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基督话语三百条真理问答13 神发声中有关偷吃祭物、搞淫乱之人的结局与神告诫人的话

13 神发声中有关偷吃祭物、搞淫乱之人的结局与神告诫人的话

“为着七雷的巨响,有多少人跪下来求饶赦免,但已不是恩典时代,是烈怒时分,对一切作恶的(乱搞淫乱,钱财不圣洁,男女界限不清,打岔破坏我经营的,不通灵的,邪灵占有的,等等一切选民之外的)都不放过,一个都不赦免,统统扔在阴间,永远灭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九十四篇说话》

“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你们一个小小的臭虫,偷吃我耶和华祭坛上的供品,这样就能将你那扫地的败亡的名声挽救回来而成为以色列选民吗?不知羞耻的贱货!那祭坛上的祭物是人为我献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将人给我的小小的斑鸠给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犹大吗?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为‘血田’吗?不知羞耻的东西!你以为人献上的斑鸠都是给你滋补蛆虫的肚腹的吗?我给你的是我甘心愿意的,我未给你的应是由我支配,不许你随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华——造物的主,人献祭是为我的缘故,你以为是给你奔跑的薪水吗?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什么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钱袋的钱财?你不是‘加略人犹大的子孙’吗?我耶和华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吗?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摆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钱了!不值钱的贱货!我耶和华的火终将你烧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那些专为自己肉体打算、喜欢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医邪术的人,那些专搞淫乱、破烂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华祭物、偷取耶和华财物的人,那些喜欢贿赂的人,那些做梦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专为自己的名利而争夺的人,那些散布轻慢之语的人,那些亵渎神自己的人,那些专搞论断、毁谤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帮结伙搞独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胜过高举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乱中的轻浮的少男、少妇、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间喜欢个人名利、追求个人地位的男人与女人,那些陷在罪中执迷不悟的所有的这类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吗?淫乱、罪恶、污医、邪术、亵渎之语、轻慢之言在你们中间盛行,那些真理、生命之言在你们中间被践踏,圣洁之语在你们中间被玷污。满了污秽、悖逆的外邦之种!你们的结局归为何处呢?那些喜欢肉体、专搞肉体邪术的、陷在淫乱罪中的人有何脸面还活着呢?你不知道你们这类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虫吗?还哪有资格要求这、要求那呢?不喜爱真理专喜爱肉体的人到如今仍是一点不改变,这样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爱生命之道,不高举、见证神,而是图谋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这样吗?有何拯救价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资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资历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无果实。你该知道,拯救的是可结果实的‘树’,不是枝叶茂盛、鲜花繁多但不结果子的‘树’,纵使你多年流浪街头又能怎么样呢?你的见证在何处呢?你敬畏神的心远远低于你爱慕自己、恋于情欲的心,这样的人不是败类吗?怎么可以作为被拯救的标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难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药!这样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吗?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不也正是你的末日来到之时吗?我在你们中间作了多少的工、说了多少的话,你们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顺服了?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也是你抵挡我与我对立结束之时。在我作工期间,你们总是与我对着干,我说的话你们从未听从,我作着我的工作,你也作着你自己的工作,搞自己的小王国,你们这帮狐狗之类,尽与我对着干!总想把那些专爱自己的人拉到自己的怀里,你们的敬畏之心在何处?尽搞欺骗!没有顺服与敬畏,都是欺骗,尽是亵渎!这样的人还可拯救吗?喜欢淫乱的、好色的男人总想着把那些妖艳的淫妇拉到自己身边来供自己‘享受’,这样的淫乱之鬼我决不拯救,恨透了你们这些污鬼,你们的‘色’与你们的‘妖艳’给你们毁入地狱之中,你们还有何言语呢?你们这些污鬼、邪灵太可恶!令人恶心!这样的贱货还可挽救吗?陷在了罪中还能被拯救吗?这样的真理、这样的道路、这样的生命并没有吸引你们的心,那些罪恶,那些钱财、地位、名利、肉体享受、男人的姿色、女人的妖艳却吸引了你们的心,你们怎有资格进入我的国中呢?你们的形象比神还高大,你们的地位比神的更高,在人中间的威望更是不用提,你们竟成了人崇拜的偶像,你不是成了天使长了吗?显明人的结局之时,也就是拯救的工作接近尾声之时,你们中间有许多人是不可挽救的尸体,务必得淘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七)》

