你把这个事经历经历吧。信神进入真理不是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你说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不是一方面真理呀?这是一方面真理,这一方面真理你如果认识不到,那你不会尽本分,你不会尽本分你就失去了被神成全的机会。神成全人怎么成全?就是在人尽本分中成全人,在人接受试炼熬炼中成全人,在人接受修理对付中成全人,在这三方面成全人,让人进入真理、得着真理。成全人之后的果效是什么?因着明白真理、因着认识神达到生命性情的变化,这是被成全达到的果效。成全人就是把真理作到你里面了,让你心里明白、透亮,感觉这是人该具备的实际,然后你的看事观点发生变化,随后生命性情逐渐发生变化,不是人明白真理生命性情马上就变化,它是先借着看事观点转变,然后生命性情逐渐发生变化,生命性情发生变化以后,你再临到事的时候支配你的是真理,而不是败坏人类的本性、败坏人类的观点,是新的真理成为你的生命了,这个真理的生命在你里面支配你,你活出的就变样了。现在你们对尽本分认识得怎么样了?有些人可能还觉得:“我这个人没有人性,就我这个德性,尽本分是不是效力呀?如果我尽本分是效力的话,效了几年力最后还是淘汰,那尽本分不吃亏了嘛。”这种想法对不对?这是撒但的诡计在人里面发挥作用,拦阻人尽本分。你没有真理能突破这一关吗?你就怕效力,老觉着:“效力那亏大了,那可愚蠢了。”这跟神还斗心眼啊。你说人跟神还斗心眼,这人诡不诡诈?这可诡诈到顶尖了。跟神斗心眼的人,你说他这个斗争的思想多严重吧,这是不是撒但本性?有撒但本性掌权的人好斗,跟谁都斗,你说这何苦来呢?这人活在撒但的性情里、活在这撒但的世界里头,是不是痛苦啊?痛苦。痛苦谁给带来的?撒但给带来的,撒但是万恶之源、罪恶之根。我们经历神的作工,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受了许多苦,经历修理对付也受了许多苦,经历试炼熬炼还受了许多苦,那这些苦谁给带来的?这些事有些人就分辨不清了,有些人说啥:“那如果神不审判我我能受苦吗?神不让我临到试炼熬炼我能受苦吗?神如果不修理对付我我能受苦吗?”修理对付你你为啥就能受苦呢?还不是因为你有撒但本性吗,那是撒但本性使你受的苦,因着撒但的败坏使你受的苦。那你如果没有撒但的败坏,神还审判你刑罚你吗?神还修理对付你吗?神还试炼熬炼你吗?难道人有病到医院看病,大夫让你吃药,给你打针,或者开刀手术,你受这苦你怨大夫吗?你为啥不怨自己长那个病呢?为啥不怨自己呢?你是因为自己不注意保健身体长的病,你不能怨大夫吧。你到医院治病你受苦都不能怨大夫,那你经历神作工受苦难道你怨神吗?这根源是撒但,得恨撒但,人不能不讲理吧?你信神经历神作工所受的一切苦到底怨谁呀?怨撒但。那有些人老不可理喻呢,老觉着:“因为神我才受这么多苦。”那神要不拯救你,你现在是不受这么大苦,但是你得死啊!你得下地狱、你得灭亡,神拯救你,你受了苦,你不能埋怨神,神是在医治你、拯救你,你是因为有撒但性情你才受苦。那撒但性情怎么来的?神没有败坏人类,神作的是拯救人类的工作,是撒但败坏了人类,你受的苦应该归到撒但身上,你应该更恨撒但才对,人别胡搅蛮缠,别不可理喻,到底谁是罪恶之根哪,谁是万恶之源哪,你得看清楚哇。神为拯救我们,神受了许多痛苦,神是无辜的啊,我们受苦是罪该应得,这是人该受的苦,你不能埋怨神哪,那神拯救你是好心,神的心地是善良的,是为了拯救人类,人类如果不这样经历神作工,人类就不能蒙拯救,这一点你得看清楚。