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对待死的原则

(1)人的生死存亡都在神的掌握之中,都有神的安排命定,人不该有自己的选择;

(2)人的肉体、灵魂都属于神,绝对不属于自己,应交于神手中,是死是活应任神摆布;

(3)神是公义的,神鉴察人心肺腑,对每个人的安排都公平合理,看不透的事不要论断;

(4)神允许我们活一天就应为神花费,为肉体活着是畜生、魔鬼,明白真理才能顺服神。

相关神话语:

茫茫宇宙穹苍,多少生灵在繁衍生息,周而复始地在遵循着生命的规律,遵循着一个不变的法则。死去的人带走活着的人的故事,而活着的人又在重复着死去之人的历史悲剧。人类不禁要问:我们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要死去?是谁掌管着这个世界?又是谁创造了这个人类?难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吗?人类真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吗?……千百年来人类不停地在提出这些问题,不幸的是,人类越是这样执迷于这些问题,越加增了人类对科学的渴望。科学给人的肉体带来了暂时的满足与短暂的享受,却并不能让人类摆脱灵魂深处的那一份孤独、寂寞与难以掩饰的恐惧与无助。人类只是用肉眼可以看得到、头脑可以理解的科学知识来麻醉着心灵,但是却阻挡不住人类探究奥秘的脚步。人类根本就不知道宇宙万物的主宰究竟是谁,更不知道人类的起初与将来,只是很无奈地在这个规律中活着,没有人可以摆脱,也没有人可以改变,因为在万物其间、在天宇之上有一位从亘古到永远的那一位主宰着这一切。他是人类从未目睹过的那一位,是人类从来就不曾相识的那一位,是人类从来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却是吹给人类祖先气息、给人类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给、滋养人类生存的那一位,是带领人类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类唯一赖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着万物,主宰着天宇中的万物生灵;他掌管着四季,调节着风霜雪雨的转换;他赐给人类阳光,也为人类带来夜幕的降临;他铺张天地,为人类带来了山河湖泊与其中的活物。他的作为无处不在,他的能力无处不在,他的智慧无处不在,他的权柄无处不在。这一切一切的规律法则是他作为的体现,是他智慧与权柄的流露。谁能逃脱他的主宰?谁能逃脱他的安排?万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为与他的能力使人类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实存在,不得不承认他主宰着万物这一事实。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可以掌管这个宇宙,更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这样源源不断地供应着这个人类。不管你能否认识到神的作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运毫无疑问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无疑问地永远都是主宰万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与他的权柄并不是根据人类能否认识、能否领会得了而决定的。只有他知道人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也只有他能决定人类的命运。不管你能否接受这一事实,然而这一切都将在不久的将来让人类亲眼目睹,这也是神即将要作成的事实。人类在神的眼目之中存活,也在神的眼目之中死去;人类为着神的经营而存活,也为着神的经营而闭上双目,周而复始地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这些无不都是神的主宰与安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只有造物主掌握人类的生死大权

如果说一个人的出生是其前世的缘起,那么一个人的离世便是其前世的缘落了;如果一个人的出生是一个人此生使命的开始,那么一个人的离世便是其此生使命的结束了。造物主既然为每个人设置了固定的出生背景,也必然为每个人安排了固定的离世背景。这就是说,每个人的出生都不是偶然的,每个人的离世也不是突发的,每个人的生死都与前世今生有着必然的联系。一个人出生的背景如何、离世的背景是什么,都与造物主的命定有关,这就是一个人的宿命,即一个人的命运。既然一个人的出生有诸多说法,那么一个人的离世也必然有各种特殊的背景了,这样人类中就产生了各种不同的寿命,也产生了各种离世的方式与时辰:有的人身强力壮却早年夭折,有的人体弱多病却长命百岁,寿终正寝;有的人死于非命,有的人则自然辞世;有的人客死他乡,有的人则在亲人的身边闭上双目;有的人死于空中,有的人则死于地下;有的人溺于水,有的人则亡于灾;有的人卒于晨,有的人则卒于夜……人都想生得风光,活得精彩,死得轰轰烈烈,但没有一个人能超越其宿命,没有一个人能摆脱造物主的主宰,这就是人的命运。人可以为自己的未来作出各种规划,但没有一个人能规划出自己如何出生与离世的方式与时间。尽管人都极力回避、抵制死亡的到来,但死亡却在人不经意间悄悄地逼近人,没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世,也没有人知道自己将以怎样的方式离世,更没有人知道自己将在何地何方离世。很显然,掌握人类生死大权的并不是人类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种生灵,而是拥有独一无二权柄的造物主;人类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种规律的产物,而是造物主权柄主宰之下的结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一生追求名利面对死亡无所适从

