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各类书籍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25 怎样实行用真理解决问题

25 怎样实行用真理解决问题

今天交通在实际经历当中怎样用真理解决问题。基督是用真理来审判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所以,我们必须得接受基督的审判刑罚、得经历基督的审判刑罚。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要达到什么果效呢?第一,借着神的揭示、审判刑罚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与败坏真相,这是接受神作工要达到的第一个果效。如果人对自己的败坏实质与败坏真相没有清楚的认识,那就证明他在经历神的末世作工中不追求真理,所以没有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与败坏真相的果效。如果人经历基督的审判刑罚真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与真相了,并且明白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证明他在经历神作工当中的的确确是追求真理的人、是顺服神作工的人。衡量一个人在经历神作工当中到底有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是否进入神话的实际,这就显明了人在经历神的作工中到底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信了几年以后,在尽本分当中越来越有人样,在尽本分当中越来越会顺服神、满足神,在尽本分当中越来越认识神,并且能见证神、高举神,达到事奉神,最后,在事奉神当中达到真实地认识神,成为神的见证人,这是被成全的人。如果你信神多年,也能撇下家庭,甚至撇下一切,尽本分当中也受了许多苦,但就是看不见生命性情的变化,信神多年跟谁也配搭不来,信神多年还讲不出实际经历见证,这样的人就是被显明的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所以不能蒙拯救。在现实生活当中,追求真理的人他是不断地有变化,对各方面真理逐渐地透亮,对神越来越有认识。如果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老也讲不出实际,甚至就怕交通真理,一到聚会的时候,就觉得心里空空,什么东西也没有,想交通点话那是难上加难,如果允许讲字句道理还能说上一气,一讲实际一个字都没有。这样的人信神多年贫穷到什么地步?可怜不可怜哪?人问:“你信神几年有没有真实的认识啊?你对神有没有认识?”你怎么说?你说:“有点认识,神是公义的,神是信实的,神是全能,神有智慧。”这是认识吗?这不是空话嘛,这是学来的。你得讲实际的认识,讲你自己的真实认识。好比说,你说神是公义的,那神怎么公义,你说清楚?用你经历的话说清楚?你如果说神是爱,那神怎么爱人类的?他怎么拯救人类,你能说清楚吗?这些细节问题你说不清,你光说一个笼统的话,这能代表你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吗?你如果信了几年一点对神的认识都谈不出来,这是什么问题呀?你感觉有没有羞愧呀?到底怎么见神哪?拿什么见神?有的人还老盼望见神:“我要能看见神可好了,我要能见见神嘛……”你拿什么见神哪?拿什么来迎接神哪?你怎么面对神哪?这是不是问题呀?那你到底该怎么经历神作工?你在经历神作工当中你流露那么多败坏,你为啥不用真理解决呀?你临到那么多的问题——败坏流露、过犯、消极、软弱、远离神、悖逆神、抵挡神、不追求真理、不爱神,还常常有观念,跟神隔阂那么多,还埋怨神,你流露这么多败坏,你用真理解决了吗?你存在这么多败坏问题,为什么不寻求用真理解决?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现在有很多人提什么问题?“我里面情形老不正常,不知怎么解决?”“我地位放不下,不知怎么解决?”“我跟别人配搭不来,不知怎么解决?”“我心里老是恨别人,看不上别人,这种情形不知怎么扭转?”“我常常消极软弱,不愿意尽本分,这问题不知道怎么解决?”等等很多的问题不知道怎么解决。里面有这么多难处,明明知道自己败坏情形那么严重,为什么不能寻求真理,用真理解决?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不是人不追求真理呀。

