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分辨麦子与稗子的原则

(1)看人对神话真理是否喜爱,是否常常读神话,临到问题能否寻求真理、接受真理;

(2)看人与神有无真实的祷告相交,有无敬畏神之心,有无圣灵的开启光照与引导;

(3)看人信神几年能否真正明白真理、实行真理,能否接受修理对付、顺服神家的工作安排;

(4)看人是否真实地尽本分,是否真心为神花费,到底有无善行,对神有无真实信心。

参考圣经:

“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太13:30)

“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太13:39-43)

相关神话语:

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现在你真知道为什么要信我吗?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义是什么吗?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么吗?你真知道我的见证是什么吗?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见我的荣耀,看不见我的见证,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对象。对于那些什么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仅是我的绊脚石,是我作工中将要扬尽的稗子,毫无一点用处,没有一点分量,早被我厌憎。凡是那些毫无见证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离开他,我早将其交在了恶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点祝福,到那日,他们的刑罚比那愚顽的妇人的更重。现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将所有的麦子都捆起来,连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当我扬场之时将这些稗子都扬尽,之后,将麦粒归入仓内,将那扬出来的稗子放在火里焚烧成灰。现在我的工作仅是将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儿,即彻底征服,之后再开始扬场,以便显明所有人的结局。所以,你当知道你现在该怎么满足我,当怎样进入信我的正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在国度时代期间要将人彻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后人便进入熬炼之中,进入患难之中,在患难之中得胜的站住见证的就是最终被作成的,这些人就是得胜者。在患难之中对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炼,这熬炼是最后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经营工作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熬炼,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患难中间的人都是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引导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终都能站立住,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爱神的人,无论神怎么作这些得胜的人不失去异象,仍旧实行真理不失去见证,他们就是最终从大患难中走出来的人。浑水摸鱼的人即使现在能混饭吃,但谁也逃不过最后的患难,谁也不能逃脱最后的检验。这患难对得胜的人来说是一次极大的熬炼,但对那些浑水摸鱼的人来说就是彻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无论神如何试炼都不改变对神的忠贞,心中无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对其肉体不利,他便改变了对神的看法,甚至离神而去,这都是在最终站立不住的人,都是专求得福根本无心去为神花费而贡献自己的人,这类小人在工作结束的时候都得被“驱逐”出去,对这些人根本不讲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结束之后就大功告成了,虽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洁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什么时候将人彻底洁净了,将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将那些心中无神的伪装分子都清除出去了,这才是工作的终结。在最终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满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类的人,不能满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这些人即便现在跟随着也并不证明这些人就是以后剩余下来的人。所说的“跟随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随”,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难之中站立住。现在许多人认为跟随是相当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结束的时候你就知道跟随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现在能接受征服之后仍能跟随就证明你是被成全的对象了,那些经不住试炼的、不能在患难之中得胜的在最终必不得站立,他们就是不能跟随到底的。真心跟随神的人都是能经得住工程的检验的,不真心跟随神的人则是经不住任何试炼的,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驱逐出去,得胜的在国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寻求神的人是借着工程的检验,也就是借着试炼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规,神不随便弃绝一个人,他作的一切都让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见的事、人不服气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还是假信都由事实来验证,这是人所不能定规的。“麦子不能成为稗子,稗子不能成为麦子”,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爱神的人最终都能在国度之中存留,神不会亏待任何一个真心爱他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我所说的“撒但为了打岔我的经营,而差来了为我效力的”,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麦子不是指众长子,而是指众长子以外的所有的众子、子民,所说的“麦子总归是麦子,稗子总归是稗子”,是指撒但一类的性质怎么也改变不了,所以总的来说仍旧是撒但。麦子指的是众子、子民,是因这些人在创世以前我就加给他们我的素质,因为我说过人的本性并不改变,所以说麦子总归是麦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一十三篇》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即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若欺哄隐瞒我,背着我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一律开除,从我家中隔离出去,等待我的发落;在以往对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来公开论断我的,也开除在我家之外。作为子民的必须是时时体贴我的负担,而且追求认识我话的,这样的人我才开启,必活在我的开启引领之下,必不致受刑罚;不体贴我负担而是注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满足我心,而是为了“讨口饭吃”,这类犹如“叫花子”一样的人我坚决不使用,因他生来就不知什么叫体贴我的负担,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是大脑缺乏“营养”,需回家去得以“滋补”,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在子民中,必须人人都把对我的认识当作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尽到底,像吃饭、穿衣、睡觉一样,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最后对我的认识达到像你吃饭一样“熟练”,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力量;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话的,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不追求认识我话的,便是对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因我以前就说过,我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从我话中认识我,那我宁肯淘汰其余的人而着重开启、光照这一个人。