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黑龙江省 梁梅花

“良苦的用心 末日的忠告 唤醒沉睡多年的人 难补的污迹 痛苦的回忆 在敲打着我的良心 不知所措中 颤抖着祈祷 扪心自问深深地忏悔……”(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忏悔》)

每当听到这首经历诗歌时,我都禁不住泪如泉涌,痛苦、悔恨、自责的心情难以言表,痛恨自己瞎眼愚昧不认识神的作工,成了拦阻小羊进入国度的恶狼,成了抵挡全能神作工的罪魁祸首,我痛恨自己麻木痴呆,虽多次遭神管教还不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地抵挡全能神。若不是全能神极大的怜悯与拯救,我早就死于非命。

我原是灵恩派主要的同工之一,负责管理大庆地区三厂、七厂等多处教会。1999年初,上面带领把我们几个主要的同工召集在一起,说:“你们赶快查找圣经,写出反驳‘东方闪电’的材料,写得越厉害越吓人越好。只要能拦住大家信全能神,怎么编都行,说什么也不能让大家信‘东方闪电’,因为‘东方闪电’离开圣经了,是异端、邪教,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主尽忠保护群羊。你们要抓紧一切时间赶快编印出抵制‘东方闪电’的材料,然后发放给各教会。”

为了防止弟兄姊妹被异端掳去,我大发热心,和几个同工不分昼夜地查找圣经,一句句一条条地编造起来,经过七天七夜煞费苦心的精心炮制,一本关于“论‘东方闪电’是邪教”的反面宣传材料终于出炉了。我们遵照带领的吩咐在材料里加入了大量危言耸听的话,如:那些“东方闪电”的人可厉害了,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他们是黑社会,有刀有枪,你一进到他们那里就别想出来,你要出来他们就整瞎你的眼睛,割掉你的耳朵,打断你的腿,砍断你的胳膊……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谣言、谬论迅速在弟兄姊妹中间传播开来,弟兄姊妹信以为真,都不敢接触“东方闪电”的人了。反面宣传材料很快地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我也像立了大功似的高兴得不得了。虽然为打印这些材料花掉了我个人一千多元积蓄(包括路费、电话费),但我认为这钱花得值,主会纪念我的功劳的。从那以后,我便不知疲倦地奔波忙碌在抵挡全能神的路上。

一天,我听说附近一个教会来了两个信全能神的人,便急忙拿起反面宣传材料,骑上自行车前去拦阻。正过一段马路时,突然车子不知怎么一歪失去了平衡,我一下子就从车子上摔了下来,自行车也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胳膊当时就磕青了,右腿肚子被车蹬子划掉了一块皮,渗出血来。“主啊,我是为你作工啊,今天是怕小羊被‘东方闪电’偷去才急急忙忙往那儿赶的,你怎么还让我摔跟头呢?哦,一定是撒但的搅扰,主绝不会这样待我的。”我边想边站起来。由于车链子摔断了,我只好推着车子一瘸一拐地赶到了目的地。一进屋,看见其中一个姊妹正在讲道,我气得大声吼道:“谁让你们来的?真不要脸,竟敢公开偷羊,太大胆了!今天非给你点颜色看看!”我一边骂着一边拽起那个讲道的姊妹的上衣,照着她的左脸就是一巴掌,另一个姊妹见我动手打人,赶紧上前护着,此时我已失去理智,又照着她的前胸猛击一拳,只见这个姊妹一个趔趄撞到了门上,差点栽倒,没等她站稳,我就连推带扯将她们二人赶出了门。尽管这样我还不解气,又冲她们吼道:“下次敢再来就打断你们的腿!”看着她们眼里流着泪凄然离去,我没有丝毫的恻隐之心,也没感到自己做得过分,而是暗自庆幸:终于保住了主的羊!