人消极软弱该怎么解决?你先认识消极呀,消极是什么东西呀?消极是怎么产生的?消极给人带来的危害是什么?人为什么接受消极的东西呀?那你这里面有撒但的控告哇,有撒但的提议你接受了,这代表你的性情有抵挡神的东西呀,你的存心不对呀,是不是这么回事?是。那你为什么接受撒但的提议呀?你为什么里面有抵挡神的情形啊?那你的心不对呀,你不爱神,你不顺服神,你老讲理由,你老维护你的利益,维护你的虚荣心,维护你心里面喜爱的东西,维护你的情感。所以,当达不到你的愿望的时候,你就消极、你就难受,从这里就足以看见你是为谁活着,你是为你的肉体活着,你是为了满足肉体的奢侈欲望活着,达到有地位你活得就高兴,地位之心得不到满足你就消极,你就不愿意尽本分,你就悖逆神、抵挡神,这是不是消极产生的根源哪?你的心不对,你的心太悖逆神了、太抵挡神了,老为肉体活着,老为地位活着,老有奢侈欲望,老想满足肉体,一次不满足你就消极,就埋怨神,你里面就痛苦,就不想尽本分,这是不是人的心有问题呀?如果是真正爱神的人呢,肉体利益受到伤害了,肉体的愿望达不到满足了,可能有点痛苦、不如意,但是一琢磨:“不行,咱们受点苦没事,满足神要紧,咱还得顺服神,咱不能满足自己,得舍己,为神活着,为通行神旨意活着,肉体无论受什么苦,肉体的愿望、肉体的野心无论遭遇到什么失败,都是应该的,肉体就该受苦,就不能让肉体得满足。”所以,无论受什么苦他都不埋怨神。这样的人他的心是什么情形啊?他心里有神的地位,他有满足神的心,有爱神之心。所以,在临到肉体欲望不能满足的时候,在地位、名誉受到打击、遭遇失败的时候,他的心照样能爱神,照样能为满足神尽好自己的本分。这样的人他的心和常常消极的人的心比较起来,哪个人生命性情有变化呀?心里能爱神这是性情变化的标志,心里能顺服神这是性情变化的铁证啊!无论肉体受到多大痛苦,他还是能顺服神,还是愿意满足神,这样的人就是有实际的人,他能实行真理,肉体受多大痛苦,他能背叛自己,他不为肉体活着,所以,这样的人就是进入真理、有实际的人,这样的人就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每一个人都得衡量自己,如果你临到一件事,无论是你的要求或者奢侈欲望没能得到满足的时候,你到底能不能爱神,到底能不能尽自己的本分,到底能消极到什么地步,这是检验一个人到底能不能实行真理的标志。人在顺境的时候、肉体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一点伤害没有的时候,心情好,特别高兴,尽啥本分都行,出点什么力、付点什么代价都可以,但人的奢侈欲望、肉体利益受到损失了、受到挑战了,他选择的不是满足神,而是满足肉体,这样的人是不是抵挡神的人哪?人临到试炼了还能爱神、还能顺服神,这才是性情变化的人,那试炼最显明人哪,人在顺境的时候表现得怎么好,这不说明问题呀。那你们现在在什么情形里呀?是不是在顺境的时候?在顺境的时候就是生活正常,没有什么灾难、没有什么病痛,有时候奢侈欲望还能得到满足,这个时候也有爱神之心,也有满足神之心,愿意为神花费。那如果你临到试炼,会怎么样呢?如果你临到疾病,会怎么样呢?如果你临到天灾,会怎么样呢?这就不好说了。有的人她丈夫对她好的时候,她信神就来劲,她丈夫对她不好了她就消极了,这么点事还消极呢,那她的信神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啊?安逸、家庭幸福、夫妻和睦,她信神就有劲,临到点痛苦,临到点不如意的事,肉体受到伤害,她就消极、就远离神,这样的人有真实的信心吗?如果一个人真临到一些试炼,到底你怎么追求真理能达到让真理在你里面掌权,绝对不会消极远离神,这是关键问题,这是生命进入的最关键的问题。比方说你考大学,神让你考上了,你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如果你没考上呢,你会不会感谢神呢?你会不会还照样跟随神、信神呢?如果你生的孩子身体强壮、天天快活,你高兴,感谢神,如果你孩子“咔嚓”得病了,或者“咔嚓”死了,你还能感谢神吗?你还能继续信神吗?还能正常尽本分吗?这事显不显明人哪?太显明人了。有些人就怕临到灾难哪,他心里在那儿默祷:“但愿灾难别临到我,如果一旦临到我,恐怕我就瘫倒了,我对神就信不了了。”有没有这么想的?有的人现在对自己的生活前景充满乐观,有这样的计划、有那样的打算,一个劲儿地祷告神“愿神成全……”神就不给你成全,你会怎么样呢?你还能不能继续信神哪?还能不能跟随神、顺服神的作工啊?这是不是实在难处啊?那你们琢磨琢磨,你们说在经历神作工当中,神会让你一切如愿以偿吗?“不会。”为什么不会?就是神要试炼你、熬炼你,让你进入真理,你越害怕临到什么就偏临到你,让你肉体永久地受苦,直到生命性情变化、对神有认识了,这苦才能挪去。我这么一说有些人害怕了:“那如果信神真老临到不如意的事,那可麻烦了,那我可不信了,我还想多享受几天福气呢。”这样的人有没有啊?如果真有这样的人,你们说这样的人能不能站住?有的人就害怕呀:“到底我能不能站住呢?不好说,现在觉得差不多能站住,要真临到了真不好说。”自己心里都没有底,你们说这样的人能不能站住啊?你们愿意享受幸福呢,还是愿意肉体受苦呢?“愿意肉体受苦。”愿意受苦,那你们敢这样向神祷告吗?你说:“神哪,现在我就想追求真理呀,为了得到真理、得到生命性情变化,我受什么苦都行啊,我愿意受一切的苦,愿神你成全我吧。”你就这么祷告,有的人就不敢,有些人想这么祷告,但是还害怕,其实你祷告不祷告,到一个时候灾难都得临到,是不是?你不祷告你以为就不临到你了?照样临到。所以现在你就准备好受苦吧,神作工他要把生命赐给人、把真理赐给人,他就得这么作,不这么作人得不着真理呀。

