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目录

40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1989年12月,我因妻子有病信了耶稣,自从蒙召之后,我天天抱着圣经爱不释手,圣经成了我的精神支柱,我把圣经当作神,离开了它就像失去了生命。因为信神,我曾被政府抓去办过学习班,也曾被判刑劳教三年。经过这一次次的磨难,我觉得我的根基扎在了磐石上,是一个对主忠心的人了,方圆几十里的弟兄姊妹也都特别仰望我,认为我是个一流的讲道人,更是个被主得着的人。此时的我已被名誉、地位冲昏了头脑,忘乎所以。

2000年8月,教会的一位同工告诉我“‘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说神在末世又作了新的工作,他们专门迷惑、牢笼那些无知的人,谁要是信了,要钱给钱,要媳妇给媳妇,如果不信了,他们就把你大卸八块。”我一听吓了一跳,感到此事非同小可,就赶紧去问上面的带领,带领说:“你不要和‘东方闪电’的人来往,更不要接待他们,他们是邪灵作工,你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厉害!你一定要把你那里的教会看好,末世必有假基督、假先知出来迷惑人,你们千万要小心,别上了他们的当。”我听了带领的话,就像领了圣旨,于是在教会里大肆宣扬“‘东方闪电’是异端邪教,是变相的‘法轮功’!他们说神来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我们千万不能信,别上他们的圈套。”为了“看护好”主的小羊,每天晚上我都骑着自行车到各个聚会点巡查一遍,并严厉地对他们说:“谁要是接待‘东方闪电’被我知道了,再去聚会,我就把他轰出去,对谁都不讲情面,亲爹亲娘也不行。如果‘东方闪电’的人再厚着脸皮来,你们就放狗咬,朝他们身上泼水,再不行就打,这样做不过分,因为我们是捍卫真理,保全自己的生命。”由于我的毁谤和恐吓,弟兄姊妹有的吓得在家插着门不敢出来聚会了,有的一看见‘东方闪电’的人就像躲避瘟疫一样,有的就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我的姐姐接受了一个月,我听说之后,硬把她给搅了下来。

自2001年2月至2002年6月,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来给我传神末世福音的大约有二百多人次,但都被我用讽刺、挖苦、羞辱等手段给赶走了。记得2001年9月的一天,我妻子的姐姐来我家给我传神末世的福音,我狠狠地对她说:“迷死你了,你也不看看你是谁,神来没来连上边的带领都不知道,难道你就知道?神会向你这样的人显现?自己受了迷惑还来坑害别人,我劝你赶快收刀入鞘,回头是岸,否则越陷越深,谁也救不了你。”她不卑不亢地说:“神向婴孩显现,向聪明通达人就隐藏。神拣选的是谦卑的人,弃绝的是高傲、自大、狂妄的人。今天我在你的眼里既不是讲道人,也不是带领的,更不像你一样蹲过监、坐过牢,但是神的爱却临到了我,我蒙了神的高抬,知道神在地上又作了新的工作……”不等她把话说完,我已怒不可遏,用手指着她吼道:“我不用你来教训,从今以后咱们两家一刀两断,互不来往,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说完我连拉带拥地把她推出了家门。2001年12月的一天,来了一位弟兄,我一看就知道又是来传“东方闪电”的,他不停地劝说我,我不但不听,反而气急败坏地搬起他的自行车狠狠地撞在墙上,又顺手端起洗脸水毫不犹豫地泼到他身上,看着他湿淋淋的像个落汤鸡似的,我还不解气,又拣起地上的石头拼命地往他车子上砸,我一边砸一边骂:“你是什么东西,天天没完没了,简直是地狱之子……”弟兄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眼含着泪,无可奈何地扶起被我砸坏的车子,边走边说:“哥,这的确是真神作工,求你静下心来寻求寻求,千万别错过机会,把神的救恩拒之门外。”我顽固地说:“你死了这个心吧!你再来一万次也白搭,我决不和你谈,看你怎么传。”他走后,我心里洋洋得意,认为又为主打了一场胜仗,作了一个见证。

2002年6月2日,我去一个村聚会,遇见了一位传“东方闪电”的弟兄,那位弟兄热情地拉起我的手,我一惊,心想:不是说和“东方闪电”的人一握手就像触电一样吗?我怎么没有这个感觉呢?心中的这个反应使我不由自主地和弟兄坐下交通起来。他从创世记一直谈到启示录,我虽然听他谈得头头是道,暗自佩服,但心中仍很戒备,弟兄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问我:“现在宗教界到处流传信了‘东方闪电’后再出来就被割鼻子、挖眼睛,你见过从‘东方闪电’里出来的人,有谁少鼻子、缺眼睛了?”他这一问点醒了我:是啊!我还真没见过,如果真有这事,那么各新闻媒体不早就给曝光了吗?我的姐姐被我拉了出来,也没见她哪儿受伤或遭到什么报复,看来这话还真是骗人的。再看看眼前这位弟兄:举止大方,温柔谦卑、和颜悦色,怎么看也不像个坏人,反倒像多年未见的亲弟兄。于是我就大胆地问道:“你们说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他的名字不叫耶稣而叫全能神了,并且还是个女的,神的工作能分新旧吗?神的名能随便更换吗?他的性别能改变吗?”弟兄说:“神拯救人类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共分三步:即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和国度时代。他在不同的时代所作的工作不一样,他的名字也不一样。当初的法利赛人为什么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呢?神在《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这篇话中告诉我们说:‘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 我们看看这些愚昧无知的法利赛人之所以不承认耶稣是神,就是因为耶稣这个名字与经文记载的弥赛亚不相符,所作的工作也与经文不符。所以不论耶稣讲的道有多高、权柄有多大,也不管你是医病赶鬼,还是显神迹、行异能,只要你不叫弥赛亚,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肆无忌惮地抵挡、毁谤、亵渎耶稣,最后把他钉在了十字架上。

