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39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当水淹没人全身之时,神将人从死水之中救出……当人在悖逆神时,神使其在悖逆中认识神……多少次人看见神的手;看见神的慈容、笑脸;多少次又看见神的威严,看见神的神的烈怒。人虽不曾认识神,但神并不因人的软弱‘趁机无理取闹’,神体察人间之苦,因此,神也体谅人的软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负义,所以神才不同程度地给人以刑罚。神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神将人从死亡中夺回。” 每当听到这首神爱之歌,我不禁想起自己的昨天,心中的感激之情也油然而生。虽然往事已过三年,但我又怎能忘记是全能神的爱拯救了曾经悖逆、瞎眼的我。

我原是地方教会的一名信徒。初信主时教会的光景还过得去,但从95年起,教会就开始走下坡路:带领拉帮结派,信徒嫉妒纷争。渐渐地,谨防“异端、邪教”成了带领讲道的主题,说什么“东方闪电”最厉害,专门拉地方教会的“得胜者”,还说“东方闪电”是“邪教”,是“黑社会组织”,只要信了他们的若再不信就要割鼻子、剜眼睛、打断腿等等,并且严禁信徒接待外来人,若发现谁接待生人就开除谁,我们被吓得个个心惊胆战。从此,传末世福音的人一到我家,我不是骂就是赶,甚至用不堪入耳的言语羞辱他们,用石头砸、用脏水泼他们。刚开始我也担心这样做会得罪主,但后来听带领说这样做不算犯罪,是“捍卫”真道,我的良心也就渐渐麻木了。可最令我困惑不解的是:尽管我和带领的如此抵挡、封锁,仍有一些信心好的弟兄姊妹陆续接受了全能神,其中有的还是其他教会的带领。而这期间的教会,除了讲些“防假、打假、要钱”之类的话以外,根本没有生命活水的供应,有些弟兄姊妹见此情景就下世界了。从此,教会的人数逐渐减少,人的行为也一天比一天变坏。我不由得开始思索:这样信下去能进国度吗?难道这就是“得胜者”的标本、模型吗?正当我在灵程路上失去路标、迷茫不知所措时,两位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又来到了我家。感谢神的引导!这次我破例接待了他们,因为在多次的交往中,我发现他们的所作所行与我们教会各级带领所毁谤的恰恰相反,我从未看见这班人打断过谁的腿或剜掉过谁的眼睛,倒是我们信耶稣的人对他们棍棒驱赶、拳脚相加,但他们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样的活出比我们教会的人要好一百倍。

在交通中,弟兄开门见山地告诉我,全能神就是重返肉身的主耶稣,并把神的三步作工详细地给我见证了一遍。他们所讲的都合乎圣经,而且也说出了许多我所不知道的奥秘。弟兄还拿出神话书,给我读了《写在前面的话》,神说:“耶稣在耶和华的作工以后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间,他的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的基础上,不是独立成一体的,是神在结束了律法时代以后所作的新时代的工作。同样,在耶稣的工作结束以后神仍在继续着他下一个时代的工作,因为神的整个经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的时代过去就要有新的时代来取代,旧的工作结束就要有新的工作来接续神的经营。此次道成肉身是继耶稣的作工之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当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独立成一体的,而是继律法时代、恩典时代以后的第三步作工。神每开展一步新的工作总要有新的起头,总要带来新的时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点、神的名都要有相应的变化,这也难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时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挡,神总是在作着他的工作,总是在带领全人类不断地向前。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 神的话使我耳目一新,也让我看到神的工作并不是独立成一体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环环紧扣,不断向前发展的。感谢神的开启,让我明白:神第一次道成肉身不叫耶和华,也不叫弥赛亚,而改名叫耶稣。神每开辟一个新时代,他的名、他的工作都要更新。神这次道成肉身又开辟了新的时代,他的名也随之更换为全能者,这正应验了圣经启示录1章8节、4章8节等预言。我真懊悔自己愚昧瞎眼,竟不知自己多年抵挡、定罪、亵渎的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就是主耶稣的再现!此时此刻,一种接受恨晚的感觉涌上心头。再看看这两位弟兄,虽被我赶走过多次,但仍是那样和蔼可亲,对我的所作所为他们丝毫不介意。想着,想着,我不由得流下了悔恨自责的泪水……

接受全能神后,我感到多年的盼望终于实现了。喜悦之际,我便把这特大的喜讯告诉给原教会带领,心想:她肯定会很高兴地接受的。谁知,她不仅不接受,反而又哭又闹,非让我答应她回头不可。她说我上了“东方闪电”的当,说我看的那书是一个最有学问的人编出来的,不是神的话,叫我与信全能神的人一刀两断。经她这么一说,我动摇了,我想她毕竟是带领,比我生命大、懂的多,她说的恐怕不会错,于是,我就轻易答应她不信了。她看我真的回头了,就让我跪在主前认罪,并且还要我把书也交给她。感谢神的保守!这一点我没听她的,因为我想不信就把书还给他们呗,要人家的书干啥呢?

