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10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由抵挡到接受的过程

我原是华雪和派的一名工人。98年12月2日,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从此,我才知道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明白了神在律法时代的作工内幕与作工果效,也知道了恩典时代耶稣救赎了全人类,以至于人都从十字架上被救赎了下来,更知道了神在前两步工作的基础上又开辟了新时代——话语时代。神借着说话来揭示审判人,最终彻底将人征服,人都达到听话、顺服,与神同心合意,成为神在地上的彰显,成为神打败撒但的证据,成为能见证神作为的一班人,这班人就是圣经启示录中所说的“十四万四千得胜者”。

97年9月,原派别的一个带领对我说:“现在要小心,又冒出个‘东方闪电’收割派,厉害得很,一沾边就跑不掉,咱可不让他们收割,他们不是从门里进来的,是强盗,和咱信的不一样,不认识的人一律不准接待,若有传道的人来,就说啥也不信,不提信神的事,免得受他们的迷惑。”他还说:“进到那派别里就出不来了,若想出来就剜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打断你的腿,他们尽是搞淫乱的,咱这里的人谁若进那派别里,再回来也不要了。神先拔稗子,看看谁先被拔出去,被拔出去的都是没有分辨的。”我听了他的一番话就当场表态:“外边来的人我一律不接待,不行的话,来了我就把他打出去,免得受他们的迷惑。”这个带领又说:“他们纯属骗子,吃饭要求六个盘以上,喝酒每瓶要十块钱以上的,吸烟是每盒五块钱以上的。”这些话都深深地记在我心里。

没过几天,就有一位弟兄来给我传全能神末世作工,我二话没说就把他往外推,不让他谈。传福音的弟兄说:“咱们谈谈神的心意与圣灵作工的趋势。”我张口便说:“谈什么,我什么都不信,我看你是吃饱撑的没事干,不务正业,快走!”之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那位弟兄在门外站了近半个小时才走,我女儿从外面回来说:“爸,那个人哭了。”听后,我没有一丝感动,反而说:“他来拉咱们的生命来了,没打他就不错了,再来非给他点‘颜色’让他看看!”又过了几天,又来了一位年龄比我稍大的弟兄,见我后,他喊了一声:“弟兄!”“谁是你弟兄,少来这一套!别来引诱我!”他又说:“圣经上记着:‘你们要乐意接待远方的人,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接待你们?接待要饭的都不接待你,你给我滚出去!再不走,我扇你!”他刚想进屋,我走过去照他脸就是一记耳光,那位弟兄不恼不怒仍是奉劝:“兄弟,这么做不合适吧?”“不合适?合适得很,对待你们不能手软!”随后我让妻子把他推出了门。我站在院里向外偷看,我看见他眼含着泪无奈地走了,我心中洋洋得意:你自找没趣,活该!再来一百趟,我也不信你们传的道、不上你们的船!三天后,又来两位姊妹,一到我家就喊我妻子“姐”,开始我以为是她娘家那边的亲戚,谁知说到最后还是传“东方闪电”的,还说我们信的华老师是人不是神。我挥着手不耐烦地说:“你们快走,我信的是人也好,是神也好,我就信我们的父阿爸,你们传的道再真我就是不信。”因她们是姊妹我没法赶她们走,就把狗放开咬她们,以往我家的狗咬陌生人咬得特别凶,奇怪的是,这次却不咬她俩。看到这个场面,我没办法了,于是就对妻子说:“她们不走,咱们走,叫她们站在这儿自找没趣吧!”这是我第三次拒绝神的拯救,但神的大爱一直没离开我。过了一个星期,原派别的一个同工来到我家说:“咱们这上面的工人作工回家时,每人买一套西服、一个提包,并且还买大块的牛肉、羊头肉、羊肚子,一个人花二百多元。”听到这话我心里就犯嘀咕:这样的做法不是偷吃祭物吗?他又问我:“你家来没来过传道的?”我还炫耀说:“来过!我都把他们打走了,我听的是上面的安排,一个我也没接待!”同工又说:“我家也去了几个传道的人,看着他们的行为可比咱们这些人强多了,人家有忍耐、有谦卑,讲的也是个理,比咱的道高,他们能讲出奥秘的事,你看圣经启示录五章说:‘天上、地下、地底下没有能展开那书卷的……惟有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这就是说只有神自己能揭开,咱的华老师可没作什么新工作呀?咱们得寻求呀,不妨去听听,若是真道就信,不是真道还守华老师传的,你看如何?”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勉强答应了,但心里怕自己受迷惑不踏实。

