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我在真理面前痛悔不已

辽宁省 张玉红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带领。2000年8月我到河南参加同工训练会,期间听到了关于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传言,当时我没太在意。9月初,我又到了辽宁阜新,听上级带领说:“现在出现一个新派别,叫‘东方闪电’,是异端,他们都不信主耶稣了,说神的名改了,叫‘全能神’,这就是圣经里预言的假基督。”因我一直以来对带领都是言听计从,所以当时不加分辨就信以为真,还随着他们说了许多亵渎全能神的话。回到教会后,我赶紧传达了带领的话,并告诉弟兄姊妹要严防“东方闪电”,没有教会的通知不许接待任何人,发现“东方闪电”的人立即报告给我。

2001年3月的一天,我得知教会的刘姊妹接受了“东方闪电”,就和丈夫领着同工急忙前去劝导。那天下着大雪,我们在雪地里步行了三十多里路,赶到了刘姊妹家,经过我们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刘姊妹终于被拉了回来。等我们回到家时,已是晚上六点多钟了,我感觉脚疼得厉害,脱下袜子一看,只见左脚的小脚趾甲盖如同被快刀切的一样齐刷刷地掉了下来,右脚的小脚趾起了一个杏核大的血泡。当时,我还以为这是为教会工作受苦付代价呢,虽然疼痛难忍,但仍自鸣得意。

2001年秋天,两个从唐山来的姊妹又到了我家。在这之前她们已经多次来我家劝我听听全能神的道,都被我赶走了。这次见她们又来了,我怒火冲天,一脚把屋门踹开,指着她们气急败坏地大声吼道:“你们脸皮怎么这么厚,我都说不听了,你们还来传,赶紧走!”我和丈夫一唱一和,对全能神的作工一顿亵渎、攻击,以此恶毒的手段轰赶两个姊妹,她们只好流着泪离开了。从此,我更加肆无忌惮地抵挡全能神的作工。

2002年2月,我再次参加河南的训练会,河南同工对我的“功劳”作出了表扬,并且又讲了一些关于“东方闪电”的传闻,我便对“东方闪电”的人更加恨之入骨。4月,为了轰赶传“东方闪电”的人,保护主的小羊不被“掳掠”,我和丈夫专门花了五千五百元钱买了一辆摩托车,还丧心病狂地对丈夫说:“我和‘东方闪电’是死对头,我和他势不两立,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一天,我们正要吃早饭,一个姊妹打来电话说她家来了两个传“东方闪电”的人,我一听,二话没说,连早饭也顾不得吃,就让丈夫骑着摩托车带我火速赶到姊妹家。一见那两个传末世福音的姊妹,我就恶狠狠地冲她们吼骂:“滚!快滚!这里没有你们立足的地方。”我气得浑身哆嗦,不知怎样才能解恨。当她们走到大门口时,我又穷凶极恶地追上去,咒骂道:“你们这两个大魔鬼、大撒但!”从那以后,只要有弟兄姊妹打来电话通知我,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我都毫不迟疑地赶去。那时的我抵挡全能神的工作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简直像恶魔一样,完全丧失了人性。

正当我抵挡全能神最严重的时候,我发现召会的光景一天不如一天了,同工之间面和心不和,互相勾心斗角、嫉妒纷争,聚会根本不讲圣经,就讲如何抵制“东方闪电”,弟兄姊妹消极冷淡,听道时都打盹睡觉。面对此状,我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2002年7月的一天,我一个人在家,跪在地上哭喊着向主呼求:“主耶稣啊!你在哪里呀?我这样为你忠心奔跑,抵制异端,为什么教会还这样混乱、荒凉?以后的路我该怎么走啊?主啊!求你给我指条路吧!”我泣不成声,哭成了泪人。