神拯救人发表那么多真理,人为什么就总也吃喝不明白呢?人老也不明白真理、老也得不着真理,所以生命性情总也看不见变化。吃饱喝足了想尽点本分,跟人就是合不来,尽本分当中就是不琢磨怎么满足神,老是应付糊弄,就做一点小事、尽一点本分就做不好。你说那点本分是啥本分哪?是个什么复杂工作呀?是高科技呀?哎,就做不好,就不会做,干完活让人一看,一塌糊涂,什么也不是,这尽的叫啥本分呢?现在有许多人尽的本分就是啥?就是小孩子学画画,画得什么也不是,是不是这么回事?你不让他尽本分吧,他觉着自己有多大本事、有多大能耐,自己又有头脑,又聪明,还有知识,又明白一些真理,让他一尽本分吧,把事搞得一塌糊涂,什么事也做不好,这是什么问题呀?你信了好几年神,怎么尽本分尽不好呢?做一点事咋做不好呢?这是不是一点真理没有啊,尽本分都不合用啊,没有一个真正成才的、合用的,你说你能做什么,按人的文化程度衡量,都不错,都属于中级知识分子,结果呢,干啥啥不行,搞什么工作也搞不好,这算啥知识分子啊,什么也不是。临到点事就不会经历了,你们说,临到点问题、有点难处该怎么解决?“寻求真理。”那人为啥不会寻求真理呢?为什么不能用真理解决自己的问题呀?你会不会寻求真理呀?你要真不会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的问题,那你的生命进入是啥呀?永远是零分啊。用真理解决问题,这是得着真理的唯一途径,你如果临到许多问题都不会用真理解决,那你就没有生命经历,没有生命经历怎么能谈到有生命进入呢?你不会用真理解决问题,那你的败坏你到底认识到没有啊?如果你说你认识自己了,你流露什么败坏都清楚,那你用真理解决了吗?那你那个败坏到底该怎么解决?败坏怎么得着洁净啊?是不是用真理把它代替呀?你用真理解决你的败坏,这才叫经历神作工得着了洁净,人的所有败坏真正得到洁净的人,才是真正圣洁的人。你的败坏得到洁净了吗?你流露那么多的败坏,哪个败坏用真理解决了?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见证啊?每一个人在生命经历当中得有一本日记本,哪一天流露的什么败坏,你怎么认识的,这个败坏你怎么寻求真理来解决的,把它记下来,对败坏的实质得有认识。你看见了你哪方面有败坏,你哪方面是不是需要真理装备呀?你的败坏是不是需要用真理来代替呀?比方说你在哪方面最容易悖逆神,就是不能顺服神,那你在哪方面就得用真理来装备、来解决呀:“我在这方面为什么不能顺服神?为什么我在这方面就老满足肉体,不能背叛肉体?这是怎么回事呢?”那咱们就得解决这个问题呀,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得有途径了,第一,你得来到神面前祷告,跟神交通这件事,你要这样祷告:“神哪!我在经历当中我发现我有一个败坏呀,这种败坏流露使我不能顺服神,更不能满足神,我现在发现问题的严重性,我要解决这个败坏,所以,求你开启我、光照我,让我认识这个败坏的实质,另外,让我知道我该装备什么样的真理来解决这个败坏问题,使我真正达到蒙拯救、得洁净。神啊,我把这个问题交在你手中,愿你那灵在我身上作工,让我明白真理解决败坏。”你这样跟神交通以后,你得揣摩这个问题呀,你说:“我如果再临到这样的事,我还能不能顺服神,还能不能背叛肉体。”如果还没把握,那证明你对这个败坏实质还没认识,你没恨恶这个肉体,你在这个问题上,你得下功夫跟神交通,寻求真理,可能一两个月能达到有点成就,把这个问题实质看透了,也明白该装备的真理,再临到这样的事,我该怎么实行真理,这些事都透亮了、清楚了,你心里头平安踏实了。这就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你如果不会寻求真理解决,你光在那儿祷告:“神哪!我这个问题怎么办哪,我不知道咋办哪!”就像小孩子,爹妈出去干活了,没有饭吃,就在那儿一个劲儿地嚎、一个劲儿地喊:“妈呀,我没饭吃了,我饿呀,你得回来呀,你看看你不能把我扔下呀,你不给我做饭吃我就饿死了……”说这个有啥用啊?你几岁了?要是五六岁也应该知道自己做点饭了,要是七八岁更知道了,你是两三岁小孩啊?刚下生的小孩啊?啥也不知道?人不知道寻求用真理解决问题,你们说这是不是身量太小啊?临到什么事都得来到神面前反省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我存在什么败坏?我是怎么想的?我是怎么对待的?我是怎么看这个事的?我里面有什么观点支配我这么看、这么想?我这观点到底是不是真理?”这几方面问题不都得想清楚吗?