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36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人生在世,得罪一个人不可怕,如果得罪了创造天地万物的神,那人将会如何呢?……

在没有接受全能神的工作之前,我们的带领曾说过:“××姊妹已进了‘国度教’,那是假基督的迷惑,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不可接待她。我们要信圣经,因为圣经是我们的生命。”带领的话深深地种在了我心里,那时我真有点担心有一天她会不会到我这里来……

2000年10月的一天,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个姊妹兴高采烈地来到我家让我到她家去,我一下就想起了我们带领说过的话,于是就冲她凶巴巴地吼道:“你已经进了‘国度教’,还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我是不会上当的。你以前信天主教,现在又信什么‘国度教’,真是个大淫妇,你快走!”就这样不容姊妹多说我就将她赶走了。

自从她走后,我不久前得的感冒就越来越严重了,在家一直祷告也不见好转,我就急忙赶到教会让带领为我代祷,并把那个姊妹来我家的事告诉了带领,带领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给你说别接待她,赶她走,如果不走就报警,以往你有病自己祷告就好了,看你现在得个感冒还要到教会来祷告,你这是中邪了!”祷告完回家后,我以为这次感冒肯定会好的,谁知病情反倒加重了,吃饭吐饭、喝水吐水,最后吐出来的口水都是苦的,折腾得我没有一点精神。这时我6岁的儿子也病了,唉!真是祸不单行,我心里难受极了,将一肚子的怨气都发泄在了给我传全能神福音的那个姊妹身上:都怪这传“国度教”的人,她们信的那“邪灵”还真厉害,把我害得心神不宁,家里也不平安。以后再来给我传我坚决不接待,我恨死这些人了。

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那个姊妹又带着一个人来了。我看见她们火就更大了,气呼呼地转过身坐下干活,没理她们,心想:你一个人把我拉不走,今天又找个帮手来,呸!还嫌把我害得不够,我的病还没好,你又来迷惑我。谁知她们根本不在乎我的态度,笑着走过来帮我干活,并对我说:“我们传的仍是耶稣,只是神现在的名和所作的工作不同而已……”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忽地一下站起来硬将她们推了出去。此后,她们再来时连屋我也不让进了,直接被我挡在了门外。无知、愚昧的我就这样把神的救恩一次次地拒绝了。

春节后,我又得了心脏病,加上没钱上医院,心里十分难受。面对这种情况,我这颗刚硬的心不但没有醒悟,反而愈发恨传“国度教”的人:这些人咋那么死皮赖脸?碰上这些人我真是倒霉透顶了。

2002年8月的一天,一个姊妹又来给我传神末世福音。她说:“神已二次来了,叫全能神,已经作了新工作。而且神道成肉身的性别是女性。”听了这话我火冒三丈,立即打断她的话说:“你真胆大,信神还敢亵渎神,竟敢说基督是女性,我不信!你说神来了,她在哪儿?我和你一同去见她,必须要见!否则你纯粹是胡说。”她却不紧不慢地说:“我们人还是污秽的,不配见神,圣经中也说‘人非圣洁不能见主’。”我冷笑着说:“别拿这话来骗我,我死都不接受,你回吧!快点走,别在这儿碍事。”

因着我的顽固不化,在随后的两个月中,再没有人来给我传福音了,我还得意洋洋地想:带领说的就是对,只要一直不听,她们就没办法了,咱也为耶稣站住“见证”了。谁知,神的惩罚又临到了我。我的腹部开始隐隐作痛,随着时间的流逝,病情越来越严重,向耶稣祷告也不见效,又去看病吃药,但疼痛仍不减轻。有一天在去看病的路上,碰见我们的带领,我忍着疼痛高兴地快步迎上去,让她为我祷告。她却脸一沉冷冰冰地说:“你得罪神了,该受这罪。”说完头也不回转身就走了。我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委屈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心想:往日一向受我尊重的带领怎么变得这么冷酷无情呀!她说我得罪神了,我就省察我的所作所为,可我每次都按着她的吩咐去做了,而且每次我都为神站住了“见证”,我真不知自己在哪儿得罪神了呀!我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回到家,看啥都不顺眼,就冲丈夫发泄了一通。他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心里也挺难受,就把我的事告诉了本村的一个信全能神的弟兄。

