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七集)42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神成全

42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神成全

我们追求被神成全,那神成全人什么呢?主要是成全人得着真理,成全人的生命性情变化,成全人对神有真实认识,成全人能高举神、见证神、合神使用,达到这样的果效才是真正被神成全了,不是成全人会讲道理,更不是成全人能热心为神花费,神成全的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追求真理的真实表现是重在接受真理、实行真理,如果人不能接受真理,不能接受修理对付,不能实行真理,那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如果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错下去,老走错路,老任意妄为,他的败坏性情经过多次修理对付还不能转变,这样的人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了。有一些带领工人作工就喜欢那些奉承自己的、溜须自己的、维护自己的人,老培养这样的人做带领工人,他明知道这样做不合真理,但还是要这样做,这样的人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人的败坏性情、错误作法,也就是没有人性的地方总也不能转变,问题的根源在什么地方?就是不能接受真理,不能实行真理。比方说,人老凭情感行事,不根据真理原则,弟兄姊妹看在眼里,甚至给他提出来他也不接受,最后让人厌憎,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他不接受真理,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接受真理的人始终凭己意作工,凭己意控制教会、对待神选民,这样的人能不能被成全?这样的人作工到最后他的结局、下场是什么?被显明,被淘汰。现在有一些带领工人就被神选民检举为假带领假工人,这是什么问题呀?神选民就知道有些带领工人有哪些问题,哪方面不合真理,哪方面没有人性,如果这个带领工人始终不转变,还是这样一直做下去,这样的人不能被成全,谁让你不变化呢?谁让你不追求真理?有一些人就是暂时在那儿维持,他不追求真理,他能讲点字句道理,能做点外面的事,等有一天追求真理的人起来了,有经历了,能交通真理了,会分辨了,把他看透了,神选民就该选更好的人了,就把他淘汰了。人不追求真理还老任意妄为,还老想控制教会,大权独揽,这样的人是不是危险哪?最终还是站立不住。有些带领看见有比自己好的人就嫉妒,一有好的人来到教会,他就惊慌失措,认为这个人一旦能交通真理,神选民都拥护这个人,他就没有地位了,有没有人担心这个的?你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呢?地位心太重了,你老把持地位有啥用啊?老想控制人这是不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哪?人的心里如果老有地位,老受地位辖制,地位是第一位,主导一切,那你这个人就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有人说:“我没抵挡圣灵使用的人,怎么能是可拉一党的人呢?”因为你地位心太重,你老想掌权,你这种思想就是可拉一党之人的本性。可拉一党因为什么对摩西不服啊?他是真比摩西强吗?因为啥不服?因为地位,他的地位之心太大了,说白了就是有野心,他老想得着地位,所以就敢和摩西对抗,他并不是看着摩西不如他,很可能他佩服摩西,但就是地位在心里老作怪,他老受地位辖制,地位支配他产生这样的野心,就敢跟摩西对抗。从这里得先认识类似可拉一党之人的本性是什么,就是老有野心,地位之心太重,老想掌控神选民,这就错了,这个病毒如果不挖出去就麻烦。人里面有地位之心作怪,这样的人是什么本性?是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本性特征是啥?对神没有顺服,它不能任神摆布,老有野心,要抓权力,抓地位,要控制人,这种性情就属于类似可拉一党的人。你没反对圣灵使用的人但你有野心,要另搞一套,有人说:“我有野心,但是我不另搞一套,我就按着上面的工作安排走,这算不算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哪?”我要告诉你一句最重要的话:你不追求真理你要有地位、有权势就是可拉一党的人,你没有真理,你想不抵挡神另搞一套那是不可能的,你没有真理你就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你没有真理你就是撒但。你是撒但还不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吗?因为属撒但之人的本性都有野心,都想站地位,都想掌权,都想控制人,都想贪享地位之福,如果你没有真理,你的生命性情没有变化,今天你没做出抵挡神的事,你敢保证明天做不出来吗?你敢保证后天做不出来吗?等你地位高了,翅膀硬了,谁都敢抵挡,对不对呀?所以你不追求真理,老受地位心辖制,老有野心,这就是类似可拉一党之人。“类似”就是暂时还没做出抵挡神的事,但是有可拉一党之人的本性实质,不追求真理的人都属于类似可拉一党的人。现在有一些带领工人说“我就顺服上面的工作安排”,那再看看你的本性是啥,有一天你明白道理多了,拥护你的人多了,你就身不由己地另搞一套,所以你现在做了带领工人,你如果不好好追求真理,不能实行真理,最终也不能达到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即使你认为你现在不是类似可拉一党的人,以后走的也是敌基督的道路。有的人一有地位就想搞独立王国,就想称王称霸,他一有地位,马上就把神选民奉献给神的祭物控制在自己手里,谁要也要不出来,这样的人是不是魔鬼呀?