如果人只经历恩典时代的作工就能达到脱去罪性、脱去败坏性情,那神就不用在末世道成肉身来审判刑罚人类了,现在都经历到了,恩典时代的作工不能变化人的性情,只是给人带来了赎罪祭,只是为末世的拯救工作铺路的,这一点是不是看清楚了?那现在你受一些苦到底怨谁?有的人都不知道受这么多苦怨谁,不知道该恨谁,不知道该爱谁,这不是糊涂吗?不管什么情况受点苦就先埋怨神,他就不恨撒但,不把这苦归到撒但身上,不把这恨归到撒但身上,这就是人的不是了,人有点不可理喻,不分青红皂白。你们说尽本分受一些苦怨谁?怨撒但。因为人有撒但性情、有撒但本性,所以人尽本分有的是应付糊弄,有的是搞欺骗,还有的人里面老有不对的存心,总有交易,总要报酬,另外受点苦还想要神的祝福,人里面有这些东西能尽好本分吗?有的人今天尽本分挺好,到明天觉着:“神也没给我什么恩待呀,我家还有这么多难处啊。”然后就消极了。有的尽点本分吃点苦,吃了两顿凉饭,吃饭不及时,胃疼了,又埋怨神:“你看我为神尽本分,我都得了胃病了,神都不纪念,都不理睬。”这是不是人不可理喻呀?你那胃病真是尽本分才得的吗?以前没得呀?这么几天就得胃病了?有的人尽尽本分,孩子没照顾好,孩子生病了,也埋怨神:“这都是我尽本分造成的,孩子也长病了,没人照顾,像野孩子一样,神都不管。”又埋怨神了。在人的思想观点里认为:“我这边要为神尽着本分,那边神就得给我管一切,那边临到什么难处神都得给我解决,这种情况下我才能好好安心尽本分。”这是什么性情啊?这里面是不是有交易?是不是有条件?尽本分是不是在索取报酬?人带有这样的存心尽本分,能满足神吗?有的儿女给父母拿点东西,里面带着存心,拿来十块钱的东西,在父母这儿还得要二十块钱的东西,父母得加倍偿还,这不是交易吗?总得占便宜,拿点小东西成了诱饵了,想钓取点更大的利,办点更大的事,人都是生意场上的高手,只占便宜、只营利,不许亏本。人有这样的败坏性情,该不该受到审判刑罚?该不该受修理对付呢?该不该临到试炼熬炼呢?应该吧。那如果神这样作,我们因此受了许多痛苦,受了试炼熬炼的痛苦,受了审判刑罚的痛苦、修理对付的痛苦,这个苦是不是人该受的?“是人该受的。”那你受这样的苦,这是不是神的高抬、神的爱临到你了?这的确是神的高抬、神的爱临到人了。有的人就不理解神心意,老把自己受的苦加在神身上,好像这苦是神给他带来的,给自己受的苦再戴个冠冕:“这是我在为神受苦哇。”人认为信神所受的一切苦都是为神受的苦,这种说法合理吗?这种说法到底公平不公平?这是人为神受的苦吗?还是为自己蒙拯救受的苦啊?你为自己蒙拯救受了苦还得让神奖赏你,认为这是为神受的,这是什么逻辑?这是不是撒但逻辑呀?人里面种种的不公平的说法、不合乎道德的理论都是来源于哪儿啊?是撒但灌输、败坏产生的,撒但这个东西就不可理喻,它就老想与神平起平坐。撒但你凭啥要与神平起平坐呢?天地万物是神造的,神主宰管理天地万物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是神造的神就管,天地万物哪一样是你撒但造的?既然不是你撒但造的,你撒但为什么要管理、要主宰?你这撒但不是不可理喻吗?那人类是你撒但造的吗?你撒但为什么要管理人类?你为什么要治理人类?你把人类治理到啥程度了?都成了魔鬼撒但了,都成了抵挡神的败类了。你们说撒但所做的有没有理智?一点理智都没有。所以,人的没有理智都来源于撒但,都是撒但败坏的,撒但就是没理智的东西。那人说话没有理智像不像撒但哪?“像撒但。”人在那儿胡搅蛮缠,一点道理不讲,像不像撒但?“像撒但。”有些人一受点苦就胡搅蛮缠,就发疯了,就犯神经病了,就讲蛮话,让人听着难受。在教会里头我最怕什么样的人?