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4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我原是三自教堂的一个带领。1980年,我开始信奉耶稣。1987年我参加了南京金陵神学院的函授学习,通过三年的系统学习,我装了一肚子的圣经知识、神学理论,获得了“神学生”的名号。自从有了“神学生”这个高雅的名号,我就感觉自己信神似乎已达到了最高境界,认为自己在神眼中也是一个非同小可的人物了,因而对一般的弟兄姊妹都不放在眼里。当弟兄姊妹将神末世的福音传给我时,我只知拿自己引以为荣的“圣经知识”“神学理论”盲目定罪、抵挡神的作工,根本低不下自己那高傲的头,多亏神洪恩浩大,没有记念我的过犯,一次次拯救我,才使狂妄、悖逆的我得以来到神面前。

1998年初就有人给我传末世福音,说神已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了地上,作了新的工作,且是女性。听了这话,我当场就定罪道:“什么新工作,什么神又道成肉身!我上了三年神学,圣经不知读了多少遍,我啥不知道?!说神是女的,这是标准的邪灵,神本来就是男的,非说是女的,这不是假基督是啥?”随后我毫不客气地将传道人赶走了。从此我便对所有聚会点进行封锁,不准下面的人接待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

同年3月份,我带妻子去看病,有一姊妹(以往的同工)把我喊到她家,让我听神末世作工的话语磁带及诗歌,并给我交通神的新作工。我当时就反驳她说:“我上了三年神学,圣经不知读了多少遍,哪章哪节我不知道?不比你懂的多?你这纯粹是迷惑人、骗人的鬼把戏,哪有三步作工?说句难听的话,你就是个传‘邪教’的……”说罢,我还引用圣经上记载的“大淫妇”来咒诅辱骂她,并说:“想拉我下水,我不上你的当!”之后,便忿然离去。

第二天一早,我的眼突然疼得睁不开了,我对妻子说:“我上撒但的当了,是魔鬼加害于我,不然为什么一夜之间眼就红肿了呢?”于是我就向主祷告:“主啊!求你咒诅那些信全能神的人,因为他们是邪灵,是迷惑人的。”谁知我越祷告眼越疼,只好四处求医。几个医生给我用了最好的药,病也没见好转,反而越治越疼痛难忍,医生见状也无可奈何地直摇头。我感觉自己的整个脑袋疼得就像刀剜一样,真是生不如死。在疼痛的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四十天之后,病情才稍有好转。这番折腾搞得我狼狈不堪,气也没处撒,我就将这笔“帐”算在了信全能神之人的头上,于是更加疯狂地抵挡全能神,散布谣言恐吓弟兄姊妹,说:“信全能神的人不可接触,谁接触谁受害,都不要接待这些人!……”

同年11月,一位姊妹又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说神这次作的是洁净人的工作,并问我信了耶稣是否还有罪。我一听这话,狂妄本性立时发作,冲她大吼:“你问的啥?!就你问的圣经,我早就会背了,啥也不懂还来考我呢!”“主一来我立刻就改变了,哪还有新工作?……”我忿忿地嚷道。姊妹见我态度如此强硬、抵触,只好走了。我得意极了:“哼!鲁班门前还耍斧子呢!啥也不懂还来给我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12月,又有一位弟兄来到我家,他诚恳地说:“弟兄,我们在一起谈谈好吗?”我满不在乎地说:“行啊!你谈吧!谈哪儿都行!”弟兄说:“你是神学生,我们在一起谈谈圣经的内幕好吗?”“什么?圣经内幕?圣经我不知看了多少遍了,从来就没看到过这个词,圣经只有中心思想,你谈的是圣经以外的东西,我不能领受,你别说了,我不会受你迷惑的,你走吧!”弟兄见我胡搅蛮缠,根本没法谈下去,只好带着失望与无奈走了。