本来一无所有的一个孤独的灵魂,因着造物主的主宰与命定有了父母、家庭,有了成为人类中的一员这样的机会,有了体验人生的机会,有了游历人世间的机会,也有了体会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造物奇妙的机会,更有了认识造物主权柄、归服在造物主权柄之下的机会,但是大多数的人并没有真正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的机会。人花费毕生的精力都在与命运抗争,一生都忙碌于养家糊口、穿梭于功名利禄之间。人宝爱的是亲情、金钱与名利,人把亲情、金钱与名利看为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尽管人都埋怨命运多舛,但人还是把“人为什么活着,人当怎样活着,人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这些人最该明白与探求的问题置于脑后,一生无论多少年只为追求名利而奔波,直到人的青春不再,直到两鬓斑白,直到容颜老去,直到人意识到名利不能阻挡人衰老的步伐,金钱填补不了人心灵的空虚,直到人明白谁都不能逃脱生老病死的规律,直到明白谁都不能摆脱命运的安排。当人不得不面对人生中的最后一关的时候,人才真正地明白了人纵有万贯家产,纵有高贵身份与显赫地位都难逃一死,都必然回归到其本位——一无所有的孤单的灵魂。当人有了父母的时候,人便觉得父母就是其的一切;当人有了财产的时候,人便觉得金钱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着的本钱;当人拥有地位的时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宁愿为其舍命;而当人即将撒手离去的时候,人才知道人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东西原来都是过眼云烟,没有一样能抓得住,没有一样能带得走,没有一样能让人免去死亡,也没有一样能成为一个孤独灵魂归途中的安慰或伴侣,更没有一样东西能拯救人超脱死亡。人在物质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给了人暂时的满足感,给了人一时的快慰,给了人心灵踏实的假象,让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挣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灵的宁静的人被一层又一层的浪涛席卷着,当人还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为何活着、将往何处去等等这些人最该明白的问题的时候,人便被名利引诱、迷惑、控制,一去不回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经意间人就这样送走了一生的黄金期。当人即将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人逐步意识到这个世间的一切都与人渐行渐远,人再也无力抓住任何一样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此时,人才真正地感觉到原来自己如呱呱坠地的婴儿一样依然一无所有。这个时候,人不得不开始思索自己的一生都做了什么,活着的价值是什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也正是这个时候,人便越来越想知道是否真的有来世,是否真的有上天,是否真的有报应……人越是临近死亡,越想明白人生究竟是怎么回事;人越是临近死亡,越觉得心灵的空虚;越是临近死亡,越觉得无依无靠,所以,人对死亡的恐惧与日俱增。之所以在死亡临及的时候人能产生这些表现,究其原因不外乎有两点:其一,人即将失去人在人世间所赖以生存的名或利,即将告别人的眼目能看得见的这个人世间的一切;其二,人即将独自面对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神秘莫测的令人却步的世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人没有任何的亲人与依靠。这两方面原因让所有面对死亡的人心神不宁,让每一个临及死亡的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慌张与无所适从。当一个人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人才知道一个人来到世上首先应该明白人从何而来,人为什么活着,是谁主宰人的命运,又是谁供应主宰着人类的生存,这些才是一个人活着的本钱,也是一个人生存必备的根基,而不是学会如何养家糊口、如何追求名利,也不是学会如何在人群中出类拔萃、如何活得更富有,更不是学会如何做人上人、如何在各种角逐中游刃有余。人花费一生所掌握的各种生存技能虽然让人能够拥有丰厚的物质享受,但从来没有给人的心灵带来真正的安慰与踏实,反倒让人不断地迷失方向,难以把持自己,错失了一次又一次明白人生意义的机会,也给人如何正确地面对死亡带来了隐忧,人的一生就这样被断送了。造物主对待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他给了每个人一生的机会来体验他的主宰,来认识他的主宰,然而人只有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只有死到临头的时候才开始顿悟,这未免太晚了!