几天后,我又带着反面宣传材料去七厂教会宣传。正在路边走着,突然一辆夏利车直奔我而来,吓得我不知所措,脚一滑一下子掉进了路边的坑里,摔了个四脚朝天,那辆车擦着坑边撞在路边的树上停了下来。我虽没伤着,但已被吓得魂飞魄散,新买的羽绒服也被树枝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我又心疼又生气。但是,我对自己所做的事却丝毫没有悔悟之心,反倒认为都是“东方闪电”这帮人闹的,害得我差点丢了命,以后不管在哪儿见到这帮人一定要狠狠地打他们,好出出这口气!七厂教会没去成,我只好回家了。回到家,沮丧的我惊魂未定,一头栽倒在床上痛哭起来,心里喊着:“主啊,我是为你的缘故才去看守群羊的,为什么总有不测发生,让我整天提心吊胆?主啊,难道是我信心不够吗?主啊,你知道我对你是忠心的,求你保守我,加给我力量。”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听说三厂教会有二十多个人被“东方闪电”的人“偷”去了,我又赶紧带着反面宣传材料急急忙忙地赶到了三厂教会。经过我一番宣传、恐吓、威逼,终于把这二十多人抢回来了。这次我非常高兴,心想一定是主垂听了我的祷告,帮助了我。于是我哼着主歌,坐上了回家的岗田三轮车。“当跑的路我已跑尽,当打的仗我已打完,从此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我正高兴地唱着,突然一辆大卡车发了疯似的向我乘坐的三轮车直冲过来,只听“哐”的一声,我乘坐的三轮车被撞出了七八米远,我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就从车里摔了出去。等过路人把我扶起来时,我真不知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像个木鸡似的呆呆地杵在那里。“还好没伤着,真是拣了一条命!”……过路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时,我慢慢才回过神儿来,一步三挪地回到了家。失去了主的看顾保守,我心里空荡荡的,瘫倒在主前哭诉着:“主啊,你在哪里?你为什么离我而去?主啊,求你告诉我,为什么祸患总是不离开我?我该怎么办呢?”这次祸患过后,我心里很茫然,也很失落,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主了,抵挡全能神也不像以往那么积极了,我陷入极度的软弱之中,心里巴望主能给我个清晰的引导。

一转眼到了深秋,我在本教会接待家认识了一个弟兄和两个姊妹,因他们都是这个接待家的亲戚,我也没在意,就自然地和他们攀谈起来。我发现他们说话谦和,举止大方,不但人性好,而且生命经历也很丰富,对神的认识也深刻,我从心里生发出一丝羡慕,就决定和他们多交通几天多得点,回去好供应弟兄姊妹。在这样的心态下,我和他们在一起交通得很融洽,他们交通了人信神得认识神、明白神心意等方面的真理,使我特别得供应。就这样,五六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后来,他们讲到了旧约记载的是耶和华神作过的律法时代的工作,新约记载的是主耶稣作的恩典时代的工作,我隐约感觉到他们好像是“东方闪电”的人,因为我早就听说过“东方闪电”专讲三步作工的事。我立刻警觉起来,心想:他们可千万别是“东方闪电”的人,若是的话,那还有一步没说出来,等他们说完再作打算,如果他们不说第三步工作就不是传“东方闪电”的。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我的担心不幸被言中了,他们还是说出了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就是第三步工作——用话语审判洁净人的工作,还说这是应验了启示录。听到这里,我一下瘫软了,“完了,我怎么送上门来了呢?原来这么多天我一直在虎口里呀,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他们就是‘东方闪电’的,这可怎么办?”此时我腿也抖,手也哆嗦了,心想:“这次我是非死这儿不可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因我前些日子还打过他们的人,他们本来就是黑社会,能不报复吗?”可此时天色已晚,想走也没车了。主啊!我几次没死在车下,却要死在这伙人手上了,难道这是你的意思吗?我真要因此而殉道了吗?正在我惊恐未定时,弟兄建议休息一下。“这下有机会跑了,现在不跑等待何时!”我想借着上厕所找机会跑(因厕所在屋外面),可两个姊妹要陪我一块儿去,我想:“这下完了,这是看着我的,如果跑不成被追回来,后果会更惨。我还是先装老实点,等熬到天亮再想办法坐出租车跑。”