这就是魔鬼,他第一要得权力、得地位,地位越高越好,第二就是要控制神选民奉献给神的祭物,他想偷吃独占,这样的人是不是敌基督?是百分之百的敌基督。如果他有了地位,在神的祭物上能顺服神家的安排,能全部交给神家,这个人看来还不是太恶毒,他光注重地位;如果在地位上还能顺服神家安排,若他不合用就能引咎辞职,不合用把他撤了他也没有怨言,还能顺服,这样的人就是能接受真理,有顺服之心。就这么分辨假带领、敌基督,这不就显明了嘛,第一想控制神的祭物,神的祭物是献给你的吗?你把神选民奉献给神的祭物控制在自己手里,你是神哪?你不是神你有资格控制吗?你有资格享受吗?这是不是太没有理智了?太没有理智的人是不是太没有人性啊?能做出这么没理智的事,这人还有人性吗?这样的人就是恶人,就是敌基督,必须得开除。你太没有理智,那是神的祭物,那是你的吗?你为啥控制啊?归圣灵使用的人调动,他安排你保管就由你保管,他要不用你保管,让别人保管,一句话的事,你不顺服行吗?你不顺服你的结局就是死。为啥这么说?有人说他没听话也没死啊,“没死”这里面还有细节呢,因为神的末世作工是神自己作工,神使用一个人在那儿作工,但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你们说神在暗中是不是鉴察?外表上是圣灵使用的人在那儿作,其实是神掌舵,神的灵在暗中鉴察,圣灵使用的人说你把神的祭物交出来,神的灵就在那儿瞅你这个人,你虽然嘴不说但心里想啥神的灵都知道,当你心里一定意“我就不交,我把它控制、贪污”,神的灵就知道了。当神的灵看见你的心刚硬、定意做的时候,神对你的审判是不是就临到了?圣灵就定规把你交给撒但了(犹大就这么被交给撒但的),圣灵就开始给你安排结局了,就从那一时刻起,你的结局就变了,安排之后你在人世过一段时间,早就失去了圣灵作工,也可能两三年该有邪灵附体了,再借着什么环境把你显明,你就觉得从那一天开始就没有神了,就摸不着神了,其实在神那儿定规你是敌基督,已经决定取缔你,让你灭亡了,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我这么说有些人就明白,有一些人就不明白,他凭眼见哪,他是不信派。那你们说犹大卖主,从什么时候耶稣心里就知道这个人以后肯定要出卖他?他的结局是灭亡,这在犹大没卖主的时候耶稣就知道了,那个时候圣灵就定规了,但是犹大开始偷钱的时候他没意识到这个后果,他要意识到他也不会这么干,但是在神那儿已经这么定规了,在人那儿还不知道,所以说人犯罪抵挡神在神那儿给他摆布安排结局的时候人不知道。

抵挡神第一偷吃神的祭物,贪占神的祭物,第二抓住地位不放,老想得着权力控制神选民,这两个存心是什么东西?这是不是撒但的枷锁呀?你把一个枷锁套在你脖子上,你的结局就是死,那就是犹大的结局;要是两个枷锁都套上,那就是千古罪人哪!比犹大的罪还严重,犹大仅仅是偷吃祭物就把他交给撒但了,让他扮演这个卖主的角色受惩罚而死,现在你偷占祭物还不算,还想夺取权力,控制神选民,搞独立王国,把神选民控制在自己的手里,由自己掌管,不能带领他们进入真理实际,不能让他们蒙拯救,这个罪比那个犹大卖主的罪大十倍,是千古罪人。那比可拉、大坍他们犯的罪更大,可拉、大坍是没得着权力,光自己论断摩西,他没坑害神选民,他光是有那个存心动机,说了那么一句话,结局是什么?当时就取缔肉体呀!取缔肉体是怎么取缔的?神借着摩西说一句话,地开口了,他们就坠落到地裂的口里,被地吞灭了,肉体当时就死了。为什么借着摩西说那一句话神就给成全了呢?神给了摩西权柄,摩西就有权定他们罪,神使用的人他要定你为罪,那你就麻烦,他要恨你,定你为罪,那你非死不可,他有权力。为什么他说一句话就好使?因为他在圣灵使用期间,他的眼睛所看的都是圣灵让他看见的,他是根据真理,他看得准确,所以他看的准确程度就跟神定规人一样。好比说神根据一个人的表现定规他是死,在圣灵使用之人看,如果真发现这个人就是这个性质,那就跟神定规那个是吻合的。所以圣灵使用的人不了解你的时候,没看透你的时候,他也不定你罪,在神那儿知道,但在圣灵使用的人作工期间,他发现有人抵挡打岔神作工,你说他看得准不准?他看得太准了,谁在那儿搅扰神作工,是什么性质、危害程度,他分辨得最清楚,所以他要定罪哪个人是假带领、敌基督,是打岔搅扰神作工的恶魔,是跟神的意思吻合的,所以他就有这个权柄。最凶恶的仇敌、千古罪人、最危险的人和一般的、危害不大的人他心里都有数,看得准,他不像一般弟兄姊妹光看个大概、笼统,或者有些地方还看得不合神心意,还在那瞎论断,他看的不是这么回事,他看得准,他要定规你是敌基督你就跑不了,他要定规你是恶人,那你非死不可,完全合神心意,跟神的意思吻合。因为是出于圣灵的开启光照当然跟神的意思吻合了,是神让他看见,所以他要定规你是邪灵、是敌基督、是假带领那就是出于圣灵的,你说他能没有权柄吗?他所做的就不是出于人意了,出于人意的那就打岔神作工了,要是出于圣灵的那就有权柄。神家最后显明的是什么样的人?不追求真理、瞎起哄的这些人已经显明了,信神五六年、七八年,一看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一看是个稀里糊涂、不求真的人,是个浑人,谁都能看清楚,这样的人不是什么千古罪人,也谈不上什么假带领、敌基督,更谈不上什么恶人,就是不信派,在神眼中对这些人按外邦人处理,外邦人临到什么灾难死了他也死了就完事了。真正属撒但差役的敌基督、恶人,打岔搅扰神作工的这些人,老想在神家混一个地位、得点权力控制神选民,这些人太阴险恶毒了,那要有一个得逞,就得坑了一带教会,是这么回事吧。所以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最主要就是显明那些类似可拉一党的人。你们说走敌基督道路的人是不是可拉一党的人?保罗是不是可拉一党的人?保罗就是个地道的恶魔,他比可拉一党还严重。在耶稣传道期间,耶稣显了那么多神迹奇事,他还追捕耶稣,还不接受耶稣,并且伙同祭司长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这不正是恶魔吗?保罗在耶稣向他显现之前是不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恶魔?那个时候他的恶魔本性就已经彻底显明了,所以耶稣一开始就是利用他效力传福音见证神,利用他效力不代表他不是恶魔。那你们说保罗做传福音的使徒以后,神立了彼得做职事,他能顺服彼得吗?