你不想清楚不行啊。如果你对这个问题不下功夫寻求真理来解决,那你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你是顺服神作工的人吗?你是虚度光阴哪!你说你经历神作工,你这哪是经历神作工啊?临到什么问题都不寻求真理解决,也不知道怎么追求真理,更不知道在什么事上该实行什么真理,那你这不是稀里糊涂地信神吗。如果临到什么事都不寻求真理,还是用自己的办法,外邦人怎么做你还怎么做,外邦人用什么哲学对待你也用什么哲学对待,外邦人怎么维护自己利益、怎么实行诡诈、怎么实行策略、谎言,你也怎么实行,那你信神干啥呀?你干脆回世界完事了,外邦人怎么活着,你信神以后还怎么活着,那你信神没意义,你干脆别信了,你回世界那人堆里完事了呗,你走外邦人的路、走撒但的道路,你信神没有意义呀,你不糊弄自己吗?不耽误时间吗?你既然信神,你就得解决一个现实问题,就是说,你要追求蒙拯救你就得解决你的败坏。现在哪个人对自己的败坏流露真用心来对待了?在这些问题上真能达到求真——反省自己,寻求真理,有没有这么实行的?如果真有这么实行的,证明这个人他是追求真理的人,要没有这样实行,那就证明你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你没有这样实行,那你的生命进入也没果效啊,你生命进入没一点果效,你讲什么经历见证啊,你不糊弄人吗?你讲那些与你的经历没关系,与神作工没关系,都是道理。有些人一到聚会当中就琢磨:“我咋没实际呢,我为啥没有实际呀?”那你咋没琢磨琢磨你为啥没有实际呀?你没有实际那差在哪儿呀?那实际是怎么产生的?不就是寻求真理解决问题的过程吗?你从来就不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流露,你上哪儿有实际去?还不想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还想讲实际,你想得倒美,这不瞎想嘛。就像有的人老也不出去打工挣钱,还老琢磨:“我咋没钱呢,人家怎么都有钱呢,人家怎么能开上车、买房子,我怎么就达不到呢?”那你琢磨琢磨:你挣钱了吗?你受什么苦了?人老也找不到问题的根源,这样的人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呀?大脑发生故障了,你没挣钱你怎么还想花钱呢?现在知不知道怎么进入实际了?怎么进入实际?临到问题赶紧寻求真理解决呀,这就是进入实际的路,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中不就是用真理解决问题吗,是不是这么回事?你跟谁发生不愉快的事赶紧用真理解决,认识自己,你为什么能这么对待别人?什么存心支配你的?你在临到的一切事上都不寻求用真理解决,完了还想谈实际,谈什么实际呀?那实际从哪儿来呀?你以为你闭着眼睛信神实际就产生了?你现在能不能发现你自己存在的败坏问题呀?有多少败坏?你为什么喜爱钱财?你为什么对世界有些事物那么喜欢,像世人一样追随?你为什么想追随世界潮流还想跟随神?这是不是败坏呀?你为什么还贪享肉体、贪享安逸?你为什么还爱地位、爱名誉,不能背叛肉体?你为什么还能凭情感,随心所欲、任意妄为?你受什么观点支配,受什么本性支配呀?那这些问题为什么不能认识透呢?把你每天的思想当中的问题,在尽本分、在生活当中流露的败坏问题,都给它查找出来,用真理逐个解决,这样,你就有实际了。真正的实际是什么?就是用真理解决问题,你用真理解决了一个问题,那你就有一个实际,你用真理解决两个问题,那你就有两个实际,是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你到聚会当中一点实际也谈不出来,证明你从来就没有用真理解决过一个问题,这么说合不合乎实情啊?现在你觉得有没有什么实际可谈哪?如果没有,那证明你从来没寻求真理解决过你的败坏问题,你无论临到什么败坏流露都是稀里糊涂就过去了,是不是啊?你们说,用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问题容不容易实行?会不会呀?不敢说,看来一点经历都没有,从来没有这么实行过,所以你就说不出来,没有实际呀。你信神至少两年、三年、五年,那你这几年咋过来的?就稀里糊涂光在那儿读神话、唱歌、祷告,临到所有败坏都稀里糊涂过去,也不解决也不重视,那你也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看见自己败坏流露当耳旁风,不在乎,认为“都这样”,所以允许自己的败坏存在,有什么过犯也不觉着害羞,也不觉着伤心,也不觉着痛苦:“无所谓,就这么活着,合适,不吃亏就行啊!”这是什么哲学呀?这是不是撒但哲学啊?吃亏不行,就是实行真理吃亏也不干,宁可维护肉体,凭肉体活着,占便宜就行,这是不是撒但逻辑呀?人凭撒但的哲学活着,还自以为得意,还觉得不错,不吃亏就是享受,没有爱神之心,这也不是经历神作工啊,这心里头抱着撒但不放,根本就不接受真理,基督发表那么多真理,审判我们的败坏、审判我们的不义、审判我们的本性实质,你真接受了吗?