回到屋里,我说什么也不坐在屋子里边,坚持坐在门口,目的是观察他们的行动,一旦对我不利,拼死也得跑。我心里盘算着,眼睛还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见弟兄从厨房拿来一把半尺来长的水果刀,这下我脸都白了,“完了,完了,莫非知道了我给他们编黑材料真要割我的耳朵?也许他们这会儿发现我听道不如前几天精力集中了,想给我个下马威。主啊,求你救我脱离这虎口吧!”没想到弟兄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削起苹果皮来,这下我的心才稍稍放松一些。“姊妹,吃个苹果吧!”弟兄笑着对我说。看着弟兄的举动,我心里想:“他们也不像是那么残暴的人呀!”可又转念一想:“不行,还得警惕,这伙人狡猾着呢,也许是伪装,可别上当。”我小心地把苹果放在桌子上,但眼睛还是没离开弟兄的手。这时,弟兄又把手伸进了衣袋里,我又紧张起来,“哎呀,要掏枪了,这下真要动手了,主啊,我今天真要为你殉道了!”此时我恐惧紧张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只见弟兄从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来擦手,我的心又从嗓子眼儿落到了肚子里,“看样子今天晚上他们不会动手了,因我没反驳他们呀,装得挺听话的,哼哈地答应着,也许能逃过这一遭。”正在我坐立不安时,姊妹递给我一杯水,我刚有点松弛的神经又紧张起来了,“又完了,用刀子戳怕我喊,用枪打会有声音,干脆用药毒死没动静,这伙人可真黑!不能喝,这水里肯定有毒,不能上当。”想到这儿,我坚定地说:“我不喝。”姊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说:“哦,太热了,我给你凉一凉。”说着就用两个杯子对倒了几下,并在另一个杯子里留下一点水,轻轻啜了一口,说:“不热了,你喝吧,姊妹。”这回我倒是把水杯接过来了,但没马上喝,想看看这个姊妹能不能死,她要不死我再喝,黑社会的人心狠手辣,也许搭上一个陪葬的也不足为奇。我观察着姊妹,等了一会儿也没见她有什么反应,我这才放心,三口两口地把水喝干了。其实我早就口干舌燥了,因为刚才吓得一个劲儿地淌汗。

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回想刚才的一幕幕,自己那神经过敏的样子,哪像个信神的,我这不是把神给信没了吗?又想到对方那样的真诚,我还这样防备,我的脸不觉红了起来。这时夜已经深了,大家就都休息了。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思绪万千,这几天的情景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从他们这几天的表现中我也没看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相反,看到的却是他们非常有理智,说话和气,待人真诚。说真的,从他们的活出看,我真的比不上他们,交通时遇到我不能理解的,他们总是循循善诱,从不动血气。他们唱的歌是那样的感人,听了真能唤起人对主的爱,他们交通对神的认识方面也确实对人有帮助。他们对我的关怀也是无微不至,这种实实在在的爱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呀,爱不是出于神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抵挡错了?不可能吧!主耶稣十字架的救恩创始成终,只等主再来接我们上天堂就行了,怎么还会再作一步工作呢?想到这儿,我迷茫了:“主啊,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我相信你必会引导我,今天我心里太恐慌了,尽凭自己的头脑想象行事不知依靠你。主啊,我错了!我愿意把自己交给你,他们讲的道是对是错,求你带领我,指给我当走的路。”我在心里默祷着。