第二天,那个弟兄的妻子就来看我了,她对我说:“这是神的爱临到了你,你就不要再糊涂了,赶快接受神的新工作吧!末世神的性情是公义、威严、烈怒,是神圣不可触犯的。”听了这话我低头不语,不知该咋办?她又给我谈马太福音24章神来的预兆,听了之后觉得也该是神来的时候了,我的心有点动摇了。这时忽然又想起带领说过的话:“别心软,小心上当。”我赶紧对她说:“你走吧!我不信。”正说着本村另一个信全能神的姊妹也来了,她对我说:“看到现在的你就想起以前的我,那时我也是悖逆、抵挡不接受,全家人身上都长了疥疮,钱也花完了,还治不好,最后才认识到是抵挡了全能神。我接受后出去尽本分时丈夫一直逼迫我,他还把我的书烧了,后来他在外地打工遭到惩罚差点送命(这事我也知道)。你要知道末世全能神的性情是威严不可触犯的,不再是耶稣绵羊一样的性情任人牵、任人宰,而是狮子的性情。因为,现在已是末世,不是神一味地赐人恩典的时候,而是赏善罚恶、各从其类的时候了。我们信耶稣时,说话做事得罪了神,主的宝血赦免了我们,但是,‘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的,总不得赦免。’ 所以,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凡是关于神的事,切不可随意论断,偏听偏信,中了撒但的诡计。因为得罪一个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得罪了天上的神,神有神的尊严,岂是人随意论断定罪的呢?”听了这话我不觉打了一个冷颤,难道我真的得罪了神?我的病一直不好,而且越来越重,是因我触犯了真神吗?……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这时姊妹又拿出一本《话在肉身显现》念道:“旧约法利赛人祖祖辈辈信神,到恩典时代不认识耶稣,抵挡耶稣,这样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归于徒劳,神并不悦纳,你若把这点看透就不容易犯罪了。有许多人也许与神较量过,抵挡神的滋味到底怎么样,是甜还是苦?这个你应明白,不要假装不知。或许有些人心里不服气,但我劝你最好还是试试看,到底是什么滋味,免得有许多人对此事总是犯疑惑。有许多人看着神的话却暗自在心里抵挡,那样抵挡过之后心中是不是如同刀绞一样?不是家庭不平安就是肉体不舒服,要不就是儿女遭殃,虽然你的肉体幸免一死,但神的手却总也不离开你,你以为这是简单的事吗?”“你们多次触及我的怒气,我将我的焚烧之火降下,以至于有许多人‘惨遭不幸’,幸福的家园变成了荒凉的坟茔。”“你们口里相信耶稣,但是敢明目张胆地抵挡今天神所见证的人,你不是愚昧吗?今天的神不计较你的过失,不定你的罪,你说你相信耶稣,那你的主耶稣基督还能放过你吗?你以为神是让你出气、撒谎的地方吗?当你的‘主耶稣基督’再次显现的时候就以今天你的所作所为来定你是义或定你是恶。” 听到这些话,我不由得低下了头。姊妹见我有所转变,又满怀深情地给我唱了一首歌:“多少次人看见神的手;看见神的慈容、笑脸;多少次又看见神的威严,看见神的神的烈怒。人虽不曾认识神,但神并不因人的软弱‘趁机无理取闹’,神体察人间之苦,因此,神也体谅人的软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负义,所以神才不同程度地给人以刑罚。神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神将人从死亡中夺回。” 听着听着,我不由得泪流满面,此时此刻,我才认识到自己百般抵挡、亵渎、毁谤的竟是神自己!

后来,姊妹又给我拿来一本《基督教各宗各派疯狂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当我看到书中那些疯狂抵挡、定罪、亵渎神末世作工的恶徒们所遭受的悲惨下场时,我的心紧缩一团,好险哪!想起自己也曾一次次地抵挡神的作工、亵渎神的肉身,又屡次将传福音的姊妹赶出家门,没有一点人性,但神并没有因着我作恶多端而取缔我的肉体,却让我在病痛之中看见了神的手,看见神的公义威严,并让我由此认识了全能神。我实在是蒙了全能神极大的宽容和破例的高抬,想到这些我倍感神的亲切可爱……

陕西省咸阳市 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