保罗在后来的书信中都贬低彼得,他有一次当众指责彼得,他就不服彼得,这是一个事实。另外,我们再看看保罗最后所说的“我活着就是基督”这句话的意思是啥?他作王掌权了,除了升天的耶稣以外他最大。他能服彼得吗?那就是可拉一党的人。到任何时候人谁也不服,不能正确对待人,这就是撒但性情,这就是可拉一党之人的性情,人有可拉一党之人的性情那就是抵挡神的。那我们再看看彼得对保罗怎么评价呀?他说“保罗弟兄得了神的启示,你听他传福音见证神所讲的,他得着神的启示了”,彼得没有贬低保罗,还称保罗为弟兄。彼得对待保罗是不是公平合理呀?彼得对保罗是公正评价、公平对待人。彼得把保罗的长处拿出来这说明啥?彼得是生命性情变化的人、认识神的人,能公平对待人;保罗狂妄自大,谁也不服,老要为首,称王称霸。他们俩这一比较,谁是有真理的人,谁是生命性情变化的人,这就明白了。所以你如果有保罗的性情——谁也不服,神使用的人你也不服,看谁都有缺点,就你比谁都强,这种撒但性情是不是可拉一党之人?能不能干出可拉一党之人抵挡神的事啊?百分之百地能干出抵挡神的事,你想克制你也克制不住,因为你有撒但的性情,随时随地就能流露出来。

下面咱们交通到底什么叫认识自己。生命进入当中有一个环节很重要,也很关键,就是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应该达到什么果效才是真正认识自己呀?另外,认识自己在进入真理实际当中起到一个什么作用?以往的交通里都常提到,认识自己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认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相。被撒但败坏的真相指啥说的?说你现在被撒但败坏到什么程度,有没有一点人的样式,你现在活出的到底是人的样式还是魔鬼的样式,就是指这个说的。如果你觉得你败坏得比较浅,还有一半人的样式,有一半没有人的样式,这个认识准不准确?这个认识比较肤浅。如果经历到有一天,你认识到自己真没有一点人的样式,才知道啥叫魔鬼,什么叫污鬼,这个时候你对自己的认识就差不多了。如果有一天你看见自己信神几年以后所作所为还是抵挡神的,如同神的仇敌一样,该下地狱,该沉沦,该受惩罚,甚至咒诅自己,认识到这个程度这是真正认识到家了。那你对自己的认识到家了吗?有人说:“我败坏那么深了吗?我没败坏那么深还得往那儿认识这合适吗?”不是让你套规条,而是让你经历神作工,让你追求真理,如果你真是追求真理的人,早晚有一天你要认识到那个地步,这就应验神的话了:“所以当人把自己看为地狱之子时,神的工就结束了。”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神这步作工达到果效了,神所发表的真理在你身上那就完全成全了,你都明白了,都认识到了,神的话对你没有白说。如果人真认识自己到这个地步,看见自己就是魔鬼撒但,谁再说魔鬼撒但是灵界的邪灵那不对,整个败坏人类就是魔鬼撒但,包括自己都是,认识到这个程度的时候,那他还能不能顺服神了?还能不能任神摆布?还能不能为自己再求什么了?那就真正俯伏在地,完全顺服神摆布了。那现在人为什么那么狂妄?人老有那么多奢侈欲望,对神老有那么多要求,这是受什么支配呀?受撒但本性的支配,受败坏肉体的支配。如果有一天真认识自己到一个地步了,他就没有任何奢侈欲望,这样的人说话就不带狂气了,也没有个人的要求欲望了,也不追求作王掌权了,如果没有地位也不会寻死觅活了,就会做到任神摆布,“神让我做带领我就做带领,让我传福音我就传福音,让我尽什么本分那我就尽什么本分,没有要求,就是顺服,出于撒但的我不顺服,凡是教会安排不算错误的我都接受,都顺服”。现在人认识自己应该达到什么果效清楚了,认识自己的真意也清楚了,那为什么在有些人身上看不见生命性情的变化?他自己也承认自己是魔鬼撒但,但是他尽本分、作工作还是按照自己败坏肉体的欲望、喜好那么做,就是实行不了真理,这样的人是怎么回事?有的人做带领就是不能公平对待人,“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但是你不合我的意我就不提拔你;你人性挺好,但是你对我有成见,那我就不提拔你;有一次你说了我的坏话,你背后论断我,那好,我就不提拔你;你跟谁谁好,我对他看法最坏,因为你跟他好,我就不提拔你”,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提拔人的条件吗?这是公平对待人吗?这样的带领工人凭自己的喜好做事,按照自己的原则提拔人,这是什么人?是不是任意妄为的人?这是不是狂妄自大、谁也不服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实行真理,不喜爱真理,还能仇恨真理?一个人不喜爱真理,甚至能仇恨真理,那这个人人性咋样啊?没有人性,是鬼性,是撒但的性情。跟魔王有什么区别?魔王不就是这样的用人原则嘛,跟大红龙一样,没有公平公义,这样的带领掌权是属于撒但掌权,就是假带领假工人掌权。现在有一些人不会分辨,还认为这样的带领是真的,还认为有圣灵作工,他一点公平公义都没有,有什么圣灵作工啊?对人不公平,一点正气都没有,能有圣灵作工吗?我说的有一种情况可能有圣灵作工,这个人信神时间短,没有太深的生命经历,他还认识不到,凭观念、凭想象、凭肉体的喜好选人、用人、对待人,如果你信神十年二十年啥都明白,就是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这样的人还能不能有圣灵作工了?那就不能有圣灵作工了,因为圣灵作工在人身上是有原则的,他是给你个期限,如果圣灵在你身上作工几年之后,开启光照你多次,再借着人讲道交通多次,这方面真理你明白了你还能坚持错误,死不悔改,圣灵一看你始终不追求真理,不接受真理,不实行真理,那就不可救药了,圣灵在你身上就不作工了,他就放弃你,你如果是初信,他不记念,当你无知还继续作,所以要认识圣灵作工的原则。如果人做什么坏事屡教不改,啥都明白就是不接受真理,就是不实行真理,就像有些人说“啥道理我都明白,就是实行不出来”,这是什么问题?你给我解释解释。他认为就这个问题神家任何带领工人没法解决,不是没法解决,这个问题好解答,你是个老撒但,对你是没办法解决,因为你不接受真理。人如果不接受真理、仇恨真理神不拯救,就你说这句话就把你显明了,你是不可救药的人,神家能不能解决呀?把你隔离、开除,这不就解决了嘛。你现在不实行真理,把你开除了你还说不说这句话了?问题答案我早给你找好了,你再不悔改,就等着沉沦灭亡了。你们说人到死的时候才懊悔、才流眼泪有啥用啊?这样的人是不是顽固不化呀?等有一天大祸临头要死了该懊悔了,你说那个时候这问题解没解决?彻底解决了,什么都解决了,什么样的英雄好汉一到死的时候、见棺材的时候都流泪呀,都告饶了,都服软了,顽固不化的人就是这样,不见死亡不低头。人明知道真理就是不实行,啥真理都明白就是不实行,这是玩什么呢?玩命啊!今天你觉得“我不实行真理没咋地,神惩罚也没临到我呀”,别着急,到有一天你不实行真理还这么刚硬,死亡临到了你就完蛋了。

