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选段595

万物的结局近了也就是指神工作的终结,指人类发展的终结,即指被撒但败坏的人类已发展到了尽头,亚当、夏娃的子孙后代已繁殖到了尽头,也指就这样的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不可能再继续发展下去。起初的亚当、夏娃并不是被败坏的,而是被赶出伊甸园的亚当、夏娃是经撒但败坏的,到神与人一同进入安息之中时,被赶出伊甸园的亚当、夏娃与他们的后裔就告一段落了,以后的人类虽然仍是亚当、夏娃的后裔,但并不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类,而是蒙拯救、被洁净的人类。这个人类是被审判、刑罚的人类,是圣洁的人类,与起初的人类并不相同,几乎可说成是与起初的亚当、夏娃是两类人。这个人类是在经撒但败坏的所有的人当中选出来的,也是最终在审判、刑罚中站立住的人类,是败坏的人类中剩存下来的最后的一批人,只有这一批人才能与神一同进入最后的安息之中。在末世的审判、刑罚工作中,即在最后的洁净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与神一同进入最后的安息中的,所以进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经过最后一步洁净的工作才达到脱离撒但的权势而被神得着的,这些最后被得着的人将进入最后的安息之中。刑罚、审判的工作其实质就是为了洁净人类,为了最后的安息之日,否则,全人类就不能各从其类,不能进入安息之中,这个工作是人类进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径。洁净的工作才把人类的不义都洁净了,刑罚、审判的工作才把人类中那些悖逆的东西都揭示出来,从而将可挽救与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来,将可存留与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来。工作结束之时,可存留的人都蒙洁净将进入人类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类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将进入人类的安息之日中与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经刑罚、审判之后彻底显露出原形,之后都被毁灭与撒但一样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后的人类中就不再存有这类人,这类人并没资格进入最后的安息之地,也并没有资格进入神与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们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恶者,并不是义人。他们曾经过救赎,又经审判、刑罚,他们也曾经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们还是因着自己的恶、因着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毁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后的人类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灵魂还是活在肉体中的人,凡是作恶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将在圣洁的人类进入安息之中时被全部毁灭。这些作恶的灵魂与作恶的人或义人的灵魂与行义的人,不论是哪一个时代的,总之,凡是恶者都被毁灭,凡是义人就都将存活下来。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灵魂并不完全是根据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据是否抵挡神、是否悖逆神而确定。在上一个时代的人若是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是被惩罚的对象,若在本时代作恶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规也是被惩罚的对象。是根据善与恶来划分各类人,并不是根据时代来划分。将人善恶划分开来并不当即就惩罚或赏赐,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后才作罚恶赏善的工作。其实,自从作人类的工作以来就开始用善与恶来划分人类了,只不过在工作结束之时才赏赐义人、惩罚恶人,并不是在末了结束工作时才将恶人或义人划分开,之后就紧接着作罚恶赏善的工作。最终的罚恶、赏善的工作完全是为了彻底洁净全人类,以便将完全圣洁的人类带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这步工作是最关键的工作,是整个经营工作中最后的一步。若不将恶者都毁灭而是将其存留下来,那全人类仍然不能进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将全人类带入更美好的境地中,这样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结束的工作,当工作结束之时全人类都完全圣洁了,这样,神才能安安稳稳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真正的“人”指什么》 选段350

我征服人类是因为人曾经被我造,而且人又享受了我造的一切丰盛之物,但人却又弃绝我,而且心中无我,把我当作人生存的缠累,甚至人明明看见了我却又弃绝我,而且想方设法将我“打败”。人并不允许我对人类认真对待,或对人类严格要求,也不允许我审判、刑罚人的不义,人对此并不感觉新鲜,而是感觉厌烦…

每日神话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选段218

经营了几千年的我的工作只有在末世才完全向人显明,到如今,我才将我经营的全部奥秘向人完全打开,人知道了我作工的宗旨,更知道了我全部的奥秘,人所关心的人的归宿也都全部告诉给人了,我已将我的一切隐藏了五千九百多年的奥秘都向人打开了。谁是耶和华?谁是弥赛亚?谁是耶稣?你们都应知晓,我作工…

每日神话 《你既信神就应为真理而活》 选段393

在所有人的身上存在的普遍问题,都是明白真理却实行不出来,一方面因为人不肯付代价,另一方面是因为人的分辨能力太差,对许多实际生活当中的难处看不透,不知怎么实行合适。因为人的经历太浅,而且人的素质又差,明白真理的程度也有限,现实生活当中的难处人都没法解决,只能在嘴上信神,却不能把神带…

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五篇》 选段371

人在我心目中是万物的主宰者,我给人的权柄并不小,让人管理地上的万物,山中之草,森林之中的兽,水中的鱼,而人却并不因此而欢喜,而是忧心忡忡。人的一生都是悲悲切切,人的一生又都是忙忙碌碌,而人的一生又是虚空加快乐,人的一生并没有新的“发明、创造”,无人能摆脱虚空的生活,无人曾发现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