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经典话语 《揭示道成肉身奥秘的话语》 选段106-107

106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并没有将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该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将肉身的全部正常、实际都活出,即让神的道在一个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显现,来完成神在肉身还未作完的工作。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有同于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实质,但比第一次所道成的肉身更实际、更正常,这样,第二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比第一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更大,但这苦是因着肉身的职分而才有的,并不同于被败坏之人所该受的苦。这苦也是因着肉身的正常实际而才有的,因着尽职分是在最正常而又实际的肉身中,所以肉身必要受很多苦。肉身越正常越实际,在尽职分时所受的苦越大。神的工作在一个极其平常的肉身中发表出来,没有一点超然,因为肉身正常而且又要担当拯救人的工作,所以他所受的苦就比有超然的肉身所受的苦要大得多,这苦都是因着肉身的实际正常而才有的。就从两次道成肉身尽职分所受的苦就可知道道成肉身的实质,越是正常的肉身担当工作中所受的苦越大,越是实际的肉身担当工作人的观念越重,而且担的风险越大,但越是实际的肉身、越是有正常人的完全理智与需求的肉身越能担当神在肉身中的工作。耶稣是以肉身来钉十字架,以肉身来作赎罪祭,即以一个有正常人性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将人从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作征服的工作,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只有肉身是一个完全正常、实际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见证。也就是说,征服人是借着在肉身中的神的实际与正常而达到果效的,不是借着超然的异能与启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就是说话,借着说话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说话,肉身的本职工作就是说话,借此达到完全征服人、显明人、成全人与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说,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彻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赎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补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别上,一个是男性,一个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让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即神能成为男性也能成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没有性别划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来看没有性别划分。这步工作不显神迹奇事,就是为了完成借着话语达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医病赶鬼而是借着说话来征服人,也就是说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说话,是征服人,不是医病赶鬼。他在正常人性里作的工作不是显神迹,不是医病赶鬼,而是说话,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来看神道成了肉身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与耶稣道成肉身又不一样,虽是道成了肉身,但是并不完全一样。耶稣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迹奇事随着。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么神迹奇事,或者给人医病赶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这些与耶稣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实质不同于耶稣,乃是因他的职分并不是医病赶鬼,他不拆毁他自己的工作,不搅扰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实际的话语来征服,就不用神迹来折服人,所以说这步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107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如果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上一篇: 全能神经典话语 《揭示道成肉身奥秘的话语》 选段104-105

下一篇: 全能神经典话语 《揭示道成肉身奥秘的话语》 选段108-109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