我就怕胡搅蛮缠的人,什么蛮话都能说出口,他脸还不红,还觉着满有道理。你们喜欢这类人吗?在教会里头如果真有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你们怎么想?他没事的时候就来聚会,人交通交通不知哪句话碰着他了,他感觉是说他,他就耍起蛮来了,破口大骂,一点道理不讲,谁劝也不行,满腹牢骚,把教会生活搅个一塌糊涂,老实了。如果有这样的人,你们说怎么办?这样的人应不应该给他隔离呀?“应该。”赶紧给他隔离,哪个教会一有这样的人那可麻烦透了。你们说这胡搅蛮缠不可理喻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呀?“不容易。”因为他讲的是歪理。他讲歪理的时候他不觉着是歪理,他觉着他讲的理很纯正,认为是公理,大伙谁听着都得信服,那这是什么问题呢?你看大红龙,它做了鬼事、做了最邪恶的事,它讲的话外表还挺正,还说得蛮有理,拿不是当理说,大红龙那就是一切胡搅蛮缠不可理喻之人的老祖宗,凡是好撒泼耍疯的人那都是大红龙的孝子贤孙。这样的人适不适合尽本分哪?“不适合!”这样的人让他回家,别尽本分了,因为他要尽上本分他撒泼耍疯的机会多,那就给教会带来灾难哪!人里面有撒但的本性,容不容易做出一些像那些不可理喻、胡搅蛮缠的人做的事?有些人就老讲自己的歪理,你让他尽本分,他总有一些话要说,总要讲一些条件、讲一些理由,那这样的人他如果尽上本分,那以后那理由、条件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麻烦。好比说,他今天尽了本分,孩子长病了:“我尽一天本分孩子长病了,这孩子长病了那钱谁拿呀?那这个病好了以后是不是有后遗症啊,这后遗症谁负责?那以后再犯了咋办呢?”这事不来了吗?撒疯耍泼的事上来了。你们说这样的事出现怎么处理呀?那尽本分最好还是签个合同:“我尽本分发生的一切不幸或者灾难,不管是神的审判也好、惩罚也好,是我罪该应得的,因为我以前犯罪太多,神怎么对待我都是公义,我不埋怨任何人,不埋怨神,只恨撒但,不寻求一点报酬,就是家里发生了更大的灾难——死人了,与神家没有任何关系。”应不应该写上一句这样的话呢?“应该。”如果说你们尽本分真是遭遇了不幸,这个责任到底谁负呢,说句公道话?先说你是为神尽的还是为自己尽的,再说到底谁负责任。如果有人对这样的事看不透,那最好你先反省好了,把这方面的真理看透。如果按有些人的逻辑,就是人信神以后出现一切的意外事故都得由神家负责,你们说这合理不合理?公平不公平?神跟人签定这个约了吗?如果说神真这样跟人签约:“在你信神尽本分期间保证不死。”那外邦人就都信了,因为保证不死啊,为了长生不老也得信神尽本分。那如果这样的话,那神命定的哪些人得救、哪些不得救这计划就打破了,神命定的哪些人必得受审判刑罚之苦、哪些恶人必须得受惩罚也打破了,神能那么作吗?神不会那么作,人的命运都是神定好了的,该井里死河里死不了,该哪天死你想换个日子也不成,所以,你无论尽本分怎么追求真理,人的死、活都在神手里,都是神命定好的,如果埋怨神那是不可理喻,那是不公平的说法。这些事是不是得先说清楚啊?尽本分的人都得先立个字据,教会带领才能许可你尽本分,没有这样的字据不行。你们说神家立这样的一个规定合不合适?“合适。”可能有人说:“咋这么麻烦呢。”那不麻烦不行啊,万一你出麻烦呢,神家不想麻烦,现在是人好出麻烦,神家历来对人是公平的,公事公办,一是一,二是二,就是人好出麻烦,你们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假如哪个弟兄姊妹真发生不幸了,弟兄姊妹咋看?