12月下旬,我到田里浇水。在摇机器的时候,摇把突然打在了我的眼眶上,顿时鲜血直流,我头昏眼花险些栽倒,家人连忙把我送到医院,医生在开口处缝了三针,一连好几天我的眼肿得睁都睁不开,春节也没过好。这次临到的事使我陷入了沉思:我这样为主奔跑,为什么会一再遭遇打击呢?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此时,我又想到教堂日渐衰败,弟兄姊妹勾心斗角、争名夺利,我自己也已是身心疲惫,软弱到了一个地步,可似乎主耶稣早已离我们而去,掩面不看我们……想到这些,我感到非常失望、灰心,便萌发回大千世界闯荡一番的念头,想以此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99年元月,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教堂,踏上了打工的征途。2月27日,我突然接到家里的长途电话,说有急事让我速回。到家后我才知原来妻子已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急着让我赶回来就是为了要给我见证全能神就是耶稣的二次再来。这时本村已接受全能神的几位姊妹也来到我家,她们给我谈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并说我以往遭祸的原因是因抵挡了神。虽然话不多,但恰似拨云见日,让我茅塞顿开,我不由得怀疑起自己以往所坚持的理来,心想:难道真的是我错了?我真的抵挡了神?我百思不得其解,便抱着寻根解疑的心态去听了一位弟兄的见证。弟兄谈了圣经的内幕,谈了神的三步作工,在这三步作工中神名是怎样更换的,时代是怎样划分的,神的作工是怎样转变的,作工地点是怎样变迁的;又谈到神是灵为什么还有名,耶和华的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等等这些都是我这个“神学生”出身的人所不知道的。弟兄说:“‘耶和华’这名就是怜悯人、咒诅人、带领人的意思,他要带领初生的人类在地上过正常的生活,并且还颁布律法,让人守安息日、建圣殿,教导人如何敬拜神、献祭,凡守不住律法的都要遭到耶和华的咒诅。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越来越败坏,到了律法时代的末期人都逐渐守不住旧约律法了,按耶和华的性情,人都得死于律法之下。然而神是爱人的神,他要作一步新的工作使人存活下来,所以神的灵成了肉身的形像,按照当时人类的需要作了赎罪祭,担当了人的罪。神的作工在变,所以神的名也在变,不再是焚烧咒诅人的耶和华,而是满了怜悯慈爱的主耶稣。耶稣的降生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时至今日,生在末后的人仍在依赖着主耶稣赦罪的恩典在不停地犯罪,那么人何时才能达到圣洁呢?因着人的罪根没有解决,人只能愈来愈败坏,若没有神进一步的拯救,人终究还会被罪侵吞,所以到末后神还要来作一步新的工作——洁净人的工作,结束恩典时代把人带入国度时代。神的作工变了,不再是耶稣钉十字架作的赎罪工作,而是话语洁净人的工作,所以神的名也有所变更,不再称为耶稣,而是称为全能神。之所以称为全能神是因为神要发表他全部的性情来结束这个淫乱、污秽的旧世界,用话语刑罚审判来洁净人类从而把人类带入新天新地……”通过弟兄一天的交通,我认识到了神不是根据圣经作工,神的作工说话更不是仅局限在圣经里,神作工常新不旧,不守旧、不重复,每一步新的作工都是在原有基础上进深的,是人现实的需要。特别是弟兄对“神末世作的话语洁净人的工作”方面真理的交通,把我从耶和华、耶稣的作工中带了出来,从圣经中带了出来。这时,我才认识到自己以往一直在圣经里信神,把神的作工限制在有限的圣经里,还以自己装备的那点微不足道的圣经知识、神学理论来定罪、抵挡神的新作工,是多么的狂妄无知!这才知道真正“有眼不识泰山”的不是那些弟兄姊妹,而是我自己。我又羞愧又激动,半天说不出话来。但令我欣喜的是,那天离开时,弟兄送给了我一本神的发声——《话在肉身显现》。

第二天,我看了《写在前面的话》,全能神说:“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这话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觉稀奇,但我还是劝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得着真理,只有真正虔诚的人才能得着神的开启与引导。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我所说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这事说的。或许你并不介意这话,或许你很讨厌这话,也或许你对这话很感兴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显现的人都能面对这一事实,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这一事实,最好不要轻易下断案,这才是明智之人该做的。”面对神的谆谆告诫,从字里行间我深深地体会到神的亲切、神的劝慰与神对人的爱。此时,我想起自己对神新工作的态度——没有寻求、没有渴慕,只知盲目定罪、下断案,用自己那仅有的一点圣经知识来毁谤、否认神的作工,我真是悔恨交加、痛心疾首。听着新歌210首《谁体贴神心》中唱道:“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残极,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人败坏太深,已成敌势力,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信神不认神,重钉神十架,穷凶极恶相,更甚于当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泪如雨下,心中懊悔万分,痛恨自己的悖逆、抵挡,我不由得向神祈祷:“神啊!如今,我真的与你面对面了,你就在我眼前,我为此欣喜若狂,但又觉无颜见你面,因我曾抵挡过你,诽谤过你,亵渎过你,我深感不配你的宽容与拯救。神啊,此时此刻,我真不知该用何言语来表达对你的感激与愧疚……”

通过吃喝神话,我彻底俯伏在了神的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狂妄丑态和瞎眼愚昧,现在提起“神学生”三个字,我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通过这样的亲身经历,我才看清了神学理论、圣经知识这些东西并不代表人对神的信与敬畏,更不能使人对神有认识,相反,当人持守这些东西时,只能使人以此为资本而目空一切、藐视真理。所以,愿所有与我一样看重虚浮的名号、崇拜神学理论的弟兄姊妹,能以我为戒,放弃这些不值钱的东西,谦卑下来,虚心寻求神的显现,寻找真正的无价之宝——真理之道,早日来到神面前。

河南省项城市 高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