真实认识自己该怎么实行啊?在哪些事上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哪些方面才是准确的实行啊?认识自己别搞仪式,别走过程,一提啥事都在那儿认识自己,都在那儿懊悔,都在那儿说自己是魔鬼撒但,咒诅自己,这是认识自己吗?读一段话在那儿马上就认识自己,认识了好几年一点没变,那种认识自己就好像信耶稣的人在神面前老认罪似的,一到神面前,就说“主啊,我又犯罪了,主啊,我有罪呀,主啊,我罪不可赦呀,我罪太多呀,我是罪人哪,我是罪魁”,说这有什么用?谁听啊?人都烦,神更不听。认识自己不是这么实行,这么实行没用,不实际!什么时候认识自己呀?有过犯赶紧认识自己,你做什么事了,受什么支配做这样的事,赶紧到神面前祷告认识自己,反省自己,这个时候你该认识自己。有的人该认识自己他不认识,该承认的错误他不承认,平时在没用的事上他在那儿虚伪认识、假装谦卑,这是不是搞宗教仪式啊?该认识的时候你不认识,还伪装,还在那儿诡辩,别人揭露、检举你的时候你不承认,还与人为敌,这是认识自己的人吗?真认识自己是在你有过犯的时候意识到了赶紧承认,亏欠哪个人赶紧去找人赔礼道歉,承认错误,这是认识自己最好的实行;还有一个,别人检举你的时候、揭露你的时候赶紧承认接受,把事实真相跟人说说,这个时候该实行认识自己;还有一个事该认识自己,就是别人交通什么事的时候、什么问题的时候,你也犯了这类错误了,该认识自己。不需要你认识自己,你却一个劲儿地在那儿认识,需要你认识的时候一句话也不承认,这不是假冒为善吗?这不是冒牌货吗?该你承认错误了,你丝毫不承认,还一个劲儿诡辩,不该你认识自己,你一个劲儿走过程,就说自己是魔鬼撒但,在那儿伪装成假属灵,这是实行真理吗?老虚伪地谈认识自己,那是交通生命经历吗?交通真理谈认识自己应该这么谈,好比说读到一段神话,交通对这段神话的认识的时候,你在这段神话上以前怎么违背真理了,怎么对待哪个人不对,怎么对待哪个带领工人不对,把这个实情说说,把这个真事说说,这才叫真实认识自己呢。尽说没用的来表现啥呀,表现你属灵啊?表现你明白真理呀?让人高看哪?认识自己得说实在话,说实际问题,你打击过哪个人,打压过哪个人,论断过哪个人,把这个事说说,承认“我虐待了哪个人,错误地开除了哪个人,我恨过哪个人”,把这些事说说,这算你真实认识自己。干了那么多真正的坏事你不认识,尽认识一些没用的,搞虚假玩弄人让人高看,这样的人里面都有撒但的用心哪,虚伪,诡诈,假冒为善。以前有一个接待家庭的人,他就老谈自己败坏,自己败坏太深,是魔鬼撒但,我就问他:“你怎么是魔鬼撒但了?你干了什么魔鬼撒但干的事?你光说你是魔鬼撒但,你也不说你干啥事了,这话怎么让人信哪?你说实事,你接待弟兄姊妹的时候有没有偏心,一般弟兄姊妹你让没让人吃饱?你说这个;不能公平对待人,溜须上面,虐待弟兄姊妹,你说这个,这是你干的魔鬼撒但事。”跟他这么一说,他说啥?“我顺服神,我不顺服人。”这样的人有没有真理呀?他不办实事,不说实话,是什么东西!你要认识自己说你自己干啥坏事了,不说这个你谈空话没用,说什么“我是魔鬼撒但,我败坏太深哪,我没有人样”,别说这鬼话,说这些虚话有什么用啊?认识自己要谈实事。一说谈实事,有的带领工人说了:“我以前开除那个人,我当时心里对他有嫉妒,他比我好,我看他这个人如果追求时间长了,神选民都拥护他,肯定都选他做带领,所以我就想把他打压下去,但我没有事实,就给他编造一些事。”或者谈以前你对谁怎么不好,说哪些话带什么存心,这么谈认识自己,这话实际,老说些空话有什么用?真认识自己对自己的生命进入与实行真理有益处,那个虚伪的认识自己对生命进入一点益处没有,只起到一个迷惑人的作用,让人高看,让人赞成,是假属灵,所以谈生命经历、谈认识自己都得说实话、说真事,别说那虚伪的话,没有用。你看有很多人总谈认识自己,自己说自己是魔鬼撒但行,我如果对他说:“你是魔鬼撒但,那你是不是人哪?你咋不说你不是人呢?”他就不吱声了,越是要害的话、实际的话他越不说,这是什么问题?他假冒为善。你们敢不敢谈真实的认识自己的话?还说不说那些虚话、道理的话,“我败坏太深哪,我是魔鬼呀,是撒但哪,不配活在神面前哪”?说点真话,让弟兄姊妹一听你说话就感觉:“这话实际,这才真实,这个人真认识自己了,这个人真是诚实人了,说话透亮了,有透明度了,不含蓄了,这个人做事实际了,变了。”以后能不能这么实行?说话做事要实际,有透明度,别藏着、掖着,别搞虚伪,别搞假冒。做一件事说那么多虚话在那儿迷惑人,打什么旗号啊?给什么假相啊?那不是撒但做事的方式吗?办真事的人一句话都不用说,好比说一个姊妹困难需要帮助,现在没钱买米,晚上饭就没有着落,一个弟兄姊妹去了她家还在那儿给她讲真理、讲爱心,讲了半天一分钱也不掏出来,说那个有啥用?如果一个办实事的去了,到姊妹家一瞅,把钱往姊妹兜里一放就走了,一句话也没说,姊妹从兜里一掏,“钱!赶紧买粮去。”这多实际,还用说啥,说什么虚话呀?办一件实事比说一百句话都有用,对不对呀?对认识自己该怎么实行、在哪些方面认识自己必须得知道。在哪些方面该认识自己?在过犯上得承认错误,赶紧认识自己,“我做错事了”。把这个问题回避起来,说空话认识自己,这算认识自己吗?这不算认识自己,这叫掩盖事实真相,回避事实真相,转移视线。在自己的过犯上认识自己,如果自己做了错事始终不承认,还在那儿谈认识自己,这是不是虚伪?是不是假冒?这是不是迷惑人的作法啊?这是迷惑人的作法。如果有人谈那么多认识自己,他不能公平对待人他不承认,他用人凭情感、凭己意他不承认,他就回避他最要害的问题,这样的人有没有真理实际呀?这是什么人?这是最顽固的人、最狡猾的人,这是死不悔改的人。