你真接受在心里了吗?真接受在心里你为什么抱着撒但的东西不放啊?你怀抱着撒但不放,凭撒但的哲学活着,还想能讲出实际来,还想能讲点见证让大伙赞成,自己心里抱着鬼,凭鬼活着,还想往脸上贴金子,就像外邦人有一句话:“还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这什么性情呢?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那从这件事看看人的本性实质是啥?人的本性实质是不是撒但哪?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在你心里扎根、掌权,这代表啥?人还是属撒但的,你里面没有真理呀,别看人信了多少年,看了多少神的话,祷告了多少次神,但心里头没有真理掌权,没有神的地位,这是事实,所以人都想谈点实际的经历见证,往脸上贴点金子,就是没有,怎么也谈不出来,真是一贫如洗呀。为啥没有实际呢?你从来就没有接受过真理,从来就没有在真理上下过功夫,上哪儿有实际去。有的人家里养了几只鸡,等鸡有一天长大了,就盼望鸡多下蛋,看看人家的鸡天天下几个蛋,自己到鸡窝里一找,老也发现不了有鸡蛋,就埋怨鸡,说:“咱家养的鸡为啥不下蛋呢?人家的鸡怎么都下蛋呢?”有人说了:“我也没看见你喂过鸡呀,你怎么还能盼望鸡下蛋呢?”这是不是问题的根源哪?这就是问题的根源。人懒惰,也不寻求真理,临到什么败坏也不祷告神寻求用真理解决,你怎么能有实际呢?你不喂鸡怎么能有鸡蛋呢?人总想不劳而获,这种性情好不好?“不好。”那人老也讲不出实际,这到底是啥问题呀?他从来就没有接受过真理上哪儿有实际呢,从来就没有寻求过真理,从来就没有用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流露,他上哪儿能活出实际呢,你心里没接受真理,那你怎么能活出实行真理的实际呢,人尽异想天开,尽想不劳而获。现在看见自己没有实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清楚不清楚了?没有实际是因为什么?“没有寻求真理解决问题。”那你的败坏流露,你清楚吗?有的人对自己有多少败坏流露从来不清楚,对哪一天吃亏了,经济受损失了,那记在心上了,开支少开多少钱他记得清楚,跟人搞交易吃了亏了、赔了本了,这事记得清楚,对经历神作工该怎么追求真理解决问题这个事可以稀里糊涂,从来就不用心,那这样的人怎么能有实际呢?你根本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还想活出实行真理的实际,这不是痴心妄想吗?这不是异想天开吗?有的人流露败坏以后还说:“我咋这么败坏呢?这几年就一直这么败坏,它咋就不变呢?”那你说为啥不变哪?你为这个败坏流露你下过什么功夫啊?你跟神祷告过几次啊?你寻求过真理吗?你恨恶自己到流泪的程度了吗?你恨恶自己到咒诅自己的程度了吗?你这些经历都没有,你怎么能有变化呢?还能一点痛苦不受就变了?那不尽想好事嘛!要想活出实际怎么实行啊?得首先认识自己有哪些败坏流露,然后寻求用真理解决,得这么实行。你对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实情形与本性实质必须得达到真实地认识,这个真实认识是不是借着明白真理达到的?你如果不明白真理你能认识到吗?你认识不到你怎么能恨恶自己呢?你不恨恶自己你怎么能变呢?生命进入、性情变化是有规律的,性情变化的规律、得着真理的途径人必须得认识、得明白,明白之后就去这么实行,这才能达到果效。现在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你对自己的败坏真相到底看清楚了多少,你把你的所有败坏流露用笔在纸上写下来,都写下来之后你再来分析分析,你有这么多败坏流露,这是什么形象啊?这是不是真正人的样式?是不是神造人时候的形象?如果不是,他是什么形象?他是不是撒但的形象啊?如果是撒但的形象,那你恨不恨这样的人类呀?恨不恨恶自己呀?到底该怎么追求真理解决自己的形象问题呀?败坏人类明明知道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完了还想维护自己的虚荣、名誉,维护自己的所谓的形象,这是不是荒唐事啊?你都不知道你的真正的形象——被撒但败坏的真相是什么,还维护什么形象啊,那个形象在哪儿呢?是啥呀?维护撒但形象啊?大红龙就是这样,它是个魔鬼,它还要维护它的形象,它还要用它假冒为善的所作所为代表它的形象,这是不是荒唐事啊?这是不是不知羞耻啊?没有理智的人才这么做,是不是?那你的形象在哪儿呢?是个啥形象啊?你活出那个形象不好,怕不怕人说呀?怕不怕人论断?如果有人说:“你真不是个东西。”你说:“你损我的形象。”这对吗?有人说:“这是羞辱我人格。”那你的人格是啥呀?你有正常人性吗?有人性的尊严吗?没有人性的尊严、人格,还羞辱啥人格呀!