98年12月2日,是我终生最难忘的日子。这位同工一大早便来喊我:“现在连我加上你共十二个人愿意听,人快到齐了,走吧!”我也不好意思不去,就跟着他去了。到他家后,我看到传福音的人都言谈举止大大方方,还非常有礼貌,而我们派别的人则坐没有坐相还都抽烟。传福音的弟兄说:“现在是末世,神作的是各从其类的工作,恶归恶,义归义,跟上羔羊脚踪的称义,跟不上的都是恶人,你看洪水灭世时凡上船的都活,不上去的都死;律法时代守住律法的活,守不住的都死在律法之下;恩典时代神作一步钉十字架救赎的工作,信的称义,不信的罪已经定了;国度时代神作的是发表话语的工作,审判洁净人的工作跟上的都活,跟不上的都死,就是无论羔羊往哪里去我们都要跟上。所以我们不能注重神迹奇事!马太福音24章记载:‘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我问那弟兄:“神为什么这么多名呢?”弟兄打开神话语书读道:“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临,仍叫耶稣,而且仍然生在犹太、作工在犹太,那就证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赎以色列人,与外邦无关,这样作岂不是与我所说的‘我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这话而相矛盾吗?我之所以从犹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为我并不仅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显现外邦,是因为我不仅是耶和华——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选民的造物的主。”我们听了神话都连连点头。我接着问:“圣父、圣子、圣灵是怎么解释?”弟兄就给我们读了《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这篇神话,神说:“圣父、圣子、圣灵,这个说法最谬!这么一说就把神给分开了,被切成三瓣的神都各有各的地位,各有各的灵,还能是一位灵,还能是一位神吗?你说创造天地万物是圣父造的,是圣子造的,还是圣灵造的?有人说,是他们共同造的。那救赎人类是圣灵救赎的、圣子救赎的,还是圣父救赎的?有人说,是圣子救赎的人类。那圣子的实质又是谁?不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吗?肉身称天上的神为父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说的,你不知道耶稣是圣灵感孕吗?他里面是圣灵,不管你怎么说,他仍是与天上的神是一位,因为他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根本没什么圣子的说法,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也就是神的灵作的工作。神的灵是谁?不就是圣灵吗?在耶稣身上作工的不是圣灵吗?若不是圣灵(也就是神的灵)作工,那他所作的工作能代表神自己吗?耶稣当时祷告时称天上的神为父,只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称呼的,只因为神的灵穿上了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有了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尽管他的里面是神的灵,但他的外表仍是一个正常的人,也就是成了所有人所说的,包括耶稣自己说的‘人子’。”最后那位弟兄又谈了好多真理,使我真正认识到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展开了小书卷,他是不会知道这么多真理的。于是我们去听的十二位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回家后,我看完了弟兄送给我的神话语书,心里更是踏实透亮,终于信上了真神。

我接受真道的第七天,原派别的上层带领来找我“算帐”,他说:“不让你听,你为啥听?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就问他:“你给我找一找,哪章哪节不让接待?圣经上明明写着:‘你们要乐意接待远方的人,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你差一点让我耽误大事,如果按你的来,把弟兄姊妹都领到地狱里去了。我这几天都感到不是个滋味,我连家里的那条狗都不如,狗都不咬传福音的人,我还打他们。你毁谤人家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没有的事,这全是你捆绑人的手段,你才是说谎言的人呢!下面那些被你捆绑的弟兄姊妹以后会找你算帐的!”