“我对一切的人、事、物都能看透,他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我完全清楚,也就是说,一个人里面存着什么东西,我完全看透。她是淫妇或是妓女,我都能看透,谁背后搞什么,我都知道。不要在我面前卖弄自己的姿色,臭货一个!赶快从我这里滚开!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免得羞辱我名!不能见证我名,而是起了反作用,败坏门风!快从我家里把她驱逐出去,我不要,耽延一分一秒我也不容让!像这些人怎么追求也白搭,因在我的国中的全是圣洁无一点污点的,连同我的子民在内,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不要等着我回心转意,我才不管你以前对我多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九十篇说话》

“就现在人所明白的真理,做哪件事人里面都有知觉,如:你把教会的钱贪污了,乱花教会的钱,你能没有感觉吗?当时你就有感觉,不可能做过事之后才有感觉,你自己做的亏心事你自己心里都清楚,因着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虽明知真理,但就是迁就自己,所以做过之后也就没什么明显的责备,当时做都没有管教,过后能有什么管教?钱都花了,还能有什么管教?都是当时做的时候有知觉、有责备,你若不听神就不管你了,等公义审判临到的时候,要按着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作为一个正常有理智的人,有良心的人,做每件事的时候,尤其是做错事的时候都有知觉。现在教会中贪污钱财的人还少吗?男女界限不清的人还少吗?背后论断的、背后抵挡的、拆毁的人还少吗?为什么你们还平安无事呢?你们心里都有知觉、有感觉、有责备,有时候因此受刑罚、受熬炼,只不过人太不知羞耻了!如果真有惩罚临到,人还敢这么实行吗?有良心的人要做事时良心稍有责备就不平安,就能背叛肉体。就像人犯男女罪,当时都有知觉,不过人的情欲太大就没法自我控制了,圣灵再管教也无济于事了,所以圣灵也就不管你了。当时圣灵都没怎么管教,没有责备,肉体也没怎么样,过后还能有什么责备?事都做出去了,还能有什么管教!只能证明你这个人太不知羞耻,太下贱!是贱货一个!圣灵不作无用工作,你明知真理不配合,什么样的事你都能干得出来,只等那日的来到将你与那恶者一同惩罚,这是你最好的结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一)》

“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我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我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我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谈到进天国,你们却都不露声色,你们以为就你们今天这样足可进入我天国之门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言行不经我检验就可获释进入我作工、说话的圣地吗?谁能骗得了我的双眼呢?你们那卑鄙下贱的举止与谈吐岂能逃脱我的眼睛呢?你们的生活被我定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们天天都在我前学那污鬼的样子,在我之前的行径尤其低劣,怎能不叫我感觉厌憎呢?说话之中含有污鬼的杂质:欺哄、隐瞒、阿谀奉承,犹如那行邪术的,又犹如那行诡诈、喝不义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现都甚是不义,怎能将人都列在那义人所在的圣洁之地呢?你以为你那卑劣的行为就能将你从不义之人中分别为圣吗?你的犹如毒蛇一样的舌头终将你那行毁坏、可憎的肉体给断送,你那沾满污鬼之血的双手也终将你的灵魂拉向地狱的,你为何不趁此机会将你那沾满污秽的双手给洗刷干净呢?你又为何不趁此机会把你那说不义之言语的舌头给‘绞断’呢?难道你就甘愿为你那双手与舌唇而遭受地狱之火的焚烧吗?我的双目鉴察万人的心,因我造人类以先早已将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将人的心测透了,人的心中的思想岂能逃脱我眼呢?又怎能来得及躲避我灵的焚烧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那些没经我拯救、征服的人类都沉默海底,将我焚烧之火永远地加在他们身上。我要毁灭这个旧的肮脏到极处的人类,犹如我灭绝埃及众长子与头生的牛羊一般,将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门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记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赎敬拜我的人吗?这样的人不常有我的荣耀随着吗?那些没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吗?他们如今抵挡我,我如今的说话犹如耶和华晓谕以色列的列子、列孙们一样,但你们心底刚硬都在积蓄我的忿怒,为自己的肉体增添苦楚,为自己的罪恶增添审判,为自己的不义增添更多的忿怒。你们今天这样地对待我,有谁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有谁的不义能逃脱我刑罚人的双目呢?有谁的罪孽能躲开我全能者的双手呢?有谁的抵挡能获得我全能者的审判呢?我耶和华这样晓谕你们这些外邦家族的列子、列孙,对你们说的话胜过了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的所有的说话,但你们却比那埃及的众百姓还要刚硬,你们岂不是在我作工安卧之时积蓄我的忿怒吗?你们岂能安然逃脱我全能者的日子呢?