你要活出的是撒但的形象,你还怕人羞辱吗?撒但本身就是蒙羞的,本身它就不是东西,它就没有脸活在神面前,它是遭神咒诅的,它还维护它什么形象啊?它有资格提这个形象吗?人如果真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别人怎么论断、怎么说、怎么反对,他都认为是应该的:“这是咱该得的,人就该这么对待咱,没啥错误。”所以就得允许人家这样对待咱们。咱们如果想不让别人这么对待咱们,怎么办?咱就得追求真理,重新活出人样来,人家对咱们的态度就变了,是不是这么回事?如果你现在还不追求真理,人家今天这样对待你,明天还这样对待你,以后也这样对待你,你有啥不愿意的?你有啥理由反对呀?你反对也没用啊,人家说:“我这么对待你,你还觉着冤枉,有本事你活出个人样来?你真活出人样我佩服你,我向你学习,那你流露那撒但魔鬼的败坏、形象还不让人说,还不让人反对,我嘴不说我心里也这么看你呀。”你怎么解释啊?你能限制得了吗?你限制不了,是不是这么回事?你做的事本身就不对,还怕人说,这就不对了,这叫没有理智,你应该正确对待,你说:“人家不管怎么对待咱们,那是人家的事,人家有人家的看事观点,人家的嘴、人家的眼睛咱们不能限制,那是人家的自由,关键咱们得解决自己的问题。”你如果不那么做,能凭真理来实行、来对待,他还能这么对待你吗?如果你因为实行真理受到人的毁谤、论断,那你心里应该感觉到有享受,应该自豪:“我不是因为流露败坏人家恨我,是因为我实行真理,这证明我做得对,凡是撒但反对的那我就要坚持。”这合神心意呀。如果是因为你流露败坏,没有真理,人家论断你、反对你,这是对的,你得允许,你得有理智,你得正确对待。如果你也不愿意做这样的人,不愿意这样做,感觉这么做很不合真理,没脸见神,不配称为人,那你就寻求真理解决败坏呀:“以后我再不这样做人了,我换一种活法,我要活出人样来,使我的心里得安慰,能在神面前抬起头,让神满意。”你要有心志的话,你会这么寻求真理,会这样来解决问题,慢慢你的处境就变了,人家都会欢迎你。你不琢磨自己怎么变化,老埋怨别人对你不好,这合适吗?这是正确的做法吗?有的人特别的护短,维护自己脸面,无论做了什么坏事就是不许别人说,这是不是跟大红龙一样啊?大红龙犯下了滔天罪行,不许人们评论,谁也不许说,谁说就把谁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这是撒但本性,只有撒但才这么干。那我们信神的人呢,如果有人反对我们,如果有人论断我们、毁谤我们,我们该怎么对待?我们得检查检查我们哪儿做得不合真理、违背神的心意,如果真是我们的问题,那我们赶紧用真理解决,把这种错误、败坏流露连根除掉,这样实行才合神心意,足以证明你是追求真理的人,能勇于面对现实,能用真理解决问题,你在临到问题的时候有勇气面对,这样的人有人性尊严、有人格。如果明明是你的问题,你还不许别人说,还不许别人那样对待你,还强词夺理,说别人的错,歪曲事实、颠倒黑白,这是大红龙的作法,是大红龙本性的流露。现在败坏人类不可理喻的人多不多?讲歪理的人特别多,老拿不是当理说,这样的人类你临到这样的事你怎么对待呀?你临到这样的问题你怎么想?把你的思想、你的心里话说说?你怎么看这个事的?我临到一些这样的事我想得就多,这事不能稀里糊涂过去,寻求真理的人无论什么样的事不能稀里糊涂就过去,总得在这个事上发现点东西、得点东西,找到自己以后做人的路。你看大红龙怎么做事?从大红龙种种恶行当中你看见什么?咱们自己有没有那种做法呀?有没有那种败坏流露啊?你没有做出来,有些事你是不是也想那么做呀?如果你有一点想那么做的意思,这证明啥?你还有撒但性情啊,是不是这么回事?那如果你有权力的时候、有地位的时候,你能不能那么做?大红龙是怎么掌权的,你对它要看清楚。你们说把这个事看清楚对咱们有没有用啊?有什么用啊?它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事——逆天而行、倒行逆施,与人民为敌?它的本性是什么?它的性情是什么?把这个事分辨透,再对照对照自己里面有没有这种性情,有没有这些撒但的东西,如果你有权力的时候,你走的是不是大红龙那条路,你如果不想走撒但这条路,那你走什么路啊,你要怎么做事,你该怎么活着,这些事与真理有没有关系呀?与我们以后该走的道路有没有关系?太有关系了。所以凡是涉及真理的事别放过,多琢磨,多反省自己,对自己的生命进入、以后怎么做人太有益处了。有很多人对这些涉及真理的事他不放在心上啊,他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心上,那这样的人他是不注重真理呀,人不注重真理怎么能得着真理呢?你们看看在这个世界上那些败坏人类,无论是掌权的、政治家、歌星、影星、文学家,他们的思想都是什么?他们做人的原则是什么?他们走的是什么道路?他们错在啥地方?这些问题你们考察过没有?你现在是怎么做人的?你要走什么道路?你有没有真理?这些事是不是该反省?你不反省你就不会有生命进入啊,你老是稀里糊涂地活着,老为肉体活着,老为利益活着,这活着也没啥意义啊,这不还是虚空嘛,最后什么也得不着。