我接受真道后,越来越感受到,只有全能神才真正能够主宰一切,神使我得着了真正的人生,神把他的心意和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向人显明,都是为了让人脱离苦海,能过上更美好的生活;神把他的实质与人的本性都说得清清楚楚,阐明了什么是真假基督、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凡是人所不明白的真理,全能神都向人说透了,但跟与不跟都由自己决定,不像谣言中说的,沾上就跑不掉了,若想出来就剜你的眼睛、割你的鼻子、打断你的腿。我接受之后,不管神怎么作,或审判,或熬炼我都不愿离开,因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他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洁净人,我还往哪里跑呢?除全能神之外别无拯救。

接受一个月以后,有一次聚会,到我家传福音挨我打的那位弟兄也参加了,一看到他我很难为情,那位弟兄却走到我跟前风趣地说:“弟兄,你只要能接受真道,这边脸你再打一下也值得呀!”“你别说了,我不是人,我抵挡神真是瞎眼无知,弟兄,你打我吧!让我也尝尝这个滋味。若没有圣灵的作工,你们是不会这么有劲的,若不是神的爱,你们是不会有这么大爱心忍耐的。”那位弟兄说:“全人类都是抵挡神的,因为神作工是常新不旧的,而人又都守旧,这样神的工作每行一步都相当的艰难,不过神的爱是长阔高深的,只要人能回心转意,神就将咱以往的罪都一笔勾销。”我听了这话心里特别难受,越想越觉得亏欠神太多。弟兄又说:“基督就是我们的榜样,神忍受的痛苦太多了,为拯救我们这班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至高的神降卑为一个渺小的人作工在我们中间,他受的屈辱太大了,我们比起基督所受的苦又算什么呢?”我亏欠的泪水止不住地流,这时,弟兄姊妹唱起了96首神话诗歌:“神在地的工作是多么艰辛!作工的脚步是多么艰难,为人的软弱、为人的不足、为人的幼小、为人的无知、为人的所有都无不作周密计划呀,无不考虑周到,无不考虑周到。话语虽是语重心长啊,但谁愿接受?伤透了神的心噢伤透了神的心。为人日夜操劳,为人生命着急,又担谅着人的软弱,作每步工、说每句话都经过多少周折经过多少周折,总是进退进退两难哪,日思夜想,谁曾知道?谁曾知道?向谁倾诉?谁能理解呀?总是恨恶人的罪,恨人没骨气,又总为人的脆弱操心。总为人前面的道路而着想,看着人的言行总是满了怜悯,心中忧伤,又满了怒气,总是看在眼里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无辜的人毕竟已麻木了哇,何必总与他过不去呢?脆弱的人已毫无毅力呀,何必总与其怒气不减呢噢怒气不减呢?软弱无力的人已毫无一点生命力,何必总教训其悖逆呢?万般无奈,将满腹怒气深深埋在心底,让人慢慢反省。而苦难深重的人类呀却一点不领会神的意思,经受‘魔王’践踏却毫无一点知觉呀,总是与神敌对。话说了有多少,噢谁曾认真对待?谁曾认真对待?”神啊!听了你的肺腑之言,我蒙羞惭愧,真不配活在你面前,感谢你对我的拯救之恩,你对我的爱实在太大了,我只有在这最后的时刻里,尽上我的微薄之力来弥补以往对你的亏欠,不管拦阻有多大,我愿意献上我的全人来配合你的工作,把神的末世救恩传给真心盼主归的弟兄姊妹以此来还报你爱。

最后,我真诚地奉劝每位还没有来到全能神面前的弟兄姊妹,快快警醒吧!别再辜负全能神的良苦用心,等到神的烈怒临到时就晚了。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清心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弟兄姊妹们,快快敞开你们的心门,接受全能神的拯救吧!别像我以前那样,把弟兄姊妹撵出家门,还打人,又放狗咬,差点错过蒙拯救的机会。神心急如火,等待着每一个真心信他的人悔过自新,但宽容的日子必是有限的,正如神说:“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神的作工从来就不等待任何一个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义性情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情的。”

河南省周口市 李明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