好比说有人刚偷完东西,你让他认识自己,他提啥话题?“哎呀,我以前最好骂人哪,昨天骂人,前天骂人,今天又骂人”,说了一大堆话,就是不说他刚才偷东西的事,这是真实认识自己吗?这是假冒为善,迷惑人,这叫顽固不化、死不悔改,还在那儿诡辩。那什么叫真实认识自己呀?谈点现时你最大的过犯,谈点神选民最关心的、你该承认的错误,在这个事上你认识自己,老老实实地向神选民赔礼道歉,这是真实认识自己。真实认识自己不在乎说多少话,也可能几句话就解决问题了,你谈虚假的认识自己,说一百句也没有用,没人听,谈真实的,就说“我刚才对待谁谁谁不公平,我错了,我向你赔礼道歉”,一句话就妥了,解决问题了,不需要说再多的话。真实认识自己几句话就解决问题,谈那么多有什么用啊?你说“在这个真理上我以前咋实行的,有什么偏差,以后我得悔改了,我不能那么做了,我以后应该按照神的话、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了”,这不就是几句话吗?谈什么道理呀?说那么多有什么意思?“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这是耶稣说的话吧,那你多说那么多话,那是不是谎话?是不是出于撒但的诡辩?是不是有自己的存心目的呀?犯了错误,有了过犯,还在那儿谈认识自己,还在那儿诡辩,这里面就有撒但的诡计、存心。以后你们再听见那些虚伪的认识自己的话该怎么评论?你应该说:“这是假冒为善,不说真话,全是谎话,全是鬼话。”认识自己来点实际的,实行顺服神来点实际的,尽本分作工作来点实际的,对待神选民来点实际的,这就妥了,就够了,这就是诚实人的标准,你别说假话,别搞欺骗,否则没好下场。现在各处教会中谈认识自己怎么样?有没有偏差的实行啊?别搞宗教那一套,那一套没有用,对生命进入、对性情变化一点果效也没有。你看宗教仪式,尤其是祷告,祷告了一辈子生命性情也没有变化,祷告了一辈子对神没有认识,祷告了一辈子不知道自己是啥东西,这样的祷告有用吗?那是祷告吗?那不是祷告,不是跟神交心,那叫自言自语。真实的祷告、真实的与神相交越交心离神越近,跟神越交心越明白真理,跟神越交心越有变化,这才叫真实祷告达到的果效。你祷告了一百次做事还是魔鬼,你那个祷告纯粹是自言自语,神根本就没有听你祷告,你那不是向神祷告,是跟自己祷告。凡是生命经历当中必须实行的真理都有正面果效,你实行得准确,实行得实际,实行得有原则,必然能达到正面果效;如果你实行多年没有正面果效,那就是你实行偏了,你实行错了,你的实行违背原则了,你的实行有问题,所以没有正面果效。现在有许多人的认识自己的实行法就是错误,就是偏差,离实际太远,虚伪太多,走过程太多,走形式太多,不说真话,所以那种认识自己认识了几年啥果效也没有,啥变化也没有,这就证明那种实行法已经实行偏了。人无论做什么事,不管采用什么方式,最终用结果来验证,如果结果不好,那这个实行的路就值得怀疑,很可能就是错误,就应该纠正。在生命进入当中,你个人到底怎么实行进入真理实际的,你的路是什么,到底准不准确,你实行的有没有偏差,这些都得时时反省,时时省察,别稀里糊涂地守着一个规条、作法,一守就是一辈子,那样耽误自己的生命进入。认识自己要讲实在,讲真实,抓住要害,抓住现实问题,抓住你的致命处,如果你抓不住,问问神选民,问问明白真理的人到底怎么认识自己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有益处就清楚了。你得讲实际,你不讲实际老讲那些潮流作法、一部分人的作法、虚伪的作法,老找一些作法来实行,来伪装自己,这是欺骗自己、糊弄自己,别搞假属灵那一套,没有用。有一些带领工人给我来信就一个劲地谈认识自己,把认识自己的经历谈了挺多,最后怎么样?作工作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你别搞假属灵,你作点实际工作,解决点实际问题,然后你汇报那些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写这个,你老谈认识自己,谈了挺多有什么用啊?你把实际问题解决好了,让神选民赞成、服气了,大家说“你真有真理实际,这一段时间在你的带领下我们有了教会生活,我在真理上有些长进,我在生命进入上有些实际经历了”,这证明你做带领工人合格了,你作点实际工作了。如果你做带领一两年,神选民在生命进入上没有实际,这说明什么问题?这个带领工人就没有实际,他尽走过程,尽讲字句道理,是这么回事吧。你看哪个教会里神选民在真理上老也没有进入,保证那个带领尽在那儿胡说八道,讲那些字句道理,让人听着都厌烦。什么事都得讲实际,认识自己得讲实际,交通真理更得讲实际,别讲道理。实行真理抓住关键,抓住实质,尽本分讲实际就是讲果效,怎么做果效好就怎么做,在关键事上、大事上更得顺服神,必须得顺服神,别只在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上顺服,在越是关键的、涉及真理原则的事上就越不顺服,这是欺骗。重要的事你做好了,无关紧要的事你没做好,这无所谓,如果大的方面做好了,小的方面也做得特别完善,那就更好了。千万别把小的方面做得特别好,大的方面一塌糊涂,这是糊涂人。小事挺清楚,大事糊涂,这就麻烦了,大事要清楚,小事糊涂点无所谓。

有的带领工人专门好管闲事,他不会交通真理解决问题,专门找神选民的毛病:“你那天跟外邦人说啥话啦?你那天请客请谁啦?你那天有什么败坏流露?那天你跟谁谁交通谁的事、论断谁的事?那天你说了谁的坏话?”专门研究这些事,专门搜集这些事,就跟人闹口舌,搞争执,这个有没有意义呀?谁家请客了,谁家跟谁来往了,谁家做什么买卖、搞什么生意了,谁家生姑娘、生小子了他都要管,都要问,这合适吗?这是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要管生命进入让人明白真理脱去败坏多好啊,老管什么闲事,谁跟谁要搞对象他也过问,管那闲事有什么用?谁背后跟谁勾搭了他都调查研究,限制人家,监督人家,监督那个有用吗?有的人老审问人家:“你犯什么罪了?赶紧认罪呀,认识自己呀,咱们吃喝神话你得认识自己,得交代恶行啊!”这是无知,是不务正业。