有的人天天把衣服穿得干干净净的,头发梳得板板正正的,油黑铮亮,牙刷得那白,就想干干净净地活着,活得心情好,美,有享受,最后得着啥了?让你交通生命经历、交通对真理的认识,啥也没有,交通不出来,那有啥用啊?你活得再干净也不代表你心灵里圣洁呀,也不代表你有真理呀。有的人把自己那小日子过得圆圆满满的、红红火火的,肉体特别享受、安逸,自己很满意,也说:“是神的祝福,得感谢神哪。”但是就是不追求真理。不追求真理的结局是什么,清不清楚?不追求真理你就不能蒙拯救,不能蒙拯救那你的结局还是灭亡啊,跟外邦人一同灭亡。现在灾难大不大?这几年灾难越来越大,到二零一二年小灾难到头了,大灾难开始,各种大地震——八级、九级的大地震都得临到,海啸都得出来,尤其靠近大海的,那个时候你没有真理你别想活下去,谁也逃脱不了,人没有真理你往哪儿逃啊,你不想死也不行啊,所以你为了活命也得好好追求真理,不好好追求真理你没有活路啊,有些人到现在还没看见灾难的可怕性。所以现在赶紧好好追求吧,临到事了赶紧寻求真理、进入真理,怎么实行真理能满足神,怎么实行真理能活出人的样式,借着什么真理能解决人的败坏,在尽本分当中怎么实行真理能把本分尽好满足神,尽好本分到底需要几方面真理,赶紧装备呀。尽本分人是不是得需要有爱神的心哪?是不是得需要能满足神哪,会顺服神哪?你现在尽本分能不能达到这个条件哪?“为了满足神,我得把本分尽好;为了满足神,我保证尽本分没有一点应付糊弄,像给自己做事一样;为了满足神,我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在尽本分中竭力达到果效。”你实实在在地为满足神尽一次本分,你就知道尽本分怎么能达到最佳果效了。如果让你谈见证、谈经历,你说:“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尽本分,我以前是怎么尽本分的,后来通过寻求真理我认识到什么,人该装备哪方面真理才能把本分尽好,现在我尽本分凭着什么样的心、受什么支配,最后达到尽好本分满足神。”这是不是实际呀?这就是实际。在尽本分当中你如果不寻求真理呢,能不能尽好本分?不能。不能尽好本分有实际吗?不能尽好本分那你尽的本分蒙神纪念吗?那尽本分有啥意义呀,那不是糊弄神吗?那不是走形式吗?

临到哪些问题该寻求真理,这个必须得清楚。第一,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你在流露败坏的时候、有过犯的时候,你受什么思想观点支配,这个必须得省察清楚,这是问题的根源,这个你省察不清楚,你没法寻求真理呀,另外,这个问题不解决,你的生命性情永远都不会变化。有的人发现自己败坏流露,就是不追究根源:“到底什么东西支配我这样做的?什么观点支配我这么做的?我为什么受那些东西辖制、受肉体辖制,能做出这样的错事、流露这样的败坏?”在这个问题上就是不求真,光说:“我有败坏了,我消极了,我论断了,我抵挡神了。”就完事了,光这么简单地认识能解决问题吗?不能解决问题!你得认识问题的根源,你受什么思想支配这么做的?你受什么观点支配的?你里面有一个什么东西控制着你这么做的?你把这个问题认识透了行不行呢?你把这个问题认识透了,然后你就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了、认识你的本性是什么了、认识你是凭着什么性情活着,这不就认识自己了嘛。你无论临到什么样的败坏流露,就是不追究认识问题的根源、问题的实质在哪儿,这样上哪儿能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去?这是不是一个最关键的进入啊?有些人说:“到底怎么才能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呢?我咋就认识不了呢?我也发现我自己败坏流露挺多,但是我的本性实质是啥呢?到底因为啥能流露败坏呢?我就不清楚。”有时候就琢磨琢磨:“哎呀,再临到事了咱们实行真理不就完事了嘛,再临到事了咱们把真理守住了,凭毅力坚持住,这不就没过犯了吗?”这么认识对吗?这么认识不对!你得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认识本性实质了,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你被撒但败坏以后你凭什么活着?你为谁活着?你受什么支配、受什么左右啊?把这个问题发现以后,让你看见一个事实:“哎呀,在我的生命里全是撒但哲学呀,撒但哲学完全占有我了,肉体的利益左右我、控制我,我就摆脱不了利益,摆脱不了钱财,我对待家里的亲人全是凭情感哪,我对待世界、对待家庭没有一点真理呀,怪不得神说:‘败坏人类是撒但的后裔,败坏人类活出的都是撒但的形象,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都是背叛神的。’一点都不差。”