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钱、名利,人把这二者当作救命稻草,当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拥有了金钱与名利人就能持续地活着,就会免去一死,但是当死亡临近的时候,人才发现:金钱与名利离人是那么遥远,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独、无依无靠,如此的无助;原来人的生命不是金钱与名利能换来的,不管人拥有多少财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样的贫穷与渺小;金钱不能买来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无论是金钱还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寿命延长一分一秒。人越是有这样的感觉,越是渴望能继续活着;人越是有这样的感觉,就越惧怕死亡的临及。此时,人才真正地发现人拥有的生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人也真正地发现一个人无论是生是死都不是人能说了算的,都不是任何人能掌控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归服在造物主的权下,坦然面对死亡

一个人的诞生是一个孤独灵魂来到人世间体尝人生的开始,也是造物主为一个灵魂安排体尝造物主权柄的开始,当然这对于一个人或一个灵魂来说是认识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权柄、亲自体尝造物主权柄的极佳的机会。人的一生都在造物主为其安排好的命运规律中生存,对于任何一个有良心、有理智的人来说,在一生几十年的光阴中达到承认造物主的主宰,达到认识造物主的权柄并非难事。由此,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在几十年的人生阅历中达到认识人的命运都有命定,体会或总结出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应该是很容易的事。在人认定了这些人生体验的同时,人会逐步明白人的生命是从何而来,明白人心灵的真正需要是什么,明白什么才能将人带上真正的人生之路,明白人活着的目标与使命应该是什么,人也将会逐步明白如果一个人不能敬拜造物的主,不能归服在造物主的权下,当人面对死亡的时候,即当一个灵魂再次面对造物主的时候,他的心灵必会是无边的恐惧与不安。一个人生存在人世间几十年都没有明白人的生命是从何处来,也没有明白人的命运掌握在谁的手中,这就难怪人不能坦然面对死亡了。一个经历了几十年人生对造物主的主宰有认识的人,是对人生的意义与价值有纯正领受的人,是对人为何活着有深刻认识的人,也是对造物主的主宰有真正体会与经历的人,更是能够顺服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的人。这样的人明白了造物主造人的意义,明白了人应当敬拜造物主,人的一切从造物主而来,也必将在不久的一天归还给造物主;这样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无论生还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命定。所以,当一个人能真正明白这些的时候,人自然会坦然面对死亡,也会坦然放下所有的身外之物,欣然接受与顺服即将来到的一切,迎接造物主为人安排好的人生的最后一关,而不是一味地抗拒,也不是一味地恐惧。如果一个人能把自己的一生当作体验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的权柄的机会,当作尽到一个受造人类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难得的机会,人必然会有正确的人生观,必然会活在造物主的祝福与引领之下,必然会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会认识造物主的主宰,必然会归服在造物主的权下,必然成为见证造物主奇妙作为的人,也必然会成为见证造物主权柄的人。不言而喻,这样的人必然是被造物主喜爱悦纳的人,这样的人才能有坦然面对死亡的态度,才能欣然迎接人生的最后一关。很显然,约伯具备了这样的对待死亡的态度,也具备了能够欣然接受人生的最后一关这样的条件,顺利地走完了他的人生路,完成了他此生的使命,归回到了造物主的身边。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约伯一生的追求与收获让他坦然面对死亡