你交通真理把真理的实质说出来,把你怎么实行真理的方面说出来,把你对真理的认识说出来;另外违背真理有哪些表现再举例说明一些让弟兄姊妹认识自己,在这方面真理上自己以前做了哪些违背真理的事,以后再临到这些事怎么做,让人自己认识,你别逼,你别以让人认识自己作理由,让人坦白交代,好掌握人的隐私,掌握人的败坏流露,达到定罪人、打压人的目的,那不是带领人明白真理,那叫变相整人治人。有的人读完神话了认识自己,把自己那恶行说出来,大家一看,“哎呀,这个人真有认识了,让人赞成、佩服,他不是抓住人家把柄治人家”,其他的人又说:“哎呀,我也有这类恶行,我以前这些事也是这么做的。”这么一认识不就完事了嘛,认识了之后人家以后在这方面事上知道该怎么实行真理、脱去败坏了,这就是吃喝神话达到的果效,这就是明白真理达到的目的,做带领工人的作这工作就对了,别扰民,别整人治人,别搞宗教形式。这样作工作好不好?有一些假带领、敌基督也好干扰民的事,成天研究这个、研究那个,论断这个、论断那个,琢磨怎么算计这个、算计那个,谁背后说谁了,谁背后论断谁了,专门研究这个,这是不是大红龙的勾当啊?你是带领工人,浇灌神选民、供应神选民这是你的职责,他越有问题越是你浇灌供应的对象,证明你越有责任帮助他,那你为啥琢磨治人家?老想抓人把柄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是治人、害人?这是不是扰民?你是带领工人就得带领神选民吃喝神话,交通真理,让人明白真理,看见谁有什么败坏流露,就结合神话交通真理,用真理解决问题,这是你的职责。人家说点错话,做点错事,神的心意是让你用真理解决,让人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不是让你做带领工人的治人整人。你所作的工作应该让神选民感觉:“我有败坏,他让我吃喝神话这是正当的,我有败坏流露,我论断人了,他带领我吃喝神话,交通真理,用真理解决问题是正当的,我顺服,这才是经历神作工,他不是为了整我、害我,他是为了救我,让我脱去败坏性情,让我活出正常人性,这完全正确。”如果你做带领工人这么作工作,神选民还能恨你吗?还能埋怨你吗?别干让人厌烦、让人厌憎的事,这是带领工人该具备的理智,对不对呀?如果是真实认识自己的人,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果效清不清楚?脱去了败坏,违背真理那些事以后不会做了,或者逐步地越来越少了,实行真理的表现开始产生了,这是不是认识自己起码该达到的果效啊?比如说,有一个带领工人认识到“我以前选人、用人的原则尽随从肉体,谁对我好我就选谁,谁特别拥护、赞成我,会溜须我,会奉承我,我就提拔谁”,那现在你认识到没有?这样对人不公平啊,那些真正追求真理的、对你有看法有成见的人,他们有错误吗?他们不比阿谀奉承的人更有分量,更值得培养吗?你提拔的都是奸臣,这跟大红龙的官员有什么区别?大红龙官员只不过加一条——花钱买官,光阿谀奉承不管用了,光说嘴不行了,得花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买官,你现在还没滑到那个地步,光是阿谀奉承的你就提拔起来了,等以后阿谀奉承的一多了,这个标准还得提升,“谁给我送礼我提拔谁”,这跟大红龙的官员有什么区别?真不愧为大红龙的子孙,那你认识到没有?你看我用人是根据那条吗?我根据什么用人哪?我根据谁有真理,这是最根本的,如果人性好、追求真理也可以用,如果具备真理那更好,如果不具备真理,起码人性好,是追求真理的人,我提拔这样的人,这就是我用人的原则,神家用人也是这个原则,所以在工作安排里就这么规定的。那些对我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人我怎么对待?我先看看他有没有实际、能不能作工作,如果不能作工作,没有实际,我赶紧撤换,如果有神选民揭发、检举这样的人,说他不作实际工作,尽讲字句道理,我立刻就把他撤换掉。现在有些带领工人的用人原则还没有改变,还是撒但的方式,还是随从肉体,这样的人属于顽固不化,不喜爱真理,喜爱肉体,老喜欢维护自己的权势,很怕用一个反对自己的人把自己搞垮,说明你还是没有真理,你有真理谁能搞垮你?你有真理谁也搞不垮你,你有真理多数神选民最终会看清你、认识你,承认你有真理实际,也许暂时有些时候看不透你,受别人蒙蔽,或者受你一些败坏流露的影响把你看错了,误会你了,等有一天真认识到你有真理、有实际的时候还是拥护你,所以真正有真理实际的人谁也搞不垮,被人误解也是暂时的,早晚要被人承认、接受、赞成,这是事实。

你们现在是不是真实认识自己的人呢?你现在还能干出哪些违背真理的事、随从肉体喜好的事,自己清不清楚?你的致命处在什么地方?在这些方面认识自己,你认识不到自己的致命处,在关键事上、最抵挡神的事上不认识自己,这样的人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所以这样的人即使做了带领工人也不会被成全,这是绝对的。做带领工人的最容易犯什么错误知不知道?最容易犯的是见证自己、高举自己,老为维护自己的地位权势说话、作工,最终走上敌基督道路。什么时候你能把地位放下,把权力放下,不要地位不要权力,就是专心尽好自己的本分,为神选民的生命进入、生命长大贡献自己,你这样事奉神保证能达到被神成全,保证合神心意。如果在你心里老宝爱地位、宝爱权力那就完了,你非败不可,非倒不可,这是不少带领工人的致命处啊!他把地位看得高于一切,他每次一挨对付先考虑:“能不能把我撤了啊?我还能不能做带领啊?”他关心的是这个,他不关心自己的生命进入、性情变化,这样的人致命处在什么地方?地位心太重了,他受地位辖制这就很麻烦,这是人的致命处,一旦丧失地位,一旦神选民揭露他、检举他,他就要走上与神选民为敌、与神为敌的道路。有的人钱财就是他的致命处,当你从他手中把钱财夺回来的时候,他就要恼羞成怒,他就要背叛神。还有的人男女是他的致命处,见着异性如自己意的他就摆脱不了,就想粘粘乎乎,就想弄到自己身边,在男女上如果摆脱不清一旦犯了错误,那是永远的污点哪!所以在这方面人总得祷告。做女人的不能陷入情欲里,做男人的更不能陷在情欲里。陷在情欲里耽误什么事啊?耽误尽本分,他就会不务正业。有的人没有心志,知道是虚空还抓住不放,最后把自己断送了就后悔了。人在情欲上如果说能抓住不放,受多大亏损还不在乎,这样的人没有人性,在情欲上过分的都属于畜生,畜生就没有节制;真正有人性、有心志的人他能看透这个事,能有节制,能摆脱,能放弃。