我在你们中间如此地作工、说话,耗费了我的多少精力与心血,但我明明告诉你们的,你们何时听从?你们在何地对我全能者俯伏?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为什么你们的所做与所说尽是击打我的怒气?为什么你们的心竟是这样的刚硬?是我曾经击杀过你们吗?为什么你们尽是让我忧伤、着急?难道你们还等着我耶和华忿怒的日子临到你们吗?还等着我叫你们的悖逆击打出来的怒气向你们发出吗?我为你们作的岂不都是为了你们吗?你们却一直这样地对待我耶和华:偷吃我的祭物,将我祭坛上的供品都夺回自己家中喂养那狼洞里的狼子、狼孙;‘民’与‘民’之间互相厮杀,都以怒目与刀枪相对,又将我全能者的话扔在茅厕里与粪便同污。你们的人格何在?你们的人性都变成了兽性!你们的‘心’早已变成了顽石,岂不知我忿怒的日子来到之时,就是审判你们如今对我全能者的恶行吗?你们都以为这样地糊弄我而将我的话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听从我话,就这样背着我干就能逃脱我的怒目火眼吗?你们岂不知你们偷吃我祭物、你们贪恋我财物的时候,我耶和华的双眼早已看见了吗?岂不知你们偷吃我祭物的时候都是在那献有祭物的祭坛前的吗?你们岂能自作聪明而这样欺骗我呢?我的忿怒怎能离开你们那弥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过你们的恶行呢?你们今天的恶行并不是为你们自己开辟出路,而是为你们的明天积攒刑罚,为你们自己击打我全能者的刑罚。你们那恶行与恶言恶语怎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走呢?你们的祈求怎能达到我的耳中呢?我岂能为你们的不义开拓出路呢?我岂能放过你们悖逆我的恶行呢?我岂能不绞断你们如毒蛇一样的舌唇呢?……你们如今的恶行怎能逃脱我离地之后忿怒的日子呢?我岂能让耶和华的怒气离开这些刚硬之辈呢?

你们当回想过去,我何时对你们怒目厉声,又何时与你们斤斤计较,又何时教训你们是在无理取闹,又何时当面教训你们?我岂不都是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们的一切试探?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难道我曾经用我的权柄击杀过你们的肉体吗?你们为什么这样报复我?对我忽冷忽热之后又不冷不热,然后对我又是欺哄又是隐瞒,而且口中满了不义之人的唾沫,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也能欺骗我的灵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可以任意论断我耶和华的作为吗?我岂是叫人论断的神吗?我岂能容让一个小小的蛆虫这样亵渎我呢?我岂能将这样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远的福气中?你们的言行早将你们都显露出来,你们的言行早为你们自己定了罪。我铺张诸天、创造万物之时就不容让任何一个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来随意做我的参与者,我更不容让有何物来随意打乱我的作工与我的经营,我不容让任何人,也不容让任何物,我岂能放过那对我惨无人道的人呢?我岂能赦免那背叛我话的人呢?我岂能放过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运岂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吗?你的不义、你的悖逆我岂能将其看为圣洁呢?你的罪孽岂能把我的圣洁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义之人的污秽,我也并不享受那不义之人的供品,你若对我耶和华忠心,你岂能把我祭坛上的祭物占为己有呢?你岂能用那毒蛇的舌唇来亵渎我的圣名呢?你岂能就这样背叛我的言语呢?你岂能将我的荣耀、将我的圣名当作你为撒但——那恶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圣者享受的,岂能容让你把我的生命随意拿来当玩物,当作你们中间争斗的工具呢?你们怎能就这样对我无情无义又无有善人之道呢?岂不知我将你们的恶行都早已记载在这生命之言中?你们怎能逃脱我刑罚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这样叫你们一再抵挡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诉你们,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罚比你们还容易受呢!你们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基督的座谈纪要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事奉之路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

  • 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

    假基督、敌基督迷惑人的案例解剖

  •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讲道供应文选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