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带领走后的第三天晚上,我的肚子突然疼痛起来,我急忙跑到卫生间,谁知拉出来的全是鲜血。丈夫是医生便急忙给我打针吃药,我也不住地呼求耶稣的名,本想很快就会好的,哪知疼痛不但没减轻,反而令我更加难忍,大约每五分钟我就要拉一次,甚至坐在卫生间起不来。此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这是因弃绝全能神的名而受到神的管教、刑罚,还一个劲地祷告耶稣:“主啊!我不该听那两个弟兄讲的道,求你赦免我的罪,给我医治吧!”谁知,我越这样祷告,肚子疼得越厉害,血拉得也越多,无论丈夫怎么急救都无济于事,我疼得大哭大叫,家人都急得团团转,不知所措,那一夜,我几乎是在卫生间度过的。最后,家人只好把我送到大医院治疗,但仍不见效,剧烈的疼痛令我直想往地缝里钻。我被折腾得筋疲力尽、浑身瘫软,连站也站不住了,就在我痛不欲生之时,我猛然意识到:莫非我真的抵挡神了?神真的来人间作了新的工作、开辟了新时代?不然,为什么我求告耶稣的名不管用了呢?想到这里我赶紧转过来求告全能神:“全能神啊!我错了,我不该听人的话而否认弃绝你的名,拒绝你的爱,求你念在我无知的份上可怜可怜我,救救我的命吧!以后我再也不怀疑、不离开你了。”我痛哭流泪地祷告之后,奇迹真的出现了,我肚子的疼痛慢慢减轻了,血也渐渐止住了,几个小时后,竟完全好了,全家人都为我起死回生而庆贺,但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是全能神挽救了我,是全能神的爱手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虽然我身体因便血过多而虚弱乏力,但是我的心灵却被全能神的刑罚、击打唤醒过来,使我认识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们今天真正的依靠,真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回到家,我重新捧起了神话书,每读一句,每看一篇都使我犹如初生的婴儿吮吸着母亲的乳汁一般甘甜。当我读到神话“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 时,我蒙羞极了,原来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仰望人的懦夫!对带领言听计从,我还算是信神的人吗?多年来,我所毁谤、抵挡的全能神正是赐我真理、道路、生命的真正牧者;而我所仰望、听从的带领却是把我引向灭亡的假牧人,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唉!信神多年仍没有踏上灵程正轨,没有一点分辨,尽受人的蒙骗,误入了歧途,实是可悲可叹!若不是全能神极力的呼唤和拯救,我永远也不能来到神的宝座前,感谢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这颗麻木无知的心!

亲爱的弟兄姊妹,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是最真实的见证。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吸取我没有主见的教训,不能再仰望人了,带领口中所说的抵挡全能神的话完全是捏造毁谤,根本不是实情!而是拦阻信徒寻求真道的一张无形的网!他们整天除了喊“防假、打假”之外没道可讲,还强占讲台、霸占教会,使口渴的信徒得不到神宝座中流出来的生命活水的供应。灵胞们,该回转了!全能神正在苦苦等待、望眼欲穿,盼望着我们早日归来白白地取他给我们预备的生命活水。这些你知道吗?我们不妨听听神的话吧!“……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或许这个守候是无期限的,又或许这个守候已到了尽头,但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

灵胞们,现在灾难四起,瘟疫蔓延,世界的局势动荡不安,这些都标志着神的工作即将结束,此时再不醒悟要等到何时呢?“神愿万人得救,不叫一人沉沦”,这话不假,但你可曾知道神的忍耐也是有一定限度和时间的呀!当年挪亚传道一百二十年没有人相信,可是时候一到,神还是用洪水毫不留情地将所有不相信的人都毁灭净尽了,正如神说:“神的作工从来就不等待任何一个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义性情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情的。”“神的工作是大势所趋,他不会因为你的‘功劳’而重复作两次审判工作的,失掉这样的良机你会悔断肝肠的,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就等待天空那张白色的大宝座来‘审判’你吧!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弃绝耶稣、都否认耶稣,但耶稣救赎人类的事实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实吗?若你还在等待耶稣来接你上天堂,那我说你是一个顽固不化的朽木了。耶稣是不会承认你这样一个不忠心于真理而只想得福的假信徒的,相反,他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扔在火湖里焚烧万年的。” 这是神公义性情的发表,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你们听到神这样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唤和神公义威严的审判还能迟疑、徘徊、坐以待毙吗?等到全能神愤怒之火倒下时,你纵然把你所仰望的带领千刀万剐,也救不了你自己。当那日,你捶胸捣背、呼天抢地也改变不了你的结局,你只能在悔恨之中哀哭,在大灾难中切齿。弟兄姊妹们,趁着现在还有一点点时间快来求告全能神、住在全能者的荫下吧!他必用他那大能的臂膀庇护我们躲避末日之灾的苦害,且摆设好丰盛的筵席等着我们来享受!快来吧!

安徽省淮南市 梁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