第二天,由于我的心安静在神的面前了,也没有丝毫的恐惧了,于是我决定弄个明白。我对弟兄姊妹说:“你们这几天交通的内容我听着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要问个问题,如果你们能交通明白,我就接受。”弟兄姊妹高兴地说:“姊妹,你问吧。”我说:“我们因信耶稣已经得救了,主耶稣的十字架救恩创始成终,怎么还会有第三步话语工作呢?”针对我的问题,弟兄交通道:“姊妹,你说的‘得救’是指罪得赦免说的,就是借着主耶稣钉十字架将人从罪中赎出来,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下来,因着主担当了人的罪,神不再把人当罪人看待,人因着罪得赦免就可以直接向神祷告,享受神的恩典。但人未经救赎之前,撒但的毒素就已种在人里面了,人信了主耶稣虽然得救了,但人里面那些污秽的东西还存在。换句话说,主耶稣的十字架救恩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仅仅是赦免人的罪,并没有解决人里面的犯罪本性,所以人活出的还是狂妄自大、任意妄为、自私卑鄙、弯曲诡诈、邪恶贪婪等撒但性情,就这样污秽败坏的人若不经变化就没有资格见神的面。圣经上说:‘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我们不妨回想自己所处的光景,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完全洁净了,因为至今我们还仍然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而且我们也都体会到,人没有合适的脱离罪的途径,只靠忍耐、背十字架,根本无法除掉罪根。所以说,人要想脱去败坏得着洁净,还需要神自己来作一步除罪的工作。今天全能神作的话语工作就是借着话语的审判、揭示把人里面的所有败坏性情都揭露出来,让人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与败坏真相,并在此基础上指给人更多的实行之路,这样才能彻底除掉人的罪,使人得着变化、洁净。”听了弟兄的交通,我心里暗暗服气,想想自己的光景,更加清楚靠自己的忍耐真是无法脱罪。这时弟兄接着说:“今天我们能有这样的认识,都是全能神亲自发表的真理给我们带来的,是神作了第三步话语工作揭开了所有的奥秘,我们才明白了三步作工是神六千年经营计划中最大的异象,是神拯救人类的核心。这三步作工就是律法时代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和国度时代的话语工作。律法时代的工作是带领以色列人生活,借着颁布律法达到让人知罪;恩典时代的工作是主耶稣钉十字架成为人的赎罪祭,以此来赦免人的罪;国度时代的工作是借着话语审判除掉人的罪,彻底将人从撒但权下拯救出来,完成神拯救人的六千年经营计划。这三步工作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是一位神作的工作,也应验了圣经上的话:神是初,也是终,是撒种的,也是收割的,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接着,弟兄又针对我提的问题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听了全能神的话语和弟兄的交通,我彻底心服口服了。我默默地低下头,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心里清晰地意识到:我真的是抵挡神了!这时我又想起了,自从编反面宣传材料以来,我不是拉肚子就是头疼,有时疼得我直撞墙,还遭遇三次车祸,原来这些都不是偶然的,而是神的管教,可我却不知醒悟,依旧疯狂定罪、抵挡神的末世作工。今天在真理与事实面前,谎言不攻自破,让我亲眼看到我一直诽谤、定罪、抵挡的“东方闪电”就是真道,就是重归的救主耶稣。

此时此刻,我敞开的心又收紧了,担心、恐惧袭上心头,回想自己过犯累累,编反面宣传材料诽谤、亵渎全能神,殴打、谩骂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拦阻了那么多灵魂归向神,我这样罪孽深重,全能神还能要我吗?想到这儿,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的哭声惊动了弟兄姊妹,他们都担心地询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自己如何抵挡全能神,又如何遭管教的事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全能神是不会再要我这个悖逆之子了!”我哭着说。姊妹流着泪安慰我:“我们不认识神都是被撒但残害的,是撒但蒙蔽了我们的眼睛,使我们善恶不分,只要我们能回转,神的度量海阔天空,他的宽容怜悯高过诸天啊!”说着又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抵挡神的人有许多,但在这许多人当中又有许多种不同的抵挡神的情形,信神的人五花八门,同样,抵挡神的人也是五花八门、各有不同。对神作工的宗旨没有清楚认识的人没有一个能‘得救’的,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挡神,但当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满足神的时候,神就将人以往的罪一笔勾销。(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读完了神的话,姊妹又说:“其实神已经宽容你了,你临到的三次车祸只是神的管教,神并没有击杀你,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拯救人,要将所有可挽救的人都拯救回来……”听了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又一次热泪盈眶,感恩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淌,此时我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只求把自己的余生完全献给神,来弥补我以往的过犯。我捧起神话书,随即又和姊妹抱在了一起。就这样几番折腾后,我这个悖逆之子终于回到了神的家中。

上一篇: 6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下一篇: 8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如何摆脱罪性的捆绑,不活在认罪犯罪的情形中?欢迎联系我们,帮你在神的话里找到路途。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