是不是都挺同情的,都感觉痛心,该伸把手的都得伸把手帮助,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你怎么对待这个事,到底怨谁,这个得弄清楚。因为这个你就给神家咬上一口,神家得无价赔偿一切损失,这合适吗?尽本分你太会讲交易了,原来你是有条件的,还拿出一条法律作依据呢,你这不是要坑害神家吗?我今天交通这些话有没有必要?为什么要交通这些话呢,这里面有真理可寻求,这一方面的真理不能不明白,免得到时候弄出官司来麻烦。你说要真弄出个官司来你自己好受吗?当时你觉着那么做挺有理,不那么做还不行,还觉得亏了,做完之后,有一天真明白真理了,后悔自己所做的了,肠子都悔青了,认为这是你一生做的最缺德的事、最对不起神的事,后悔也没用了。为了避免以后做一些使咱们后悔、感觉终生遗憾的事,现在在这个事上先弄明白真理,先确定自己的实行原则,咱们向神起誓,再立个字据,这样以后就没有大的问题。你如果敢跟神这样起誓:“神哪,我是受造之物,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我现在要尽我的本分,因为我看见你是爱、你是拯救,所以我得尽上我该尽的本分,在这期间无论遭遇任何的不幸或者灾难,我不埋怨神,我可理解为这是神的公义审判、公义的刑罚,我是罪该应得,我丝毫不怨神家、不怨神、不怨教会,我绝对不会做出像外邦人做的不可理喻的事来,我向神起誓,我如果做违反道德的事,或者跟教会打官司,我该受什么样的咒诅、什么样的惩罚。”向神起个誓,然后自己再立个字据,这样才能允许你尽本分。这样做合不合适?以前我用一些人尽本分的时候,我先让他立个字据,就是这么立。当然人并不是说都不可理喻,但有个别人就不好说,咱就看不透,再说以往有个别人还真做出过这样的事,并不是始终都没有这样的人,要始终没有咱就不说了,如果说人都有良心理智,没有人做越格的事、不可理喻的事,那咱说这就没用了,还真有这样的人。另外,这样的人即使是个别的,那对多数的人来说这么要求也是有必要的,有什么必要呢?这是一方面真理,你得明白,人该具备的这个理智你得进入,咱们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真理,也不具备这方面的良心理智,虽然也不能做出什么越格的事,但是心里还不透亮,有一些人临到不幸的事没埋怨神家吧,但觉着这事也吃亏呀,要埋怨吧,也觉着不对劲,他整不清楚,不透亮,这回让你透亮,以后到底怎么实行合适,你心里就踏实,没有想法了。多数人肯定是没有那种做法,但是心里也不太踏实,也觉着有一肚子冤水、委屈,有时偷着流泪,嘴没说出的怨言借着流泪表示出来了,有这种情形吧?

人在看事观点上、信神的观点上必须得寻求真理,你不明白真理你走不上正路,走不上正路那结局就很惨,坑害自己、耽误自己了,不寻求真理就这个下场。现在有一些人老作恶,那最后结局是啥?受惩罚。追求真理的人呢,到大红龙垮台的时候,能作神得胜的见证,他讲:“在这个期间,在大患难、灾难中,我是怎么经历神作工的,我是怎么追求真理的,我怎么尽了本分,经历到什么,有哪些危险,受了多少苦,神怎么恩待我,圣灵怎么引导我。”人一讲这个,大伙一看:“哎呀,这才是美好的见证啊,这比约伯的见证好多了,对人造就太大了!”都羡慕。那些作恶的人,他信神的观点就不对,一个是他认为:“我信到最后,我没否认神,没背叛神,那就得让我剩存下来,就得让我成为国度子民。”另外,临到灾难试炼的时候,教会没有牧人了,没人管了,他还能有机会作恶,为了达到自己的卑鄙野心目的,满足自己的私欲,有的人作了许多的恶。