经上对约伯是这样记载的:“这样,约伯年纪老迈,日子满足而死。”(伯42:17)这就是说,约伯到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遗憾,没有任何的痛苦,而是自然离世。众所周知,约伯活着的时候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他的义行让神称许,也让人纪念,他的一生可说是人类中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约伯曾经接受过神的祝福,在地上被神称为义人,他也曾经接受过神的试炼,被撒但试探,他为神站住了见证,称得起神口中的“义人”的称号。在接受神的试炼之后的几十年期间,他活得比之前更有价值、更有意义、更踏实、更坦然。因为他的义行换来了神的试炼,他的义行换来了神对他的显现与亲口说话,所以,在接受试炼之后的几十年期间,约伯对人生的价值感受体会得更为实际,对造物主的主宰也有了更深的体会,对造物主的赐福与收取有了更加准确与确定的认识。在《圣经·约伯记》当中记载了耶和华神对约伯的祝福超过了先前对他的祝福,这些都是约伯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更有利条件,也是约伯坦然面对死亡的更有利条件。所以对于约伯来说,当他年迈即将面对死亡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放心不下他的财产,他没有任何的牵挂,他不会留有任何的遗憾,当然他更不会恐惧死亡,因为他的一生都在追求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所以他也不会担心自己的结局。约伯这一系列的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现在的人有几个能达到呢?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外表的态度就没有人能够得上呢?原因只有一个:约伯是在相信、承认、顺服神主宰这样的主观追求下活着,也是在相信、承认、顺服神主宰的前提下经过了他人生的几个重要关口,度过了他人生中的晚年,迎来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关口。无论约伯这一生中经历了什么,他的追求与他的人生目标对他来说是幸福的,而不是痛苦的。他的幸福并不仅仅是因着造物主的祝福或称许,更重要的是因着他的追求与他的人生目标,也是因着在他追求敬畏神远离恶的过程中他对造物主主宰的逐步认识与真实体会,更是因着他在经历造物主主宰的同时亲自体验到的造物主的奇妙作为,与在此期间人与神相处、相识、相知的每一次温馨而刻骨铭心的体验与记忆,是因着人在明白了造物主的心意而得来的安慰与快乐,因着人在看到造物主的伟大、奇妙、可爱与信实之后的敬畏之心。之所以约伯能没有丝毫痛苦地面对死亡,那是因为他知道他的离世意味着他即将归回到造物主的身边,也是因为他一生的追求与收获能够让他坦然面对死亡,也能够让他坦然面对造物主对他生命的收回,更让他无牵无挂地圣洁地面对造物主。约伯拥有的幸福现在的人能不能得着呢?你们有没有条件拥有呢?既然条件都具备,为什么现在的人就不能像约伯一样活在幸福中呢?为什么现在的人就摆脱不了对死亡惧怕的这种痛苦呢?有的人面临死亡的时候会尿裤子,有的人会筛糠,有的人会昏死过去,有的人怨天尤人,有的人甚至会放声大哭,这些表现绝对不是死亡逼近的时候人才有的突发性的表现。之所以人面临死亡的时候能流露出这些尴尬的表现,主要是因为在人内心深处对死亡的惧怕,因为人对神的主宰、神的安排没有清楚的认识与体会,更没有真实的顺服,因为人只想自己安排、掌控一切,只想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把握自己的生死,这就难怪人总也摆脱不了对死亡的恐惧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才能归回到造物主的身边

一个人对神的主宰、安排没有清楚的认识与经历,人对命运、对死亡的认识也必然是稀里糊涂。人不能看清楚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能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神的掌管与神的主宰,也认识不到人不可能甩掉、挣脱这样的主宰,所以人在死亡之前总有说不完的遗言,总有牵挂,总留有遗憾。在人的心里装着太多的包袱,装着太多的不情愿、太多的迷惑不解,从而导致了人对死亡的惧怕。一个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他的生是必须的,而他的死是必然的,没有人能越过这样的过程。人要想没有任何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要想没有任何不舍与牵挂地面对人生的最后一关,唯一的途径就是不要留下任何遗憾。而人离开人世间不留下任何遗憾的唯一途径就是认识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的权柄,顺服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顺服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这样,人才能远离人类的纷争,远离罪恶,远离撒但的捆绑,如约伯一样活在造物主的引领之下、祝福之中,活得自由释放,活得有价值、有意义,活得光明磊落;如约伯一样能顺服造物主的试炼与剥夺,能顺服造物主的摆布与安排;如约伯一样一生敬拜造物主而获得造物主的称许,听见造物主的亲口发声,也看见造物主的显现;如约伯一样快乐地活着,快乐地离世,没有任何痛苦,没有任何牵挂,也没有任何遗憾;如约伯一样在光中活着,在光中度过人生的每个关口,在光中顺利地走完了他一生的路,顺利地完成了他的使命——作为一个受造之物经历、体验、认识造物主的主宰,而在光中离开,从此以一个造物主所称许的受造人类守候在造物主的身边。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那些殉道的人咱们不提他们最后的结局是什么,神怎么定规他们的行为,就说他们走到最终的时候,他们结束生命的方式合不合人的观念?如果按人的观念来看,为传扬神的工作付出这样的代价,最起码应该有个好的死法,但是这些人未到年龄都惨死了,这是不合人观念的,但神恰恰就这样作,神许可。神许可这里面有什么真理可寻求呢?神许可他们这么死,这是神的咒诅、定罪还是神的安排与祝福呢?两种应该都不是,那是什么?对这些人的死现在人想起来也挺心痛,但事实确实是这样,信神的人这样死去,确实让人心里挺痛苦的,那该怎么解释呢?一说到这事,你们会设身处地地想,那你们心里是不是不太痛快,有点隐隐地痛,“这些人尽本分传扬神的福音应该算是好人,怎么能有这样的下场、结局呢?”其实,他们的肉体是这样死了、去了,以这种方式离开这个人世了,但并不代表他们的结局就是这样的。无论他死的时候、去的时候是怎样一个过程、怎样一个方式,但这个方式不是神对他这个生命、这个受造之物最终结局的定规,这个你得看透。相反,他们恰恰是用这种方式定罪了这个世界,见证了神的作为。这个受造之物用最宝贵的生命、用生命的最后一刻见证了神的作为,见证了神的大能,来向撒但、向世界宣告神所作的是对的,主耶稣是神,是主,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就是到他们生命最后结束的那一刻,他们都没有否认主耶稣的名。这是不是向这个世界的一种宣判?他们用他们的生命向世界宣告,向人类证明主耶稣是主,主耶稣是基督,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他所作的救赎全人类的工作使这个人类得以生存下去,这一事实是永远不改变的。他们尽的本分达到什么程度了?是不是达到极致了?这个极致用什么来表现?是用生命作代价。人这一生当中家庭、钱财、物质这些都是身外之物,唯独与自己有关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一个活着的人来说是最值得人宝爱的东西,是最宝贵的东西,他们恰恰能献出他们最宝贵的东西来证实、来换取世人对神工作的认可,直到死他们都不否认神的名,不否认神的作工,而是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来见证这个事实的存在,这是不是最高的见证?这是最好的尽本分,这是尽到责任了。就是撒但威胁、恐吓甚至最后要让他们用生命来作代价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放弃他们的责任,这就是尽本分达到极致了。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让你们也用这样的方式来见证神,来传扬神的福音?不一定需要你这样做,但是你得明白这是你的责任,如果神需要,你应该义不容辞地接受。虽然现在人里面有害怕、有担心,但是这个担心有没有用?如果神不需要你这么做,你担不担心都没有用,如果神需要你这么做,你不应该推托,不应该拒绝,你应该主动地配合、接受,别担心。人无论怎么死都不要死在撒但面前,不要死在撒但手里,死也得死在神手里,从神来还归给神,这是受造之物应该具备的理智与态度。这就是对于人尽传福音这个本分所该明白的最后的真理了,用生命为代价来传扬、来见证神道成肉身作工拯救人的这一福音。如果你有这个心志,你能达到这个,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你还不具备这样的心志,那你最起码把眼前能尽到的责任与本分尽好,其他的交给神,也可能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你年龄、阅历的增长,随着你明白真理的程度越来越深,你会觉得自己有义务、有责任为神的福音工作献上你的一生,甚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传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义不容辞的本分》