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他从不作重复的工作,神在末世又道成肉身来到人间,并开辟了新的时代,作了新的工作,如果我们把他定为异端邪教,这与当初的法利赛人不是一样吗?不是犯了空守耶稣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耶稣实质的错误吗?”为了让我更明白,弟兄找出神话给我读道:“有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这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你认为神只能叫耶稣的名,那你的见识就太少了。你敢说耶稣永远是神的名,神永远就叫耶稣了,再也不会改变吗?你敢定准‘耶稣’这个名是结束律法时代,又是结束末了时代的吗?谁能说‘耶稣’的恩典能将时代结束呢?……” 神的话使我心里有些开窍,弟兄接着又翻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那篇,神说:“‘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 神的话句句震动我的心,此时,我想起启示录4章8节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11章17节说:“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们感谢你!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 这两节经文已经把神末世作工的名字告诉了我们,而我真是灵里痴呆麻木到了一个地步,说得这么清楚我都不明白。此时此刻,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可怜、瞎眼无知。

接下来,弟兄又打开但以理书10章5节:“举目观看,见有一人身穿细麻衣,腰束乌法精金带。” 启示录1章13节:“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弟兄解释说:“律法时代的但以理与恩典时代的约翰所看到的‘人子’不一样,但以理看见的是‘腰束乌金带’,约翰看见的是‘胸间束着金带’;腰束代表男子的威风,预表第一次道成肉身的基督是男性,而胸束是指女子的魅力,是女性特有的标志,预表再来的基督是女性。”我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个理。想想以前也读过这些经文,怎么就一点都不明白呢?之后弟兄又给我读了一段神话,神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神来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会把神定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从来不认为是女人的神。那时,男人会认为神与男人是一个性别,那神就是男人的头了,女人又会如何呢?这是不公平的,这不属于偏待人吗?这样,神拯救的都是与他一样的男人,那女人将没有一个得救的。神造人类时是造了亚当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亚当,而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 听到这里,我茅塞顿开,我明白了:神是全能的,他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因为“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创1:27)我以前对神是女性有观念,这不是我自己的想象吗?我这样的想象不是把神定规永远是男性了吗?我真是有眼无珠,糊涂透顶,这时我完全明白了全能神就是末世二次再来的主耶稣。想想我以往的所作所为,心中充满了悔恨与惧怕,我流着泪问弟兄:“我做了那么多抵挡全能神的事,神还会要我吗?”弟兄说:“神不像人一样小肚鸡肠,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灭亡。以往因为你不明白,做了许多触犯神性情的事,现在只要你能迷途知返,接受全能神的说话与作工,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追求爱神、满足神,神的心就特别得安慰,凡是爱神的人,神一个也不丢弃。”听了弟兄的交通,我真是悲喜交加,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回想信主这么多年来,我忍辱负重,蹲监坐牢为的就是忠于主,盼主再来,可是救主他早已驾云重归了,我却不认识,犯了空守耶稣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耶稣实质的错误。我真恨自己瞎眼,更恨自己狂妄自是,没有分辨,信神仰望人,听信谣言,在教会里信口雌黄,盲目定罪,抵挡全能神,致使多少弟兄姊妹的生命断送在我的手里。按我所作的恶就是现在遭神击杀,我也得喊神是公义的,但神却没有按着我的所作所为待我,而是借着弟兄姊妹竭力地拯救我,我真是不配承受神这么大的爱。神啊!我实在太亏欠你,我愿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报答你。

定真神末世的作工后,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把这个好消息传给本教会的弟兄姊妹,没想到他们不但不接受,反而用更难听的话讥笑我,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我抵挡、毁谤神,封锁教会而造成的后果。回首往事,我真是无地自容,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把神的羊说成是自己的羊,为了把他们牢笼在我面前,我就在教会中大肆毁谤、亵渎全能神,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神末世的福音,还说是捍卫真理,为了保护他们的生命,现在想想这纯粹是与神为敌,是残害弟兄姊妹的生命。我衷心地希望还没有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赶快脱离撒但的迷惑,从恶仆的谎言中走出来,“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

山东省枣庄市 张体远