当对自己有这样的认识的时候,他就该琢磨了:“哎呀,那这样的人的确需要神的拯救啊,如果不得着真理,这样的人肯定是灭亡,结局肯定是死,这是肯定的,怪不得神恨恶我们,并不是恨恶我们这个人,不想拯救我们,而是恨恶我们的败坏呀,恨恶我们的悖逆呀,恨恶我们里面那些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恨恶我们的心老站在撒但一边,就是不顺服神、不能满足神。”那如果根据自己流露的败坏,能把自己认识到这个程度,这是不是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啊?这是接受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你现在认识到了吗?达到这个果效了吗?“没有。”那你有那么多败坏流露,你为啥不追究根源哪?为啥不认识认识败坏流露的实质问题在哪儿、根源在哪儿呢?你看事咋那么简单呢?有的人做了坏事了还说啥?“其实我不那么坏,这回是不得已,下回临到事我做得肯定比这好,我这点小毛病,只要我用用毅力、用用心、守守规条,我还是好人。”你看,人家对自己可会迁就。这么迁就自己能达到果效吗?真能使你活出人的样式吗?“不能!”是不是以往人都这么迁就过?那迁就的后果是啥?没有变化。后来一看:“啊,我怎么努力也做不了好人,这不是努力的事了,这是本性有问题呀,我得注重追求真理,得受点苦啦,这不是外表的病症,这是根上的问题、本性里的问题、骨子里的问题。”你要会看问题的话,你在你这么多年的败坏生活当中应该发现这个问题呀,应该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有一个真实认识啊。人为什么每次败坏流露几乎都知道,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是什么,这是什么问题?是不是人不下功夫啊?你不在神话上下功夫,你怎么能认识自己呢?比如说你一涉及到利益的问题,你就受辖制,不能顺服神,老是把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什么问题?见利忘义,不喜爱真理,喜爱利益,爱钱财的心高于一切。那如果你看清楚这个问题了,那你该怎么祷告啊?该怎么跟神交通啊?该不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呀?“该。”那该怎么祷告?你既然认识到了,你还不会祷告吗?你会不会这么说:“神哪!通过这次败坏流露我看清楚了,我是利益高于一切呀,心里根本就没你的地位,我才知道我不是个东西,我不是什么好人,没有正义感,你在我心里真是没有地位,我也恨恶我自己,愿你刑罚我,惩罚我也行,我受什么苦都该。”你敢不敢这么祷告?那你真看见自己不是个东西,你为啥不敢这么祷告啊?这点勇气怎么还没有呢?你要不敢这么祷告,这里又发现一个问题:你是不想背叛肉体这个老撒但,你是不打算顺服神,你不想蒙拯救,你不喜爱真理,你没有勇气咒诅肉体这个老撒但。那你不恨恶自己,你怎么能变化呢?这点勇气都没有,你说跟神交通连这点真话都不敢说,这是不是懦夫啊?这绝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的表现。这是用真理解决问题第一该进入的,就是借着败坏流露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每当人有败坏流露的时候,人该追求的是啥?根据神的话认识我们自己的本性实质与败坏真相到底是啥。你们有没有反省过这样的问题?“我到底活出的人样多呢,还是鬼样多呢?人样有哪几方面,鬼样有哪几方面?我到底是人哪还是鬼呀?”这样解剖有没有益处?有益处。你把神话里说的真正活出人的形象得有哪些表现、活出撒但的形象有哪些表现找出来,你对照对照自己的活出,那你到底有没有人样不就清楚了吗。如果神说:“你没有真正人的样式,你活出的全是撒但的鬼相。”你说:“的确是这样,我看清楚了,这是事实,神话揭示得百分之百地准确,我心服口服。”如果你闭着眼睛也不反省自己,老觉得:“我最好呀,天底下难找呀,现在哪有像我这样的好人呢。”神一审判你:“你没有人的样式。”你会有什么表现哪?你肯定心里不服:“我活出的是最好的人的形象,你说这话那是审判别人的,不是审判我的。”你是不是会抵挡、拒绝神的话呀?因为你不认识自己呀,所以这话你不好接受。现在神审判整个人类的话,咱们这班人能接受了,都承认全是审判自己的,其实也知道是审判整个人类的,但是外邦人能接受吗?他们不服气呀,他们或许会说:“你们这班人可能就挺坏,神的话正好审判你们的,我们好,我们不用接受神的话,不用信神。”他们是不是得这么想啊?如果有人在神家里始终不接受神的话,说:“神的话是审判别人的,这话这么严厉,说得这么重,不是审判我的。”那这样的人跟外邦人有啥区别?你是神作工的旁观者,你不是经历神作工的人。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