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31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我原是“赞美派”的一名讲道人,99年5月我就经常听长老们说“‘东方闪电’是邪教!他们男男女女在一起搞淫乱,你如果不顺从他们,就割你耳朵、剜你眼睛,甚至把你身上的肉割成一块一块的。他们还会把你骗到外地,关进地下室……这些人诡计多端,专到各教会迷惑人,如果我们教会来陌生人,必须要调查核实,如有漏洞,那肯定就是他们的人,要立即撵走……”从此,我牢记长老们的“良言”,四处告知弟兄姊妹,不让他们接受“东方闪电”,还说那是撒但的迷惑。我自已见到传福音的人,更是毫不留情地一一拒绝,之后还把恶待、撵走他们的过程向弟兄姊妹宣讲,供他们学习。如此糊涂的我,干了许多抵挡全能神的事,到最后才在全能神的开启、光照下醒悟过来。

记得2002年7月的一天,天气炎热难耐。多次给我传神末世作工的两个姊妹又来到我家对我说:“主已回来了!”“在哪儿?把他拉过来让我看看!收起你们的鬼把戏吧!我是不会上你们当的!我不是风吹两面倒的人,我的根基可是扎在耶稣基督的磐石上的!谁也别想动摇我!你们也不想想,没有真理我能走到今天吗?”未让她俩再往下说,我就扔下这几句话,扬长而去了……

同年10月的一天,我刚吃过饭,那两姊妹再次来到我家,我生气地说:“你们的腿还挺勤快呢!怎么又来了?”两姊妹笑着说:“刚好有个讲道的来了,你听听吧!”正说着,一位60多岁的弟兄已推着自行车走进院子,看着这位老弟兄满头大汗,我也不好意思再赶他们走。心想:不妨听听他们到底讲些什么,我也心里有数。接着老弟兄开始从律法时代谈到恩典时代,最后谈到启示录11章17节:“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们感谢你!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 并说主早已回来了,名叫全能神,他又作了新的工作,打开了小书卷发表了许多的话语……听到这,我的观念出来了,以往我们派别从没有讲过主回来还要发表话语,于是我就问:“你说的神前两步作工都没有错,就是这第三步无根无据,你们随便弄来一本书,续在圣经后面就说是神话,这岂不是笑话?”老弟兄看我观念重重,就谈起了耶稣作工时所遭受的弃绝、诽谤、羞辱和谩骂;如今全能神作工,弟兄姊妹因传福音同样遭到各宗各派之人的辱骂、殴打,有的甚至打“110”……听到这里,我心里一衡量,还真是这么回事,这时我才稍微被感动,暗想:若不是真神的作工,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会付这样的代价吗?但我仍是怀疑,便追问老弟兄:“你信主多少年了?你是怎么接受的?”老弟兄说:“我虽信主38年,但当初接受全能神这步工作时,多少人给我传我都不听,最后传福音的弟兄姊妹送给我一本神话《话在肉身显现》,我整整看了七天,在神的开启下我终于明白了这确实是神自已回来作的收割工作。他开辟了新时代,揭开了奥秘,给人带来了新的行路方向,我是在全能神的话语面前服气的,从此我才开始传全能神的福音……”弟兄的一番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他信主那么多年,一读神话就服气了、明白了,这书真的那么神奇?于是,我要求把神话书留下来,以便发现点奥秘。

当晚,我思前想后怎么也睡不着:到底是不是主回来了?万一我接受错了,这十年的奉献花费,受的讥笑、诽谤不都白搭了吗?弟兄姊妹也会耻笑我没有一点立场;如果真是主来了,我不接受,岂不又成了抵挡神的人?……就这样我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一位小姊妹来带我吃喝神话,我对她不冷不热,然而她并不计较这些,我下地干活她帮我干,我做饭她帮我烧火,一有空就赶紧给我读神话,而我始终没放松对她的警惕,我都是一边听一边默祷:“神啊,到底是不是你回来了?这是不是你的话呀?如果真是你的工作,求你把我带进这步作工中,如果不是,求你千万别让我走错了。”一个星期过去了,神的话我几乎没听进去,但我从小姊妹的活出中对她产生了好感。在姊妹来我家期间,我仍参加原来的聚会,并对长老们实话实说:“你们都说那道不能听,一听就被迷住了,这几天他们的人也去我家了,讲的道我也听了、书也看了,我也没被迷住呀!我看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谁知我这么一说,他们立即对我“刮目相看”。10月30日那天,我带着姊妹给我娘家人去传福音,四天后回到家,就听到原派别的长老们到处造谣说我钻进“东方闪电”里四天没回家,在干一些污秽的事,并且还具体地说我和××在一起搞淫乱……那些污秽的话简直不堪入耳。气得我肺都要炸了,没想到和他们在一起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他们竟这样诬蔑、诽谤我,我的心碎了……

11月5日,我随便翻了一下神话书,看到书上说“……神道成肉身在中国……” 第二天小姊妹一来,我就迫不及待地逼问道:“今天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主升天那荣耀的身体回来了,还是神又道成肉身了?”当姊妹告诉我神是道成肉身回来时,我火冒三丈,立即污蔑道:“神就那么没本事?一次道成肉身拯救人还不行?还要再道成肉身?那他还叫神吗?那咱还信他干什么?”说着我气冲冲地把书扔到了大门外,之后又把姊妹的自行车也扔了出去,并大声嚷道:“我奉耶稣的名赶你走!走!给我走远点!真恶心……”就这样姊妹伤心地离开了。