你看哪一个人在这类事上永远地、没完没了地抓住不放,那个人就是畜生,没有人性,那个人没有分量,做不成事啊!所以选带领工人别选重色的,千万别选,选上就麻烦。现在有一些弟兄姊妹守得真不错呀!三十多岁也不找对象,这些人不简单,多数守得真挺好。他也掌握一些原则:这些事别看,别靠近,别接触,一接触就麻烦。这是最好的办法,遇事不妙,飘然而去,离开了,聪明人见祸躲藏,愚昧人前往受害。你跟谁接触太危险,试探太大,控制不住,你就远离,别接触,这不就解决了嘛。你非要接触,这不是自找没趣吗?明明胜不过的试探还非要接触,这不是无知嘛!有时候真知道自己致命处在哪里不知怎么摆脱,那就得需要智慧,这个智慧就是远离,别接触。那采取什么方式呢?多尽本分,作重要工作,多获得圣灵作工,和追求真理的人在一起,这方面就好了,不知不觉就消失了,没有波浪了。和追求真理的人在一起尽本分,这个很关键,你如果在情欲上老也胜不过去,可你还专门找那些情欲太大的人在一块儿掺和,那就麻烦了,跟什么人学什么人,受环境影响,这个了不得啊!有一些性情特别邪恶的人,他要跟人在一块儿,没事就谈论这些事,交通真理的话一句没有,专门谈论搞对象的事,尽谈他所听见的、他所看见的、他所经历的这些事,没完没了,你说这是什么人?是好色之人。对这样的人该怎么办?远离,别搭理,他要接近你,你说“你离我远点啊,你这个人色情太重,别影响我,我得追求真理”,就这样做,这就是智慧。然后你再看那些反面东西、那些注重色情的人是什么下场、什么结局,带来哪些危害,你一看知道了,感觉真没什么好处。凡是陷在情欲里的人最后都落得个什么下场清楚吧?多数人都是什么结局?遭不遭咒诅啊?有没有好结局?他一辈子不得安宁啊!这就是色情引起的混乱、麻烦,那是痛苦不堪哪!凡是乱搞的,不是正常搞对象的,哪个是有好结局的?都没有好结局,最后都遭咒诅,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我说的你们能领受吧。如果不想搞对象就别搞,这样更好,如果非要搞对象不可,也可以找一个对象,这没有人限制,最好找一个人性好点的、真正追求的、名正言顺的,这样才合适,如果不找咱就克制点,远离试探,看见流氓、歹徒,看见色情严重的咱就远离、躲避就完事了,跟追求真理的人在一块儿尽本分,这样就蒙保守。背叛肉体受点苦,但是没有祸患,如果你一失足,陷到淫乱里,陷到婚姻试探里,那就没法逃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就像人到大海里游泳,一跳下去那就不知道死活,不知道能不能上来,是这么回事吧。如果你卷到一个三角恋爱里,后面就不知道有什么人要跟踪你,要找你算后账,找你算后账的人也不知道是多少,后面有没有追杀你的人也不知道,那是要命的事,是祸患哪,那不是好事啊,所以谨慎自己别陷在情欲里,别犯那个罪呀!你如果忠心尽本分、追求真理,等你身量长大了,越来越蒙保守,你越明白真理你的危险就越小,祸患就越少;你如果一点真理不明白,那你的危险、祸患太多,有一天临到了你就没法摆脱。

认识自己必须得达到一个果效,得把事看透啊,有些事不能做,你得看透这个后患在啥地方。有一些人做了一些错事还觉着没啥后患,也没给神选民带来什么坏的影响,对神选民的生命进入也不会带来什么大的难处,你看不透这个事,你还觉得应该是这样,这不行。哪一个事都有有利的那一面,还有有弊病那一面,你如果准确实行真理,那就只有利没有弊;你如果实行的不是真理而是人的想象、观念、喜好,那这个事就有弊了,甚至就有祸患了,以后就是麻烦。好比说你选用了一个对你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人,这个后果是啥?多数人一看你这个人没有公平,你这个人用人凭喜好,谁喜欢你、谁奉承你你就说谁好,你就用谁,你这人是奸臣,这个印象在人心中是不是扎下了?全教会的人对你就产生了一个印象:你喜欢会阿谀奉承的人,你提拔使用的人也是会阿谀奉承的人,这就是你的用人原则。那你说你得的利大还是弊大呀?多数人对你有印象了吧。如果你再做一件不合真理的事,在神选民心中又多一样东西,又给你留一个档案,你看看,你在每一个人心里的档案又多了一样反面的记录,等你的反面记录在每一个神选民心中多到让人厌憎、恶心的时候,也就是你该垮台的时候、彻底栽倒的时候,对不对呀?那你的恶行记录在人心中积累多少了?你实行真理的记录在神选民心中到底有多少?这两个成什么比例呀?是实行真理的记录多,还是恶行的记录多呢?这个最终都得有结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哪一个事、哪一个人最终都有结论,都有归宿啊!你把这一个事看得不紧要,认为这样做对你有利,你做完你得意了,但是你的档案里就增加点反面的东西,这就麻烦了,在神选民那儿就是一笔记录,另外在神那儿又是一笔记录,神鉴察人心肺腑,记得更精确,就这样根据你的所有表现最后定你结局,你一贯不实行真理,全是凭己意为维护自己地位、肉体利益做事,最后盖棺定论,你成了假带领该淘汰了。这是不是自作自受啊?因为你的恶行积攒得太多了,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人作恶太多的时候天都发怒,不管哪方面的恶你作多了就是麻烦,你的结局也就到了。你在男女上作恶多了,搞多少个这就是麻烦哪,你搞过的那些人恨不恨你?人家怎么想?“那回我软弱的时候他拉拢我,跟我搞关系,我恨他,从那以后我的心灵深处就埋下了一个阴影,老也洗脱不净。”你看看,这不麻烦了吗?人家控告你呀,那不是发生完关系就一了百了,没事了,那是留下一个记录啊,所以你背后搞的神家不追究你,但是在神那儿不算完,魔鬼撒但也控告你,这是罪恶的记录,所以恶行最好别做呀,做完了你档案里就多一个恶行记录。好比说,有的人借着传福音,跟传福音对象勒索点东西,他说“我现在挺困难,我少一笔钱哪,你捐点钱帮助帮助我吧”,就这么一点事,也不大,但是这个事就记录下来了,那个人说:“他给我传福音的时候勒索我一笔钱让我帮助他。”这个事在人心灵深处是不是一辈子的事啊?除非这个人得神经病了,记忆消失了,算没事了,他要不得神经病这个事能记一辈子。那你们说这类事做得好不好?你如果做了一件施舍帮助人的事,他给你留个什么记录啊?他说:“这个人在我最关键、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一把呀!