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又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把我从罪恶的深渊中拉上来,使我得见光明。2002年8月1日,我和丈夫去朝阳市里传福音,第三天我在接待的姊妹家遇到了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两位弟兄。我心想:“以往一直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今天我啥也不说,听听他们到底讲些啥。”两位弟兄从创世记讲到启示录,从旧约耶和华神颁布律法、新约主耶稣作救赎工作,一直讲到启示录预言的末世羔羊展开小书卷。听着弟兄的交通,我感到很得供应、得开启。当谈到神的名时,其中一位弟兄拿出全能神的话,翻开读道:“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全能神满带权柄威严的话句句震撼着我麻木的心,我以往只知疯狂抵挡神,却从未看过全能神的话,今天听了全能神的话方才醒悟,全能神的话说的都是真理,将神三步作工所取名字的意义交通得这么透亮。并且,全能神的话有权柄,有能力,一听就是造物的主在向人类发声说话,因神的地位谁也不敢站,除了神,还有谁能以这样的口气与我们说话呢?我渐渐地清醒过来,意识到我不惜一切代价、不分昼夜抵挡多年的“东方闪电”竟是我祈盼多年的重归的主耶稣!一时间,我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瘫软无力,我强撑着身子说:“弟兄,先别交通了,让我冷静一下。”两位弟兄出去了,屋子里剩下我一个人,我双膝跪在炕上,头顶着炕,说了声:“神啊!”就再也说不出话来,放声哭了起来。我的心如同被撕碎了一样痛苦万分,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的痛和悔。哭了好一阵,一个姊妹递给我一条毛巾让我擦泪。听着弟兄又接着给我交通,我只是哭,一直没有说话。弟兄又给我读了《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这篇神的话,全能神说:“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你们面临的将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唾弃耶稣口中所发表的言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神的话如同两刃利剑句句都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上,让我心惊胆战。我不就是那个空守主耶稣的名却不择手段地到处抵挡、弃绝、辱骂主耶稣的人吗?我犯下的不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的罪吗?我真是该死该灭了呀!我哽咽着问道:“我这样罪大恶极、作恶多端的人,神还会要我吗?”弟兄回答说:“神这次道成肉身忍屈受辱来在我们这些最污秽败坏的人中间作工,就是为了拯救所有真心相信他的人,并且是最大限度地拯救,只要人有一线希望,他都不放弃。当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神拯救人的心意后,不再悖逆、抵挡,能够顺服、接受神的作工,人以往所做的神一概不看,依然对人施下怜悯与爱,因神不像人一样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从中足见神美善的实质与神对人类的爱。”弟兄的话使我稍得安慰,看到神实在太爱人,我更感到无地自容,亏欠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回想自己当初狂妄自是,信神却不认识神,还想方设法地抵挡神,到处搅扰、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神的工作,我更加恨恶自己,又一次痛哭流涕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真是罪孽深重,死有余辜,本该受惩罚下地狱,根本不配活着,也无颜见你的面,你却对我施行了最大限度的拯救,给了我重新做人的机会。神啊!我愿痛改前非,把余生都献给你,尽上我的微薄之力来配合你的福音工作,把更多受迷惑的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以此来弥补我对你的亏欠。”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以后,通过吃喝神的话,我更加定准这是真道。在神话真理面前,我才看清那些散布宗教观念、编造谣言之人的险恶居心,他们为了永久控制信徒以享受地位之福,不择手段地搅扰神的工作,拦阻人归向神,实在太阴险了,一点不差就是主耶稣所咒诅的毒蛇的种类。我更痛恨自己不了解事实真相,就随帮唱柳与他们一起散布观念,将神定规在圣经里,认为神不可能这样作,不可能那样作,论断神再来不可能叫全能神,还传播谣言欺骗弟兄姊妹,致使那么多的弟兄姊妹至今仍没有来到神面前,这教训太惨重了,我真是痛心疾首,懊悔的心情难以表达。

上一篇: 13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下一篇: 15 全能神带我进入了国度时代

末世灾难频发,带给我们什么警示?怎样才能在灾难中蒙保守?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相关内容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