到有一天灾难结束了,大红龙垮了,那这样的人什么结局呀?肯定得受惩罚。人各从其类以后,神就开始作赏善罚恶的工作呀!“神既然开工,他也必完工,神是初,也是终。”这话神都说过吧?“开工也必完工”那意思是啥?“我既然把你们带到神面前了,让你们吃喝神话,经历神的作工,那最后你们经历完之后,到我工作结束的时候,我就给你们每一个人一个交代,你到底是个什么结局,根据什么定你的结局,就得给你个交代,让你清楚。”这才是真正的完工呢!哪些人受到了惩罚,哪些人得死,哪些人得赏赐剩存下来,都得有个交代,让你心服口服,这是神的作工。信神观点不对的人,他就走不上正确的路,走不上正确的路结局是什么?那就可想而知了。有的人不愿意尽本分,怕苦怕难;有的人尽本分呢,该付代价他不付代价,该撇弃不撇弃;有的人受情感辖制,然后就不愿意尽本分了;有的人遇到什么难处就发怨言埋怨神,意思:“神你让我做的事这么难,我怎么做呀?我就不做了,你为啥不让我尽本分能没有难处、能顺利,做啥啥成呢!”见到点难处就埋怨神,就消极,就想撂挑子不干;还有的人呢,尽本分一付点代价就老怀疑神:“我这是不是效力呀?如果神利用我效力,我把力效完了以后最后我啥也得不着,那我不白出这力了吗?我流这汗不白流了吗?我吃的苦白吃了!所以还是应付糊弄好,应付糊弄可能吃亏小一点,要是受苦太多,我受那么多累把事都做成了,即使尽好本分了,万一我啥也得不着,我不白尽了吗?所以还是应付糊弄好。应付糊弄尽本分,你也不能说我没尽,我还尽了,你看我都搭上时间了,你看我家都没功夫照顾,但是怎么作工、怎么尽本分啥果效没有,那你不能赖我,事难哪,不容易呀。”这样的人有没有?有吧?他就一个劲儿地应付糊弄。尽本分那是为满足神,是人该尽的,是人的责任、义务,但是有的人尽本分,就好像不是自己该尽的本分,是神要求的,是不得不做,这不是消极应付吗?没把人该尽的本分当作自己的职责、当作天经地义该办的事来办,那这样的人在尽本分上这观点就不对。你们说尽本分重要,还是在家过好日子管理好家重要?有的人就是把家庭的事放第一位,尽本分的事放第二位,家庭的事办好那是必须的,尽本分能做到啥程度那是稀里糊涂,应付应付就行了。那这个观点对不对?对神没有忠心,这样的人没有良心理智,你这么做就不如不做了,干脆回家完事了,你跟不尽本分的有啥区别呀?这样地尽本分本身就是一种欺骗,是糊弄神,是在搞交易。有些人传福音失败过一次两次,这是正常的,你再会传、你再用心,也不可能都成功,但是有的人他没理智没良心,失败一次不吸取教训,下回还这么失败,再传还这么失败,他就糊弄,他好像有意造成失败才好呢,人家失败人家也不懊悔,下回还这么干,那这就是问题了。有的人他是因为经历太少,没经验,一次失败了,感觉:“这回我明白了,再碰到这情况我不能这么做了,我得那么做。”他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失败了以后吸取教训,也可能传五个失败两个三个,成功一个两个的,等以后再传一个阶段,成功的机率更高了,到最后进入正轨了,有经验了,传福音得的人就多,失败的越来越少,这是正常的。那有的人怎么传那么多年还老失败,这是不是应付糊弄?在尽本分上应付糊弄神,一贯不悔改,这样的人尽本分神不悦纳,那这样的人圣灵作工就离弃了,圣灵作工一离弃,他啥也做不成,神就不用他了,淘汰他了。在尽本分上如果被淘汰,你们说这个人能不能蒙拯救?肯定不能蒙拯救,一点还报神爱的意思都没有,一点良心理智都没有,哪有人性,纯粹就是畜生。这样的人就不适合尽本分,干脆不能让他尽本分了,让他回家过日子完事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