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候就是他帮助我,别人都不理我,连我的亲威朋友都不理我,我三天没吃饭了,快要饿死了,他给我一个窝窝头,使我活下来了,要不就饿死了。”一个窝窝头值几个钱,但是他施舍的时候正是人要饿死的时候,那一个窝窝头比金子都宝贵,救了他一命啊,你说那个时候施舍一个窝窝头要蒙多大纪念哪!那你现在经历神作工到底该预备善行还是该预备恶行,这就清楚了吧。你是做带领的,那就得检验你的工程,看你为神选民到底能预备多少善行,到底为自己还能做多少恶行,都一笔一笔地给你记着,如果你的善行很少,恶行太多,那你就被定罪了,该淘汰了,你信神的旅程也就结束了。因着作恶太多而结束这光彩吗?这是羞辱的记号啊!你做带领都做了哪些让你想起来都后悔、都感到可耻的恶事啊?一个是在男女上别犯错误,别搞淫乱,一个是在钱财上别犯错误,另外一个是在地位上别犯错误,别重地位,就是尽本分,就是“老老实实把我的本分尽上,把我选上带领、选上工人目的是让我尽本分,并不是给我地位”,如果你抓住地位不尽本分,你就是魔鬼,就不是好人,这就注定你没好的结局。我刚才交通这些是不是认识自己该达到的果效啊?认识自己就得达到这样的果效,就得达到这样的境界,达到别作恶,脱去一切的败坏性情,能行善,能实行真理,最后所作所为多数都合神心意,让神选民赞成,那你这个认识自己还真达到果效了,你真是认识自己的人;如果你的认识自己达不到这样的果效,还能作很多恶,那你就不是真正认识自己的人,你的认识自己是虚假,是假冒,是伪装,是欺骗,是走形式,是假属灵,你骗得了初信的弟兄姊妹,你骗不了明白真理的弟兄姊妹,你更骗不了神。

信神该走什么样的路现在清不清楚啊?怎样能保证不作恶呢?认识自己的致命处,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哪些事得清楚,该做的事想方设法要做到,要做得好,不该做的事不管怎么祷告、怎么交通想方设法都要避免、取缔,别做,把这病根、病毒从心里挖出去,根除败坏,这样才能避免作恶。从现在开始能不能有一个重新规划呀?你追求真理尽本分该做哪些事?“以前所做的一切我重新反省、认识,看见哪些事做得不合适都列出来,我后悔做那些事,以后那些事我再也不做了;哪些事对神选民生命进入有益处,对神选民真有造就,这类事我多做;哪些事是神选民最需要做的却没人能做,那我多做这类事。”这样实行好不好?你们能不能做到啊?有没有心志?做带领的有几种事不能做总结出来没有?哪些事必须得做,哪些事得多做,哪些事没人做需要你去做,对这些事也得心里有数啊,心里没数以后还是麻烦。类似可拉一党的人他的本性是啥,存心是啥,清不清楚?就是谁也不服,老想显露自己,老想搞自己那一套,有这样的性情都属于类似可拉一党的人。可拉一党的人是直接指责摩西、不服摩西,但是有些人没直接指责,没直接指责不代表他心里干净,不代表他里面的性情有顺服,不代表人有真理,今天你没指责,明天没指责,有一天你成气候了,地位高了,拥护你的人多了,里面就产生不服了,产生对抗了,这不还是走敌基督的道路嘛。那现在你要真正想解决背叛本性的问题,先得解决什么问题?对自己的本性实质得有认识,你里面有没有这种谁也不服的撒但性情?如果一旦有地位,谁都敢抵挡,谁也不服,“谁不合我心意,谁要对付修理我,我就敢抵挡、抗拒,与他作对”,有这种性情就危险,你有没有这种性情啊?比方有个人说:“你简单地对付我两句我顺服,我接受,你要对付我太狠,说话太难听,我就反抗,我就不服了,我就该恨你了。”你有没有这种性情?有这种性情你敢保证你不反抗吗?你敢保证你能顺服到底吗?具备什么样的性情能顺服到底呀?得具备“你怎么对待我我都顺服,你做的不近人意我也顺服”,这得达到生命性情变化,得对神有认识,一般的人顺服都很有条件。你能顺服至死吗?彼得能顺服至死,那才叫被成全。你也只求顺服至死,有理不讲,讲撒但的理没用,撒但的理不是真理,在人看是理,在神看那不是理。我给你举个例子,神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这个孩子长大以后神要把他收回去,神就说“你要把他献上为祭给我”,你们说如果是正常的一个人在这里有没有理可讲?该讲什么理?“你把他赐给我了,那就是属于我的,你为什么还要把他收回去?”这是一个理;第二个理:“你把他赐给我以后,我生他、养他到这么大,受这么多痛苦,你再把他收回去,这合理不合理?”第三个理:“你应该跟我商量,不应该强行要求我把他献出去,我要同意献还行,如果不同意,你也别定罪我。”一般情况人是不是起码得有这三个理呀?但是亚伯拉罕没讲这三个理。亚伯拉罕怎么想的?他就想得简单:“神把他赐给我,神又把他要回去是正当的,这应该呀,我没话可说,就献上给神吧。”这个事是神对人的要求,神就这么作,你说人该不该讲理呢?那有人说:“我没理、神要求得正当的时候我应该顺服,如果我有理,神要求得不正当我该不该顺服?”这里面就有一个原则问题,就是对神所作的到底你能不能绝对顺服,不管神作的合不合你的观念想象,你能不能绝对顺服,合你观念的你顺服了,神对你不是太满意,你没完全达到神的要求,神说:“我是造物的主,我想要你怎么做,你是受造之物只能顺服。”神是这么要求人的,那在这种情况下人到底对神采取什么样的顺服合适,才算最有理智、最有人性?是相对顺服还是绝对顺服呢?有人非要讲理,你们说凡是能跟神讲理的,不能绝对顺服神的,他们犯什么错误了?对神没有认识,另外没守住人的本分,受造之物对造物的主那就必须得无条件地顺服,得绝对顺服,不管神怎么作都是最有意义的,神作事不是无理取闹,神是真理。你认识不到神的这种性情,他是真理,所作的都有意义,那你就不能做到绝对顺服。人的悖逆在这点上最容易被显明,对神老讲理,因着人的讲理就不能绝对顺服神,就不能真实顺服神,所以人有时候就能背叛神,有时候就抵挡神,这是不是人背叛神、抵挡神的根源?对神没有真实的认识,所以就老讲撒但的理。那你们在顺服神上还有没有讲理的时候?讲理对吗?你那个理再对也是错的,这个事人看不透,一有理就认为神那儿作得不近人意了,你的认为错了,你要老有理,那你就不是顺服神的人,你就是抵挡神的人,这是绝对的。认识自己应该达到这样的果效,也就是认识自己抵挡神的致命处,你因为什么抵挡神,就因为老讲你那个撒但的理,所以你就能悖逆神,就能抵挡神,就不能真实顺服神,这是人的致命处。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