你一个受造之物凭什么要求神?人没有资格要求神,要求神是最没有理智的事。神该作什么就作什么,神的性情是公义的。公义并不是公平合理,一分为二,按劳分配,你干多少活给你多少钱,按你所付出的得着该得的,这不是公义。假如约伯为神作完见证,神把他灭了,神也是公义的。为什么说这是公义的?在人看合人观念人说神公义这很容易,如果在人看不合人观念、人理解不了的事,人能说出神公义那就费很大劲儿了。如果那时神把约伯灭了,人就不说神公义了。其实,不管人经败坏还是没经败坏,神灭人该不该向人讲明道理?该不该向人说明是根据什么灭人?用不用根据“人有用我不灭,没用我就灭”?不用。一个败坏的人在神眼里随便处理,怎么作都合适,都有神的安排。神要是看你不顺眼,说你作完见证没用了,把你灭掉,这是不是神的公义?这也是公义。虽然现在事实上你不好认识,但道理上你得明白。你们说,神毁灭撒但是不是神的公义?把撒但留下来呢?不敢说了吧。神的实质就是公义,神作事人不容易认识,但神所作的都是公义,只不过人不认识。神把彼得交给撒但,彼得怎么说的?“你作的事人测不透,但都有你的美意,都有公义在其中,我怎能不为你的智慧作为而发出赞美呢?”现在应该看见神就是不灭撒但,让人类看看撒但是怎样败坏人的,神怎样拯救人,到了最终,因着人被撒但所败坏的程度,人看见了撒但败坏人的罪恶滔天,神把它灭了,让人看见神公义,有神的性情在里面。神作的每一件事都公义,虽然人发现不了,但你不该随意论断,你看为不合理或有观念的事就说神不公义,这是最没理智的作法。你看彼得对有些事测不透,但他肯定这里有神的智慧在其中,都有神的美意,人不能都测透,人能测透的事太少了。所以说,认识神的性情不是容易的事。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上一篇: 143 对待疾病的原则

下一篇: 145 对待爱情婚姻的原则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