11月8日,一位信全能神的弟兄来到我家给我帮忙刨红薯,我根本不想理他,只是我家丈夫与他应酬着。正当我们干活时那弟兄一边干一边唱道:“将亡城、将亡城,恶贯满盈的城,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她一同有罪,逃出了将亡城能得永生。”听他唱着唱着,我不由得想起了长老们对我的毁谤,于是又想到这不是叫我逃出原派别吗?他们捏造事实诬陷我,那些没有分辨的弟兄姊妹也跟着瞎起哄,把这事闹得满城风雨,这哪里是教会,简直不像话!对,我一定要逃出那城,免得与他们一同有罪。过了一会,弟兄又唱道:“虚心的人有福了……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是!我得做个虚心的人,要不再听听他们讲讲?停了一会儿,弟兄又唱道:“……主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主是我的领路人,也不敢偏左,也不敢偏右,也不敢错前,也不敢错后,主一步我一步进入国度。”这每句歌词都说在了我的心上。对呀!要紧跟神的脚踪才能进国度。当我正听得津津有味时,弟兄却停了下来,“怎么不唱了?这诗歌的意思真好啊!”我不由自主地赞叹道。弟兄却说:“现在的‘跟随着羔羊唱新歌’比这更现实,更能打动人的心,因是真神的话语,不信咱们一会回去看看!”当时我后悔地说:“书早被我扔了,小姊妹也被我赶走了!”

11月10日,弟兄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语的书,并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小孩,被狼叼走后,就与狼生活在一起,他的父亲为了救他,不惜一切代价、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狼群,历尽千辛万苦将他救了回来。神今天为了拯救我们,道成肉身来在这污秽之地,来在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同样也是冒着很大的危险,受尽弃绝、毁谤,但人却不认识他、悖逆抵挡他,将神拒之门外,真是伤透了神的心……说完弟兄又给我读了《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这篇神话,其中有一段神是这样说的: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听了这些话,我像从迷雾中走出来一样,心中顿觉亮堂了。是啊!启示录上“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隐藏的吗哪”、“封住的小书卷”、“人子口中的两刃利剑”不都是指末后神的话吗?神若不道成肉身怎么说话呢?如果是灵说话,声音如同打雷,又有谁能听得懂呢?得到这样的开启我心中特别踏实,之后我们又共同吃喝了《话语成就一切》这篇神话,神说: “在国度时代,道成肉身的神说出话来征服所有信他的人,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了,神在末世就是来作这个工作的,就是来完成‘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他只说话,很少有事实临及,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的实质,道成肉身的神说出话来,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也就是‘话’来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话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这个工作(话在肉身显现这个工作),这是整个经营计划当中最末了的一项,所以神非得来在地上,把他的话语都显明在肉身中。”我这才明白神这次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想到至高无上的神来在人间为拯救人所受的屈辱、弃绝、毁谤,更想起自已以往悖逆神的行为,心中顿觉一阵酸楚,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此时,圣灵也特别开启我,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以往所不明白的问题,想起以往唱的歌,“我们要常喜乐,我们要大喜乐,因为不同的言语同声呼喊着中国,我们经过水火,不要失去喜乐,因为耶和华的脚步正行走在中国……终于等到这个时刻,因为神爱中国,没有丢弃中国……大回归就在中国。”等许多这样的诗歌,以往我不明白这些诗歌的意思是什么,问长老们,得到的回答却是:“神叫你明白的你就明白,神不叫你明白的别钻牛角尖。”到现在我才知道是因为道成肉身的神在中国。这时,我高兴地把这些歌又唱了一遍,喜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当看到“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中,神说: “全能神!公开显现出荣耀的身体,圣洁的灵体出现了,他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噢!我明白了,神的实质是圣洁的、荣耀的、无论他是灵作工,还是道成肉身,只要他是神,那他的身体就是荣耀的。但我对那些诽谤全能神的话(割耳朵、挖眼睛)还半信半疑,这时弟兄对我说:“姊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呀!你见过几个人被割掉耳朵、挖了眼睛的?如果我们真要学坏,还用得着吃这么大的苦、付这么大的代价来这里学坏?再说《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第四条明文规定 ‘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神最厌憎人搞淫乱,谁敢触犯神呢?”听到这我才放心了。后来在我与弟兄姊妹的接触中,看到他们男女界限确实分得很清楚,说话有分寸,我才彻底认识到长老们说的“割耳朵、搞淫乱”这些事全是捏造、毁谤,纯属血口喷人。

回首往事,我疯狂地定罪神的肉身,真是瞎眼、无知、糊涂透顶,我痛恨自已以往道听途说,盲目抵挡神,让神伤透心。今天面对神的拯救之恩,我懊悔的心情无法表达,只有献上110首诗歌《一切荣耀归给神》来表达我的心声:

“神的大爱似海深,经历到今才真实认识,恨我自已真是瞎眼,被撒但败坏实在太深,常常悖逆伤神的心。……我是在败坏中蒙了拯救,是在粪堆中被你提拔,真不配承受你的爱,我真是蒙羞加惭愧,如同粪土怎配见神。……神在我身上的心血代价,我实在无法数算,我就是把所有全献上,也无法偿还神的爱,只能尽好本分安慰神心。”

河南省南阳市 陈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