从中看出,不一定人数多就能彰显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麦子(即使颗粒不饱满),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颗粒饱满,足够人欣赏)。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这样的人应自觉地离开,我不愿再看见,免得再继续羞辱我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走到今天,也许你受了不少的苦,但今天你还什么都不明白,对生命的事一窍不通,虽受刑罚、审判,但却没有一点变化,里面没得着生命,那时来检验工程,你要经历犹如火一样的试炼,经历更大的患难,这样的火临到你全人都化成灰了。你没有生命,没有一点精金的成分,仍是老旧的败坏性情,作衬托都不是好衬托物,能不淘汰你吗?作征服的工作还能使用一个一文钱不值的没生命之人吗?到那时你们的日子比挪亚的日子、所多玛的日子还难过呢!你再祷告也不行了。拯救的工作结束的时候,你还能回过头来重新悔过吗?拯救工作全部都作完了,不再作拯救的工作,而是开始作惩罚恶人的工作了。你抵挡、你悖逆、你明知故犯,不都是受重刑的对象吗?今天明告诉你你若不听,以后灾难临到你,那时你才懊悔、才相信,不是太晚了吗?今天给你悔过的机会你却不干,你还要等到何时呢?是要等到刑罚之日吗?今天我不记念你以前的过犯,一次一次地饶恕你,不看你的消极面,只看你积极的一方面,因为现在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你,对你并无恶意,而你却不进入、不识好歹、不识抬举,这样的人不是专等着那惩罚与公义的报应临到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人类进入安息之中以前,各类人是被惩罚还是得赏赐是根据其是否是寻求真理、是否是认识神、是否是能顺服看得见的神。那些虽曾效力却不认识也不顺服看得见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这些人便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无疑就是被惩罚的对象,并且按着其恶行对其进行惩罚。神是让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顺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见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顺服神的人,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还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见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挡在肉身中看得见的神,那这些“渺茫派”无疑就是被毁灭的对象了。就如在你们中间的人,凡是口头承认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顺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终将都是被淘汰毁灭的对象,凡是口头承认看得见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见的神所发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见的神的人,更是将来毁灭的对象,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结束以后的安息之中,类似这样的人不能有一个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属魔鬼之类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们的实质都是抵挡、悖逆神的,并没有丝毫意思顺服神,这类人都是毁灭的对象。你有无真理、是否抵挡神是根据你的实质,并不是根据人的外貌或人偶尔的言行。每个人是否被毁灭都是由其实质决定的,是根据他们的行事与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实质而确定的。同样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样多的工作,人性的实质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对象;人性的实质是恶的、是悖逆看得见的神的,那就是灭亡的对象。神作工或说话凡是针对人类的归宿的都是按其实质而作合适的处理,不会有一点差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只有人作工才会掺有人的情感或掺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适的,决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现在有许多人对以后人类的归宿看不透而且也不相信我说的话,凡不信的与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现在不追求的与追求的就是两类人,是归宿不同的两类人,追求认识真理、实行真理的人是属于神所拯救的,不认识真道的都是魔鬼、仇敌,是天使长的后裔,是灭亡的对象。即使是虔诚的信渺茫神的信徒不也是魔鬼吗?人的良心好却不接受真道,这样的人都是魔鬼,其实质是抵挡神的,那些不接受真道的都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即使受许多的苦也仍是灭亡的对象。那些不愿意撇弃世界、舍不掉父母、舍不掉自己的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属于魔鬼,更是将来灭亡的对象。那些信而不行真理的人、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的人都是灭亡的对象,凡是能存留下来的人都是经过熬炼之苦而站立住的人,是真正经过试炼的人。凡不承认神的人都是仇敌,就是在这道流里与在这道流以外的不承认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敌基督!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吗?别说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稣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头相信神道成肉身却作恶的人,都是敌基督,这类人都是灭亡的对象。人衡量人的标准是根据其行为,行为善的则是义人,行为恶劣的便是恶人;神衡量人的标准则是根据人的实质是否顺服神,顺服神的是义人,不顺服神的是仇敌、是恶者,不管其行为好坏,也不论其言语对错。有的人想用善行来获得以后美好的归宿,有的人想用好的言语来收买以后美好的归宿,人都错认为神是看人的行为或听人的言语来定人的结局,所以,有许多人就想借此来骗得一时的恩典。在以后的安息中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经过苦难之日而且为神作了见证的人,都是尽到了人的本分的人,都是存心顺服神的人,那些只想借用效力的机会来免去真理的实行的人,都是不能存留下来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对所有人的结局的安排都有合适的标准,并不只按其言行来决定,也不按其一个时期的行为来决定,决不会因为一个人曾为神效力就对其一切恶行进行宽大的处理,也不因其曾为神一时的花费而对其免去死亡的处理,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其恶的报应,也没有一个人能将其恶行掩盖从而逃脱灭亡之苦。人若真能尽到自己的本分,那就是对神永远忠心,不讲报酬,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若人在看见福气时对神忠心,看不见福气时对神就失去了忠心,这样的曾经一度为神忠心效力的人若到最终仍不能为神作见证,仍不能尽到自己应尽的本分,这样的人仍是灭亡的对象。总之,恶人不能存活到永远,也不能进入安息之中,义人才是安息之中的主人。人类都进入正轨以后,人有正常的人性生活,都能各尽其本分,都能对神绝对忠心,人的悖逆、人的败坏性情都完全脱去,人都在为神活着,都因神而活着,没有悖逆与抵挡,人对神都能完全顺服,这才是神与人的生活,是国度的生活,也是安息中的生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上一篇: 102 分辨人是否通灵的原则

下一篇: 104 分辨正、反面事物的原则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